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59節

  當今聖上登記也近二十年了,怎麽會在今日舊事重提?更何況,國庫隻怕沒有戶部尚書說得這般囊中羞澀吧,皇上怎麽就起了動用寶藏的心思?這可是將來保全皇族性命的錢,豈能隨意拿出來動用?

  太後卻是搖了搖頭,精致的眉頭微微蹙起,輕歎口氣,這才幽幽說道:“隻怕皇上真正想知道的並非寶藏的事情!”

  玉乾帝把控著容家,容家富可敵國,隻怕比之皇室的寶藏隻多不少,玉乾帝豈會在此時心急的想知道寶藏的下落!

  他今日以寶藏打開話題,隻怕是拋磚引玉的作法,想要知道其他的事情楚王妃。

  隻怕,玉乾帝隻是在試探自己是否也知道他想知道的事情吧。

  “派人好好盯著皇上,包括他接觸了什麽人,暗中有些動作,盡數回來稟報給本宮!”淡淡地舒展開眉頭,太後收回看向外麵的視線,眼神堅定執著帶著一絲冷酷,低聲吩咐著瞿公公。

  “是,奴才知道了!”瞿公公亦是壓下了頭,低聲回複著。

  “皇上,楚王已在上書房等候多時了!”離開了鳳翔宮,餘公公這才低聲在玉乾帝的耳邊稟報著。

  “是嗎?那就回去吧!”本來踏往後宮的腳轉變了方向,玉乾帝領著身後的宮人往上書房走去。

  ------題外話------

  《楚王妃》實體書將於兩周後上市,經過半年多的艱苦努力,混合著偶的心血和汗水,實體書終於要上市了!

  此次《楚王妃》是由悅讀紀策劃,由青島出版社出版,共兩冊,當當網有售,六九折37。89元!

  ☆、第二百八十三章章

  浩浩蕩蕩的一群人還未走進上書房的外圍,便看到一道深紫身影立於上書房的殿外,麵朝殿內等候召見。

  不用細看,便知此人是楚飛揚,頎長的背影挺拔如鬆,有著軍人的毅力與堅定,深紫親王服、足金頭冠卻又把楚飛揚身上的貴氣淋漓盡致地表達了出來,讓身穿龍袍的玉乾帝望之,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平靜的眼底閃過一絲陰鬱,半晌才領著宮人們踏上殿前的階梯,順著平台上的花壇往上書房走去。

  聽到腳步聲,楚飛揚收回自己的思緒轉過身,麵色冷靜地朝玉乾帝行跪拜大禮,“微臣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快起來吧!”話雖如此,玉乾帝卻沒有阻止楚飛揚下跪的姿勢,待楚飛揚完全跪下,這才輕抬右手作出‘起’的姿勢。

  “謝皇上!”楚飛揚麵色淡然地站起身,並不在意長袍衣擺上沾染了些微的灰塵,退至殿門的右邊,恭候玉乾帝先行踏進上書房。

  這時,一名小太監則是小聲地跑了過來,在餘公公的耳邊低語了幾句,隨即退到一邊,等候差遣。

  餘公公聽到那小太監的話後,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下,這才低聲在玉乾帝耳邊說道:“皇上,容貴妃的屍首找到了!”

  玉乾帝本要踏進大殿,卻在聽到這則消息後停下了腳步,微側麵看向餘公公,平靜的目光中射出駭人的冷芒,口氣卻極其淡定,“找到了?確定沒有找錯人?”

  被玉乾帝那陰鷙的目光一掃,餘公公心頭劃過一絲寒意,恭敬地回道:“正在讓宮中的太醫檢查!不過從我們找到的屍首上的反應看來,也的確是喝了宮中秘藥而死的!隻是,如今已近三伏天,容貴妃的屍首已開始腐爛,皇上,您看這……”

  說到這裏,餘公公特意抬頭看了玉乾帝一眼,似是十分懼怕玉乾帝的表情,這才立即住了口,等候聖上的裁決。

  “朕現下也沒有心思批奏折,楚愛卿,陪朕去禦花園走走吧!”玉乾帝卻是收回射向餘公公的目光,轉而看向楚飛揚,麵色淡然地開口,腳下的步子已是轉變了方向,領著所有人朝禦花園的方向而去。

  “微臣遵旨!”楚飛揚半斂著雙眸,在聽到玉乾帝的話後隨即跟上,隻是在路過餘公公時,那雙含著淺笑的眸子卻是淡掃了麵前的餘公公一眼,墨黑的瞳孔中則是掩藏著極深的譏笑。

  “如今百花綻放,整座皇宮鳥語花香,可惜沒了容貴妃,即便是天山雪蓮也失了幾分味道!”君臣二人沉默地踏過瑰麗的宮殿,緩緩站定在禦花園的長廊下,看著滿園的鮮花怒放,玉乾帝頗有些感觸地開口。

  聞言,楚飛揚嘴邊的笑意卻是深了幾分,心知玉乾帝怕是有事要囑咐自己去辦,否則豈會無緣無故的領著他前來禦花園賞花?又豈會無緣無故的提及容貴妃?

  “皇上後宮佳麗三千,貌美之人比比皆是,何必為了一個容貴妃這般傷感?還請皇上保重龍體!”放眼欣賞著滿園的花色,楚飛揚避重就輕地回道,並沒有著了玉乾帝的道。

  隻見玉乾帝背於身後的右手微微一緊,隻是在瞬間,那握緊的拳頭又鬆了開來,繼而開口,“是啊,容蓉犯了宮規,朕自然是要處罰她的!隻是,近日南方江河隱有破堤之勢,國庫又十分緊張,還是需要容家的支持!愛卿,你素來聰明,不知可有何妙招?”

  語畢,玉乾帝側過身子,雙目炯炯有神地盯著楚飛揚,似是在等著楚飛揚的答複。

  楚飛揚的注意力卻依舊放在眼前的景色上,嘴角噙著的笑意始終不變,卻是沉穩地回答著玉乾帝的問題,“皇上,每年朝廷在抗洪上都會撥出不少的銀兩,可收效甚微!其中的緣由,想必皇上心中也是有數的!這些銀兩自國庫撥出,經過戶部、州縣等層層關卡,其實真正能夠用在抗洪上的卻是少之又少,又豈會有實質的收效?況且,朝廷撥款都是根據典法而行,待銀兩到達災區,隻怕洪水早已泛濫,實在是治標不治本!”

  聽著楚飛揚的分析,玉乾帝認同地點點頭,隻是眼底的神色卻變得複雜難為,微歎口氣,緩緩說道:“朕何嚐不知這裏麵的貓膩!所以今日特意召愛卿進宮,便是讓楚愛卿前去容府,讓容府開放在江南城鎮的糧倉,周濟周邊受災的百姓!容家作為皇商,自然是要為朝廷做事的,江南地區的堤壩修繕,容家自當該出一份力!楚愛卿認為呢?”

  見玉乾帝開口說出目的,楚飛揚淺笑依舊,隻是半低著的眼眸中卻是射出一抹幽冷的光芒,語氣極淡地開口,“皇上深思熟慮,隻是讓容家一力承擔,百姓隻怕會對朝廷不滿吧!”

  不整治官吏、不整頓朝綱,僅僅依靠外援,百姓遲早有一天會對朝廷失望。

  “況且,今年朝廷多了幽州玉礦的收入,想必不會這般窘迫吧!”玉乾帝的計策可真是好啊,先是不查清事實便下命賜死了容貴妃,卻不想南方水患即將到來需要容家出錢出力,這才命人尋得容貴妃的屍首,想要風光大葬,以示皇家對容家的重視。

  隻是,方才上書房門外玉乾帝對找到容貴妃屍首的反應,卻是讓人有些不解,似是其中還藏著其他的玄機。

  楚飛揚的話,頓時惹得玉乾帝麵色微微一沉,隨即義正言辭地開口,“怎麽,讓容家出點財力,便讓他們這般為難嗎?”

  “既然如此,就勞煩楚愛卿親自去容府一趟,說服容雲鶴開倉濟民,這可是功德無限的好事啊!至於他姐姐容貴妃,朕也會著人好生安葬了她!”語畢,玉乾帝不等楚飛揚開口,便要離去。

  隻是腳下的步子還未邁開,玉乾帝卻又轉身,淩厲的雙目射向麵色不改的楚飛揚,狀似無意地問道:“這容貴妃的屍首竟已開始腐化。楚王,你說容家會不會把人給朕掉包了?”

  含著刀霜的眸子緊盯著楚飛揚,玉乾帝麵色極其冷淡,帶著絲絲寒氣,直叫人心驚膽戰。

  楚飛揚勾唇一笑,嘴邊的笑意亦是不達眼底,平靜幽深的黑瞳泛著堅毅的光芒,平心靜氣地回答著,“皇宮禁衛軍八萬人,就連一隻小鳥也不可能逃過皇上的眼睛,又豈能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偷人出宮?更何況,容家除去皇商的身份,便再無其他的榮耀可傍身,他們又哪有這個本事能夠在宮中偷出貴妃?即便是要依靠容賢太妃,可太妃人在普國庵,隻怕也是不能為之吧!”

  一番反問,讓玉乾帝啞口無言,在楚飛揚的麵前吃了一個暗釘,卻也知楚飛揚不是軟柿子任人擺布,便鐵青著臉微點了下頭,“看來,楚王與容家關係融洽,竟能夠這般為容家說項!那賑災一事,就有勞楚王親自跑一趟容府,相信容家定會聽從皇命的!”

  語畢,玉乾帝便甩袖離開了禦花園。

  幽暗的目光送著玉乾帝離開,楚飛揚這才轉身離開禦花園,朝著內宮的門口快步走去。

  楚相府中,雲千夢命上官嬤嬤打點好即將前去寒相府的禮物,這才回到內室休息。

  隻是剛闔上雙目不到半柱香的時間,門外便聽到習凜的聲音。

  緩緩睜開有些犯困的雙眼,雲千夢慢慢地坐起身,加了一件絲絹外衫,輕攏了攏一頭青絲,這才精神抖擻地步出內室,看著麵前的習凜淡雅問著,“查出是什麽事情了?”

  “是!”習凜卻不多話,隻是把一封密封的信封和玉牌交給雲千夢,始終守在正屋外,變為逾越半點。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