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57

郡王的請求吧。”殊不知,就在眾人紛紛沉默之時,辰王竟出列開口,將海恬和親一事也說了出來,堵住了玉乾帝即將到口的婉拒。

一抹冷光頓時射向麵色坦然的辰王,玉乾帝搭在扶手上的雙手猛然一緊,眉間的褶皺漸漸加深,卻依舊緊抿著雙唇,沒有貿然地應下此事。

眾人見氣氛竟在辰王開口後變得凝重壓抑,便更加不敢出大氣,徑自立於原地垂首靜思。

唯有楚飛揚目光刮了辰王一眼,眼底的疑惑用淺笑裹著,讓人察覺不出他的心思。

江沐辰豈會不知楚飛揚正在打量自己?一抹冰冷至極的目光射過去,直擊楚飛揚眼底的淺笑,一冰一火,不知是冰滅了火還是火融了冰。

玉乾帝將二人表情看在眼中,心知這二人怕又是起了爭端,隻怕方才楚飛揚開口讓袁耀難堪,隻是出於對海王府的不滿。而江沐辰話中對楚飛揚的反駁,亦是二人之間由來已久的積怨所致。

“既如此,那便讓太子替朕前去,為海王祝壽吧!”半晌,才聽玉乾帝慢慢開口。

“微臣多謝皇上!”聞言,海沉溪高呼萬歲,叩謝皇恩。

隻是玉乾帝的話還未說完,隻見他眼眸一掃下麵的楚飛揚與江沐辰,再次開口,“既如此,此次太子出行,就有勞楚王與辰王兩位愛卿了!”

太子出宮,乃是大事。且海王府路途遙遠,自是馬虎不得。

將江昊天交給任何人,都沒有同時交給楚飛揚與江沐辰來得安全,隻要這兩人之間橫著一個楚王妃,隻怕這二人永遠沒有和睦相處的時候。

卻不想,楚飛揚聽到此話竟立即隱去臉上的淺笑,麵色沉痛地開口,“回皇上,微臣二娘屍骨未寒,微臣身帶重孝,豈能戴孝踏入海王府,這不但是對海王的不尊,也是對皇上的不敬啊!還請皇上另尋他人,以保太子安然無恙。”

聞言,玉乾帝眼底劃過一絲不讚同,臉上漸漸浮上一層不悅,可楚飛揚所言卻是事實,那謝氏的屍體如今還停放在刑部的大牢內,若自己執意如此,隻怕海全楚飛揚二人定會同時記恨上自己。

“皇上,微臣如今還是被罰之身,隻怕保護太子一事也是力不從心,還請皇上另命他人,以保太子安然無恙。”而這時,辰王竟也跟著楚飛揚開口。

一抹顯而易見的怒意自玉乾帝的眼中閃過,看著這兩人不想出力的模樣,玉乾帝雙唇微抖,顯然是氣得說不出話來,可卻因為天子威重,卻又不得不忍下這口不能發的怒氣,隻見他略顯煩躁地揮了揮手,不悅道:“都退下吧!”

“臣等告退。”眾臣頓時鬆了一口氣,忙不迭地退出了上書房。

‘哐當……’待眾人離開後,上書房內瞬間響起一陣瓷器被摔碎的聲響。

殿中跪滿了不敢開口的宮人,玉乾帝立於玉階之上,一手撐著龍案上,胸前起伏不定,顯然是氣急了。

“讓你們查得事情,到底有沒有進展?”怒氣無處可發,玉乾帝低頭瞪向餘公公,眼底的恨意似要吃人,臉上的表情已漸漸扭曲變形,十分可怕。

餘公公跪在地上,心跳如鼓,直麵帝王的怒火,豈能不擔心受怕?終究是伴君如伴虎,可卻沒有他選擇得餘地,隻能顫聲開口,“回皇上,正在追查中,還請皇上寬限一些日子。”

‘嘩啦……’一聲,龍案上的筆墨紙硯奏折均被玉乾帝掃落掉地……

隻見玉乾帝喘著粗氣,麵色漲紅、龍目中更是充血地低吼道:“一群飯桶!若是這個月底還查不出來,讓他們提頭來見!”

“是是是,奴才遵命!”龍顏大怒,餘公公麵色煞白,立即結結巴巴地接口。

一眾大臣步出內宮,各自騎上馬匹或是登上自家的馬車,轉眼便出了皇宮。

“袁將軍今日是想替誰出頭?怎就這般沉不住氣?差點因為將軍而讓海王府遭受皇上的懷疑。”海沉溪走到自己的坐騎前,從禁衛軍的手中牽過馬兒,麵帶冷笑地對身旁的袁耀開口。

“郡王說笑了,袁某隻是希望能夠幫助郡王,卻不想中途竟跑出楚王。郡王要怪,那就隻能怪楚王多嘴多舌,差點禍及海王府。”語畢,袁耀跨上馬背,馬鞭猛抽馬身,整個人如離弦的箭般衝了出去。

海沉溪半眯著雙目盯著那道遠去的身影,卻沒有急著上馬,左手輕撫馬兒的鬃毛,揚起的唇角帶著邪魅的冷意。

“王爺,隻怕海王府的請帖已經送去楚相府了。”曲長卿與楚飛揚一同踏出內宮,兩人同時朝著馬廄而來,途中,曲長卿低聲開口。看他嚴肅的表情,顯然是擔心雲千夢會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接下請帖,若是如此,隻怕海王府定會將此事捅到玉乾帝麵前借題打壓楚家。

楚飛揚的臉上卻不見絲毫擔憂,原本輕抿的雙唇在聽到雲千夢的名字後,竟是好心情地揚起,待心中回味過三,這才開口說道:“放心,夢兒心中有數,豈會輕易接下海王府的貼子?”

☆、第三百零八章

“這出了集市,連呼吸也變得舒暢了!”馬車還未靠近綠黛河,夏侯安兒嘴角含笑地伸了個懶腰,隨即伸手輕挑車簾,那雙盈盈含笑地美眸則是透過車窗看向外麵。

隻覺此時的郊外被金色的陽光籠罩在其中,綠黛河上水波無痕,微風輕拂過湖麵,陽光灑在微波粼粼的湖麵,泛出魚鱗般的光芒,晃花了行人的眼。

“今兒個這天氣可真是天朗氣清,咱們出來踏青可算是選對日子了。”盈盈美眸緊盯著車窗外的美景,夏侯安兒的眼中盡是一片激動興奮的神色,曼妙的身子已經緊貼在車內壁上,一張絕俗的小臉更是快要伸出車窗外。

雲千夢端坐車內,見夏侯安兒那張綻放開心笑容的俊臉,也跟著笑了起來,卻還是擔心地囑咐道:“快坐好,一會馬車就停妥了,可別撞疼了。”

聞言,夏侯安兒粉白的臉頰上不由得浮上兩片紅霞,俏皮地吐了吐舌頭,隨即縮回自己的頭,放下車簾重新坐好。

“王妃,綠黛河到了。”這時,車外響起侍衛的提醒聲。

雲千夢對夏侯安兒點了點頭,兩人同時起身,夏侯安兒扶著雲千夢緩緩步出車內,而迎夏與慕春則是先行下了馬車,擺放後踏腳凳,兩人在下麵護著。

“走,咱們去那邊的涼亭轉轉。”夏日綿綿,陽光明媚,一襲暖風拂過裙擺,蕩起一卷輕紗衣角,看著眼前寬廣的天地,越過綠黛河前方厚重堅固的城牆,雲千夢的目光放在遠處的青山間。

隻見那層層疊疊的青山被薄霧輕煙籠罩在其中,似夢若幻似真似假讓人看不清真容,隻是望著山間翱翔的飛禽,雲千夢心底卻是泛著淡淡地欽羨,什麽時候才能擺脫一切的爭鬥,像那些鳥兒一般飛出狹小的空間?

“表嫂,怎麽了?那遠山竟這麽好看,看得這般出神!”夏侯安兒見雲千夢並未邁動步伐,竟是立於原地遠眺城外,也跟著看向那錯落有致的遠山,但除去輕煙雲霧、飛禽走獸之外,夏侯安兒卻並未體悟到雲千夢的心境。

菱唇微抿,嘴角泛出一抹淡笑,雲千夢牽起夏侯安兒的手,拉著她沿著綠黛河上的綠草坪緩緩往涼亭走去。

“出來散散心,看著遠處的青山、近處的湖水,心情當真是豁然開朗。”鼻尖沁著綠草清香,眼中望著湖水粼粼,夏侯安兒絕美的小臉上蕩漾著開心的笑容。

聞言,雲千夢卻是輕笑出聲,腳下步子緩緩停下,微側身看向落後一步的夏侯安兒,打趣道:“怎麽,楚相府竟讓你覺得這般無聊嗎?還是說,你想搬去有山有水的地方居住?我倒是覺得陽明山不但風景秀麗,而且人傑地靈啊,瞧瞧海王府的那幾位世子郡王公子爺,可都是人中龍鳳,若是還有未娶之人,倒是與安兒十分的般配!倒不如讓你表哥為你探探口風,若是某人有意,倒是一段大好的姻緣啊。”

說著,雲千夢雙眸半眯,眼底精光燦燦,嘴角的那抹壞笑尤為明顯,惹得一旁的迎夏與慕春也紛紛輕笑出聲。

夏侯安兒豈會不明白雲千夢話裏話外所提的是何人?小女兒心思微微被戳破,自是有些惱羞成怒,舉起拳頭本想捶打雲千夢。可轉念一想雲千夢如今貴重的身子,卻隻能收起拳頭,滿麵飛霞地別開了眼,雙腳稍稍用力踩了下腳下的青草地,佯怒地輕吐出一句話來,“表嫂就愛捉弄人,以後不跟你談心了。”

說完,便見夏侯安兒絞著手中的絲帕,朝著不遠處的涼亭快步走去。

雲千夢見她這般模樣,便知夏侯安兒心中果真還是裝著海沉溪的。

雖說海沉溪在海王的幾個兒子中最為出類拔萃,可海王身份太過敏感,與楚飛揚非友似敵,這將來的事情可當真是不好說啊。

臉上雖掛著笑意,可雲千夢的眼底卻是一片冷靜,心中徑自擔憂著前方疾步快走的那抹倩影。

“王妃,那不是王爺嗎?”正說著,遠處的石橋上傳來一陣清脆的馬蹄聲,迎夏性子活潑,早已是順著聲音扭頭往後看去,竟不想看到了楚飛揚騎著駿馬經過石橋,立即笑著提醒雲千夢。

聽迎夏說起,雲千夢好奇地轉身看向後方,果真見楚飛揚領著習凜騎馬經過石橋,隻見楚飛揚麵色冷峻,渾身散發著一股冷冽之氣,臉上的清貴之氣瞬間將他從眾人中凸顯了出來。可顯然楚飛揚並未看到自己,徑自經過石橋出了城門,似是趕著出去辦事。

“倒是巧了!”日頭漸大,室外的溫度漸漸上升,陽光越發地刺眼,雲千夢舉起手中的團扇擋在眼前,看著楚飛揚的身影消失在城門口,這才轉身繼續往前走去。

隻是奇怪的是,楚飛揚已經離開京城,身後卻又傳來一陣馬蹄聲,且這陣聲響由遠至近地傳來,速度竟是有增無減。

一道有別於湖邊暖風的勁風從後麵襲來,一匹黑色駿馬停在草坪邊的官道上,由上至下傳來一道清冽中帶著狂喜的男聲,“想不到今日竟能在此遇到你。”

四周楚相府的侍衛頓時警惕了起來,眾人右手已是搭上劍柄,微微出鞘的長劍在日光下泛出幽冷寒光,讓人看之畏懼。

可這樣的陣仗對於江沐辰而言,卻不足為懼,陰冷的目光掃過護在雲千夢四周的相府侍衛,江沐辰冷笑一聲,眼底泛出譏笑,隨即又將視線轉到雲千夢的身上,見她今日一襲淡綠絹質長裙,一頭青絲僅是簡單地用一根玉簪別住,亭亭玉立於著青山綠水間,當真是美不勝收,讓人移不開眼。

江沐辰眼底的冷冽在觸及到雲千夢那嬌美的容顏後,漸漸融化在這張令他日思夜想的容顏下,眼眸中逐漸升起一抹濃烈深情,絲毫沒有因為有旁人在場而有所收斂。

這放肆的眼神,讓迎夏慕春心生不悅,紛紛睜眼瞪向江沐辰,可奈何辰王身份高貴,為了不讓主子為難,二人斷是不敢在此時造次,隻能緊緊護在雲千夢身旁,不讓辰王傷害到雲千夢。

而雲千夢卻是恰恰相反,方才遠望楚飛揚時眼底浮現的柔情,在看到江沐辰的一霎那凍結在眼底,漆黑的瞳孔中泛出的是無邊的冷靜與平靜,即便是投石下去也激不起半絲的漣漪。

“見過辰王!”放下遮擋陽光的團扇,雲千夢僅僅隻是禮貌地回應了一句,隨後便不再多語,隻顧領著兩個丫頭往夏侯安兒的方向走去。

去不想,江沐辰並未因為雲千夢的冷淡而有所收斂,徑自翻身下了馬背,將手中的韁繩交給身後的寧鋒,毫不避嫌地來到雲千夢的身旁,擋住了雲千夢前進的道路,隨後笑道:“楚王妃何必如此怕本王?難不成本王會吃了你?”

看著靠得過近的江沐辰,雲千夢半斂的眼眸中劃過不悅,不著痕跡地往後退了幾步,立即便有侍衛上前擋在江沐辰的身前,手持長劍護著雲千夢的周全。

對於辰王故用這樣的言語想激將自己的作法,雲千夢始終平淡如水,臉上平靜的讓人看不出半絲情緒,僅以宮中禮節待之,“辰王爺說笑了。隻是這朗朗乾坤,辰王爺莫非是要擋了本妃的去路?”

“擋了又如何?”卻不想,江沐辰今日竟這般直白,絲毫不避諱地對雲千夢低聲開口,“若非他楚飛揚暗中出手,你早已是本王的王妃,豈有本王擋路一說?若說擋道的,明明就是楚飛揚那廝,卻不知他到底給你吃了什麽,讓你護他至此!”

慕春迎夏緊緊護在雲千夢的身邊,自是聽到了辰王這番咬牙切齒的論斷,兩人心頭猛然一條,手心已是冒出了森森冷汗,更加不敢讓辰王靠近王妃半步,否則這樣的場景被京城百姓看去,隻怕王妃的清譽會被盡數毀去。

雲千夢的表情卻在聽完辰王的話後,揚起一抹飄然的淺笑,清冷的聲音透著極冷的寒意,“辰王不會忘了,當初大殿請旨退婚的可是王爺您啊!事後王爺後悔,又怎能將所有的罪名推到我家王爺的身上,這樣明顯的遷怒,是不是太過草率了?況且,我與楚王情投意合乃是眾人皆知的事情,辰王殿下又何必在此挑撥離間?”

語畢,雲千夢臉上的淺笑飄然遠去,換上冷沉的表情,絲絲寒氣自那粉白的臉頰中透出,帶著冷冽與威嚴,不怒而威之態讓立於辰王身後的寧鋒微皺了下眉,趕緊上前在辰王耳後低語,“王爺,咱們還有要事,不能再耽擱時辰了。”

“辰王既有要事,那就輕便吧!”殊不知,雲千夢耳目極其敏銳,竟將寧鋒的話聽入耳中,冷靜的嗓音緩緩響起,隨即便見她領著眾人,繞過擋路的辰王繼續往前走去。

心頭頓時湧上一股不甘,江沐辰眼睜睜地看著雲千夢的俏麗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霸總的白月光[快穿]額娘有喜農家寡婦好種田穿書女配萌萌噠清宮攻略(清穿)女配等死日常[穿書]佛係嬌氣包[穿書]還我命來![快穿]路人穿越末世傲寵六零有孕軍嫂我在紅樓修文物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從星際歸來七零養家記奸妃養成手冊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王妃神動天下都市超級神尊我是男主他爸[慢穿]穿成炮灰他媽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完美白月光的必備素養(快穿)本公主乏了(穿書)快穿有毒:攻略BOSS千百遍農家藥女:富貴臨門老祖總是想退婚[穿書]我有人人都愛的盛世美顏[快穿]影後重生在八零保護我方男主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