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57節

  見夏侯安兒轉移話題,雲千夢則是勾唇一笑,眼底眉間盡是一片祥和之氣,順著她的話開口,“富貴堂做生意的確用心!每件飾品皆是上品,選料亦是極其講究,否則豈會讓人爭破了頭皮?想必海郡王與海王世子已經離開了,否則樓下豈會傳來熱鬧的聲音?”

  見雲千夢把話題轉到海沉溪的身上,夏侯安兒一時沉默了下來。

  楚飛揚見狀,左右手拿起兩隻不同形狀的鐲子舉到雲千夢的麵前,為難道:“夢兒,你看看這兩隻小鐲子,哪隻更加精致些?要不,各買一對?”

  見楚飛揚這般闊綽,雲千夢頓時搖頭輕笑,右手拿過一隻簡樸卻雅致的鐲子道:“孩子出生時極小,哪裏戴得了這麽許多?隻買這一對便可,何必鋪張浪費!”

  “我的孩子,自然是要給他最好的!”殊不知,楚飛揚竟在這件事情絲毫不讓步,認定的便要去執行,當下便要把兩隻鐲子包起來。

  卻被雲千夢攔住,隻見雲千夢壓住他的手,輕聲道:“孩子豈能從小就慣著?將來不成器怨誰?聽我的,就要那一對,否則不生了!”

  說著,雲千夢鬆開了手,身子更是背了過去,拒絕麵對楚飛揚。

  而楚飛揚卻是極其困難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兩對小鐲子,怎麽看怎麽喜歡,怎麽比較怎麽舍不得,可愛妻有命,若是鋪張浪費,莫說幾個孩子,隻怕現在這一個,她都不生了!

  眼底的歡喜微微染上些許委屈,楚飛揚將雲千夢選中的那一對遞給孟掌櫃,隨即揮手讓雅間中伺候的眾人退下,自己傾身湊近雲千夢,在她耳邊輕聲道:“就選了一對!娘子看中的那一對!”

  語氣含著無限的委屈與不舍,眼神更是包裹著念念不舍,眼睜睜地看著孟掌櫃把剩下的首飾盡數端了出去,楚飛揚心頭鬱悶不已,唉,早知道就應當先行買好帶回相府!

  “行了,知道了!你且出去吧!我與安兒坐一會!”殊不知,雲千夢卻是伸手推了推楚飛揚,勢要把人趕出去。

  “啊?”沒想到自己會落得如今這般田地,楚飛揚麵帶訝異,立即拉著凳子往前湊了湊,賴在雲千夢的身邊喃喃自語,“我是孩子的爹!”

  言下之意便是別人可以走,但是他不能走,他要與腹中的孩兒培養感情。

  “快出去吧!近日不是還有很多政事要忙嗎?如今鐲子選好了,你也應當為百官做表率,可不能偷懶哦!”雲千夢幹脆站起身,目光盈盈含笑地看向楚飛揚不願離去的臉。

  楚飛揚還想開口,門外卻響起一陣清脆的敲門聲,“王爺,卑職有要事稟報!”

  劍眉微皺了下,楚飛揚臉上的笑意瞬間隱去,端正坐好,沉穩出聲,“進來吧!”

  “卑職見過王爺、王妃!”習凜輕聲打開廂房的門,隨即快步跨了進來,行完禮後走到楚飛揚的身邊,在他的耳邊小聲稟報著事情。

  隻見楚飛揚平靜的眼神中頓時散出一抹凜冽的光芒,卻是冷靜地問著習凜,“此事當真?”

  “是!皇上派餘公公前來相府請王爺立即進宮,此時餘公公正候在富貴堂的門外!”習凜盡職地說出所有的事情。

  “出了什麽事情?”見楚飛揚一時間變得嚴肅不已,雲千夢目光轉向自家夫君,心裏頭有些擔心。

  “沒事,我去去就來,習凜,你留下保護王妃和公主!”楚飛揚卻在看到雲千夢眼底的擔憂後,立即淺笑出聲,留下習凜守著雲千夢與夏侯安兒,自己則是返身出了廂房。

  見楚飛揚不願自己擔心,雲千夢便把目光轉向習凜,冷冽的神色讓習凜心頭一緊,隻能硬著頭皮開口,“方才暗衛來報,說皇上竟派人前去亂葬崗尋找容貴妃的屍首!”

  聞言,雲千夢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人是玉乾帝下旨賜死的,可他如今卻又要尋找容蓉的屍首,難道朝中又出了事情,讓玉乾帝改變了心意?

  “可查出皇上到底為何有此改變?”萬一被玉乾帝發現容貴妃已經假死離開了西楚,隻怕整個容家皆會受到牽連,後果將不堪設想。

  習凜卻隻能搖了搖頭,“事出突然,暗衛正在查清事情真相!”

  雲千夢卻是取出玉牌,交給習凜,“你速速去玉家當鋪,讓高平派人查清此事!”

  “是!”接過玉牌,習凜留下幾名侍衛守在廂房外,自己則是親自前往玉家當鋪。

  ☆、第二百八十一章

  “海郡王的氣勢越發的淩厲了!”待習凜退下後,雲千夢緩步走到臨近大堂的窗子,立於夏侯安兒的身旁,淡淡地開口。

  聽得雲千夢無緣無故提到海沉溪,夏侯安兒心頭劃過一絲異樣,隨即收起看向外麵的視線轉向雲千夢,心口微微有些發緊,漂亮的黑瞳中閃現出不解與疑惑,卻又暗藏著一抹極淡的緊張。

  尤其在看到雲千夢平淡的表情與眼神後,夏侯安兒原本搭在窗台上的雙手不禁收了回來,微微捏緊手中的帕子,心頭猶如搗鼓般敲擊了起來。

  “安兒?”雲千夢目光雖看著窗外,但思緒卻始終放在夏侯安兒的身上。

  此時見夏侯安兒靜默不語,絕美的容顏上浮現一絲不惑,雲千夢緩緩轉過臉,神色認真地看著她,卻並未繼續開口,隻是安靜地審視著夏侯安兒的神色。

  夏侯安兒被雲千夢過分冷靜的眼神盯得有些羞赧,便不由得轉開了臉,目光繼續放在窗外,看著富貴堂的大堂內客流如潮,店小二熱情地接待著進來的每一位客人,腦海中卻又浮現方才海沉溪在場時的清冷以及雲千夢的話,緩緩垂下眼眸,讓長長的睫毛遮擋住眼底的神色,在臉上投下一片陰影,這才輕柔地開口,“我倒是覺得海郡王有些可憐,被嫡子這般欺辱,若是太過示弱,隻怕在海王府中是沒有立足之地的!”

  如此說來,夏侯安兒倒是有些同情海沉溪的處境。畢竟經過方才海沉溪與海越夫婦之間的對話以及孟掌櫃之前的解釋,大家心中都已明白,是海越欺人在先,若此時海沉溪還不反擊,隻怕將來定會被海越踩在腳底下。

  雲千夢注意著夏侯安兒眉宇間神色的轉變,輕抿著唇轉過臉,同樣望著廂房外的景色,接口道:“是啊,世間的事情便是成王敗寇,一著不慎滿盤皆輸!若是太過軟弱,定會成為魚肉,任人宰割!海郡王的母妃,秦側妃當年是海王最心愛的妃子,可卻紅顏薄命,獨獨留下幼子,才使得海郡王處境這般被動!”

  “表嫂!”聽到雲千夢竟開口說出海沉溪的家事,夏侯安兒驚訝地抬起頭來,滿眼詫異地盯著雲千夢,不明白表嫂為何對她說出這番話來。隻是,她的心卻因為雲千夢的話而微微搖擺不定,早在第一次見到海沉溪時,便覺得此人亦正亦邪讓人捉摸不透,難道是因為秦側妃的事情,才讓海沉溪變成這樣的?

  “安兒,海王之心已是漸漸顯露!如今天下看似太平,實則這平靜之下卻是暗藏波濤洶湧!加上皇上如今對各方實力的忌憚與猜忌,將來這天下的走向如何,就連飛揚也是說不準的!如果……”說到這裏,雲千夢的眉頭微微一皺,卻是把剩下的話盡數吞進了腹中。

  “表嫂的意思,是說遠離海王府眾人?”夏侯安兒畢竟是聰慧的,盡管雲千夢的話隻說了一半,她也已是猜出她剩下那一半話。加上夏侯勤在沒有知會任何人的情況下返回了洛城,夏侯安兒即便是養在深閨的公主,卻也是察覺到了異樣。

  可雲千夢聽完夏侯安兒的話,既沒有點頭,卻也沒有搖頭,隻是定定地看了夏侯安兒好半晌,才複又開口,“‘情’之一字,豈是說放就放?普天之下,能夠找到一個與自己相知相守的人,那是人的造化和福分,是強求不得的!今日我與你說這些,並非讓你刻意避開誰,也並沒有讓你斬斷情絲的意思!隻是望你能夠想明白,若是他值得,那你就放手一搏,總比將來後悔的好!”

  有些話,雲千夢並未對夏侯安兒說明白。海王勢必會與所有人為敵,而這所有人中,自然也包括楚王府與楚相府。若夏侯安兒對海沉溪動了情,隻怕將來左右為難的,唯有夏侯安兒一人!

  但作為女子,雲千夢始終希望夏侯安兒能夠得夫君愛護,能夠有一個情投意合的人渡過一生,這才單獨留下她,說出今日這番話。

  “表嫂!”夏侯安兒聽雲千夢把話說得這般直白,俊俏白嫩的臉上頓時浮現兩朵紅暈,嬌嬌俏俏地低呼了聲雲千夢,一顆心猛地跳躍不已,局促地有些羞澀,隨即否認道:“表嫂想多了,我隻是覺得那海郡王有些可憐罷了!”

  終究是個可憐人,即便有疼愛他的海王,盡管有郡王頭銜傍身,但上頭有嫡母長兄壓著,隻怕永遠沒有出頭之日吧!

  隻是,剛否認完,夏侯安兒眼底羞澀的神色便隱去,浮上一抹為難與猶豫,半晌才似是又喃喃自語道:“若將來安兒當真陷入這兩難的境地,表嫂,你說我該怎麽辦?”

  說到底,夏侯安兒心中對海沉溪卻還是有些不一樣,那個在雪地中拉她一把,讓她免於失態於人前的男子,卻鮮少舀正眼看過她。那個在海王府對她冷笑對之,眼底含著挑釁意味的男子,真真是挑起了她的戰鬥欲。讓她在不知不覺間,便會在人群中下意識的去尋找他的身影。

  可表嫂分析的卻也是極正確的,將來若兩座王府為敵,她應當如何取舍?

  “這很簡單!”雲千夢清淺開口,望向窗外的眼神淡然平靜,如無風的湖麵般亮如明鏡,卻又透著絕佳的睿智,讓夏侯安兒不自覺地便抬起眼眸,看向這個向來聰慧絕頂的表嫂。

  “順著自己的心走!”緩緩吐出這七個字,雲千夢卻始終欣賞著外麵的風景,沒有去在意夏侯安兒眼底的震驚與詫異,隻是平靜地說出她的立場以及對夏侯安兒的支持。

  “表嫂!”帶著一絲哽咽,夏侯安兒眼眶微微一紅,卻是再也所不出話來……

  皇宮、鳳翔宮。

  “母後今日身子如何?朕近日忙於政事,來往鳳翔宮的時候也短了些,還望母後不要生氣。”午後無事,玉乾帝領著宮人們前來鳳翔宮,見太後躺在軟榻上歇息,便輕聲來到太後身旁坐下,低聲開口請安。

  早在玉乾帝朝鳳翔宮走來時,太後便已收到了消息,此時聽到玉乾帝的聲音,倒也沒有多少詫異,緩緩睜開雙目,太後細細地打量了玉乾帝一眼,這才在蘭姑姑的攙扶下坐起身,淺笑著開口,“今日宮中出了不少的事情,皇上自然是要以國事為重,本宮這裏有這麽多人伺候著,哪裏能夠讓皇上每日前來?隻是,皇上身邊的人是不是沒有盡心?本宮瞅著皇上似乎是清瘦了不少?難道是國事太過繁重累著了?”

  說著,太後忙對蘭姑姑吩咐道:“快去讓禦膳房送來金絲燕窩和人參糕點!”

  “是,奴婢這就去辦!”蘭姑姑對兩位尊貴的主子行完禮,留下瞿公公和餘公公伺候著,自己則是親自領著其他宮人踏出正殿,朝著禦膳房而去。

  “聽聞皇上又命人前去找尋容蓉的屍首,可有此事?”見正殿內隻剩玉乾帝與自己的心腹,太後這才開口問著。

  容蓉的事情,早已是傳出了宮外,可玉乾帝盡管下旨賜死了容貴妃,卻還沒有立即對容家動手,這倒是讓太後有些詫異,便狀似無意地這麽一問,等著看玉乾帝的回答。

  “是的,母後!容家畢竟對西楚社稷有功,朕當時又在氣頭上,做事難免有些缺失!而容貴妃入宮以來也算是安守本分,既然已經死了,朕又沒有剝奪了她的封號,若是就這麽把她丟在亂葬崗上,隻怕會惹人非議!”玉乾帝見太後提及此事,便淡然地開口陳述著,平靜的眼底看不出半絲的情緒波動,隻讓人覺得帝王之心,當真是深不見底。

  聽完玉乾帝的解釋,太後莊嚴的臉上不見半點漣漪,隻是輕輕地點了點頭,算是認同了玉乾帝的作法。

  “前段日子,皇上讓太子代為前去海王府,看來咱們的太子如今也長大成人能夠獨當一麵了!”尤其近日德妃在宮中甚為風光,向來太子被皇帝器重這件事情為她加分不少,也難怪皇後近日鮮少出門,想來心中定是有所不甘吧。

  見太後提及太子,玉乾帝緩緩一笑,點頭道:“昊天這孩子處事還算周全,去海王府倒也沒有給咱們皇室丟人,也算是讓朕欣慰不已!”

  看到玉乾帝露出為人父的驕傲,太後亦是含笑地點了點頭,隨即卻見她眼中帶著一絲擔憂,話鋒一轉繼續開口,“昊天也有十四了,也該到娶太子妃的年紀!國家大事固然重要,但太子也是咱們西楚的根本,皇上還是要為他留意哪家的閨秀最是品行端莊,早日為昊天定下一門好親事!這樣孩子才能更加的專心蘀你這位父皇分憂啊!”

  聞言,玉乾帝半斂的眼眸中劃過一絲冷芒,伸手端起桌上的茶盞,慢條斯理地抿了一口茶,包在舌尖細細品味其中的甘甜苦澀,待茶溫散去,這才吞進腹中,開口回道:“母後提醒的是,昊天的確不小了,朕的確該為他物色物色太子妃的人選!德妃素日裏品行端儀,娘家又是忠良之士,倒是可以可慮在忠勇侯族中篩選!”

  語畢,玉乾帝澄亮的眼直盯著太後的表情,等著對方的回答。

  太後聽見玉乾帝提及德妃的娘家,第一時間便在心中給予否定,麵上卻不露聲色地開口,“德妃品級本就高,兒子又是太子,娘家又是望族,若再挑選一名她家的太子妃,隻怕這後宮中再也無人能與德妃相抗衡,皇上的皇位隻怕也會變得岌岌可危!皇上素來謹慎小心,今日怎麽就犯了這樣的錯誤?太子可是比不得皇上,當時阮淑妃已故,一切自然是需要人扶植的!而阮家卻鮮少有嫡女,這才選了旁支的女兒成為皇後,這樣皇上也好舀捏!可太子卻不同,母妃強盛,太子本身又頗有能力,若再從母族中選太子妃,隻怕……”

  “母後說得是,是朕心急了!不如母後推薦幾人,若是品行好,自然有機會成為太子妃!”玉乾帝自然不是真心想從德妃的家中挑選太子妃,他的皇位來之不易,豈會讓旁人有可乘之機?即便這個人是他的兒子,那也是絕對不可以的!

  太後又豈會不明白玉乾帝的心思?隻是如今她卻是要順著玉乾帝的話往下說,“皇上也是知道的,本宮的侄女妃卿如今正值妙齡,與太子相差三歲!俗話說得好,女大三,抱金磚!與太子那是極其的般配的!”

  說到底,太後便是想讓曲妃卿成為下一位君主的皇後!

  而玉乾帝聽完太後的話,卻是陷入長久的沉默中,似是在思考此事的可行性。

  太後亦是不著急,端起手邊的茶盞慢慢品著,等著玉乾帝的回複。

  良久,玉乾帝抬起眼眸,淡然地看向太後,冷靜地開口,“太子娶妃可是大事,草草訂下隻怕會遭到朝臣的議論!不如還是按照祖製來吧,隻要符合條件的官家女子,均可進入挑選的範圍,母後,您看這樣可以嗎?”

  聽玉乾帝一言,太後一口熱茶沁在舌尖,燙得細嫩的口腔內壁頓時起了一個水泡,卻在玉乾帝的緊盯下隻能硬生生地咽下腹中,臉上的閑適漸漸散去,平靜的表情卻是泛著微微的寒氣,較為冷淡地開口,“一切自然是由皇上做主!”

  玉乾帝渀若沒有看到太後已經變色的表情,徑自淺笑道:“既如此,那朕回去後便與大臣們相商此事!朕這幾日倒是聽聞,七弟在元德太妃前去皇陵後,竟沒有派人前去關心元德太妃,不知當真有此事?”

  太後剛吃了一個軟釘子,心情正十分不好,哪有閑適的心情與玉乾帝談論元德太妃等人,便有些沒好氣地開口,“皇上忘了,執掌鳳印的是皇後,本宮一個老婆子,哪裏管得了這些?”

  玉乾帝卻是不甚在意,已然故我地開口,“當年父皇彌留之際,元德太妃與母後是最後見到父皇的人,不知父皇可還有交代些其他的事情?”

  ------題外話------

  《楚王妃》實體書將於兩周後上市,經過半年多的艱苦努力,混合著偶的心血和汗水,實體書終於要上市了!

  此次《楚王妃》是由悅讀紀策劃,由青島出版社出版,共兩冊,當當網有售,六九折37。89元!

  希望親們能夠踴躍團購,團購群號:259194816、215797326!我們會安排統一發貨!

  入群門磚:《楚王妃》團購!

  ☆、第二百八十二章十

  聽聞玉乾帝提及西靖帝駕崩前的事情,太後端著茶盞的手微微一歪,幸而立即穩住了手中的茶盞,這才沒有潑出茶水來楚王妃。隻見太後半垂著眼眸,眼簾遮住了眼底的光芒,讓人察覺不出她此時心中所想,右手捏著碗蓋,輕輕刮著碗沿,淡淡地開口,“怎麽問起此事來了?你父皇當時也不過是交代一些遺言而已,若非當時元德妃與我們爭儲,本宮也不會讓你率先占領大殿,把控住朝堂,讓朝臣臣服於你!若非這樣,你也能夠見到你父皇最後一麵!”

  說著,太後的眉眼間漸漸染上一層淒哀之色,似是在為玉乾帝沒有見到西靖帝最後一麵而惋惜,又似乎是在懷念已故的西靖帝,心中生出不少淒涼的感傷來。

  玉乾帝見太後如此說道,臉上亦是浮現出悲痛之色,開口寬慰著太後,“母後節哀!父皇仙逝多年,隻希望咱們西楚國泰民安、母後身子康健,還請母後莫要再傷心難過,否則豈不是朕的過錯?”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