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56節

  待車子完全挺穩,楚飛揚這才扶著雲千夢走下馬車,三人一同踏進富貴堂。

  隻是,剛走進富貴堂,卻看到錢世子妃領著婢女正從三樓的廂房內走出來。

  見到雲千夢三人,錢世子妃卻是掃了夏侯安兒一眼,隨即麵帶淺笑地款款走下樓梯,對楚飛揚與雲千夢微微福了福身,笑道:“見過楚王、楚王妃!”

  楚飛揚並未開口,雲千夢則是看了眼錢世子妃身後的婢女,卻並未看到婢女手上捧著飾品,便也笑道:“真是巧,世子妃可有看到喜歡的首飾?”

  錢世子妃則是緩緩站起身,見楚王不屑對自己開口,心頭劃過不悅,臉上卻依舊掛著笑容,對雲千夢開口,“隻是閑來無事進來看看,倒是王爺與王妃鶼鰈情深,出行也是成雙成對!隻不過,看到夏侯公主,倒是有些稀奇!”

  錢世子妃話中有話,藏著挑撥離間,先是稱讚楚飛揚與雲千夢的感情深厚,隨後話鋒一轉把後麵的夏侯安兒扯了進來,暗示夏侯安兒意有插進兩人之間的意圖。

  尤其此前夏侯族在大殿上公然拒絕瑞王的求婚,若是醋性大的女子,隻怕早已著了錢世子妃的圈套,認為楚飛揚有意娶夏侯安兒。

  雲千夢淺笑地看著錢世子妃在自己麵前表演,眼角餘光注意到夏侯安兒在聽出錢世子妃話中意思後略顯怒意的眸子後,淡淡地開口,“本妃比不得世子妃這般賢惠!我們王爺也沒有世子那般博愛!看樣子世子妃這是要回去了,就此別過!”

  語畢,雲千夢便打算與錢世子妃錯身而過。

  隻是對方卻似乎不願放過雲千夢,隻見錢世子妃腳下的步子微微往後退後一步,擋住了雲千夢的去路,滿麵笑容道:“聽聞王妃有喜了,真是恭喜王妃!”

  “多謝世子妃!”對錢世子妃輕點下頭,雲千夢卻沒有執著於眼前的路,反倒是與楚飛揚夏侯安兒二人朝著旁邊的玉器走去,徒留下錢世子妃立於原地。

  ☆、第二百七十九章

  “草民見過楚王爺、楚王妃!”這時,從後院走進大堂的孟掌櫃看到楚飛揚與雲千夢來到富貴堂,立即領著小廝上前行禮,言語舉止間盡是恭敬之意。

  “孟掌櫃請起吧!”雲千夢看眼富貴堂內擺設的所有飾品,眼中帶笑地開口。

  “謝王爺、王妃!王爺與王妃今日前來富貴堂,是想現買首飾還是訂做首飾?堂內近日剛剛購進了一批玉質極好的玉,王爺王妃可以先行看一看,若是喜歡,讓人打造成玉佩玉鐲等物,可是極其賞心悅目的!”孟掌櫃不愧是京城富貴堂的掌櫃,隻見他雙目微微看了眼雲千夢今日所佩戴的首飾,便知雲千夢素日裏是喜愛玉質首飾居多,這才投其所好地開口提到玉石。

  雲千夢看著孟掌櫃看向自己左邊發髻的目光,便知他定是在看自己頭上那支紫玉簪,便笑著開口,“孟掌櫃是行家,王爺與本妃也隻能看個大概,具體的事情還得孟掌櫃把關!”

  “照著這上麵的圖案,打造兩對首飾!”而楚飛揚卻在此時從衣袖中掏出兩張紙來,遞到孟掌櫃的麵前淡然開口。

  孟掌櫃心中不解,卻是小心翼翼地接過楚王手中的紙打開看了一眼,心中甚為詫異,紙上赫然勾畫著兩對小嬰兒所用的手鐲腳鐲,看著兩對鐲子的形狀便知分別是男嬰與女嬰的,想不到日理萬機的楚王竟還有這樣的閑情雅致為自己的孩子畫圖紙,當真讓人欽佩。

  “恭喜王爺王妃了!隻是不知王爺想選用怎樣的材質?一般而言,孩子的手鐲腳鐲多為銀和金,玉石則是較為適合作為玉佩!”孟掌櫃低聲詢問著,同時領著楚飛揚與雲千夢走向金銀首飾的展示區,拿起上麵成品的手鐲讓兩人觀看。

  接過孟掌櫃遞過來的梅花手鐲,雲千夢倒是有些喜歡地反複看著,指著上麵精致的圖案與楚飛揚細細地討論著。

  “以王爺王妃的身份地位,不如請宮中的工匠為孩子打造飾品,又何必勞心勞力?”殊不知,那錢世子妃竟沒有離開,而是隨著雲千夢二人來到飾品區,觀看著上麵的收拾,隻是眼底卻掩不住對普通首飾的輕視,渾身皆是上流貴婦的風範。

  雲千夢放下手中的銀鐲子,輕抬眼看向來到自己身旁的錢世子妃,笑道:“海王爺眼光獨到選中陽明山,想來世子妃眼光自然不俗!隻不過,給孩子的東西不過是圖個吉利,價錢何許倒是其次了!況且,隻是小孩子而已,又何必勞師動眾的讓宮中的工匠忙碌,倒是顯得我們楚相府矯情!不知世子妃今日可有看中的首飾?”

  被雲千夢不軟不硬地頂了回去,錢世子妃正要開口反駁,卻見楚飛揚此時的臉色已經冷了下來,便把剛要出口的話咽了下去,訕訕一笑,回道:“隻是隨意看看!”

  看出錢世子妃眼底的不甘心,雲千夢嘴邊的笑意淡了幾分,卻是護著自己的腹部始終呆在楚飛揚的保護範圍內,“既如此,世子妃就請便吧,本妃與王爺也隨便看看!”

  說著,雲千夢便打算走向三樓,可富貴堂的門外卻傳來一陣輕便的馬蹄聲。

  不一會,腳步聲便朝著富貴堂內傳來了進來,一道深紫的頎長身影頓時印入眾人的眼中。

  孟掌櫃看到來人,立即笑著走上前行禮,“草民見過海郡王!”

  “起來吧!”海沉溪一掃富貴堂內,在看到楚飛揚與雲千夢以及夏侯安兒時,眼底勾起一抹興味的笑容。

  可當他的目光觸及到錢世子妃時,眼底玩世不恭的笑意則瞬間轉化成冷笑,帶著絲絲冷意侵向錢世子妃,讓她心頭一緊,眉頭沒來由地皺了一下。

  而海沉溪卻是麵帶淺笑地走向眾人,目光早已掠過錢世子妃看向了楚飛揚,冷聲道:“想不到會在此處看到楚王與王妃!”

  楚飛揚一手輕摟著雲千夢,麵上噙著沒有溫度的笑容回應著海沉溪,“是啊,想不到在下朝後還能見到海郡王,當真是讓人吃驚!沒想到海郡王竟然會出入富貴堂,不知是不是看中了哪家的小姐,想購得首飾送人!”

  “嗬嗬,楚王說笑了!本郡王可沒有王爺的雅致,竟能在百忙中陪著王妃挑選飾品!”海沉溪淡漠地回了句,隨即轉向孟掌櫃,問道:“本王看中的那塊玉石可到了?”

  聞言,孟掌櫃臉上頓時顯出一抹為難之色,卻是照實開口,“郡王,那塊玉石已經到了,隻是世子妃卻先行買下了!”

  說著,孟掌櫃的眼眸半垂了下來。

  “哦?世子妃買走了本郡王看中的玉石?這富貴堂這般多的玉石,世子妃為何就偏偏看中了本郡王的那一塊?更何況,那塊玉石本就是本郡王先付了定金,是誰給了世子妃這樣的膽子,連本郡王的東西也敢搶?”說道最後,海沉溪的口氣越發的冷寒,眼中的笑意漸漸凝固,帶著攝人的寒氣逼向麵前的錢世子妃。

  早已料到海沉溪的難纏,因此錢世子妃這才趁著海沉溪上朝時先行來到富貴堂強行從孟掌櫃的手中搶到那塊玉石,卻不想方才因為楚王等人的出現耽擱了時辰,這才遇上了海沉溪。

  如今見海沉溪竟在大庭廣眾之下對自己這位長嫂如此不敬,錢世子妃心頭暗恨,臉上卻掛著得宜地淺笑,溫和地回應著海沉溪的質問,“五弟誤會了,本世子妃也隻是湊巧看到了那塊玉石,這才買了下來!況且,這富貴堂近日購進不少絕佳的玉石,五弟又何必因為這樣的小事而傷了兄弟間的和氣?”

  “是嗎?既然你自稱是本郡王的嫂子,為何不讓著本郡王?不會是想仗著自己的夫君是海王世子,便連本郡王也不放在眼中吧!”卻不想,海沉溪絲毫不給錢世子妃麵子,兩句反問便讓錢世子妃變了臉色,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被人這般奚落,錢世子妃憤怒交加,臉色鐵青卻又不能明目張膽地表現出來,隻能硬逼著自己擠出一些笑容,勉強維持著自己的端莊,卻不想她難看的笑容早已落在眾人的眼中,比之麵無表情更加難堪。

  “放肆!”一道低喝聲卻從富貴堂的門外傳來,墨綠色的身影快步踏了進來,海越目色冷沉地緊盯著麵色陰冷的海沉溪,那雙含恨的眸光中盡是對海沉溪的厭棄。

  原本在富貴堂內的客人們見這邊發生不愉快,未免自己被牽連其中,便紛紛聰明地悄聲退了出去,徒留孟掌櫃滿麵焦急地立於原地,不知該如何化解兩方之間的矛盾。

  “孟掌櫃,帶我們去三樓雅間吧!”雲千夢淡淡地開口,沒有心情去看海王府的內訌。

  “是是是,王爺王妃公主請上樓!”見雲千夢出言解了自己的尷尬,孟掌櫃心頭感激不已,立即躬身迎著三人朝著樓梯口走去。

  而原本被憤怒充斥腦海的海越在聽到‘公主’二字時,兩眼頓時放出驚喜的光芒,尋著夏侯安兒的身影望去,果真看到拿到纖細的身影跟在楚飛揚兩人的身後。

  “想不到今日竟能在此遇到王爺王妃與公主,咱們可真是有緣!”海越越過迎向他的錢世子妃,瞬間來到楚飛揚等人的身旁,淺笑地開口寒暄,溫和的目光卻是先行掃過夏侯安兒美輪美奐的容顏。

  “世子似乎還有其他的事情,本王就不打擾了!”楚飛揚卻沒有心思搭理海越,腳下的步子隻是微微停頓,便又重新往前走去。

  “王妃與公主看中了什麽首飾,本世子送與王妃公主!”絲毫沒有注意到錢世子妃難看的臉色,海越始終熱衷地開口。

  楚飛揚停下腳步,目光冷然地盯著海越,表情冷淡道:“那就多謝世子了,隻是這些銀子,本王還是負擔得起的!世子不如多給世子妃添些首飾!”

  說著,楚飛揚不再理會海越,摟著雲千夢、帶著夏侯安兒便上了三樓。

  夏侯安兒看眼海越,轉而望了海沉溪一眼,眼底卻帶著一絲擔憂,雅致的眉頭微微一皺,這才轉身隨楚飛揚走上三樓。

  “孟掌櫃,海郡王與海王世子到底看中了什麽玉石,竟讓兩人差點大打出手?”踏進雅間,雲千夢倒是有些好奇地開口問著。

  見楚王妃問起,孟掌櫃心頭微微一歎,開口回道:“富貴堂近日購到一塊絕好的翡翠,通體碧綠,通透清澈,玉質可是最頂級的!海郡王知曉後,便讓人前來訂下了那塊玉石!卻不想方才錢世子妃前來,硬是買走了那塊玉!”

  說著,孟掌櫃不由得搖了搖頭,從商這麽多年,他倒是頭一次見到那般不講理的人,以權壓人讓他不得不出售那塊玉,實在是有違行規。

  聞言,雲千夢與楚飛揚相視一眼,心中紛紛不解,有什麽事情能讓那兩人想到來富貴堂買玉?而能讓兩人出手這般闊綽,隻怕還不是小事這般簡單吧!

  ☆、第二百八十章

  “世子,天色不早了,咱們還是趕緊回王府吧,免得讓父王母妃著急!”見海越始終盯著夏侯安兒上樓的身影,錢世子妃滿心恨意地走上前,溫言溫語地提醒著海越。

  一道冷光卻在錢世子妃擅自做主離開時射了過來,看著三樓雅間的門被關上,海越臉上的笑意瞬間散去,滿目怒意地射向錢世子妃,眼底目光帶著點點厭棄與不耐,垂於身側的手猛地往後一甩,便見他轉過身不理會身旁的錢世子妃,徑自往富貴堂的門外走去……

  “怎麽?世子奪了本郡王的心頭好就想一走了之?是不是太不是東西了?”卻不想,海沉溪卻在此時開口,噙著淺笑的唇邊,泛著陰冷的寒氣,眼角雖揚起但眸子中卻沒有半點笑意,渾身上下籠罩在一片冰冷之中,讓人望之生畏、靠近生寒。

  而他大膽的說辭,更是讓海越停下了往前邁的腳步,滿麵含霜地側過身,眼帶恨意地瞪向對自己出言不遜的海沉溪,怒道:“海沉溪,別忘了你隻是一個郡王,你對本世子不敬,即便父王偏袒你,你也逃不了以下犯上的罪名!你身為海郡王,卻不能以身作則,滿口汙穢詞句,看來這海郡王的頭銜,你當真是受之有愧!”

  海沉溪卻是執起手邊的一隻玉鐲,細細地觀詳了半晌,在海越發完怒氣後,這才移開注視在玉鐲上的視線,滿眼譏諷地開口,“本郡王擔不擔得起海郡王的頭銜,這不是世子所能下定論的!父王向來深思熟慮,若本郡王沒有這個本事,父王當初也不會把本郡王的名字上報朝廷!不過,聽世子方才所言,想必在世子的心中已有了其他的人選!隻是不管是二公子、三公子還是四公子,不過是三個廢物,世子難道還指望父王把這三人的名字報上去?這豈不是丟了海王府的臉麵?還是說世子喜歡海郡王的頭銜,想跟本郡王換稱謂?”

  一番話,頓時堵住了海越的嘴,讓他那海王世子的身份地位去換一個郡王,即便海沉溪的海郡王是由海王親自命名,也不值得海越做出這般大的犧牲。

  “五弟非要在這樣的場合做出於理不合的事情嗎?不管五弟心中有多大的怒氣,可畢竟世子與本世子妃是五弟的長兄長嫂,五弟豈能對我們這般不敬?這富貴堂乃是京城最富盛名的首飾行,出入皆是京中最有名望的貴族,難道五弟想讓他們看了海王府的笑話?”此時,錢世子妃轉身,款款走到海越的身旁,兩人共同看向海沉溪,話中皆是指責海沉溪不顧體統的話語。

  聞言,海沉溪卻是絲毫也不惱怒,臉上依舊綻放著邪魅的笑容,隻是眼底卻掩不住地泛出絲絲寒氣,帶著攝人的威嚴射向麵前的二人,瞳孔深處藏著極深的諷刺,隻聽見他低淺地反問道:“長兄長嫂?這倒是個新鮮的詞!就是不知長兄長嫂的你們,可有為本郡王做過些什麽?難道搶奪本郡王的心愛之物,也是長兄長嫂的任務?”

  句句反問,帶著極其犀利的嘲諷,讓海越和錢世子妃臉色頓時一變,心知這海沉溪不但手段狠毒,就連口舌也極其的伶俐!隻是,他們身為海王世子與世子妃,若今日被海沉溪這般奚落卻不還口,隻怕今後在京城中,他們二人也成了眾人嘲笑的對象。

  “既然你我的用意相同,由你獻出或是本世子獻出又有何區別?五弟何必在意這等小事?難道城外那幾萬大軍不用操練了?讓五弟這般清閑,竟對這樣的小事斤斤計較!”海越微皺了下眉頭,把海沉溪的張狂盡數看在眼中,心頭早已恨不能將海沉溪碎屍萬段,可大庭廣眾之下卻又要估計自己海王世子的身份地位,隻能咬牙切齒地吐出這段話來。

  “用意相同?這本就是本郡王先行看到的,若非世子在本郡王的身邊安插了眼線,您又怎會知曉本郡王的打算?如此抄襲模仿,世子不覺得無趣嗎?竟還讓世子妃前來做說客,更是讓人不齒!世子妃也是名門之後,出自書香門第,父親乃是當今太子的太傅,仁義道德向來受世人稱頌,怎能做出這樣的事情?豈不是另錢太傅蒙羞?”海沉溪雙目冷冽如清泉,讓人心頭劃過一絲寒意,出口的話更是用仁義綁住了麵前二人的德行,讓海越與錢世子妃麵色頓時尷尬了起來。

  盡管此時富貴堂內已沒有了其他的客人,可是來往的行人卻也是把海沉溪的話聽進了耳中,若是傳揚了出去,隻怕海越與錢世子妃定會被海王訓斥一頓,屆時他們在海王心中的印象隻怕又要壞上幾分。

  海越不著痕跡的皺了下眉頭,這才勉強地擠出幾分笑意,緩緩開口,“五弟太見外了!錢太傅德高望重,百姓自是看在眼中,五弟何必因為這樣的小事遷怒於人?不如五弟再購得一塊寶玉,大哥權當送給五弟以賠罪,如何?”

  大度的說辭、溫和的笑意,讓海越看上去極其的謙卑有禮,即便是麵對不講理的海郡王,他依舊是表現出了大哥的風範,不與難纏刁鑽的庶弟一般計較。

  隻見海沉溪聽完海越裝模作樣的說辭,心頭冷哼一聲,嘲諷地開口,“那就多謝世子了!那就有勞世子把方才的玉石交出來!”

  海沉溪自是不會客氣,開口便討要方才那塊玉石,眼底絲毫沒有退讓之意,隻是黑瞳深處卻是藏著極深的嘲笑,似是在等著海越自打嘴巴。

  “這……”果真,海越聽到海沉溪的話,麵上立即顯出為難的神色,原本的大度在一瞬間被打破,眉頭微皺卻沒有鬆口。

  “哼,世子既然如此舍不得,又何必強裝大方?難道是欺我沒有母妃?認為庶子好欺負?”一聲冷哼,道盡海沉溪對海越的輕藐。

  “屬下見過世子、郡王!”而此時,門外卻走進一名侍衛,見到海越與海沉溪立即行禮。

  “何事?”見到來人,海越表麵上鬆了一口氣,可心底卻更加緊張了起來,帶著一絲小心地盯著麵前的侍衛。

  “王爺請世子郡王回王府!”那侍衛麵無表情,平靜地陳述著海全的命令,隨即站起身候在門邊,等著裏麵的人出去。

  “嗬嗬,世子,看樣子你留下的爛攤子,還需要父王給你收拾啊!”海沉溪冷目掃了海越一眼,不等海越先行步出富貴堂,便率先踏出大門,牽過侍衛遞過來的韁繩,一個翻身上了馬背,策馬朝著陽明山的方向奔去。

  海越卻是在海沉溪離開的瞬間,臉上的笑意盡數褪去,陰沉地盯著海沉溪率先離去的身影,隨即轉頭看了三樓一眼,這才踏出富貴堂,領著錢世子妃坐進馬車內,由侍衛護送地回了海王府。

  樓下漸漸傳來吆喝聲,雲千夢便知海沉溪海越等人已經離開,倒是夏侯安兒依靠在窗邊,一雙美眸依舊盯著樓下的大堂,絕世無雙的容顏中則是輕擰著一絲擔憂與凝重,讓雲千夢放下手中正看著的小銀鐲,輕聲開口問著,“安兒,在看什麽呢?”

  聽到雲千夢的詢問聲,夏侯安兒立即回神,給以雲千夢一個淺淡的笑容,緩緩開口,“這富貴堂果真是名不虛傳,即便坐在三樓看下去,大堂內擺放的首飾仍舊散發著耀眼的光芒,難怪這邊的客人絡繹不絕!”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