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53節

  隻是,既然那些鐵需煤需在北方,那自然是要好好的利用一番,想必這容雲鶴打的便是這個主意。

  如此一想,楚飛揚看向的容雲鶴的眼中多了一抹深思,隻覺這十六歲的少年當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容家的當家人的確是有幾把刷子,年紀輕輕考慮事情便麵麵俱到。

  容雲鶴卻不甚在意,楚飛揚是何人,他想知道的事情又豈會不弄清楚?

  “我想,製造兵器,鐵是不可或缺的,王爺以為如何?”不再轉彎抹角,且雲千夢已經應下了此事,楚飛揚這一關自然會更好通過。

  “這是自然,但有一點,容公子必須聽本王的!”一抹冷芒射向容雲鶴,楚飛揚的話中還是顧慮到了西楚的百姓,不到萬不得已,他是絕對不會率先挑起戰事。

  “這是自然!”容雲鶴亦是幹錯利落的點頭答應,他的心中亦是不希望因為自家的事情而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

  “雲鶴,快進來,蓉兒醒了!”這時,陳老太君衝到廂房門口,對院中的容雲鶴低聲呼道,眼中語氣中是掩不住的開心喜悅。

  聽到這則消息,容雲鶴少年老陳的臉上亦是劃過一抹喜氣,對楚飛揚與雲千夢點了點頭,便立即轉身回了廂房。

  “這是?”雲千夢看著宣紙上潦草的字跡,心中頓時明白,定是楚飛揚讓聶懷遠把所有應當注意的事情寫了下來,難怪後麵聶懷遠的眼中透著無奈。

  “隻是一些蘀你補身子的方子。”楚飛揚卻是回答地極其簡短。

  見雲千夢起身,楚飛揚忙不迭地走上前扶起她,兩人跟在容雲鶴的身後走向廂房。

  “現在隻是初期,不必這般緊張,隻稍注意不過度運動便可。”雲千夢試著與楚飛揚講理,希望此時扶著自己的夫君能夠自然些,他可知他此時的動作有多麽僵硬怪異,竟是同手同腳行走,而以往淡定從容的眼底更是充滿緊張的神色,此時正低頭緊盯著地麵,似是在蘀她掃平麵前一切的障礙。

  “一會回去後,我便撥幾個有經驗的嬤嬤專門伺候你,免得慕春那幾個小丫頭毛手毛腳伺候不好。”專心致誌地扶著雲千夢,可每走一步路,楚飛揚便在雲千夢的耳邊提醒著她應當注意些什麽,就連懷孕應當先抬哪隻腳走路都被他下了規定。

  心頭微歎口氣,雲千夢隻希望楚飛揚能夠放輕鬆些,這樣才能熬過未來的十個月啊。

  雲千夢不由得搖了搖頭,不再理會耳邊的嘰嘰喳喳的麻雀,徑自抬腳跨過門檻,走進廂房。

  可僅僅這一個動作,卻又惹得楚飛揚皺眉不已,不停在她的耳邊耳提麵命,“夢兒,有了身子,這走路抬腿起身可都要慢慢來,可萬萬不可猛起猛做,還有……”

  “噓!”雲千夢側過身子,舉起一根手指擋在楚飛揚的唇邊,阻止他再在自己的耳邊嘀咕,隨即目光轉向內室的床上,借著燭火的光芒,正看到容蓉斜躺在齊靖元的懷中,紅著眼圈拉著陳老太君的手。

  “祖母,都是孫女不好,害得祖母為了孫女躺在床上這麽多日,如今卻還要為孫女擔驚受怕,孫女……”容蓉鮮少會這般情緒外露,隻是死裏逃生的她,如今見到以為再也看不到的親人,卻是百感交集,惟有淚千行。

  陳老太君自是知道容蓉此時體虛無力,掏出自己的帕子,為容蓉擦拭著滑下臉龐的淚珠,輕柔的動作絲毫沒有弄疼容蓉,帶著一絲哽咽道:“傻孩子,你是祖母的孫女,祖母豈能放著你不管?若非是為了容家,你的命運又豈會這般坎坷?說到底,都是祖母的錯,當初就不該答應讓你進宮,你也不會被人害得名聲盡毀……”

  說到最後,陳老太君自己亦是說不下去了,抿著唇咽下滿腔的苦澀,不願在容蓉的麵前讓她看到自己的難受。

  強行咽下泛上心口的酸氣,陳老太君沉澱了下自己的情緒,待語氣恢複正常後,這才重新開口,“蓉兒,如今西楚已不能待了,你若是願意,祖母放你去北齊。”

  陳老太君此話說的極其尊重容蓉,絲毫沒有阻攔亦或者左右她思想的意圖。

  隻是,這樣的話,卻讓齊靖元猛地皺了下眉,帶著寒意的眸子瞬間抬起看向陳老太君,卻發現這位老人家在麵對他時竟從來沒有懼怕過,倒是齊靖元自己因為容蓉的關係,不敢對陳老太君發火,隻能憋著一肚子的火氣,收緊摟住她身子的雙臂,提醒容蓉她的身後還有他,即便全天下棄她而去,他卻始終會守在她的身後。

  而此時,容蓉的臉上眼中均是泛出為難的神色,她心中的確願意隨著齊靖元前去北齊。

  可如今容家卻因為她將遭受世人的指責,她豈能一走了之?她不能棄自己的親人而不顧,一如她當年願意為了家人而入宮!

  “祖母,蓉兒不……”容蓉正要開口,卻被齊靖元打斷。

  “蓉兒,你離開才是對容家最好的選擇!若玉乾帝知道你還活著,你以為他會放過你?你以為他會放過容家?到時候,隻怕他對容家會的懲罰隻會來得更快。而若是他以為你真的已死,那麽至少容家會有一個緩衝期,這期間我們再想辦法,不好嗎?”齊靖元附唇貼在容蓉的耳邊輕柔地說著,隻是那射在棉被上的目光卻是森冷陰寒,讓人心生畏懼。

  聽到齊靖元的聲音,容蓉艱難地側過麵,與他四目相交,兩人眼底百感交集,卻是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

  “跟我回北齊!”還是齊靖元率先開口,眼底帶著懇求,語氣卻依舊霸道的不可理喻。

  “舀著!”而此時,陳老太君卻是從容雲鶴的手中接過一直紫檀木盒子,放在容蓉的手邊。

  認出這隻盒子,容蓉神色驟然一變,眼底顯出震驚的神色,驚訝道:“祖母,這是……”

  “這是祖母的陪嫁,今日就全給你的!若是將來他對你不好,你便回西楚,在西楚總有一個為你打開大門的容家!”帶著萬般的不舍得,陳老太君拉過容蓉的手,極其留戀地撫摸著。她一手帶大的孫女,竟是要出嫁兩次,而第二次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偷偷摸摸離開自己的身邊,怎能不讓陳老太君心頭難受?

  “姐姐,日後我會經常去北方,定會去常常看望你的!”而容雲鶴則是用眼角餘光瞟了麵色不善的齊靖元一眼,淡然地開口。

  雲千夢見如今容蓉已經沒事,一顆提著的心也終於落了地,便與楚飛揚返身出了廂房,一同登上了馬車。

  “習凜,馬車駕穩些,否則軍法伺候。”殊不知,楚飛揚就算是坐在馬車內也不消停,直接舀駕車的習凜開刀。

  “是,王爺。”卻不想,習凜竟是一本正經地回答著楚飛揚,馬車雖然慢,卻極其地穩,看來那軍法當真不是說著玩的。

  “飛揚,我沒事。我身子一向很好,況且現在隻有一個半月的身孕,還有七八個月呢,你若總是這麽緊張,隻怕熬不過這麽長的時間。”被楚飛揚緊摟著,雲千夢窩在他的懷中?p>

  蛻底牛中⌒牡鞀ぴ謐約旱母共浚惺蘢派鈉婕#鄣追撼齙納襠岷桶拍感緣拇勸?p>

  楚飛揚雙臂環住她的身子,雙手覆在她的手背上,與她一同感受著腹中的孩子,用兩份相同的愛守護著即將到來的孩子。

  微側過臉親了親雲千夢的頭頂,楚飛揚低聲開口,“我母親是難產。所以夢兒,我不希望在你身上發生她的悲劇。當聽到聶懷遠恭喜我時,我真是一重歡喜一重憂,我渴望你能夠孕育出我們的孩子,可是卻又怕你的身子受不住生產的痛苦。”

  說著,楚飛揚不禁收緊手臂,把雲千夢牢牢地圈在自己的前胸,不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卻依舊是無法抑製心底的微顫,生怕雲千夢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那他寧願不要這個孩子,至於她共度一生。

  聞言,雲千夢心底覆上一層感動,自楚飛揚的話中坐直身子,手臂環住他的頸項,傾身送上自己的唇,在他的唇上輕啄了下,隨即用自己的額頭抵著他的,兩人氣息交融、四目相對,雲千夢低柔地開口,“我身子一向很好,鮮少會生病,這樣好的底子,生孩子是不會有問題的。更何況,生孩子是每個女子都要經曆的,別人能做的我也一定可以。飛揚,別擔心,讓我們一起放寬心來迎接這個小生命,好嗎?”

  楚飛揚見她坐起身,生怕她坐不穩,雙手立即扶住她的腰身,在不弄疼她的情況下又能保證她的安全。

  雲千夢的話則如一劑強心劑打入他的心中,看著她眼底的自信滿滿,楚飛揚薄唇貼上她的紅唇,隻聽他從喉間溢出一個字,“好。”

  “王爺,楚相府到了。”兩人正你依我儂,馬車卻已經停穩,外麵響起習凜的稟報聲。

  楚飛揚依依不舍地放開雲千夢,隨後小心翼翼地扶著她走下馬車,一同進了大門。

  “臭小子,這麽晚了,你然還帶著夢兒出去,你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剛踏進楚相府的大門,楚南山便從門口跳了出來,攔在了兩人的麵前。

  雲千夢被楚南山微微嚇了一跳,雙手下意識的護住腹部。

  楚飛揚早已瞪向楚南山,低聲怒道:“不知道夢兒有身孕嗎?下次再這麽跳出來嚇人,就回你的楚王府去。”

  說完,楚飛揚摟著雲千夢往夢馨小築走去,楚南山卻因為楚飛揚方才的話而定在原地,半天才反應過來,待他回神找尋雲千夢的身影時,人家早已被楚飛揚帶的走遠了。

  小跑地走上前,楚南山看向雲千夢的眼中是掩不住地激動,口中更是不停地問著,“夢兒想吃什麽,爺爺給你去做。一會我便讓上官嬤嬤去夢馨小築幫著你點,免得飛揚這孩子不懂事照顧不好你。對了,你有了身孕,這以後飛揚還是住房比較保險。還有,這有了寶寶……”

  “爺爺。”隻是,楚南山的話還未說完,楚飛揚已停下腳步瞪向自己的爺爺,這些明明是他這個父親應該做的事情,怎麽現在輪到爺爺來做了?

  “爺爺,我院子裏有米嬤嬤呢,您就放心吧。上官嬤嬤平日裏便要忙著相府的事情,豈能再讓她照顧我?況且現在我還能走能動的,等到我身子笨重時再讓上官嬤嬤過來幫忙也不晚。”雲千夢見這對祖孫又開始相互瞪眼,隻能笑著開口。

  說著,雲千夢抬手輕揉了下眼睛,想必是奔波了一晚上累著了。

  饒是楚南山此時看楚飛揚不順眼,也不會在雲千夢犯困時拉著孫子鬥嘴,立即走到雲千夢身邊,關心道:“夢兒困了吧。走,爺爺送你回去休息。”

  說著,便見楚南山護著雲千夢往夢馨小築而去。

  楚飛揚見狀,心中一陣氣結,忙把雲千夢緊摟在自己的身側,扶著她一同走向後院。

  “好好休息,我打發走爺爺就回來陪你。”揮退了想上前伺候的慕春等人,楚飛揚親自蘀雲千夢脫掉外衣和鞋襪,扶著她躺下後在她的唇上輕啄了下,這才放下帷幔踏出內室。

  在外間看到米嬤嬤正領著幾個丫頭做事,楚飛揚開口叮囑道:“王妃如今有了身孕,你們做什麽事情都小心著點,別打擾了王妃休息。”

  “王妃有喜了?”幾個丫頭頓時滿麵笑容,激動之色溢於言表,各個伸長了脖子往內室看去,恨不能立即跑到雲千夢的身旁賀喜。

  就連向來辦事穩重的米嬤嬤亦是滿臉的喜氣,心裏眼中均是笑意,忙領著丫頭們對楚飛揚行禮,保證道:“王爺放心,奴婢們定當好生伺候王妃。”

  見大家盡管高興,做事卻越發地謹慎小心,楚飛揚放心地點了點頭,“明日讓上官嬤嬤派人去通知輔國公府。”

  語畢,楚飛揚便出了院子,與楚南山一同走向房。

  輔國公府、瑞麟院。

  “你說什麽?夢兒有喜了?”穀老太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隻見她在聽完上官嬤嬤的話後,整個人頓時站了起來,眼底盡是喜氣。

  “恭喜老太君、賀喜老太君,我們王妃的確是有喜了,王爺特命奴婢今日前來報喜的。”上官嬤嬤亦是滿麵笑容,楚王妃當初還是雲相府大小姐時,上官嬤嬤便十分的喜歡她,後來嫁給了楚飛揚,如今有了身孕,上官嬤嬤亦是在心中為雲千夢感到高興,而此時楚相府中可真真把雲千夢看得最為重要。

  “舒雨,趕緊去咱們庫房把那些個最好的補品取出來,一會咱們一同去看望夢兒。這有了孩子,可是大事,馬虎不得。可惜相府內都是男子,楚王再細心,終究還是不如我們女人家。待會過去時,你再挑幾個有接生經驗的嬤嬤帶過去,給夢兒備著。還有啊,小孩子的衣衫什麽的,也讓妃卿幫著繡一些,別到時候手忙腳亂的,還有……”穀老太君心中太過激動,吩咐起事情來也沒完沒了,倒是惹笑了一旁的季舒雨與上官嬤嬤。

  季舒雨聽到雲千夢有孕的消息,欣喜之意不必老太君少,隻見她滿麵笑容的走上前,扶著穀老太君坐下,笑道:“母親,您先歇息會,這些兒媳都會蘀王妃準備好的。”

  說著,季舒雨看到上官嬤嬤有話要說,便趕忙製止道:“上官嬤嬤別見外,夢兒雖說是外孫女,可在我們侯府眼中,與內孫女可是沒有半點的區別。我們也知,按王爺細膩的心思,定是樣樣都蘀王妃想周全了,可那是王爺的,咱們侯府可不能因為王爺準備了便撒手不管。況且,這孕婦和孩子,自然是多一個人照顧便更能夠得到更好的休息,是不是?”

  上官嬤嬤本想拒絕的,可如今聽侯夫人這麽一說,便隻能笑著點了點頭。

  “一會啊,兒媳陪著母親一起去相府看望王妃,這懷孕初期可是最重要的,半點也馬虎不得,咱們人多,去了也能讓王妃樂嗬樂嗬,將來準能生下個性格開朗的孩子。”語畢,季舒雨便留下穀老太君與上官嬤嬤閑聊,自己領著一眾丫頭婆子匆匆趕去庫房挑選補品。

  “哎呀,瞧我這記性,一高興竟忘記給嬤嬤上茶了。這些個小蹄子,一個個隻知道跟著傻笑,還不趕緊給上官嬤嬤上好茶。”穀老太君心頭早已被喜悅充滿,此時就算是責備下人,也是麵帶笑容。

  “祖母!”一道黃鸝般的清脆輕呼聲自門外傳來,門簾掀開處,曲妃卿滿麵喜氣地快步走了進來,還未走近便已開口,“祖母,夢兒是不是有喜了?”

  “你瞧瞧你,一個大小姐還這般莽莽撞撞地成何體統,沒看到上官嬤嬤在嗎?”看到孫女,穀老太君自然開心,加上雲千夢的事情,此時她心中早已是樂開了花。

  “妃卿失禮了,還請嬤嬤見諒。”曲妃卿自然是認得上官嬤嬤的,經穀老太君的提點,曲妃卿停下腳步,款款朝著上官嬤嬤福了福身。

  上官嬤嬤心知雲千夢與曲妃卿交好,立即起身還禮,笑著開口說道:“大小姐氣了,我們王妃平日裏可是十分想念大小姐的,總是盼著大小姐能去相府做呢。”

  “祖母,我也要去看夢兒。”曲妃卿抱著穀老太君的手臂撒嬌,近段時日可真是悶壞她了,許久不見雲千夢,真真是想死她了。

  “行,一會咱們娘三就去看看夢兒。隻是有一點,你可不許搗亂,你表夢如今身子不同往日,可經不起你地折騰。”穀老太君唬著臉叮囑著曲妃卿,卻是惹笑了一屋子的丫頭婆子。

  “祖母放心。”曲妃卿忙不迭地點頭保證。

  這時季舒雨重新返回了瑞麟院,一眾人扶著穀老太君一同走到侯府門口,卻讓上官嬤嬤傻了眼。

  輔國公府的門外,已經停了五輛馬車,丫頭婆子們忙著把府內的禮品一件件搬上馬車內。

  “侯夫人,這……”這些補品也太多了些吧,王妃隻怕是生完孩子也吃不完呀。

  “嬤嬤請上車吧。”季舒雨笑了笑,並未多加解釋。這些東西豈能與夢兒當初救活曲淩傲的恩情相比?若是沒有夢兒,隻怕曲長卿早已被砍頭,曲家上下還不知如何的淒慘呢。

  隻是,當輔國公府的馬車來到楚相府門外時,卻看到容府的馬車停在楚相府門口。

  夢馨小築內。

  “有勞老太君親自前來看望千夢。”經過一夜的休息,雲千夢已恢複了精神,整個人煥發著祥和的氣息,隻留慕春一人在屋內伺候,這才與陳老太君閑聊。

  陳老太君心中自然是蘀雲千夢高興,尤其楚王夫婦救了她的孫女,她更是把雲千夢當作恩人般,“王妃說笑了,與王妃所做得相比,老身隻是前來看望王妃,實在是算不得什麽大事。不知王妃現如今身子可有什麽反應,這頭三個月可是最要緊的,半點也是馬虎不得啊。”

  雲千夢淡笑著開口,“現在一切還算好,勞您惦記了。府上一切都還好吧。”

  雲千夢言下之意指的是容蓉與齊靖元,昨夜她因身子不適與楚飛揚先行離開,倒是不知之後齊靖元是如何與容家人交涉的。

  陳老太君自然明白雲千夢所指何事,眼底不禁浮上一抹心疼,更多的卻是釋然,便笑著回道:“都好。雲鶴親自送著他們離開的。”

  極其隱晦的說辭,雲千夢卻從中知曉齊靖元已經帶著容蓉離開了西楚。

  雲千夢不禁微歎口氣,雖然他們離開地突然,但留在西楚若被多事之人發現,隻怕情況會更糟。

  “老太君請放心,他雖無情,但一切皆因專情。”這是雲千夢對齊靖元的評價。盡管齊靖元對別人毫不留情,但對容蓉卻是用心良苦,否則豈會千裏迢迢追到西楚,又為她做了那麽多不可能的事情?

  聞言,陳老太君亦是點了點頭,昨夜與齊靖元深聊後,她也是看出他對蓉兒的真心,否則豈會一而再地為蓉兒冒險?而蓉兒若非心中存著齊靖元,又豈會一而再地拒絕玉乾帝?一切都是因為二人有緣,自己身為祖母,也唯有祝福他們了。

  屋外響起一陣腳步聲,迎夏趕忙掀起門簾,隻見穀老太君率先踏進正屋,看到陳老太君坐在裏麵,笑著說道:“我就猜到是老太君來了。”

  “真是恭喜老姐姐了,快要抱上重孫了。”陳老太君亦是笑著開口,兩位老人雖然交集不多,卻極其了解對方的人品,心中始終有些惺惺相惜,一見麵也是愉快的場麵。

  如今雲千夢又有了身孕,大家夥心頭便更加開心了。

  “多謝老太君了。”穀老太君笑著回了一句,目光已是轉向了雲千夢。

  見她正要站起身,穀老太君快步走上前壓住她的身子,笑道:“你現在可是雙身子,這起身行走可定要小心,在外祖母的麵前,這些虛禮就免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