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52節

  “祖母!”聽到陳老太君的話,容雲鶴驚呼出聲,全然不相信自己的祖母竟舍得讓姐姐離開。姐姐在西楚皇宮已經受盡折磨,難道還要讓她踏入北齊的皇宮?

  去了北齊,那可真是隔著千山萬水,容家即便家大業大,也不可能將觸角伸入北齊皇宮中,萬一……

  “容雲鶴,你少瞧不起人。本宮對容蓉的維護比起你來隻多不少,少把人看扁了。”聽出容雲鶴那一聲‘祖母’中所帶有的震驚與抗拒,齊靖元心頭大怒,出聲反駁著容雲鶴的不屑。

  “太子,你將來可是北齊的皇帝,哪個皇帝不是三宮六院?哪個皇帝不是後宮佳麗三千?姐姐好不容易脫離了皇宮,難道你想讓她再進入你的後宮,成為那三千人中的一個?別忘了,你的太子府中,如今已有了以為太子妃。你不會是想讓姐姐成為你的側妃或者寵妾吧?亦或者,你想金窩藏嬌,讓她沒有身份地位、不明不白地跟你一輩子?齊靖元,你若是這樣打算的,那就太自私了,我就算傾盡容家所有的錢財,也不會把姐姐交給你這樣的人!”容雲鶴絲毫不畏懼齊靖元,抬頭迎上齊靖元冷寒的表情,心底卻為自己的姐姐打算著。

  聽到容雲鶴對齊靖元的反駁,陳老太君抬起頭看了孫子一眼,心中頓時明白雲鶴為何故意挑起齊靖元的怒火,因此她才沒有多加幹涉。雲鶴擔心的,也是她擔心的,她豈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孫女再次踏入虎狼之地?若真如雲鶴所言,那麽蓉兒這一次可就真的沒有活路了。

  “我看此事怕是極難的,哪有皇帝隻娶一人的?更何況,如今這世上已沒有容蓉,北齊的大臣豈會讓當朝太子娶一個來曆不明的女子?依本王看,太子還是回去與和順公主過日子吧,莫要插足西楚的事情了。容小姐怎麽也是容家的大小姐,即便是不能見天日的活著,相信老太君和容公子也不會讓她受到任何的委屈。待過個幾年,這件事情的風波過去了,尋一個普通的人家把容小姐嫁過去,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楚飛揚卻在此時火上澆油,看向齊靖元的眼中滿是幸災樂禍。

  隻是,說完這句話,楚飛揚卻再無心思管齊靖元。

  隻因雲千夢似乎十分不舒服,但見她靠坐在車內,並未發表言論。

  “楚飛揚,你少在這幸災樂禍,今日若不是因為蓉兒身受重傷,你以為我會放過玉乾帝?別以為我此時沒有行動,蓉兒這件事情就會就此罷休,待我再次踏上西楚的土地時,我定要讓玉乾帝血債血償!”齊靖元瞪向楚飛揚,滿腔的怒意卻因為容蓉滿身的傷痕而強製地壓抑著。看著楚飛揚符合著容雲鶴,極力地抹黑自己,卻隻能強忍下這口氣。隻因他明白,陳老太君雖同意他帶走容蓉,可心底卻始終是不放心的,生怕容蓉重蹈覆轍。

  楚飛揚卻沒有與齊靖元爭長論短,隻見他長臂一伸,把她攬進自己的懷中,小心地摟著她,卻有些焦急地出聲問著駕車的習凜,“還有多久到榮善堂?”

  “主子,馬上就到了。”習凜在車外回答著,隻聽見外麵立即響起一陣馬鞭聲,車輪比之方才滾動地更快了。

  “楚飛揚,你此生隻有一位王妃,本宮亦是隻要容蓉一人。”看著麵前二人的情深意重,齊靖元冷聲開口,語氣中卻帶著一抹慎重與對容家人的承諾。

  “你說是便是嗎?北齊的大臣豈會允許皇帝的後宮隻有一人?更何況,若是有人認出了容小姐,你該如何解決?”見雲千夢似是想要嘔吐,楚飛揚立即輕拍著她的後背,同時譏笑出聲,絲毫不為齊靖元的保證而有所鬆動。

  楚飛揚的話亦是陳老太君與容雲鶴想說的,世事無常,他們豈能因為齊靖元此時的一句保證而放心?容蓉吃了這麽多的苦,他們豈能忍心再把她推入火坑?若將來會重蹈覆轍,他們寧願容蓉一輩子呆在容府,也不願意看到她再為情所傷。

  “這些就不勞楚王操心了。出了西楚的宮門,容蓉此生便是我的人。”霸道的宣言,讓陳老太君與容雲鶴同時皺起了眉頭,可兩人心中卻也清楚齊靖元有帶走容蓉的能力。

  “主子,榮善堂到了。”馬車在此時漸漸停穩,習凜跳下馬車前去敲門。

  不一會便聽到開門聲,楚飛揚單手挑起車簾看了看外麵的情況,見聶懷遠親自開門,這才扶著雲千夢走下馬車。

  隻見聶懷遠披著衣衫踏出榮善堂,在看到為首的楚飛揚與雲千夢後,腳下的步子越發快了些,“王爺、王妃。”

  而看到緊跟在楚飛揚二人之後下車的人,聶懷遠眼底泛起疑惑,卻沒有當場問出聲,謹慎地領著眾人穿過榮善堂的大堂,來到後院的客房內。

  齊靖元懷抱著容蓉,環視客房一周,隨即走進內室,把容蓉小心地放在床上,輕柔地拿下蓋住她全身的披風,雙目卻是陰冷地轉向聶懷遠,命令道:“還不快過來替蓉兒看一看?為何過了這麽久,她還不醒?”

  同時進入客房的雲千夢已是擰幹了帕子交給齊靖元,讓他為容蓉擦拭臉上的汙跡。

  雖然楚飛揚之前已命人告知聶懷遠有關容貴妃賜死的事情,可當聶懷遠看到滿麵創傷的容蓉,依舊是嚇了一跳,心中隻覺宮中的黑暗。卻不禁慶幸當初自己的決定,否則一旦卷入後宮妃嬪的宮鬥中,隻怕自己的下場會比容貴妃更加淒慘。

  從衣袖中掏出銀針包,聶懷遠走到床邊坐下,輕輕地執起容蓉的手腕替她把脈。

  細弱到幾乎感覺不到的脈息,讓聶懷遠原本平展的眉頭漸漸地皺了起來,那按在容蓉手腕處的兩指更是加大了力道,直到確定能夠感受到她挑動的脈搏後,聶懷遠這才靜心聽脈。

  在確定了容蓉此時的症狀後,聶懷遠再次撐開她的眼皮觀察著瞳孔的顏色,這才從針包中抽出銀針紮在容蓉的頭上、臉上、手上。

  眨眼間,容蓉露在外麵的肌膚上已是被紮滿了銀針,聶懷遠則是站起身走到藥箱旁,從裏麵拿出一隻瓷瓶重回床邊,耐心地等著。

  即使心急如焚,但在聶懷遠為容蓉治療時,齊靖元卻始終保持著安靜。

  此時見聶懷遠結束了診斷,隻是靜坐在床邊,齊靖元心頭焦躁不安,壓抑不住的擔心讓他立即出聲問著,眼底燃燒著熊熊的怒火,“你們到底給她喝了什麽毒藥?”

  語畢,齊靖元的視線轉向楚飛揚,眼底的怒意足以燃燒楚飛揚。

  “想要騙過皇後,給容小姐喝下去的自然是毒藥,雖不致命,但所呈現的症狀卻與宮中的秘藥相似。容小姐方才已經吃了解藥,此時聶大夫正為她把心口的那抹毒血逼出來。”楚飛揚緩緩開口,向客房內的所有人解釋著救容蓉的經過。

  “你居然沒有告知我!”聽完楚飛揚的話,齊靖元怒了,瞬間自床邊站起身,朝著楚飛揚攻了過來。

  “告訴你?你隻會壞事。況且,此事知道的人越少,對容小姐越有利。如今宮中盡是眼線,你難道希望別人調換了本王好不容易調換的毒藥?齊靖元,你別再天真了,宮中想要容蓉性命的,可不止皇後一人!而能夠輕易調換秘藥的人,相信你心中也是有數的!”楚飛揚一手擋開齊靖元的攻勢,眼底浮現冰冷之色,卻是說出了實情。

  “老身謝王爺王妃的救命之恩。”陳老太君卻在聽完楚飛揚的話後,誠心向楚飛揚道謝。

  雖然容蓉吃了苦頭,可這的確是一勞永逸的法子。況且,若非是因為楚王妃與容家交好,隻怕楚王還不會管這樣的事情。

  麵對陳老太君,雲千夢對她如對自己外祖母般尊敬,自然不會在這位老人家的麵前稱大。

  雲千夢走上前扶起陳老太君半彎的腰身,輕聲說道:“老太君客氣了。容小姐昔日也幫助過夢兒的家人,夢兒也不過是還人情。”

  “王妃,多謝了。”容雲鶴也跟著自己的祖母對雲千夢表達謝意。

  雲千夢含著淺笑的眸子轉向容雲鶴,笑道:“怎麽連你也客氣了起來?大家都是朋友,朋友有難,我們自然會出手相助,不必放在心上。”

  雖是幾句簡單的話,但陳老太君與容雲鶴心中明白,從宮中偷換秘藥,又把人從宮中帶出來,這其中所要承擔的風險是何其的大,隻要其中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連楚家也要跟著遭殃。因此兩人心中對楚飛揚與雲千夢便更加感激了。

  聶懷遠見時辰差不多了,小心地拔掉容蓉身上的銀針,對房內的人開口問道:“過來一人,替我把容小姐扶起來。”

  一道藍色的身影立即衝到床邊,坐落在床頭的位置,隨後小心地托起容蓉的上半身,讓她靠在自己懷中,齊靖元雙臂環住容蓉的身子,防止她身子往下滑。同時雙目緊張地盯著聶懷遠,生怕他接下來的動作會讓容蓉難受,帶著一絲擔憂地問道:“還需要我做什麽?”

  聶懷遠淡然地對齊靖元搖了搖頭,“太子隻需抱緊容小姐,莫要讓她躺下,免得一會吐出汙血時吸進肺部,到時候就算是大羅神仙,也是救不了她了。”

  聽聶懷遠如此說道,齊靖元臉上的神色越發的謹慎肅穆,環著容蓉身子的雙臂不禁再次收緊,牢牢地把她固定在自己胸前。

  此時聶懷遠再次為容蓉把了脈,感覺到她脈息中兩股相衝突的氣息正在急速竄動,立即拔開瓷瓶的塞子,把瓶口對準容蓉的鼻下讓她嗅著裏麵的氣味……

  ‘噗哧’,容蓉還未睜開雙眼,一口黑血突然從她口中噴出了出來,身上蓋著的薄被瞬間染上黑色,就連齊靖元的衣袖也盡數被染黑。即便這樣,齊靖元卻也是不嫌髒地緊抱著容蓉,絲毫不敢鬆手。

  一股惡臭頓時在客房內彌漫開……

  “嘔……”聞到這股氣味,雲千夢心頭湧上惡心,眉頭立即皺起,捂著自己的唇便幹嘔了起來。

  “夢兒。”發覺雲千夢的異常,楚飛揚頓時緊張了起來,緊跟在雲千夢的身後,一手輕拍著她的後背,輕柔地為她順著氣。

  雲千夢輕輕推開楚飛揚的手,對他搖了搖頭,隨即快步出了屋子,站在花園中透氣,而楚飛揚則是緊張得立即跟了出去。

  陳老太君看到雲千夢的狀況,眼底閃過一絲喜色,不由得點了點頭,隨即才走到床邊問著容蓉的情況,“聶大夫,我孫女如何?”

  “老太君放心,毒血吐了出來就沒事了。隻要好好休養,容小姐很快便能恢複健康。”此時聶懷遠正為容蓉把脈,見她體內毒血盡數清除出了體內,這才放心地告知陳老太君。

  “好好好,多謝聶大夫了。”陳老太君露出近段日子以來第一個笑容,眼底有著放心和放鬆,挨著床沿坐了下來,拿出帕子替容蓉擦拭著臉上的血跡,心情與來之前已是發生了天翻地覆地轉變。

  “哦,對了,聶大夫,你且去看一看楚王妃吧。老身見她身子似乎也有些不適。”忙完容蓉,陳老太君想起剛才發現的那一幕,對聶懷遠說著。

  聞言,聶懷遠點了點頭,把一顆藥丸交給齊靖元,囑咐他過一盞茶的時間再給容蓉吃下去,這才轉身出了客房,在花園中看到楚飛揚與雲千夢的身影。

  隻是,聶懷遠還未出聲,楚飛揚已轉過身,忙不迭地對聶懷遠開口,“快給夢兒看看。”

  聶懷遠趁著月色看過去,發現楚飛揚往日淡笑從容的眼底已是染上了焦色,心中不禁有些好笑,想不到楚王也有亂了心神的時候。隻不過,這世上也唯有楚王妃一人能夠讓他焦急至此吧。

  三步並作兩步地走上前,見雲千夢坐在廊簷下,聶懷遠朝她行了一禮,然後伸手搭上雲千夢的手腕,小心地為雲千夢診脈。

  ☆、第二百七十五章王妃有喜萬更

  不到半盞茶的時間,聶懷遠便收回了手,看眼緊張的楚飛揚,這才拱手對二人開口,“恭喜王爺,王妃已經有了一個半月的身孕了。”

  楚飛揚聽到這個消息,竟是麵無表情地立於原地,半天沒有任何的反應。

  倒是雲千夢率先反應過來,雙手不禁護住自己的腹部,眼底劃過一絲不可思議的神色,臉上卻浮現一抹慈愛的笑容,原以為是近日沒有休息好,沒想到竟是有了寶寶。

  隻是,待雲千夢感歎完,楚飛揚依舊杵在原地沒有回神,一旁的聶懷遠則早已退回了房內,把這小空間留給楚王夫婦。

  “飛揚。”雲千夢站起身走到楚飛揚的身邊,柔嫩的小手輕輕拍了拍楚飛揚發愣的臉,試著把他喚回現實中。

  楚飛揚機械地轉過臉來,認真地打量著麵前的雲千夢,看向雲千夢的眼神中甚至是帶著虔誠的神色,伸手扶著雲千夢,讓她重新坐在廊下,有些語無倫次地問著,“夢兒,累不累,再坐會,別累著了。”

  小心翼翼地扶著雲千夢重新坐下,當雲千夢以為他向對自己甜言蜜語時,楚飛揚竟是轉身快步走進房,追著聶懷遠詢問著她的身體狀況,問著一係列需要注意的事情,細心緊張的樣子讓雲千夢心頭一暖,不由得淺笑了出來。

  “恭喜你。”容雲鶴已從聶懷遠處得到了消息,趁著楚飛揚分神之時走了出來,見雲千夢笑得舒心,他也跟著笑了起來,出口的話帶著深深地祝福。

  “謝謝。”看著麵前的容雲鶴,隻覺經過今夜的事情之後,容雲鶴的氣勢已發生了轉變,以往淡泊的氣息漸漸有了強勢之感,定是容蓉的事情激怒了容雲鶴。玉乾帝今夜的確是舀容蓉出了氣,隻是日後的道路,隻怕走得不會太順暢了。

  “容小姐的事情,遲早會傳出宮,屆時容家隻怕是要遭受流言蜚語了。”容家是商賈之家,信譽極其重要。盡管容蓉是被人陷害,但外人卻不知情,隻怕會有人趁機搶奪容家的生意。而玉乾帝會不會趁此機會打擊容家,這亦是一個未知數。一則,容家的龐大財富的確讓人垂涎;二則,玉乾帝若是逼得太緊,隻怕也會擔心容家會聯手其他世家,亦或者從此站到其他人的陣營中,屆時就得不償失了。

  聽出雲千夢話中的關心,容雲鶴略微彎了彎唇角,現出一抹清冷絕美的笑容,緩緩開口,“無妨,容家還不稀罕這皇商的頭銜呢。”

  頓了片刻,容雲鶴再次開口,“如今聖旨一下,即便是沒有的事情,隻怕也被眾人認為是真實的,姐姐被人陷害到這步田地,名聲盡毀,容家又豈會坐視不管。”

  聞言,雲千夢心頭一緊,心中明白,若非對自己放心,以容雲鶴的謹慎冷靜,是絕對不會在外人的麵前說出這番話來。

  隻是,他到底想如何做?難道與玉乾帝硬碰硬?這是絕對不行的,容家世代從商,更是在皇族朝廷嚴密的監視之下進行一切交易,若是想要推翻玉乾帝,隻怕是極其困難的事情。

  雙目不禁轉向容雲鶴,雲千夢的眼中含著淡淡地擔憂。

  容雲鶴同時看向雲千夢,既然在她的麵前表明了決心,他自然是全然相信雲千夢的,對她淡雅一笑,緩緩開口,“聽聞王妃命人製造了一把名為‘火槍’的兵器。”

  聽之,雲千夢眼中神色一凜,隨即卻泛起了一抹笑容。

  早知容雲鶴的不簡單,卻不想他竟這般厲害,然打聽到這麽隱秘的事情。

  雲千夢沒有任何的隱瞞,對容雲鶴點了點頭,認真道:“的確有此事。火槍若是大範圍的使用,威力不可小覷。隻可惜,取材以及製造均是極其不易。這其中,還要躲過所有人的視線。”

  該說的,不該說的,雲千夢都對容雲鶴交了底,相信以他的聰明,定能明白她的意思。

  隻見容雲鶴聽完雲千夢的話後,沉靜了許久,清冷的目光緊盯著頭頂的圓月,似是在思考雲千夢的話,又或者是在計算此件事情執行的難度。

  “如果,我說可以提供材料與場地,王妃可否與我合作?”半晌,容雲鶴緩緩開口,說出這個讓人意料之內卻又意想之外的問話。

  雲千夢目光轉向容雲鶴,麵色冷肅地盯著他看了半晌,這才慎重地開口,“你我本就是朋友,一般的事情,不用你說,我自會找上你。可是,此事非同小可,我與王爺做此事,也是為了將來以防萬一所用,因此才隱秘的進行。此時尚且不會派上用場,你可要想清楚,其中所要擔負的風險,容家一族所要擔負的風險,莫要因為一時的惱怒,而做下另自己後悔的事情。”

  雲千夢的言下之意,還是希望容雲鶴能夠好好地再考慮一下。畢竟,私造兵器可是大罪,即便容家功在社稷,但在出了容蓉的事情後,隻怕玉乾帝正等著揪容家的小辮子。若此事被發現,隻怕容家滿門都要遭殃。

  容雲鶴卻是無奈地一笑,帶著一絲歎息地開口,“容家從來都是活在刀口浪尖上,皇上從未放棄過把容家占為己有的想法。與其如此,倒不如放手一搏,免得到時候成為別人砧板上的魚肉。”

  聽容雲鶴這番話,雲千夢則是點了點頭。容雲鶴所言不假,對於沒有兵權、沒有權勢在手的容家,實在是太好舀捏了。一如今日的事情,玉乾帝全然是因為一時的動怒而沒有徹查容蓉的事情便直接下旨賜死,這全然是沒有顧及容家的勢力與財力,這也變相地告訴眾人,玉乾帝根本就沒有把容家放在眼中。

  如今出了容蓉的事情,玉乾帝對容家隻會越發的不耐,遲早會尋著機會整治容家,屆時容家若還如今日這般沒有半點力量,隻怕真是要仍任魚肉了。

  看著容雲鶴認真嚴肅的表情,雲千夢慎重地點了點頭,沉聲道:“此事我可以先答應你,隻是具體的事情,還是需要你與王爺相商。”

  “這是自然!”見雲千夢點頭,容雲鶴揚起一抹清雅的笑容,眼底是對雲千夢的感激。

  “本王知道,容家在北方有幾座鐵需煤需,隻是因為常年經商,這些鐵需煤需便閑置著沒有開采。”此時,兩人身後傳來楚飛揚的聲音。

  兩人聽到聲音,同時轉過頭,隻見楚飛揚大步流星地朝著雲千夢走了過來,隻是他的手中還楚飛揚手中握著一疊方子與寫好的注意事項。

  聽到楚飛揚揭了容家的老底,容雲鶴卻是坦然一笑,含笑的眼眸中盡是一片坦誠,“王爺真是厲害,然連這麽隱秘的事情也能夠查到。那些都是容家的祖產,隻是因為容家的先人們更喜歡經商,便移京城做起了買賣,那幾座鐵需煤需也隻是用來將來迫不得已時的應急用,卻從未被開采過,沒想到王爺竟會這麽清楚!”

  容雲鶴詳盡地解釋著,亦是對楚飛揚雲千夢交了底。

  楚飛揚雙目冷靜地迎向容雲鶴,眼底神色平淡的如天上的瑩白月光,“本王曾在北方帶兵幾年,自然要對那邊的事情了如指掌。”

  簡短的一句話,便向容雲鶴講明他消息的來源。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