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51節

  “王妃可去容府的馬車內。”容雲鶴開口,卻很快解釋道:“祖母也來了。”

  雲千夢知道事不宜遲,當機立斷道:“我去陪著陳老太君,你自己小心。”

  說著,雲千夢深深地凝望了楚飛揚一眼,自己率先走向容府的馬車。

  “一切交給你了。”楚飛揚看眼容雲鶴,心中明白,即便是容雲鶴自己受傷,他也不會讓夢兒受到傷害。

  “放心。”慎重地點了點頭,容雲鶴牽過兩匹馬交給楚飛揚與齊靖元,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暗夜中。

  “老太君,身子可好些了?”坐進馬車內,便見陳老太君閉目坐在裏麵,隻是從那緊皺的眉頭便知,她的心中定是擔憂著容蓉。

  “勞王妃惦記,老身身子還算硬朗。”話雖如此,可陳老太君的臉色卻微微發白,愁眉緊蹙的模樣更讓此刻的她看起來十分疲倦。

  “容小姐定不會有事的,老太君應當要相信齊太子。”陳老太君的為人,雲千夢是知曉的,便也不轉彎抹角,直接提到齊靖元,相信陳老太君定會明白。

  聽出雲千夢話中的安慰,陳老太君淡淡一笑,眼底卻是掩不住的疲憊,重重歎出一口氣,心頭微微發疼,卻沒有隱瞞心中的感受,慢慢與雲千夢交心,“是我害了蓉兒。當初就不該為了一個皇商的名頭,答應讓蓉兒進宮。如今弄得這般境地,苦的還是蓉兒。”

  商場上的悍將,今日也不過是一名為容蓉操心的祖母而已。

  雲千夢心頭亦是不好受,看著齊靖元與容蓉的感情**折折,即便兩人情深似海,可中間卻隔著千山萬水,想要在一起是多麽不容易的事情。更何況,如今玉乾帝聖旨一下,也不知此時宮中情形如何,飛揚與齊靖元可千萬要在事情發生時趕到呀!

  雲千夢握住陳老太君的手,安撫道:“老太君,有句話叫做‘苦盡甘來’,不經曆一番寒徹骨,哪來梅花撲鼻香?或許,容小姐此次是因禍得福呢。”

  聞言,陳老太君看向這位年輕的楚王妃,難怪孫兒當初那般喜愛這楚王妃,她身上的確擁有一股朝氣,那股不服輸的勁頭,放眼整個西楚,再也找不出第二位來。

  想到自己的孫女,陳老太君則是深深地歎息出聲,方才馬車剛使出容府,那北齊的太子便鑽了進來。看到他那滿身殺氣的模樣,陳老太君便明白了一些事情。

  “那就借王妃的吉言了!”陳老太君也知既然事情發生了,自己在此擔心也是徒勞,唯有安心等待。

  雲千夢嘴上寬慰著陳老太君,心口卻是越發的沉重,事出突然,誰也沒有想到玉乾帝會就這麽對容貴妃下手,他以容貴妃婦德有失作為借口下旨賜死,是篤定容家為了家族麵子不會反抗嗎?還是說他為了打破現在的局麵,連自己的麵子都不顧了?

  楚飛揚與齊靖元從皇宮後山進入,雙目如炬地找到暗衛留下的記號,隻見楚飛揚臉色頓時一沉,眼中盡是凝重,雖沒有開口說話,卻帶著滿身殺氣地朝著亂葬崗而去。

  齊靖元亦是在找自己的人留下的線索,可此時看到楚飛揚遠去的背影,一顆心頓時往下一沉。

  “楚飛揚,你……”各國皇宮布局皆是大同小異,齊靖元見楚飛揚帶著他往越發偏僻的地方而去,心頭立即湧上不安,看向楚飛揚的眼中雖滿是疑惑,可眼底卻充滿擔憂與震驚,陰沉的臉上掛滿數不盡的心急。

  聽到齊靖元的聲音,楚飛揚稍稍停步,側身看了齊靖元一眼,從他的眼中看出齊靖元心底的焦急與彷徨。

  楚飛揚心中微歎口氣,知道縱使齊靖元往日聰明冷靜,可麵對容蓉的事情,卻始終無法冷靜對待,但楚飛揚卻沒有明說,隻是催促著他,“快走,時間不等人。”

  說完,楚飛揚的腳步立即加快了速度,以最快的速度朝亂葬崗奔去。

  齊靖元見狀,拋去心頭所有的雜念,絲毫不落後地緊跟在楚飛揚身後,隻是心底的不安卻在不斷擴大。

  一股惡臭頓時撲麵而來,放眼看去,這亂葬崗上屍首遍布,在這寂靜的夜晚顯得更加恐怖。

  ☆、第二百七十三章

  “楚飛揚,你不會告訴我,蓉兒已經……”已是氣紅了眼,齊靖元看著眼前推擠如山的屍體,心頭已是開始滴血,不等楚飛揚開口,便已見他整個人飛了過去,在這些屍體中找尋著容蓉。.

  相較於已經失去理智的齊靖元,楚飛揚卻是借由月光打量著眼前的屍首。

  亂葬崗上盡是屍首,四處散發著腐蝕的酸味和臭味,尤其當下又是夏日,四處竟是蒼蠅鼠疫,當真是讓人聞之反胃、看之惡心。

  楚飛揚雙目如炬地在一具具屍體中找尋著容蓉,終於在不遠處看到一席草席外露出一截柔光似水的黑發,楚飛揚眸色一沉,立即對遠處的齊靖元喊道:“在這裏。”

  語畢,楚飛揚快步走向草席。

  隻是,當他打開草席看到裏麵的人時,楚飛揚眼中神色微微一怔,想不到皇上已經下旨賜死容貴妃,後宮中的嬪妃卻依舊不肯放過她,可見容貴妃在喝下毒藥之前,定被折磨過。

  如此想來,楚飛揚亦是滿麵怒容,後宮爭鬥向來慘烈。這些宮妃的心思可比戰場上的刀劍詭計還要危險,對於被下旨賜死的人,竟也下這樣的狠手。

  楚飛揚蹲下身,握住容蓉的手腕細細聽脈,檢查著她臉部的中毒狀況。

  聽到楚飛揚的聲音,齊靖元轉身便跑過來,可一看眼前的人,齊靖元周身瞬間衝出衝天的怒意,充血的雙眼中蓄滿殺意……

  楚飛揚見他這樣,心知不好,立即開口,“還有救,先帶她回馬車,此地不宜久留。”

  聽到楚飛揚的話,齊靖元死寂的眼中瞬間閃過希望,立即彎身小心地抱起容蓉,跟在楚飛揚的身後出了皇宮。

  容雲鶴始終守在馬車外,目光專注地盯著楚飛揚方才消失的方向,緊張地等著那兩人歸來。

  距離玉乾帝的聖旨下發已經過了許久,隻希望楚王與齊靖元能夠救回姐姐。

  容雲鶴正皺眉思索著所有的事情,便見一道黑色的身影緩緩踏入他的眼中。而那黑影的身後,則見齊靖元緊緊摟著一身宮裝的容蓉奔進他的眼簾,容雲鶴心頭緊繃的弦頓時鬆了下來,正要迎上前,卻發現容蓉坐在馬上的身姿有些不對勁。

  “姐姐。”心底暗藏地不安頓時又湧上心頭,容雲鶴快步走上前,試著輕喚了容蓉一聲,卻沒有得到容蓉地回答。

  容雲鶴頓時皺起眉頭,想要看清容蓉的樣子,但她卻被齊靖元用披風緊緊地包裹住,讓人探視不到半點容顏。

  容雲鶴抬起雙手想要接過馬背上的容蓉,可齊靖元卻是緊摟著身前的人不放手,微低下頭俯視著下麵的容雲鶴,泛紅的眼眸中充滿戾氣與殺氣,即便是容雲鶴亦是因為這樣的眼神心頭一緊。

  難道姐姐已經……

  而同行而回的楚飛揚已是滿麵肅穆,與齊靖元均是閉口不開,兩人同時下了馬背,齊靖元抱著容蓉立即鑽進容家的馬車內。

  “習凜,用最快的速度趕去榮善堂。”不等習凜上前行禮,楚飛揚已出聲命令。

  “這……”看到突然闖進來的齊靖元,雲千夢與陳老太君均被嚇了一跳。

  隻是,看到齊靖元手中抱著的人時,兩人頓時讓開座位,把早已備好的棉被鋪在車內,讓齊靖元把容蓉放在上麵。

  看著齊靖元萬分輕柔地放下容蓉,緩緩地掀開她身上的披風,陳老太君與雲千夢的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這哪裏還看得出容蓉以往的樣子。

  隻見容蓉昔日的傾城容顏早已紅腫一片,七孔中均是流著血水,一頭烏黑的秀發淩亂不堪,更有大把的發絲被人拽落掉在肩頭。身上宮裝的衣襟處被人撕開,胸口、腹部均由明顯的腳印,可見是被人用力踹過。

  “到底是什麽人?居然下這樣的狠手。”怒氣湧上雲千夢的心頭,可剛說完這話,便有一股酸氣湧了上來,讓雲千夢捂著嘴幹嘔了幾聲。

  “蓉兒、蓉兒……”陳老太君豈會料到自己的孫女竟被人害成這般模樣,往日的冷靜早已沒了,心疼地抱著容蓉低低地哭泣著。

  “快讓她吃下解藥。”楚飛揚與容雲鶴緊跟著進了馬車。

  楚飛揚從衣袖中拿出一隻瓷瓶,從裏麵倒出一顆黃褐色的藥丸交給齊靖元。

  容雲鶴快速地拿過馬車內備著的茶水,一手小心地扶著容蓉半坐起身,待齊靖元把手中的藥丸送入容蓉的口中後,這才把碗沿湊近容蓉的唇邊,一點點地喂著自己的姐姐。

  雲千夢與陳老太君亦沒有閑著,翻出馬車內的毯子蓋在容蓉的身上,為她保持著正常的體溫。

  隻是,觸手的均是一片冰涼的肌膚,讓雲千夢的心一沉再沉,卻還是用力地搓著容蓉的雙手,隻希望她能夠支撐道解藥發揮藥效的時候。

  “蓉兒就交給你們了。”卻不想,齊靖元在確定容蓉安全後,竟要抽身離開。

  看著心愛的人如今生死未明,齊靖元心底的怒意早已竄上心頭,滿身殺氣的站起身,轉身便要踏出馬車。

  楚飛揚眼明手快地拽住齊靖元,迫使他重新坐下,麵色冷峻地開口,“你以為西楚的皇宮是任由你隨意出入的嗎?”

  殊不知,此時齊靖元早已因為容蓉的事情失去了理智,若非方才急著救活容蓉,他早已是火燒了西楚的皇宮。

  車內的人均是聽到齊靖元冷笑一聲,狹窄的馬車內響起齊靖元冷寒嗜血的聲音,“楚王這是想阻止本宮?別忘了,連齊靖寒都能潛入你們的皇宮,區區一道宮牆,能奈我何?”

  狂傲的口氣,讓容雲鶴心頭一沉,心中頓時明白,去年火燒上書房的人,竟是齊靖寒。

  隻不過,就算齊靖元本領通天,到頭來姐姐還不是因為他而受到了牽連?就連死前,也受了這麽多的折磨,若說玉乾帝是凶手,那齊靖元也有推卸不掉的責任。

  “你可曾想過,你為容小姐報仇,若是你出了意外,她又如何獨活?她這邊剛被皇上賜死,隨後皇宮中便出了事情,你是想坐實皇上對容小姐的指證,是想讓所有人都相信容小姐婦德有失嗎?你可曾想過,盡管這次容小姐吃盡苦頭,可未必就不是逃出生天?這道聖旨是皇上所下,是皇後執行,如今那皇宮中,已沒有容貴妃,她已在世人眼中香消玉殞。但你卻要節外生枝,若是讓海王抖出你們的事情,你認為玉乾帝不會徹查此事?屆時你們的事情被公諸於世,她該如何麵對世人?容家又將如何麵對世人?齊靖元,你的冷靜都到哪裏去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就這般迫不及待?難道就不怕弄巧成拙?你這樣做,於大局又有何好處?”楚飛揚滿麵嚴肅,條理分明地分析著所有的事情,冷然的目光緊盯著依舊有氣的齊靖元,心知齊靖元定是氣昏了頭腦,否則豈會失了理智?連大局都不顧便想單槍匹馬的前去為容蓉報仇。

  這樣的心情,楚飛揚比齊靖元更加的刻骨銘心。當初自己遠在洛城,辰王卻趁機對夢兒逼婚,若非輔國公府派曲長卿前去洛城報信,若非夢兒機智勇敢,隻怕他們兩人此時的處境比之齊靖元與容蓉還要糟糕。

  可就是因為事情緊急,他們更不能先行亂了自己的陣腳,否則必輸無疑。

  “更何況,你我的人都在宮中,就算我的人沒有出手,那你的人,為何也沒有在關鍵時刻出手?齊靖元,你心裏想的比任何人都清楚,你知道,隻有這樣的法子,才能真正讓容蓉消失在那個皇宮!你如今這般的氣急敗壞,隻是沒有料到皇後竟會這般恨容小姐,你隻是在恨自己為何沒有及早的提防皇後!齊靖元,你恨的,是你自己!”楚飛揚犀利地指出齊靖元的心思,半點退路也不給他。可見,此時的楚飛揚亦是有怒的。

  “我本以為,皇後不會是蓉兒的對手,卻忘記了,皇後即便不是蓉兒的對手,可阮家卻是玉乾帝的根,隻要有玉乾帝為皇後撐腰,蓉兒在宮中就舉步維艱。”滿臉的懊惱和悔恨,齊靖元滿眼傷痛地看著依舊沒有清醒過來的容蓉,心痛的何止是他的心?他已恨不能殺了自己謝罪,可就像楚飛揚所言,他若出了事,蓉兒該怎麽辦?難道真的讓她不能見天日的過一輩子?

  見齊靖元漸漸平複了下來,楚飛揚緩和了下口氣,接著開口,“現在最重要的,是讓容小姐養好傷。但是,西楚卻不是你們的久留之地。”

  “你這是在趕本宮離開西楚?”從容雲鶴的懷中搶過容蓉,齊靖元小心地把她抱在自己懷中,冷笑著看向楚飛揚,眼底燃起怒火,想來楚飛揚若不給他一個說法,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太子,你莫要忘了,蓉兒是被誰所連累,才落得今日這樣的下場?”此時,陳老太君冷然出聲,看向齊靖元的眼中卻滿是不讚同。

  陳老太君的目光,則是讓齊靖元明白,即便自己愛容蓉刻骨,但在這位老人家的眼中,他依舊是不合格的。

  嘴邊溢出一抹苦笑,齊靖元的心頭卻是掠過前所未有的挫敗感,唯有懷中抱著容蓉,才能給他真實感。

  聽到陳老太君對齊靖元對逼問,雲千夢抬眸看了她一眼,卻也明白老太君的苦心,而齊靖元此時的反應,更是很好的說明老太君的苦心沒有白費。

  殊不知,在齊靖元失神的一霎那,陳老太君的眼中卻是閃過任命的神色,即便她再反對,自己的孫女卻是認準了這樣一個人。

  她雖不知蓉兒與齊靖元是如何相視的,但齊靖元為了容蓉發動兩國間的戰爭,隨後又前來西楚娶走了海恬,這次又不顧危險的前來營救,這一切的一切,隻能說明齊靖元的心中是有容蓉的,否則憑他一國太子的身份,要什麽樣的女子沒有?

  算了算了,兒孫自有兒孫福,隻要他們幸福,自己也不想多加幹涉。

  思及此,陳老太君從齊靖元的懷中接過容蓉,如同容蓉小時候一般把她抱在自己懷中,輕柔地替容蓉整理著淩亂的發絲,當看到她被揪下來的一撮撮發絲時,陳老太君心頭又是一陣疼惜。

  齊靖元看著陳老太君疼愛容蓉的樣子,心頭縱使有怒意,也不會對著陳老太君撒野。

  沒有反駁陳老太君的話,齊靖元低下頭,雙目飽含深情地凝視著依舊在沉睡中的容蓉,一手輕輕地撫上她紅腫的臉頰,一時隻覺心如刀割。

  “這一次,是海全逼著你動手了。”見車內的人均已恢複了冷靜,楚飛揚趁此機會開口,趕緊分析著現今的形勢。

  心中卻不得不佩服海全,真是半點機會都不放過。可是這樣草菅人命,海全當真以為他能夠奪得這天下?

  看著容蓉千瘡百孔的容貌,楚飛揚心頭劃過一絲寒意,當初海恬處處針對夢兒,若海全在那個時候動手,隻怕夢兒比之容蓉更要悲慘。

  伸手攬過一旁麵色不好的雲千夢,楚飛揚輕皺了下眉頭,隻是在此時的狀況下,卻沒有開口。

  “是啊,好個海全,竟然算計到了我的頭上。想用容蓉的死來激怒本宮對玉乾帝的怒意,讓本宮真心與他聯手,助他奪下西楚的江山。好一個老奸巨猾的海王,本宮記下了。”輕撫容蓉臉頰的手依舊動作輕柔,可齊靖元出口的話卻帶著狠絕,再觀他低垂的眼眸,隻見眼中射出點點嗜血光芒。

  “太子,你帶著蓉兒離開西楚吧。”此時,陳老太君卻突然開口。

  ☆、第二百七十四章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