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50節

  餘公公被關在殿外,卻也知如今容貴妃已是戴罪之身,且皇上把此事全權交給了皇後,他也不便再多管閑事,踮起腳尖從窗棱中看了眼裏麵的狀況,隨即便轉身離開了宗廟。

  “來人,給本宮把這個賤人潑醒!”坐在宮女們搬來的太師椅上,皇後冷笑地看著狼狽的容蓉,聲音輕柔地開口。

  “是,娘娘!”那宮女半低著頭,從小太監的手中搶過木桶走向容蓉,一桶冰涼刺骨的冷水照著容蓉的臉上便倒了下去。

  即便容蓉睡得再沉,一桶水傾瀉而下,也把她給驚醒了。

  “咳咳咳……”不小心吸進了不少的冷水,容蓉劇烈地咳嗽了起來,一手捂著自己的唇,一手撐著地麵慢慢坐了起來,卻看到大殿內燭火通明,四周站滿了太監宮女,而皇後則是坐在不遠處,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盯著她。

  “容貴妃接旨。”皇後欣賞著容貴妃滿身的狼狽,心情無限的舒暢,卻厲聲開口。

  容蓉被潑得渾身是水,即便此時是夏日,但夜晚山上寒氣重,依舊能見她的身子微微發顫。聽到皇後的聲音,容蓉身子虛軟地站起身,隨即抬起眼眸,已經恢複了理智的眸子帶著驚人的洞察力,讓皇後心頭一顫。

  “容貴妃,見了皇後娘娘為何還不趕緊來見禮?”皇後身旁的宮女見容蓉徑自立於牌位前,立即出聲喝道,言語間沒有半絲的尊重之意。

  容蓉雙目清冷地盯著不遠處的皇後,發現此時宗廟內站著的盡數是皇後的親信,容蓉心中早已明白到底是怎麽回事。

  皇後見容蓉竟直直地盯著自己,那雙帶著冷芒的眸子讓皇後心中一緊,捏著聖旨的雙手不禁微微縮緊,強硬地上前一步,帶著一絲囂張道:“容蓉接旨。”

  聽到皇後高呼的一聲,容蓉目光微轉看向她手中拿著的聖旨,再看向地麵上那一大灘尚沒有幹涸的血跡,眼中劃過一絲譏諷,冷笑著走上前,倨傲地開口,“臣妾見過皇後娘娘。”

  說著,容蓉雙手輕提裙擺,儀態萬千地朝著皇後跪拜了下來,盡管此時她身形狼狽,可天生的威儀卻讓眾宮人心頭發怵,隻覺這容貴妃當真是端莊尊貴。

  皇後卻最看不得這樣的容蓉,明明是自己的手下敗將,卻還擺出一臉不服的模樣。尤其現在容蓉雖然渾身是水,發髻淩亂緊貼在臉頰上,身上衣裙早已破爛不堪,卻依舊難掩她的天生麗質,更是讓皇後心中暗恨不已。

  不等容貴妃開口,皇後已將聖旨交給身旁的小陸子,讓他念出來。

  “奉天成命,皇帝詔曰:貴妃容氏,德行缺失,有違宮規,賜死!”短短三個形容詞,便把容貴妃盡數的否決,更是無情地處死。

  隻見容蓉本就慘白的臉色瞬間變成灰白色,眼底劃過一抹震驚,雙目轉向滿麵得意的皇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反問道:“臣妾不明,臣妾做錯了什麽,皇上竟要下旨賜死臣妾?”

  “容蓉,白綾、毒酒、匕首,你自己選一樣吧!”皇後欣賞著容貴妃眼底強忍的難過,心情忽而大好,揮手讓後麵的宮女捧上三樣東西,任由容貴妃選擇。

  “臣妾不服,臣妾要見皇上,臣妾是被人陷害的。”可容貴妃卻無視皇後的話,徑自開口,說到最後一句話,容貴妃清亮的眸子瞬間射向皇後,意有所指。

  “想不到處事冷淡的容貴妃,在將死之時也會害怕。你雖然有著天仙美貌,可也不想想這宗廟是什麽地方,豈容你放肆?敢在宗廟與男子幽會苟合,就算滅了容家,也不為過。死到臨頭,你居然還想狡辯,難道不怕本宮稟明皇上說你抗旨不遵嗎?若想拖地整個容家與你一同滅亡,你倒是可以試一試!”皇後對容貴妃好一陣冷嘲熱諷,絲毫不放過任何能夠打擊容貴妃的機會。

  容蓉本就把生死看得極淡,否則在普國庵也不會打定主意咬舌自盡,可此時聽到皇後談起容家,容蓉眼神瞬間一變,方才的震驚轉化成了擔憂,手撐著地麵想站起來,可早有宮女立於她的身後,強壓著她跪在地上。

  “皇後,你假公濟私,膽敢對本宮動用私刑,皇上饒不了你。你既然口口聲聲說本宮與男子幽會,你為何不讓本宮前去麵聖說清楚此事?你是不是心虛了?”皇後人多勢眾,容蓉卻隻有一人,此時唯一能夠威嚇皇後的隻有玉乾帝,容蓉想要自救,自然是要拉出玉乾帝當作擋箭牌。

  ‘啪’。

  皇後卻是在聽到容貴妃的話後,猛地衝上前,朝著容蓉的臉甩了一巴掌,打得容蓉臉往右邊偏去,嘴角頓時流下血來。

  “本宮乃正宮皇後,手掌後宮嬪妃的生死。你區區一個貴妃,居然敢對本宮叫囂,你活得不耐煩了?若非皇上親眼看到你和那奸夫苟合,皇上又豈會下旨賜死?你當真以為你這漂亮臉蛋能夠蒙蔽所有人?”皇後並不急著讓容蓉立即去死,看著向來自詡高貴的容蓉跪在自己的腳下,皇後心頭竟湧上一股快感。

  塗滿丹蔻的左手用力拽起容貴妃一頭如雲的秀發,迫使她抬起頭看向自己,看著容貴妃素來精致的臉上此時竟是紅白黑交錯,皇後眼底瞬間浮上得意之色,右手高高舉起,毫不憐惜地朝容蓉的臉上煽去。

  ‘啪啪啪……’一陣陣手掌接觸肌膚的聲響在寂靜的宗廟中響起。

  隨著皇後手掌的落下,容蓉的臉上快速的紅腫了起來,細嫩的肌膚更是隱隱滲出血來。

  容蓉卻是個硬脾氣,即便是知道自己今日難逃一死,卻依舊不肯鬆口求饒,目光冷傲地看著遠處,任由皇後發泄私欲。

  皇後打了一盞茶的時間,自己氣喘籲籲地停了手,身旁的宮女立即上前扶住她,讓皇後能夠喘口氣。

  可皇後哪裏會放過這麽好的機會,抬起一腳朝著容蓉的心口踢去。

  容蓉身子哪裏受得住這樣的力道,整個人往後倒去,重重地摔倒在地,口中吐出一口血來。

  “哈哈哈,容蓉,你隻怕從沒有想過,你也會有今日吧?”看著容蓉滿麵脹紅的模樣,皇後大笑起來,從托盤中取出那瓶毒藥,拿在手中輕輕地轉著,“本宮本想賜你一個痛快的死法。可惜你太不識抬舉,居然還敢跟本宮作對,既然如此,本宮也不用太過憐憫你。這是宮中秘製的毒藥,喝下後七竅流血,再美的容顏也會讓人心生懼意。而這毒藥會讓你足足疼上一個時辰,也讓你嚐一嚐心疼難受的滋味。來人,給容蓉灌藥。”

  不等容蓉開口,皇後身旁的宮女已走上前,幾人壓著容蓉的身子,迫使她始終跪在地上。那大宮女一手緊緊地掐著容蓉的下顎,強行令她張開緊咬的嘴,把手中的毒藥盡數灌進了容蓉的口中……

  “你放心,本宮會送你上黃泉路的。若到時候你僥幸沒死,還有白綾和匕首讓你選擇。”搭著小陸子的手,皇後緩緩坐下,滿目笑意地看著狼狽的容蓉。

  “是你在飯菜裏麵下了藥。”容蓉卻隻說出這一句話來。

  當初是皇後提出把她關在宗廟,玉乾帝這才順應了皇後的意思,把自己關了起來。

  這隻不過是個局,而設局的人便是皇後。

  先是在自己的吃食中放了藥,偷偷放男子進了宗廟做出與自己幽會的樣子。自己若是不出聲自救,那此時自己早已**。而出聲的下場,便是被玉乾帝賜死。

  皇後恐怕也是許諾了那男子好處,讓他被禁衛軍發現是便自盡,來一個死無對證,而自己此生隻怕都要背上YIN亂後宮的罪名,再也沒有翻身之地。

  “是又如何?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知道的太多,也不過是平添心頭的怨氣。怒氣多了,可是不容易轉世成人的。有這點力氣想這些事情,不如想想你想投生在什麽人家吧。”皇後欣賞著自己保養得宜的雙手,隨著心情的大好,就連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竟有一搭沒一搭地回答著容蓉的話。

  “皇後,我素日與你無怨無仇,你竟這般陷害於我,你就不怕瑤公主遭到報應嗎?”容蓉掙紮著想站起身,可壓著她的幾名宮女均是幹粗活的,手上力道極大,還未等容貴妃直起身子,幾名宮女已用力壓住她的肩頭,拽著她的手臂往後拉,同時按下她的頭,讓她麵朝地上。

  “報應?容蓉,且看看你如今的德行,這才是你的報應。本宮不過是替天行道。膽敢YIN亂後宮,你也不看看自己的頭上有幾顆腦袋?不過,你也不會是孤魂野鬼,相信去陰曹地府的路上,你的野漢子會等等你的,屆時你們二人便能夠在地府雙宿雙飛。”皇後不斷地摸黑著容貴妃,即便是原先不相信容貴妃會紅杏出牆的宮人,此時也漸漸開始相信這一切了。

  眾人均是不相信平日裏高傲孤僻的容貴妃,竟這般耐不住寂寞。更何況,皇上對容貴妃的好,整個後宮均是看在眼中。為了讓容貴妃安心,皇上甚至恩準她前去普國庵為陳老太君祈福,卻不想這貴妃娘娘便是仗著皇上的恩寵,做出這樣不知廉恥的事情。

  一時間,所有人的視線全部聚集在容貴妃的臉上,每個人的眼中均是鄙視輕藐,恨不能把這不知廉恥的女子生吞活剝了。

  “哈哈哈……皇後,你會有報應的。”容蓉豈會不知皇後反複說此事的用意?奈何這宗廟中均是皇後的人,即便她喊破了喉嚨,也是傳不到玉乾帝的耳中。

  容貴妃怒極反笑,絕美的臉上揚起絕望淒美的笑容,羨煞了皇後,卻也讓皇後失了捉弄容蓉的心思。

  皇後蹭地站起身,一手恨恨地指著張狂而笑的容貴妃,怒道:“給本宮打,打到她閉嘴為止。”

  一眾宮女頓時上前,揮動著手臂、踢動著腿腳,直直往容貴妃的身上打去……

  ‘噗……’口中再次噴出血來,容蓉麵容痛苦的緊皺在了一起,七孔中緩緩滲出血絲,沿著她細嫩的肌膚慢慢往下流著。

  方才蜂擁而上的宮女立即散開,由那名大宮女上前,看到容貴妃已蜷縮著身子倒地不起,臉上青白交加,想必是毒藥發作了。

  “皇後娘娘,她怕是不行了。”用力地踢了踢地上的容貴妃,那宮女轉身對皇後稟報著。

  “是嗎?這麽快就不行了?”皇後將信將疑地走上前,果真看到容蓉已是滿麵是血,就連耳朵裏麵也流出了血,往日的絕美容顏已變得恐怖嚇人,就連皇後亦是嚇了一跳,拍著胸口趕緊往後退去,不再看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容蓉。

  “哼,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這就是不守宮規的下場。”盡管容貴妃痛楚不已,皇後心頭卻沒有半絲的憐憫,反倒是譏諷出口,全然的冷漠。

  “娘娘,容貴妃斷氣了!”這時,一名小宮女見容貴妃停止了抽搐,上前一看,人已經斷了氣,嚇得她捂嘴低呼出聲。

  “叫什麽叫,不就是死了一個人嗎?有什麽好大驚小怪的?”皇後心頭大怒,自己身邊怎麽竟是些蝦兵蟹將,遇到點事情便一驚一乍的。

  “小陸子,你帶人把她用草席裹一下丟去亂葬崗。”皇後冷聲對身旁的小陸子交代著。

  然後不放心地看了眼橫屍在地上的容蓉,大著膽子走上前,朝著容貴妃的腹部狠狠踢了一腳,隨即踩在她的身上,陰冷地笑道:“容蓉,本宮對你可是仁至義盡了,還讓人用草席送你去地府。”

  說著,皇後突然加重腳上的力道,用力地在容蓉的腹部擦著繡花鞋上的汙垢,“記得下輩子投生的醜點,否則本宮一樣會弄死你。”

  語畢,皇後收回腳,領著一眾宮人離開了宗廟。

  小陸子送走皇後,招來兩名小太監,三人用草席隨意地將容蓉裹在裏麵,合力抬著來到亂葬崗,將草席往屍橫遍地的亂葬崗上隨便一扔……

  ------題外話------

  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又一村……

  ☆、第二百七十二章

  半夜時分,夢馨小築內響起一聲極小的敲門聲。**

  原本已經熟睡的雲千夢與楚飛揚被這陣敲門聲吵醒,楚飛揚起身點亮內室的蠟燭,卻發現雲千夢也跟著坐著了起來。

  “你再躺會,我去去就來。”壓著雲千夢躺回床上,楚飛揚抽身離開內室,在門口聽著習凜地稟報。

  “派人前去容府通知容雲鶴,他知道該如何做。”說完,楚飛揚轉身進了內室,卻發現雲千夢早已穿戴好衣裙,一頭的墨發也讓慕春給綰了起來。

  “何事需要通知容雲鶴的?”迎向楚飛揚,雲千夢眉頭輕擰,隱約中已是猜到定是容蓉出了事情,卻還是在等著楚飛揚的回答。

  “皇上方才下旨,賜死容貴妃。”楚飛揚微歎口氣,心知瞞不過雲千夢,隻能說了出來。

  “什麽?”縱使心頭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但聽到這個消息,雲千夢心頭大駭,眼底浮上震驚,原以為宮中嬪妃不會放過容貴妃,怎麽會是玉乾帝最先下手?

  楚飛揚接過慕春遞過來的披風,替雲千夢披在肩頭,摟著她走出夢馨小築,出了楚相府的偏門,登上馬車。

  在馬車中,楚飛揚抱緊雲千夢,這才有心思解釋,“容貴妃被皇後的人發現在宗廟與男子幽會,皇上雷霆大怒,下旨賜死容貴妃。”

  雲千夢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容貴妃絕對不是沒有分寸的女子,這一切隻怕是有心之人的栽贓陷害吧。

  抬眸看向楚飛揚,見他亦是滿麵的凝重,雲千夢的心情跟著沉了下來……

  馬車朝著皇宮的方向奔去……

  “王爺,前麵停著容府的馬車。”習凜駕著馬車,待看清前方的馬車後,立即稟報楚飛揚。

  “知道了。”楚飛揚卻始終注意著懷中的雲千夢,隻覺她麵色不大好,不知是不是近日吃得少的緣故,正要開口叮囑雲千夢一番,馬車已是漸漸停了下來。

  雲千夢自楚飛揚的懷中抬起頭來,對他淡雅一笑,兩人一同下了馬車。

  雲千夢這才發現,馬車所停的地方並非皇宮門口,此處距離皇宮正門尚且還有一段距離,更加接近皇宮的後山。

  “見過王爺、王妃。”容雲鶴掀開車簾,在看清楚相府的馬車後,立即跳下了自家的馬車,迎著楚飛揚走了過來。

  隻是卻不想,緊隨在容雲鶴身後的,竟是前段日子被他們送出城的齊靖元。//

  雲千夢抬眼看去,隻見容雲鶴滿麵凝重,眼底更是凝聚著極大的怒意,想必容貴妃的事情定是激怒了他。可是在皇權麵前,又有幾人能夠輕鬆應對呢?

  至於齊靖元就更不用說了,滿麵的怒容,渾身籠罩在一片肅殺之氣中,看向楚飛揚的眼眸中更是充滿嗜血的光芒。

  “現在宮中情況如何?”雲千夢看向楚飛揚,隨著時間的推移,心中越來越不安,生怕容貴妃有什麽閃失。

  楚飛揚目光冷靜地迎向齊靖元,輕摟著雲千夢,一手輕拍她的肩頭,安撫著,“我一會便進宮救人,你放心。”

  可這句‘放心’,卻落在齊靖元的耳中……

  “放心?你曾經說過多少次讓本宮放心,可現在蓉兒卻出現這樣的事情,楚飛揚,你也不過是一個言而無信的混蛋。”不等雲千夢開口,齊靖元已是開罵。

  看了眼氣急敗壞的齊靖元,容雲鶴卻是異常冷靜地對楚飛揚開口,“王爺,我隨你一同進宮。”

  如此冷靜的容雲鶴,絲毫不見半點怒意外放,卻讓雲千夢提起了心,心中明白,容雲鶴是越是動怒,卻越發冷靜之人。此時這般平靜無波,但他的心底隻怕早已蓄滿怒意。

  楚飛揚也沒有心思在這個時候與齊靖元耍嘴皮子,但對於容雲鶴的要求,他亦是搖了搖頭,冷靜地分析道:“皇上如今已加派人手守護皇宮,咱們去的人越多,反而容易暴露目標。本王熟悉皇宮地形,自然是本王前去較為妥協,你們都在馬車內等著消息。”

  “不行。”聽完楚飛揚的分析,齊靖元第一個出言反對。手中握著的長劍已是出鞘,冰冷的劍身在月光下散發出森森寒光,足見齊靖元此時的怒意。

  雲千夢卻是安靜地立於楚飛揚的身側,並未在此時發表自己的意見。

  楚飛揚的武功高深,熟知宮中的地形,被發現的幾率自然小些。且確實如他所說,如今各方勢力已是一觸即發,玉乾帝自然是做好了各方麵的防備,拖著僅會防身的容雲鶴,的確有很多不方便,若是被抓住,這罪名可就大了。

  看到那出鞘的長劍,楚飛揚的眼中亦是閃過寒芒,冷聲道:“太子,我們是去救人的,不是去殺人的!”

  “我與你一同前去。”握著劍柄的手已是青筋暴出,齊靖元固執地開口,絲毫不聽勸,眼底已是燃起熊熊怒火,緊繃的身軀蓄勢待發,恨不能立即衝進皇宮。

  楚飛揚看眼心急如焚的齊靖元,對雲千夢囑咐道:“夢兒,你在這裏等著,我留下習凜保護你。”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