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49

頭瞪向楚培,怒道:“爹,你又打我!你憑什麽一而再地打我?難道你也被楚飛揚所迷惑了?爹,你醒醒吧,你以為楚飛揚是真心來救你的?他不過是看中了你手中的那幾十萬人馬!楚飛揚心思險惡,他豈會做虧本的買賣?況且,他為了引出萬偉,連自己的父親和弟兄都能夠利用,你當真以為他是什麽好東西?他現在不過是在演戲給你看!爹,我才是你的兒子,我才是你嫡親的兒子,你怎麽能胳膊肘往外拐幫著楚飛揚呢?”

說著,楚輕揚拽著楚培的衣袖,扳過楚培的身子讓他認清楚飛揚的真麵目。

楚培看著大兒子在為自己擋住毒箭,小兒子卻是不停地挑大兒子的刺,一時間氣得滿麵通紅,奮力地甩開楚輕揚的手,指著楚輕揚的鼻子便罵道:“你要爭奪東西,也要看看現在是什麽時候?他楚飛揚難道是吃飽撐著蘀我們來抵擋毒箭?虧得你自小在我身邊長大,我自問沒有虧待你,與你的母親也是竭盡全力給你最好的一切,可卻不想卻把你養成一個心胸狹隘的人,如今更是是非不分,竟還想著殘害自己的兄長!輕揚,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失望?我是真對爹爹失望透頂!看到楚飛揚假惺惺地前來救你,你的心思便漸漸轉向了他,這般容易善變,還妄想稱王稱帝,爹你不覺得自己不夠格嗎?”楚輕揚現如今已經變成了一隻長滿刺的刺蝟,見誰紮誰。尤其是看到素來隻疼愛自己的父親,如今竟隻幫著楚飛揚說話,楚輕揚的心裏嚴重的不平衡,更是覺得楚飛揚不應該活在這個世上,再也顧不得什麽兄弟之情,毅然決然地轉身朝著楚飛揚是身後走去。

而早已注意到身後異樣的楚飛揚則是立即對身旁的護衛做了個手勢,隻見兩旁的侍衛立即戒備地守在楚飛揚的身後,不讓楚輕揚有可趁之機。

楚培看著楚飛揚的人在毒箭中倒下了不少,又見楚輕揚已經失去理智胡攪蠻纏,心頭一陣疲倦,從未有過的倦怠感襲上心頭,隻是卻立即拉住了楚輕揚的手臂,堅決不讓他靠近楚飛揚半步。

父子二人竟在一片毒箭中拉扯推搡,一個執意要置楚飛揚於死地,一個則是竭盡全力地阻止楚輕揚做傻事。

萬宰相冷笑地看著不遠處起內訌的父子二人,將手中抓著的楚潔交給一旁的灰衣人,自己則是從衣袖中取出一支短箭,小心地將毒箭按在弦上,隨即瞄準楚輕揚的頭部,右手食指快速地拉下了弓……

一股危險頓時侵上楚輕揚的心頭,隻覺有人舀著東西正瞄準自己,一時間停下了與楚培的爭執,雙目四下尋找著可能存在的危險,卻不想居然看到對麵的萬宰相竟手持弓箭對準了他。

楚輕揚想也不想,順手便拉過楚培的身子擋在自己的身前,而他自己則是迅速地蹲下藏身在楚培的身後,絲毫不管楚培的生死……

“夫君小心……”一旁的謝氏看到這一幕,眼中驚現震驚,想也不想地便朝著楚培撲身而來……

“淑怡……”頃刻間,謝淑怡的雙眼便翻了起來,口中緩緩流下一道紅色的血液,身子直接朝著楚培倒去。

楚培大驚,立即伸手接住謝氏,卻發現謝氏背後連中幾支暗箭,此時已是斷了氣……

隻是,謝氏的死並未讓萬宰相停下射箭的動作,手中的毒箭一支接著一支射出,齊齊朝著楚培的身上而去。

楚飛揚聽到楚培大叫謝氏的聲音,猛然回頭,手中的長劍顧不得護著自己的身子,瞬間伸出持劍的手,腳下的步子與此同時轉向身後,隻是一眨眼的時間便擋在了謝氏與楚培的身前。

‘噹……’一道清脆的響聲,在千鈞一發間,楚飛揚為謝氏楚培擋去了萬宰相射過來的毒箭。

四周的侍衛見楚飛揚轉移了方向,也立即朝著楚飛揚湧過來,將他緊緊地圍在中間。

隻是待這一波毒箭射完後,楚飛揚帶來的幾百人卻也是死傷了一半。

萬宰相見狀,立即揮手讓另一半黑衣人上前,隻見五百多人殺氣騰騰地衝向楚飛揚等人,兵戎相見,再次發生打鬥。

萬宰相口中低咒一句,就差那麽一點就可以殺了楚培,卻不想中途竟跑出一個謝淑怡,害得他功虧一簣。

此時楚飛揚已經提高警惕護在楚培等人的身前,自己若是想要再趁亂下手,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憤怒地丟掉手中的短箭,萬宰相滿麵猙獰地低吼道:“殺,給本相殺,全部殺了他們!”

可他的話剛說完,隻覺一道人影從天而降,將他籠罩在一團黑影之中。

萬宰相隻覺眼前寒光一閃,一道勁風從頭頂直直地劈了下來……

“相爺小心!”萬宰相身旁的灰衣侍衛在一瞬間將萬宰相拉開,手中的長劍高舉過頭頂,擋住了楚飛揚從上而下的攻擊。

‘噹……’隻是楚飛揚這一劍劈下來的力道極大,竟將灰衣侍衛逼得節節後退,持劍的手隻覺發麻發疼,虎口處竟隱隱然被楚飛揚的力道給震裂開,紅色的血液正泊泊地往外流著……

無節製的敗退中,灰衣侍衛抬頭看向逼著他不斷後退的楚飛揚,卻見對方麵色如常,隻是眼底神色幽暗隱晦,散發著讓人心顫的冷芒,灰衣侍衛這才意識到西楚楚王真正的厲害之處。

腳底的靴子因為與地麵快速地摩擦而冒起輕煙,灰衣侍衛隻覺自己腳底似被火燒,疼痛難忍。心知若是在這樣任由楚王逼迫下去,隻怕自己也頂不了多久。

棕色的眼瞳四下找著可靠的地點,一瞬間改變了方向……

‘咚……’灰衣侍衛一腳抵在一根粗壯的樹幹上,頓時發出一聲巨響。

‘沙沙紗……’而樹幹因為巨大的撞擊而搖擺不予,樹上的樹葉更是紛紛飄落在地。

楚飛揚見對方終於找到依靠停了下來,眼底閃過一絲譏笑,卻收回了手中的長劍。

灰衣侍衛原以為楚飛揚放棄了進攻,卻不想楚飛揚的手臂隻收回一半,竟有朝著他的頭頂劈了下來。

‘哐當……’一聲,這一次,灰衣侍衛手中的長劍竟被楚飛揚手中的劍從劍身劈成兩端。

灰衣侍衛驚得一聲冷汗,竟是顧不得體麵在地上一個驢打滾而躲過了楚飛揚的進攻……

隻是,當他從地上站起身時,楚飛揚手中的長劍已是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眾人隻覺暗夜中一道寒光閃過,隨即一道血柱噴灑在樹幹上,原本立於楚飛揚麵前的灰衣侍衛已是氣息全無地倒在了地上。

收回長劍,楚飛揚轉目看向將楚潔擋在身前的萬宰相,腳下的步子一步一步慢慢逼近萬宰相……

“楚飛揚,你別過來,否則我殺了楚潔!”萬宰相看著自己的第一侍衛竟被楚飛揚輕而易舉的打敗殺掉,心底不由得湧上一股寒意和恐懼,腳下的步子不斷隨著楚飛揚的靠近而往後退去。

隻見萬宰相此時用力的拽緊唯一的護身符,不讓楚潔有任何機會逃走,另一麵則是對身旁的黑衣人使著眼色,讓他們上去阻止楚飛揚。

奈何黑衣人來一人,楚飛揚殺一人,來一雙便斬殺一雙,沒有人能夠阻止他此刻前進的腳步。

“大哥……救命……”楚潔隻覺自己的脖子已快被萬宰相手中的長劍割破,嚇得麵色煞白,襦裙中竟是傳來一陣濕漉難聞地氣息,仔細看去,便可發現楚潔站過的地方均有一灘黃色的液體,她竟在這個時候失禁了。

隻是求生的**卻讓楚潔顧不得顏麵,滿麵淒哀之色,看向楚飛揚的眼眸中盡是一片求救的目光。

“楚飛揚,你冷心冷血也就罷了,難不成還想害死自己的妹妹不成?”隨著楚飛揚的步步緊逼,萬宰相的背已是靠在樹幹上,滿頭大汗的他朝著楚飛揚大喊道,隻是看著自己身邊經過特殊訓練的死士竟一個個被楚飛揚斬殺,萬宰相心中早已是透著絕望。

楚飛揚見萬宰相無路可逃,冰冷的薄唇卻是微微揚起,勾勒出一道絕美的笑容,隨即用腳勾起方才那灰衣侍衛丟在地上的一半長劍把玩在手中。目光含著邪魅之氣地掃了全神戒備的萬宰相,竟是猛然朝著萬宰相丟出自己手中的長劍……

萬宰相心頭一震,沒想到楚飛揚在明知自己有人質的情況下,還敢丟出長劍,整個身子微微往另一邊躲去,躲開了楚飛揚的攻擊……

‘呲……’一聲,可萬宰相躲過了第一波的進攻,卻沒有躲過第二波的進攻。

原本被楚飛揚把玩在手中的劍身在他躲開長劍時,準確的c a進了萬宰相的喉口……

隻見萬宰相眼中滿是震驚,卻已是無力閉上雙眼,直接往後仰去,倒在了地上。

楚潔死裏逃生,也隨著萬宰相癱坐在地,整個人瑟瑟發抖已是說不出話來。

楚飛揚走到楚潔身邊,卻隻是拔出自己c a在樹幹上的長劍,並未多看楚潔一眼。

“王爺,敵人已經盡數殲滅。”這是,一名侍衛來到楚飛揚的身邊,稟報著另一麵的戰況。

聞言,楚飛揚視線往楚培等人的方向看去,隻見楚培抱著謝氏的屍體,麵色慘白、神色沉痛,楚輕揚亦是一副呆愣的模樣,至於謝婉婉與謝媛媛則是抱在一起低低哭泣。

“搜萬偉的身,找出那半塊金牌!”楚飛揚直接對侍衛下命,既然萬偉決定在京郊樹林攔截楚培等人,定是做好了不會京城的打算,想必那金牌定被萬偉戴在身上。

“是!”那侍衛立即應聲,隨即蹲下身細細地在萬偉的身上找尋著,果真在他的脖頸間拉出一條紅色的絲線,上麵掛著半塊金牌。

“王爺!”侍衛將金牌交給楚飛揚,隨即退至楚飛揚身後不再言語。

楚飛揚接過那半塊金牌細看了片刻,心頭卻是冷哼一聲,看向楚培等人的目光更加冷寒。就為了這半塊金牌,居然讓他損失了這麽多的侍衛,就連刑部的衙役也是死於非命,楚培等人可真是被權利熏了心、蒙了眼。

‘噹……’走到楚培的身邊,楚飛揚將手中的金牌丟在楚培的腳邊,吭聲道:“這就是你要的?”

楚培此刻卻沒有心思考慮金牌的事情,隻見他抱著謝氏的屍體,暴紅的眼中壓抑著極大的痛苦,神情極其悲哀。

楚輕揚卻是從楚培的身後爬了過來,一手搶過地上的金牌,如珠如寶地抱在懷中。

楚飛揚冷目看著楚培,眼底寒光一片,聲音極冷道:“這就是你想要的?”

‘噠噠噠……’卻不想,此時由遠至近傳來一陣馬蹄聲。

僅僅半盞茶的時間,披星戴月趕來的辰王以一張冷若玄冰的臉出現在眾人的麵前,隻見他一掃地上的屍首,身上立即蓄滿隱而未發的怒氣,目光驟然轉向楚飛揚,質問道:“楚王三更半夜怎麽會出現在京郊樹林?難不成楚王在此殺了刑部衙役,帶走楚培等重犯?”

☆、第二百九十九章 馬上打鬥

楚飛揚斂去臉上眼中的冷沉,換上平日的溫文爾雅,隻是麵色依舊泛著一些冷光,聽完辰王的挑釁與故意陷害,楚飛揚微微冷笑,揚起俊顏直視端坐馬背的江沐辰,反唇相譏,“辰王統領城防軍,掌管京城安全事宜,想不到觸角竟這般長,竟能夠來到城郊樹林。/非常文學/不知是巧遇還是王爺一早便盯上了我們楚家,隻等著楚家出現狀況時落井下石?況且,這裏距離京城並不十分遠,本王就算是想要劫走楚培等人,也犯不著急在一時,冒著被辰王逮住的危險在此下手吧。看來,辰王爺這次是要失望而歸了。”

楚飛揚出言譏諷辰王的‘用心良苦’,言語之中頗多的嘲諷之意,嚇得所有人均是噤聲,不敢在此造次。

江沐辰則是緊抿雙唇,目若寒光死死地盯著楚飛揚,卻發現對方臉上笑意盈盈,眼中更是露出氣人的光芒,惹得江沐辰緊握手中的馬鞭,克製自己莫要因小失大被楚飛揚鑽了空子。

“來人!”半晌,江沐辰冷聲喚過身旁的寧鋒,吩咐道:“給本王好好地查看這些屍體,看看到底是什麽人,竟敢在京城重地如此放肆!至於楚王,你身為一等公爵,竟在此大開殺戒,看來是恃寵而驕,仗著皇上對你的寵愛與縱容,竟如此胡來……”

“然後呢?”卻不想,楚飛揚已是等不及江沐辰將話盡數講完,有些焦急地詢問辰王對自己的懲罰,其雲淡風輕的反問口氣,一時間讓江沐辰氣結,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舌頭,繼續口伐著楚飛揚。

“楚王,你這是什麽態度?難不成到了皇上的麵前,你還敢如此藐視王法?”江沐辰氣急敗壞,恨不能朝著楚飛揚那淺笑連連的臉上抽出一鞭子。

楚飛揚則是虛心聽著江沐辰的指責,如好學生般地認真回答著江沐辰的問題,“王爺所言極是。可王爺並非皇上,難不成王爺希望本王對您三叩九跪行跪拜大禮?這也要看王爺擔不擔得起?可不要本王的膝蓋還未碰到地,皇上的聖旨已到,隻怕屆時人頭落地的將會是辰王您吧!就算您覬覦皇位,也不能表現得這般明顯,否則功虧一簣,王爺豈不是要捶胸頓足仰天長哭?”

“楚飛揚,你欺人太甚!”江沐辰受夠了楚飛揚冷言冷語所夾帶的譏諷,正要朝楚飛揚揮出手中的長鞭,卻見寧鋒快步走了過來。

“王爺!”站定在江沐辰的馬前,寧鋒抱拳開口。

“說!”強忍住被楚飛揚挑撥起來的怒火,江沐辰語帶怒意地對寧鋒開口。

寧鋒微微一怔,隨即側臉看了楚飛揚一眼,不明白方才楚王又說了什麽惹怒了自家王爺。

頭頂射來一道含怒的視線,寧鋒心頭一緊,趕緊回過神回答自家王爺的問話,“回王爺,卑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