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48

站在自己的土地上,難不成還需要你這手下敗將的扶持?更何況,西楚並非本王想要的,隻怕萬宰相是押錯了寶了!”烏雲飄過,瑩白月光照亮大地,打在楚飛揚的臉上,隻見他揚起薄唇,臉上浮現一抹絕美的笑容,眼底卻含著濃濃地不屑,頓時讓萬宰相心頭惱火,隻覺自己被楚飛揚給耍了……

☆、第二百九十七章 飛揚小心!

“萬偉,我勸你還是趕緊將金牌交出來!”注意到萬宰相變色的表情,楚輕揚低喝道,眼底是掩不住的得意。

隻是,當他眼底的那抹得意碰觸到立於自己身前的楚飛揚時,卻瞬間破裂散去,換上無邊的嫉恨,心中更是盤算著接下來的事情該如何處理。

“哼,楚輕揚,你還沒有資格命令本相!楚培,這兩個可都是你的兒子,天資卻是天壤之別,可真是讓人哭笑不得。你們以為楚飛揚趕來就有救了嗎?本相若是沒有萬全的準備,豈會貿然出動?”萬宰相現如今最是看不得楚輕揚的小人得誌。尤其想起自己之前與楚培約定的事情,便更加懊惱。幸而事情還未發展至此,否則豈不是害了媛媛一生?嫁給楚輕揚這樣狂枉自傲卻沒有實力的人,注定是要吃苦的。

目光再次轉向楚飛揚,當真是人中龍鳳,奈何楚飛揚已有正妃,且除了雲千夢此生不會再娶,真是扼腕死萬宰相。

楚培豈會聽出不萬宰相話中的挑撥之意,看著楚潔脖子上的肌膚已被萬宰相手中的長劍劃破,楚培的眉頭微微皺了下,冷聲道:“萬偉,既然這是你我之間的事情,那就由你我二人商量決定,與孩子們無關。”

“哈哈哈……”殊不知,萬宰相聽完楚培的話竟是仰天長嘯,伴隨著晚風灌進眾人的耳中,顯得極其陰森可怕,“與孩子無關?楚培,你可真是睜眼說瞎話!你們手中可是把持著本相的一雙女兒,你竟在此大言不慚地開口說與孩子們無關?”

“若非你先行挾持了潔兒,我們豈會拿住媛媛與婉婉?你少在此血口噴人!”楚培心頭惱火,可卻也知不能再次激怒萬宰相,否則他手中的長劍可是不長眼的。

而謝婉婉與謝媛媛在聽到萬宰相說起她們的身世時,均是眼露震驚與不敢置信之色,兩人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身子均是瑟瑟發抖,兩人抱在一起蜷縮成一團,不敢惹怒身邊的幾人,生怕他們會將她們二人殺了。

注意到自己女兒臉上的恐懼之色,萬宰相的眼底轉瞬即逝地劃過一抹焦急,隻是頃刻間卻隱於眼底深處,繼而浮上冷漠之色,讓人瞧不出異樣。

“若本王是你,定不會在此時動手,也不會選擇今日動手。萬宰相,你實在是太心急了。你心急自己的女兒,更心急那半塊金牌,生怕得不到那半塊金牌,便急著在這京郊動手。可你實在是太小看本王了,你以為出了京城,本王就不知道你的所作所為了嗎?還是說你以為在京城待上一兩個月,你的實力就能勝過本王?”此時,楚飛揚淡然的開口,隻見他臉上神色平靜,不見半絲緊張焦急,更沒有一絲的情緒波動,一如在陳述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冷靜地叫人心中打顫。

而萬宰相聽完楚飛揚的話,臉上神色果真變得有些焦慮,而更多的則是氣惱,隻見他指著楚飛揚怒道:“楚飛揚,果真是你,是你給本相下套的!你假裝前去刑部探望楚培,然後再去楚王府看望楚輕揚,就是為了引我出來。我雖然防住了這些,卻防不住玉乾帝對楚培一事提前提審,而你做了這麽多,不過是想逼著我動手!楚飛揚,你果真夠狠,不但戲耍了本相,就連你的父親和親弟弟也在你的算計之中!”

而楚飛揚卻是平靜地聽著萬宰相後知後覺地分析,也深知萬宰相最後一句話意在挑撥離間,卻絲毫沒有在意,隻是淺笑著開口說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當真以為本王會任由你這樣危險的人物呆在西楚?”

“楚飛揚,沒想到你竟這樣心狠手辣,連自己的父親也不放過?”楚飛揚的話剛說完,便見楚輕揚大怒吼道。自己本就懷疑楚飛揚那日前去楚王府的動機,卻不想此人這般陰險狡詐,竟是利用自己將萬偉引出來。

隻是轉念一想,如果楚飛揚早已洞悉了一切,那今晚他的出現,難道是為了與自己爭奪那枚金牌?

思及此,楚輕揚神色瞬間緊張了起來,蓄滿嫉恨的雙目緊盯著楚飛揚,不放過他任何一個表情變化。

“你當真是為了引出萬偉,連我和輕揚也算計在內?”而這時,楚培竟是出聲問著楚飛揚。與楚輕揚方才的肯定不同,楚培竟是質問楚飛揚算計一事。而楚培眼中複雜的神色,亦是在楚飛揚出現後始終沒有消散過,此時射向楚飛揚的視線更是帶著一絲想知道真相的急切。

楚飛揚卻是略微挑了下眉梢,倒是有些好奇楚培竟會在意這樣的問題,卻還是那句話,“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父親在意嗎?本王隻是不希望有人趁機在京城作亂而已!”

聽著楚飛揚模棱兩可的回答,楚培漸漸收回自己的視線,隻是一時間卻沉默了下來,半垂著眼眸,並未再開口。

“既如此,那你就拿下萬偉!隻是,萬偉身上藏著的東西,卻是我的!”楚輕揚似是怕楚飛揚後悔般,緊接著楚飛揚的話開口,命令著楚飛揚按照他的意思行事。

楚飛揚有些好笑地看向天真的楚輕揚,眼底夾帶著濃濃地譏諷,帶著冷笑地反問道:“你又是以什麽身份命令本王?”

“你……”一時間,楚輕揚氣結,正要開口謾罵,卻被楚培突然出聲喝止。

“輕揚!”楚培一聲大喝,驚得林中飛禽四散飛去,也讓楚輕揚頓時閉上了嘴。

“別忘了,這是你大哥!”可楚培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楚輕揚眼中泛紅,一張俊顏頓時扭曲了起來,滿是嫉恨的眼神恨不能立即將楚飛揚撕碎。

楚飛揚亦是十分驚訝楚培方才的話,眼底不由得浮上一層興味的淺笑,卻並未接口楚培的話。

“好一對父子情深啊!可惜楚王似乎不領楚大人的情啊!”萬宰相早已將所有人的表情看在眼底,不禁嘲諷地說道。隻是心中卻明白,隻怕在楚培的心中,楚飛揚此時的分量已經加重,若是楚培此時決定與楚飛揚聯手,隻怕吃虧的將是自己。

隻不過,即便楚培與楚飛揚父子聯手,隻怕最見不得這狀況的除了自己,還有一個楚輕揚,這倒不失為一個突破口……

萬宰相心中算計著麵前的父子三人,可楚飛揚卻不給他再次開口的機會。

隻見楚飛揚一揮手,原本立於他身後待命的侍衛竟是在眨眼間朝著萬宰相等人攻過去。

樹林中瞬間響起兵器相交的刺耳聲……

“潔兒……”月光下,泛著寒光地刀劍相交,激起短暫地火花,卻驚得謝氏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含著濃濃擔憂地美眸緊盯著被萬宰相擋在身前的楚潔,謝氏慘白著一張臉低聲呼喊著女兒的名字。

“爹娘……救我……”在一陣打鬥地推搡拉扯中清醒過來,楚潔看清了自己此時的狀況,尖叫出聲。

好不容易在一片混亂中找到了楚培謝氏等人的身影,楚潔滿眼淚光地求救著謝氏。脖子上傳來冰冷地痛楚,楚潔已是感受到血液順著自己的脖頸流入衣襟中,死亡的恐懼頓時籠罩在她的心頭,求生的**更是讓她瘋狂地大喊大叫,“救命啊……爹娘……你們救我啊……”

萬宰相見楚潔醒來,卻沒有打暈楚潔,任由她大喊大叫尋求救援,而萬宰相則是冷笑著開口,“楚飛揚,你還要進攻嗎?連自己親妹妹的生死都不管,你有什麽資格在本相的麵前談論為西楚百姓的安定而算計本相?至親之人的生死都可以不管不問,你有何資格坐上楚王的位置?你……”

萬宰相的話還未說完,迎麵砍來一劍,驚得他立即將已經快要脫離他掌控地楚潔拉回身前,將楚潔當作人肉盾牌絲毫不憐惜地讓她擋住迎頭劈下的這一劍……

“啊……”楚潔已是嚇傻了眼,雙腿不禁發抖發軟,整個身子直直地往下癱去……

那原本想趁著萬宰相分神說話之際將他製服的侍衛,突見萬宰相將楚潔拉了回來,手中砍下的長劍立即往一旁歪去,從楚潔的鬢發旁擦過,讓楚潔險險地逃過一劫。

“楚飛揚,你到底停不停手?”萬宰相看準楚飛揚的人不敢將楚潔怎樣,便立即用力將癱坐在地上的楚潔拉起身,長劍緊緊地抵在楚潔的脖子上,雙目放著嗜血地冷光直射楚飛揚,怒道:“本相早已看出來,你的人不敢對楚潔下手。既然如此,不如雙方停手,咱們好說好散!本相此次前來西楚的目的可不是與你大動幹戈,隻要拿回屬於我的東西,我自會離開西楚,再也不會踏上西楚的土地!但你若執意如此,那就休怪本相翻臉不認人!”

聞言,楚飛揚眼中浮上一抹冷笑,正要開口,一旁的楚輕揚早已是按捺不住地揮手指揮著楚飛揚的部下,大聲罵道:“一個個都是蠢貨,一個女人有什麽下不了手的?還不趕緊將他們全部殺了?”

“輕揚你怎麽能這麽說?那是你的親妹妹啊!”謝氏滿麵震驚地看向楚輕揚,卻見他此時已是殺紅了眼,恨不能自己衝上前殺了萬宰相。

‘啪!’而楚培則是一巴掌甩在楚輕揚的臉上,隨即顫抖著手指著楚輕揚罵道:“孽子!那是你的親妹妹,你怎麽能不顧她的生死?”

奈何,楚培的這一巴掌並未打醒楚輕揚,隻見楚輕揚轉過臉,滿目憎恨地盯著楚飛揚,嚷道:“憑什麽所有的爵位名望都是屬於楚飛揚的?憑什麽我就要低他一頭?憑什麽連你們也站在他那邊?爹,我不服,我不服!那金牌本來就是我的,將來你死了,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誰也別想搶走,誰也別想!”

“你這個孽子!”楚培已是被楚輕揚氣得說不出話來,右手再次舉起想要打下去,卻被謝氏攔住。

謝氏怨恨地看了楚飛揚一眼,隨即滿目淚光地看向楚培,勸道:“夫君,輕揚還小啊!我的女兒生死難說,難道你還想逼死我的兒子?夫君,我雖不是高貴的公主,可輕揚和潔兒卻同樣是你的孩子,是楚家的嫡孫啊!”

爭執中,樹林深處竟又湧上一群黑衣人,這批人穿著打扮與萬宰相的侍衛一模一樣,看來是同夥。

“難怪萬宰相麵對本王的進攻絲毫沒有亂了方寸,原來是早就留了一手。”看著湧上來的上千名黑衣人,楚飛揚的手微微揚起,頓時有上百人回到他的身邊,將楚培等人包在中間,而其餘的人則繼續戰鬥,並未因為突然增多的敵人而退卻。

隻是,相較於方才那一批黑衣人,新出現的黑衣人顯然是受過特殊訓練的死士,每個人的動作幹淨利落帶著殺氣,目的顯然是將對手置於死地。

僅僅一盞茶的時間,楚飛揚的人也漸漸掛了彩,萬宰相暫時安全,又見楚飛揚這邊似是又被突破的跡象,便立即開口提醒自己的部下,“活捉楚培,其餘人格殺勿論!”

此言一出,上千黑衣人竟突然往後退去,其中一半黑衣人居然從腰間掏出南尋特有的弓箭,盡數往楚飛揚等人的方向射去……

見狀,楚飛揚臉上笑容斂去,眼底散發出凝重的光芒,眨眼間手上已是握有一柄長劍,隻見他微抖劍身,便聽見劍身發出嗡鳴聲,似是與主人心靈相通!

“小心毒箭!”沉聲開口,楚飛揚提醒身旁所有的侍衛。

“是,王爺!”所有人異口同聲回答,除此之外再無它響。

‘嗖嗖嗖……’毒箭瞬間射出……

‘噹噹噹……’毒箭被長劍擋去……

而其中舞劍速度最快的,當屬楚飛揚,隻見他立於所有人的最前麵,手中一柄長劍如一道城牆般緊緊地護在他的身前,在月光下散發出一道道銀色的劍花。

看著楚飛揚手中的長劍被舞地如此嫻熟,楚輕揚眼底的嫉妒已是溢出了眼眶,趁著他人均將注意力放在毒箭上時,楚輕揚悄聲移動腳下的步伐,朝著楚飛揚的身後走去……

------題外話------

《楚王妃》實體書即將上市,經過半年多的艱苦努力,混合著偶的心血和汗水,實體書終於要上市了!

☆、第二百九十八章辰王駕到

垂在身側的手已是握成了拳,楚輕揚雙目惡狠狠地盯著楚飛揚的背影,逐漸靠近楚飛揚,緊捏著的雙拳漸漸地鬆開,趁著眾人不備之時,猛地伸出雙手,往楚飛揚的後背推去……

可就在此時,一雙大手猛然抓住了楚輕揚的手臂,將楚輕揚拽離楚飛揚的後方。

楚輕揚看著那雙死死握住自己的大手,眼底的嫉恨再次浮上震驚,驀然抬起頭,果真見楚培滿臉鐵青地盯著他。

注意到楚培眼底的憤怒與失望,楚輕揚心頭一震,隨即用力地甩開楚培的雙手,眼瞳再次被嫉妒做沾滿,射向楚飛揚背影的目光帶著毒辣之色,腳下的步子再次向楚飛揚走去。

而與方才的小心翼翼所不同的是,這一次,楚輕揚的腳步明顯迅速許多,隻是踩在地上的步伐卻極重,似是十分的憎恨楚飛揚的出挑。

‘啪’一聲,楚培忍無可忍地抬起手來甩了楚輕揚一耳光,希望借由這記耳光能讓楚輕揚清醒一點。

殊不知,莫說是一記耳光,就是將楚輕揚毒打一頓,他也不會認清現在的狀況。他滿心滿眼已經被嫉妒仇恨給占據,哪有空餘的地方讓他轉換情緒和心情?

一手捂著被打疼的臉頰,楚輕揚轉過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