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49節

  雲千夢聽之,倒是笑出了聲,近日的確是這樣的,便湊近楚飛揚,在他的臉上印下一個親吻。

  “這利錢也太少了吧。”可有人的胃口卻不小。

  隻見他一個翻身,便把雲千夢壓在身下,口中嘟噥道:“這樣才夠……”

  話音還未消失,唇已經貼了上去。

  在雲千夢以為他還有進一步動作時,楚飛揚卻又放開了她的唇,恢複了方才抱著她的動作,一手輕拍著她的後背,低聲在雲千夢耳邊說著近日朝中發生的一些事情。

  雲千夢窩在他的懷中,靜靜地聽著他分析著朝中的局勢,半晌,才聽見她開口,“看來,這是避免不了得了!既然避免不了,咱們也隻能麵對!我倒是覺得火槍可以擴大製造,至少咱們的手中要掌握一支這樣的隊伍,這可是比刀劍還要厲害,至少能夠提高咱們的戰鬥力!”

  楚飛揚見她說到火槍便有些激動,拍了拍她的肩頭,笑道:“我正有此意。隻不過這些卻不懂,你是行家,自然是要你來籌謀!”

  提出這件事情,自然有楚飛揚自己的打算。

  “當真?”雲千夢立即抬起頭看向楚飛揚,雙目中綻放著喜悅的光芒。

  伸手點了點她的鼻尖,楚飛揚笑道:“為夫什麽時候說過假話?”

  聞言,雲千夢卻是皺了皺鼻子,心頭暗想,假話說得太多了,在玉乾帝、辰王、海王等人麵前說得幾乎就沒有真話。

  楚飛揚豈會不明白雲千夢心中對他的腹誹,兩指輕捏了捏她的俏鼻,唬著臉開口,“為夫對你可沒有說過假話!”心中卻有些小得意!

  “誰說沒有?在江州受傷時,你是如何聯合習凜聶懷遠騙我的?”拍掉楚飛揚的手,雲千夢不服氣的反駁。這些,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楚飛揚被駁得無話可說,看著懷中小女子笑得愜意瀟灑,而他能做的,唯有堵住那張伶牙俐嘴……

  皇宮、宗廟。

  “容貴妃,吃飯了!”容蓉自從被玉乾帝罰到宗廟思過,連帶著宮中的太監宮女也對她越發地不尊重了。

  聽到門外不帶任何尊重的叫喊聲,容蓉放下手中的木魚站起身,緩緩走到門邊,正要伸手去接外麵遞過來的碗筷,可那禦膳房的小太監卻對她抱怨道:“怎麽來得這麽晚?不知道我們還要為其他娘娘送晚膳嗎?真是晦氣,每日還要跑到這後山來為你送飯,也不知你修了多大的福氣,皇上對你居然還這麽好!”

  一麵說著,那太監一麵把手中端著的碗筷砸在地上,隻見一陣塵土隨著碗筷落地而揚起,頓時落進了碗中的菜飯中。

  容蓉卻從不多言,不管這些宮人是對她冷嘲熱諷還是趁機挖苦,她均是沉默以對。但心中卻不禁鬆了口氣,幸而鶯兒當時被留在了普國庵,否則跟著自己回宮,那丫頭看到自己的現狀定會為自己打抱不平,屆時隻怕又會衝撞了宮中的人。以自己如今的狀況而言,就算是相救她,隻怕也是有心無力。

  彎腰端起地上的碗筷,用筷子撥開上麵沾了塵土的飯菜,容蓉細嚼慢咽地吞下每日僅有的一頓飯。

  “快點快點,還真以為你現在還是皇上捧在手心裏的貴妃娘娘嗎?我也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每天竟來給你送飯,半點賞錢沒有,居然連句感謝的話都沒有,哼!”那小太監還在罵罵咧咧,時不時地催促著容貴妃快點吃完。

  容蓉微抬眸,從門縫中掃了他一眼,緊緊是一眼便讓那小太監立即閉上了嘴巴。

  畢竟是貴妃,即便如今落難,但氣勢還在,豈是一個禦膳房送禦膳的小太監所能比的?

  咽下最後一口飯菜,容蓉靜默地把碗筷交還給小太監,再也不看那小太監一眼,徑自轉身回到牌位前跪下,繼續誦經念佛。

  “呸!”那小太監小聲地朝著裏麵吐了一口吐沫,踢了下腳下的門檻,這才收拾好碗筷放進食盒中,一路沿著小路下了後山,卻沒有立即回禦膳房……

  而容貴妃被罰跪宗廟,卻讓她的心瞬間平靜了下來,雖然身在皇宮,可這後山遠離後宮,且依著玉乾帝此時對她的厭惡,想必他很快便能夠忘記自己這個人了吧。如若一輩子讓她呆在這宗廟中,容蓉卻也是願意的。

  寂靜的後山中,唯有那一聲聲的木魚聲伴隨著她渡過日日夜夜。

  夜晚山風漸起,一陣勁風從門縫中刮了進來,竟一下子吹滅了一半的燭火,大殿內的光線瞬間黯淡了下來。

  有些看不清麵前經書上的經文,容貴妃站起身,想去重新點燃蠟燭,身子卻搖晃了幾下。

  雙手忙不迭地撐住桌麵穩住身子,容貴妃搖了搖頭,卻發現一時間頭重腳輕,眼前的視線漸漸模糊了起來。

  山風再次掛了進來,吹滅了剩下的蠟燭,除了外麵的月光零零散散地照射進來,殿內幾乎看不到一點光亮。

  容蓉抬起左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想讓自己提起精神,卻聽到一陣極其細微的腳步聲。

  一道黑影則在此時從大殿的後麵鬼鬼祟祟地走了過來……

  ☆、第二百七十章

  看到那黑影在黑暗中摸索著朝自己走過來,容蓉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一時間意識倒是因為驚嚇而清醒了不少,隻是腳上卻如被灌了水袋般挪不開步,正要出聲對門外的禁衛軍呼喊,那道黑影已是朝著她撲了過來……

  一隻屬於男子的大手瞬間捂住了她的唇,不讓她發出任何的聲音,同時另一隻手臂則是緊緊地抱著她纖細的身子,把容貴妃往大殿後方拖去。

  容蓉心知如果此時自己不反抗,那接下來的事情隻怕會讓她生不如死。

  身上的力氣所剩無幾,容蓉放棄與男子之間的較勁,反倒是在半空中亂揮著雙手,想弄出些聲響提醒外麵的禁衛軍。

  “給老子安靜點!”強擄走她的男子卻已是猴急不已,那攬著她腰身的手已迫不及待的在她的胸前亂摸,那隻惡心的大手竟抓開她的前襟,直接探入外衣裏麵,大有長驅直入的趨勢。

  容蓉心頭劃過一絲絕望,可想起宮外的親人,若是她就這麽被人侵犯了,隻怕便坐實了紅杏出牆的罪名,屆時莫說是自己就是容家也難逃玉乾帝的懲罰。

  借著外麵的月光,容蓉看到自己左手能夠到桌上的木魚,忍著被那人侵犯的惡心與怒意,集中體內所有的力氣,容蓉揮出左手抓住桌上木製錘猛地朝著桌上的木魚拍去……

  ‘啪……’木魚被錘子拍打掉落地上發出一聲大響,直在地上打了幾個滾這才停止了轉動。

  “娘娘,出了什麽事情?”殿內的聲響立即引起禁衛軍的注意,幾名禁衛軍站在大殿門外詢問著裏麵的情況。

  可容蓉被人捂著雙唇半點聲音也發不出,而那男子發現容蓉竟還有力氣打落東西後,捂著她的那隻手便更加用力了,手掌緊緊地按壓在容蓉的臉上,已是按出了五道手指印。

  而另一隻手則更加肆無忌憚地摸著容蓉的身子,容蓉隻感覺那手已是穿入了自己的裏衣,正解著她肚兜的繩子,向來冷靜的眼中頓時浮現出焦急,若是任由此人再這麽胡作非為下去,隻怕自己今日定要了。

  “娘娘,您還好吧?”容蓉雖被罰到宗廟,可她畢竟還是貴妃,與禁衛軍男女有別。

  盡管殿內的聲響引起禁衛軍的懷疑,他們卻也不敢隨意的亂闖進來,萬一驚擾了容貴妃,屆時皇上怪罪下來,隻怕他們是吃不了兜著走。

  “再敢弄出聲音,老子殺了你!”那男子聽到外麵的禁衛軍還不死心,原本摸著容蓉身子的手驟然掐住她的脖子,在她耳邊低聲恐嚇著。

  殊不知,容蓉連死都不怕,又豈會被他的威脅嚇到?

  手中的木錘瞬間朝著前麵的空地扔去,木錘幸運的打在大殿的柱子上,又發出一聲極大的聲響。

  外麵的禁衛軍終於發覺到殿內的不尋常,幾人合力推開殿門,眾人手中的燈籠立即照亮了黑漆漆的大殿,卻看到一名男子竟壓在容貴妃的身上,兩人竟打算在宗廟內行男女之歡。

  一眾禁衛軍頓時傻了眼,就連跟著跑進來的太監宮女也是紛紛麵麵相覷,不知該作何反應!

  “快……快去通知皇上……”領頭的禁衛軍隻覺自己已是滿頭大汗,隻能對身後的宮女太監低吼道。

  那些個宮女太監哪裏還敢在此逗留,若是被皇上知曉他們看到容貴妃偷人的場麵,隻怕會滅了他們的口。

  容蓉一看眾人跑出去稟報玉乾帝,一顆心頓時一沉,麵色瞬間慘白了起來。想要開口為自己辯解,可她的意識卻已經漸漸脫離了理智,竟在眾人的麵前昏厥了過去。

  “抓住他!”那名騎在容貴妃身上的男子見事情敗露,頓時放開容蓉想要從後門逃走,卻被幾名禁衛軍團團圍住,欲生擒了他。

  見無路可逃,那男子竟轉頭深情地看向沉睡過去的容貴妃,滿含柔情悲痛地開口,“蓉兒,我們來世再見!”

  語畢,他竟是朝著一名禁衛軍衝過去,快速地拔出那禁衛軍腰間的佩劍,抹脖自盡了。

  “這……”幾名禁衛軍麵麵相視,卻是不知該如何善後,尤其此時容貴妃竟還暈厥了過去,他們若是在大殿內長久待著,似乎不合規矩。

  幾人猶豫間,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隻見玉乾帝攜同皇後從後宮匆匆趕了過來。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看到宗廟內竟充滿血腥味,一名男子渾身是血倒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而容貴妃卻是衣衫不整地躺在大殿內,玉乾帝眼底頓時燃起怒火,直直地衝著那幾名禁衛軍吼道:“讓你們守護宗廟,你們就是這麽蘀朕辦事的?”

  玉乾帝的吼聲,讓皇後心口一跳,目光看向殿內,立即被裏麵的場景給嚇住了。

  撲麵而來的血腥味讓皇後以帕子擋住鼻口走了進來,麵色難看地立於玉乾帝的身旁,卻沒有在此時開口。

  幾名禁衛軍見玉乾帝前來,亦是滿麵蒼白地跪倒在玉乾帝的麵前,其中一人頂著玉乾帝的壓力開口,“回皇上,此男子是偷偷從後門潛入宗廟的,卑職等人發現廟內有些異常,便推門進來巡查,不想這男子竟……竟……”

  說到這裏,那禁衛軍自然不敢把方才看到的景象說出來,一時間急得滿頭大汗。

  玉乾帝亦是看出他的猶豫,忍著心頭的怒意對身後的一眾奴才喝道:“除了皇後,其他人都給朕滾出去!”

  此言一出,所有宮人紛紛快速地退出了殿宇。

  “說!”低吼聲再次在宗廟內響起,玉乾帝隻要看到容蓉那被人扯開的衣襟便怒火中燒,恨不能拔劍立即殺了她。還說沒有紅杏出牆,如今這野漢子都已經尋進了宮中與她私會,自己倒要看看容蓉這個賤人醒來後還有何話可說。

  “卑職們進來時,那男子正坐在容貴妃的身上,兩人欲行男女之事!容貴妃見事情被卑職等人發現,便嚇暈了過去,而那男子則是自盡了!自盡前,竟還對著容貴妃喊著,說……說來世再見!”語畢,那禁衛軍不再言語,隻是額頭上的冷汗卻是一顆顆地滴在麵前的地上。

  殿內一片死寂,就連皇後手心亦是出了不少冷汗,而玉乾帝卻是緊繃著一張臉,隻是那雙射向容貴妃的眸子中卻帶著強烈的恨意。

  “皇上……”皇後小心翼翼地出聲,可玉乾帝卻依舊死盯著躺在地上的容蓉,讓皇後不禁皺了下眉頭,輕咬下唇瓣,再次勸道:“皇上,妹妹隻是一時糊塗!況且,這男子已死,咱們在死無對證的狀況下可不能冤枉了妹妹,萬一這是旁人設下的圈套,皇上若是就此懲罰了妹妹,那她豈不是太冤枉了?”

  說著,皇後便想上前碰觸玉乾帝,卻被玉乾帝大力的拂開。

  “冤枉?哼!朕才是真正的冤枉呢!朕可真是傻瓜,指望著她能在宗廟靜心思過,可她呢?然明目張膽的在宗廟內做男盜女娼的事情!好個容蓉,這個賤人有何冤枉的!”玉乾帝一雙極怒的眸子似乎要把容蓉生剮了般,眼中的恨意已不是皇後幾句輕描淡寫的勸慰便能夠熄滅的。

  更何況,皇後的話看似在為容貴妃說情,實則卻是在火上澆油。

  “皇上,您息怒啊,保重龍體要緊!怎麽說,妹妹也是容家的人,您不能不顧大局啊!”皇後被玉乾帝拂開,身子微微搖晃了幾下,待站穩後又立即出言規勸著玉乾帝,希望他能夠忍住,莫要因為一時的怒氣而影響了大局。

  “皇後,朕就把這個賤人交給你了,在朕的聖旨送來之前,你好好的蘀朕看住這個賤人!你們幾人,把這屍首拖出去喂狗,看著狗把他盡數吃幹淨才準回來!”語畢,玉乾帝再也不想呆在宗廟內,憤然轉身領著餘公公等人離開了宗廟。

  “臣妾恭送皇上!”皇後朝著玉乾帝遠去的背影盈盈一拜,隨即在宮女的攙扶下款款站起身。

  冷目看著那幾個禁衛軍把男子的屍首抬走,草草讓人衝洗了下宗廟內的血跡,待殿內的血腥味消散了些,皇後這才重新踏進宗廟,看著孤零零一人躺在冰冷地上的容貴妃,眼中止不住的露出得意的笑容。

  一回到上房,玉乾帝便在聖旨上寫下幾個潦草的大字,隨後憤怒地扔掉手中的毛筆,舀出玉璽蓋在聖旨上,把聖旨扔在餘公公的懷中,命令道:“把這個給皇後送過去!”

  餘公公打開聖旨匆匆掃了一眼,神色頓時大變,滿目驚慌地看向玉乾帝,顫抖著聲音問道:“皇上,這……”

  “還不快滾?”卻不想,玉乾帝此時誰都不想看到,不等餘公公開口便已發怒。

  餘公公無法,隻能收起聖旨,滿目愁容的重新返回宗廟。

  “奴才叩見皇後娘娘!”見皇後立於殿內,餘公公立即上前行禮。

  “餘公公,皇上的聖旨呢?”皇後可是記著玉乾帝離開時所說的話,便出言問著餘公公。

  “請皇後娘娘過目!”餘公公自然不敢多話,趕緊掏出袖中的聖旨遞給皇後,但人卻沒有離開。

  見狀,皇後眼底劃過一絲不悅,她身旁的宮女則是立即上前,推著餘公公出了宗廟,隨即命人關上大門,拒絕所有人進入。

  ------題外話------

  容姐姐的事情快要結束,最近有點小虐,但結局是美好的,嗬嗬,所以大家輕拍!

  ☆、第二百七十一章 賜死貴妃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