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48節

  容蓉再美,卻不守婦德,雖然時候檢查她依舊是處子,可普國庵的事情發生過,在玉乾帝的心中容蓉已與DANG婦無異,若非她身後還有一個容家,自己又豈會留她活到今日?

  而皇後雖然長得平淡無味,可卻恪守自己的本分,看來自己是疏忽她許久了。

  思及此,玉乾帝握起皇後擱在膝上的右手,有些語重心長地開口,“還是你這舒心!”

  聞言,皇後眼圈微微泛紅,雙目包著眼淚,低著頭顫聲開口,“皇上能喜歡,則是臣妾的榮幸!”

  餘公公見狀,看來皇上今晚是要在皇後的宮中用膳了,則立即對皇後身邊的小陸子使了個眼色,讓他快下去準備晚膳。

  “皇上近日可是有煩心事?若是心情不順,不如多來臣妾的宮中坐坐!雖然後宮不得幹政,臣妾幫不了皇上,但臣妾宮中還有瑤兒,皇上見著她,心情定會好上一些。”皇後趁機開口,更是抬出瑤公主,讓皇上莫要忘記自己的親身女兒。

  聽之,玉乾帝拍了拍皇後的手背,淺淡地笑了笑,卻並未接口,想來心中還是想著其他的事情。

  皇後自是不敢說得太過,否則引得玉乾帝反感,隻怕適得其反。

  此時,一道身影緩緩靠近大殿的門口,餘公公見狀,目光看了眼玉乾帝,這才無聲地退出寢宮,聽著小太監的稟報。

  “小餘子,出了何事?”可玉乾帝又豈會沒有注意到?餘公公前腳還未跨進門檻,他已是開口詢問。

  皇後看著餘公公返回寢宮,方才臉上的楚楚可憐頓時消散,換上一抹從心底浮上來的緊張,雙目死死地盯著走近的餘公公,左手亦是漸漸抓緊腿上的裙子,整個人變得極其不安。

  餘公公看了眼皇後,卻隻能照實回答玉乾帝的問話,“回皇上,楚王與辰王護送太子回宮了!太子殿下方才去上書房請安,不想皇上來了皇後娘娘這裏,便去了德妃娘娘的宮中。”

  “是嗎?”玉乾帝放開皇後的手,端起桌上的熱茶細細品了一口,這個開口問道:“楚王與辰王現在何處?”

  “兩位王爺見皇上不在,便先行出宮了!”

  聽完餘公公的稟報,玉乾帝緩緩轉著手上印有鳳凰圖案的茶盞,半晌才站起身。

  “皇上,這晚膳便要準備好了!”皇後已是看出了玉乾帝的下一步動作,便緊跟著玉乾帝站起身,忙不迭地開口挽留著玉乾帝。

  可玉乾帝豈會聽從女人的意見,微冷的目光轉向皇後,卻發現她眼底深處藏著一抹乞求,目光微微柔和了些,但決定的事情卻不容皇後質疑,“朕還有政事要辦,皇後你自己用晚膳吧!”

  說著,便見玉乾帝領著餘公公踏出了寢宮。

  “皇上……”皇後的話包在口中卻是喊不出來,眼睜睜地看著玉乾帝離開了自己的宮殿。

  “娘娘小心身子!”宮女立即上前攙扶著皇後的身子,在她耳邊悄悄說了一些話。

  “此事當真?”發疼的心口再次被人用刀狠狠地刺了一下,皇後滿目恨意地轉向宮女,確認道。

  ☆、第二百六十八章

  “奴婢豈敢舀這樣的事情胡說。”宮女再次保證道,眼中神色認真,臉上亦是嚴肅之色。

  皇後緊盯著她的表情,看了半晌,才緩緩收回自己的視線,緊緊咬著唇瓣,無論如何也不相信皇上然在明知道容貴妃紅杏出牆後,竟隻是罰她入宗廟反思。

  “娘娘,還有一件事情,奴婢不知當講不當講……”見皇後神色間已是漸漸接受自己方才所說的事情,那宮女再次開口,隻是此次臉上的神色卻變得極其為難,眉宇間盡是猶豫之色,看來是有難以啟齒的事情。

  “說吧!”隱下臉上的不甘與嫉妒,皇後平複了自己的情緒,這才緩緩開口問著。現如今,還有什麽事情比方才那件事情更能讓她難受的呢?

  “娘娘,皇上心中似乎還是惦記這容貴妃。奴婢方才去上房時,看到餘公公似乎從宗廟的方向回來。”那宮女半斂著眼眸,低聲說出自己的發現。

  聞言,皇後卻是立即抬起雙目,眼中充滿疑惑地盯著麵前的宮女,聲音冰冷地問著,“你似乎很不喜歡容貴妃? 在本宮的麵前三番兩次地提及容貴妃,還總是想著挑起本宮對容貴妃的恨意。說,你到底是誰?”

  那宮女‘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並未喊冤也並未為自己辯解,隻見她半低著頭,聲音平靜道:“娘娘,奴婢對娘娘如何,娘娘心中應該有數。如今這宮中,放眼看去,娘娘雖尊為正宮之位,膝下也有一位小公主,可公主不是皇子,即便娘娘身後有阮家,但自古以來,那龍座上的人又豈會讓女子坐上去?更何況,德妃有太子,將來若太子登上大寶,您以為他會真心實意的對待您這位嫡母?況且,這宮中,還有一個變數,那就是容貴妃。她犯了這麽大的錯,皇上卻隻是不輕不重的罰她去宗廟,這樣的疼寵在皇上的身上可從來沒有見過,難道您還看不明白,皇上為了容貴妃已經開了無數次的先例,隻怕將來容貴妃的肚子也有鼓起來的時候,若誕下皇子,娘娘,您的正宮之位可就難保了!”

  那宮女平緩的把宮中的形勢為皇後梳理了一遍,聲音極其冷靜,渀若是局外人,並未摻雜過多的個人主觀意識,卻說進了皇後的心中。

  從未有過的危機感鋪天蓋地的席卷向皇後的心,讓她臉色驟變,捏成拳的手已是控製不住的微微顫抖,眼底的平和瞬間被擊破,湧上無邊的怒意與嫉妒。

  “娘娘莫要忘記,您身邊的兩名大宮女是如何死的!娘娘您菩薩心腸,不願參與宮中的爭鬥,隻想守著公主過日子,可她們卻不會放過您!如今您還有阮家支持可以坐在皇後的寶座上,可若您再繼續這般與世無爭下去,加上又沒有誕下皇子,您能保證阮家不會棄您而去?奴婢命薄,今日說這些大不敬的話已是死路一條,隻是奴婢心疼娘娘,不願娘娘總是被她們壓著翻不了身!娘娘若是覺得奴婢多管閑事,那就賜奴婢一死,奴婢絕無怨言!”說著,那宮女重重地皇後磕了三個頭,不再言語,隻能皇後的決定。

  聽完她的一席話,皇後卻是靜坐在原地許久,直到夜幕降臨,直到小陸子點著燭燈走進來,皇後的目光這才閃動了下,隨即轉向麵前跪著的宮女,伸手把她攙扶了起來,拉著她的手輕拍了拍,帶著一絲惆悵道:“本宮明白你的心意了,下去忙吧!”

  “是!”那宮女站起身,恭敬地對皇後福了福身,這才悄聲退了出去。

  “娘娘……”小陸子見皇後神色與往常似乎有些不同,有些擔心地上前,卻被皇後阻止。

  “小陸子,你也下去吧!”繼續坐在原處,皇後一手撐在桌上,一手捏著手中的帕子,心中卻不知在想些什麽。

  小陸子見狀,也隻能放好燭台退了出去……

  楚相府中。

  “王妃呢?”回到相府,天色已黑,楚飛揚踏進夢馨小築,卻見幾個丫頭正坐在外間刺繡,不禁有些好奇。

  “參見王爺!王妃在內室休息!”見楚飛揚回來,幾人立即放下手上的活起身行禮,慕春代為回答著楚飛揚的問題。

  楚飛揚點了點頭,抬手示意她們坐下繼續幹活,自己則是小心地掀起珠簾走進內室。

  昏黃的光線中,雲千夢閉目斜躺在竹榻上,身上蓋著一條薄被,手中的早已滑落掉在地上,一陣晚風從窗外吹了進來,掀起幾張頁,內室頓時響起一陣細小的聲音。

  見此景象,楚飛揚便知雲千夢定是熟睡了,否則豈會連卷掉在地上也不知?

  不禁搖頭笑了笑,楚飛揚輕手輕腳地走過去,從地上撿起卷擱在桌上,然後彎腰打橫抱起雲千夢,輕柔地把她放在床上,拉過錦被為她蓋在身上,免得她受了風寒。

  可經過這番折騰,雲千夢竟還沒有醒過來,不知是不是今日趕去海王府累著了。

  低頭在她粉嫩的臉頰上印下一吻,楚飛揚起身來到窗邊,打算關上窗子,免得夜晚的涼氣侵入內室,卻發現楚南山正大步走進院子,祖孫兩人隔著窗子對視一眼,頓時明白了彼此眼中的意思。

  關上窗子,楚飛揚看眼雲千夢,見她依舊睡著,便走出內室,問著慕春,“王妃可用過晚膳了?”

  慕春立即放下手中的繡品站起身,見王爺放低聲音,便也小聲地回複著,“王妃吃得不多。”

  聞言,楚飛揚皺了下眉頭,卻在心中心算了日子,這才吩咐道:“讓小廚房準備些粥品,王妃若是餓了,讓她喝些粥。”

  “是!”不敢有所怠慢,慕春立即福身應下,留下迎夏守在外間,自己快步走出正屋,朝著小廚房而去。

  來到院中,果真見楚南山候在外麵,楚飛揚迎上前,輕喚了一聲,“爺爺!”

  楚南山轉過身,臉上的玩世不恭早已不見,眼底盡是一片凝重,對楚飛揚點了下頭,祖孫二人同時步出夢馨小築,來到房。

  “外祖父,表哥!”房內,夏侯族長與夏侯勤早已等著他們二人,四人圍坐圓桌,氣氛顯得沉重。

  “最近辰王私下的小動作越發的頻繁了,而海沉溪手裏那駐紮在京城郊外的幾萬大軍,也每日操練。飛揚,你有何看法?”楚南山率先打破平靜,口氣凝重地開口,眼底已是染上深沉,給人智者之感。

  楚飛揚輕轉著手中的茶盞,聽自己爺爺已經說出近日京城發生的事情,嘴角微微勾起,淡然說道:“這是必然的。皇上已經對我們全麵開始施壓,辰王與海王是斷不可能再忍下去。更何況,如今元德太妃被皇上把持著,而海恬又被派去和親,辰王心中定是不甘,而海王有了齊靖元這個外力更不會再等下去。”

  聽完楚飛揚的話,楚南山卻是重重地歎出一口氣,眉頭瞬間緊皺了起來,帶著一絲感歎地開口,“當初便是怕引起先祖帝與海王之間的爭執,我才支持江家登上皇位,可如今看來,咱們放心的還是太早了。這江山一旦動搖,遭殃的還是百姓。”

  “這些年,辰王手上看似隻有一支城防軍,但私底下卻不斷擴大暗裏的軍隊,加上有元家為他做掩護,隻怕西楚均已遍布了辰王的勢力,想要對付他,絕非簡單的事情。”楚飛揚放下茶盞,收起臉上的淺笑,麵色淡然地開口,“至於海全就更不用說了,幾十年的苦心經營,想必他手上的人數隻多不少,隻怕還盡是精兵,加上他與海沉溪又都是極其擅長兵法之人,想要除掉他們,也是極其困難的事情。”

  “咱們就這麽坐以待斃嗎?”從楚飛揚的口中聽到這樣的話,夏侯勤心情一沉,便知那兩人定非泛泛之輩,想要連根拔起隻怕是極其困難的,可是若渀若不管,隻怕將來連楚家也會跟著遭殃。

  “爺爺,您怎麽看?”楚飛揚卻是問著楚南山,這西楚的江山是爺爺打下的,楚家的一切也是爺爺掙來的,楚飛揚自是尊重楚南山的意見,端看楚南山是攻還是守,他都是奉陪到底。

  見楚飛揚把這個最難的問題交給自己,楚南山麵色漸漸沉重了起來,眼底泛著暗晦不明的光芒,手指有一搭沒一搭地敲打著桌麵,半晌,才緩緩開口,“攻守兼備,攻可守、守亦可攻!”

  極其隱晦的話,在座的其他三人卻均是聽明白了。

  “勤兒,你明兒個便會洛城,清點洛城的兵力,做好完全的準備。”夏侯族長最是幹脆利落,楚南山的決定一出來,他便開始對夏侯勤下指令。

  “不,夏侯族的兵力,盡數保護自己!”而楚飛揚卻在外祖父的話結束後立即開口,引得夏侯族長眼現不解。

  看出夏侯族長眼中的疑惑,楚飛揚笑了笑,解惑道:“夏侯族是楚家姻親,這是誰都知道的事情,難保不會成為他人威脅楚家的把柄,所以夏侯族的任務便是保護好自己,也算是保留兵力,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損失一兵一卒!更何況,呂鑫手上的六萬大軍,可是在南邊,距離洛城最是接近。”

  ☆、第二百六十九章

  楚飛揚的話提醒了夏侯族長與夏侯勤,兩人頓時陷入沉思中。

  “外祖父不要忘了洛城發生瘟疫時,朝廷是如何處理洛城的百姓的。封鎖洛城,便是放棄了城中所有百姓。當時已是不在乎洛城的百姓,難道還指望在戰亂時,洛城的駐防軍會保護百姓嗎?咱們除了自救,沒有其他的辦法。且洛城中均是夏侯族的人,也最得我信任,洛城若是安全,將來……”剩下的話楚飛揚沒有說出口,這隻是最後一步,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走這一步的。

  畢竟洛城距離京城甚遠,這一路上隻怕會生出許多的變故,即便他的保護再滴水不漏,也會擔心會出現萬一。而他則是萬萬承擔不起這個萬一。

  “我明白了,明日一早便啟程回洛城。隻是,爺爺,您與安兒……”夏侯勤也是有些為難,爺爺與安兒留在京城,隻怕會礙手礙腳吧,隻是這話沒敢當著夏侯族長的麵說出來。

  夏侯族長冷眼瞥了孫子一眼,不鹹不淡地開口,“我們暫且留在京城,現在局勢危險,咱們這麽一大群人公然離開京城,定會成為別人的目標,若是被抓,飛揚就變得被動了!”

  這薑還是老的辣,夏侯族長考慮問題則更為周全一些。

  “王爺!”這時,習凜接到屬下的稟報,立即來到門外出聲輕喚楚飛揚。

  “我去去就來!”楚飛揚起身,站在廊簷下聽著習凜的低聲稟報。

  楚飛揚微抬首望著天上的雲卷雲舒,麵色淡然平靜,在聽完後竟是靜默了片刻。

  半晌,楚飛揚才收回視線,低聲對習凜吩咐了一串的事情。

  “出了何事?”見楚飛揚返回書房,楚南山問道。

  “不是什麽大事!”語畢,楚飛揚從書架上取下西楚的地圖鋪在桌上,指著上麵重要的城池,與其他三人討論著一係列的事情。

  深夜談完事情,楚飛揚返回夢馨小築,卻了無睡意,斜躺在床外側,側身細細看著雲千夢,修長的手指悄然沿著她臉部的輪廓滑動著。

  臉上微癢,雲千夢在睡夢中皺了下眉頭,抬起無力的手想撥開,可那隻手卻陰魂不散地纏著她,擾了雲千夢的清夢,迫使她漸漸睜開眼,卻發現楚飛揚大半夜不睡覺,竟盯著自己發愣。.

  “怎麽了?”帶著濃濃的鼻音,雲千夢打了個哈欠,隨即側過身往楚飛揚的懷中窩了窩,待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後,才開口問著,“才回來嗎?”

  雖然聲音還帶著睡意,可雲千夢的腦子卻已清醒了過來。

  近日自己雖然貪睡,但該知道的事情卻一件也瞞不過她的眼睛。楚飛揚近日可是越來越忙,隻要有空便會去書房與爺爺外祖父等人商量事情,想必這天下當真是要變天了吧。

  “吵醒你了?”楚飛揚躺下身,一手穿過雲千夢的脖子,攬著她的肩頭把她帶進自己的懷中,薄唇抵著她的額頭低聲問著。

  雲千夢則是眨了眨眼睛,這回是完全清醒了過來,聽到楚飛揚的問話,紅唇不高興的嘟起,帶著一絲起床氣地開口,“這還用說嗎?哪有人在別人睡覺的時候撩撥人的?”

  聽出她口氣中的撒嬌,楚飛揚勾唇一笑,心頭的沉重奇跡般地消散了一些,賴皮地回了一句,“不是還有我嗎?”

  雲千夢一陣氣結,伸手輕輕在楚飛揚的胸口敲了一下,以示警告,卻被楚飛揚握住湊近唇邊親了親。

  “有什麽煩心的事情嗎?”鮮少見到楚飛揚在她的麵前沉默不語,雲千夢有些擔心,便任由他握著自己的手。

  “沒有。隻是咱們最近似乎總是在各自忙著事情,許久沒有這樣躺著談心了,有些感歎。”暗夜中,楚飛揚雙目微眯起來,眉宇間盡是享受的神色,想來也隻有在雲千夢的麵前才會讓他這般放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