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46

有將對方當作對手。遇到挫折便惱羞成怒,將錯誤盡數推在旁人的頭上,楚輕揚若繼續這樣下去,隻怕此生不會再有翻身的機會。

“我不要去流放……我不要……我是要坐皇後的人啊……我怎麽能被流放?”此時,楚潔失控地大叫起來,整個人猛地從地上跳起來想衝出前廳。

楚飛揚見楚潔竟是朝著雲千夢直直地衝過來,立即閃身擋在雲千夢的麵前,同時快速出手用力打在楚潔的肩胛處,隻見楚潔的身子瞬間軟倒在地。

“潔兒……”謝氏看到這樣的場景,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提起裙擺站起身衝到楚潔的身旁,將癱倒在地的楚潔抱在懷中,隨即抬起臉來,滿眼嫉恨地神色射向楚飛揚與雲千夢,“你們已經得到想要的一切,為何還不放過我們?輕揚、潔兒與你雖不是一母同胞,但身上卻流著楚家的血,為何你要這麽狠心?難道你為了王位,連自己的手足自己的親生父親也要殘害至死嗎?”

------題外話------

《楚王妃》實體將於兩周後上市,經過半年多的艱苦努力,混合著偶的心血和汗水,實體終於要上市了!

此次《楚王妃》是由悅讀紀策劃,由青島出版社出版,定價55元,當當網等網站有售!

希望親們能夠踴躍團購,團購群號:259194816、215797326!

入群門磚:《楚王妃》團購!

推薦好友錦素流年新文:《婚寵——嫁值千金》!

霏妍新文:《霸寵懶妃》!

☆、第二百九十五章

謝氏出聲討伐楚飛揚,從來都是含笑的美眸中,此時卻隻剩陰狠。

雲千夢見謝氏口齒清晰、思維敏捷,又憶起門外還站著張嵐等人,便知道謝氏此時還想著誣陷楚飛揚。

麵色漸漸冷了下來,雲千夢自楚飛揚的身後走出來,麵帶冷笑地開口,“二娘說的這是什麽話?若不是王爺,父親又豈會得到解藥?一人做事一人當,既然做錯了事情,自然是要受到懲罰。難不成在二娘的心中,犯錯之人便能夠逍遙法外嗎?王爺此次前去幽州辦案,全是皇上的旨意,難不成二娘以為王爺能夠左右皇上的想法?況且,謝家的事情,二娘心中自是清楚明白的,難道還要我們再細細地說一遍?”

“哼,孩子們不說,是給你們做父母的臉麵,你倒是倒打一耙,將所有的汙水潑在飛揚的身上,若不是他,謝家隻怕早已株連九族了!”雲千夢的話剛說完,便聽見楚南山憤恨地冷哼一聲,目光帶著不悅地掃過謝氏,極冷地開口說出這些話來。

謝氏如今已是戴罪之身,自然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更何況,她所出的兩名子女均被判有罪,而楚飛揚卻依舊高坐楚王之位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和牽連,她的心中當然是十分不滿和怨恨的,即便此時楚南山出言怒斥她的糊塗,她卻依舊沒有清醒過來。

隻見她狂笑一聲,將楚潔交給謝婉婉謝媛媛照顧,自己立於楚南山等人麵前,冷笑著質問道:“那麽父親您又何時公正過?您的兒子還活著,您卻將王位傳給了楚飛揚,您讓夫君情何以堪?縱是他才華橫溢,可您這麽做,外人定會以為他連自己的兒子都比不上。我知楚王的母親是夏侯族的公主,身份地位均是高人一等,在父親您心中的份量比之輕揚更是不知重了多少,但夫君始終是您的親生兒子,您能不能對他公平一些?他孤身一人離開京城來到幽州,盡心盡力為皇上管理邊疆重城,您以為他容易嗎?若是父親不喜兒媳商賈出身的身份,您為何不直說?為何不給夫君一個解釋的機會,直接將王位傳給了楚飛揚?”

謝氏越說越是激動,此時隻見她雙目爆紅,眼眸中帶著極大的不甘心與恨意,他們辛辛苦苦經營這麽多年,好不容易熬了這些年,卻因為一個楚飛揚而壞了整盤棋,怎能不讓她心頭惱火?

更何況,她獲罪也就罷了,可為何楚飛揚連輕揚與潔兒的前途也給毀了?甚至潔兒隻是一個女兒家,對於楚飛揚而言沒有任何的威脅!楚飛揚,你可真是好狠啊,竟這般殘害自己的手足!

楚南山從未這樣動怒過,活了大半輩子,已是一隻腳踏進棺材的人,竟被自己的兒媳指著鼻子指責質問,而這些問話卻均是子虛烏有的,怎能不讓楚南山動怒?

眼看著楚南山即將發怒,雲千夢皺眉低聲開口,“二娘說的好沒道理。王位是爺爺的,爺爺自然有權利選擇繼承人。況且,父親心中隻怕還看不上這楚王的位置吧,二弟的心中隻怕也是裝著比楚王府更大的宮殿吧!二娘又何必在此做戲,平白地讓人看了笑話。或者說,二娘覺得如今僅剩這一個機會,便不顧黑白是非想要抹黑爺爺與王爺?二娘莫要忘了,若非夫君從中周旋,謝家可不僅僅是謝英萍和幾個管事被砍頭,二弟與潔兒更不會隻是流放這麽簡單。若王爺真心想要置你們於死地,你們以為事情還會拖到今日才會聽到皇上的聖旨?二娘此次前來京城的目的為何?二弟拜文狄為師的目的又是為何?二娘不顧性命救文家女眷的目的又是為何?謝婉婉謝媛媛頻繁出現在各大宴席上的目的又是為何?難道需要本妃一一說明嗎?”

說到這裏,雲千夢的心頭亦是浮上薄怒,更多的,卻是心疼楚飛揚付出的一切。

被雲千夢一陣搶白,謝氏麵色微微一怔,眼底的血色漸漸退去,但印上的卻是更加濃烈的恨意與不甘。

“你們如今貴為楚王楚王妃,自然是說什麽便是什麽。我們是一介平民,如今還是戴罪之身,自是不被人所容。我們所能求的,也不過能夠公平一點。我自知王爺是父親一手帶大的,祖孫感情自然不一般,可輕揚亦是楚家嫡親的孫子,以父親在朝中的威望,難道就不能保住自己的孫子嗎?”謝氏強硬的態度突然軟化了下來,麵色淒淒然地開口,轉向楚輕揚的眼中盡是心疼之色,可藏在眼底的,卻依舊是無法抹去的恨意。

“王爺,時辰不早了,皇上早已下命,聖旨念完就該上路!”這時,張嵐自外麵走了進來,公事公辦地對楚飛揚開口。

而他的身後,則是站著十幾名獄卒,這些獄卒的手中均是舀著枷鎖,目光冷漠地盯著謝氏等人。

對於張嵐自作主張的進入,楚飛揚眼中劃過一絲冷芒,繼而冷笑道:“怎麽,張大人就這麽著急?就算是死刑犯在行刑前,也會給頓飽飯,本王的家人即將流放關外,難不成多說幾句體己話也不行?”

楚飛揚的話,讓張嵐心知自己貿然地闖入惹得楚王不悅,可聖旨在前,他豈能抗旨不遵?

張嵐隻能硬著頭皮道:“王爺,下官也是奉命行事,還請王爺行個方便,也免得楚夫人楚公子等人在路上受苦。”

“哼!張大人是在威脅本王嗎?還是說,張大人認為這些刑部的獄卒在曲尚的掌管下會對犯人動用私刑?”楚飛揚看眼張嵐,將對方威脅的話語聽進耳中,心中卻是滿是不屑,聲音冷淡地反問著。

張嵐豈會料到楚飛揚竟將自己的話牽扯到曲長卿的身上。皇上近日為了先祖爺留下的那東西而時常前去鳳翔宮探望太後,母子二人的感情自然漸漸融洽,打破了前段時日的僵持,自己若是在此時挑曲家的錯處,隻怕連皇上也饒不了自己。

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一下,張嵐咽下滿心的不甘心,沉聲開口,“下官絕非此意,還請王爺莫要誤會。”

“哦?誤會?本王並未誤會什麽,張大人氣了。既然張大人這般著急回宮交差,那就將人帶走吧!隻是,既然人是張大人急著帶走的,若是出了事情,本王定不會善罷甘休的!”說著,楚飛揚摟著雲千夢走到前廳的另一邊,將前麵的路讓給張嵐。

楚南山見狀,卻也沒有多言,與楚飛揚相同,讓出了自己麵前的路,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楚輕揚見自己的祖父與同父異母的兄長竟這般待自己,早已是氣紅了眼,隻是此時卻極其的安靜,讓獄卒為他戴上枷鎖。

直至步出楚王府,楚輕揚也沒有再看楚南山與楚飛揚一眼。

送著他們出了楚王府,王府外經過的百姓見刑部衙役竟從楚王府帶出了犯人,紛紛停足觀望,均是有些不相信素有清譽的楚王府竟有犯人,一時間街頭巷尾均是談論著此事。

看著幾人的身影越來越遠,雲千夢收回視線,微微歎了口氣,若非楚培做的太過,事情何以至此?若楚飛揚手中握有兵權讓玉乾帝暫時動不了,隻怕今日這楚王府也不複存在了。

聚集在街邊的百姓越來越多,眾人看著一身錦衣華服的幾人帶著枷鎖在衙役的看守下朝著城門口走去,紛紛對謝氏幾人指指點點,竊竊私語正不絕於耳。

楚潔則是被兩名衙役拖著往前走,謝媛媛謝婉婉跟在謝氏的身後,麵對這麽多人的指指點點,幾人臉色極其慘白,恨不能將臉藏進衣襟內。

走到城門口時,已近城門落鎖時,而楚培亦是被衙役押著等候在城門口,看到自己的妻兒前來,楚培立即往城門內走了幾步,千頭萬緒卻是梗在喉間說不出口。

“夫君……”謝氏看到許久不見的楚培,眼眶內瞬間盈滿淚水,嬌美的容顏在蒼白臉色的襯托下顯得更加的楚楚可憐,兩道細細的柳眉輕輕地擰在一起,讓謝氏看上去極其地無辜無奈,更是讓楚培心頭一痛。

“爹……”楚輕揚隨著謝氏開口,隻是眼底卻沒有對自己父親的關心與擔心,冷若玄雪的眸子透著徹骨的寒意,似乎這世上已沒有任何人事能夠使他軟化。

“輕揚,你這是……”楚培豈會料到自己的兒子會這副表情,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目光再次一掃走近自己的眾人,楚潔還處於昏厥中,謝媛媛謝婉婉亦是慘白了一張俏臉立於謝氏的身後。

“這一切,可都是楚王的功勞。”謝氏自是明白楚輕揚心中的不甘,但是事已至此,再大的不甘也敵不過楚飛揚手中的權勢,隻是這些東西,原本輕揚也是有份的,如今卻被楚飛揚一人獨占了,叫他們如何咽下這口氣?

謝氏的話,亦是挑起了楚培心中的怒火,視線再次看了眼麵前的京城,楚培慢慢地轉過了身。

楚輕揚見楚培一副認命的表情,心頭頓時大火,更是憎恨楚培的退縮,隻見他猛地衝到楚培麵前,低吼道:“爹,您就這麽認輸了?這一切都是你的,你怎麽能認輸?你不是還有……”

“住口!”卻不想,原本冷靜的楚培在看到楚輕揚那快要失控的表情時,突然朝著楚輕揚大吼出聲,瞬間打斷了楚輕揚的話。

莫說楚輕揚,就是謝氏亦是被楚培嚇了一跳,不明白楚培這到底是怎麽了?為何突然對親生兒子發火?

而一旁的衙役也是紛紛露出不解的神情看向楚培與楚輕揚。

感受到四周傳來的異樣目光,楚培閉上雙目,強壓下起伏不定的情緒,這才緩緩睜開雙目,眼帶著心疼地看向楚輕揚,語重心長地開口,“爹知道你心中所想,也知道你的誌向抱負,可越是這樣的時候,你更不能自亂陣腳!”

隱晦的一句話,讓楚輕揚看到了希望,隻是這種喜悅卻是藏在心中,臉上眼中的表情依舊冷的讓人心寒。

“楚大人,咱們還是趕緊上路吧,否則天色晚了,這路上可就不大好走了。”一旁的衙役氣地開口,已是給足了楚培麵子。

楚培冷漠地點了下頭,跟在十幾名衙役的身後出了京城的大門,往西楚的西北邊境走去……

夜風颼颼,月亮被烏黑的雲層藏在其中不見半點光亮,一行人整整走了三四個時辰卻依舊不見衙役停下腳步,而此處卻已到了城外的樹林中,其中陰森森一片,讓人心生懼意。

這對於養尊處優的幾人而言無疑是酷刑,楚潔早已清醒過來,可當她發現肩上的枷鎖時,卻是走一路哭一路,低低地哭泣聲伴隨著無孔不入的夜風衝擊著人的感官,連同著謝婉婉與謝媛媛也跟著哭泣了起來……

“行了,哭什麽哭?走這麽幾步就哭成這樣,以後的日子是不是不打算過了?”楚輕揚心頭煩躁,被三人的哭聲擾得更加心煩意亂,忍不住地便朝著三人吼了出來。如今楚潔、謝媛媛、謝婉婉三人已經失去了她們的作用,楚輕揚自是不會善待,卻也是暴露了他冷酷的一麵。

楚潔的抽噎聲微微停了片刻,抬眸看向冷目瞪向自己的哥哥,心頭竟沒來由地打了個冷顫,隻覺哥哥的眼神竟比暗夜中的狼眼更加令人害怕,一時間沒有注意腳下的步子,竟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擺,整個人直直地前麵撲去……

“啊……”一聲驚呼伴隨著一陣塵土揚起,楚潔跌倒在地,整個人痛得說不出話來。

“沒用的東西!”而原本走在她之前的楚輕揚卻是丟下這句話,隨即轉身繼續往前走去……

烏雲中透不出半點星點月光,風聲漸起,卻刮起一股異樣的氣息……

“動手!”城郊外的樹林中,突然響起一陣極其輕微的哨聲,數百條黑影從樹端瞬間衝了下來……

☆、第二百九十六章

“什麽人?”十幾名衙役聽到不同於風聲樹葉婆娑聲的聲響,紛紛拔出手中的長劍,將楚培幾人圍在其中保護著他們。

一名衙役見楚潔還未站起身,衝上前想要拽過楚潔,卻不想敵人也早已發現了楚潔這個漏洞,幾十人瞬間朝著那名衙役攻去……

“啊……”一道淒慘的喊痛聲瞬間響徹整片樹林,一道血柱衝天而噴,那名本想救回楚潔的衙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