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47節

  聞言,雲千夢抿嘴一笑,原本放在遠處的視線漸漸收回,眼角餘光則是掃了眼曲長卿,見他果真麵無表情的立於不遠處,還真是像一座冰雕。

  “寒小姐若是覺得冷,就回船內吧!”隻是,雲千夢心中卻是向著自家人的,一句話便回複了寒玉。

  隻見小丫頭立即偷偷吐了吐舌頭,雪白的小臉上微微泛起一抹紅暈,轉目看向天邊的雲彩,不再開口。

  曲長卿始終注意著寒玉,倒是有些稀奇這丫頭也有安靜害羞的時候,還是王妃有法子,一句話便讓小丫頭閉了嘴。

  “咱們上次看時,天色早已黑透,今日這一看,這船外的景致竟是另一番海闊天空!”曲妃卿想起上一次在海王府遭遇的一切,若非有夢兒替她擋著,隻怕當時的她當真是應付不來海王府的牛馬蛇神。

  雲千夢卻是注意著身邊每一個人的表情,見曲妃卿提及這句‘海闊天空’,便跟著說道:“是啊,什麽事情,退一步便是海闊天空!”

  聞言,曲妃卿便明白了她話中的意思,轉目看向雲千夢,見她正對自己善意的笑著,曲妃卿也不由得展顏一笑,朝雲千夢點了點頭。

  而此時,夏侯安兒放鬆的神態不禁戒備了起來,隻見她轉過身,眼中帶著警惕的盯著出口處。

  與此同時,曲長卿與寒澈同時轉向出口處,兩人眼底同樣染上點點戒備。

  “想不到大家都出來賞景了!”一道略帶陰鬱的聲音傳來,海沉溪獨自一人走上甲板,滿麵淺笑地走近眾人。

  “海郡王怎麽也上來了?”曲長卿上前一步,擋住了海沉溪繼續靠近女眷的身影,口氣冰冷、神色肅穆,帶著不容他欺進的凜然。

  海沉溪卻也不勉強,徑自走到另一邊,靠在欄杆上,目光含著絲絲冷笑地看著麵前的眾人,突然對寒澈開口,“寒相今日怎麽總與曲尚書在一起?難道是覺得海王府招待不周?方才太子還提及寒相,說皇上總在太子的麵前盛讚寒相的學識,而寒相當初還是從辰王府出來的學子,今日竟又與曲尚書這般好的交情,當真是讓人羨慕!”

  海沉溪好生厲害的一張嘴,把寒澈說成了牆頭草,亦是有意讓雲千夢等人看清寒澈的本質。

  隻聽著他這般往自己身上潑汙水,寒澈投向日光的眸光微閃,臉上神情卻淡然從容,冷淡道:“太子謬讚了!寒某隻是凡人,隻希望與眾位共事融洽,倒沒有其他的心思!”

  這樣的話,辰王早就已經指責過他,寒澈豈會被海沉溪這外人激怒?

  隻是,他麵上雖淡然,心中終究是有些在意曲妃卿的看法,目光轉向海沉溪時,卻是悄悄地掃過曲妃卿,見她表情平靜,心頭劃過的卻不知是慶幸還是失望。

  “原來你在這裏啊!”一道清朗的聲音卻在此時傳來,隻見楚飛揚滿麵淺笑地登上甲板,朝著雲千夢走了過來,手上竟還拿著一件披風。

  而楚飛揚的身後,居然還跟著甩不掉的江沐辰,看著楚飛揚走近雲千夢,為她披上披風,江沐辰臉上的神情便更冷了。

  雖是一件輕薄的披風,可披在雲千夢的身上,卻讓她覺得心頭有些難受,便輕蹙了眉頭,對楚飛揚搖了搖頭,輕聲道:“這山風吹著十分舒心,倒不見冷,一會在用披風吧!”

  說著,雲千夢徑自取下披風搭在手臂上。

  楚飛揚見她似是有些難受,眼中的笑意瞬間褪去,換上一抹擔憂,目光轉向夏侯安兒,卻見小表妹隻是搖了搖頭,表示她也不知情。

  “走吧,咱們在海王府叨擾了半日,也該回去了!”楚飛揚說到做到,隨即便見他扶著雲千夢走向樓梯。

  “楚王,這晚宴還未開始,您怎能缺席?”海沉溪立即開口,目光亦是帶著刺探地看向雲千夢。

  “多謝海郡王美意,隻是本王還有事情,便先行一步了!”說完,楚飛揚便不等海沉溪開口,與雲千夢一同走進船艙。

  太子見楚飛揚江沐辰離開,便也緊跟著起身,幾人與海王閑聊了幾句,一眾人等便離開了海王府。

  坐在馬車內,雲千夢掀起車簾看眼麵前的海王府,隻覺今日的宴會當真是透著無數的蹊蹺。先不論這海王府眾人均是態度可親,就連方才太子等人先行離開的舉動,也沒見海王多加挽留,如此平常平靜的喜宴中,卻透著讓人揣測不透的詭異,實在是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表嫂,怎麽了?”夏侯安兒也湊過來,從車內往外看去,隻見從外麵看海王府,當真是氣勢宏偉,帶著一絲不容侵犯的尊貴。

  “沒什麽,坐好吧!”馬車漸漸滾動了起來,慕春已聽從楚飛揚的吩咐,在雲千夢的身後墊上了厚厚的軟墊,讓她能夠坐得舒服些。

  皇宮、宗廟內。

  容貴妃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靜心地轉著手上的佛珠,虔誠的模樣不帶一絲雜質。

  一道略顯駝背的身影慢慢靠近宗廟,對門外的太監宮女做了個噤聲的動作,隨即推開宗廟的側門,從縫隙中觀察著容貴妃……

  ☆、第二百六十七章

  “餘公公,你這是打哪來的?”守在上書房的門外,皇後宮中的宮女卻看到餘公公微駝著背從外麵走了過來,眼尖地順著他方才走過來的方向看去,那宮女眼神微微一沉,心中已是有些明了。

  “沒什麽,這不是快下午了,剛去禦膳房給皇上準備了些點心,你不在皇後娘娘的宮中伺候著,怎麽跑來這裏了?”餘公公隨便找了個借口這宮女的問題敷衍了過去,隨即轉移話題,精明的雙目已是在宮女身上打量了一圈,心下明白了她前來的目的。

  那宮女則是笑了笑,緩緩走進餘公公,帶著一絲恭維道:“公公辛苦了,準備糕點這樣的小事,自有下麵的小太監,您吩咐他們即可,何必自己親自跑一趟?”

  踏上最後一節台階,餘公公已是滿麵笑容,隻是眼中卻因為宮女的話而顯出不讚同的神情,“這吃進口中的東西,豈是小事?更何況是給聖上吃的,更是馬虎不得!你今兒個過來,可是皇後娘娘那有什麽事情?”

  見餘公公死活不承認自己方才所去的地方,宮女心頭冷哼一聲,臉上笑顏如花,把餘公公拉到上書房前方的花壇旁,小聲地問著,“公公,您也知道,自從容貴妃被罰進了宗廟,皇上已經許久沒有進皇後娘娘的宮殿了!娘娘派奴婢前來問一問,皇上今兒個可去娘娘宮中坐坐?娘娘知道皇上大病初愈,特命人準備了不少有益身體健康的吃食!這上書房奴婢自是不能進去,可公公您是皇上身邊的大紅人啊,您的話,相信皇上定能夠聽一聽的!”

  說著,那宮女從衣袖中掏出一隻荷包,看似扁扁的,可卻內藏乾坤。

  餘公公眼皮微微垂下,眼中的精光一掃宮女手中那隻繡工精湛的荷包,眼尖的發現荷包上所用的金線可是千金難求的,眼底的神色不禁和緩了幾分,卻沒有接過荷包,帶著一絲為難道:“娘娘的心思,老奴是明白的!隻是皇上今日著實忙碌,每日看到淨事房捧來綠頭牌也不看一眼,你讓我怎麽辦?這樣吧,我試著在皇上麵前提一下,不過結果如何,可就怨不得我了!”

  說完,餘公公把那荷包推了回去,麵對錢財不是不心動,隻是這荷包已是這般昂貴,想必裏麵銀票的數目更是可觀,可自己若接下了這荷包,隻怕以後就要為皇後賣命了。而玉乾帝這般精明的人,又豈會不會發覺,屆時自己有沒有命花這個錢,隻怕還是未知數。//

  看了眼那宮女,餘公公快步走向上書房,推開側門走了進去,絲毫不給那宮女強塞荷包的機會。

  “皇上!”端過小太監手中奉著的人參茶,餘公公走上玉階,小心地放在玉乾帝的龍案上。

  “回來了?怎麽樣?”玉乾帝快速地在奏折上寫下禦批,隨即換了一本奏折,連眼皮都未抬一下。

  “貴妃娘娘在宗廟潛心禮佛,為陳老太君祈福!宗廟四周也有禁衛軍守著,一切正常!”餘公公小聲地回答著。

  “哼!”可聽完餘公公的回答,玉乾帝卻隻是哼出一聲,隨即便沒了下聲,想必心頭的怒意不會這麽容易消散。

  “烏統領那邊可搜查出什麽?”夏吉護送他回了宮,烏統領則是留在普國庵繼續搜查,已是過了這麽多天,也該給他一個答複了。

  “回皇上,烏統領已派人前來稟報,普國庵內盡是道姑與女施主,並未發現可疑之人!”餘公公說得極其小心,措辭也極其用心,不讓玉乾帝從自己的口中聽到忌諱的話語。

  聽完餘公公的稟報,玉乾帝眉目神色一冷,下筆的速度則是更快了。

  餘公公小心地觀察著玉乾帝的表情,見他神色淡漠,但眼神卻透著犀利,心頭不禁想著那宮女的話,便咬咬牙開口,“皇上,您要注意龍體啊!這些日子您總是與各大臣深夜談事,可千萬要保重龍體!後宮的娘娘們,可都十分擔心皇上的龍體啊!”

  聞言,玉乾帝筆尖微微在宣紙上停頓了下,心頭立即明白了餘公公話中的意思,眼底不禁泛起一抹冷笑,隨即問道:“是嗎?算起來,朕的確是許久沒有去後宮了!你說,朕應該先去看誰?”

  餘公公看著玉乾帝的神色並無太過明顯的怒意,便順著他的話回答:“皇上,皇後娘娘是後宮之首,宮規中也有一條,帝後每月必有一日是同寢的,您這個月,還未去過皇後娘娘的宮中呢!”

  餘公公一麵說,一麵注意著玉乾帝的表情,整個過程均是提著一顆心,生怕一個不察惹得皇帝龍顏大怒。

  “既如此,那就走吧!”殊不知,玉乾帝竟是合上了麵前的奏折站起身,領著餘公公往殿外走去。

  “娘娘,皇上要來了!”那宮女在上書房外張望了許久,終於見餘公公遠遠地對她點了點頭,便立即跑回宮中稟報此事。

  聽到這個消息,皇後手上端著的茶盞微微傾瀉了下,微燙的茶水順著杯沿潑在她的手上,她卻感覺不到任何痛楚,滿麵喜出望外地站起身,微揚聲調地問著,“當真?”

  “當真!皇上正朝著咱們宮過來呢!”那宮女走近皇後,接下她手中的茶盞放在桌上,拿過一旁的帕子替她擦拭幹手上的茶漬。

  可皇後哪裏顧得上這些,隻見她立即衝到銅鏡前,抓起梳妝台上的梳子小心翼翼地打理著柔光水滑的發絲,生怕有一根頭發不合君意。

  待玉乾帝踏進宮殿時,皇後已經領著宮中眾人候在門口行禮相迎,“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起來吧!”玉乾帝淡淡地掃了皇後一眼,便抬腿走進寢宮。

  皇後隻覺那雙明黃色的靴子在眼前微微停頓了一下便舉步離開,心頭稍稍劃過一絲失望與酸楚,卻隻能揚起笑容站起身,身姿款款地跟在玉乾帝身後走進寢宮,在玉乾帝落座後,才小心的坐在他的身邊。

  “皇上,此時天色不早了,不如您就在臣妾的宮中用晚膳吧!免得來回奔波!”盯著玉乾帝平淡的表情,皇後笑顏如花,心中揣著一絲小心地開口。

  玉乾帝環視著寢宮一眼,這才把視線落在皇後清秀的臉上,腦海中卻浮現容貴妃那張絕色的容顏,眉頭不禁稍稍皺了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