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45

法及第,七弟更是無法擔起武舉的判官吧!”眼見著江沐辰與楚飛揚即將大打出手,滿園的大臣及其女眷均是看著主桌的方向,端王沉穩開口。

“哼!”江沐辰狠狠地瞪了楚飛揚一眼,隨即別看眼,目光卻是轉向花園中的涼亭上,見那飄揚的粉紗中那抹淡藍色的身影,更是暗恨地緊緊握住自己的拳頭,含著野心的眼眸中盡是一片壓抑之色。

“嗬嗬,端王所言極是!若咱們總是文不對題,隻怕當真是無法高中!”與辰王的冷若冰霜相比,楚飛揚卻是麵若桃花,滿麵笑意,讓人隻覺如微風拂麵,可親可敬。

而楚飛揚的目光亦是轉向端坐在涼亭內的那抹纖瘦的身影,原本冰冷似箭的眸子中,此時已是柔化成一汪溫泉,帶著點點暖意注視著雲千夢的背影,見她狀態尚好,便放心地收回視線。

寒澈見端王一開口,當朝兩名身高位、手握重權的王爺同時化幹戈為玉帛,不由得轉目看向始終端坐在席間的端王,隻見他的臉上始終是冷靜的表情,眼中的神情平靜無波,看著十分的心平氣和且無所。

緩緩地半垂下眼眸,寒澈心中頓時明白,為何端王這麽多年在朝中屹立不倒,他沒有掌控西楚的財政大權,亦沒有重兵在手,卻能夠得到玉乾帝的尊重、更能夠讓朝中百官敬重不已,便是因為他的眼中心中沒有對權勢的追求,無欲則剛啊,同時也得到旁人的尊重。

也難怪他的出口,讓向來六親不認的辰王硬生生的壓下心頭的怒意,又讓從來瀟灑不羈的楚飛揚給了他幾分薄麵。

這樣的端王,當真是有幾分過人的本領啊。

涼亭中的眾人均是聽到辰王拍桌的那一聲聲響,眾人紛紛回頭看向主桌,隻見那幾名光彩奪目的男子臉上表情各異,卻同坐一桌,實在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曲妃卿以團扇遮住紅唇,在雲千夢的耳邊輕聲說道:“主桌的氣氛似乎有些不對勁!”

雲千夢自然也注意到楚飛揚眼神中對這場喬遷宴的漫不經心,雖然楚飛揚在笑,可雲千夢卻總覺得楚飛揚的笑容中,卻帶著一絲分散的精力,似乎他的思緒已不在這場宴會上。

雲千夢的目光下意識地掃了眼花園中的所有人,這才發現曲長卿沒有前來,而唯有楚飛揚的身邊站著貼身侍衛,“表哥今日沒有出席喬遷宴。”

曲妃卿順著雲千夢的話在花園中尋了一圈,的確沒有看到曲長卿的身影,不禁有些詫異地喃喃自語道:“咦,是啊,哥哥竟然沒有過來,難不成刑部還有事情?”

一句無心的話,卻是提醒了雲千夢,心口猛然一緊,雲千夢再次看向楚飛揚,恰巧此時楚飛揚亦是抬眸看向她,兩人四目相交,雲千夢眼中是詢問,楚飛揚眼底是肯定。

☆、第二百九十四章

得到楚飛揚肯定的眼神,雲千夢便知玉乾帝是趁著楚家人不備的時候,直接對楚培進行審判了。而讓曲長卿親自送楚培前去皇宮,則是看準了曲長卿公事公辦沒有商量的性子,也是抓住了曲長卿的軟肋。若是楚培在途中逃走或者被人劫走,隻怕連同輔國公府也會被牽連其中。

而最讓雲千夢擔心的是,楚培打算如何在玉乾帝麵前認下自己的罪狀?

之前楚飛揚幾乎等於是替楚培鋪好了所有的路,也從逆境中找出各種有利於楚培的條件,若是楚培在玉乾帝行差踏錯的說錯了話,那這一切可就白費了。

“怎麽了?臉色突然變得這般嚴肅?”曲妃卿見自己方才的話結束後,雲千夢的神色便變得有些古怪,心中不禁擔心雲千夢的身子,立即關心地問著。

“沒事。可能是吃得太撐了,倒是有些堵得慌。各位先慢用,本妃去前麵的荷塘消消食。”說著,雲千夢淺笑著站起身,由慕春陪著出了涼亭,往不遠處的開滿荷花的荷塘走去。

江沐辰見雲千夢獨自離開涼亭,心中頓時一喜,正要起身,卻見楚飛揚已經向端王寒澈等人點了點頭,隨即領著習凜順著花園的鵝卵石路,往荷塘的方向走去。

在荷塘便看到一身藍裝的雲千夢,見她領著丫頭沿著荷塘邊的碎石路慢慢地走著。楚飛揚三並兩步地追上去,低頭見雲千夢黛眉微蹙,不由得關心道:“夢兒,怎麽了?”

雲千夢有些吃驚地看著立於自己身旁的楚飛揚,轉眼卻是淺淺地笑了起來,淡雅的笑容如何一副潑墨山水畫在宣紙上暈染開,一時間美不勝收又蘊滿韻味讓人愛不釋手。

“你怎麽離席了?”花園內暢聊之聲依舊,倒是顯得這荷塘邊格外的寂靜,也能夠讓人靜下心來細細琢磨事情。

“吃飽了自然也該退席了。”楚飛揚朝雲千夢眨眨眼,極其自然地牽起她的手,帶著她沿著荷塘邊慢慢散步,“寒相倒是極有品味,將寒相府打理地這般雅致,倒不失為一大美景。”

雲千夢轉目往麵前的景色望去,隻見偌大的荷塘內粉色荷花盛放、碧綠的荷葉鋪滿整個荷塘、晶瑩剔透的水珠自荷葉上緩緩滑落滴落荷塘內,發出一聲極小的聲響,此時一陣微風拂來,帶著荷葉的清新,讓人心頭舒暢不已。

雲千夢左手轉著團扇,緩緩收回自己的視線轉向楚飛揚,低聲問道:“父親的事情,皇上是如何論斷的?”

聽到雲千夢的詢問,楚飛揚牽著她的手微微一緊,雖是極小的力道,雲千夢卻極其敏感地感受到,眼中的神色漸漸轉化為嚴肅,靜心等待楚飛揚開口。

一聲幾不可聞的歎氣聲在耳旁響起,雲千夢心知這是楚飛揚情緒的表露,心中的預感越發的不好。

“皇上方才下旨,楚培欺君罔上,利用職務之便為謝家牟取私利,本應判斬首。可念及楚家功在社稷,老楚王勞苦功高,楚培在幽州政績卓著,則降一級,改為流放三千裏。其妻謝氏、其子女以及謝媛媛、謝婉婉均為流放二千五百裏,其中其子楚輕揚此生不得入仕。”楚飛揚目光平視前方,麵色比那無波的湖麵還要平靜,一如似在向雲千夢陳述著旁人的事情。

聞言,雲千夢滿目震驚地抬起頭看向楚飛揚,而楚飛揚亦是慢慢停下腳步,視線自前方收回放在雲千夢的身上,黑玉般的眸子中隱隱冒著一絲寒氣,全然不似以往的儒雅俊朗。

“想不到他竟這樣打壓楚家。”雲千夢蹙眉輕呼,心中明白玉乾帝是借著此事警告楚飛揚也是在打壓楚家。一旦告示張貼出去,楚家的聲望,楚南山、楚飛揚的威信在百姓的心中定會大打折扣。

楚家功高蓋主,而玉乾帝首先便是在這威望上動手,一旦楚家人的德行與為臣之心受到世人的質疑,則更加有利於玉乾帝對楚家下手,也更能讓他坐穩龍椅。

“他這樣打壓楚家,我們卻還要叩謝皇恩。”腳下的步子繼續前行,楚飛揚嘴角勾起一抹極冷的笑容,聲音極淡地吐出這句話。

雲千夢緊緊握住他略顯僵硬的手,身子漸漸靠近楚飛揚,依偎在他身旁,臉上的笑容顯得極其飄渺虛無,“看來皇上是等不及了……”

兩人相偎二行,朝著前方道路不明但腳下卻有路的前方相攜走去……

一抹身影在此時緩緩出現在兩人方才走過的碎石路上,看著那兩道漸漸遠去的身影,冰冷似雪的眼眸中充斥著慢慢的嫉妒……

楚王府中。

謝氏領著楚潔、楚輕揚、謝媛媛與謝婉婉來到前廳聽旨。

當餘公公念完聖旨,要求謝氏接旨時,謝氏的身子已經是癱軟在了地上,而跪了一地的人,竟沒有一人反應過來,均是被這一道突如其來的聖旨嚇傻了眼。

“不可能,怎麽會這樣?”楚輕揚雙眼通紅,絲毫不顧麵色慘白身子虛軟的謝氏,徑自直起上半身,雙目狠狠地瞪著麵前的餘公公,低吼道:“不可能,我父親這麽多年呆在幽州,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皇上為何這般四六不分?竟將我們盡數流放?他難道不知道,這西楚天下是我楚家……”

“放肆!”

‘啪!’楚輕揚的話還未吼完,一道藏青色的身影突然衝到他的麵前,狠狠地給了楚輕揚一個耳光,打得楚輕揚身子一歪,一張俊朗如玉的臉頰頓時紅腫了起來。

“皇上如此判罪,自有皇上的思量,你一個孩子懂得什麽?還不趕緊過來接旨?難道你想抗旨不遵,再累得你父親被砍頭嗎?”楚南山厲目射向眼中滿是不甘、盡是恨意的楚輕揚。

“老王爺不必如此,小公子定是一時接受不了,這才失言的。”餘公公見楚南山突然回來,臉上頓時鋪滿笑意,開口打破此時的尷尬。

楚南山此時滿麵隱而不發的怒意,渾身籠罩在一片肅穆威嚴中,聽見餘公公的話,這才微微收斂住身上的怒意,轉而看向餘公公,麵色嚴肅道:“公公此言差矣,即便是在最危急的時刻,不也能這般失禮。尤其如今麵對的可是聖旨,這孩子竟然這般失禮失態,這豈不是丟了我楚家的臉麵?我楚家的人,拿得起放得下,贏得起輸得起!就連是受了委屈,但公道自在人心,相信百姓的心中是明白的,又何必在此時非要爭個高下?就算是與公公你一爭高下,也不能改變這聖旨的內容,餘公公,你說是不是?”

楚南山極少露麵朝堂,但卻不代表他兩耳閉塞、雙目全瞎,必要的時候,他出口的話字字誅心,犀利的詞句就連玉乾帝恐怕也招架不住,更何況隻是負責傳達旨意的餘公公。

況且,楚南山直截了當的對餘公公表明了他對這聖旨的不滿,倒是讓擅長迂回戰術的餘公公有些慌了手腳,不知該如何接話。

餘公公看眼立於自己身後的張嵐以及一眾禁衛軍,立即微微側身,對張嵐使了個眼色,示意張嵐先行退出前廳,免得火上澆油。

楚南山雖已不是楚王,可他的威望在朝野卻依舊無人能及。若是讓朝野眾人知曉為江家打下西楚江山、又忠心輔佐曆代君主的楚南山受了這樣的委屈,隻怕定會掀起不少的風浪,既然皇上已經先下手為強的處置了楚培等人,也是時候適當地給楚南山一點麵子,否則引得楚南山心懷恨意,隻怕得益還是辰王海王等人。

張嵐自是明白餘公公的心思,暗自對餘公公點了點頭,悄聲領著自己的部下退出前廳。

可楚南山卻似乎完全沒有看到這一幕,臉上的神色依舊冷峻嚴肅,炯炯有神的眼眸中閃爍著前所未有的冷意,望之讓人心寒。

餘公公想了片刻,重新笑道:“老王爺,皇上此次已是看在老王爺與楚王的功勞、楚培的苦勞上網開一麵,從死罪降為流刑,還請老王爺能夠體諒皇上的苦心啊!畢竟,朝中這麽多雙眼睛盯著,皇上若是太過偏袒楚家,隻怕其他人也不會答應,將來再遇到這樣的事情,皇上就很難秉公處理了。且此次皇上特命寒相協助曲尚審理此案,也是擔心會冤枉了楚培啊。”

餘公公的話說得極其漂亮,幾句話就將所有的錯誤推到了楚南山的頭上,讓人認為是楚南山在無理取鬧。

“楚家自然明白皇上的苦心。隻是,委屈了我這孫女和孫兒了……”楚南山並未順著餘公公的話承認楚培所犯的錯,隻見他話鋒驟然一轉,扯到楚潔與楚輕揚的身上,聽著是可憐兩個孩子,話語間所透露的依舊是對此道聖旨的不滿。

餘公公自是知曉楚南山的難纏,可偏偏楚南山地位極高,他豈能公然反駁楚南山,隻能陪著訕訕而笑,隻覺手中的聖旨十分的燙手,不知何時能夠丟給楚家人。

“老王爺,您看,這聖旨是不是先接下?衙役已在外麵等著押人上路,而且皇上還在宮中等著奴才回去稟報呢!”迫不得已,餘公公隻能搬出玉乾帝,希望楚南山能夠看清眼前的狀況。

“是嗎?這般著急,你且擱桌上吧!”楚南山卻不再理會餘公公,目光已是轉向了跪在地上還未緩過神的一家人,眼底有著恨鐵不成鋼的懊惱與哀痛。

“這……”餘公公心頭焦急,什麽叫擱在桌上?這是聖旨,不是破布,這楚家是不是太不把皇家當回事了?

“怎麽?餘公公還等著本王親自接旨不成?本王一沒犯罪、二沒犯錯,想必這樣的聖旨還輪不到本王來接吧。”卻不想,楚飛揚竟從外麵大步走了進來,身旁還跟著麵色嚴肅的雲千夢。

“參見楚王!”聽到楚飛揚的聲音,餘公公立即行禮,心中更是鬱悶不已,這楚王什麽時候回楚王府不好,偏偏挑著此時。一個楚南山已經十分難纏了,楚王就更加棘手,否則皇上豈會大費周折?

“行了,聖旨放下吧,既然公公的事情繁多,那就先回宮吧!我們說幾句話自然會讓衙役押人上路,不會耽擱多少時間。”楚飛揚目不斜視地走進前廳來到楚南山的麵前,第一次麵無表情、也是第一次與皇權發生正麵的衝突。

聞言,餘公公麵色驟然變得極其難看,隻是楚家無人接旨,楚王又是這樣的態度,饒是餘公公心頭暗惱,卻是無計可施,隻能將聖旨卷好,恭敬地放在前廳的八仙桌上,隨即微微朝楚南山等人行了一禮,臉色鐵青地轉身離開了楚王府。

“將我們流放到不毛之地,你開心了?我不需要你的假仁假義,你以為你假惺惺地前來做好人,我就會領情?做夢!”餘公公前腳剛走,楚輕揚便立即站了起來,雙目含恨地瞪著麵前的楚南山楚飛揚。原本的清朗少年,此時已是滿麵猙獰,讓人看之惋惜。

“你不要會錯意,本王前來並非為了你。楚培的事情,你們心中明白,難道還需要本王明說?”楚飛揚冷笑一聲,看著死性不改的楚輕揚,絲毫沒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