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46節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不似方才夏侯安兒怒瞪自己,海沉溪在確定夏侯安兒看向他時,竟是突然勾唇一笑,隻是溢出唇角的卻是一抹冷笑,惹得夏侯安兒心頭一冷,不明白他想玩出什麽花樣。

  精致的眉頭輕輕擰起,夏侯安兒不示弱地對海沉溪淡然一笑,射向海沉溪的眼神中帶著一絲倔強與不屈服。

  卻是惹得海沉溪揚唇笑起,凝結在嘴邊的笑意瞬間被打破,陽光下帶笑的眼眸彰顯出屬於他的張揚,帶著絲絲蠱惑地朝夏侯安兒第一次開懷一笑。

  一時間,夏侯安兒竟被男子的笑容給驚豔住,隻覺海沉溪這一笑,瞬間衝破了總是縈繞在他周身的陰沉之氣,使得他頃刻間如陽光般溫暖。

  “五弟在看什麽呢?竟能笑得這般開懷,不如說出來讓大家樂一樂!”海越早已察覺到這兩人間的眉目傳情,心頭一時暗惱,卻是笑著開口,目光狀似無意的從夏侯安兒的身上掠過,隨即放在海沉溪的身上。

  他這一開口,就連與海王等人閑聊的江昊天也不禁回頭看向海沉溪,雖未開口,可眼神中卻顯示讓海沉溪開口的意思。

  “隻是看到一隻倔強的小鳥兒,可惜方才飛走了!”海沉溪收起眼底的笑意,改由勾起唇角,淡漠地回答著海越的問題。

  眾人聽了他的話,又豈會當真會讓海沉溪指出是那隻鳥,這陽明山上飛禽本就多。此時正值夏日,鳥兒更是歡快的在這清涼的山上飛翔,圍繞在這湖麵上的鳥兒就有成百上千之多,難不成真讓海沉溪捉住那隻倔強的小鳥?

  聽完海沉溪打趣的話後,眾人不過是深覺有意思的笑了笑,唯有海越一人眼底泛上寒意。

  而夏侯安兒見海沉溪把自己比喻成小鳥,心頭大怒,正要瞪向他,卻發現海沉溪已是收回了視線,此時正半彎著腰與海王低聲交流著,一時間也隻能作罷。

  隻見那大船漸漸靠近岸邊,仔細看去,這便是上次那條船,一樣的氣勢輝煌、一樣的精雕細刻,雖說已是見識過,但眾人依舊是被這樣的場景震撼住。

  “太子請!”在眾人發愣時,海王已是邀請江昊天登上了麵前的大船上,其餘人等隨後依次也走了上去。

  “這般的好風景,這陽明山果真是一塊瑰寶!每日寄情於山水中,又有誰說不是一番享受呢?海王當真是好享受!本宮以往也隻是聽聞,今日一見,當真是名不虛傳,本宮倒是想向海王討要了這海王府當作太子府了!”酒宴還未開始,眾人還未坐穩,江昊天竟突然出此一言,驚得所有人立即噤聲,不敢在此時胡亂地開口。

  而海王府眾人聞言則也是表情各異,海王麵不改色,依舊笑得讓人摸不清他的想法。海沉溪的目光卻是放在湖麵上嬉戲的鳥兒,注意力似乎根本沒有放在江昊天的身上。至於海越,則是半垂著眼眸,隻是嘴邊的笑意卻是冷了幾分。

  “太子抬舉老臣了!老臣這海王府,本就是皇土,太子若是喜歡,盡可舀來當作太子府,老臣隻會覺得這是無上的榮幸!”一聲輕笑打破了船艙內的尷尬,海王笑著開口。

  隻不過,他的話卻說得極其講究,江昊天雖是儲君,可畢竟還不是皇帝,但海全的話中卻把海王府定性為皇土,也便是說這海王府是玉乾帝,卻還不是江昊天的。若是江昊天強行舀去重建太子府,隻怕有篡位的嫌疑,隻怕到時候玉乾帝不會放過他。

  而海全本就是三朝元老,這陽明山亦是當年先祖帝同意封給他的,如今江昊天卻要奪取,這般忘恩負義的舉動,隻怕會盡失民心吧。

  江昊天深諳官場之道,又豈會自掘墳墓?

  在聽完海全大方的回答後,江昊天開懷一笑,隨即開口,“海王可是西楚的功臣,本宮又豈會奪您的心頭好呢?”

  語畢,江昊天便不再開口,在一樓的船艙坐下,目光望向外麵,隻見此時陽光揮灑在湖麵上,微風拂過的湖麵波光粼粼泛著金色,如魚鱗般耀眼,當真是少見的景色。

  女眷們則是登上了二樓,在早已準備好的桌邊坐下,一麵用膳一麵閑聊。

  “哎呀,小世子笑了!”海睿被錢世子妃抱在懷中,圓溜溜的大眼看著滿船艙的大家閨秀,竟突然咧嘴笑了。

  眾千金均還是閨中小姐,對於可愛的孩子自然沒有多大的抵抗力,見海睿長得圓頭圓腦,膚白唇紅,兩隻圓溜溜的大眼又黑又亮,便紛紛喜愛不已,此時見他笑了,有些小姐更是舀起桌上的糕點想喂給他吃。

  而此時的錢世子妃也沒了上次在端王府的囂張跋扈,隻見她正低頭看著海睿,時不時蘀他拉攏身上的小衣衫,生怕孩子著了風寒。

  隻是,看著她那生疏的動作,雲千夢卻是有一絲疑慮,雖說這是孩子的周歲宴,可完全沒有必要讓孩子也跟著上船。錢世子妃這樣抱著海睿,似乎是想讓所有人都看清她懷中的孩子,倒是有些刻意。

  而錢世子妃亦是防著所有人,笑著擋掉了眾人遞過來給孩子的糕點。

  海睿見到嘴的吃食沒了,臉上的笑容頓時散去,小嘴撅了撅,兩隻大眼瞬間浮上淚珠,小身子頃刻間直起來向前傾想去夠吃食,卻見錢世子妃立即手忙腳亂地把他抱了回來。

  “嗚嗚嗚……哇哇哇……”頃刻間,海睿長著小嘴便哭了起來。

  錢世子妃見孩子竟這般不給她麵子,目光頓時一沉,卻隻會緊緊地抱著海睿不讓他動彈。

  “給奶娘吧!”海王妃見孩子哭了,生怕影響樓下的海王等人,便立即開口提醒錢世子妃。

  隻見錢世子妃臉上一紅,不由得點了點頭,隻能把孩子交給一旁的奶娘,囑咐她好生的照看著。

  那些本想逗孩子的小姐們,則也立即收回了手,免得被海王妃以及錢世子妃追究。

  “元夫人有了身孕,你們都過去伺候著,莫要讓夫人受了寒氣!”畢竟是在船上,比不得陸地上平穩,海王妃自然是多了一份心,指揮著身旁的丫頭們前去單獨伺候吳沁沁。

  一時間,吳沁沁臉上泛起一抹淺笑,朝著海王妃低了下頭,柔和道:“多謝王妃!小世子可真是可愛,隻希望臣妾腹中的孩子也能沾些小世子的喜氣,生得討喜些!”

  “夫人天生麗質,而元府又是元德太妃的娘家,相信小公子也定是人中龍鳳,夫人倒是不必擔憂!”海王妃笑意盈盈地與吳沁沁閑聊著,目光卻已是轉向坐在吳沁沁前麵的雲千夢身上。

  見雲千夢如今依舊是小腹平平,眼中不禁劃過一絲懷疑,嘴角的笑意逐漸轉冷,狀似關心地問道:“楚王妃成親也有好些時日了,怎麽好像還沒有喜事?可是去了一趟南尋累著了?這女子啊,可不能太過勞累,用腦用心過度,便難以受孕!楚王妃出嫁前為了自己的前途勞心勞力,出嫁後又為了楚大人的事情煩心,想必是累到了!”

  一番話,明裏聽著是關心雲千夢,暗地裏卻是諷刺雲千夢身為女子不能受孕,且又向眾人點明雲千夢工於心計,想讓所有人排擠雲千夢。

  船艙內,出去海王妃,身份最為尊貴的便是雲千夢,聽完海王妃的話,其他的小姐均是低頭默默用著麵前的膳食。

  雲千夢卻僅僅隻用著麵前茶盞中的茶水,對於麵前精致的膳食沒有半點興趣,隻見她始終勾著唇角,臉上的淺笑如一抹清蓮慢慢暈染開,刺痛了海王妃的眼。

  若不是雲千夢,她的恬兒又豈會遠嫁北齊,如今身邊更沒有一個伺候的人,這一切,都是雲千夢的錯!

  “楚王妃怎麽隻顧著笑?不會真被本妃說中了吧!”心頭掀起一股怒意,海王妃再次開口,咄咄逼人的口氣下是滿腔的怒意。

  雲千夢右手捏著碗蓋輕掛著碗沿,緩緩開口,“海王妃是海郡王的嫡母,如今海郡王還未娶親,海王妃想必是十分操心吧!雖然海郡王是庶出,可他卻是海王爺的心頭肉,想必這個親事定是十分難舀捏吧!”

  雲千夢要麽不開口,一開口便輕而易舉的轉移了海王妃投注在她身上的怒意。

  隻見海王妃執著酒杯的手頓時收緊,眼底瞬間劃過一絲陰鷙,臉上的笑容早已是淡的看不出是在笑,聲音透著一抹冷意地接話,“難道楚王妃有好人選?”說話間,海王妃的眼神瞥了曲妃卿一眼,心頭卻是微微慶幸,幸虧這海沉溪沒有與曲家聯姻。

  雲千夢正要開口,船卻在此時啟動,漂浮在水麵上始終沒有路麵平穩,船身不禁搖晃了幾下,雲千夢隻覺胸口有些悶氣,便擱下手中的茶盞,待心口的不適消失後,才笑道:“海王妃才是海郡王的嫡母,這樣的問題豈能問本妃?今兒個的天色可真好,本妃先失陪了!”

  語畢,雲千夢便站起身,與夏侯安兒、曲妃卿一起走向三樓透氣。

  “哥哥?”隻是,卻在三樓看到曲長卿與寒澈。

  曲長卿對雲千夢點了點頭,雙方心中均是明白,自從上次雲千夢落水後,她的身邊總有人保護著。而今在海王府,楚飛揚要應對海王辰王等人,這個責任自然就落在曲長卿的肩上。

  “曲姐姐,頂層的景色可真是一絕啊!”而隨同她們一同上來的,竟還有寒玉。

  曲長卿在聽到其他人的聲音後,神色瞬間警惕了起來,但落入他眼底的卻是一雙亮如星辰的明眸……

  ☆、第二百六十六章

  “曲大人!”寒玉豈會料到會在此處看到曲長卿,想起上次在長街上與曲長卿的接觸,寒玉有些不好意思地縮了縮腦袋。

  尤其這曲長卿目光直亮,望之一眼便仿若能夠看透他整個人,但細細接觸過卻不難發現,這男子的心思亦是銳敏異常,想要一眼便看穿他隻怕是極難的。

  曲長卿早已注意到這個總是圍繞在自己兩個妹妹身邊的小丫頭,加上方才發現寒澈的異常後,對於寒玉,曲長卿便更加留心注意。

  此時見寒玉率先開口,倒是有些出乎曲長卿的意料,腦中亦是憶起上一次的事情,那個咄咄逼人的小丫頭如今看來卻也有大家閨秀的樣子了,隻是這般接近王妃和妃卿,這心思卻值得讓曲長卿盯緊點。

  “王妃!”寒澈自是看到雲千夢走上船板,放開扶著欄杆的手,對雲千夢拱手。

  雲千夢目光從曲長卿身上收回,看眼始終與曲長卿呆在一起的寒澈,微微一笑,點頭道:“寒相怎麽不呆在一樓船艙?”

  “酒味有些重,便上來透透氣!”寒澈退至一旁,始終與雲千夢等女子保持著距離,平淡的目光中隱藏著極深的激動,卻很好的克製住,倒叫人看不出分毫來。

  雲千夢心中自是明白寒澈為何如此,表哥自是會擔心自己與表姐,自然會把精力放在她們的身上,如此一來接觸她們的機會便會多些,寒澈便是看準了這一點。至於這寒玉,隻怕也是過來牽線拉橋的,至少不能讓表姐厭惡寒澈。

  這對兄妹啊,可真是用心良苦,隻是這樣隱晦的表達自己的想法,按照表姐如今凡事看開的心思,隻怕這輩子都悟不出他們的用意吧。

  寒玉上了最後一節木梯,正要朝曲妃卿走去,可曲長卿竟像個木樁子似的杵在她的麵前不讓步,讓寒玉柳眉輕擰了起來,看了看遠處的景致,這隻能開口問道:“曲大人,您也是上來看風景的?”

  “不然呢?”卻不想,這曲長卿果真如記憶中一般這般無趣,你不說,我又怎會知曉?開口詢問吧,這人竟是來一句反問,別人又不是他腹中的蛔蟲,又豈會知道他的心思?

  裙擺下的雙腳微微跺了下,寒玉突然舉起右手指著遠處的天空高呼,“瞧,大雁!”

  可當她收回視線時,卻發現曲長卿連頭都沒有回地緊盯著自己,而自己方才的計謀顯然沒有成功。

  “曲大人,能不能請您讓一步?”直到此時,寒玉總算是看出來了,對於曲長卿,唯有直截了當的說出來,否則這人定會與你耗到底,而他偏偏就有這樣的耐心。

  隻是,更讓寒玉氣結的,這曲長卿的確是讓了,可當真是按照寒玉的話讓了一步,修長的身子稍稍往後退了一步,僅留半米的空隙讓寒玉通過。

  這一次,寒玉的眉頭不再是輕擰,而是緊皺了起來,這男女之別曲長卿應當是知曉的吧。自己若是走過去,隻怕非得與曲長卿擦身而過。

  雲千夢早已聽到寒玉的聲音,可等了半天卻不見她過來,站在欄杆處側身往出口處看去,卻見曲長卿與寒玉兩人兩兩相視,隻是兩人之間的氣氛卻有些凝重,倒是帶著一絲較勁的意味在裏麵。

  寒澈順著雲千夢的目光看去,眼底閃過一絲詫異,這玉兒到底在忙些什麽?讓她跟著曲妃卿,她倒是跑去與人家的哥哥相互瞪眼。

  “玉兒!”輕呼一聲,寒澈打破了兩人間的對峙,招手讓寒玉過來。

  寒玉聽到哥哥的聲音,眼底神色一亮,曲長卿則是避嫌的立即往後退了三大步,隔開自己與寒玉之間的距離,隨後裝作沒事般走到曲妃卿的身旁,守著雲千夢三人。

  “王妃、曲姐姐,你們不冷嗎?”寒玉走到曲妃卿身邊,雙手搭在欄杆上,乘著山上清涼的微風,卻突然煞風景的問出這句話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