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43

口。顯然,他雖然走在最前麵,卻依舊將二人之間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可端王卻又假裝眉頭聽懂兩人話中更深層的涵義,隻是順著他們談論的花草開口,頓時衝散了由辰王楚王製造的尷尬和沉默。

“哈哈,最為惜花的,當屬端王爺啊。”楚飛揚爽朗一笑,卻又靠近辰王,關懷道:“本王看辰王今日神情恍惚容易走錯地方,若是身子不適,不如又本王攙扶著王爺吧。”

隻是,楚飛揚的手剛朝著江沐辰的衣袖探去,江沐辰的身子已是離開了花圃,站回了端王的身旁,頭也不回地朝著寒相府安排的坐席走去。

楚飛揚但笑不語,也跟著踏上鵝卵石路,目光卻遠遠的與雲千夢碰觸了下,兩人眼中均是含著淺笑,卻又流動著情意綿綿。

“楚王可真是能言善辯,也難怪父王總是稱讚楚王是少有的奇才,不但能夠在戰場上戰無不勝,在朝堂上也能夠舌戰群儒。楚王妃可真是好福氣啊。”此時,錢世子妃突然笑著開口。

原本被男子吸引住注意力的眾人,在聽完她的話後,立即將目光集中在雲千夢的身上,無一不是羨慕嫉妒恨的表情。

可雲千夢卻知錢世子妃此話的目的不僅僅是想讓眾人將矛頭轉向自己,那兩句‘戰無不勝、舌戰群儒’卻是最最要人命的。臣子功勞再大、能力再強,又豈能淩駕在君王之上?這兩個詞匯若是落入玉乾帝的耳中,定會認為楚飛揚自認功高震主已生了其他的心思。

今日前來道賀的夫人小姐這般多,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傳出去,即便楚南山與楚飛揚忠心耿耿,隻怕也難逃玉乾帝的猜忌。更何況,玉乾帝已是對楚飛揚生出了不少的不滿。

季舒雨自然也是看出了這錢世子妃沒安好心,卻沒有立即開口。一來雲千夢此時是楚王妃,由雲千夢反駁才是最有力的。二來她是貿然的開口,隻怕眾人定會認為楚家與曲家勾結,到時候不但幫不了夢兒,反而會讓夢兒更加難為。三來,季舒雨卻是相信雲千夢能夠完好地處理此事。

雲千夢收回看向平地的視線,淡淡地看向滿麵譏笑的錢世子妃,淡雅地開口,“本妃走地不過是尋常人的路子。皇上賜婚,本妃便嫁給了王爺。要說本妃的福氣,可都是皇上給的,因此本妃這心中對皇上是感恩戴德的。隻是,要說這最有福氣的,還是當屬世子妃您呀。前一次海王府小世子周歲喜宴,太子可是十分喜歡海王府啊,可見世子妃每日都是生活在仙境之中,海王府身陽明山,這可是鍾靈毓秀的好地方,難怪能夠孕育出世子與海郡王這樣絕世無雙的人兒來。”

說著,雲千夢淺淺地笑了,隻是笑意卻不達眼底,那雙平靜如古井、深幽如大海地眸子則是靜靜地盯著麵前的錢世子妃。

錢世子妃被雲千夢這麽一看,心口竟沒來由地一緊,放在膝上的雙手然不自覺地緊抓了下自己的衣裙,隻覺這雲千夢的雙目平靜的讓人心中膽顫。

待這股畏懼漸漸消退後,錢世子妃這才回過神來,可此時端王妃卻已是將話題岔開,眾人笑聲不斷地談論起了其他的事情。

而錢世子妃的雙手卻是更加用力地捏了下自己的衣裙,心中暗罵著,該死的雲千夢,竟暗諷海王府有不臣之心,若父王知曉這樣的傳言是在自己與雲千夢的口頭爭鬥中傳出去的,隻怕世子他定會更加不喜自己。

☆、第二百九十二章

錢世子妃心口的一口氣還未下去,另一口氣卻又提了上來。

隻見原本安靜的花園中瞬間響起一陣竊竊私語,涼亭中的眾人轉目看去,則見海沉溪一身青蓮色錦衣長袍,用銀色緞帶包邊,從衣襟處開始用銀色的絲線繡著幾支交錯的竹子,竹葉隨風飄散,又因為海沉溪行走的過程中衣擺擺動,更添動感,一時間引得花園中所有小姐夫人的注目。

加上海沉溪本就長相俊美、家世顯赫,則更加讓未嫁的小姐們摩拳擦掌,一個個伸長了脖子,盼著這位地位顯貴的海郡王能夠從姹紫嫣紅中看到自己。

“這海郡王可真是俊朗非凡,這一身長衫既儒雅又顯貴,穿在他的身上可算是相得益彰了。難怪方才楚王妃說海王府是個鍾靈毓秀的好地方,能夠孕育出海郡王這樣絕世無雙的美男子。”一名夫人略微臉紅地收回落在海沉溪身上的視線,口氣中帶著一絲遺憾地開口,唉,這樣的美男子如今不是自己能夠攀得上的。

聽完這位夫人的話,錢世子妃的目光驟然一沉,隨即便垂下了眼眸,長而卷的睫毛瞬間遮住了她眼底真正的神色,擋去了外人的猜測與看好戲的視線。

雲千夢目光淡然地看了眼心懷怒意的錢世子妃,隨即笑著對那位夫人開口,“前一次去海王府,海王爺曾以山泉水泡茶款待,如今回想起來,山泉水清澈甘甜,用來泡茶品茗,可是再適合不過了。也難怪世子妃相貌嬌媚、容光煥發,如一顆珍珠般光彩奪目。”

錢世子妃豈會料到雲千夢又將話題拉扯到了自己的身上,且從方才眾人的反應可看出,雲千夢的話已是深入到所有人的心中,認為海王府所處的陽明山一個極其養人的好地方。錢世子妃心頭頓時湧上一陣怒意,卻隻能擠出一抹笑容,緩緩抬起頭來,謙虛道:“王妃過獎了。這一切還是蒙受皇恩,先祖帝見父王腿腳不便,這才撥了這麽一塊適合修身養性的地方,讓父王能夠頤養千年。”

隻是,這番話在眾人聽來,也不過是錢世子妃的推辭。

雲千夢亦沒有再接著錢世子妃的話開口,隻見她緩緩飲著杯中的白水,嘴角始終揚著一抹看不出情緒的淺笑。

見眾人在聽完自己的話後竟是麵麵相覷,隨後紛紛沉寂了下來,錢世子妃頓時明白自己被雲千夢給耍了,雙目隱含怒意地射向雲千夢,可對方此事卻已與季舒雨閑聊了起來,錢世子妃心頭藏恨,絲帕已是被雙手絞地看不出原來的模樣。

相較於涼亭中的暗潮流動,男賓坐席間亦是波濤洶湧。

海沉溪走到主桌前,臉上揚起一抹邪笑,淺聲問著在座的眾人,“本郡王沒有來遲吧!”

“宴席還未開席,郡王自然沒有來遲。海郡王請坐吧。”寒澈笑著回道,隨即對身旁的管家點了點頭。隻見花園的入口處立即魚貫走入一群婢女,眾人手上捧著各色的美味佳肴,一路走來香氣隨風飄動,僅僅是眨眼的功夫,整個花園中便飄散了食物的香味,引得賓不由得食欲大振,均想看看這寒相府到底準備了什麽珍饈佳肴。

婢女們動作輕盈嫻熟,在極短的時間內便已將所有的菜肴擺放上桌,眾人放眼看去,隻見今日寒相府的喬遷喜宴竟是以素齋為主,這讓方才以為會是山珍海味的眾人心中失落不已。

此時寒澈則是端著茶盞站起身,對今日應邀而來的眾人開口,“多謝各位今日前來。隻是念及近日江南水患,百姓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皇上心係百姓連太子選妃一事也擱置再議,本相身為左相,應當為皇上分憂、為百姓著想,因此今日的喜宴全以素齋為主,各位手中的酒水也均已茶水代蘀,還請各位見諒!寒澈在此先行敬各位一杯!”

語畢,寒澈仰頭喝完茶盞中的茶水,這才重新坐了下來。

既然寒澈講話說得這般明白,眾人豈有不理解的?況且端王楚王等人均沒有麵露不悅之色,他們便更沒有資格指三道四埋怨寒澈的怠慢之處。

隻是,眾人卻也不得不佩服寒澈揣測聖心的心思。寒相府的請帖是在江南水患之前發出,但為了避忌玉乾帝眼中的‘驕奢淫逸’,寒澈以素齋茶水待,實在是讓人挑不出半點的毛病。

“寒相可真是心思剔透啊,然舉辦了這樣一場別出心裁的喬遷宴。”曲妃卿緩緩轉過身子,目光落在麵前的菜肴上,隻見雖全是素齋,卻是色香味俱全,讓人食指大動,實在是歎為觀止。

雲千夢聽著曲妃卿在自己耳邊的竊竊私語,不由得抿嘴一笑,微側身在曲妃卿的耳邊打趣地開口,“寒相的確是青年才俊,心思玲瓏。表姐你看,這滿園的大家閨秀,可是有一半的目光都落在寒相的身上?表姐,你覺得寒相為人如何?”

曲妃卿豈會聽不懂雲千夢話中的含義,不禁搖頭笑了笑,夾了一些素齋放在雲千夢麵前的小碗中,笑道:“你呀,快些用些午膳吧,莫要餓著肚子裏的寶貝兒。”

隻是,曲妃卿雖沒有回答雲千夢的問題,目光卻是順著雲千夢的話看向不遠處的寒澈。那一身寶藍色的錦袍襯得他儒雅俊秀,又因為是新及第的文狀元,更是添了一份文雅。

而此時他與三王以及海沉溪同桌而坐,隻見他時而抿嘴淺笑,時而開口說上幾句話,話語雖不多卻能夠讓端王等人含笑點頭,足可見寒澈此人做事穩妥、說話中聽。

不知是不是曲妃卿太過專注地盯著寒澈,隻見本與楚飛揚交談的寒澈突然抬起頭來往涼亭的方向看去,而曲妃卿卻因為思緒沉溺在打量寒澈的表情上,竟一時沒有來得及轉開視線,兩人的目光瞬間相撞在了一起。

寒澈頓時揚起一抹俊雅的淺笑,對曲妃卿輕輕頷首。

而曲妃卿卻是在回神的一瞬間轉過了身,不敢再這般大膽地盯著一名男子猛看,手中的團扇猛地搖了幾下,似要驅散心頭湧上的莫名燥熱與緊張,就連玉白的臉頰上亦是微微泛著不明顯的紅霞。

殊不知,寒澈在看到曲妃卿盯著他看時的那一瞬間,一顆平靜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原本端著茶盞的手瞬間改為緊捏著,這才讓自己擠出笑容麵對於她。

隻是曲妃卿不做任何表示的轉身,卻讓寒澈原本膨脹的心情頓時如被針紮般,瞬間泄去了所有的勇氣,半垂下的眼眸中含著一抹落寂,隻是轉瞬間,待他再次抬起頭麵對端王等人時,眼底卻又充斥滿了冷靜與理智。

“這道菜真是特別。看著像是蟹粉,吃起來卻發現是冬筍、香菇等。”雲千夢夾了些素齋送入口中,細細咀嚼後淡淡地開口。

寒玉見雲千夢竟能夠吃出裏麵的食材,便笑著開口解釋,“王妃真是厲害,這的確是用胡蘿卜、冬筍、香菇、雞蛋做成的卷筒素蟹粉。這道菜口感酥肥細膩、鹹中帶著一點酸味,隻怕是最適合孕婦了。”

這桌的話開了頭,其他桌的小姐夫人也不再不好意思,均是指著桌上的菜色詢問著寒玉。寒玉倒也是好耐性,竟是一一講解給眾人聽。

這時,丫頭們端上用白色瓷碗裝著的素菜,隻見裏間竟是一朵出水芙蓉,一時間所有人均是不解,更無人敢先行品嚐。

寒玉笑了笑,隨即解釋道:“這道素齋的名字叫做‘荷花出水’,是用百合、糯米、豆腐、菠菜所做的,味道偏甜。”

眾人恍然大悟,紛紛誇讚這道菜形象逼真,真真是讓人舍不得下口吃了它。

“想不到這素齋竟也是這般美妙絕倫,讓人目不暇接。倒是不比山珍海味差啊。”一位夫人看著滿桌令人垂涎欲滴的素齋,開口誇讚道。

隻是,這樣的誇獎卻還是帶著一點攻擊,這樣一桌素齋所耗費的心思,隻怕的確是不比佳肴珍饈少吧。

寒玉坐回自己的席間,淺笑道:“夫人過獎了,這不過是民間的吃法而已。百姓不可能像官家頓頓是雞鴨魚肉,但卻又吃膩了素菜,便想著法子做些看著向雞鴨魚肉的素菜。”

那夫人見寒玉竟不卑不亢地反駁回了自己的話,表情變得有些訕訕然,隨即低頭猛吃麵前從未吃過的素齋。

“表姐也嚐一嚐,靜靜心!”雲千夢夾了些素菜放在曲妃卿麵前的小碟中,眼中含笑地低聲說道。

卻不想,她這一調侃,曲妃卿好不容易壓下的怪異心情卻又席卷重來,搖晃團扇的速度比之方才更是快了些。

“王爺可知方才本郡王為何晚來了?”主桌上,海沉溪卻突然微微側身,在楚飛揚的耳邊低聲問道。

聞言,楚飛揚微挑眉,雙目流光溢彩散發著淡淡地淺笑,複而轉臉看向笑得詭異的海沉溪,低聲開口,“海郡王怎麽突然向本王交代自己的行蹤了?可惜本王對海郡王的行蹤不感興趣,海郡王怕是找錯了人了。”

見楚飛揚防心如此之重,海沉溪卻也跟著笑了起來,繼而又低聲回道:“本郡王也是擔心王爺,這才好心告知。王爺不覺得今日的宴會上,少了誰嗎?”

“海郡王與楚王的關係什麽時候變得這般融洽?竟已到竊竊私語不讓人知的地步了!不知二位在說些什麽,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瞧二位笑得這般開心,定是有喜事吧。”從方才開始便沉默的江沐辰卻突然發難,麵若寒霜的表情讓其他人紛紛避之,唯有主桌上的幾人麵色如常。

楚飛揚勾唇一笑,繼而回道:“海郡王正在恭喜本王即將榮升為父親,這樣的事情難道也要向王爺一一說明?”

隻是說話間,楚飛揚隱含淩厲的眸光已是掃過花園中眾人,卻發現曲長卿並不在席間,一抹幽暗的冷芒從楚飛揚的眼底一劃而過,心中卻已是有些明了。

江沐辰聽完楚飛揚的回答,一股無名火瞬間衝上心頭,目光瞬間從楚飛揚那張欠扁的臉上轉向雲千夢,奈何佳人卻是背對著自己,讓江沐辰暗自懊惱不已。

“看來王爺已是發現何人不在席間了。”海沉溪的注意力始終放在楚飛揚的身上,見楚飛揚眼底幽芒閃過,便知對方已是察覺到是何人沒有出席,卻也不得不佩服楚飛揚敏銳地洞察力,僅僅是一個眼神,他便將所有的事情看入眼底,這樣的男子實在是太過可怕。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