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44節

  正在此時,隨意園的門外則是傳來一陣腳步聲,原本閑聊的眾人立即停下交談,紛紛專注的看向入口處。

  ------題外話------

  一個情節卡住了,反複思量中,處於抓狂暴走中……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一會,便見海全、楚飛揚、江沐辰等人護著一名十三四歲的少年走了進來。

  那少年一身明黃色錦緞長袍,胸前的四抓金龍無比尊貴顯眼,頭上佩戴的金冠上更是纏繞著一條金龍,讓所有人立即起身行禮道:“見過太子!”

  “大家都起來吧!今日是海王府的喜事,本宮也隻是來湊個熱鬧,大家不必拘謹!”江昊天沉聲開口,臉上神色淡定,舉止大氣毫不怯場,無形中向眾人展示了他儲君的風采。

  “謝太子!”眾人聞言起身,待幾人坐下後,這才紛紛落座。

  雲千夢看向首次見到的西楚太子,他是玉乾帝的長子,因為皇後所出的是公主,迫於辰王海王等人的步步緊逼,玉乾帝才立德妃之子為太子。隻是,平日裏這太子均是深簡出,隻跟著幾位師傅學習,不想今日竟來了海王府。在如今這樣的局勢下,玉乾帝竟放心讓太子前來謎團重重的海王府,到底是心大還是有意為之?當真是耐人尋味。

  “今日太子大駕光臨微臣的府邸,為微臣的孫兒過周歲,當真是老臣一家的榮幸!”海沉溪推著海王與太子同坐一起,便聽見海全感激涕零地開口表達著自己的激動心情。

  而江昊天聽完海全的話,則是爽朗一笑,“錢太傅可是本宮的師傅,上次小世子滿月酒,本宮因為要接受父皇的考驗不便前來,這一次可是定要來祝賀的!”

  見從太子的口中聽到稱自己的兒子為‘小世子’,海越臉上閃過一絲笑意,眼角餘光略帶得意地掃了身旁的海沉溪一眼,隨即起身拱手道:“多謝太子體恤!”

  “世子快請坐!本宮方才可是說了,此次前來可是來討杯喜酒的!且錢太傅可是幾次在本宮麵前提及小世子可愛聰穎,本宮倒是十分想見一見!”相較於江沐辰的寡言和冷漠,江昊天顯得十分的健談和隨和,倒是讓許多沒有見過太子的人對他產生了一絲好感。

  隨意園內也因為江昊天的溫和,氣氛變得較為融洽,方才初見太子的緊張與拘謹慢慢消散,眾人也漸漸恢複了之前的狀態,繼續閑聊對飲。

  隻是海全在聽到江昊天的話後,卻是稍稍猶豫了一下,試探性地開口,“太子,孫兒頑劣,隻怕會叨擾了太子!不如還是請太子觀賞歌舞吧!”

  聞言,雲千夢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下,方才還有人說會把小世子帶出來給眾人看一看,怎麽這海王現在又改口了?難道還怕有人會在這海王府對那孩子不利?

  對於海王的婉拒,江昊天卻隻是爽朗一笑,“海王謙虛了,錢太傅可是十分寶貝小世子,本宮當真是好奇不已!能讓向來嚴厲的錢太傅這般讚不絕口的,想來定是個聰明的孩子!至於這歌舞就免了吧!本宮倒是聽聞海王府夜間泛舟湖上別有一番風情,倒是十分的好奇!”

  海王則是謙和一笑,隨即對海越點了點頭,隻見海越又對身後的侍從點了下頭,那侍從則立即轉身走出了隨意園。

  “既然太子厚愛,那老臣便讓孩子出來拜見太子,還請太子莫要嫌棄!至於太子所說的湖,也不是什麽奇觀異景,隻是供老臣閑來無事時用作消遣的,太子也知,老臣自從雙腿不能行走後,除了偶爾上朝,幾乎是足不出戶的,也唯有在這海王府中散散心!”海全笑著開口,出口的話滴水不漏,讓人找不出半絲的錯處,當真是老奸巨猾。

  江昊天卻也是不在意,隻是看向海全那不能動的雙腿時,眼中不禁露出一抹惋惜之色,“王爺若是能夠行走,想必今日還是那位叱吒四方的海王,可惜了!”

  “謝太子體恤!老臣蒙的三代君王的恩寵,已是修來的福氣,用一雙腿換得這樣的福氣,老臣自是願意的!”若非不能夠站起身,隻怕此刻海全早已是拱手立於江昊天的麵前。

  “嗬嗬,今日可是好日子,咱們也不提這些陳年往事了!隻是據說上次小世子滿月酒時,當時還是雲相府大小姐的楚王妃不慎失足掉入了海王府的湖中,當時引得楚王、辰王以及容家大公子相救,不知此時當真?”不想,這江昊天話題驟然一轉,竟轉到了雲千夢的身上,隻見那雙含笑的眸子一掃楚飛揚與江沐辰,眼底閃爍著讓人讀不懂的光芒。

  一番話,不但把雲千夢推上了風口浪尖,更是把現如今朝中的幾股勢力的領頭人物也給拉扯了進來,不但楚飛揚、江沐辰榜上有名,就連今日沒有前來的容雲鶴也被牽扯了進來。

  而江昊天這番話說的也極其的聰慧,不知不覺中就這麽把海王府給繞了進來,不但引發了楚王與辰王之間因為雲千夢而產生的矛盾,更是讓這兩個心係雲千夢的男人,對海王府心存恨意。

  不得不說,江昊天在某些方麵,還是像極了玉乾帝,至少這樣利用話語挑起幾大勢力之間爭鬥的手段,是極其相似的。

  “讓太子掛心了!想不到太子身在宮中,對海王府的事情竟也這般了解,這一年多前的事情然記得這麽牢固,這般好的記性,看來太子的詩禮樂定是過目不忘,這是讓微臣十分的豔羨!”楚飛揚勾唇一笑,光陽下如黑曜石般璀璨的黑眸極其的耀眼,揚起的唇角帶著自信的光芒,瞬間便把加注在他身上的事情轉向了海全。僅僅是一句話便讓海全明白,別以為他躲在這陽明山,皇帝便不知他的所作所為。

  而江沐辰卻是直接的多,加上他本就是江昊天的皇叔,自是帶著訓斥的口氣,“太子素日裏難道研習的不是詩,而是這些家長裏短的瑣事?”

  一句冰冷至極的話,頓時讓隨意園好不容易緩和的氣氛凝結成冰。

  眾人聞言紛紛噤聲不敢開口,尤其此時辰王麵色冰冷,目若寒光,引得心頭隱隱發顫,自是不敢再胡亂說話,免得得罪了這些個當朝的權貴們。

  “皇叔說得是!是昊天莽撞了!不知太妃在皇陵可過得慣?太妃年紀大了,不如本宮代皇叔前去懇請父皇,還是讓太妃回辰王府吧!”殊不知,當朝太子被與他不對盤的辰王訓斥後,竟是謙虛的接受了辰王的教訓,轉而又貼心地詢問著元德太妃的現狀。

  聽他一言,雲千夢便知這江昊天絕非是省油的燈,看似是好心,卻是把辰王推到了風浪口。不但暗指辰王不愛護自己的母妃,更是暗諷辰王一人做事卻不敢一人擔當,竟讓自己的母妃代為受過。一番體貼的話,卻是暗藏珠譏,當真是讓人不敢小看了這隻有十三四歲的少年。

  “多謝太子美意!隻是皇上正值壯年,隻怕不會喜歡有人幹涉他的決定吧!”江沐辰卻也是看清了江昊天的弱點攻之。十幾年來,江昊天這個太子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次數竟還比不上瑤公主,便可看出,玉乾帝不僅僅是在防他們這個王爺,就連太子也防著。加上如今玉乾帝正直壯年,自然更是不喜看到太子有僭越的行為。

  一句話,讓江昊天立即閉了嘴,心頭隱隱惱火,可江沐辰所言卻句句屬實,讓他無從辯駁。

  這古往今來,隻要是生在帝王家,又有哪對帝王父子能夠坦誠相待?皇子們害怕自己的父皇降罪於自己,而皇帝則是擔心自己的兒子們弑君弑父奪得皇位。生在皇家,豈有親情而言?

  隻是,對於辰王的挑撥離間,江昊天則是一笑置之,淡然地開口,“皇叔說得極是,父皇正值壯年,我朝定能永世相存!”

  挑不出毛病的話,卻又透著別樣的意思在裏麵。

  好一句‘永世相存’,這豈不向辰王挑明皇宮中的那把龍椅沒有他的份嗎?看似是在辰王的猛烈進攻下退縮了,可實際上江昊天卻是以退為進的羞辱了辰王。

  “先祖帝打下這西楚江山,後輩子孫自當全力守住,若連這點都做不到,豈不辜負了先皇的用心?太子也應多研究詩,莫要把心思放在不相幹的事情上!”可畢竟辰王比之太子老謀深算的多,不帶任何針對的話卻已是反駁了太子所出的難題。

  “嗬嗬,太子與王爺嚐一嚐這山泉水所泡的茶,是老臣特命人去山間取來的!這山泉水不同於普通的水,甘甜可口,由它泡出的茶則也是帶著一點甘味!”而此時,海王卻突然開口,隻見他端起手邊的茶盞,舒心地輕抿了一口。

  眾人見狀,自然是要賣這個麵子,便也紛紛端起茶盞細細品味。

  “想不到海王府然能夠請到太子!”曲妃卿微微前傾靠近雲千夢,在她耳邊低聲說著。

  雲千夢手指在碗沿上微微滑動,半斂的目光凝視著茶盞中碧鸀的茶水,隨即淡淡開口,“想必那位錢太傅做了不少的功課吧!”

  曲妃卿還想開口,卻見海王妃領著錢世子妃款步走了進來。

  ------題外話------

  太子這個人物,看似出來的晚,但卻是個極其重要的人物,也是引發後麵劇情發展的最關鍵的人物!

  《楚王妃》寫到今日,寧兒已在漸漸收尾,距離我預期的數字也在不斷的縮進了,希望大家繼續關注《楚王妃》,謝謝!

  ☆、第二百六十二章

  隻見今日的海王妃滿麵淺笑,不似以往的高高在上,想來是從海恬和親一事中緩過了神,心情也跟著好了。

  而她身後的錢世子妃則也是麵帶溫和的笑意,盈盈目光一掃隨意園的賓客,隻是在看到雲千夢這桌時轉頭的動作微微一頓,含笑的目光稍稍沉了些許。便見她緩緩停下腳步,自身後奶娘的手中接過海睿,緊緊地抱在懷中,但目光卻始終射向雲千夢等人,微顯淩厲的眼神中帶著不易察覺的挑釁。

  看出她眼中的敵意,雲千夢眉梢微挑,輕抿得唇微微上揚,給了她一個完美無缺的淺笑,卻是讓錢世子妃憤恨地轉開了臉,不再看向這邊。

  “真是好笑,咱們是客人,她竟這般待客!”夏侯安兒畢竟是夏侯族的公主,有些事情不用雲千夢提醒,便能夠從錢世子妃的言行舉止中看出來。對方方才故意抱過孩子的舉動無非是想向她們炫耀,可這些對於夏侯安兒而言,當真是沒有什麽可羨慕的。

  雲千夢則是抬手輕拍了拍夏侯安兒的手背,隻是那雙清亮的眸子卻是轉向了海越。

  隻是此時海越的目光卻已是放在了海睿的身上,隻見他伸手逗弄了一下海睿,見孩子朝他咧嘴笑了笑,那坐在上座的幾人便跟著朗聲笑了出來。

  “海王和世子真是好福氣,這小世子天庭飽滿、雙目含神,一看便是人中龍鳳,將來定會大有作為,成為朝廷的棟梁!”江昊天雙目含笑地看著被錢世子妃抱在懷中的海睿,詳觀了海睿的麵相後和煦地開口說著。

  隻是,他的話卻讓海越的眼神微微一沉,忙命奶娘把海睿抱到了一旁,自己則是淡笑著開口,“太子謬讚!太子才是人中龍鳳!犬子隻不過是個孩子,現在隻怕是看不出他將來會有何作為!”

  江昊天的話便是把海睿的將來定格在了為人臣子的位置上,但如今海王的野心漸漸顯露,又豈會甘心讓自己的孫子永遠下跪於人?

  而海越身為海王府世子,海睿的親身父親,更是不希望海王府永遠低人一頭,這豈不是說明他隻能坐上海王的位置,卻與京城的那把龍椅無緣?心頭暗惱,便以海睿的年紀作為擋箭牌,婉轉地推翻了江昊天方才對海睿的定位。//**//

  聽完海越的話,江昊天卻絲毫沒有動怒,目光卻依舊緊隨著海睿的身影,定睛看了半晌,才緩緩開口,“世子所言極是,這人的命數不是光憑麵相便能夠下定論的!有些人生來富貴,可晚年淒涼,這也不是沒有的!不過,小世子有海王府庇佑,自然是官路享通了!”

  說著,江昊天便收回了視線,端起手邊的茶盞淺淺地抿了一口,雙目中頓時放出驚喜的光芒,“海王所言極是,這山泉所泡的茶水當真是帶著一絲甘甜之味,讓人回味無窮!”

  誰會料到,一個是十三四歲的少年竟也有這樣的心機和城府?

  江昊天瞬間便把話題轉移開,即便海越有心與他辯論,也隻能咽下這口氣,陪笑地坐在一旁。

  江昊天淩厲的雙目一掃隨意園中眾人所坐的位置,心中便大體有了概念。此時見寒澈這個新上任的左相竟隻是與曲長卿這個二品刑部尚書坐在一起,便笑著開口,“今日沒有在宮中見到寒相,想不到寒相竟與曲尚書一同前來!”

  聞言,寒澈放下手中的茶盞,笑著回道:“微臣多謝太子關心!隻是,皇上把幽州的案件交由微臣與曲尚書,微臣近日呆在刑部的時間自然是要多些!”

  寒澈心思縝密,又豈會讓江昊天把這頂拉幫結派的罪名扣在自己的頭上?立即拉出玉乾帝做擋箭牌,即便是江昊天也是無話可說。且此事是早朝時決定的,在座的大臣與諸王自然是知曉的,因此寒澈的回答倒也沒有引起他人的反駁。

  “寒相多慮了,本宮也隻是隨意地問一問而已!聽聞寒相有一位妹妹,長得機靈可愛,不知今日可有到來?”殊不知,這江昊天竟又把問題牽扯到寒玉的身上。

  寒澈半斂的眼眸中微微散出些冷光,卻是淺笑著站起身,謙虛道:“回太子的話,小妹今日卻是來了海王府!隻是小妹自小頑劣,隻怕是……”

  “寒相太過謙虛了!寒相一舉奪魁,可是西楚少有的人才棟梁,想必其妹也定是大家閨秀!”不等寒澈把話說完,江昊天便打斷了他的話,言下之意便是要寒玉上前行禮。

  隻是,江昊天這樣的舉動,在其他人的心中卻是產生了其他的想法。

  這寒澈本是寒門學子,僅憑一門科舉考試便鯉魚躍龍門成為當朝宰相,可見皇上對他的器重。隻怕這寒家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如今連太子也注意到了寒澈,更把主意打到了寒玉的身上。若是江昊天看中了寒玉,以寒澈如今的身份,即便當不了太子妃,隻怕也會成為側妃,將來太子繼位,這寒玉便極有可能成為貴妃。

  如此一想,大部分人的目光均在江昊天、寒澈以及寒玉的臉上打轉。

  奈何,江昊天滿麵淺笑,寒澈滿目平靜,而寒玉則是一門心思地找曲妃卿閑聊,讓眾人失望地收回了目光。

  “玉兒,還不快來拜見太子殿下!”見江昊天今日勢必是要見到寒玉,寒澈隻能微微側身,對不遠處的寒玉低聲喚道。

  “去吧,寒相在叫你呢!”曲妃卿倒是有些不明白這寒玉怎有這麽多話對自己說,忙不迭地便打斷了寒玉,輕輕推了推她,讓她趕緊上去行禮請安。

  寒玉倒是聽了曲妃卿的話,緩緩站起身,離席朝著前麵走去,來到隨意園的正中央,淺淺地朝著江昊天福了福身,低聲道:“臣女見過太子殿下!”

  隻聽寒玉的聲音透著清淺疏離,不似方才與曲妃卿等人閑聊時的熱絡,卻絲毫沒有影響江昊天的心情。

  “寒相生得俊俏,而寒小姐竟是這般機靈可愛,想來寒老爺與寒夫人真是好福氣啊!”細細地打量了寒玉一番,見她聲音如出穀黃鶯般清脆,而麵容更是嬌俏美麗,比之那些中規中矩的大家閨秀更是多了一抹靈氣,江昊天笑著開口讚道。

  “多謝太子讚賞!”而寒澈卻是一貫的寡言,且今日本就是海王府喜宴,若他們兄妹太過出風頭,隻怕也不是好事。

  江昊天豈會不知寒澈此刻的小心翼翼,卻並不打算就此打住,繼續開口,“曾聽父皇提起,寒小姐尚未許配人家,不知將來怎樣的人家有幸能夠娶到寒小姐!”

  此話一出,眾人均是有些不解,原以為江昊天急著見寒玉便是有意納她為妃,可現在聽他話中的意思,卻又似乎不是這麽一回事,倒是讓所有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而江昊天說出此話後時,帶笑的眸子卻是一掃在座的男子,就連那不成器的元慶舟也被他認真地看了一眼,這才收回了視線,徑自放在寒澈的身上。

  楚飛揚端起茶盞,目光卻是越過碗沿與雲千夢輕輕地接觸了下,隨即緩緩飲下一口熱茶。

  雲千夢則是平靜地注意著江昊天的一舉一動,隻覺這太子當真是深藏不露,平日裏呆在宮中深居簡出,卻不想竟有這樣的心思。

  今日他在這些世家大族麵前點名提到寒玉的婚事,雖說沒有表明自己的真正想法,可這些向來謹慎的貴族們,又豈會因為一個女子而得罪儲君?隻怕那些本想與寒相府結兒女親家的貴族們,已是在心中打消了這樣的念頭,這樣寒澈隻怕也不得不把寒玉嫁入皇家,成為玉乾帝一黨。

  隻是,更讓雲千夢欣賞的,則是此時寒澈與寒玉的態度。隻見兩人立於場中央,麵色淡然不見半點漣漪,鎮定的仿若身經百戰的將領,就連海王這樣心思細膩之人也對此二人多看了兩眼。

  對於江昊天方才的玩笑話,此時卻無人敢接口,就連辰王等人,也隻是坐在席間靜心品茗,並未插手別人的事情中。

  寒澈微微上前,走到寒玉的身邊,用自己的身子替寒玉擋去了大部分的投注在她身上的視線,這才鎮靜的開口,“多謝太子體恤!小妹年歲還小,父母隻希望她一聲平安幸福便可,在門第上卻沒有過多的要求!”

  簡單的一句話,等於是變相地擋回了江昊天刁難的問題。

  “海王爺,今日怎不見錢太傅前來?既然錢太傅在太子麵前這般誇讚自己的外孫,怎不見他的人影呢?”寒澈的話一出口,旁人再開口便不會引起江昊天的猜忌,隻是場中也唯有楚飛揚敢在這個時候說話,其餘的公子小姐均是沉默以對,免得惹火燒身。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