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43節

  “安兒,可要緊跟著我啊!”雲千夢在此時側過身子,淺笑著溫和開口。在看出夏侯安兒眼底的詫異時,則是伸手輕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下心不必在意眼前的一切。

  “王妃與公主的感情可真是好!”此時,遠處走來曾經與雲千夢有過一麵之緣的周側妃。.

  隻見她快步走了過來,揮退了管家後,便對雲千夢微微福了福身,“妾身見過楚王妃!”

  隨即站起身,對夏侯安兒點頭道:“見過夏侯公主!”

  “周側妃客氣了!一年不見,側妃可是越發的年輕秀麗了!”雲千夢如今貴為楚王妃,自是不用對海王側妃行禮的,便站在原地笑著誇讚了周側妃一句。

  “王妃說笑了!在妾身看來,王妃才是娟秀端莊!輔國公府的大小姐可是已經來了,方才還向妾身問起楚王妃是否來了呢!王妃、公主請!”說笑了一會,周側妃便領著雲千夢和夏侯安兒走向後院。

  隻是還未走兩步,便見海越領著幾名年輕的男子迎麵走了過來,周側妃一看,眼中笑意淡了一些,卻還是走了過去,對海越微微福身道:“見過世子!”

  海越的目光確是越過周側妃放在夏侯安兒的身上,隻見他眼眸含笑,和煦如春風,溫和的棕瞳淡掃了夏侯安兒一眼,卻讓夏侯安兒心頭有些不悅。隻是,對方隻是看著她,並未多說失禮的話語,即便夏侯安兒心頭有氣,也是不能當眾發作出來的。

  雲千夢何等的精明,海越的神色、夏侯安兒的不悅,盡數落在她的眼中,隻見她淡然開口,“今日是世子的好日子,真是恭喜世子了!”

  聽到雲千夢的聲音,海越轉目看向麵前這位讓自己妹妹吃虧的楚王妃,嘴角頓時揚起笑容,朗聲道:“多謝楚王妃!王妃與公主遠道而來,真是辛苦二位了!”

  說著,便見海越的腳步往前走了幾步,越發的靠近雲千夢與夏侯安兒,而他的臉上卻始終端著有禮的笑容,見他正要開口,雲千夢則是不著痕跡的擋在夏侯安兒的麵前,笑著對周側妃開口,“周側妃,本妃擔心讓曲小姐等久了,咱們還是盡快過去吧!”

  竟雲千夢這麽已提醒,那周側妃立即轉過身來到海越的麵前,對雲千夢笑道:“王妃、公主請這邊走!”

  說著,便領著兩人轉了個彎,朝著海王府的花園走去。

  “大哥,那就是夏侯族的公主?”見夏侯安兒離開,方才與海越走在一起的幾名男子則立即走上前,眼中帶著驚豔的光芒,直盯著夏侯安兒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隻是心思卻是活躍了起來。這夏侯安兒看似隻是一個異族的公主,可卻有楚王這個表哥,且楚王對夏侯族可是真心實意的好,若自己能夠娶到夏侯安兒,不但美人在懷,隻怕在海王府的地位也會大大地提高。

  “這公主可真是美豔動人,難怪瑞王會一見鍾情!可惜卻鬧了個大笑話!哈哈哈!”另一名男子想到那吃癟的瑞王,便忍不住的笑出聲。

  他這一笑,其他幾人也跟著笑了出來。

  “老二、老三、老四!”海越聽到他們這般張狂的笑聲,頓時沉聲嗬斥,“別忘了今兒個是什麽日子,你們平日肆無忌憚也就罷了,今日來了那麽多世家公子小姐,這樣的話若是傳了出去,你們還想不想要小命了?難道你們想讓那位坐收漁翁之利?”

  一道厲目頓時射向大笑的三名男子,海越身上頓時泛出一抹冷意,眼底的溫和早已褪去,換上讓人膽顫的陰鷙。

  那三名男子立即閉上了嘴,隻是那垂下的眸子中卻是泛出一絲不甘的光芒。

  海越豈會看不出三人心中的不服,隻見他泛出一抹冷笑,隨即開口,“那夏侯安兒,你們也不用想了!楚王妃能夠在金殿上替夏侯安兒拒絕瑞王,自然不會把楚王的表妹嫁給你們!也不看看你們三人不學無術的樣子,倒還不如那海沉溪來得有機會!”

  “呦,想不到世子竟這般看得起本郡王!”殊不知,海越的話音剛落,便聽見海沉溪低沉的聲音自身後傳來。

  四人立即抬頭看過去,隻見海沉溪今日竟是一身黑色錦袍,一頭墨發束在金冠中,臉上揚著似笑非笑的淺笑,帶著五分的冷意以及五分的譏諷,讓海越的臉色再次陰沉了下來,不悅道:“這就是你學的禮數?這郡王之位,當真是給錯了人!”

  海沉溪不在意的聳了聳肩,順著方才夏侯安兒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即冷聲道:“世子這是在指責父王沒有眼光嗎?不知這話讓父王知曉,他老人家會有何反應?”

  “你!”一時氣結,海越麵色慢慢變得漲紅,正尋思著反駁海沉溪的話,卻見後院的方向跑來一個婢女,看到海越的身影,那婢女臉上一喜,立即來到海越的麵前,行禮道:“世子,世子妃請您回去!”

  “沒看到本世子正忙嗎?有什麽事情需要讓本世子來回奔跑的?那要你們還有何用?”顯然此時海越心情十分的糟糕,尤其在接觸到海沉溪那明顯帶著不屑的目光後,更是讓海越方才的好心情一路跌到穀底,麵色怒色地對那婢女低斥道。

  海沉溪看眼借機發作的海越,冷笑一聲,便轉身走向後院。

  “王妃,曲小姐在那邊!”周側妃領著雲千夢與夏侯安兒走進隨意園,隻見此時園內已是來了不少小姐公子,曲妃卿則是撿了清淨的角落坐著,隻與幾位交好的小姐坐在一起閑聊。

  “多謝周側妃了!您若是有事,我們便不打擾了!”雲千夢掃了隨意園內的眾人,見海王妃依舊是端著架子沒有出來接待客人,便知周側妃定還要去招待其他的客人,便笑著開口。

  “那妾身便先告辭了!”周側妃也是有眼力見的,況且她的任務也隻是把人領到這隨意園內,若是做了僭越身份的事情,隻怕王爺也會不開心的。

  如此說完,便見周側妃朝雲千夢福了福身,隨即領著婢女們便轉身離開了隨意園。

  “安兒!”目送著周側妃離開,雲千夢並未立即走向曲妃卿,而是轉身看向夏侯安兒,笑著安撫道:“在想什麽呢?”

  在雲千夢的麵前,夏侯安兒總能夠放下心防,想起方才海越那極淡的一眼,卻讓她心頭十分的不悅,便微蹙著眉頭低聲道:“這海王府可真是富麗堂皇,隻是人卻十分的討厭!”

  聞言,雲千夢微點了點頭,目光一覽隨意園內的一切,一草一木均是帶著極大的講究,想必海王亦是把風水學利用的淋漓盡致,“陽明山的確是奇珍異草讓人目不暇接!至於人嘛,看過便可,不必放在心上!”

  見雲千夢這般安慰自己,夏侯安兒則是慧黠一笑,不禁點了下頭,指著遠處的曲妃卿道:“咱們去找妃卿姐姐吧!”

  曲妃卿早已注意到她們二人,隻是見雲千夢似乎有話對夏侯安兒說,便暫時沒有過來打擾,此時見二人共同走過來,曲妃卿笑著起身,而與她同桌的幾人亦是跟著站起身,對雲千夢行禮,“見過楚王妃、夏侯公主!”

  “大家都是客人,不必拘禮!”雲千夢對曲妃卿淡淡一笑,眾人隨即落座。

  “聽說今日海王打算讓大家見一見那小世子!”眾人坐定,便聽見翰林院掌院學士管大人之女管思柔開口說道。

  “上次在端王府的晚宴上看到海世子與錢世子妃,想來那小世子定也是十分可愛的!”另一名禮部尚書之女沈叢煙則也跟著開口。

  雲千夢聽著她們幾人閑聊,目光則是細細地打量著已經到來的賓客,隻見今年的宴會上,少了不少當初活躍的千金小姐,而有些千金小姐則已經嫁做人婦,心中不由得有些唏噓世事無常。

  隻是當雲千夢即將收回視線時,卻是看到了曲景清和吳沁沁的身影。眉頭不著痕跡的皺了下,雲千夢淡淡的收回目光,心思卻有些沉重,這海王豈會不知曲炎是辰王的人,竟對曲景清下了貼子,他到底有何用意?難道是想把曲炎拉到自己的陣營?可這陽明山本就是一座金山,海全根本不缺銀子,又何必拉攏一個並不太聰明且是敵人陣營的人?而那吳沁沁就更不用說了,嫁給了元慶舟,已是向世人說明吳國公府與韓國公府聯姻,兩家自然會全力扶持辰王。

  一時間,雲千夢心中迷霧重重,不明白海全到底有何用意。

  隻不過,有一點雲千夢可以肯定,那就是今日的宴會定會十分熱鬧。

  而此時,曲景清明顯也是看到了雲千夢,隻見雲千夢一身王妃的朝服,襯得她尊貴無比,更是讓曲景清心頭暗恨,想不明白,當初那雲相府中備受欺辱的嫡長女,竟也會有鹹魚翻身的一天,如今的身份更是讓她不敢上前挑釁,萬一雲千夢動怒,隻怕那護妻心切的楚王就連曲家的麵子也不會給。

  如此想著,曲景清心頭又是一陣惱火,自己年紀比曲妃卿還要大上一些,可辰王卻總是不透露一點口風,隻是讓她傻傻地等著,豈能不讓她焦急的?而前段時日玉乾帝的聖旨更是讓她心驚膽戰,盡管元德太妃拒絕了玉乾帝的美意,可這樣事情若是接二連三的發生,她的側妃之位豈不是不保?

  “曲小姐怎的臉色不好?難道是身子不適?”這時,與曲景清同坐一桌的吳沁沁則是冷聲開口,言語間多有不屑,心頭更是暗罵著曲景清不懂禮數,一個庶子之女竟與自己吳國公府嫡女坐在一起,若不是看在曲炎是辰王陣營的人,自己早已是拂袖而去。

  收起心思,曲景清看向身邊的吳沁沁,心頭亦是十分地看不起此女,大婚當日被蘇淺月搶了夫君不說,竟還與其母兩人把蘇淺月打的半死,可依舊沒有阻止蘇淺月嫁入韓國公府的腳步,可見這吳沁沁也不是聰明的。若非後來蘇家落敗,隻怕這吳沁沁就囂張不起來了。

  “多謝元夫人關心,我很好!”淡笑著開口,曲景清看眼雖與男賓坐在一起,可卻緊盯著女賓看不停的元慶舟,心中對吳沁沁充滿藐視。

  “曲小姐難道不與輔國公府大小姐打聲招呼?”看著曲景清裝模作樣的笑著,吳沁沁心頭一陣惱火,目光微轉便看到坐在不遠處的曲妃卿,故意開口刺激著曲景清。隻是等她收回視線時,卻看到坐在曲妃卿身旁的雲千夢,那一身淡紫的朝服頓時晃瞎了吳沁沁的眼,讓她憶起自己是如何加入韓國公府的,雙手頓時含恨的絞著手中的帕子。

  曲景清豈會漏看吳沁沁的小動作,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隻見雲千夢正與同桌的幾位小姐淺笑而談,便淡淡地開口,“咱們也該去給楚王妃請安吧!唉,夫人這樣的出身,即便是當王……”

  說到一半,曲景清便收了口,眼中帶著一絲膽怯,似是說錯了話。

  吳沁沁豈會不知曲景清的小心思,隻是,她的話卻是戳中了吳沁沁的心思,但見吳沁沁精致的臉上揚起一抹淡笑,拉著曲景清站起身,嬌笑道:“咱們的確該去向楚王妃請安!”

  說罷,便見兩人紛紛離席,臉帶淺笑、相攜地走向雲千夢等人……

  ☆、第二百六十章

  “見過楚王妃!”一道帶著嬌媚的聲音在幾人的低聲閑聊中響起,眾人看去,隻見曲景清與吳沁沁麵帶嬌笑的立於桌旁,笑意盈盈地看著雲千夢,表情十分的和善。

  “原來是元夫人啊,真是許久不見了!”注意到曲妃卿眼神中暗藏的那抹不悅,雲千夢對她淺淡一笑,隨即把注意力放在吳沁沁與曲景清的身上。

  隻見這曲景清還是與一如既往的小姐裝扮,隻是今日的穿著打扮卻十分的精致,想必是希望能夠一舉奪得辰王的視線吧。

  至於她身旁的吳沁沁則是一身寬鬆的衣裙,小腹處則是微微的凸起,看來是有了身孕,尤其見她雙手極其小心的護著腹部,想來定是十分在意這個孩子吧。

  淡淡地打量完麵前的二人,雲千夢淡雅開口,“想不到元夫人將為人母,真是恭喜元夫人了!”

  見雲千夢已經注意到自己的肚子,吳沁沁眼中立即閃過一絲得意之色,目光帶著惋惜地掃了雲千夢平坦的小腹,帶著一抹惋惜道:“多謝王妃了!前陣子我們可是聽說,楚王為了王妃,連側妃都不會納,王妃真是好福氣,一人獨享楚王!隻是,王妃成親也半年多了,怎就不見有喜,不會是身子不好吧!”

  話裏話外,吳沁沁便是嘲笑雲千夢既然夜夜霸占著楚飛揚,怎就不見懷孕,不會是不能生吧!

  這樣的話,任誰都能聽出,可是在座的幾人除了雲千夢已經嫁人外均還是待嫁的小姐們,又有哪個正經人家的大小姐會公開與人爭論這樣閨中之事?

  “夫人想必不知,王妃先前在雲相府過的並不好,不會是以前吃得差把身子弄壞了吧!”曲景清卻是笑了出來,看似是為雲千夢說話,但是那隻說了一半的話卻是在嘲諷雲千夢無法受孕。

  聞言,同桌的幾人頓時麵現不悅,隻覺這吳沁沁真是有失韓國公府夫人的身份,而對曲景清的印象則就更差了。

  雲千夢卻是含笑聽著麵前二人的雙簧,並未開口反駁,隻見她端起麵前的茶盞,優雅地抿了一口,目光已是從她們的身上轉向遠處的青山綠水,隻覺這兩人出現在這煙霧繚繞的仙境中當真是破壞了這絕無僅有的景色。

  “王妃不會生氣了吧!我們也隻是關心王妃!這女子在要強,可嫁了人還是應該盡為人妻為人婦的責任,總不能娶一隻不會下蛋的!王妃,你說,是不是?”吳沁沁以帕掩嘴輕笑著,眉眼間盡是小人得誌的模樣。而雲千夢的沉默更是讓她得意不已,隻覺自己這次是戳中了雲千夢的痛楚,否則憑著雲千夢的伶牙俐齒,豈會不反駁?

  “吳沁沁,你別太囂張了!”曲妃卿頓時站起身,滿麵憤怒地瞪視著笑得誇張的吳沁沁與曲景清,隻是良好的教養卻讓她像市井潑婦那般指著別人的鼻子開罵,隻能自個氣得渾身發抖。

  “妹妹,你這是什麽意思?元夫人可是一片好心,你怎麽狗咬呂洞賓呢?”可曲景清卻是針對曲妃卿開口,眼底一片輕藐與敵意。

  雲千夢一掃園中其他人,見方才的爭辯已讓眾人的視線漸漸朝著自己這邊聚集過來,便放下手中的茶盞緩緩站起身,臉上始終掛著溫和的淺笑,淡淡地開口,“元夫人,您怎麽還不去看著元公子?再不去,隻怕您這正室的位置可要不保了!到時候,即便你生出了孩子,隻怕也隻是庶子,真是可惜啊!”

  “你……你詛咒我下堂?”被雲千夢一激,吳沁沁頓時轉頭看向元慶舟,果真看到自己的夫君正對著滿園的千金小姐流露出好色的表情,一時間氣上心頭,雙目半眯著瞪向雲千夢,眼神中透著極重的陰毒。

  雲千夢卻是微歎口氣,目光看向同桌的小姐們,問道:“大家可有聽到本妃說這句話?”

  雲千夢的話頓時引來一陣輕笑,沈叢煙幾人雖沒有開口,但此時的態度卻已是說明了一切。何況,雲千夢如今是王妃,這吳沁沁仗著是韓國公府長孫媳的身邊便對雲千夢不敬,虧得她還是侯門千金出身,真是丟人丟臉。

  被這些千金小姐一陣奚落,吳沁沁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再也顧不得羞辱雲千夢,便憤恨地踩著步子朝著自己原先的座位走去,同時用眼神警告元慶舟適可而止,奈何對方亦是林老太君的心頭肉,豈會畏懼這黃臉婆般的吳沁沁。

  隻見元慶舟頓時轉過臉,徑自欣賞著滿園的‘花色’。隻是他目光正要從雲千夢那桌收回,卻不想看到貌美如花的夏侯安兒,頓覺驚為天人,想不到今日纏著祖母讓他前來居然有這樣的收獲。

  但是,盡管這些日子元慶舟被罰呆在韓國公府,卻對京中的形勢還是有一些了解的,能夠讓雲千夢這般護著,又生的這般美貌的,隻怕也隻有楚王的表妹夏侯安兒了。唉,可惜啊可惜,這麽美的人兒隻能看不能碰,當真如貓爪子撓心,讓元慶舟心頭酥癢不已。

  遺憾的收回視線,元慶舟低頭猛喝了一口茶,眼底卻是止不住地放出危險的光芒。

  曲景清見吳沁沁就這麽回去了,心頭暗惱,可雲千夢的身份不是她能夠硬碰硬的,隻能狠狠地瞪了雲千夢一眼,隨著吳沁沁走回席間。

  “咦,那不是寒小姐嗎?想不到海王府今日也邀請了寒相的妹妹!”喝了幾口茶順了氣,曲妃卿這才抬眸看著隨意園內已到的賓客,卻不想在不遠處看到寒玉獨自一人坐在席間,那張不施粉黛的小臉上平靜無波,並未因為眾千金對她的排擠而露出難過的表情,也並未因為沒有同伴而表露出無聊的神情,她隻是單獨的坐在一處,安靜而冷靜,倒是比那吳沁沁等人招人喜愛些。

  “她總是這般獨樹一幟!”順著曲妃卿的眼神看過去,雲千夢淡淡一笑,隻覺這寒玉在這群古代千金小姐中,當真是與眾不同。

  察覺到雲千夢的目光,寒玉轉過臉,與雲千夢含笑的目光對上,那原本平靜無波的眼眸中頓時泛起一抹笑意,隨即站起身,快步走了過來,向雲千夢福了福身,“臣女見過楚王妃!”

  “寒小姐,許久不見了,請坐!”雲千夢抬手虛扶了一把,同時請她坐下。

  其他幾人則是沒有接觸過寒玉,雖知道她曾在元宵宮宴上酣然入睡,可如今一看楚王妃的態度以及寒玉聰明機警的模樣,不由得便對這寒相的妹妹改變了看法。

  寒玉含笑坐下,目光卻是首先看了曲妃卿一眼,隨即甜甜地喊了一聲,“曲姐姐好!”

  被寒玉稱為姐姐,曲妃卿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看向寒玉的目光中微微透著一絲不解與疑惑,隻覺自己與寒玉初相識,怎就見對方熱絡了起來?

  雲千夢卻是多看了寒玉一眼,半斂的眼眸中盛著的是了然的光芒,隻是卻沒有再開口。有些事情,還是需要表姐自己去體會的,自己說得多了,反而容易適得其反。

  “寒小姐與妃卿可真是有緣,這麽多的人,竟就隻喊了妃卿一人!”沈叢煙笑著開口,倒是覺得這寒玉有些真性情,也難怪之前會在宮宴上睡覺。

  雲千夢正要開口,卻在看到走進隨意園的二人時打住,眼帶淺笑地曲長卿點了點頭,目光隨即轉向一同進來的寒澈。卻發現寒澈自踏入園子時,一雙冷淡的眸子便四下尋找著什麽,隻是在看到寒玉時,那平靜的眼底則微微顯出放心的神色。而在看到曲妃卿時,眼底的目光則是立即轉換成了一抹壓抑的欣喜。

  而寒澈與曲長卿的出現,則是讓在場的小姐們頓時議論紛紛,尤其那投注在寒澈身上的目光,更是帶著愛慕,想來寒澈如今的身份的確是有這樣的資本的。

  “秦小姐,秦相身子如何了?可有好轉?”雲千夢想起那莫名其妙便病倒的秦霍,便問著同桌的秦易安。

  隻見秦易安有禮的一笑,回道:“謝王妃關心,爺爺的身子正在慢慢的康複中!說來也奇怪,原本一直昏迷不醒,可昨兒個竟是清醒了半個時辰,還用了些米粥!”

  秦易安的話頓時引起了雲千夢心底的疑惑,這寒澈剛坐上左相的位置,秦相的病便漸漸的好了,這倒是湊巧的很啊。

  “可有查出到底是何病因?不如讓榮善堂的聶懷遠大夫看看!”曲妃卿也關心地開口,隻是卻下意識的提到了聶懷遠。

  聞言,雲千夢淡淡地看向曲妃卿,卻見她朝自己坦然的笑了笑,雲千夢便知這一次曲妃卿當真是放下了,便笑著對她點了點頭。

  “多謝了!禦醫已經看過,說爺爺身子骨不錯,調理一段日子便可下地了!”秦霍的病一好,秦易安也跟著鬆了一口氣,言語間也不再沉重,隱隱透著一抹輕快。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