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4

在此,心中頓時翻起無數的念頭,甚至以為容家打算與阮家、曲家聯手對付曲家!

眾人聽到林老太君的問話,想起如今朝廷上的事情,均是紛紛變了臉色,唯獨穀老太君、薑老太君與陳老太君麵不改色,讓問話的林老太君好一頓失望!

“老太君,大小姐請表小姐幾位去浣溪院!”這時,外間進來曲妃卿的貼身丫頭,隻見她淺笑著向老太君討著恩賜!

穀老太君也是把方才林老太君看雲千夢的眼神收進了眼中,也深覺雲千夢在這不甚方便,便笑著開口:“夢兒,你便帶著你三個妹妹去找你妃姐姐玩兒吧!”

雲千夢見此時暖閣氣氛變得有些凝重,便知知道留在這裏不方便,便帶著雲嫣三人朝著眾人福了福身,隨著那丫頭往浣溪院而去!

浣溪院是輔國公府招待外府女眷的地方,占地寬廣,院內景致精致漂亮,隻是與老太君居住的瑞麟院有些路程,需通過輔國公府的花園走廊!

而今日老太君壽辰,各府男嗣也跟著各家的長輩前來賀壽,女眷被安排在浣溪院,而男子們則被安排在前院,由身為侯爺的曲淩傲與嫡長孫曲長卿親自接待!

那丫頭怕遇到偶爾闖入花園的男子,便帶著雲千夢等人走的後院,此時正巧路過曲長卿的出雲閣,裏麵竟傳來男子低聲交談的聲音……

雲若雪以為是曲長卿在裏麵,便想進去打招呼,不顧那小丫頭的低呼徑自走到出雲閣的院門口,卻發現院內除去曲長卿,還站著一名頭上帶著嵌寶紫金冠、身穿月白長袍的男子!

隻見他與曲長卿交談時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渾身散發著一股王者之風,一時間竟讓雲若雪看傻了眼!

而雲易易見她一時呆愣在院門口不動,便也跟著上前探出腦袋往裏看去,頓時也被那男子給吸引住!

“什麽人!”而此時,原本低聲交談著的兩人同時發現了門口的異樣,隻見曲長卿朝著門口大聲喝到,嚇得雲易易微微往後退了一步,而雲若雪則是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款款生姿的踏進出雲閣,巧笑倩兮道“大表哥,是我!”

隻是,說話的時候,雲若雪那雙嫵媚的眸子卻是直勾勾的盯著曲長卿身邊的男子,企圖吸引他的目光!

而她如此輕浮的舉止,卻換來男子眼中的恥笑以及曲長卿的動怒“誰允許你進我院子的?相府的規矩就是如此隨便嗎?”

被曲長卿毫不留情麵的奚落,饒是雲若雪此時再厚臉皮,麵上也是有些難看,眼看著她眼中的淚快要落地,後進來的雲千夢皺眉看了她一眼,對曲長卿抱歉道“是我們失禮了!”

曲長卿見是雲千夢,眼中的怒意消散了些,可看向雲若雪時,還是有著無法去除的恨意,便對雲千夢開口:“妃兒在浣溪院等你,快去吧!”

雲千夢點頭,隨即讓雲嫣拉著雲若雪快速離開,自己朝曲長卿行了一禮,也退出了出雲閣!

隻是,在離開時,她微抬眸看了眼曲長卿身邊一言不發的楚飛揚,隻覺今日如此肅穆冷峻的他,與前幾次的相遇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

一路上,雲若雪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竟任由雲嫣拉著她的手而不自知……

而雲易易則是滿心好奇的問著雲千夢“大姐姐,方才那個便是大表哥嗎?他身邊的是誰?好是英俊,隻是冷了些!”

雲若雪聽雲易易如此說道,小臉一沉,頓時站住腳瞪向雲易易,怒道“什麽叫冷了些?難道你喜歡軟骨頭一般的男子嗎?”

雲易易本就看不慣雲若雪,見她此時朝自己怒吼,自己的小脾氣也上來了,雙手竟插在腰上罵道“你一個庶女,有什麽資格說我?那人就是個冰塊!可有些人卻是發花癡了,一路上竟想著男人,方才還不要臉的進去勾搭人家!跟你那個娘真是一路貨色!”

說完,雲易易還挑釁的朝雲若雪挑了挑眉,完全沒有把雲若雪放在眼中……

雲若雪見雲易易不但毀壞自己的名譽,竟連她娘也不放過,立即氣紅了眼,猛地要撲上前去打雲易易!

對於這兩人隻見的糾紛,雲千夢本不想多管,可今日是老太君的壽辰,因此雲千夢絕不能讓這兩人壞了老太君的好興致,也不允許這兩人丟了輔國公府的臉!

隻見她瞬間移步當到兩人的中間,一手握住雲若雪揮過來的手掌,一手接住雲易易打過來的拳頭,雙手同時用力,疼的雲若雪與雲易易同時痛呼出聲!

“你們兩人鬧夠了嗎?若還覺得不夠,我不介意現在就送你們回去!”見兩人已是疼彎了腰,雲千夢這才丟開她們的手腕,居高臨下的望著兩人痛苦的容顏,聲音冷硬道!

雲易易與雲若雪均是一臉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向雲千夢,兩人捂著發疼的手腕,眼中本是怒意,卻在吃雞到雲千夢冷若冰霜的眸子後,各自的氣焰便紛紛降了下去,有些敢怒不敢言!

“若還想呆在這裏,就好生的當你們的幹金小姐!若是作出讓輔國公府為難的事情,不用父親出麵,我便以長姐的身份先懲戒了你們!”雲千夢見她們被自己的氣勢所嚇到,緊接著又開口,讓這兩人認清自己此時的身份地位!

今日能夠進入輔國公府賀壽的,不是王公又便是貴族,這些人的眼睛可是既尖又毒,稍有不慎,便會成為他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雲千夢雖不介意雲易易與雲若雪成為眾人嘲笑的目標,但今時今地,她卻不允許任何人破壞老太君的壽宴,否則,不要怪她手下不留情情麵!

果真,聽到這句嚴重的警告後,雲易易與雲若雪瞬間安靜了下來,雖還是互相瞪視著,卻再也沒有惡言相向或者動手動腳!

雲千夢滿意的看著她們此時的表現,這才重新帶著三人往浣溪院走去!

而此時,浣溪院的門口,已是站著一身淺粉裙裝的曲妃卿,隻見她眼尖的看到雲千夢的身影,立即滿麵笑容的迎了上去“可把你給盼來了!”

雲千夢見到曲妃卿,亦是由衷的笑了出來,拉著曲妃卿的手熱忱道“我也是整日盼著能夠和表姐見麵呢!”

曲妃卿自從知曉雲千夢在相府的境遇後,對於這個表妹是更加的心疼了,剛想拉著她說些貼心話,卻見後麵站著雲千夢的三個妹妹,便湊近雲千夢的耳邊低聲道“你讓我準備的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趁著現在人不多,咱們還可以偷溜一會子!”

聞言,雲千夢淺淡一笑,朝曲妃卿徵點了下頭!

曲妃卿會意,立即對方才帶路的小丫頭吩咐道“先帶三位小姐進去賞玩,我與表小姐說會子話!”

小丫頭聞言對曲妃卿雲千夢福了福身,便領著其他三人先行進了浣溪院……

見礙事的人終於離開,曲妃卿與雲千夢相視一笑,隨即手拉著手往曲妃卿的住處走去“今日廚房必定大忙,娘擔心那邊烏煙瘴氣的熏到妹妹,便把準備的東西都放在我聽雨軒的小廚房中,隻是妹妹讓準備這些食材有何用處?”

雲千夢見大舅母入戲細心,為自己又設想的如此周到,心中感動,便也不藏著掖著,在曲妃卿耳邊低聲道“夢兒在家時並未學的多少詩詞歌賦、也並不精於女紅,倒是廚藝還能稍徵上的廳堂!今日外祖母大壽,夢兒沒有什麽能夠拿得出手的,隻想做一桌壽宴讓她老人家開心一番!不過,也是多謝大舅母與表姐相助,夢兒才能一展廚藝儀表孝心!”

曲妃卿見她如此說來,心中不禁又是好一通的唏噓!

若是小姑姑還活著,夢兒堂堂宰相千金豈會不精通琴棋書畫,又何至於親自動手做飯?

雲千夢見曲妃卿不時又紅了眼眶,立即挽住她的手臂,逗著她“表姐不用如此!若沒有這些磨難,夢兒也不會如此堅強,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曲妃卿自知這是雲千夢安慰自己的話,不過她也是想讓雲千夢能夠快樂一些,便壓下心中對雲千夢的心疼,笑道“你今兒個可要好好的表現,一會子我可要多吃一碗飯!”

兩姐妹相互說著心事,不一會便到了曲妃卿的聽雨軒,隻見裏麵早已站著一排訓練有素的廚房嬤嬤,眾人見她們小姐領著以為如花似玉的小姐進來,便知這定是讓老太君放在心尖上表小姐,頓時不敢怠慢,紛紛行禮“奴婢見過表小姐!”

雲千夢見狀,便知大舅母定是早就知會過了,便也不客氣,與曲妃卿領著眾人前往小廚房!

而出雲閣這邊,曲長卿萬萬沒有想到雲若雪會突然冒出來,還在楚飛揚的麵前表現的如此花癡,一時間隻覺臉上無光,隻能作揖向楚飛揚賠不是:“是家中下人帶錯了路,還請相爺見諒!”

兩人已是結束了方才的談話,此時楚飛揚已不似方才那般冷漠,眼中緩緩浮現出方才雲千夢款步走進來時的冷浸自若,便淡然道“今日是老太君的壽辰,府中忙碌,出些小差錯無傷大雅,你又何必引咎自責?”

曲長卿見楚飛揚不甚在意,一顆提著的心也緩緩放了下來,便立即轉移話題“相爺,那辰王這次的舉動……”

話未說完,便被楚飛揚給打斷,隻見他徵舉高右手,阻止曲長卿再往下說,隻淡道“逃不過皇上的眼睛!咱們隻管守好邊疆即刻!”

此刻還不是參與到皇帝與辰王爭鬥中的好時機!

辰王以為趁著老太君的壽宴調動部分兵馬,玉乾帝就不知道了!

殊不知,他的一舉一動,均在皇帝的眼皮子低下!

隻不過玉乾帝還看不上這點小魚,便也就睜隻眼閉隻眼的當作不知道!

不管當年西靖帝駕崩時的遺言是讓誰登基,但玉乾帝如今已是西楚的皇帝,他們楚家與先帝共同打下這座江山,自然不能讓這種因為奪位而讓百姓受苦的事情發生!

因此,不到萬不得已,楚飛揚手中的軍隊是始終保持中立的,斷不會貿然卷進這場紛爭中,免得造成生靈塗炭!

曲長卿微抬首,見這位自己進入軍營便跟隨其後的長官如此淡定,他那顆略顯焦躁的心也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楚飛揚淡掃他一眼,便知曲長卿定是因為關心輔國公府的安慰,今日才顯得有些浮躁!

不過,經過兩人方才的交談,這位昔日在自己手下驍勇善戰、有勇有謀的副將,又恢複了他以往的狀態!

隻不過,如今曲長卿的心中想的還不止辰王這一件事情!

自他從邊關回來後,母親便把當日楚相在大殿之上助雲千夢退婚一事說與他聽,而曲長卿此時正在尋思是否向楚飛揚道謝!

隻是,思及這關係到雲千夢的閨譽,便隱忍了下來,沒有再開口!

而浣溪院這邊,已走到了不少的名門閨秀,雲若雪仗著自己以前代替孕前藉們能夠出席了不少這樣的場合,便得意的走在雲嫣雲易易的前頭,淺笑大方的與各府的小姐夫人們打著招呼!

雲易易本就看不上雲若雪,瞧她現在如此故意在自己麵前顯擺,不禁冷哼一聲,拉著雲嫣朝著人少的亭台走去,免得看著雲若雪生氣!

而雲若雪也是不想與她們在一塊,瞧見蘇淺月與幾名閨秀正坐在涼亭中閑聊,便眼帶欣喜的走了過去“表姐!”

蘇淺月聽出雲若雪的聲音,笑著站起身,拉著她一同坐下“可把你給盼來了!我們方才還說道你呢!”

雲若雪見眾人說起自己,心中不禁好奇,便搖著蘇淺月笑道“說我什麽了?好表姐,告訴我吧!”

蘇淺月無法,隻能拉住她的手說道“咱們隻是說許久不見你了!以往各附小姐每月的茶話會,你也有兩次沒有參加了,難道是身子不適?”

說著,蘇淺月的目光便看向雲若雪如今留著劉海的額頭,眼中均是疑問……

雲若雪聽她如此一問,心中便有些後悔自己為何要打破沙鍋問到底,又見在座的幾位幹金均是沿著異樣的目光看著自己,便隻能訕訕一笑,有些無奈道“各位姐姐也是知道的,我家中還有嫡長姐,前些日子她被辰王殿下退了婚,心情自然不好,我這個做人妹妹的,當然要陪在其左右,免得長姐想不開尋思!”

三言兩語,雲若雪便把眾人的注意力轉到了雲千夢的身上!

此時隻見那幾位打扮清麗、麵容姣好的小姐立即露出一副好奇的神色,紛紛追著雲若雪問道“到底是何事?我們也隻是聽說雲小姐被辰王退婚,還企圖在大殿之上尋死,不知現今你那姐姐如何?是否終日以淚洗麵?”

雲若雪聞言,心中頓時得意,與蘇淺月交換了一個眼神,便眉飛色舞的說道“唉,你們想想,哪家小姐被當中退婚還有臉麵活下來的?要說我那個姐姐,也是個要強的,隻不過卻沒有死成,倒像是變了個人似得,越發的讓人難懂了!”

“哦?我竟不知,在妹妹的眼中,我如此的難懂!”而此時,涼亭外,傳來雲千夢清冷徵寒的嗓音!

第五十九章 輔國公府百花爭妍

涼亭中的幾人同時回過頭來,隻見金燦燦的陽光下,雲千夢一身淡紫衣裙,頭上別著數支紫玉雕花管子,耳邊掛著同種玉質的清蓮耳環,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如明珠一般讓人過目難忘!

雲若雪不想自己方才所說竟被雲千夢聽了去,又瞧此時浣溪院中的夫人小姐均是看向自己這邊,心中頓時一緊,剛想開口,卻被一旁的蘇淺月給搶先開口!

“蘇府淺月見過雲小姐,幸會了!”蘇淺月立於涼亭中,一身淺藍衣裳稱得她如一朵百合般清新自然,白皙細膩的肌膚在暖陽下越發的晶瑩剔透,讓人眼前不由得一亮!

此時又聽到她柔中有禮的聲音,那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