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40節

  “嬤嬤,有什麽話盡管說,在我的麵前不必如此忌諱!”雲千夢看著米嬤嬤渾身散發出的擔憂,便笑著開口。

  見雲千夢看出自己的情緒,米嬤嬤便也不再藏著掖著,走近幾步才小心的開口,“王妃,您此次前去可定要帶著元冬,可莫要再像上次那般落了水!”

  猶記前次看到雲千夢渾身濕透的模樣,米嬤嬤心頭便忍不住地輕顫,幸而當時楚王在湖中找到了她家小姐,否則自己即便是死了也無顏去見夫人。

  雲千夢聽米嬤嬤發自內心的關懷,不禁清淺一笑,慎重地點了點頭。

  而此時的金殿上,百官等候半個時辰,才等來玉乾帝。

  隻是相較於往日的神清氣爽,今日玉乾帝顯得有些疲倦,眼眸之中盡是血絲,周身縈繞著絲絲寒氣,讓人不敢望之。

  “臣等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見玉乾帝已是坐下,百官行禮,在玉乾帝的‘平身’中,又整齊的起身,恭立於大殿之上。

  “辰王接旨!”餘公公尖細的嗓音響徹大殿上方,百官頓時麵麵相覷。

  就連辰王本人亦是眉頭一皺,隻是想起玉乾帝昨夜出城前的話,江沐辰心頭頓時有數。

  隻見他此時麵色冷峻、雙唇緊抿,並未因為擔心自己的遲疑而惹得龍顏大怒而立即出聲接旨,而是靜立於大殿上思索此事。

  辰王的沉默更是讓百官不解,不明白辰王與皇上之間又發生了什麽事情,為何皇上剛上早朝便讓辰王接旨,而辰王此時的臉色又是這般的難看。

  “辰王,您怎麽發起愣了,皇上要您接旨呢!”此時,楚飛揚卻是麵帶淺笑地提醒著辰王,眼底盡是一片看好戲的神色。

  一道冷芒立即射向楚飛揚,而江沐辰卻始終沒有開口,依舊神色冷然的立於原地,絲毫沒有接旨的打算。

  餘公公見狀,一顆心早已是提到了嗓子眼,這幾位王爺位高權重,各個手中握有兵權,架子比之皇上是絲毫不差。

  可偏偏皇上擬了這麽一份聖旨讓自己宣讀,當真是苦了他這個為人奴才的。

  餘公公微微側過臉,小心地看了玉乾帝一眼,見皇帝卻沒有因此動怒,這才轉過臉看向辰王,低聲提醒著,“辰王爺,接旨呀!”

  江沐辰冷目一掃餘公公,目光瞬間對上玉乾帝冕旒之後的陰沉眸子,冷聲道:“不知皇上有何旨意吩咐微臣去做!”

  一句話,讓人分不清辰王這是接旨的意思還是抗旨的意思,隻是看辰王的臉色,卻是極其冷若冰霜,隻怕那不願接旨的心思要多上一些吧。

  “你接下這聖旨,不就明白了!”透過眼前的珠簾,玉乾帝陰鷙的眸子直射底下的辰王,充血的雙目中含著點點冷漠,讓人望而生畏,卻並未嚇退辰王。

  “微臣不明白,還請皇上示下!”辰王卻是緊咬著不肯鬆口,臉上的神情並未因為玉乾帝極淡的口氣而有所改變,傲然挺立在大殿上的身姿更是剛強不屈。

  “自然是好事!小餘子,宣讀!”眼中劃過明顯的不悅,玉乾帝竟是不在與辰王玩文字遊戲,直接強行讓餘公公宣讀聖旨。

  “是!”得到玉乾帝的命令,餘公公打開手中捧著的奏折,朗聲開口,“奉天成命、皇帝詔曰:江城首富之女家世清白、賢惠聰敏,特賜辰王側妃,準二人擇日成婚,欽此!”

  此言一出,大殿上頓時陷入一片死寂之中,眾人豈會明白這皇上怎會不明不白的便下了這樣一道聖旨。那江城首富之女聽著好聽,卻是商賈之女,地位低下,豈能成為辰王側妃?這皇上心中到底打著怎樣的注意?

  眾人心中膽怯,目光紛紛在辰王與玉乾帝身上打轉,隻怕接下來這兩人定會發生爭執。

  “真是可喜可賀,如此的喜事,本王便先恭喜辰王了!”楚飛揚卻是唯恐天下不亂的率先開口,眼底盡是一片譏笑之色。

  看得辰王心頭暗惱,不由得冷眼瞪向楚飛揚,反駁道:“本王尚未接旨,楚王的恭喜從何而來?若楚王滿意這樣的親事,不如收了那女子為側妃,坐享齊人之福豈不美哉?”

  窺出辰王心頭的怒意,楚飛揚勾唇一笑,淡雅開口,“辰王美意,隻是本王卻不能受之!一來,這是皇上的恩典,而這恩典則是給辰王的恩寵!二來,本王在江州時便已當著所有人的麵發誓,此生此世唯有雲千夢一位王妃,能入楚家大門的也唯有雲千夢一人!本王豈能違背自己所言,失信於天下百姓?這樣的事情,本王當真是幫不了辰王,還請王爺見諒啊!”

  借著江沐辰的事情,楚飛揚表明自己的立場,亦是堵住了將來玉乾帝想在自己安插美人這條路。可以說,楚飛揚此話不但奚落了辰王,亦是反手將了玉乾帝一軍,讓兩人同時皺了下眉頭。

  隻是,此時對於辰王而言,最重要的並不是楚飛揚,而是拒絕這門親事。

  而對於玉乾帝而言,注意力亦是在辰王的身上,隻想著如何讓辰王點頭接下這道聖旨。

  立於隊列中的曲長卿卻在聽到這道聖旨時,眼底劃過一抹寒意,楚王命人把那江城首富押送到刑部也不過是幾日的時間,可皇上卻在這麽短的時日內便做出這樣的決定,看來皇上手中所握有的勢力並不似他們看到的這般簡單啊。

  相較於曲長卿沉思在公事上,曲炎心中卻是打起了小九九。尤其在聽到這道從天而降的聖旨後,他的心頭出了詫異便是焦急。側妃本就隻有兩位,若辰王接下這道聖旨,那辰王側妃的位置就隻剩一位。屆時景清想要得到這個位置,可就更加的困難了。

  心頭斟酌了片刻,曲炎緩緩走出隊列,朗聲道:“皇上,微臣認為讓辰王娶商賈之女一事不妥!王爺乃是人中龍鳳,豈能娶了那低賤的商賈之女,隻怕說出去亦會讓人貽笑大方的!”

  “是嗎?”冷淡的聲音在大殿上響起,玉乾帝收回看向辰王的視線,緩緩轉向跪著的曲炎,冷聲反問道:“朕的容貴妃不也是商賈之女,如此說來,眾愛卿均是在背後嘲笑朕了?”

  清冷的聲音發著無邊的寒意,玉乾帝的話帶著威脅與壓迫,頓時嚇得曲炎麵色蒼白,額頭微微沁出一層薄汗。

  “臣等不敢!”百官亦是因為玉乾帝的話而心中膽顫不已,齊齊地朝著玉乾帝行禮,不敢再拿商賈之女的借口作文章,更是有不少人紛紛側目看向曲炎,眼中帶著明顯的責備之色。

  楚飛揚一掃跪在大殿中央的曲炎,嘴角勾起一抹淺笑,興味十足。

  “辰王,你怎麽說?”玉乾帝手指漸漸輕敲起麵前的龍案,心中所剩的耐心已經不多,加上昨夜發生的一連串的事情亦是讓他心頭惱火,如今見辰王一副誓死不從的樣子,更為火大。

  “啟稟皇上,微臣不能接旨!”而辰王卻也不含糊,當著文武百官的麵便拒絕了玉乾帝的好意。

  眾人見狀,那低著的頭不由得再次往下壓了幾分,隻希望皇上與辰王之間的矛盾不要牽連到他們的身上。

  更何況,當初辰王迎娶側妃,在場許多大臣皆是前去祝賀的,而請帖上明明白白寫得是江城首富之女,可到頭來他們看到的卻是雲相府的二小姐,這一樁鬧劇到如今都無人敢提起,卻不想皇上竟又是撿了起來借此羞辱辰王,這帝王之心當真讓人難以琢磨。

  玉乾帝亦是沒想到辰王態度這般堅決,竟當著滿朝文武的麵便抗旨不遵,眼底瞬間聚攏起濃烈的殺氣與怒意,輕點龍案的手緊緊地握成拳,可半晌之後卻又緩緩鬆了開來,苦口婆心道:“七弟,你年紀已不小,也該為自己將來打算!”

  “多謝皇上關懷!微臣自小到大,都在為自己的將來打算著!”一句話,頓時讓大殿上的氣氛陷入低潮。

  眾人豈會不知辰王的不甘?可奈何當年玉乾帝與太後手段了得,辰王年紀尚小,那龍椅上坐著的人還真是有些難說。

  可事已至此,這麽多年過去,眾人皆是閉口不提這奪位風波,卻不想今日辰王竟是隱晦的說了出來,一時間讓所有人的臉色驟變,就連玉乾帝的雙目亦是緊眯了起來,一股寒氣瞬間從他的體內散發了出來。

  “皇上,辰王怕是沒有準備好,又或許王爺心有所屬,不如等下朝後,皇上與王爺私聊此事!莫要耽擱了眾位大人稟報國事的時間!”卻不想,此時楚飛揚竟開口替辰王說話。

  聽到他的聲音,眾臣心頭緊繃的弦終於鬆動了些,隻是有些納悶,今日怎麽連楚王也變得有些奇怪?平日裏他最是與辰王不對盤,卻不想今日竟是幫著辰王說話。

  “皇上,臣有本啟奏!”此時,寒澈也緊接著開口,隻見他麵沉如水的從隊列中站出來,手中則是捧上一本奏折,恭敬地交到餘公公的手中。

  玉乾帝見楚飛揚開口打破僵局,目光極冷的掃了麵帶淺笑的他,隨即從餘公公的手中接過寒澈遞上來的奏折,匆匆掃了幾眼,極淡地吐出一個字,“準了!”

  “是!”得到玉乾帝的首肯,寒澈再次行禮,這才退回自己的班位。

  餘公公眼尖的注意到玉乾帝亦是頻臨動怒的臨界點,立即對著朝臣高呼,“有本啟奏,無本退朝!”

  “臣等恭送皇上!”眾臣均是等著這一句話,不等餘公公的話音落地,便已是開口恭送玉乾帝。

  “辰王,你跟朕過來!”麵色陰沉地站起身,玉乾帝留下這句話後便拂袖而去。

  辰王聞言,則是冷目一掃笑得不關自事的楚飛揚,隨即跟著玉乾帝步入上房。

  “王爺,想不到皇上的消息這般靈通!”待所有人離開,曲長卿才來到楚飛揚的身邊,極小聲地開口。江州首富一案本就是小事,根本無需告知玉乾帝,因此曲長卿並未寫奏折上報。可不想玉乾帝卻早已知曉,可見其人當真是厲害。

  而楚飛揚的目光卻是定在寒澈的背影上,嘴角始終掛著一抹似有若無的淺笑……

  請牢記本站域名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朝中大事,又有何事能夠逃過皇上的眼睛?”楚飛揚收回看向寒澈的眸子,淡然地開口。.隻是心中卻是冷笑,自己尚未動手,皇上便已先下手,恐怕這次是氣得不輕,否則又豈會拿江沐辰開刀?

  “那咱們是不是需要?”說到一半,曲長卿卻已是意識到自己將要出口的是大逆不道的話,便立即停住了口。心頭卻是微歎口氣,若非太後皇上這般咄咄逼人,自己又豈會起了這樣的心思?思及此,曲長卿平展的眉漸漸地皺了起來,眼底帶著明顯的掙紮和猶豫。

  楚飛揚轉目看向他,一眼望穿曲長卿的心思,卻並未逼迫他應當如何去做,隻是淡淡地開口,“不必,若整日隻想著放著旁人,咱們的日子也不用過了!且此事與你我無關,無需自責!走吧!”

  再次看了眼金殿後的上書房,楚飛揚收回微冷的目光,帶著曲長卿一同步出大殿。

  “七弟,你心中不會還想著楚王妃吧?”上書房內,玉乾帝收起身上的寒氣,眼中神色稍稍放緩,隻是口氣卻依舊這般的強硬,開口便點出辰王的心事,絲毫不給對方退路和麵子。

  聞言,辰王半垂的眼眸中瞬間放出冷光,平靜的心底泛起一絲怒意,隻是心知這不過是玉乾帝的激將法,便壓抑住心頭的怒火,冷靜道:“皇上說什麽,微臣不明白!”

  “朕說了什麽,你難道還不明白嗎?還是說朕說得不夠明白,需要再詳細地給你說道說道!”玉乾帝見辰王那冷淡的模樣,便知他是聽出了自己話中的意思故意裝傻,可今日玉乾帝已是讓滿朝文武聽到了聖旨的內容,又豈會讓辰王逃過?

  “請皇上恕罪,微臣不能接旨!”而辰王卻不給玉乾帝發難的機會,直截了當便拒接聖旨。

  隻見他此時麵色冷漠,眼底神色堅定,眉宇間則是半分也不退讓的強硬,落在玉乾帝的眼中,卻是成了威脅與挑釁。

  ‘啪!’一手猛然拍向桌麵,玉乾帝麵色鐵青地站起身,指著辰王怒道:“辰王,你好大的膽子!居然連聖旨都敢違抗!你當初想借著雲相府入獄一事偷換雲千夢的事情,你以為當真是天衣無縫無人所知嗎?若此事傳了出去,莫說你辰王的聲譽盡毀,隻怕楚王妃也會被百姓唾罵吧!”

  此言一出,辰王的麵色瞬間變得陰寒,雙目冰冷地射向玉乾帝,看到對方眼底的陰毒,卻是寒聲道:“皇上,微臣對那江城首富之女沒有絲毫非分之想,皇上強迫微臣納妃,就不怕朝野上下笑話皇上以權壓人嗎?”

  辰王亦不是好惹的,加上心中早已是憋了一肚子的怒氣,既然玉乾帝把事情盡數抖露了出來,卻又把雲千夢給牽扯了進來,他自然也不會有好口氣,一開口便是威脅著玉乾帝。

  若是讓滿朝文武知曉玉乾帝強迫辰王娶了不愛之人,隻怕即便玉乾帝是好心之舉,亦是會遭來非議。對自己的皇弟尚且如此,那對於別的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大臣,隻怕會更加狠心吧。

  “你不能否認,因為你的舉動而害得那女子如今聲譽盡毀,你身為大丈夫,豈能撒手不管?難道太妃就是這般教導你的?”可既然玉乾帝已是下了聖旨,自然不可能這麽輕易被江沐辰的三言兩語所駁回,早已做好準備的他亦是滿口道理,此時更是抬出女子的閨譽說項,“當初若非你執意退了雲相府的婚事,隻怕今日的楚王妃早已是辰王妃!你又怎知那江城首富之女不是才高八鬥的才女?或許她比之楚王妃更加出色?你難道還想再害得那江城首富之女被世人嘲笑?”

  隻是,玉乾帝的苦口婆心卻隻換來辰王一聲冷笑,隻見他雙目微眯,眼中射出堅毅冷傲的光芒,堅定道:“既然皇上這般期待那江城首富之女,為何不直接納她為宮妃,去發覺她的好?微臣此時尚未有娶妻的打算和心思,還請皇上莫要強加於臣身上!”

  辰王的話說得極其堅定,站立在玉乾帝麵前的身子蒼勁如鬆,沒有半絲的退讓之意。

  隻是,他越是這樣,玉乾帝心頭卻是越加的憤怒,手指指著辰王用力的點了三下,怒極反笑地連說了三個‘好’字,隨即寒聲開口,“你這是打定主意跟朕作對了!來人,把那女子直接送入辰王府中!”

  說完,玉乾帝再也不看辰王,甩開衣袖便出了大殿。

  辰王見玉乾帝離開,臉上的冷靜瞬間撤去,換上無邊的努力,也隨之踏出大殿,朝著辰王府直奔而去。

  “娘娘,皇上命人八抬大轎把那江城首富的女兒給送來了咱們辰王府,此時轎子正停在王府門外了!”從管家那得到消息,蔣嬤嬤臉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二話不說便趕緊回了太妃院,把這件事情稟報給元德太妃。

  “什麽?”元德太妃正在為辰王挑選辰王妃,聽到蔣嬤嬤的話,手中的畫卷瞬間被她擲在桌上,隻見她麵色難看地盯著蔣嬤嬤,質問道:“到底出了何事?皇上好端端的為何會插手辰兒的婚事?”

  隻是,說道這裏,元德太妃心頭卻是隱隱有些預感。昨夜皇上出宮出城一事早已被百官傳了出來,元德太妃自然是知道的,隻怕皇上這般做,是對辰兒當眾拒絕打開城門的報複。

  好個玉乾帝,當初欺負他們孤兒寡母不說,如今竟還這樣侮辱於人,當真以為辰王還是以前的孩子,任由他宰割嗎?

  “走,出去看看!”元德太妃並未勃然大怒,反倒是款款站起身,整理了下身上的宮裝,扶正了發間的金簪,隨即搭上蔣嬤嬤的手,在侍衛的保護下緩緩走出王府的大門。

  “奴才見過太妃娘娘!”見辰王府的大門終於打開,隻是從裏麵走出來的卻是冷若冰霜的元德太妃,那領頭的太監臉色微微一怔,隨即腆著笑意快步走上前,朝著元德太妃恭敬的行禮。

  元德太妃看了看那喜氣洋洋的八抬大轎,眼底劃過一絲殺氣,又見辰王府的門口已是聚集了不少圍觀的百姓,臉色更是冷了三分,卻沒有當場發作,而是立於辰王府的大門口,冷目一掃麵前笑得極其燦爛的太監,冷聲道:“今兒個是什麽好日子,竟讓公公親自前來辰王府?難道是太後想本宮了,竟用著八抬大轎來接本宮!”

  那太監聽完元德太妃的話,臉上的笑意微微一愣,心頭便知這元德太妃是話中有話。自己已是差人通稟了辰王府的管家,元德太妃豈會不知這轎子裏做的是皇上親封的辰王側妃,可元德太妃竟是睜眼說瞎話,在百姓的麵前不但隻字不提辰王側妃的事情,竟還想胡攪蠻纏的糊弄過去。她這一糊弄,自己的人頭可就不保了,屆時皇上怪罪下來,今兒個出宮的所有人都隻有死路一條。

  如此一想,那太監兩手手心中便齊齊地冒出了冷汗,隻覺這元德太妃真是要逼死他們啊。隻能努力地穩住心神,討好地開口,“太妃娘娘,今兒個可是辰王府大……”

  “怎麽?難道不是太後想念本宮了?還是說容府的陳老太君身子大好了?這可也是喜事一樁!隻是,你這要報喜,也不是來辰王府,而是應該前去容府吧!”殊不知,元德太妃早已料到他想要說什麽,三兩句便截去了那太監的話,淡然地接著往下說道。

  一時間,圍觀的百姓紛紛有些無趣的便散了開去,本就是皇家的事情,與他們何幹?況且,若真如太妃娘娘所說是這太監走錯了路丟了皇家的麵子,若皇上龍顏大怒,隻怕今日圍觀的人也會被滅口,他們實在沒有必要去攙和這樣的事情。尤其此時元德太妃的臉色實在是太過冰冷,眼神也太過淩厲,即便他們向天借了膽子,也不敢再看辰王府的笑話。

  隻是一瞬間,原本還吵吵嚷嚷的辰王府大門口,便變得極其的安靜,徒留這太監略顯尷尬的笑聲在眾人耳旁響起。

  “太妃娘娘,您又何必為難奴才?這人都給您送到王府門口了,也是皇上的一片心意,您就收下吧,免得皇上與王爺之間產生隔閡啊!”見元德太妃的臉上始終是寡淡的表情,那太監麵子裏子均有些掛不住,便低聲在元德太妃的麵前說著,話裏話外均透著一絲威脅的成分。

  殊不知,元德太妃還真不吃這一套,辰王與玉乾帝的隔閡也不是今日造成的,早在自己和阮淑妃進宮那日起,便注定這兩人之間的敵對立場,鬥了這麽多年,若非是太後那個賤人攙和了進來,這西楚的天下有他玉乾帝什麽事?

  越是想這件事情,元德太妃心頭怒意便越甚,臉上的表情也越發的不耐,尤其此時王府門口已無任何閑雜人等,便見她直指著那八抬大轎寒聲道:“皇上的好意,本宮心領了,隻是本宮的媳婦,本宮自己會挑!皇上日理萬機,無需為這樣的小事操心!來人,送客!”

  說著,元德太妃便轉身,打算離開。

  可那太監亦不會甘心,他若是就此把人抬回去,這明年的今日隻怕就是他的忌日了,隻見他猛地跨前一步,緊隨在元德太妃的身側,規勸著,“娘娘,這聖旨都已經下了,你若是這麽做,可就是抗旨不遵啊,屆時可是會被……”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