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39

?”聽到楚飛揚的話,楚輕揚頓時抬起頭來看向自己的大哥,眼底是掩不住的驚訝。被關在楚王府中,消息閉塞,自然不會知道外麵的情況。隻是若父親被問罪,自己的前途可就盡毀了,這是楚輕揚最不願看到的。

憑什麽楚飛揚能夠高高在上繼承王位,而他卻要麵對坎坷的人生?

思及此,楚輕揚原本拿著宣紙的手緊緊地握成拳,脆弱的宣紙瞬間被撕破,卻依舊無法發泄楚輕揚心頭的嫉恨。

看著楚飛揚故意擺在臉上的為難之色,楚輕揚心頭冷笑,譏諷地反問,“王爺不會認為自己身高位,就不會受到牽連吧?”

☆、第二百八十九章萬更

“皇上聖明,自然明白罪不牽連親族的道理。既然是父親的失誤,那父親當然要受到相應的懲罰。”楚飛揚嘴角勾勒出一抹淺笑,舒雅開口,“本王若是有錯,皇上賞罰分明心中自是有數。就不勞二弟操心了。”

“是嗎?”聽此一言,楚輕揚雙目瞬間射向楚飛揚,眼底掩不住地劃過一抹嫉恨之色,心中更是恨透了楚飛揚搶走了原本屬於他的一切,冷笑譏諷道:“不知王爺今日前來所為何事?難不成隻是想與我聯絡兄弟之情?若隻是這樣,就不必了。王爺得天獨厚,自小在祖父身邊長大,武藝學識盡得祖父親自教授,如今又如願承襲爵位,當真是十分的好命。我倒是想跟著祖父習得一招半式,奈何怎樣也討不得祖父的歡心,如此看來,還是王爺手段過人、心機深沉啊。”

“那也隻能怪得自己技不如人,豈能怨旁人技高一籌呢?”楚飛揚卻是絲毫也不動怒,含笑地回了楚輕揚一句,隨即站起身往書房外走去。

“王爺,你今日前來,到底所為何事?”楚輕揚不解,心中自是不會相信楚飛揚今日前來隻是單純的與他閑聊幾句?

此時見楚飛揚起身似要離開,楚輕揚心中一緊,緊跟著便站起身,上身微微往前傾,雙目滿是不解地盯著已經走到門邊的楚飛揚。

停下腳步,楚飛揚微微側身,麵色冷靜地轉向眼露隱露焦色的楚輕揚,心中明白,楚輕揚被軟禁在楚王府中這些日子,心裏頭定是十分的焦急,否則豈會在看到自己即將離開後露出這般焦急的眼神?

而楚輕揚見楚飛揚定下腳步,心中不禁升起一抹期望,帶著一絲探尋地問道:“我尚未參加科舉考試,亦沒有踏上仕途,此次父親的事情……”

“二弟真是父親的好兒子啊,隻是,父親真是白疼了你一場。”楚飛揚瞬間截走楚輕揚的話,眼底的平靜瞬間凝結成霜。

這楚輕揚果真是世家公子,從小在優渥的環境中長大,圍繞在四周的均是誇讚奉承,讓他也變得自私自利。這楚培還沒有被玉乾帝判罪,楚輕揚為了自己的前途著想,便急忙想與自己的親生父親撇清幹係,若是楚培知道了,還不知會有多麽傷心呢。

楚輕揚聽出楚飛揚言語間的譏諷嘲笑,臉色驟然一變,原本俊朗的容貌漸漸變得猙獰了起來,站直自己的身子,目光陰沉地盯著不遠處的楚飛揚,低吼道:“你是楚王府的嫡長孫,你有萬人敬仰的楚南山悉心教導,不但輕而易舉地能夠得到楚南山的歡心,就連這西楚的百姓也是對你尊重萬分,如今更是越過父親坐上楚王的位置!同樣是嫡孫,憑什麽你能夠得到這一切?而我除了父母之外,一切都要被你壓得死死的?明明同樣的身份,憑什麽我日後見到你卻要下跪行禮?詩書禮儀、弓箭騎射,我哪一樣落你之後?楚飛揚,你也太好命了!為什麽你的好運不能分我一點?自從我們從幽州來到京城,就沒有一樣順利的,而你卻是如魚得水,將我們所有人玩得團團轉,這樣工於心計的你,有什麽資格坐上楚王的位置?你憑什麽搶走原本屬於我的一切?”

說到最後,楚輕揚的聲音已是幾近於咆哮,隻見他雙手用力拂過麵前的書桌,上麵擺放著的筆墨紙硯盡數被他拂落在地,發出一陣雜亂卻清脆的聲響,墨汁隨著硯台的粉碎而濺落地到處都是,就連楚輕揚的衣袖上亦是染上了點點黑點。

可此時的楚輕揚卻絲毫也不在意自己的儀容,看著所有的東西被他摔得粉碎,楚輕揚的臉上卻是揚起一抹詭異的笑容,眼底幽然的光芒直直朝著楚飛揚射出,透露出一股說不出的怪異與危險。

“你以為,整垮了謝家,殺了謝英萍,事情就結束了?楚飛揚,你自詡聰明絕頂,可在我看來,你不過是個蠢笨如豬的白癡。謝英萍是個什麽東西?他不過是楚家的一條狗,殺了他,不過是殺了一條狗。你沾沾自喜的以為自己在幽州立了大功,忙不迭地帶著你那王妃回了京城,殊不知,你的狂妄自大將會讓你陷入萬劫不複之地。我倒要看看,你和我,到底誰能夠活得更久、誰能笑到最後!”

看著楚輕揚已經將他自己逼入了死胡同中,如今竟是不顧外麵還站著張嵐等人便滿口胡言。楚飛揚卻始終是保持著冷靜的神色,在楚輕揚狂妄大笑之際,淡漠地開口,“是嗎?那本王就拭目以待。”

語畢,楚飛揚不再看楚輕揚一眼,轉身打開書房的門,大步走了出去。

“王爺。”張嵐始終守在書房的門外,見楚飛揚出來,便輕喚了聲,隨即往後退了一步,將道路讓出來。

“張大人。”楚飛揚自是知曉,方才自己在書房內與楚輕揚的對話盡數落入張嵐的耳中,此時他卻極其平靜地喊了一聲。

“下官在。”張嵐微微上前一步,心中卻不明白楚飛揚想做什麽。

尤其方才在外麵聽到楚輕揚所說的話,張嵐心中不禁對楚飛揚產生了一絲懼意。一個對自己親生父親、親弟弟下得了手的人,隻怕對待外人會更加狠心吧。

楚飛揚低頭掃了張嵐一眼,心中頓時明了張嵐的心思,嘴角的笑意漸漸轉為嘲諷,卻是平靜地開口吩咐著,“好好派人看守楚王府,莫要讓本王的繼母與弟妹受到傷害。”

說完,楚飛揚便朝著楚王府外大步走去,徒留下滿麵不解的張嵐抬頭看著他的背影怔怔不語。

殊不知,楚飛揚剛騎著駿馬離開楚王府,一道黑色的身影便轉身離去,朝著京城一條偏僻的小巷中走去。

隻見那身影幾乎是走三步回一次頭,直到確定身後沒人跟蹤後,這才轉過十幾個彎站定在一座極其普通的四合院門外,抬起手來朝著木門有節奏地輕敲了幾下。

而裏麵聽到聲音的人則是回以不同的敲擊聲,那人緊接著又敲出另一串不同節奏的聲音,裏麵的人才小心翼翼地打開門,從門縫內探出頭來,朝著巷子的前後張望了數次,這才拉開一扇門,側身讓外麵的人走了進去。

“主子呢?”黑衣人快速地閃身進了院子,見院子內寂靜如夜,便問著開門的侍衛。

“主子在裏間休息。”侍衛關好門,隨即又直挺挺地立於門後,守在門邊。

黑衣人則是抬腿朝著四合院的南屋走去,由裏麵的侍衛放行,這才站定在斜躺在躺椅上的萬宰相的麵前。

“主子。”黑衣人單膝跪地,朝萬宰相行禮。

“你怎麽這個時辰回來了?”萬宰相見自己派出去緊盯楚王府的人在這個點回來,有些鬧不明白地自躺椅上坐起身,麵色微沉地問著麵前的黑衣人。

“回主子,方才楚王去了刑部大牢探望楚培,在大牢內待了一盞茶的時間。隨後又去了楚王府,在裏麵呆了近小半柱香的時間才離開。”黑衣人見萬宰相臉上浮現不耐和隱隱的怒意,便立即開口將自己探聽到的消息說出來。

“什麽?”果真,萬宰相聽到自己屬下的稟報,竟是驚得從躺椅上站了起來,滿麵陰鷙地盯著麵前的黑衣人,聲音陰沉地問著,“當真?你沒有看錯?”

那黑衣人自是不敢抬頭直視自家主子,猛低著頭堅定地回道:“回主子,千真萬確。楚王身形頎長,麵容俊美,加上衣著顯眼,屬下絕對不會看走眼。且是咱們收買的那名獄卒領著楚王進了楚培的牢房,豈會出錯?而在楚王府的門外,當時還是禁衛軍副統領張嵐將他迎進楚王府的。不過……”

“不過什麽?即便是再細微的事情,也給本相好好地說清楚。”聽著黑衣人的回複,萬宰相隻覺自己腦門上的神經抽了抽,平展的眉頭瞬間緊皺了起來。

楚培被押解進京也有些時日了,這些日子都是寒澈和曲長卿審案,楚飛揚對自己這個父親可是半點也不關心。可現在怎麽突然會前去探視楚培?緊接著又趕忙去了楚王府?難道這裏麵還有什麽自己所不知道的隱情?還是說楚培改變了心意,打算向楚飛揚靠攏?

“是!楚王原先是被張嵐擋在楚王府門外的,可楚王竟從衣袖中掏出一塊腰牌,嚇得張嵐當時便跪倒在地,遂而迎著楚王進了王府。屬下本想靠近些,看清楚楚王手中的東西,可楚飛揚此人十分的敏銳,為了防止被他發現,屬下便沒有徑自行動,以免咱們的計劃功虧一簣。”黑衣人雖是遠觀楚王府門口的狀況,但張嵐下跪礀勢那般明顯,豈會疏忽?

隻是黑衣人心中同樣疑惑不已,到底楚飛揚手中舀著的是什麽腰牌,居然讓張嵐如見到玉乾帝那般下跪行禮?

萬宰相聽完黑衣人的稟報,一時間沉默了下來,慢慢地在室內來回踱步,思索著整件事情,想從中找出蛛絲馬跡。

臉上的神情肅穆陰冷,帶著絲絲陰寒之氣,讓人看之畏懼,萬宰相最後踱步到窗邊,帶著煞氣的眸子穿過木窗射向小小的四合院,心中竟湧上無限怒意,搭在窗棱上的手猛然收緊握成拳狀。

若非楚飛揚突然出現,他依舊是南尋高高在上的丞相,依舊住著富麗堂皇的萬宰相府邸,豈會像現在這般如喪家之犬般淪落到隱藏在市井的小四合院中。

而楚飛揚一反常態的前去刑部和楚王府,隻怕是當真發現了什麽,想從楚培或者謝氏等人的口中得到消息。

“他和楚培都談了些什麽?”楚培的態度才是最關鍵的,若是楚培決定對付自己,那麽他最有可能拉攏的便是楚飛揚。畢竟楚飛揚是他的親生兒子,又手握重兵,想要成事不在話下。因此,此時的萬宰相迫切地想知道父子二人在刑部大牢內到底密談了些什麽。

“據那獄卒來報,楚王此次前去似乎是專門告知楚培,玉乾帝近日將會殿審楚培,讓楚培做好準備。同時還詢問楚培可有什麽話想對謝氏楚輕揚等人說,他可以代為轉達。隻是楚培似乎不買楚飛揚的賬,對楚飛揚是諸多地冷嘲熱諷。”黑衣人將自己得到的消息一件件說給萬宰相聽,希望能給自家主子提供有用的信息。

“哼!”殊不知,萬宰相聽完黑衣人的話竟是冷笑出聲,“楚培依舊是老樣子,看樣子他是真心不喜歡這個出類拔萃的兒子。隻可惜啊,他再不喜歡又如何?楚飛揚深受楚南山的喜愛,楚南山更是將衣缽越過楚培傳給了楚飛揚,楚培就算是耍盡心機也是坐不上楚王的位置了。虧得他舉家早早前來京城,還讓謝氏帶著本相的兩個女兒任由西楚的貴族挑東撿西,真是可惡之極!他若真有本事,為何不讓楚潔出門迎客?居然這般作賤本相的女兒!”

說著,萬宰相的拳頭用力地砸在木窗上,震得木窗上積累的灰塵紛紛飄散在半空中,隻是徑自沉溺在自己思緒中的萬宰相卻半點也沒有察覺空氣的渾濁,雙目半眯地盯著窗外的景色,身上已是散發出陰狠之色。

“相爺……”黑衣人沒料到萬宰相竟會大發雷霆,心頭一緊,忙不迭地出聲,希望自家主子能夠沉住氣。

萬宰相猛地閉上雙目,半晌才又緩緩張開雙眼,此時那雙蘊藏風暴的眼眸中蓄滿無盡的狠毒與恨意,口氣卻是恢複了以往的冷靜自若,“還談了些什麽?我想,楚飛揚豈會這般無聊,專門跑到刑部告訴楚培即將殿審的事情?”

莫說楚飛揚不是這種無聊之人,就連他身邊的楚王妃亦是精明透頂之人,絲毫的破綻都能成為他們翻身的有力條件,想必楚飛揚定是察覺到了什麽,這才借著此事前去刑部。

“相爺英明!楚飛揚在大牢內的確說了一段讓人費解的話。他當時是這麽對楚培說的‘刑部有曲長卿坐鎮,管理嚴格,不會出現牢囚被虐被殺之事。楚王府有禁衛軍把守,又有王府的侍衛看守,外人自然是不能靠近分毫。隻是,若是走出刑部、踏出楚王府,性命能不能得以保留,這可就難說了。’”黑衣人一字一句地陳述著楚飛揚在大牢內對楚培所說的話,待萬宰相聽完整後,複又開口道:“相爺,屬下懷疑,楚飛揚是不是已經知道咱們的存在了?他這話,明顯就是提醒楚培外麵危險,讓楚培小心提防,等於是在挑撥我們與楚培的關係。”

萬宰相頓時陷入沉靜中,腦中反複推測著楚飛揚那番話的用意,耳邊同時又響起黑衣人的分析,不由得點了點頭,眉目間漸漸浮上一抹戾氣,“你說的沒錯,的確有這個可能。楚飛揚此人能力非凡,況且咱們又是在他的地盤上,難保他不是已經察覺到我們來到西楚,故作礀態想要引我們出來一網打盡。”

說著,萬宰相走回桌邊緩緩坐下,見黑衣人還跪在地上,不禁鬆了口氣,低沉開口,“你也起來吧。”

“謝主子。”黑衣人依言站起身,卻始終恭敬地立於萬宰相的麵前,等候萬宰相的差遣。

萬宰相手指輕點桌麵,眉頭微微皺起,目光遠視,似是在思索所有的事情,卻又似乎處於雲霧中,有些不能當機立斷地下指使。

“主子,若是您不放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