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39節

  思及此,皇後雙手不禁絞著手中的帕子,雙目微微眯起,語氣危險道“容貴妃,你這唇上是怎麽回事?你莫要告知本宮這是你自己咬的!身為貴妃,理應以身作則,為後宮妃嬪作榜樣!可你去了普國庵,竟是以這樣的妝容見人,若是讓外人看去,你讓百姓如何想皇上?如何評論咱們西楚後宮?如何看待後宮妃嬪?妝容失儀,此乃後宮妃嬪大忌,容貴妃,你可知罪?”

  聽聞皇後的問罪,太後心頭劃過一絲詫異,想不到這平日裏膽小如鼠的皇後竟也有聰明的時候!在並不知容蓉到底犯了何事時,先從對方的妝容上指出錯誤,隻怕就算玉乾帝醒了,也不能在此事上責怪皇後!

  “臣妾知罪,請皇後娘娘責罰!”隻是出乎皇後的意料,這一次,容蓉竟沒有為自己辯解,直接領罪!

  這讓皇後麵色微微一怔,有些發愣,不明白這容貴妃的心裏到底打著怎樣的主意!本就不算好的臉色更加凝重了起來,心中不禁暗想,容蓉這般開口,難道是仗著玉乾帝的寵愛?如若玉乾帝對容蓉還是一如既往的恩寵有加,自己卻在此時得罪了容蓉,隻怕玉乾帝心中對自己的看法更會差上一些!

  一時間,由於容貴妃的坦言,倒是把皇後逼入絕境,腦海中始終不斷的猶豫著此行的可行性,萬一罰錯了,隻怕最後遭殃的還是自己!

  心中有些捉摸不定容蓉的想法以及玉乾帝如今的態度,皇後即便心頭恨極了容貴妃,卻沒有莽撞地開口!

  而容貴妃亦沒有開口逼著皇後懲罰自己,既然皇後有她自己的顧忌,那她亦不會把人逼上絕路,屆時吃苦的還是她,何苦來哉?

  “皇後,你怎麽了?”隻是,太後卻在這裏看著,見皇後半天沒有開口說話,便見太後微微側臉看向她,眼中帶著不解的詢問著皇後!

  察覺到太後眼中的疑惑,皇後勉強地笑了笑,隨即對身邊的那名宮女下令“來人,把容貴妃帶去宗廟罰跪,沒有本宮的脀旨,不得放她出來!”

  那宮女看一眼皇後,隨即轉向麵前的容貴妃,眼底劃過一絲冷芒,隨即應聲道“奴婢遵旨!”

  說著,便見那宮女即將上前拉起容貴妃把她帶下去,可卻從後麵的宮殿中傳出一道尖細的聲音!

  “且慢!”幾人回頭,卻見餘公公手持拂塵快步走了過來!

  “老奴見過太後、皇後娘娘!”餘公公看眼容貴妃不屈的模樣,隨即腆著笑意的對太後皇後行禮!

  “你不在寢宮伺候著,怎麽跑出來了?”太後看眼突然出現煞風景的餘公公,臉色微冷地開口問道!

  “回太後娘娘的話,皇上請貴妃娘娘進去呢!”餘公公半彎著身子,恭敬的把玉乾帝的命令說了出來!

  “皇上醒了?”聽到餘公公的話,皇後麵色一喜,眼底浮現一抹激動,雙目頻頻往那燈火通明的寢宮望去,隻是卻礙於太後在此而沒有貿然離開!

  見皇後問話,餘公公自然是要回答的,便笑著開口“回皇後娘娘的話,皇上剛剛醒了!”

  說著,餘公公眼角餘光便瞥了太後一眼,卻見太後神色依舊,既看不出高興的神色,亦找不出生氣的樣子,便漸漸的垂下眼眸,再次重申道“太後、皇後娘娘,皇上請貴妃娘娘進去呢!”

  可皇後卻狀似沒有聽到餘公公的提醒,徑自對太後開口“母後,皇上既然醒了,那咱們還是進去看看皇上吧!臣妾著實擔心皇上的身子,您說這好端端的出宮,回來竟是……”

  “皇後!”殊不知,皇後的話還未說完,便聽見太後一聲低喝,隨即便見太後淩厲的目光射向她,似是在提醒她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該說,這外麵站著這麽多的宮人和禁衛軍,身為皇後卻是口無遮攔的爆出皇上的行蹤,其罪該誅!

  皇後亦是臉色一變,深知是自己一時心急而說錯了話,便低下頭不敢再開口,心頭的恨意卻更加無邊無際的蔓延開!

  “既然皇上要見容貴妃,那就帶她進去吧!本宮明日再來看望皇上,讓太醫們用點心思,好好的把皇上的身子調理好!”太後卻是以退為進,並未像皇後那般急著想見玉乾帝一麵!既然玉乾帝點名要見容蓉,自己此時進去豈不是自討沒趣?太後再糊塗,也不會因為這樣的小事而與玉乾帝再起爭執,更何況一旁有太醫們照看著,又何須她守著?

  說著,便見太後搭上蘭姑姑的手臂,緩緩朝著鳳翔宮走去!

  “奴才恭送太後!”餘公公則是高呼恭送太後,意在提醒皇後識時務者為俊傑!

  聞言,皇後臉色微變,可太後已走,她若是留下來硬是擠進寢宮,隻怕玉乾帝的怒火會盡數的撒在她的身上,與其如此,倒不如明日與太後一同前來!

  有些不甘心地收回看向寢宮的視線,皇後麵色微沉地餘公公開口“好生的照看皇上,本宮明日再來!”

  說著,便搭上那宮女的手臂,領著小陸子等人朝著瑤毓宮而去……

  “娘娘,就差那麽一步!”走出餘公公的視線範圍,那宮女這才極小聲地開口,眼底則是劃過一絲可惜的神色!

  而皇後卻是緊抿著雙唇,並未接那宮女的話,隻是看向前方的視線中卻暗藏著無法抹滅的恨意!

  “貴妃娘娘,請吧!”見太後與皇後先後離開,餘公公這才對容貴妃開口!方才在普國庵,皇上連他都攔之門外,想來這容貴妃定是做了讓皇上極其沒有麵子的事情,否則皇上豈會清除身邊所有人?隻是,餘公公實在是想不透,這看似平靜的容貴妃,到底是做了什麽,竟惹得聖上龍顏大怒!

  一時間,餘公公看向容貴妃的目光中透著濃濃的不解!

  容蓉聽到餘公公的聲音,心中卻是重重地歎了口氣,她寧願聽從皇後的命令前去宗廟罰跪,也不願在此刻看到玉乾帝!方才在普國庵發生的那一幕瞬間襲上她的心頭,讓容蓉心頭一顫,四肢瞬間蔓延出無邊的寒意,略顯狼狽的提著裙擺站起身,腳下更是些微的歪了下,這才站直身子,隨著餘公公緩緩走向宮門口!

  “皇上,容貴妃來了!”走到寢宮的門口,餘公公讓容貴妃稍等,自己則是進去通稟!

  隻見玉乾帝聽到他的聲音,便揮手讓所有的太醫及宮人盡數的退出宮外,這才見寢宮的屏風後走出一名年長的嬤嬤來到床邊候著,玉乾帝則是對餘公公交代著“讓她進來,你把寢宮的門關好也退出去!”

  餘公公彎腰站在床邊聽著玉乾帝的吩咐,眼皮卻是微微一抬,掃了眼對麵的嬤嬤,心頭頓時一緊,這不是……

  隻是,此時玉乾帝在場,這樣的事情豈有他一個太監總管置啄的餘地?心中雖因為看到那位老嬤嬤而震驚不已,但餘公公卻依舊麵色平常的對玉乾帝行完禮,這才躬身退了出去!

  “娘娘,請吧!”迎著容貴妃踏進寢宮,餘公公親自動手關上了寢宮的大門,隨即自己守在門外,不準任何人進入!

  “臣妾參見皇上!”容貴妃走到床前,見玉乾帝此時麵色已由方才的灰白漸漸轉為白色,此時正雙目淩厲的盯著自己,便緩緩朝著玉乾帝行禮!

  玉乾帝看著麵前這張芙蓉般的嬌顏,心頭竟又是湧上一股怒意,可此時卻是在宮中,盡管自己遣退了所有人,卻依舊有無數雙眼睛盯著自己這宮裏,一旦自己發火動怒,隻怕不消片刻,便會在宮中掀起一股議論與揣測!

  強製壓下心頭的怒意,玉乾帝收回落在容貴妃身上的視線,對那始終靜立在一旁的嬤嬤開口“給她驗身!”

  聽到玉乾帝這極其冷靜的命令,容貴妃猛然抬起頭,可玉乾帝已是閉上了雙目養神,完全不再理會容貴妃的詫異!

  “請娘娘寬衣!”那嬤嬤滿臉平靜,隻是那雙射向容貴妃的眼睛卻是射出銳利的光芒,冰冷的猶如一把長劍刺進容貴妃的心頭,讓她頓時備感恥辱!

  “皇上,臣婦能夠去屏風後寬衣?”試著對玉乾帝開口,容貴妃無法在這個男人麵前寬衣解帶!雖說驗身是身為宮妃前必須經曆的,可此時卻是當著玉乾帝的麵赤身果體,容貴妃當真是無法接受!

  “就在這裏,當著朕的麵!”淩厲的雙目瞬間睜開,帶著滿目的盛怒射向麵色慘白的容貴妃!

  玉乾帝隨即給了那嬤嬤一個神色,隻見那嬤嬤手腳麻利不顧容貴妃阻擾的便剝掉了容貴妃所有的外衣裏衣,徒留一件肚兜與一件襲褲穿在她的身上!

  從未有過的屈辱讓容貴妃頓時抱緊自己的雙臂,遮住那過於暴露的肌膚,可即便她遮住了前胸,卻依舊無法遮住後背!

  尤其那嬤嬤更是趁著她護住胸部的時候突然出手扯下她的裘褲……

  “啊……”羞憤難以,容貴妃瞬間蹲下身,想要伸手去搶那落在地上的衣衫,可卻被那嬤嬤眼明手快的拂開,更是一手用力的推倒容貴妃,不顧她的掙紮反抗雙手用力拉開她的雙腿,當著玉乾帝的麵便開始驗明正身!

  容貴妃使勁的蹬著自己的雙腿,卻絲毫不敵那嬤嬤的力氣,隻覺一直略微冰涼的手觸摸到她溫熱的身子,強行檢查著女子最為隱晦的地方!

  從小到大所沒有經曆過的屈辱讓她眼底的淚珠瞬間奪眶而出,可看著那靠在床頭冷目盯著自己的玉乾帝,容貴妃卻是出乎意料的沒有開口求饒,死死地咬住自己的雙唇,拒絕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半晌,那嬤嬤放開容貴妃,任由她手腳慌忙的穿起衣裙,自己則是來到玉乾帝的麵前,低聲道“啟稟皇上,貴妃娘娘還是處子之身!”

  聞言,玉乾帝眼底的淩厲瞬間褪去大半,隻見他掀開身上的錦被便下了床,快步走到容貴妃的麵前想要攙扶起臉帶淚痕的她!

  ‘啪!’

  卻不想,剛伸出手,便被容貴妃用力的拍開,清脆的響聲瞬間響徹在寂靜的寢宮內!

  “你!”心頭頓時湧上大怒,方才退散的怒意又重聚眼中,玉乾帝憤怒的一甩手,把雙手背在身後,高臨下的俯視著跪在地上卻依舊不該傲氣的容貴妃,冷笑道“怎麽?認為自己是處子之身,朕就應該好言好語的哄著你?別忘了,蒼蠅不叮無縫的雞蛋,你若是沒有做那虧心事,旁人又豈會把這樣的事情賴在你的頭上?”

  “臣妾不敢!臣妾讓皇上擔心,是臣妾的錯,請皇上責罰!”可容貴妃卻不知怎的,方才在太後皇後麵前那般極會保護自己的人,此時在麵對玉乾帝時,竟如換了一個人似的,倔強冷情的再次點燃了玉乾帝心頭的大怒!

  隻見玉乾帝懶得再理會她,直朝著門外的餘公公吼道“來人!”

  聽到這一聲大吼,餘公公心頭一顫,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尤其他方才站在門外自然是聽到一些動靜和聲響,自然也很快明白了出了什麽事情!若此時讓旁人進去,隻怕皇上麵子裏子都沒了!

  得,還是他進去吧!

  如此一想,餘公公唯有迎著頭皮的推開那朱漆的大門快步走了進去,卻見容貴妃麵色蒼白、發髻淩亂的跪在玉乾帝的麵前,而皇上卻是滿麵怒容,眼中更是射出陰狠的光芒,似是氣的不輕!

  “皇上!”走到玉乾帝的身邊,餘公公小聲開口!

  “方才皇後與太後在外麵說了些什麽?”卻不想,玉乾帝竟是突然開口問起此事!

  餘公公看眼滿麵傲氣的容貴妃,隻能一五一十的把皇後對容貴妃的責罰說了出來!

  “既如此,就按照皇後所說懲罰!除此之外,每日隻準吃一頓,不準任何人探視!”再也不看容貴妃一眼,玉乾帝返身走回床前!

  “皇上!臣妾有一事相求,臣妾祖母如今昏迷不醒,請皇上允許臣妾在宗廟為祖母誦經念佛,直至她老人家醒來,請皇上成全!”卻不想,容貴妃竟開口說出此事,隨即便伏身磕頭!

  “準!”咬牙切齒地吐出這一個字,玉乾帝便揮手讓餘公公把容貴妃帶了下去!

  殊不知,容貴妃在踏出寢宮時,卻是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翌日一早,送走楚飛揚上朝,雲千夢則與夏侯安兒坐在院中納涼聊天,卻見上官嬤嬤捧著兩份紅色的請帖快步走進夢馨小築!

  “王妃,海王府與寒相府同時送來了請帖!”

  ☆、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妃,海王府與寒相府同時送來了請帖!”語畢,便見上官嬤嬤恭敬地把手中的請帖交到雲千夢的手上。[].

  “表嫂,這海王府和寒相府怎會突然想起宴?”夏侯安兒眼中泛起不解的光芒,隻是腦海中卻劃過那雙分不出正邪的眼眸,讓夏侯安兒輕輕地擰起了柳眉。

  “大概是有喜事吧!”雲千夢笑著答了一句,隨即先打開海王府的請帖,上麵則是寫著海王府世子麟兒周歲酒宴。

  合上請帖,雲千夢心算了下,距離上次去海王府,當真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

  當時是海王府世子麟兒滿月酒宴,不想時間過得這般快,如今已是周歲酒宴了。

  隻是,按照海王向來低調的行事作風,若上次是因為海全喜獲乖孫而辦的酒宴,為何在孩子周歲時又忙著辦酒宴,倒是讓人有些不解。

  “如何?是不是有些不妥?”見雲千夢眼底凝聚起沉思之色,夏侯安兒拿過她手上的請帖細細一看,倒是沒有發覺有何不妥,“隻是周歲酒宴而已!”

  “是啊,隻是周歲酒宴!”收起眼中的神色,雲千夢勾唇一笑,重複了一句夏侯安兒的話,緊接著又打開寒相府的請帖,上麵則寫著寒相府的喬遷宴以及寒澈榮升左相的升遷宴。

  “咦?想不到這寒相倒也學會官場上的一套了!”夏侯安兒從雲千夢的手中拿過寒相府的請帖看了看,淡笑著開口。腦海中頓時浮現出幾次宴會對寒澈的印象,隻覺此人太過清冷,又不似是攀權富貴之人,如今送來這貼子,倒是讓人有些詫異。

  雲千夢也跟著她笑了笑,這才說道:“他雖已是左相,可卻也是突然接到的聖旨,等於是臨危受命!這對於寒澈而言,雖說是機會,可也是災難!”

  自從秦相病倒之後,朝中幾派都盯著左相這個位置,又有多少人的視線聚焦在這個讓人棘手的位置上,大家都是使出渾身解數想坐上這個位置,卻被寒澈這個小小的從六品翰林修撰得了去,可見多的是眼紅之人。

  若寒澈還不學會做人,隻怕即便他有皇上撐腰,下麵的人也不會服氣,將來辦事更不會順暢。

  而看兩場宴會的時間,便也知寒澈是有心避開了海王府的宴會,更沒有搶在其之前舉辦,這也是寒澈心細如發的地方。

  “這兩張請帖是同時送來的?”看著上麵的日期,雲千夢抬頭看向上官嬤嬤,輕聲地問著。

  “回王妃的話,是海王府先送過來的,寒相府則是隔了一盞茶左右的時間送過來的!”上官嬤嬤掌管楚相府多年,這裏麵的彎彎繞繞自然是比旁人還要清楚,如今見雲千夢這般問題,更是對答如流,絲毫不見窘迫,可見上官嬤嬤當真是用心在為楚相府辦事。

  聞言,雲千夢則是點了點頭,把兩張請帖交給慕春,對上官嬤嬤開口,“那就有勞嬤嬤準備兩份厚禮,本妃會按時出席!”

  不想雲千夢竟是全部應了下來,上官嬤嬤眼底微微劃過一絲詫異,卻也沒有多舌,隻是朝著雲千夢福了福身,恭敬道:“奴婢知道了,奴婢這就下去準備!”

  語畢,便見上官嬤嬤領著兩個小丫頭離開了夢馨小築!

  “表嫂,聽聞之前那海恬郡主仗著在海王府,便害得你落入湖中!如今你為何還要接下海王府的邀請?萬一他們再起歹意……”夏侯安兒見慕春收起那兩張請帖,卻是微蹙著眉頭開口,眉眼間盡是對雲千夢此行的擔憂,亦是不解雲千夢此舉的用意。

  雲千夢卻是笑得淡雅,執起桌上微涼的茶水輕抿了一口,這才緩緩開口,“無妨的!如今我已是楚王妃,以海王的精明,自然是明白護著我總比害我要有好處!再者,和順公主已經遠嫁北齊,我此行前去自然是安全的!”

  “可是,我看那海郡王卻不是好惹的!”尤其那雙似笑非笑、正邪難分的眼眸,望之一眼便讓人揮之不忘,加上海沉溪似乎十分欣賞表嫂,亦是讓夏侯安兒心頭微微不安。//.//

  “海郡王嗎?”聽見夏侯安兒提及海沉溪,雲千夢則是嗤笑出聲,晶亮透澈的眼眸頓時轉向愁眉深鎖的夏侯安兒,見她眉間已是染上愁緒,便拍了拍她的小手,清聲道:“他的目標並不是我們!”

  海沉溪滿心滿眼便是與海王妃以及海王妃所出的幾名子女鬥法,哪裏有精力去管其他的事情。對於海沉溪,雲千夢倒是有些放心,尤其上次在端王府的那一幕,便可看出隻要是海越等人為難的人,海沉溪隻怕均會插手,自己自然不會有太大的風險。

  送走夏侯安兒,雲千夢回到內室,米嬤嬤卻是擔憂的看了自家王妃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