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37

,還請皇上為容貴妃正名,還容貴妃一個清白!”

“若朕不願意呢?容家是不是就不願出錢出力?容雲鶴,你實在是太大膽了,然敢威脅朕!”玉乾帝想不到容雲鶴的要求竟這般離譜。

賜死的聖旨是他親筆禦,可容雲鶴此時卻要他還容蓉一個清白,這豈不是讓玉乾帝失信於天下,自打嘴巴?

“皇上息怒!草民豈敢威脅皇上!即便皇上不還貴妃清白,容家也定會為皇上效忠,草民將親自前往江南賑災防洪,請皇上放心!”此時,容雲鶴的話鋒竟突然一轉,然十分配合玉乾帝。

看到容雲鶴態度突然轉變,倒是讓玉乾帝微微一愣,深邃的目光深深地打量著麵前跪著的少年,隻覺他身上的沉穩之氣當真是少見,隻是這樣的人才若是為他所用自然是好的,若是不為他所用,那可就……

“小餘子,傳朕旨意,追封容貴妃為皇貴妃,葬於皇陵西側!”下定決心,玉乾帝緊盯著容雲鶴,一字一頓地開口。

“皇上……”餘公公心頭大震,卻也明白玉乾帝的性子,隻能咽下所有的話。

“謝主隆恩!”此時,容雲鶴才隨著楚飛揚一同站起身,兩人共同離開禦花園。

玉乾帝滿目怒意地等著離開的二人,抓起手邊的茶盞便用力地往地上砸去,嚇得禦花園內伺候的宮人們紛紛下跪不敢出聲。

“讓廣威將軍前來見朕!”冷冷地丟下這句話,玉乾帝起身離去。

“你今日實在是太大膽了!”出了皇宮,楚飛揚麵色肅穆地看向容雲鶴,嚴肅的眼眸盛滿對容雲鶴處理此事的不滿。

“草民多謝王爺救命之恩!”容雲鶴亦知自己方才的膽大妄為,若不是楚飛揚在一旁壓著,隻怕自己此時早已死無全屍,因此這一聲道謝,容雲鶴是真心實意的。

從容雲鶴太過清朗的目光中不難看出,這少年雖真心向自己道謝,可他的心底卻還是不服氣,楚飛揚微歎口氣,緩緩開口,“我知你報仇心切!可他是當今聖上,不是普通的老百姓,他的喜怒哀樂盡數影響著你的性命,陳老太君已經失去了容小姐,難道你還想讓她失去你?要知道,這世上,比你更恨的另有其人,他手握重兵卻還能按住性子,你為何不能?容雲鶴,你如今是容家的掌舵者,你的一言一行影響的將是容家的命運,難道你希望陳老太君醒來時,看到滿目蒼夷的容家?”

“王爺……”聽完楚飛揚的分析,容雲鶴眼中漸漸浮現慚愧之色,低頭深思著自己方才的舉止。

“皇上方才雖礙於本王的麵子沒有動你,可他看向你的眼神中,卻含著濃濃的殺意!容雲鶴,你此去江南,可要小心了!很多明麵上不能解決的事情,但是暗地裏卻極好解決!不要因為逞一時的口舌之快便讓自己和身旁的人深陷危境之中!要記住,容家隻是一介商賈,朝中無人、軍中無人,皇上今日不辦你,隻是不想引起太多的流言蜚語和動蕩,但這並不代表他會容忍你,他若是不顧一切想要殺你,易如反掌!”既然雲千夢將容雲鶴當作好友,楚飛揚自是不希望雲千夢心頭難過,也算是對容雲鶴的特別照顧,這才說出這麽多的話來。

“是我魯莽了!”眼底的倔強褪去,容雲鶴的眼眸中竟是一片清明之色,看來在楚飛揚的點撥下已恢複了以往的冷靜。

“你此次親自前去江南,想必不是單單隻為賑災防洪的事情吧!”見他已經清醒,楚飛揚也不再深究此事,換了一個話題問著容雲鶴。

“王爺真是神機妙算!”容雲鶴清淺一笑,與楚飛揚一同騎上馬背,低聲訴說著自己的計劃。

------題外話------

《楚王妃》實體將於兩周後上市,經過半年多的艱苦努力,混合著偶的心血和汗水,實體終於要上市了!

此次《楚王妃》是由悅讀紀策劃,由青島出版社出版,共兩冊,當當網有售,六九折37。89元!

希望親們能夠踴躍團購,團購群號:259194816、215797326!我們會安排統一發貨!

入群門磚:《楚王妃》團購!

☆、第二百八十七章

早朝。

“今日早朝,朕有一事與眾愛卿相商。太子年紀見長,朕與太後前些日子曾商量,想為太子納娶太子妃,不知眾愛卿意見如何?”玉乾帝高高在上,雙手霸氣地撐在麵前的龍案上,麵色冷肅讓人不敢直視,一身明黃色龍袍更是帶著天子貴氣讓人望而生畏。

玉乾帝此言一出,立於大殿上的眾大臣紛紛麵麵相覷,眼底掩不住的是詫異與驚喜。

太子可是西楚儲君,日後便是西楚的皇帝,如今的太子妃可就是將來的皇後,這將會帶動皇後整個家族的飛黃騰達,隻消是家中有女兒的大臣,臉上均是隱隱浮現一抹淺笑。

“皇上所言極是。太子的確是到了娶太子妃的年紀,也好早日為皇室開枝散葉。隻是不知皇上與太後中意誰家的小姐?”已有按捺不住激動的大臣出言相問。

其餘大臣聽到此話,臉上雖沉穩寡淡,但眼神中卻透露出一絲期盼,就連身子亦比往日站得挺直,兩隻耳朵更是豎起集中精力等待玉乾帝的回答。

玉乾帝將所有人的表情收於眼底,目光卻是從沉默不語的寒澈身上劃過,隨即緩緩開口,“太子妃的人選,這倒是不急的。朕與太後則是屬意三品以上文武大臣的官家女子為此次入圍的人選。眾愛卿以為如何?”

這般放寬的要求,頓時讓大殿上的氣氛活躍了起來,三品以上大臣的臉上更是露出喜不自禁的笑容,心中盤算著怎樣才能讓自家的女兒能在此次的選妃中雀屏中選。

寒澈自然是感覺到玉乾帝看向自己的冷冽目光,想起前段時日玉乾帝無緣無故提及寒玉被自己拒絕後,想必這是皇上逼自己就範的另一種手段。

寒澈心中有些暗惱,自己早應該在當時便留心皇上的心思,若早有提防,也不至於如今這般的被動。

正尋思著如何為寒玉除名,大殿上竟響起一道反對的聲音。

“臣認為此事可暫緩。”楚飛揚頎長身影自隊列中站出來,朗聲開口,清朗之聲立即壓住了大殿上的竊竊私語與心花怒放。

“楚王爺,您這是何意?難道您不希望太子早日成家?古人雲,成家立業!太子娶了太子妃,方能將精力更好的放在國事上。”楚飛揚的話音還未落地,便有官員跳出來反對,振振有詞的模樣帶著義憤填膺。

“是啊楚王,你有何理由反對?難道你不希望皇室開枝散葉?阻撓皇室開枝散葉與殘害皇嗣可是同等大罪,你想明白再開口。”玉乾帝順著那名大臣的話開口,語氣陰沉寒冷,帶著少有的嚴厲,更是將問題複雜嚴重化,隻怕楚飛揚若不給服眾的理由,玉乾帝真會降罪於他。

楚飛揚卻是麵不改色,神情依舊,屹立朝堂上麵對眾人聲討卻是泰然處之,隻見他朝著玉乾帝拱手道:“皇上,江南水患,萬千百姓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皇上與太子乃是萬民的楷模,應當去奢從簡,與百姓共度難關!若是江南百姓知曉在水患期間皇上為了蘀太子選太子妃,竟是這般的大費周章,百姓會如何想?”

語畢,楚飛揚不再言語,隻是他卻保留了一段話,算是保全了玉乾帝的麵子。玉乾帝對外聲稱國庫緊張,便命容雲鶴前往江南賑災,若是讓百姓知曉了事情,這民心所向就極難說了。

聞言,玉乾帝眉頭猛然一皺,他倒是小看了楚飛揚,沒想到他竟以這樣的借口來堵住自己的提議。隻是,他這樣做的理由是什麽?僅僅是為了天下百姓?

而眾臣聽完楚飛揚的話,也紛紛閉上了口,他們盡管十分想要自家女兒坐上那令人欽羨的位置,可此事卻關係玉乾帝的賢君聖德,他們自然不會傻到為了長久的利益而去觸怒玉乾帝。

玉乾帝雙目緊盯著楚飛揚,麵色冷峻駭人,卻見楚飛揚始終身形穩重立於大殿上,這才低沉咬牙緩緩開口,“倒是朕的疏忽了!”

眾臣見玉乾帝改變心意,心中均是一陣失望,隻是卻也從玉乾帝今日的舉動中看出太子大婚必定是迫在眉睫之事,否則皇上不會在此時當眾提出,看來,他們回去得讓夫人好好督促女兒們習得琴棋畫,為將來的選為做準備。

“寒相、曲長卿,楚培一案已經過了這麽多天,可是結案了?”殊不知,玉乾帝方才是為了自己在百姓中的名聲才退讓了一步,此時見楚飛揚退回隊列中,便冷聲喚出寒澈與曲長卿,語氣嚴厲地問著楚培一案。

曲長卿正準備看眼立於前麵的寒澈,眉頭微微一皺,正準備站出列,先寒澈一步回答玉乾帝的問話。

卻不想寒澈速度極快,快速地立於大殿中央,清朗開口,“回皇上的話,楚培的案子的確已接近尾聲,待微臣整理成章呈於聖上便可,請皇上再寬限幾日。”

寒澈的回答,出乎了曲長卿的意料,隻見他再次抬眸看向立於前方身穿正一品官服卻依舊難掩年輕的寒澈,心中是滿滿的驚訝與讚賞。

好一個寒澈啊,才坐上左相的位置幾天,便這般會揣測聖心。

楚王方才讓玉乾帝吃癟,玉乾帝看似退讓,心中卻定是憋著一口氣,這才立即提出楚培的案子,想給楚王難看。

在盛怒之下,玉乾帝對楚培的判決定是極重的,可寒澈卻在此時出聲要求玉乾帝寬限幾日,等於是給楚培留了一條退路,或者寒澈是偏向與楚王的。

“你們一個當朝宰相,一個刑部尚,兩人均是朝中棟梁,這一件案子卻整理了這麽多日,如今還要朕再寬限幾日,到底是你們二人的能力不夠,還是這案子當真這般複雜難審?或者這案子還有其他的隱情,讓你們二人無法下定論?”玉乾帝聽完寒澈的話,心頭憋著的怒火頓時爆發,直直衝著寒澈與曲長卿發泄而來。

“皇上息怒,微臣與曲大人自然是為了謹慎起見,這才在審理案子的過程中將事情盡可能地詳盡,還請皇上寬限幾日。”寒澈卻是不卑不亢,徑自說出自己的理由與堅持。

“皇上,楚培一案不比其他的案子,楚培在幽州多年,政績斐然,卻是出了這樣的事情,微臣身為刑部尚,不能放過任何一個犯人,卻也不能冤枉了好人!還請皇上再寬限幾日。”曲長卿踏步上前,立於寒澈的身側朗聲開口,眼中的堅持與堅定無人能摧。

“行,朕再寬限你們幾日,若下次朕問及此時你們還沒有結論,那麽你們二人與楚培一同受罪吧!”見兩人咬緊牙關不肯鬆口,玉乾帝無法,銳利的目光更是定在寒澈的身上,想要看穿這剛上任不久的左相。

“退朝。”冷硬著聲音開口,玉乾帝不等眾臣行禮便起身離去。

大殿內氣氛詭異,其餘的大臣則是不敢多言的盡數離開。

楚飛揚目光轉向緩緩朝殿外走去的寒澈,嘴角掛著一抹漫不經心的笑意。

“王爺,想不到寒相竟會說出這番話來。”曲長卿來到楚飛揚的身邊,低聲開口。

楚飛揚收回視線看向曲長卿,淡笑道:“方才皇上提出為太子娶妃,寒相的妹妹可是在列。不過,本王倒是覺得寒相並不願意讓其妹參選,因此在本王阻止皇上後,寒相有這樣的舉動並不奇怪。”

“寒玉?”聽楚飛揚點撥,曲長卿腦海中浮現那長相嬌嬌俏俏、卻膽量過人的小丫頭,搖頭輕笑了下。

楚飛揚見曲長卿這般表情,頓時搖了搖頭。這曲長卿品性端正,就是有些二愣子,對男女之情竟半點不開竅,難道他當真不想讓曲妃卿嫁人了?看來侯爺這對兒女的婚事,可真是老大難了。

“走吧!”拍了拍曲長卿的肩頭,拍散他的傻笑,楚飛揚率先走出大殿。

楚相府中。

“這是近幾個月你送過來的所有賬簿與銀票。”雲千夢親手將一隻木匣放在容雲鶴的麵前,麵色略微嚴肅地開口問道:“你確定如此?”

容雲鶴接過木匣,抬眸看向雲千夢,原本漠然的目光中浮上點點笑意,點頭道:“是。皇上本就眼紅容家的家產,平日裏也讓戶部盯著容家,如今有這般好的機會,我自是要將容家的東西運出京城。”

這一次奉皇命前去江南賑災,則是最好的機會。

盡管容雲鶴本身不看重錢財,可卻也堅決不會讓自己的敵人奪走。

雲千夢見他神色堅定,便知自己多說無益,況且容雲鶴本就是極有分寸的人,相信他定會妥善管理這裏錢財。

“你既這樣說明,我自不會阻攔。隻是此次前去江南,路途遙遠,你又剛剛得罪了皇上,一切小心。”憶起楚飛揚昨晚對自己所說一切,雲千夢心中無不擔憂地開口。

“放心吧,我已多派了家丁隨從,也是走官道,他們再張狂也是不敢明目張膽行凶的。”對雲千夢笑了笑,容雲鶴開口說道:“楚王為了我得罪了皇上,王妃平日裏也小心些吧。”

雲千夢點頭,寬慰他,“你隻管照顧好自己,不必擔心我們。”

見雲千夢如此說,容雲鶴不由得輕笑出聲,心中不禁自嘲,有楚王在,又豈會讓雲千夢受到傷害?

“車隊快要啟程了,我也該告辭了。”說完,容雲鶴站起身,對雲千夢輕點下頭,隨即轉身出了楚相府。

“王爺可派人跟著容公子了?”目送容雲鶴離開,雲千夢這才

問著門外的習凜。

“王妃放心,王爺已著暗衛暗中保護容公子。”

☆、第二百八十八章

“王爺今日怎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