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36

左相。

話雖如此,曲長卿的腦中卻閃過上一次在海王府中,寒澈那異樣的舉動,這對於寒澈這樣極其善於隱藏真實性情想法的人而言,則顯得更加讓人懷疑。

尤其當時寒澈還是因為妃卿妞了腳,才有那樣失態的反應的。

思及此,曲長卿的眉頭不著痕跡地一皺,心下似乎有些明了,卻又浮上一層擔憂。

楚飛揚聽完曲長卿對寒澈的評價,讚同地點了點頭,寒澈的確是一個心性十分堅毅的人。

不僅僅如此,寒澈身世成謎,就連自己派出去的人也沒有查出半點消息,更可見寒澈的心思深沉、手段非常。

“王爺,聽聞皇上以南方水患為難王爺,不知可有此事?”隱下心頭對曲妃卿婚事的擔憂,曲長卿換了一個話題。畢竟楚飛揚不是雲千夢,曲妃卿的事情可以與雲千夢深談,但卻不適合與楚飛揚細談。

見曲長卿問及此事,楚飛揚眼底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淺笑,“是啊,夏季已至,南方堤壩經過這麽多年洪水的侵襲,已隱有破堤的危險。因此皇上急於修建堤壩,同時還要做好安置災民的事情。可國庫緊張,皇上自然是不願意從國庫中撥款賑災的!更何況,這些年賑災的銀兩到底有多少用在百姓的身上,隻怕無人能知吧!不過,這也許是江沐辰的主意吧!”

楚飛揚笑得雲淡風輕,出口的話卻是點明要害。

戶部尚乃是曲炎,曲炎可是辰王陣營的人,隻消他在戶部的賬冊上動些手腳,又有誰能夠發覺呢?

這般作為,隻怕是想加劇容家與玉乾帝之間的矛盾,從而打破四大家族鼎立的局麵。

一旦容家變心,玉乾帝可就少了一大支柱,加上這一年來玉乾帝與曲家的矛盾漸深,真正能夠輔佐玉乾帝的,就隻剩阮家。

屆時眾叛親離,玉乾帝可就危險了。

見楚飛揚分析這般明白,曲長卿一時心驚。

一直覺得曲炎此人除去算計輔國公府的爵位與財產外,便隻剩斤斤計較。讓曲長卿不明白為何辰王會把此人拉入他的陣營。

如今聽楚飛揚這麽一分析,曲長卿茅塞頓開,原來辰王一直等著這個機會。曲炎眼中隻有爵位一事,隻要辰王許諾給他,想必他定會對辰王言聽計從。

這樣一個聽話的棋子,盡管不能上戰場也不能謀心機,卻在辰王的陣營中發揮著他的用途。

“不要小看了江沐辰,他不是泛泛之輩,否則豈能在太後與皇上的眼皮子底下長大成人,壯大如百年大樹!”眼底的笑意早已轉為冰霜,楚飛揚淡淡地開口,口氣危險肅穆帶著不易察覺的狠意。

“那王爺預備如何答複皇上?”容家與雲千夢交好,這是曲長卿知曉的事情,因此便更覺得此事的棘手。難道真的要求容雲鶴開倉濟民、修渡河堤?即便容家金山銀山富甲天下,也有彈盡糧絕的一天。

“本王尊重容雲鶴的決定!”楚飛揚卻是輕聲吐出這句話,隨即轉身出了閣樓,騎上自己的坐騎,領著習凜往長街的方向奔去。

榮善堂

後院。

“王爺今日怎麽來了?”晌午歇息的時候,聶懷遠徑自蹲在自己培育的藥草前觀察著草藥的生長狀況,看到踏步進來的楚飛揚,雖有些訝異,心中卻有些明白,隻怕是為了王妃吧。

“本王來找容雲鶴!”楚飛揚堅定的吐出這句話,含笑的目光一掃滿園的藥草,最終落在麵對正門的廂房上。

‘吱……’廂房木門應聲而開,容雲鶴一身淺藍錦袍迎著打開的房門踏了出來。

隻見他麵色淡然,眼底神色平靜如鏡麵,清聲問著楚飛揚,“王爺怎知草民在此?”

楚飛揚卻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這榮善堂是根據夢兒的設想改造的,容雲鶴盡管把對夢兒的心思藏在心裏,可對於榮善堂卻是有著超乎想象的熱情,就連榮善堂的賬目,也是他親自核算。

隻是,這樣的心思,容雲鶴心知肚明,楚飛揚自己清清楚楚,卻沒有必要說出口讓外人看了笑話。

“可有止吐的方子?本王擔心夢兒孕吐會影響食欲,先給她備下,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目光自容雲鶴的身上轉向聶懷遠,楚飛揚溫文而笑,眼底盡是一片寵溺之色。

聶懷遠卻是一副我就知道會這樣的表情,卻還是點了點頭,“我這就去把方子寫下來,從現在開始融合藥膳一起食用,倒是可以防止孕吐。”

說著,聶懷遠便轉身,匆匆走向前堂。

“王爺今日是專門來找草民的!”見楚飛揚故意支開聶懷遠,容雲鶴肯定地開口。

楚飛揚款步走向容雲鶴,越過他踏進廂房內,坐下後為自己斟了一杯熱茶,待喝足之後,才淺笑開口,“南方水患,皇上欲讓容家出錢出力,派本王前來做說,本王想聽一聽你的意見和決定。”

見楚飛揚開門見山,容雲鶴在聽完他的話後,淡漠的臉上瞬間劃過一絲冷意,稍縱即逝後又恢複了以往的淡然,徑自走到桌邊,落座在楚飛揚的身旁,淡然道:“皇恩浩蕩,這是容家的福氣!”

容雲鶴有這樣的反應,實則在楚飛揚的預料中,可這樣一名十六歲的少年,卻能夠這般審視多度,實為少見,亦是讓楚飛揚心中劃過一抹讚賞。

“如此說來,容公子是同意皇上的提議!”修長的手中輕轉著茶盞,楚飛揚清冷的目光中浮現一抹興味的笑容。

“是!不過,請王爺帶草民進宮!草民想要當麵叩謝天恩!”

------題外話------

《楚王妃》實體將於兩周後上市,經過半年多的艱苦努力,混合著偶的心血和汗水,實體終於要上市了!

此次《楚王妃》是由悅讀紀策劃,由青島出版社出版,共兩冊,當當網有售,六九折37。89元!

希望親們能夠踴躍團購,團購群號:259194816、215797326!我們會安排統一發貨!

入群門磚:《楚王妃》團購!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天氣晴朗,午後時分愜意無限,玉乾帝領著瑤公主在禦花園賞花,父女二人一問一答,笑聲充斥整個禦花園,全然一副其樂融融的景象。

這時餘公公自外麵快步走進來,見玉乾帝懷抱瑤公主玩著最簡單的魔術遊戲,便立於一旁,隻是臉上卻顯出一抹躊躇的表情。

“有什麽事?”玉乾帝雖與瑤公主玩耍,可眼角餘光卻早已瞄到餘公公臉上的猶豫,便出聲問道。

“皇上,楚王爺與容雲鶴求見。”餘公公瞬間隱去臉上多餘的表情,麵色謙卑地回著。

聽到餘公公的回話,玉乾帝原本平坦在瑤公主眼前的大手立即緊握成拳,隻是眨眼的功夫卻又當著瑤公主的麵緩緩張開五指。

“呀,怎麽不見了?”瑤公主水靈的大眼直盯著玉乾帝空空如也的大手,滿眼的不可置信。

一雙小手將玉乾帝的手翻來覆去看了不下十遍,卻依舊沒有找到方才的那枚玉佩,瑤公主偎近玉乾帝的懷中,撒嬌道:“父皇,那玉佩哪裏去了?為何突然不見了?父皇,您還是趕緊把它變回來吧,那是瑤兒最喜歡的玉佩了,父皇……”

嬌嬌糯糯的女娃聲,頓時融化了玉乾帝的心,隻見他爽朗一笑,卻是將另外一隻手伸到瑤公主的麵前,在瑤公主的眼前晃動了幾下隨後張開五指,隻見那枚翡翠玉佩赫然躺在他的手心。

“哇……”瑤公主發出一聲讚歎,卻是立即將玉佩緊緊地攥在手中,小心翼翼地摸了又摸,確定是自己原先的那塊,這才笑靨如花道:“謝謝父皇,父皇最厲害了!”

玉乾帝非常受用的點了點瑤公主的小鼻尖,這才將瑤公主交給一旁的奶娘,讓她們先行退下。

臉上的笑容隨著瑤公主的遠去而漸漸散去,玉乾帝麵色淡然地對餘公公開口,“讓他們進來吧!”

“是,皇上!”餘公公立即轉身出了禦花園,片刻後便見他領著楚飛揚容雲鶴快步走了進來。

“微臣草民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兩人見玉乾帝坐在禦花園的石凳上,立即下跪行禮。

“都起來吧,今兒個怎麽一起進宮了?”玉乾帝莊嚴開口,目光卻是打量著楚飛揚與容雲鶴,心中揣測著兩者之間真實的關係。

“回皇上,皇上前幾日囑咐微臣去辦的事情,微臣已辦妥。隻是容公子卻想當麵謝主隆恩。”兩人應聲而起,楚飛揚目光掃過禦花園內的石桌,隻見上麵放著各色珍貴的糕點和湯水,僅僅是這一頓便足夠京城中等百姓家中過上兩三年,可曲炎卻說國庫沒有銀子,玉乾帝更是強迫容家出錢出力,真是可笑至極。

容雲鶴當然也注意到桌上的一切,從小生活在大富大貴之家,這些東西自然是熟悉備至,隻見他半垂的眼眸中劃過一抹譏諷,隨即順著楚飛揚的話上前一步,下跪道:“草民叩謝皇上隆恩。”

玉乾帝見容雲鶴徑自上前行禮,較為平和的眼眸中頓時閃過一絲怒意,卻是平心靜氣道:“你這是作何?你是容貴妃的親弟弟,又是容家的掌舵人,朕自然是最看中容家的!快起來吧!”

聞言,容雲鶴卻是堅持跪在原地不動,重重地朝玉乾帝磕了一個頭,聲音漸冷道:“皇上聖明!正因為貴妃是草民的親姐姐,因此容家更應該為朝廷為皇上盡忠!所以,貴妃被皇上賜死後,容家雖然傷心難過,但對於皇上的要求卻是有求必應!一者,草民不願百姓認為容家因為皇上賜死了貴妃娘娘,便對皇上心存恨意!二者,貴妃娘娘生前行事光明磊落,容家身正不怕影子斜,因此更應該協助皇上,為皇上分憂!”

一席話,聽得餘公公心驚膽戰,不禁暗罵這容家嫡公子的膽大包天。這樣的話,明裏暗裏都是在指責皇上冤枉了容貴妃,害死了容貴妃。若往深處追究,隻怕還在質疑皇上的判斷能力,竟沒有經過調查便賜死了容貴妃。

而楚飛揚卻是坦然立於原地,任由容雲鶴暢所欲言,並未加以阻攔。

玉乾帝原本較為輕鬆的表情,因為容雲鶴的話驟然陰沉了下來,渾身上下瞬間散發出怒意,卻礙於楚飛揚在場並未立即發怒,按捺著心頭不斷翻滾的怒氣,寒聲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朕錯殺了容貴妃?”

聽到玉乾帝的反問,容雲鶴跪直身子,清朗如風的眸子與玉乾帝對視著,口氣不卑不亢道:“草民不敢!隻是,草民心中始終懷有疑問,貴妃娘娘養在深閨、嫁入深宮,除了家人外便隻見過皇上,為何皇上不給貴妃娘娘一個解釋的機會?容家雖是卑賤商賈,卻也是全心全意的培養貴妃娘娘,相信皇上從往日與貴妃娘娘的相處中亦能夠體會到。貴妃娘娘舉手投足滿是矜持貴氣,豈會如皇上聖旨所提到的‘德行缺失’?”

“哼!容貴妃到有個忠心護她的好弟弟!”玉乾帝冷笑出聲,眼底冷芒綻放,似是刀劍刺向容雲鶴。

而容雲鶴卻是麵色平常淡然,眼中神色如千年古井,無波無動,讓人窺測不出他心中真實的想法。

看著容雲鶴威武不能屈的模樣,玉乾帝輕輕吐出一句話,“看來,你今日是為容貴妃抱屈而來!”

誰想,這句話說完,玉乾帝的聲音頓時拔高,帶著極大地怒意站起身,指著容雲鶴的鼻尖怒道:“放肆!容雲鶴,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然敢公然指責於朕,你容家有幾條命能夠抵擋以下犯上?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來人,將容雲鶴推出端門斬首!”

“皇上且慢!”楚飛揚見容雲鶴惹怒玉乾帝,心知容雲鶴倔強的性子定又是犯了,便立即出聲阻止,快速出口解釋,“皇上,容雲鶴的嫡姐隻容貴妃一人,姐弟二人自小便感情深厚,要讓他接受容貴妃去世的消息的確是有些困難!且容貴妃一事確實讓人覺得蹊蹺,可是如今貴妃仙逝,一切無從查起,倒是讓人惋惜不已!”

“楚王,你這是在指責朕斷事武斷?”玉乾帝卻是冷目相對,話中無不含刺。卻也從楚飛揚奮不顧身挺身而出的舉動中窺視出楚容兩家的關係。看來,容家是不甘一個皇商的頭銜了,迫不及待想要做出更大的成就來呀。

“微臣不敢,微臣隻是說出自己的感覺!皇上若是覺得微臣以下犯上,那就請皇上連同微臣一同降罪,微臣絕無怨言!”說著,楚飛揚便跟著容雲鶴一同跪下,隻是他腰杆挺直,麵上一片的坦誠,絲毫不畏皇權。

“你……”玉乾帝無言以對,看著跪在地上的楚飛揚與容雲鶴,一個手握兵權,一個手掌西楚半壁財富,若是一下子處置了這兩人,隻怕自己便會瞬間失去兩根支柱。可若是隻處罰一人,憑著這兩人的性情,隻怕也會不依。

心中一陣惱怒,可玉乾帝卻明白自己如今是無法動這兩人,指向容雲鶴的手緩緩收了回來,玉乾帝冷聲道:“看來你今日不僅僅是謝恩來的!隻怕還有其他的想法吧!”

“皇上英明!”容雲鶴一陣高呼,惹得玉乾帝皺眉相視,不明白他葫蘆裏又想賣什麽藥。

“草民聽王爺說起,皇上已讓人將貴妃的屍首運回宮中,打算風光大葬,不知可有此事?”容雲鶴淡漠開口,隻是方才古井無波的眼底,卻隱藏著極深的算計。

玉乾帝聽到‘風光大葬’四字,不禁又皺了下眉頭,“朕的確是讓人將容貴妃的屍首帶回宮中,但……”

“皇上,容家傾盡財力鼎立相助皇上,隻不過是希望宮中的女兒能夠平安渡過一生!”容雲鶴卻是冒著大不敬地截斷玉乾帝的話,徑自開口,“既然皇上已經回心轉意,想給容貴妃風光大葬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