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36節

  “不……”玉乾帝的動作嚇壞了容貴妃,豆大的淚珠滑落慘白的臉龐!奈何身子被玉乾帝緊緊的壓著,容貴妃隻能無助的擺動著腦袋,虛弱的拒絕著他的侵犯!

  “怎麽?別人能碰得,朕卻碰不得?朕倒想看看,是什麽人讓你這般為他守身如玉!”聽到那幾近叮嚀的反抗聲,玉乾帝從她的胸前抬起頭來,看到她仍舊不死心的緊緊按住胸前的肚兜,企圖阻止自己的進攻,玉乾帝冷笑一聲,瞬間抓起她的雙手置於她的頭頂,隨即跨坐在她的身上,騰空一手猛地抓住那覆在她嬌軀上的肚兜用力一扯!

  那薄弱的帶子瞬間被扯斷,帶有溫熱氣息的肚兜被玉乾帝丟在地上,而他卻是借著外麵揮灑進來的月光,欣賞著麵前這具潔白的嬌軀,身子亦是在猛然間緊繃了起來!

  容貴妃早已是泣不成聲,渾身因為玉乾帝那火辣辣的視線而顫抖了起來!

  殊不知,她越是表現的這般抗拒,卻越是能夠激起玉乾帝的征服之欲!

  隻見他再次快速的俯下身,滾燙的雙唇自她的肩胛骨一路往下,不放過任何一處讓他垂涎的肌膚,而得空的那隻手更已是撫遍了她幾近全果的上身,隱隱然有向下進攻的趨勢……

  容貴妃見事已至此,已是她所不能控製的了得,漸漸停止了哭泣,雙目冷然的看著灰暗的帳頂,一抹決絕閃過眼眸,已是悄悄的把舌頭抵在貝齒中間……

  ‘咚’!一道聲音突然在隻有喘息聲的廂房內響起,玉乾帝頓時從容蓉的懷中抬起頭來,滿目陰鷙的環視著廂房的四周,卻沒有發現有任何可疑的人影!

  而容貴妃卻在聽到這聲音後,整顆心提了起來,立即縮回了舌頭,不敢再如此的輕生,隻是心頭卻是浮現拿到張揚狂傲的身影,整張臉頓時緊張了起來,幸而有夜色的掩護,否則早已是落入玉乾帝的眼中!

  ‘嘶’!沒有得到回話,卻是傳來這極其細微的聲響,使得這寂靜的廂房越發的詭異,更是擊退了玉乾帝方才彭發的**,讓他現在隻專注於廂房內的動靜,隻是那挾製住容貴妃雙手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的改變!

  “到底是誰?滾出來,少在朕的麵前裝神弄鬼!”直起上身,玉乾帝雙目含著凶光的掃過廂房的每一個暗角,隻是除去那不間斷的聲響外,卻不見半個人影!

  心頭不禁浮上疑惑,隻見玉乾帝轉過頭看向床上的容貴妃,見她緊閉著雙眼一副認命的模樣,玉乾帝這才放開抓住她手臂的手,自床上走下來,還未來得及整理身上淩亂的龍袍,便見一道細長的影子在月光下滑過……

  見狀,玉乾帝正要出門喊禁衛軍,可想起此時容蓉的模樣,便改而隨著那黑影走進廂房內的屏風後……

  ‘嘶……’隻是還未等他看清楚那藏在屏風後的影子,那細長之物已是飛射到他的手臂上,緊緊地纏在他的手腕上,隨後張開那尖利的牙齒,猛地朝著玉乾帝的手腕咬去……

  “來人……”可玉乾帝隻來得及呼喊了一聲,便暈厥了過去!

  容貴妃聽見玉乾帝微弱的呼聲,顧不得此時身上的狼狽,立即拉攏起破碎的衣裙走向屏風後,卻是被眼前的情景嚇得血色盡失,猛地往後倒退了一大步!

  隻見玉乾帝一頭栽倒在地上,而他的手腕上卻是纏繞著一條毒蛇,那毒蛇在咬完玉乾帝後,卻沒有立即離開,反倒是直起一半的身子在附近尋找著其他的目標,此時見容貴妃進來,那兩隻泛著幽森的眼睛頓時緊盯上容蓉,血紅的信子恐怖的吐在空氣中,驚得容貴妃全身激起了顫栗,渾身如被定住般不敢輕舉妄動!

  說也奇怪,那毒蛇在凝視了容貴妃半晌後,竟是鬆開了玉乾帝的手腕,隨即沿著牆壁滑去,不一會便滑出了廂房,消失在容貴妃的眼前!

  可盡管如此,容貴妃已是過了半晌才回過神來,身上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浸濕,見屏風後不再有毒蛇,這才大著膽子來到玉乾帝的麵前,剛剛翻過玉乾帝的身子,卻發現玉乾帝的雙唇已是呈現黑紫色,而此時他的雙目早已緊閉,雖是昏迷中,但眉頭卻是緊皺著!

  容貴妃心頭咯噔一聲,心知方才那條蛇定是含有劇毒,否則豈會在一瞬間便讓身體強健的玉乾帝倒地不起?

  而若是玉乾帝此時喪命於自己房中,莫說自己脫不了幹係,最怕整個容家亦會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思及此,容貴妃立即站起身,從衣架上取下一件外衣草草的套在身上,隨即奔至門外,朝著院中的禁衛軍喊道“快來人,皇上被毒蛇咬了!”

  守衛在外的烏大人聽到容貴妃的驚呼聲,神色頓時一緊,手提長劍便領兵走了過來!

  隻是在看到容貴妃臉色憔悴、雲鬢淩亂的模樣時,烏大人隻能抱拳道“貴妃娘娘,卑職失禮了!”

  語畢,便見烏大人立即領著兩名侍衛踏進廂房,銳利的目光掃視了一圈廂房內的陳設,隨後在容貴妃的指引下看到躺在屏風後動彈不得的玉乾帝!

  “皇上!”看到玉乾帝臥地不起,烏大人大驚,平靜的臉上早已變色,卻立即發現了玉乾帝的異樣!

  “且慢!不可移動皇上!”見兩名侍衛即將抬起玉乾帝,烏大人卻突然出聲製止道!

  隻見他快步走到玉乾帝的身邊,立即蹲下身查看著玉乾帝如今的狀況,隨即抬起頭看向立於一旁的容貴妃,問道“娘娘,皇上被咬了何處?”

  “本宮過來時,皇上已是倒地不起!隻是,本宮看到那條毒蛇纏繞在皇上的右手手腕上!”容貴妃強打起精神應對著烏大人,看向玉乾帝的目光中卻是充滿了複雜的光芒!

  烏大人此時卻沒有精力去管容貴妃心中的想法,隻見他輕輕地執起玉乾帝的右手,果真在他的手腕上看到四顆尖細的牙印!

  不由分說,烏大人立即低下頭為玉乾帝吸出體內的毒液,一口口的黑血被他吸出吐掉,直到再次吐出的血呈現紅色,烏大人這才停止!隨即見他拿出衣袖間的帕子,在玉乾帝的手腕出緊緊地打了個結,這才指揮那兩名侍衛小心的抬起玉乾帝,放到廂房的床上!

  “快去請九玄師太過來為皇上診斷!”見毒血已被吸出,但玉乾帝還未清醒,又注意到他唇上的眼色依舊泛著黑紫色,烏大人立即對身旁的侍衛吩咐道,神色間盡是焦急之色!

  那侍衛哪裏還敢怠慢,忙不迭的便跑出門外,朝著九玄師太的廂房奔去!

  “娘娘,微臣還從未聽聞普國庵內有毒蛇出現!”待那侍衛一走,烏大人淩厲的目光便轉向驚嚇過度的容貴妃,加之此時容貴妃狼狽的模樣與臉上的淚痕,容不得烏大人不去懷疑她!

  容蓉聽出烏大人話中的質問與懷疑,卻沒有暴跳如雷為自己澄清!今夜已經受驚過度的她憑著僅有的理智支撐到現在,隻見她冷靜的看了眼床上的玉乾帝,淡然的開口“普國庵本就建在深山老林中,時有猛獸出入也實屬正常,更何況是毒蛇?烏大人心中若是有所疑惑,不如等皇上醒來,屆時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

  看著容貴妃這般篤定的神情,烏大人隻能收起眼底疑惑,躬身道“微臣不敢!請娘娘息怒!”

  “無礙!換做是誰,都會有所懷疑!隻是本宮既然是皇上的嬪妃,又豈會做出傷害皇上的事情?更何況,如果本宮有傷害皇上之心,方才便不會出門呼救!”容蓉捏緊雙手,淡淡地分析著,卻在瞬間為自己澄清了事實,也讓烏大人不敢再懷疑麵前這位看似無爭卻極其厲害的容貴妃!

  看眼床上的玉乾帝,烏大人想起山下還站著一名辰王,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若讓辰王知曉皇上被毒蛇咬傷暫時不能移動,隻怕辰王定會趁機發難,屆時若辰王謀反,隻怕僅憑這幾千人的禁衛軍根本是以卵擊石!

  如此一想,烏大人神色頓時凝重了起來,立即抬起腳步走向門外,低聲命令所有人不得張揚玉乾帝受傷一事,並且派人快去通知夏吉,讓夏吉親自前往宮中帶回禦醫以及禁衛軍!

  容蓉見烏大人暫時出去,憋在心頭的一口氣終於鬆了下來,目光不禁掃過那屏風,不由得慶幸,幸而方才不是他,否則被玉乾帝活捉,隻怕即便是齊靖元亦不可能有活命的機會,而自己亦會連累整個容家!

  腳下的步子微微倒退了兩步,容蓉再也支撐不住的跌坐在後麵的圓凳上,緊握的手心中早已是沁滿了冷汗!

  “師太,這邊!”此時,門外傳來一陣騷動聲,容蓉頓時收起臉上的虛弱,擦幹手心的冷汗,平靜的站起身,便見九玄師太在烏大人的帶領下走進廂房!

  “師太!”再見九玄師太,容蓉心頭浮現無數的感激,方才若不是她在覺妙殿中為自己說情,隻怕自己此時早被玉乾帝砍殺!

  “娘娘受驚了!來人,帶娘娘去別間廂房歇息吧!”九玄師太把容蓉的狼狽看在眼中,又想起方才在覺妙殿中玉乾帝的陰狠,讓九玄師太對這位傾國傾城的容貴妃不禁泛起了惻隱之心,遂讓小道姑領著容蓉下去梳洗幹淨!

  而容貴妃卻是搖了搖頭,輕聲道“還請師太先為皇上診脈!”

  如今的形勢下,自己若是離玉乾帝而去,隻怕更會激起玉乾帝的報複之心!

  看出容貴妃眼中的堅定,九玄師太不由得點了點頭,眼底劃過一絲讚賞,隨即走到床邊為玉乾帝診斷!

  與此同時,停在普國庵後山山腳下的馬車,則是趁著月色往遠離京城的方向奔去……

  ☆、第二百五十一章體罰

  “混蛋楚飛揚,還不快放開本宮!”馬車內,齊靖元上身被繩索牢牢地綁住,隻見他猛地站起身,雙目含怒地瞪著楚飛揚,凶狠的目光中恨不能把楚飛揚碎屍萬段,可眉宇間卻是無法抑製的浮現出濃濃的焦急,目光頻頻看向車外,隻希望立即調轉車頭重新回到普國庵內!

  “太子還是稍安爀躁,本王既然把你帶了出來,自然就不會放你回去!”楚飛揚摟著雲千夢,把她牢牢地護在懷中,不讓齊靖元有半絲可趁之機,隨即抬起冷淡的眸子,淡掃此時怒氣衝天的齊靖元,淡淡地開口!

  “放屁!若是換了雲千夢,你會稍安爀躁?那畜生竟敢沾染蓉兒,本宮定要將他碎屍萬段挫骨揚灰!”雙目已是充血,齊靖元滿目紅光,耳邊不斷響起方才在普國庵廂房中聽到的對話,容蓉苦苦的哀求與低低地哭泣聲,玉乾帝那辱人至極的話語,讓齊靖元恨不能立即跳出馬車,自己徒步前去普國庵!

  奈何楚飛揚這個混蛋,不但綁了他的上身,手上更是牽著綁住他的繩子,控製著他的活動範圍,即便他想跳車,楚飛揚也不會同意的!

  “你以為本王會看著你殺了西楚的皇帝?太子,您別忘了,這是西楚,不是北齊!況且,此事本就是由你挑起,若不是你閑來沒事跑去看望容貴妃,又豈會出了這樣的事情?容雲鶴與本王費了多大的功夫,才讓皇上同意容貴妃在普國庵暫住四十九日的時間,可你呢?既然三四年都等了,為何連著幾個月也等不了?害得本王的心血白費,你竟還有臉質問本王?還舀本王的王妃做比喻,我看挫骨揚灰的應該是你吧!”越說越氣,楚飛揚猛地拉動手中的身子,使得齊靖元腳下一個不穩,瞬間跌坐在馬車內!

  隻見他立即抬起頭來,滿目憎恨地瞪視著楚飛揚,怒道“你……”

  齊靖元萬沒有想到楚飛揚竟會如此對他,心頭大怒,卻也知楚飛揚方才所說句句有理,因此即便心頭含怒,卻沒有再開口!

  隻是,隻消齊靖元安靜下來,他的腦海中便會浮現玉乾帝折磨容蓉的畫麵,反綁在背後的雙手不禁緊握成拳,滿腔的怒意卻是無處發泄,那該死的玉乾帝,然差點強bao了她,若非那條蛇,隻怕此時蓉兒已是被他淩辱!

  而依照蓉兒那倔強傲氣的性子,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後,她決計不會再與自己在一起,亦或者,她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

  眼底的怒氣漸漸地散去一些,齊靖元坐在馬車的地板上,一腿伸直一腿屈起,身子則靠在車內的長凳上,仰頭看了眼車簾外的景色,眉間浮現出一抹柔情與疼惜,瞬間蓋住了齊靖元滿麵的戾氣與殺氣!

  隻消齊靖元不與楚飛揚鬧,楚飛揚自然不會搭理他!想起那條被楚飛揚丟入廂房的毒蛇,齊靖元心頭微冷,隨即關心地問道“那條蛇會不會傷害蓉兒?”

  “你說呢?”而楚飛揚的注意力卻是放在雲千夢的身上,對於齊靖元則是愛理不理的模樣!

  看著雲千夢眼底微微泛著青色,楚飛揚便知她定是沒有睡好,休息不足所造成的!心中豈能不痛恨齊靖元,若非這個自詡情聖的家夥擅自闖入普國庵內,又豈會發生今晚的一切?還因此還得夢兒勞累奔波,真是讓楚飛揚恨不能鞭笞他一頓,然還敢質問自己那條蛇會不會攻擊容蓉!

  “容貴妃不會被傷到吧!”聽到齊靖元的問話,雲千夢亦是有些擔心的問著楚飛揚!盡管現在還不清楚楚飛揚是如何帶出齊靖元,又是如何為容貴妃解圍的,可雲千夢心底還是不希望容蓉受傷!

  且聽到齊靖元提及毒蛇,雲千夢心中亦是有些明了,隻怕是楚飛揚放了蛇進廂房內,用蛇逼得玉乾帝暫時不能把精力放在容貴妃的身上吧!

  “不會!那毒蛇自小接受訓練,已是可以用音律笛聲控製,隻消聽到長音,它便會自己尋著聲音回來,而聽到短音時則會攻擊人!”楚飛揚冷睨齊靖元一眼,隨即溫言溫語的為雲千夢解釋著“而此時有事的不是容貴妃,而是皇上!”

  聽完楚飛揚的解釋,雲千夢心頭大駭,雙目不禁緊盯著楚飛揚,卻從他的眼中看到肯定認真的神色,便知此次為了救容貴妃,楚飛揚已是在齊靖元的麵前泄漏了一些家底,一時間讓雲千夢蹙起娥眉,目光有些不善地瞪向齊靖元!

  “看什麽看?又不是本太子逼著他這麽幹的!”察覺到雲千夢的瞪視,齊靖元頓時直起上身低吼道!

  ‘啪!’卻不想,他的話音還未落地,楚飛揚已是出手,一巴掌結結實實的落在他的後腦勺,打得齊靖元一個措手不及!

  “楚飛揚!”咬牙切齒的恨意從齒縫中透露出來,齊靖元雙目已是快要瞪出眼眶,滿麵的殺氣直朝著楚飛揚衝去!活到這

  麽大,還從未有人這般對待自己,這楚飛揚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隻是齊靖元的怒吼卻絲毫嚇退不了楚飛揚,緊接著又補了一腳,隻見楚飛揚麵色同樣陰寒道“對本王的王妃氣點!本王不吃你這一套!況且,本王似乎已是警告過太子,莫要觸及本王的底線,否則別說計劃破裂,就連太子的小命此刻亦是捏在本王的手中!太子好好的想清楚,你若是死了,容貴妃隻怕也是沒有盼頭了,從今往後,她便隻是玉乾帝的貴妃!”

  齊靖元滿麵漲紅,卻是不得不暫時忍下這口惡氣,但楚飛揚有句話是說對了!若是他死了,隻怕容蓉也隻能行屍走肉的在那肮髒的皇宮中過一輩子!

  眉頭瞬間緊皺了起來,齊靖元自嘲的一笑,冷目卻是劃過楚飛揚與雲千夢,並未再開口!但心中卻清楚,身上這根細繩根本就奈何不了他,而真正製住他的,則是方才他與楚飛揚躲在廂房時,楚飛揚趁機在他的身上紮了一針,以他現在手腳發麻的狀況可以判斷,這個混蛋定是在針頭抹了麻醉散!若非他身強體壯常年習武,隻怕早已被楚飛揚放倒!

  但即便如此,若不是擔心蓉兒的強烈情緒牽動著他的心,隻怕也已躺在著馬車內睡著了!

  “你的侍衛在五十裏外等候,一會會合後,你們便趕緊離開西楚!”楚飛揚見齊靖元難得的把自己的話聽進了耳中,此時看上去又有些精神渙散的模樣,便趁機開口,免得性格固執倔強的齊靖元再次與自己唱反調!

  “不行!等蓉兒安全了,本宮再離開!”聽到楚飛揚要送走自己,齊靖元立即反駁道,隻是此時他的視線卻是漸漸有些模糊,想來定是那麻醉散的藥效開始發作了!

  “放心,隻要你不出現,她就會很安全!況且,有本王與你的人看著,難道害怕她吃虧?加上皇上暫時還不會動容家,容貴妃自然是安全的!”冷靜的打斷齊靖元的癡心妄想,楚飛揚彎腰解開他身上的繩索,讓齊靖元得以坐在車內的凳子上,楚飛揚再次開口“與其擔心容貴妃的安危,倒不如找出那幕後黑手!此人不除,即便咱們的護衛固若金湯,隻怕也是抵擋不住射來的暗箭!況且,此次本王用毒蛇咬傷了皇上,難道下一次再故技重施?豈不是引人起疑?”

  雲千夢見齊靖元低頭沉思,便緩緩開口“方才我與王爺已經分析了一番,此事嫌疑最大的便是海恬!我想,太子定是知曉和順公主知道你與容貴妃的事情!但你卻沒有防備於她,讓她這次鑽了空子!”

  語畢,雲千夢便見齊靖元臉上的神色驟變,原本懷著一絲柔情的臉上,此時早已被嗜血的光芒所占據,身上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恨意,比之方才對楚飛揚的怒吼,這源源不斷的恨意中更加堅決與濃烈,幾乎是帶著讓人招架不住的決心!

  “那個賤人,然連我也敢算計!”痛恨之聲從齊靖元的心底叫出,臉上浮現的狠辣之意已是預示著海恬悲慘的未來!

  “所以說,對於海王府,不能有半點的疏忽,否則皇上亦不會舀海全毫無辦法!他所坐在輪椅上,但他的心卻比任何人都要大,他心中的半途比之我們走過的版圖還要令人遼闊!齊靖元,若你還希望容貴妃能夠安然的活著,那就忍住這段時日,否則你的苦心講白費,本王亦不會為了你再次冒險!”更何況,這樣冒險竟還拉著雲千夢,讓她不能好好的休息!楚飛揚順著雲千夢的話開口,提醒齊靖元的同時,又是在警告著他,希望莫要因為一時的相思之苦而壞了整盤棋,而麵前所下的這盤棋局,已不是齊靖元在孤軍奮戰,若他一意孤行連累了棋局的形勢,那就莫要怪自己抽身不管!

  聽之楚飛揚的分析,齊靖元不禁抬眸看向對麵麵色沉寂的楚飛揚,但見對方沉穩的目光中泛著堅決的寒光,便知楚飛揚定是說到做到!而自己若再一次的觸逆他的底線,一旦容蓉的身邊少了楚飛揚的人,隻怕會變得更加凶險萬分!

  隱去臉上的怒意,齊靖元強壓下體內不斷湧上的困意,堅決卻又保證的對楚飛揚點了下頭,冷漠地開口“放心,不會有下次!”

  ------題外話------

  明日更7000,補上今天的!昨天忙得隻睡了三小時,剛才沒忍住想躺一會,結果睡到十一點,汗!明日補上……

  ☆、第二百五十二章好好愛你

  非常非常  見齊靖元竟為容蓉做到這個程度,雲千夢卻是輕歎出口氣,心中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說起,唯有‘情’之一字,讓人瘋狂至此!

  “海恬此時尚不能死!”楚飛揚亦知曉齊靖元應下了自己的話,卻出口提醒齊靖元,此時還不是殺海恬的最佳時機!尤其在他們還未摸清海全是否也知曉此事的情況下,更不能貿然殺了海恬而觸怒海全,從而連累了容貴妃!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