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35節

  ☆、第二百四十九章

  ☆、第二百四十九章

  看著朝著自己劈頭砍下來的寒芒,容貴妃麵色慘白,一時間竟忘了躲閃!

  眼見那長劍即將砍到她的脖頸,一道灰色的身影卻突然從覺妙殿的後方快步走了出來,朝著玉乾帝喝到“住手!”

  劍鋒停留在容貴妃的脖頸處,雖沒有觸及她的肌膚,可淩厲的劍氣卻是擦傷了容貴妃細嫩的肌膚,一道長約兩寸的劍痕立即出現在她纖細的脖子上,鮮紅的血液順著雪白的脖子緩緩滴入衣襟中!

  在生死關頭撿回一條命,容貴妃卻沒有鬆一口氣,隻見她麵如死灰,已是有些猜到發生了何事讓玉乾帝這般的震怒!即便沒有抬頭看向玉乾帝,卻依舊能夠從他身上散發出的濃烈怒意知曉他此時的情緒!容貴妃麵上唯一有的情緒便是緊緊的咬住唇瓣,撐在地上的雙手則是暗暗的握緊成拳!

  “夏吉!”玉乾帝沒想到在這個關頭竟然還有人敢出來阻止他,眼中冒著怒火,扯著嗓子朝殿外吼道,手中握著的長劍則是微微顫抖,想來定是努力的克製著不讓自己朝著容貴妃再砍下一劍!

  “皇上!”守在殿外的夏吉慌忙跑了進來,卻在看到殿內站著的九玄師太時愣了一下,隨即朝著玉乾帝單膝跪下,等待皇帝的命令!

  “都是死人嗎?朕不說過不許任何人進來,為何此處還有旁人?禁衛軍就是這麽替朕辦事的?你們活的不耐煩了?”盛怒之下,玉乾帝抬起腳朝著夏吉肩頭猛踹了一腳!

  可這依舊無法平複他心頭的怒意,淩厲的目光瞬間射向麵色平靜的九玄師太,玉乾帝冷笑道“師太出現的可真是及時!朕若是記得沒錯,是師太讓容貴妃在普國庵誦經念佛四十九日的吧!”

  九玄師太看著處在盛怒中的天子,單手置於胸前行了一禮,這才平淡地開口“回皇上的話!的確是貧尼!隻是一切均是為了容府的陳老太君,這等造福他人的事情,對於容貴妃本身,也是極有益處的!”

  “極有益處?是嗎?讓朕的貴妃在這肮髒的普國庵內與男子私通,這就是益處?朕今日若不殺了她,難解朕的心頭之恨!”說著,玉乾帝手中的劍又即將舉起!

  “且慢!”看著寒光再次亮起,九玄師太出聲阻攔,隨即快速的開口“皇上,普國庵乃是佛門淨地,豈會出現皇上方才所說的事情?容貴妃整日呆在這覺妙殿中為老太君誦經念佛,一切吃穿用度均是貧尼命弟子打理,她豈有時間去做皇上所說的事情?況且,山腳下盡是禁衛軍把守,又豈會放男子上山?這是清淨之地,即便您貴為當朝天子,亦不能對佛祖不敬!我普國庵雖小,卻也不容皇上沒有證據便妄加誣陷,當初若非看在太妃與貴妃對老太君的一片赤誠之心的份上,貧尼根本不會讓兩位住進普國庵!在貧尼的眼中,一切唯有佛祖最重,皇上今日若是想在這普國庵殺生,那就先殺了貧尼!”

  說著,九玄師太麵色凜然的走上前,絲毫不畏懼玉乾帝手中的皇權,坦然的表情讓夏吉心頭敬佩,隻是卻也因為方才聽到玉乾帝的話而震驚不已!難怪乎皇上這般震怒,原來是容貴妃趁著出宮期間與人在外幽會!隻是,這可能嗎?

  夏吉不禁抬眼看了看始終保持沉默的容貴妃,隻見她麵色冷漠,一身的高貴之氣讓人不敢侵犯,這樣的女子,當真會做出皇上所說的苟且之事嗎?一時間,夏吉心頭疑惑不已,卻也不敢開口,免得皇上滅了他的口!

  “好好好,連一個小小的普國庵也妄想與朕作對!九玄,你不要忘了,沒有皇家,這普國庵隻怕會很快的沒落!”臉上連連浮現冷笑,玉乾帝已是怒極反笑,隻見他以劍尖點地,卻沒有再次舉起長劍砍向容貴妃!

  聽出玉乾帝話中的威脅之意,九玄師太卻依舊麵不改色,淡漠的臉上是對塵世間名利追逐的淡然,眼神中隻剩對佛祖的虔誠之心“貧尼正是因為看透了塵世間的功名利祿,這才遁入空門!有豈會在意這普國庵是否香火旺盛?隻要有心,百信自會參禪拜佛,又豈會能夠抑製的了的?”

  殊不知,九玄師太亦是硬脾氣,身上的傲骨與不屈就連夏吉亦是微微佩服!尤其此時她麵對的可是當朝天子,生殺大權全在皇上的一念之間,這九玄師太不但獨自抵擋皇上,更是在無形中保護了容貴妃,這樣的人,難怪天下萬民均是奉她為活菩薩!或許,皇上便是考慮到九玄師太在百信心中極高的威望,這才沒有立即下旨殺了她吧!

  “你以為朕不敢?”咬牙切齒的低吼讓玉乾帝的臉色變得猙獰,眼中狠絕的神色猛盯著九玄師太,似要把她撕碎般!

  “皇上,一切自有天意!人在做、天在看!您今日在佛祖麵前殺生,難道就不怕影響西楚的命數嗎?您是萬民之主,唯有寬容待人,百姓方能以真心待之!您闖進覺妙殿,二話不說便要砍殺容貴妃,可曾給過容貴妃解釋的機會?對待自己的枕邊人亦是這般的狠絕,您難道不怕寒了天下百姓的心嗎?”九玄師太卻也知此時不能步步緊逼,否則適得其反,玉乾帝或許會在惱羞成怒下殺盡普國庵上下,自己生死事小,卻不能連累無辜的人!

  “九玄師太果真是句句誅心,居然連西楚的命數也拿出來說項!來人,請九玄師太出去!”可一代君王又豈會聽從一個道姑的話?玉乾帝絲毫不理會九玄師太,直接命人把九玄師太帶了下去!

  “夏吉,你帶人,把這普國庵給朕仔仔細細的搜查一遍,即便是挖地三尺,也給朕好好的找!”隻對夏吉下達了這樣隱晦的命令!

  畢竟,玉乾帝不但是男子,更是帝王,豈會允許自己的妃子給他戴上綠帽?若是他今夜沒有得到消息,那麽容蓉連生了孩子也打算瞞著自己?

  “是!”夏吉看眼覺妙殿中不妙的氣氛,心中卻是歎了一口,隻能退了出去,命人重重圍住覺妙殿,不準放任何人進來的同時亦是保護著玉乾帝的安危!

  如此大的動靜,已是驚擾了庵內的所有人,隻是相較於那些膽小的道姑,容賢太妃卻是擔心自己的侄女,帶著宮女便匆匆趕來覺妙殿,卻見九玄師太被人架著走出殿內,隨後又見夏吉麵色沉的走了出來!看著覺妙殿外重重圍住的禁衛軍,容賢太妃心頭湧上一股不好的預感,雙手緊捏著絲帕,質問著走到自己麵前的夏吉“到底出了何事?”

  夏吉看眼容賢太妃立即行禮“卑職參見太妃!”

  “起來回話,本宮問你,到底出了什麽事?”心頭的感覺十分不妙,容賢太妃想衝進覺妙殿,隻是這裏盡是禁衛軍,即便她心中擔心容蓉,卻是有心無力!

  夏吉站起身,看眼焦急的容賢太妃,卻沒有開口!畢竟,此事事關皇上的顏麵與容貴妃的清譽,在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他豈能隨便的評論胡說?萬一被多嘴之人傳了出去,皇上的顏麵何存?皇家的尊嚴何在?

  “太妃,您請回廂房吧!卑職正在巡查中,庵內會有禁衛軍出入,為防衝撞了太妃,還請您回廂房吧!”夏吉的話說得恭敬,可態度卻有待商榷,隻見他一揮手便招來兩名禁衛軍,強行帶著容賢太妃返回自己的廂房!

  見夏吉這般強勢,容賢太妃不由得皺起眉頭,心頭閃過一絲怒意,可如今自己身邊隻有幾名宮女,即便與禁衛軍發生衝突,吃虧的亦是她們!更何況,夏吉已出現在普國庵,隻怕此時玉乾帝亦是在那覺妙殿中,萬一惹出了事,玉乾帝會偏袒誰,這就不好說了!

  眼中帶著一絲擔憂的看了眼覺妙殿的方向,容賢太妃無奈的在禁衛軍的監視下返回自己的廂房!

  “來人!十人一小隊全力搜查普國庵上下,不得放過一絲漏洞,即便是草叢中也要仔細的檢查,一旦發現可疑之人,立即帶過來!”夏吉見在場的隻剩禁衛軍,便沉聲開口!

  而一旁的烏大人卻是麵色凝重的守在覺妙殿之外,心知此次隻怕是出了大事,而這完全是因為自己的疏忽而造成的,難怪皇上隻吩咐夏吉,恐怕是在懲罰自己的失職吧!

  “烏大人,皇上的安危便交給您了!”烏大人始終是夏吉的上司,對夏吉又有引薦之恩,對於他,夏吉心中還是存著敬重之意的!隻是事關皇上的顏麵,他也隻能點到為止,見烏大人點頭,夏吉便領著身後的禁衛軍離開了覺妙殿!

  此時覺妙殿內一片寂靜,容貴妃已從方才的驚嚇中回過神來,隻見她跪直了身子,傾城容顏微微垂首,安靜的跪在玉乾帝的麵前,等候著玉乾帝對她的判決!

  ‘哐當!’一聲,那被玉乾帝握在手中的長劍卻被他丟在地上!

  隨即一隻冰冷至極的手輕抬起容蓉的下顎,迫使她揚起頭與他對視!

  “朕對你不好嗎?”極輕的聲音在嫋嫋焚香的覺妙殿內響起,一如那留下輕煙的香氣,問話聲隨之消散,卻讓容蓉心頭微微顫栗,垂在身側的兩手死死的握成拳狀,煞白的臉上不見一絲血色,卻依舊倔強的對玉乾帝對視著,不見絲毫示弱!

  “說話!朕對你不夠好嗎?”帶著帝王的霸道,玉乾帝手上的力道漸漸加重,在容蓉的臉頰上留下明顯的痕跡,而此時玉乾帝的眼神看似冷靜卻暗藏著滔天的怒意,那兩簇明顯的怒火正在他的眼底躍躍跳動,隨時便會轉變為殺意!

  容蓉看著近在咫尺的龍顏,心底微顫,卻是平靜的開口“皇上待臣妾恩重如山!”

  “恩重如山?嗬嗬嗬……哈哈哈……”卻不想,玉乾帝竟是大笑狂笑了起來,噴出的熱氣連帶著心底的怒意盡數的灑在容蓉的臉上,隻見他手中力道猛然加重,不顧容蓉是否會疼痛,竟是緊握容蓉的下顎拉著她直起身子,左手則是輕撫上她那令人沉迷的容顏,輕聲開口“朕的確是對你太好了!以至於你膽子這般大,竟敢背著朕在這裏與人幽會!朕真是大傻瓜,以為送你滿園的牡丹,你就會成為尊貴的花朵!卻不想,你寧願做那路邊的野花,自願被人隨意的采摘!容蓉啊容蓉,你可真是把朕給騙苦了!早知你這般不知羞恥、淫蕩下賤,朕豈會把你捧在手心當作仙女?隻怕你連青樓的妓子也不如!”

  一連串侮辱至極的話從玉乾帝的口中說出,也讓他如願的看到容貴妃越發死寂的臉色!

  即便容蓉素來淡漠,但這樣難堪的話語卻從未聽過,更何況這些話語竟是用來形容她的,一時間容蓉難以接受的輕顫起身軀,卻倔強的不肯落淚,以少有的堅決看向玉乾帝“皇上,臣妾並未做對不起皇上的事情!”

  “沒有?”極淡的聲音幾乎是呢喃,讓容蓉以為自己聽錯了!

  隻是看向玉乾帝那含恨的表情便知,他根本就沒有把自己的辯解聽入耳中!

  緊咬住下唇,容蓉雙目堅定的回視玉乾帝,那雙清亮的眼眸清澈見底,不摻雜一絲的雜質,用誠實的目光無聲的指控著玉乾帝的冤枉!

  玉乾帝不得不承認,麵對這樣的容蓉,他依舊是有些動心!這樣一張生動的帶著倔強的絕世容顏,比之以往的清冷,更加能夠激起男子的征服欲!即使容蓉如今可能已經是肮髒不已,卻依舊不能阻止他想要她的決心!

  猛地鬆開手,玉乾帝推開容蓉,拒絕再被她的容顏所蠱惑,一手指著跌坐在地的她怒道“沒有?若是沒有,旁人難道還會冤枉了你不成?”

  聞言,容蓉半垂的眼眸中劃過一絲詫異,卻是極快的恢複了冷靜,迅速的爬起來重新跪好,為自己申辯“皇上,臣妾從未參與過宮中的爭鬥!可這並不意味著這些便遠離臣妾!皇上是一國之君,即便是殺了臣妾,臣妾亦是不會有所怨言!隻是,臣妾卻不甘心!”

  這是容貴妃入宮以來對玉乾帝說的最多的話!但即便是在為自己申辯,容貴妃亦是點到為止,沒有牽扯出後宮任何一人,僅僅是為自己辯解!

  玉乾帝聽之,方才的怒意卻是漸漸消散了些!

  憶起容蓉入宮以來的種種表現,她除去見容賢太妃,連容華宮的宮門都鮮少出!這樣的女子,若說真與人有什麽,隻怕也是讓人無法相信!更何況,他亦是派人緊盯著容蓉,隻怕她亦是沒有紅杏出牆的機會!

  隻是……

  想起那張收在衣袖中的紙條,玉乾帝的眉頭始終還是緊皺了起來,立即掏出那紙條砸在容貴妃的臉上,怒道“你自己好好看看!若不是你行為不端,又豈會被人這般說?”

  一張輕薄的紙條並未砸痛容蓉的臉,隻是卻讓她備感恥辱!

  吞下滿心的屈辱,容蓉彎腰撿起地上的紙條,打開細細地看了一遍,麵色越發的難看,那抓著紙條的雙手更是顫抖起來!

  隻見她猛地抬起頭來,雙目含淚的看向玉乾帝,反問道“皇上,您不信臣妾?”

  “信?你讓朕拿什麽相信你?難怪你幾次三番的拒絕朕,原來是為了旁人守身如玉!而朕卻對你掏心掏肺,殊不知朕的貴妃已是給朕戴了一頂綠帽子!”一聲冷哼,玉乾帝心頭的怒意再次被勾了起來,冷目射向含著淚卻依舊傲氣的容蓉,冷笑道“你倒是說說看,為何那人不指名旁人?偏偏指證你!若非你身形不正,又豈會被人說的這般不堪?朕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麽人,居然連朕也比不上!”

  聞言,容貴妃身子一歪,手中的紙條飄然落地,目光中含著一絲悲憤與絕望!

  可這落在玉乾帝的眼中,卻是認為她承認了這紙條中的內容,心頭一時大火,正要發怒,卻發現容貴妃突然站起身,快速的撿起地上那把長劍抵在頸間,眼底盡是一片不屈“既然皇上決計不相信臣妾,臣妾亦是百口莫辯,隻能以死明誌!”

  說著,便見容蓉手中的長劍毫不猶豫的朝著自己的脖子抹去……

  一道勁風卻在此時刮過,隻見玉乾帝竟是衝到容蓉的麵前,舉起一手便朝著她的臉上打去……

  ‘啪!’

  ‘哐當!’手中的長劍落地,容貴妃嘴角又多了一條鮮血……

  “你以為你死了,朕就不會再追究此事?”玉乾帝抓住容貴妃的雙肩,用力的搖著形容慘淡的她,看著她神情淒慘,心頭怒意更甚,猛地打橫抱起她,直直朝著後麵的廂房走去!

  “皇上,您……”不明白玉乾帝有何用意,容貴妃花容失色,本就慘白的臉上頓時閃過一絲驚慌,掙紮著想要下地!

  “既然你想證明自己的清白,那就用你的身子來證明!”玉乾帝滿目鷙的開口,已是把容貴妃扔到了床上!

  ‘撕拉’裂帛之聲頓時響徹房內……

  ☆、第二百五十章 咬死你

  //^//^  ‘撕拉’!

  裂帛聲頓時響起在寂靜的夜中,容貴妃還未從被摔在床上的疼痛中回過神來,便感到夜間沁心的涼意侵襲而來,低頭一看,竟發現自己右手臂的衣袖竟被玉乾帝生生拽下,露出一截宛如蓮藕的玉臂!

  “啊……”驚得容貴妃頓時失態的低呼一聲,羞澀難看的紅霞瞬間爬滿雲鬢,深深的屈辱讓她快速的抱住那過分裸露的手臂,不讓麵前的玉乾帝窺視到一絲半點!

  可即便這樣,玉乾帝也早已把這樣的她盡數看進了眼中!

  昏暗的光線中,玉乾帝手中緊拽著那一截早已脫離衣衫的衣袖,滿含怒意的眸子直盯著容貴妃花容失色的嬌顏,可盡管如此的狼狽,麵前女子的眼中依舊含著一股傲氣!

  而對於現在的玉乾帝而言,最是不能容忍的便是她眼底的這一抹傲氣!充血的雙目觸及到她那雪白的藕臂時,一股**頓時浮上他的眼瞳,讓此時的玉乾帝變得更加瘋狂!

  隻見他立即丟開手上握著的衣袖,雙目緊盯著容貴妃那滿是紅霞的容顏,帶著攝人的氣勢緩緩來到床前站定,不讓容貴妃有半點逃跑的機會立即撲身上前,一手把縮在床內的容貴妃拉至自己的胸前,讓她雙膝跪在床鋪上,直起上身緊貼在他的懷中,雙手緊緊地握著她的肩頭,發狠的低吼“怕什麽?朕難道是洪荒猛獸,竟讓你嚇成這樣?還是說你早已不是處子之身,這才嚇成這樣?說!給朕說明白!”

  大吼之聲震的容貴妃雙耳打疼,而玉乾帝緊抓著她手臂的雙手,更是深深的陷進她細嫩的肌膚中,已是被擠壓出一道道血痕來!

  可這些身體的疼痛,卻不及被侮辱的難看!

  容貴妃奮力的掙紮著,想要逃開玉乾帝的禁錮,不想讓他碰觸自己的身子與肌膚,可她的力道又哪裏及得上男子的力氣?更何況,此時的玉乾帝更是處於盛怒之中,他眼中盡是她的身影,又豈會容忍容貴妃逃離出他的掌控?

  “皇上!您清醒一些!臣妾並未做過出格的事情!皇上為何不信臣妾?反倒去相信一張不知是何人所寫的紙條?”隱下心頭的懼意,容貴妃盡量以最冷靜的聲音分析著今晚詭異的一切,隻希望玉乾帝能夠把她的話聽進耳中!

  隻是得到的卻是玉乾帝越發肆無忌憚的打量,讓容貴妃本就慘白的嬌顏更加難堪,不安的感覺頓時霸占了整顆心,眼底亦是漸漸浮上焦色,隻希望能夠躲過今夜這一劫!

  一隻帶著驚人熱度的手輕抬起她的嬌顏,迫使容貴妃看進他噴火卻帶著**的眸子中,玉乾帝的雙眸早已被男女之情所沾染,隻見他熱燙的指腹輕輕摩擦著容貴妃細致的肌膚,帶著讓她顫栗的恐懼,緩緩開口“既然沒有做過出格的事情,那就好好的服侍朕!”

  說著,那隻滾燙的手便毫不猶豫的探向容貴妃的衣襟內……

  “不……”輕呼之聲頓時溢出容貴妃的口中,隻見她立即抬起雙臂護在自己的胸前,泛白的雙手緊拽著自己的衣襟,不讓玉乾帝侵犯到絲毫,瀕臨絕望的眸子中帶著最後的期望,容蓉渾身顫抖的緩緩開口“皇上,這是普國庵,豈能容忍我們做這等有辱佛祖的事情?更何況,妃嬪侍寢均要經過淨事房,豈能如此草率?況且,臣妾這些日子忙著為老太君祈福,並未沐浴,隻怕……”

  說到最後,容貴妃漸漸變得語無倫次起來!饒是她平日裏冷靜聰慧,這麵對這樣的事情,尤其是她從未經曆過的事情,隻怕也會慌了心神!更何況此時玉乾帝那雙似要把她撕吞下腹的目光,更是讓她心頭巨顫,不知該如何自救!

  “還說沒有幹過苟且之事?朕已是給了你機會,可你卻推三阻四!看樣子,是朕沒有滿足你,讓朕的貴妃這般迫不及待的紅杏出牆!”說著,玉乾帝原本輕撫她臉頰的手頓時改而握緊容貴妃精致的下顎,不顧她唇角的破損而猛地低頭吻上那鮮豔欲滴的紅唇,帶著滿身怒氣的撕咬著她細嫩的唇瓣,直到容貴妃雙唇上沾滿了鮮血,他才伸出舌頭,想要攻城掠地!

  可容貴妃卻是死死的咬緊牙關,不讓玉乾帝有進一步的進攻,緊閉的雙目讓自己拒絕去看麵前帝王凶殘的模樣!

  ‘啪!’一巴掌瞬間甩上容貴妃的臉頰,玉乾帝的憤怒已是達到了最高點!

  嬌弱的身子猛地栽在被褥見,容貴妃還未捂上發燙的臉頰,一道明黃色的身影已是緊緊地壓在了她的身上!

  ‘撕拉’一聲,身上殘缺的衣裙再次被撕扯開,原本被護住的衣襟被玉乾帝扯出一條大口子,連同裏麵的白色裏衣已被撕毀,露出裏麵淡粉的肚兜,上麵繡著的精致荷花頓時惹急了玉乾帝的眼,隻見他不顧容貴妃反抗的便低下了頭,埋首於那聳起的胸前!一手粗魯的穿過她的外衣,自破損的衣襟而入,毫不憐香惜玉的揉捏著她的身子,更是越過那單薄的肚兜火熱的罩上她起伏不定的胸前肆意揉捏……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