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34

上前一步,弓著腰背回道:“回太後的話,蘭姐姐怕是快好了,許是蘭姐姐覺得人參糕點不新鮮,遂命禦廚重做了!”

“朕想起來前朝還有事情,就不在此用膳了!母後好生歇息,朕就先回上書房了!”玉乾帝哪有心思等糕點?隻見他站起身,對太後微微躬身,便領著餘公公離開了鳳翔宮。

瞿公公豈會不明白太後的意思?借著還要等候糕點的借口,讓玉乾帝離開,一代帝王豈會等候一個宮女?隻怕上書房早有奴才備好了糕點和茶水。

“太後?”隻是,見太後自軟榻上站起身,瞿公公立即上前讓太後搭上自己的手臂,有些不解地看著自家主子。

“你不覺得皇上今日有些奇怪嗎?”隻是,到底哪裏奇怪,太後也是說不出來。

看著玉乾帝離開的背影,太後心底始終有些不放心,總覺得玉乾帝為何無緣無故提及西靖帝的事情?又為何無緣無故提到寶藏?

“太後是指皇上提及寶藏的事情?”瞿公公心中亦是有些不解。

當今聖上登記也近二十年了,怎麽會在今日舊事重提?更何況,國庫隻怕沒有戶部尚書說得這般囊中羞澀吧,皇上怎麽就起了動用寶藏的心思?這可是將來保全皇族性命的錢,豈能隨意拿出來動用?

太後卻是搖了搖頭,精致的眉頭微微蹙起,輕歎口氣,這才幽幽說道:“隻怕皇上真正想知道的並非寶藏的事情!”

玉乾帝把控著容家,容家富可敵國,隻怕比之皇室的寶藏隻多不少,玉乾帝豈會在此時心急的想知道寶藏的下落!

他今日以寶藏打開話題,隻怕是拋磚引玉的作法,想要知道其他的事情楚王妃。

隻怕,玉乾帝隻是在試探自己是否也知道他想知道的事情吧。

“派人好好盯著皇上,包括他接觸了什麽人,暗中有些動作,盡數回來稟報給本宮!”淡淡地舒展開眉頭,太後收回看向外麵的視線,眼神堅定執著帶著一絲冷酷,低聲吩咐著瞿公公。

“是,奴才知道了!”瞿公公亦是壓下了頭,低聲回複著。

“皇上,楚王已在上書房等候多時了!”離開了鳳翔宮,餘公公這才低聲在玉乾帝的耳邊稟報著。

“是嗎?那就回去吧!”本來踏往後宮的腳轉變了方向,玉乾帝領著身後的宮人往上書房走去。

------題外話------

《楚王妃》實體書將於兩周後上市,經過半年多的艱苦努力,混合著偶的心血和汗水,實體書終於要上市了!

此次《楚王妃》是由悅讀紀策劃,由青島出版社出版,共兩冊,當當網有售,六九折37。89元!

☆、第二百八十三章章

浩浩蕩蕩的一群人還未走進上書房的外圍,便看到一道深紫身影立於上書房的殿外,麵朝殿內等候召見。

不用細看,便知此人是楚飛揚,頎長的背影挺拔如鬆,有著軍人的毅力與堅定,深紫親王服、足金頭冠卻又把楚飛揚身上的貴氣淋漓盡致地表達了出來,讓身穿龍袍的玉乾帝望之,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平靜的眼底閃過一絲陰鬱,半晌才領著宮人們踏上殿前的階梯,順著平台上的花壇往上書房走去。

聽到腳步聲,楚飛揚收回自己的思緒轉過身,麵色冷靜地朝玉乾帝行跪拜大禮,“微臣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快起來吧!”話雖如此,玉乾帝卻沒有阻止楚飛揚下跪的姿勢,待楚飛揚完全跪下,這才輕抬右手作出‘起’的姿勢。

“謝皇上!”楚飛揚麵色淡然地站起身,並不在意長袍衣擺上沾染了些微的灰塵,退至殿門的右邊,恭候玉乾帝先行踏進上書房。

這時,一名小太監則是小聲地跑了過來,在餘公公的耳邊低語了幾句,隨即退到一邊,等候差遣。

餘公公聽到那小太監的話後,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下,這才低聲在玉乾帝耳邊說道:“皇上,容貴妃的屍首找到了!”

玉乾帝本要踏進大殿,卻在聽到這則消息後停下了腳步,微側麵看向餘公公,平靜的目光中射出駭人的冷芒,口氣卻極其淡定,“找到了?確定沒有找錯人?”

被玉乾帝那陰鷙的目光一掃,餘公公心頭劃過一絲寒意,恭敬地回道:“正在讓宮中的太醫檢查!不過從我們找到的屍首上的反應看來,也的確是喝了宮中秘藥而死的!隻是,如今已近三伏天,容貴妃的屍首已開始腐爛,皇上,您看這……”

說到這裏,餘公公特意抬頭看了玉乾帝一眼,似是十分懼怕玉乾帝的表情,這才立即住了口,等候聖上的裁決。

“朕現下也沒有心思批奏折,楚愛卿,陪朕去禦花園走走吧!”玉乾帝卻是收回射向餘公公的目光,轉而看向楚飛揚,麵色淡然地開口,腳下的步子已是轉變了方向,領著所有人朝禦花園的方向而去。

“微臣遵旨!”楚飛揚半斂著雙眸,在聽到玉乾帝的話後隨即跟上,隻是在路過餘公公時,那雙含著淺笑的眸子卻是淡掃了麵前的餘公公一眼,墨黑的瞳孔中則是掩藏著極深的譏笑。

“如今百花綻放,整座皇宮鳥語花香,可惜沒了容貴妃,即便是天山雪蓮也失了幾分味道!”君臣二人沉默地踏過瑰麗的宮殿,緩緩站定在禦花園的長廊下,看著滿園的鮮花怒放,玉乾帝頗有些感觸地開口。

聞言,楚飛揚嘴邊的笑意卻是深了幾分,心知玉乾帝怕是有事要囑咐自己去辦,否則豈會無緣無故的領著他前來禦花園賞花?又豈會無緣無故的提及容貴妃?

“皇上後宮佳麗三千,貌美之人比比皆是,何必為了一個容貴妃這般傷感?還請皇上保重龍體!”放眼欣賞著滿園的花色,楚飛揚避重就輕地回道,並沒有著了玉乾帝的道。

隻見玉乾帝背於身後的右手微微一緊,隻是在瞬間,那握緊的拳頭又鬆了開來,繼而開口,“是啊,容蓉犯了宮規,朕自然是要處罰她的!隻是,近日南方江河隱有破堤之勢,國庫又十分緊張,還是需要容家的支持!愛卿,你素來聰明,不知可有何妙招?”

語畢,玉乾帝側過身子,雙目炯炯有神地盯著楚飛揚,似是在等著楚飛揚的答複。

楚飛揚的注意力卻依舊放在眼前的景色上,嘴角噙著的笑意始終不變,卻是沉穩地回答著玉乾帝的問題,“皇上,每年朝廷在抗洪上都會撥出不少的銀兩,可收效甚微!其中的緣由,想必皇上心中也是有數的!這些銀兩自國庫撥出,經過戶部、州縣等層層關卡,其實真正能夠用在抗洪上的卻是少之又少,又豈會有實質的收效?況且,朝廷撥款都是根據典法而行,待銀兩到達災區,隻怕洪水早已泛濫,實在是治標不治本!”

聽著楚飛揚的分析,玉乾帝認同地點點頭,隻是眼底的神色卻變得複雜難為,微歎口氣,緩緩說道:“朕何嚐不知這裏麵的貓膩!所以今日特意召愛卿進宮,便是讓楚愛卿前去容府,讓容府開放在江南城鎮的糧倉,周濟周邊受災的百姓!容家作為皇商,自然是要為朝廷做事的,江南地區的堤壩修繕,容家自當該出一份力!楚愛卿認為呢?”

見玉乾帝開口說出目的,楚飛揚淺笑依舊,隻是半低著的眼眸中卻是射出一抹幽冷的光芒,語氣極淡地開口,“皇上深思熟慮,隻是讓容家一力承擔,百姓隻怕會對朝廷不滿吧!”

不整治官吏、不整頓朝綱,僅僅依靠外援,百姓遲早有一天會對朝廷失望。

“況且,今年朝廷多了幽州玉礦的收入,想必不會這般窘迫吧!”玉乾帝的計策可真是好啊,先是不查清事實便下命賜死了容貴妃,卻不想南方水患即將到來需要容家出錢出力,這才命人尋得容貴妃的屍首,想要風光大葬,以示皇家對容家的重視。

隻是,方才上書房門外玉乾帝對找到容貴妃屍首的反應,卻是讓人有些不解,似是其中還藏著其他的玄機。

楚飛揚的話,頓時惹得玉乾帝麵色微微一沉,隨即義正言辭地開口,“怎麽,讓容家出點財力,便讓他們這般為難嗎?”

“既然如此,就勞煩楚愛卿親自去容府一趟,說服容雲鶴開倉濟民,這可是功德無限的好事啊!至於他姐姐容貴妃,朕也會著人好生安葬了她!”語畢,玉乾帝不等楚飛揚開口,便要離去。

隻是腳下的步子還未邁開,玉乾帝卻又轉身,淩厲的雙目射向麵色不改的楚飛揚,狀似無意地問道:“這容貴妃的屍首竟已開始腐化。楚王,你說容家會不會把人給朕掉包了?”

含著刀霜的眸子緊盯著楚飛揚,玉乾帝麵色極其冷淡,帶著絲絲寒氣,直叫人心驚膽戰。

楚飛揚勾唇一笑,嘴邊的笑意亦是不達眼底,平靜幽深的黑瞳泛著堅毅的光芒,平心靜氣地回答著,“皇宮禁衛軍八萬人,就連一隻小鳥也不可能逃過皇上的眼睛,又豈能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偷人出宮?更何況,容家除去皇商的身份,便再無其他的榮耀可傍身,他們又哪有這個本事能夠在宮中偷出貴妃?即便是要依靠容賢太妃,可太妃人在普國庵,隻怕也是不能為之吧!”

一番反問,讓玉乾帝啞口無言,在楚飛揚的麵前吃了一個暗釘,卻也知楚飛揚不是軟柿子任人擺布,便鐵青著臉微點了下頭,“看來,楚王與容家關係融洽,竟能夠這般為容家說項!那賑災一事,就有勞楚王親自跑一趟容府,相信容家定會聽從皇命的!”

語畢,玉乾帝便甩袖離開了禦花園。

幽暗的目光送著玉乾帝離開,楚飛揚這才轉身離開禦花園,朝著內宮的門口快步走去。

楚相府中,雲千夢命上官嬤嬤打點好即將前去寒相府的禮物,這才回到內室休息。

隻是剛闔上雙目不到半柱香的時間,門外便聽到習凜的聲音。

緩緩睜開有些犯困的雙眼,雲千夢慢慢地坐起身,加了一件絲絹外衫,輕攏了攏一頭青絲,這才精神抖擻地步出內室,看著麵前的習凜淡雅問著,“查出是什麽事情了?”

“是!”習凜卻不多話,隻是把一封密封的信封和玉牌交給雲千夢,始終守在正屋外,變為逾越半點。

雲千夢接過信封與玉牌,打開信封抽出裏麵的宣紙,細細地看著上麵的內容,秀挺的眉微微一皺,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隨即抬眼看向習凜問道:“王爺可回來了?”

“夢兒這麽快就想為夫了?”殊不知,雲千夢的話音剛落,院外便響起楚飛揚戲謔的聲音。

習凜在楚飛揚走進院子的時候,便低頭退出院子,隻守在院外。

雲千夢則是迎上前,把手中的信紙交到楚飛揚的手中,輕聲道:“皇上召你進宮,可是為了此事?”

楚飛揚掃了眼書信上的內容,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隨即溫柔地對雲千夢開口,“不止這些,皇上已經懷疑宮中的容貴妃是假冒的!幸而咱們提早做了準備,找了身形與容貴妃一樣的死囚,否則此次容家可就是欺君之罪了!”

見楚飛揚如此說到,雲千夢心頭微微一緊,卻是冷靜地分析著,“此事除了我們便隻有陳老太君和容雲鶴聶懷遠知曉,他們三人是絕對不會把這等殺頭的大事說出去的,那還有誰有這樣的本事,既逃過了咱們的眼睛,又能夠捅到玉乾帝的麵前!我想,海王和海恬從中作梗的幾率也不大,畢竟容貴妃是皇後親自賜死的,宮中上下人盡皆知,他們斷然不會懷疑容貴妃還活著。”

“看來,這次是我們在明,敵人在暗了!”楚飛揚緩緩吐出這句話,遂而沉聲喚道:“習凜,從今日起,加派三倍的人手守護楚相府,王妃出行隨行的暗衛也增加兩倍,不可有半點差池!”

“是,卑職遵命!”

☆、第二百八十四章

“飛揚,你這是?”見楚飛揚總是含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寒氣,雲千夢不禁擔憂地問起,“是不是皇上又有什麽舉動了?”

玉乾帝防心之重、疑心之重,又極其善於利用一方去抑製另一方實力的迅速增長,這的確是帝王之道。.

可惜,正因為他的疑心太重,錯把忠良當作賊人,乃至楚飛揚楚南山如今在為朝廷效力的時候,同時又懂得保留實力以免將來的變化。

錯失了楚家這一門的忠烈,玉乾帝在朝中隻怕不會像以前那般如魚得水了。

“江南水患,皇上讓我前去容家,說服容雲鶴打開江南地區容家的糧倉濟民,同時要求容家出銀子出勞力修建江南堤壩。這才命人從亂葬崗找回容蓉的屍首,打算好生安葬容蓉,讓容家明白,容家能有今日,全是皇恩浩蕩,若他們不識抬舉,隻怕下場比之容蓉還要淒慘。”楚飛揚緩緩道來,微翹的唇角上沾染了譏諷之意,望向遠處的眼瞳中盡是一片譏笑。

聞言,雲千夢輕蹙蛾眉,原以為玉乾帝召楚飛揚回宮僅僅是商討江南水患一事,不想這其中竟還藏著這麽多的事情。

剛剛賜死了人家的女兒,卻又施恩般要容家出錢出力,這樣的好事哪裏有?可玉乾帝卻還擺出皇恩浩蕩的模樣,讓容家感恩戴德,可真夠卑鄙的。

“夢兒,你如今有了身孕,素日裏盡量呆在相府中,莫要出門。”楚飛揚現今唯一擔憂的是雲千夢的身子,敵人在暗處,且隱藏的極好,他們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