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30

府的確沒有理由讓辰王府的人進府。

“有勞嬤嬤前去告訴辰王府的管家,多謝辰王美意,王爺與本妃心領了,隻是那些賀禮就不必,請他帶回去吧!本妃身子不適,就不請他進府喝茶了!”雲千夢看著外麵蔚藍的天空,淡然開口,話中卻帶著不容拒絕的強硬。先不論江沐辰當初對雲千夢的狠心,單單他與楚飛揚不同的立場,這楚相府的大門就不能讓他進來。

聽完雲千夢的囑咐,上官嬤嬤半斂的眼底浮現一抹讚許,嘴角微微揚起,溫和道:“奴婢遵命!”

語畢,上官嬤嬤立即返身出了夢馨小築,前往前院辦事。

“王妃,您累不累?小世子可有折騰您?要不您再躺床上歇息會?”見上官嬤嬤離開,慕春幾個丫頭把決定好的花樣放在桌上給雲千夢過目,同時關心道。

見幾個丫頭著急的樣子,雲千夢莞爾一笑,反問道:“你們怎知就是小世子?我倒是喜歡女兒一些!”

“王爺對王妃這般的好,隻要是王妃的孩子,王爺定會疼入心坎的!王妃隻管放寬心,好好養胎才是正事!”米嬤嬤瞪了幾個小丫頭一眼,這時候就議論世子郡主,豈不是給王妃壓力?況且,瞧著王爺對王妃的疼愛,就算頭一胎是郡主,還怕將來沒有世子嗎?

雲千夢卻隻是笑了笑,看了眼桌上的花樣,對慕春點了點頭,隨即站起身走到窗邊,看著外麵的豔陽天,心情卻有些沉重。

而相府門口,當上官嬤嬤匆匆趕去時,卻見洪管家指揮著小廝們把辰王府送來的賀禮搬進來。

“這是?”上官嬤嬤滿臉的不解,眼中帶著疑惑地神色看向洪管家。

“王爺回來了,方才命我接下了賀禮!”洪管家走上前,把方才發生的事情告知上官嬤嬤,心中亦是對楚飛揚的作法有些不解。以往王爺看到辰王接近王妃,便立即豎起警惕,可今日竟是一反常態,接下了辰王府送來的賀禮。

聽完洪管家的解釋,上官嬤嬤心中的疑惑卻是有增無減,但主子的心思豈是他們能夠揣測的?兩人便分頭忙著清點送來的賀禮,分門別類的收入庫房。

“都收入庫房的?”兩人正記錄著,楚飛揚則從書房的方向走了過來,出聲詢問著洪管家與上官嬤嬤。

“是的,王爺!”上官嬤嬤再次核對了一遍,這才回答楚飛揚。

見是上官嬤嬤親自接手此事,楚飛揚滿意地點了點頭,“辰王府的人呢?”

“回王爺,還在門外呢!”此時洪管家走了過來,謙卑地回答著。

隻見楚飛揚抬腿便出了楚相府的大門,淩厲的目光一掃門外的眾人,對為首的辰王府管家開口,“回去告訴你們家王爺,本王多謝辰王的關心!不過,辰王似乎還缺本王大婚的賀禮,若是辰王願意,可以一起補給本王!”

“楚王可真是貪心!這些賀禮可不是送給你的!”一道冷寒的聲音在此時插了進來,一陣馬蹄聲揚起,江沐辰麵色冰冷地坐在馬背上,看著楚飛揚諷刺道。

楚飛揚卻是揚唇一笑,淡然開口,“王爺大婚時,本王千裏賀禮,送上箭羽一支!可本王大婚,王爺卻吝嗇的連祝賀的話都沒有,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第二百七十八章

聞言,江沐辰握著韁繩的手猛地收緊,指關節微微泛白,臉上寒氣越發的森寒,心頭怒意直直衝上腦門,隻覺楚飛揚如今真是越發得意了,得了便宜還賣乖。

“怎麽,楚王難道想要本王送你一支箭羽?楚王可不要忘了,當初是楚王攪渾了本王的婚禮,楚王是不是打算賠本王一場婚禮,再賠本王一個王妃?”說話間,江沐辰的目光不由得往楚相府裏麵看去,奈何大門距離後院甚遠,即便辰王是千裏眼,也是難以看到裏麵的人兒。

楚飛揚竟是一反常態,竟任由江沐辰打量著自己的相府,神情閑適地斜靠在大門的門柱上,大方地讓辰王看個夠,自己給予他足夠多的時間。

而江沐辰眼底隱藏的失落卻清清楚楚地落在楚飛揚的眼中,隻見他勾唇一笑,狹長的眼眸中射出冷然的光芒,直盯著辰王不肯放棄的表情,緩緩開口,“太妃前去皇陵前,可是為王爺物色了不少的大家閨秀,王爺怎麽跑到本王的相府來討要王妃?這樣的話傳出去,豈不是存心讓人誤會?況且,皇上如今也是極其擔心王爺的婚事,若是傳入皇上的耳中,隻怕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賜婚,屆時王爺打算如何推托?難道每次都要找人替王爺擋住?可這也要看這人有沒有分量,可不要一個不小心丟了腦袋啊,屆時王爺在百姓的眼中可就成了縮頭烏龜了,自己的事情不出頭,竟是找人替罪,隻怕聲望會一落千丈吧!”

盯著辰王的臉,楚飛揚淡然地說出這些話來,眼中帶著極其諷刺的笑意,但臉上的笑容卻極其的溫和,讓人察覺不出他對辰王的譏諷,倒是覺得實在關心辰王。

心頭暗惱,江沐辰自是知道楚飛揚的一張嘴巧舌如簧,如今又是在楚相府的大門口,自己若說出過分的話,對於雲千夢而言也是一種傷害,便緊抿住薄唇,大手一揮讓辰王府的小廝們跟著自己離開了楚相府。

見江沐辰離開,楚飛揚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淡了下去,依靠在門柱上的身子重新站直,轉目看向洪管家,問道:“馬車準備好了嗎?”

“是的,王爺!已經準備好了,王爺現在就要用嗎?”洪管家命小廝關上楚相府的大門,立即恭敬地回答著楚飛揚的問話。

微點了點頭,楚飛揚淡然開口,“準備好,本王一會乘坐!”

說著,楚飛揚便返身走進楚相府,朝著夢馨小築的方向走去。

“表嫂,這件小衣服可真是可愛,將來穿在孩子的身上,定是惹人憐愛!”還未踏進正屋,裏麵便已傳出夏侯安兒驚奇的聲音,從半開的窗子往裏望去,隻見雲千夢端坐在座椅上,細細地看著丫頭們拿過來的花樣,而夏侯安兒則是高高舉著一件粉色的小衣衫,極其興奮地說著。

見夏侯安兒如此開心,雲千夢抿嘴一笑,打趣道:“安兒這般喜歡孩子,不如早日嫁人,這樣就能早日生下孩子!”

聽著雲千夢的話,夏侯安兒立即放下手中的小衣衫,瑩白的臉頰上浮現一抹紅暈,帶著一絲嬌羞地偎到雲千夢的身邊,不依道:“表嫂就愛取笑我!”

“你表嫂可沒有取笑你,安兒若是有心儀的人,可定要告知表哥,表哥就算是五花大綁,也定會把他帶到你的麵前!”楚飛揚跨步走進內室,附和著雲千夢的話開口,婦唱夫隨地毫不開心。

“見過王爺!”屋內的丫頭們見楚飛揚進來,紛紛行禮。

夏侯安兒則是撅著雙唇不攙和到這對夫妻的議論中,隻是卻不由自主地撫上自己的手腕,心頭浮上那雙邪魅卻冰冷的笑眼……

“今日身子可好些了?孩子可有折騰你?”楚飛揚越過圓桌落座在雲千夢的身邊,細細地詳端著她的臉色,口氣無比緊張地問著。

這樣的問話,卻是惹笑了雲千夢,為楚飛揚倒了一杯清茶,這才開口,“才不過一個半月的身孕,反應還不大,不莫要擔心了!今日怎麽這般早回來?我聽說,你收下了辰王送來的賀禮?”

可顯然楚飛揚並未因為月份小而放下擔心,隻見他從衣袖中掏出當時從聶懷遠處拿來的注意事項,微皺眉頭認真的看著前三個月應當注意的事情,隨後又耐性地詢問著一旁的丫頭們,今日雲千夢的吃食和行動,這才放心地點了點頭。

“這些你不是都爛熟於心了嗎?怎麽還隨身攜帶?”雲千夢看著他手上那一疊已經皺巴巴的宣紙,有些不解地問著。

那一日楚飛揚帶著自己從榮善堂回來後,便日夜熟背上麵的內容,每日一早還會在院中朗誦,早已是熟記於心,怎麽還隨身攜帶著,竟還時不時拿出來翻看,當真是比她這個做母親的人還要用心。

楚飛揚則是收起宣紙,端起茶盞輕抿了一口,淡然地開口,“溫故而知新!注意的事項太多,自然要時時翻看,免得把每個階段的注意事項弄混淆了!”

說完,楚飛揚站起身,從衣櫃中拿出一件素色披風搭在手臂上,隨後扶著雲千夢起身,為她披上披風。

“我們這是要去哪裏?”不解地問著楚飛揚。

“去富貴堂!給孩子打造一些小手鐲,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小心翼翼地扶著雲千夢往外走去,楚飛揚輕柔地回答著她的問題。

見楚飛揚已經想到那麽遠,雲千夢隻能失笑地搖搖頭,目光看向夏侯安兒,問道:“安兒也一同前去吧!整日呆在相府中,怕是無聊吧!”

聞言,夏侯安兒眼神頓時一亮,立即起身來到雲千夢的身旁,輕輕扶著她一同往外走去。

三人上了馬車,車夫駕著馬車平穩地往長街駛去。

馬車內,夏侯安兒興奮地掀起車簾,一雙美眸緊盯著外麵的景致,時不時地指著有趣的事情說給雲千夢聽著。

“我已讓聶懷遠開了止吐的方子,若是開始孕吐,便讓米嬤嬤按照方子煎藥,喝下去便會好些,免得你受累!”楚飛揚輕摟著雲千夢,交代著事情。

雲千夢心中自是暖暖的,隻是想到又要喝藥,不免皺起眉頭,抬起眼眸懇求道:“我身子很好,不必喝藥!”想她來到西楚便整日喝藥,當真是喝怕了,可不願再聞那難聞的藥味!

“聽話,否則孕吐吃不進東西,受罪的還是你!”楚飛揚卻是耐心的哄著她,心中則盤算著一會回去讓聶懷遠把湯藥製成藥丸,這樣豈不兩全其美?

“沒想到向來隻笑不語的表哥,竟也有這般婆婆媽媽的時候!”看著雲千夢露出皺眉討饒的模樣,而楚飛揚卻是誘哄著她吃藥,夏侯安兒放下車簾,打趣地開口。

楚飛揚聽之,卻是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樣,笑意盈滿眼眶,周身散發著祥和的氣息。

“王爺,富貴堂到了!”此時,車夫出聲提醒著裏麵的三人,同時小心翼翼地挺穩馬車,停靠在人流極少的地方,免得雲千夢下車時被人撞到。

待車子完全挺穩,楚飛揚這才扶著雲千夢走下馬車,三人一同踏進富貴堂。

隻是,剛走進富貴堂,卻看到錢世子妃領著婢女正從三樓的廂房內走出來。

見到雲千夢三人,錢世子妃卻是掃了夏侯安兒一眼,隨即麵帶淺笑地款款走下樓梯,對楚飛揚與雲千夢微微福了福身,笑道:“見過楚王、楚王妃!”

楚飛揚並未開口,雲千夢則是看了眼錢世子妃身後的婢女,卻並未看到婢女手上捧著飾品,便也笑道:“真是巧,世子妃可有看到喜歡的首飾?”

錢世子妃則是緩緩站起身,見楚王不屑對自己開口,心頭劃過不悅,臉上卻依舊掛著笑容,對雲千夢開口,“隻是閑來無事進來看看,倒是王爺與王妃鶼鰈情深,出行也是成雙成對!隻不過,看到夏侯公主,倒是有些稀奇!”

錢世子妃話中有話,藏著挑撥離間,先是稱讚楚飛揚與雲千夢的感情深厚,隨後話鋒一轉把後麵的夏侯安兒扯了進來,暗示夏侯安兒意有插進兩人之間的意圖。

尤其此前夏侯族在大殿上公然拒絕瑞王的求婚,若是醋性大的女子,隻怕早已著了錢世子妃的圈套,認為楚飛揚有意娶夏侯安兒。

雲千夢淺笑地看著錢世子妃在自己麵前表演,眼角餘光注意到夏侯安兒在聽出錢世子妃話中意思後略顯怒意的眸子後,淡淡地開口,“本妃比不得世子妃這般賢惠!我們王爺也沒有世子那般博愛!看樣子世子妃這是要回去了,就此別過!”

語畢,雲千夢便打算與錢世子妃錯身而過。

隻是對方卻似乎不願放過雲千夢,隻見錢世子妃腳下的步子微微往後退後一步,擋住了雲千夢的去路,滿麵笑容道:“聽聞王妃有喜了,真是恭喜王妃!”

“多謝世子妃!”對錢世子妃輕點下頭,雲千夢卻沒有執著於眼前的路,反倒是與楚飛揚夏侯安兒二人朝著旁邊的玉器走去,徒留下錢世子妃立於原地。

☆、第二百七十九章

“草民見過楚王爺、楚王妃!”這時,從後院走進大堂的孟掌櫃看到楚飛揚與雲千夢來到富貴堂,立即領著小廝上前行禮,言語舉止間盡是恭敬之意。

“孟掌櫃請起吧!”雲千夢看眼富貴堂內擺設的所有飾品,眼中帶笑地開口。

“謝王爺、王妃!王爺與王妃今日前來富貴堂,是想現買首飾還是訂做首飾?堂內近日剛剛購進了一批玉質極好的玉,王爺王妃可以先行看一看,若是喜歡,讓人打造成玉佩玉鐲等物,可是極其賞心悅目的!”孟掌櫃不愧是京城富貴堂的掌櫃,隻見他雙目微微看了眼雲千夢今日所佩戴的首飾,便知雲千夢素日裏是喜愛玉質首飾居多,這才投其所好地開口提到玉石。

雲千夢看著孟掌櫃看向自己左邊發髻的目光,便知他定是在看自己頭上那支紫玉簪,便笑著開口,“孟掌櫃是行家,王爺與本妃也隻能看個大概,具體的事情還得孟掌櫃把關!”

“照著這上麵的圖案,打造兩對首飾!”而楚飛揚卻在此時從衣袖中掏出兩張紙來,遞到孟掌櫃的麵前淡然開口。

孟掌櫃心中不解,卻是小心翼翼地接過楚王手中的紙打開看了一眼,心中甚為詫異,紙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