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29

母才吃藥整日躺在床上不能動彈。而雲鶴就更不用說,他是最苦的一個人。尚未弱冠的年紀,便要承擔起容家的生計,如今還要想方設法與玉乾帝周旋,家中還有……”

說到這裏,容蓉停了口,沒有再說下去,心頭卻是百般不是滋味。

如今她一走了之,把這個爛攤子留給了自己年邁的祖母與年幼的弟弟,隻怕宮中的容賢太妃也不會有好日子了。

想到這些,容蓉心中怎能不感傷?一切皆是由她而起。可如今她卻為了自己的感情,而把所有的事情丟給了別人。

思及此,容蓉抬起頭看向齊靖元,眼中的冷靜褪盡,美眸中蒙上一層迷茫,帶著一絲不確定地問著齊靖元,“我們這樣對嗎?若非當初我救了你,就不會有今日的一切。”

她依舊是宮中的容貴妃,容家至少在短時間內是安全的,至少她能夠撐到雲鶴長大成人,而不至於陷入如今進退兩難的境地。

齊靖元豈會不清楚她心中的矛盾?早在普國庵時,他便知道了她的猶豫,容家在她的心中占據了極大的分量,要想將容家從容蓉的心中剔除,那是不可能。

微挑眉梢,齊靖元斂去眼底的戾氣,帶著絕無僅有的溫柔與耐心,緩緩開口,“傻丫頭,你想讓我說幾次,即便四年前你不救我,我亦會把你搶過來。我知道,容家對你是特別的,我也會盡量保護容家。”

見齊靖元竟為了她插手西楚的事情,容蓉半斂起眼眸,用長卷的睫毛擋住眼底的目光,輕柔地點了點頭,“我隻是擔心雲鶴會因為我的事情做傻事。”

那日自己睜開眼看到站在床頭的雲鶴時,便已發現他神色間的轉換,這樣深沉的神色如一名老謀深算的老者,卻出現在容雲鶴的眉宇間,讓容蓉擔心不已。

“容家與楚家走得近,相信他不會出太大的差錯!”齊靖元替她理了理微亂的發絲,把她抱得更緊。

以前隻能遙望的人,如今如願地被他抱在懷中,齊靖元心頭感動不已。能夠這般光明正大地摟著容蓉,是他的一個夢,一個走了整整思念的夢,如今這個夢實現了,他卻沒有真實的感覺,唯有緊緊摟著她,才能告訴自己,他終於真正擁有她了。

見她身上蓋著的薄被滑下肩頭,齊靖元生怕會有冷風灌進馬車內,立即伸手替她拉上,目光浮現淺笑,有些感歎地開口,“我現在倒是有些感激齊靖暄!當初若不是他在射獵大會上找人埋伏暗算我,讓我受了傷,逃到容家的酒樓中,隻怕還不能這麽快遇到你!”

聞言,容蓉眼底泛出一絲笑意,滿足地閉上眼,順著他的話緩緩開口,“當年祖母為了培養我,才帶著我前去北方巡查店鋪。卻不想在那裏,竟然救了渾身是傷的你!幸得你逃到了容家的酒樓,否則以齊靖暄的能力,你若是前去普通的店鋪,隻怕早已被他找到了!”

說到此,容蓉卻有些慶幸容家皇商的身份,若非有西楚朝廷的保護,齊靖暄豈會給容家麵子?隻怕就連容家酒樓的小二都會被他殺掉。

心頭微微歎出一口氣,對於‘皇商’的頭銜,容蓉心中始終是矛盾的。‘皇商’的身份,葬送了容賢太妃的一生,而自己卻也沒有逃過宮中爭鬥的厄運。

可容家卻又是因為這個身份,在西楚經商時得到了許多便捷,也鮮少有盜匪會明目張膽打容家的主意。

柳眉輕擰了下,容蓉的唇邊不禁溢出一抹苦笑,在心中告訴自己,過去的已經過去了,以後的她既是西楚人,也是北齊人,莫要沉浸在往事中,為了容家為她所做的犧牲、為了楚王夫婦的肝膽相照,她也應當活得更好。

漸漸舒展開眉頭,容蓉淺笑開口,“當初你的態度可是極其差的,生怕我會害你,還曾拿著劍指著我的脖子,不讓我靠近一步。”

“當初我正從皇宮搬到太子府,齊靖暄為了向父皇展現對皇弟的關愛,便派了十名美女送到太子府。因此,在我心中,女子越美便越危險,更何況,你是這般美好,容不得我不這麽想!誰人能知,你竟是西楚容家的大小姐,而大小姐竟會出現在一個小鎮上!”齊靖元眼底劃過一絲無奈,心頭卻是慶幸自己當初身受重傷,否則隻怕早已失手殺了容蓉!

“是啊,第一次見到你,渾身是血,可是卻凶神惡煞,滿身的戾氣,眼底盡是防備,對於靠近你的人恨不能以命搏命,真是可惡至極!”窩在齊靖元的懷中,容蓉卻從薄被中伸出右手,覆上他環住她身子的雙手,與他十指相交,不離不棄。

“可惡至極?”可齊靖元卻在聽完容蓉對他最初的評價後,挑起了一邊的眉頭,眼底的柔和頓時轉化成了可惡,低頭看向容蓉,卻發現她緊閉著雙目,可唇角的笑意卻是掩不住的泛出臉頰,讓齊靖元忍不住的低頭在她的臉頰上印下一個輕吻。

“你……”沒想到齊靖元竟會這般做,容蓉頓時睜開雙目,眼底有著淡淡的羞澀。

可齊靖元卻是抬起手,輕撫她依舊紅腫的臉頰,低喃道:“這個仇,我定會替你抱的,絕對不會讓你受了委屈!蓉兒,此次前去北齊,你直接與我一同回太子府!盡管齊靖暄的眼睛盯著太子府,可除了太子府,我不放心任何地方,我不能在看著你在遠處,出現危險時我卻力不從心!”

容蓉抬起頭來,凝視著齊靖元泛著認真的眸子,心知他定是對這次的事情心有餘悸,而自己離開了西楚便無處可去,不跟著他又能去哪裏?輕輕地垂下眼眸,容蓉輕柔地答了一句,“好!”

“這就好!接下來的事情,就全權的交給我吧!我會讓他們血債血償!”重新把容蓉摟入懷中,齊靖元微斂的眼眸中射出極寒的光芒。

辰王府。

“屬下見過王爺。”寧鋒接到消息,快速回到書房找到辰王。

江沐辰正在研究著書桌上放著的西楚地圖,聽到寧鋒進來得聲音,才緩緩開口,“起來回話。出了什麽事情?”

寧鋒站起身,微抬起眼眸看了辰王一眼,開口回道:“回王爺的話,事情已經開始準備。”

江沐辰聽之,微微點了點頭,擱在桌上的手指輕敲著桌麵,銳利的目光卻是掃過地圖上的西楚疆土,將所有的城池牢牢地記在了腦海中,心中翻過所有的事情。

“太妃在皇陵過得還習慣吧,皇上的人可有為難太妃?在吃食上有沒有苛刻太妃?”頓了頓,江沐辰開口問起元德太妃。畢竟是自己的母妃,辰王不可能不關心,更何況,元德太妃還是因為他才抗旨前去皇陵的。

“回王爺的話,太妃暫時一切安好!”寧鋒快速地回道。

聽完寧鋒的回答,辰王點了點頭,目光自眼前的地圖上轉向寧鋒,正要開口讓寧鋒下去準備其他的事情,卻發現寧鋒還杵在書房內,雖然半低著腦袋,但他心中明顯是藏著事情。

“還有什麽事情?”能讓寧鋒這般猶豫不決,恐怕與自己有關。江沐辰收起地圖,全副精神集中在寧鋒的身上,等著他回答自己的問題。

寧鋒心頭正矛盾著要不要把此事說出來,可他心中還未下定決心,辰王淩厲的目光已經掃向了他,讓寧鋒不得不硬著頭皮開口,“王爺,方才得到消息,說是楚王妃有喜了。這會子,輔國公府、容府、雲相府都趕著去道喜了。”

語畢,寧鋒立即閉上了嘴,隻因這書房內的溫度瞬間降了下來,想來定是王爺聽到楚王妃有喜後動怒了。

隻是,江沐辰的情緒卻沒有當著寧鋒的麵發泄出來,隻聽到他冷淡地吩咐道:“前期的事情好好準備,到時候按計劃進行,不得有誤。”

“是。”寧鋒趕緊應下,隨之退出書房出去準備。

殊不知,他前腳剛離開院子,書房內便傳出一陣瓷器被打碎的聲響。

------題外話------

水土不服中,皮膚過敏,吹風後頭疼想嘔吐,身體差的人傷不起……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主子,聽說楚王妃有孕了!”客棧內,黑衣人向中年男子稟報著最新打聽到的消息。.

隻是中年男子在聽完他的稟報後,卻隻是盯著樓下川流不息的人群,並未有任何的反應,讓黑衣人一時間迷茫不已。

若非楚王與楚王妃前去幽州,主子又豈會被迫流落他國?可楚王一家卻喜事連連,不但順利的解決了楚培的事情,沒有牽連到楚南山以及楚家,就連那楚王妃也有了身孕。可為何主子半點反應都沒有?仿若有孕之人是旁人一般。

“是嗎?”中年男子依舊盯著樓下的人群以及過往的車輛,表情冷淡,聲音冷然,讓人揣測不出他此時心中的想法。

“消息準確,此時西楚京城各大家族已經都得到了消息,前去楚相府道賀了,主子,這楚王妃有孕,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一個孕婦行動不便,咱們若是劫持了他,還怕楚王不聽從我們的嗎?”黑衣人心頭暗自焦急,卻不能違背自家主子,隻能在旁邊建議到,希望主子能夠聽進心裏去。

‘啪!’而此時,中年男子卻突然用力關上了目光,窗棱拍打之聲驚得黑衣人心頭一緊,頓時抬起眼眸看向自家主子,心中揣測著自己方才說錯了什麽話,惹得主子這般不高興。

中年男子收回視線,轉而看向自己的手下,目光中劃過一絲冷光,隨即冷笑道:“你以為楚王是吃幹飯的?你當那楚王妃是紙糊的?那楚王妃,比之你我更會算計人,如今有了身孕,隻怕會更加小心,你以為她是咱們隨意能夠接近的人?”

雲千夢若是這般好算計,當初他們的計劃也不會泡湯,更不會被楚王等人倒打一耙,落得如今這般田地。若此時自己對雲千夢動手,隻怕楚飛揚就算是傾盡所有的力量,也會毀了自己。而自己手上如今的力量卻不足以與楚飛揚對抗,以卵擊石的作法,則是最蠢的,他還沒有笨到在此時對雲千夢下手。

“這幾日寒澈與曲長卿有沒有再提審楚培?”暫時放過雲千夢的事情,中年男子低聲開口問著楚培的事情。

“據我們打聽到的消息,楚培一案已快要結案,寒澈與曲長卿也曾幾次前去楚王府詢問謝氏等人,我們的人幾次想接近楚王府,可惜楚王府守備森嚴,其中暗藏不少機關,王府內還有不少侍衛,想要夜探楚王府,也是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大人,一旦楚培的案子結案,楚培定會受到玉乾帝的懲罰,屆時是生是死,隻怕就難說了。更何況,楚王似乎對自己的父親半點情分也沒有,否則豈會任由新上任的寒澈審問自己的父親?”心中豈能不急?他們來到西楚京城已有不少的時日,可打探的消息卻極其有限,有關於楚王府以及楚相府更是難以接近,如此下去,他們也不過是在浪費時間罷了。一旦楚培被玉乾帝處斬,隻怕……

“哼,楚飛揚若是對楚培沒有半點父子之情,又豈會想方設法為他脫罪,那謝家雖然犯了朝廷的禁忌,又有誰能說那不是楚飛揚拉來為楚培背黑鍋的?你看看他沒有一同處置幽州的官員,也是在賣那些官員麵子,讓他們守口如瓶,等於是變相的幫了楚培!總歸是一家人,胳膊肘豈能往外拐的?你再去打聽,買通獄卒,我要見楚培一麵!”既然楚王府行不通,那也隻能從楚培這邊下手。

“是!”黑衣人再次看了麵色冷寒的主子一麵,腦海中劃過一抹方才屬下稟報的一件小事,隨即走上前,在中年男子耳邊低語了幾句。

“此事當真?”隻見中年男子聽完此事,臉上浮現詫異之色,眼底屆時震驚,隨後卻又覆上得意的笑容。

“當真,是我們的人親眼看到的!咱們每日盯著楚王府與楚相府,雖不知這兩府裏麵的具體事情,但對兩府中眾人的出行卻了如指掌!楚王妃在被診斷出有孕那日,曾在半夜與楚王出行前去西楚皇宮,隻是在皇宮外的事情咱們卻沒有打探到,也不敢太過於接近皇宮,免得被楚王的人發現!之後他們一同去了聶懷遠的榮善堂!而第二日,西楚皇宮便傳出容貴妃被賜死的消息。”雖是不起眼的事情,可往往越是小事,越容易找出錯處。

而中年男子聽完稟報,眼底的算計越發的濃重,嘴角的笑意漸漸揚起,心中早已有了腹案。

“你先下去辦事吧!”揮手讓黑衣人退下,中年男子的心中卻是反複地推敲著整件事情。

楚相府。

“王妃,辰王府派人送來了諸多賀禮,這些該如何處置?”這幾日,各府的道賀絡繹不絕,夫人小姐們均是紛紛登門道喜,雲千夢亦是拖著身子一一接應,最後楚飛揚心生不快,深怕雲千夢累著,便謝絕了所有上門的賓客。卻不想,今日辰王府竟在楚飛揚上朝後送來了大批的賀禮。

辰王當初退婚的事情早已傳遍整個西楚,楚相府等於早已與辰王府敵對,可如今辰王竟命人送來賀禮,讓上官嬤嬤心中有些拿捏不準,讓洪管家拒絕辰王府眾人踏入楚相府的同時,上官嬤嬤則是立即趕到夢馨小築,詢問雲千夢的意見。

雲千夢正與慕春等人商量給孩子的小衣衫上繡什麽圖案,聽到上官嬤嬤的話,雲千夢把花樣交給慕春,讓她與其他丫頭商量著決定,自己則是把注意力放在上官嬤嬤的身上,反問了句,“辰王府送來賀禮?”

“是啊,王妃!是辰王府的管家送來的,隻是奴婢並未讓他們進府!”上官嬤嬤恭敬地回答著。

聞言,雲千夢讚賞地點了點頭。

上官嬤嬤辦事極為有分寸,楚相府從不依附任何人,加上楚飛揚與江沐辰之間的各種恩怨,楚相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