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24

,口中吐出一口血來。

“哈哈哈,容蓉,你隻怕從沒有想過,你也會有今日吧?”看著容蓉滿麵脹紅的模樣,皇後大笑起來,從托盤中取出那瓶毒藥,拿在手中輕輕地轉著,“本宮本想賜你一個痛快的死法。可惜你太不識抬舉,居然還敢跟本宮作對,既然如此,本宮也不用太過憐憫你。這是宮中秘製的毒藥,喝下後七竅流血,再美的容顏也會讓人心生懼意。而這毒藥會讓你足足疼上一個時辰,也讓你嚐一嚐心疼難受的滋味。來人,給容蓉灌藥。”

不等容蓉開口,皇後身旁的宮女已走上前,幾人壓著容蓉的身子,迫使她始終跪在地上。那大宮女一手緊緊地掐著容蓉的下顎,強行令她張開緊咬的嘴,把手中的毒藥盡數灌進了容蓉的口中……

“你放心,本宮會送你上黃泉路的。若到時候你僥幸沒死,還有白綾和匕首讓你選擇。”搭著小陸子的手,皇後緩緩坐下,滿目笑意地看著狼狽的容蓉。

“是你在飯菜裏麵下了藥。”容蓉卻隻說出這一句話來。

當初是皇後提出把她關在宗廟,玉乾帝這才順應了皇後的意思,把自己關了起來。

這隻不過是個局,而設局的人便是皇後。

先是在自己的吃食中放了藥,偷偷放男子進了宗廟做出與自己幽會的樣子。自己若是不出聲自救,那此時自己早已**。而出聲的下場,便是被玉乾帝賜死。

皇後恐怕也是許諾了那男子好處,讓他被禁衛軍發現是便自盡,來一個死無對證,而自己此生隻怕都要背上yin亂後宮的罪名,再也沒有翻身之地。

“是又如何?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知道的太多,也不過是平添心頭的怨氣。怒氣多了,可是不容易轉世成人的。有這點力氣想這些事情,不如想想你想投生在什麽人家吧。”皇後欣賞著自己保養得宜的雙手,隨著心情的大好,就連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竟有一搭沒一搭地回答著容蓉的話。

“皇後,我素日與你無怨無仇,你竟這般陷害於我,你就不怕瑤公主遭到報應嗎?”容蓉掙紮著想站起身,可壓著她的幾名宮女均是幹粗活的,手上力道極大,還未等容貴妃直起身子,幾名宮女已用力壓住她的肩頭,拽著她的手臂往後拉,同時按下她的頭,讓她麵朝地上。

“報應?容蓉,且看看你如今的德行,這才是你的報應。本宮不過是替天行道。膽敢yin亂後宮,你也不看看自己的頭上有幾顆腦袋?不過,你也不會是孤魂野鬼,相信去陰曹地府的路上,你的野漢子會等等你的,屆時你們二人便能夠在地府雙宿雙飛。”皇後不斷地摸黑著容貴妃,即便是原先不相信容貴妃會紅杏出牆的宮人,此時也漸漸開始相信這一切了。

眾人均是不相信平日裏高傲孤僻的容貴妃,竟這般耐不住寂寞。更何況,皇上對容貴妃的好,整個後宮均是看在眼中。為了讓容貴妃安心,皇上甚至恩準她前去普國庵為陳老太君祈福,卻不想這貴妃娘娘便是仗著皇上的恩寵,做出這樣不知廉恥的事情。

一時間,所有人的視線全部聚集在容貴妃的臉上,每個人的眼中均是鄙視輕藐,恨不能把這不知廉恥的女子生吞活剝了。

“哈哈哈……皇後,你會有報應的。”容蓉豈會不知皇後反複說此事的用意?奈何這宗廟中均是皇後的人,即便她喊破了喉嚨,也是傳不到玉乾帝的耳中。

容貴妃怒極反笑,絕美的臉上揚起絕望淒美的笑容,羨煞了皇後,卻也讓皇後失了捉弄容蓉的心思。

皇後蹭地站起身,一手恨恨地指著張狂而笑的容貴妃,怒道:“給本宮打,打到她閉嘴為止。”

一眾宮女頓時上前,揮動著手臂、踢動著腿腳,直直往容貴妃的身上打去……

‘噗……’口中再次噴出血來,容蓉麵容痛苦的緊皺在了一起,七孔中緩緩滲出血絲,沿著她細嫩的肌膚慢慢往下流著。

方才蜂擁而上的宮女立即散開,由那名大宮女上前,看到容貴妃已蜷縮著身子倒地不起,臉上青白交加,想必是毒藥發作了。

“皇後娘娘,她怕是不行了。”用力地踢了踢地上的容貴妃,那宮女轉身對皇後稟報著。

“是嗎?這麽快就不行了?”皇後將信將疑地走上前,果真看到容蓉已是滿麵是血,就連耳朵裏麵也流出了血,往日的絕美容顏已變得恐怖嚇人,就連皇後亦是嚇了一跳,拍著胸口趕緊往後退去,不再看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容蓉。

“哼,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這就是不守宮規的下場。”盡管容貴妃痛楚不已,皇後心頭卻沒有半絲的憐憫,反倒是譏諷出口,全然的冷漠。

“娘娘,容貴妃斷氣了!”這時,一名小宮女見容貴妃停止了抽搐,上前一看,人已經斷了氣,嚇得她捂嘴低呼出聲。

“叫什麽叫,不就是死了一個人嗎?有什麽好大驚小怪的?”皇後心頭大怒,自己身邊怎麽竟是些蝦兵蟹將,遇到點事情便一驚一乍的。

“小陸子,你帶人把她用草席裹一下丟去亂葬崗。”皇後冷聲對身旁的小陸子交代著。

然後不放心地看了眼橫屍在地上的容蓉,大著膽子走上前,朝著容貴妃的腹部狠狠踢了一腳,隨即踩在她的身上,陰冷地笑道:“容蓉,本宮對你可是仁至義盡了,還讓人用草席送你去地府。”

說著,皇後突然加重腳上的力道,用力地在容蓉的腹部擦著繡花鞋上的汙垢,“記得下輩子投生的醜點,否則本宮一樣會弄死你。”

語畢,皇後收回腳,領著一眾宮人離開了宗廟。

小陸子送走皇後,招來兩名小太監,三人用草席隨意地將容蓉裹在裏麵,合力抬著來到亂葬崗,將草席往屍橫遍地的亂葬崗上隨便一扔……

------題外話------

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又一村……

☆、第二百七十二章

半夜時分,夢馨小築內響起一聲極小的敲門聲。**

原本已經熟睡的雲千夢與楚飛揚被這陣敲門聲吵醒,楚飛揚起身點亮內室的蠟燭,卻發現雲千夢也跟著坐著了起來。

“你再躺會,我去去就來。”壓著雲千夢躺回床上,楚飛揚抽身離開內室,在門口聽著習凜地稟報。

“派人前去容府通知容雲鶴,他知道該如何做。”說完,楚飛揚轉身進了內室,卻發現雲千夢早已穿戴好衣裙,一頭的墨發也讓慕春給綰了起來。

“何事需要通知容雲鶴的?”迎向楚飛揚,雲千夢眉頭輕擰,隱約中已是猜到定是容蓉出了事情,卻還是在等著楚飛揚的回答。

“皇上方才下旨,賜死容貴妃。”楚飛揚微歎口氣,心知瞞不過雲千夢,隻能說了出來。

“什麽?”縱使心頭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但聽到這個消息,雲千夢心頭大駭,眼底浮上震驚,原以為宮中嬪妃不會放過容貴妃,怎麽會是玉乾帝最先下手?

楚飛揚接過慕春遞過來的披風,替雲千夢披在肩頭,摟著她走出夢馨小築,出了楚相府的偏門,登上馬車。

在馬車中,楚飛揚抱緊雲千夢,這才有心思解釋,“容貴妃被皇後的人發現在宗廟與男子幽會,皇上雷霆大怒,下旨賜死容貴妃。”

雲千夢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容貴妃絕對不是沒有分寸的女子,這一切隻怕是有心之人的栽贓陷害吧。

抬眸看向楚飛揚,見他亦是滿麵的凝重,雲千夢的心情跟著沉了下來……

馬車朝著皇宮的方向奔去……

“王爺,前麵停著容府的馬車。”習凜駕著馬車,待看清前方的馬車後,立即稟報楚飛揚。

“知道了。”楚飛揚卻始終注意著懷中的雲千夢,隻覺她麵色不大好,不知是不是近日吃得少的緣故,正要開口叮囑雲千夢一番,馬車已是漸漸停了下來。

雲千夢自楚飛揚的懷中抬起頭來,對他淡雅一笑,兩人一同下了馬車。

雲千夢這才發現,馬車所停的地方並非皇宮門口,此處距離皇宮正門尚且還有一段距離,更加接近皇宮的後山。

“見過王爺、王妃。”容雲鶴掀開車簾,在看清楚相府的馬車後,立即跳下了自家的馬車,迎著楚飛揚走了過來。

隻是卻不想,緊隨在容雲鶴身後的,竟是前段日子被他們送出城的齊靖元。//

雲千夢抬眼看去,隻見容雲鶴滿麵凝重,眼底更是凝聚著極大的怒意,想必容貴妃的事情定是激怒了他。可是在皇權麵前,又有幾人能夠輕鬆應對呢?

至於齊靖元就更不用說了,滿麵的怒容,渾身籠罩在一片肅殺之氣中,看向楚飛揚的眼眸中更是充滿嗜血的光芒。

“現在宮中情況如何?”雲千夢看向楚飛揚,隨著時間的推移,心中越來越不安,生怕容貴妃有什麽閃失。

楚飛揚目光冷靜地迎向齊靖元,輕摟著雲千夢,一手輕拍她的肩頭,安撫著,“我一會便進宮救人,你放心。”

可這句‘放心’,卻落在齊靖元的耳中……

“放心?你曾經說過多少次讓本宮放心,可現在蓉兒卻出現這樣的事情,楚飛揚,你也不過是一個言而無信的混蛋。”不等雲千夢開口,齊靖元已是開罵。

看了眼氣急敗壞的齊靖元,容雲鶴卻是異常冷靜地對楚飛揚開口,“王爺,我隨你一同進宮。”

如此冷靜的容雲鶴,絲毫不見半點怒意外放,卻讓雲千夢提起了心,心中明白,容雲鶴是越是動怒,卻越發冷靜之人。此時這般平靜無波,但他的心底隻怕早已蓄滿怒意。

楚飛揚也沒有心思在這個時候與齊靖元耍嘴皮子,但對於容雲鶴的要求,他亦是搖了搖頭,冷靜地分析道:“皇上如今已加派人手守護皇宮,咱們去的人越多,反而容易暴露目標。本王熟悉皇宮地形,自然是本王前去較為妥協,你們都在馬車內等著消息。”

“不行。”聽完楚飛揚的分析,齊靖元第一個出言反對。手中握著的長劍已是出鞘,冰冷的劍身在月光下散發出森森寒光,足見齊靖元此時的怒意。

雲千夢卻是安靜地立於楚飛揚的身側,並未在此時發表自己的意見。

楚飛揚的武功高深,熟知宮中的地形,被發現的幾率自然小些。且確實如他所說,如今各方勢力已是一觸即發,玉乾帝自然是做好了各方麵的防備,拖著僅會防身的容雲鶴,的確有很多不方便,若是被抓住,這罪名可就大了。

看到那出鞘的長劍,楚飛揚的眼中亦是閃過寒芒,冷聲道:“太子,我們是去救人的,不是去殺人的!”

“我與你一同前去。”握著劍柄的手已是青筋暴出,齊靖元固執地開口,絲毫不聽勸,眼底已是燃起熊熊怒火,緊繃的身軀蓄勢待發,恨不能立即衝進皇宮。

楚飛揚看眼心急如焚的齊靖元,對雲千夢囑咐道:“夢兒,你在這裏等著,我留下習凜保護你。”

“王妃可去容府的馬車內。”容雲鶴開口,卻很快解釋道:“祖母也來了。”

雲千夢知道事不宜遲,當機立斷道:“我去陪著陳老太君,你自己小心。”

說著,雲千夢深深地凝望了楚飛揚一眼,自己率先走向容府的馬車。

“一切交給你了。”楚飛揚看眼容雲鶴,心中明白,即便是容雲鶴自己受傷,他也不會讓夢兒受到傷害。

“放心。”慎重地點了點頭,容雲鶴牽過兩匹馬交給楚飛揚與齊靖元,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暗夜中。

“老太君,身子可好些了?”坐進馬車內,便見陳老太君閉目坐在裏麵,隻是從那緊皺的眉頭便知,她的心中定是擔憂著容蓉。

“勞王妃惦記,老身身子還算硬朗。”話雖如此,可陳老太君的臉色卻微微發白,愁眉緊蹙的模樣更讓此刻的她看起來十分疲倦。

“容小姐定不會有事的,老太君應當要相信齊太子。”陳老太君的為人,雲千夢是知曉的,便也不轉彎抹角,直接提到齊靖元,相信陳老太君定會明白。

聽出雲千夢話中的安慰,陳老太君淡淡一笑,眼底卻是掩不住的疲憊,重重歎出一口氣,心頭微微發疼,卻沒有隱瞞心中的感受,慢慢與雲千夢交心,“是我害了蓉兒。當初就不該為了一個皇商的名頭,答應讓蓉兒進宮。如今弄得這般境地,苦的還是蓉兒。”

商場上的悍將,今日也不過是一名為容蓉操心的祖母而已。

雲千夢心頭亦是不好受,看著齊靖元與容蓉的感情**折折,即便兩人情深似海,可中間卻隔著千山萬水,想要在一起是多麽不容易的事情。更何況,如今玉乾帝聖旨一下,也不知此時宮中情形如何,飛揚與齊靖元可千萬要在事情發生時趕到呀!

雲千夢握住陳老太君的手,安撫道:“老太君,有句話叫做‘苦盡甘來’,不經曆一番寒徹骨,哪來梅花撲鼻香?或許,容小姐此次是因禍得福呢。”

聞言,陳老太君看向這位年輕的楚王妃,難怪孫兒當初那般喜愛這楚王妃,她身上的確擁有一股朝氣,那股不服輸的勁頭,放眼整個西楚,再也找不出第二位來。

想到自己的孫女,陳老太君則是深深地歎息出聲,方才馬車剛使出容府,那北齊的太子便鑽了進來。看到他那滿身殺氣的模樣,陳老太君便明白了一些事情。

“那就借王妃的吉言了!”陳老太君也知既然事情發生了,自己在此擔心也是徒勞,唯有安心等待。

雲千夢嘴上寬慰著陳老太君,心口卻是越發的沉重,事出突然,誰也沒有想到玉乾帝會就這麽對容貴妃下手,他以容貴妃婦德有失作為借口下旨賜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