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24節

  “寒相,您…您就行行好!我爹爹大病初愈,又長途跋涉自幽州趕回京城,身子極其的虛弱,豈能被關進那黑暗潮濕的刑部大牢?更何況,聽說刑部大牢內可是時常有囚犯被毆打虐待致死,我們實在是不放心爹爹去那種地方!寒相,您行行好,就讓爹爹呆在楚王府內,有爺爺的信譽做擔保,爹爹是絕對不會逃離的!”此時,楚潔也來到楚輕揚的身邊,加入到勸說的隊伍中,隻希望寒澈能夠網開一麵,讓楚培能夠呆在楚王府中!

  尤其說此話時,楚潔的目光尤待畏懼的看了曲長卿一眼,似是把曲長卿當作洪荒猛獸,嬌小的身子猛地一抖,畏畏縮縮的往寒澈的身旁靠去……

  “楚小姐可真是多慮了!自曲尚書接管刑部以來,便沒有囚犯被毆打虐待致死的事件發生!況且,如今刑部大牢內已是整頓一新,並非楚公子楚小姐認為的那般髒汙不看!”說話的同時,寒澈腳步微微往後退去,不著痕跡的避開了楚潔的接近,繼而接著開口“況且,楚培此刻乃是朝廷的欽犯,豈有讓欽犯待在楚王府的道理?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個道理,想必各位都是懂得的,豈有楚培犯錯卻搬出老楚王當作擋箭牌的?”

  寒澈的話冷靜異常,亦是帶著一絲凜冽,而他閃躲的動作更是落在曲長卿的眼中,讓曲長卿不由得對這位新上任的左相有了一些正麵的看法!

  楚潔見寒澈竟躲開了自己的碰觸,一時間有些惱羞成怒,隻是此時還有曲長卿在場,即便她心頭再動怒,亦不會當場發作,隻能忍下這口惡氣,緩緩低下頭做出女兒狀,免得被人看去她眼底的不悅!

  “這麽說來,寒相是不肯通融了?”雙目微微眯起,楚輕揚的眼底顯出一絲狠色,口氣亦是帶著幾分威脅!

  “楚公子,本相這是在執行皇上的聖旨,你可以為了親情而抗旨不尊,但本相卻沒有理由違抗皇上的聖旨!還請楚公子莫要為難本相與曲大人!楚培,走吧!”不再與楚輕揚楚潔廢話,寒澈直接點名楚培,隨即與曲長卿相繼走出書房,等著楚培自己走出來!這也算給楚南山最大的麵子!

  “夫君!”謝氏見兒子女兒均不能讓那寒澈收回心意,心頭一陣著急,便緊緊地拽住楚培的衣衫,不願看他離去!畢竟,這刑部尚書可是雲千夢的表哥,誰知雲千夢會不會從中搗鬼而讓曲長卿折磨楚培?

  “爹爹,我立即去求爺爺,讓他救您!”楚輕揚沉思半晌,終於還是開口說出這句話!

  “不必!”而楚培卻是出聲製止兒子的衝動,隻見他走近楚輕揚,低聲道“遇事莫要驚慌失措,你一旦方寸大亂,那便是輸了!爹爹授你棋藝,便是希望你在任何的情況下均能夠保持冷靜的頭腦,莫要因為這樣的小事而驚慌!那寒澈方才也已說明刑部大牢的現狀,我即便是進去,隻怕不到萬不得已,曲長卿也不敢對我用刑!你們隻消照顧好自己便可!但千萬記住,隻能呆在這楚王府中,其他地方萬萬不可亂去!”

  最後一次叮囑,楚培在看到麵前三人點頭後,這才緩緩的點了點頭!

  “寒相,走吧!”一腳踏出門外,楚培隻看向寒澈開口說道,隨即率先走向楚王府的大門!

  “娘!”楚潔看眼遠去的楚培,眼圈驟然一紅,一頭紮在謝氏的懷中默默流淚!

  而謝氏雖有流淚卻是用帕子緊緊地捂住了雙唇,免得被楚培聽到讓他牽掛!

  楚輕揚雙目微紅的看著父親遠去的身影,垂在身側的雙手早已是緊握成全,心頭的恨意正無邊的擴散著!

  如今的刑部大牢,經過曲長卿幾個月的整頓,已變得明亮整潔!

  大牢內時常通風,每一個牢房內均是擺上了床具與被褥,雖然簡單卻是幹淨整潔!

  寒澈與曲長卿看著楚培走入牢房後便坐在床上不再開口,兩人囑咐獄卒好生看管,這才離開大牢!

  “今日真是辛苦寒相了!”曲長卿拱手對寒澈道!

  “曲大人客氣了!寒某也隻是奉旨行事!今日天色已晚,寒某還要回宮向皇上述職,便先行一步!至於楚培一案,待咱們整理好手頭的資料,便可開堂審理!”寒澈雙目清明的看向曲長卿,口氣比之對楚輕揚,似是緩和了許多,亦是親切了不少,更沒有在曲長卿的麵前自稱‘本相’!

  隻是,這樣的轉變卻是讓曲長卿有些不解,始終有些不明這寒澈到底是誰的人?說他不是玉乾帝的人,他卻在明知玉乾帝有意讓百官誤解的情況下應下了審理楚培的事情!而說他是玉乾帝的人,可他的種種表現卻又讓人懷疑?而偏偏這樣的他還曾經在辰王府住過一段時日!

  好一個謎團重重的寒澈,當真是讓人捉摸不透,隻不過,日久見人心,不管他現在隱藏的多好,也總有露出狐狸尾巴的一日!

  “寒相有要事要忙,下官自然不敢阻攔!待下官整理出所有的供詞,便請寒相過來審理此案!”曲長卿則是朝寒澈拱手道,待寒澈騎馬離開刑部後,他這才轉身走進平日辦公的大堂!

  “王爺!”走進大堂,果真間一道紫色身影立於堂內,曲長卿行禮道!

  “寒澈走了?”楚飛揚緩緩轉身,淺聲問著!

  “是!”曲長卿則是果斷的回答著,隨即把方才在楚王府發生的一切盡數講了一遍!

  語畢,曲長卿便不再開口,而是等著楚飛揚的指示!

  楚飛揚卻是含笑的聽著曲長卿所說的種種,仿若楚輕揚對他的詬病並未造成任何的幹擾,隻是在曲長卿說完後淡然出聲“楚培此時在牢中吧!”

  “是!已經收押!”

  楚飛揚微點了點頭,隨即抬腳走出大堂,朝著大牢走去!

  “開門!”曲長卿緊跟在楚飛揚的身後,見他有意想見楚培,便命獄卒打開牢門,自己則是領著其他人走出大牢!

  聽到開鎖的聲音,楚培閉著的雙目緩緩的睜開,卻見楚飛揚一身親王服走了進來,看著楚飛揚意氣風發的模樣,楚培勾唇冷笑道“王爺怎麽屈尊降貴的前來這刑部大牢?難道就不怕這裏的晦氣沾染上身?”

  麵對楚培的譏諷,楚飛揚卻是淡然以對,對於這位他應該稱之為‘父親’的男人,卻幾乎不存在與楚飛揚的記憶中,因此對於他的冷嘲熱諷,楚飛揚則是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看來曲大人把刑部打理的很好!若是早幾個月,這刑部可是髒亂不堪,令人作惡!”淡淡的說出這句話來,楚飛揚雙目四下掃了牢房內的擺設一眼,眼底對曲長卿露出一抹讚賞!

  聽到楚飛揚這般說,楚培原本便壓抑著怒意的心頭,更覺怒不可赦!

  隻見他立即從床上站起身,臉上的冷笑頓失,雙目射出濃烈的恨意,咬牙切齒道“楚飛揚,你就是這般對待自己的父親?看到這牢房中尚且還有一張床,便覺得自己可以放心了嗎?”

  “那麽父親認為本王應該如何做?父親又是如何報答爺爺的養育之恩的呢?”楚飛揚卻是輕車熟路的反唇相譏,含笑的眼眸中折射出冰冷的光芒!

  “養育之恩?哼,就因為他的散漫,我錯失了登上皇位的機會!這也是養育之恩?你果真是與他一樣,一樣的散漫,一樣的沒有進取之心!”一聲冷哼,楚培說出自己心頭對楚南山的不滿!

  卻不想,他的話音還未落地,四周的溫度卻是驟降!

  楚培轉目看向楚飛揚,卻見此時的楚飛揚麵若寒霜,目若寒星,周身隱隱然縈繞著一股寒氣,隻見他雙目緊盯著楚培,一字一頓的開口“這世上沒有任何一樣東西重要到值得你去玷汙爺爺對你的父愛!”

  ------題外話------

  今日姐姐家小孩百日宴,偶吃啊吃的,吃到下午!

  本想下午碼字,結果有人失戀,好吧,偶成了知心姐姐,聊啊聊,聊到了晚上!

  楚王妃-正文 百第二百四十四章

  聽到楚飛揚竟用極寒的聲音說出這句話,楚培原本滿含怒氣的臉色驟然一變,泛白的臉上劃過一絲愕然,亦是沒有想到楚飛揚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好看的小說:侯爺的失寵夫人:帝妃在側TXT下載!

  ‘這世上沒有任何一樣東西重要到值得你去玷汙爺爺對你的父愛!’

  腦中反複的旋轉著楚飛揚這句既含有指責又帶有抱不平的話,楚培半晌才回過神來,隻是當他想繼續與楚飛揚進行辯駁時,卻發現楚飛揚已是離開了大牢!

  “王爺!”見楚飛揚走出牢房,曲長卿則是立即迎上前,卻隻是輕喚一聲,並未對於楚培的事情進行評價與議論!

  見曲長卿盡量避免談及楚培,楚飛揚心中亦知此次玉乾帝的確給曲長卿出了一個難題!若是對於楚培的案件判得過輕,那麽曲長卿便會被冠上包庇的罪名,但若是下重手重罰,亦是不好向自己交代!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