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23

軍的注意,幾名禁衛軍站在大殿門外詢問著裏麵的情況。

可容蓉被人捂著雙唇半點聲音也發不出,而那男子發現容蓉竟還有力氣打落東西後,捂著她的那隻手便更加用力了,手掌緊緊地按壓在容蓉的臉上,已是按出了五道手指印。

而另一隻手則更加肆無忌憚地摸著容蓉的身子,容蓉隻感覺那手已是穿入了自己的裏衣,正解著她肚兜的繩子,向來冷靜的眼中頓時浮現出焦急,若是任由此人再這麽胡作非為下去,隻怕自己今日定要了。

“娘娘,您還好吧?”容蓉雖被罰到宗廟,可她畢竟還是貴妃,與禁衛軍男女有別。

盡管殿內的聲響引起禁衛軍的懷疑,他們卻也不敢隨意的亂闖進來,萬一驚擾了容貴妃,屆時皇上怪罪下來,隻怕他們是吃不了兜著走。

“再敢弄出聲音,老子殺了你!”那男子聽到外麵的禁衛軍還不死心,原本摸著容蓉身子的手驟然掐住她的脖子,在她耳邊低聲恐嚇著。

殊不知,容蓉連死都不怕,又豈會被他的威脅嚇到?

手中的木錘瞬間朝著前麵的空地扔去,木錘幸運的打在大殿的柱子上,又發出一聲極大的聲響。

外麵的禁衛軍終於發覺到殿內的不尋常,幾人合力推開殿門,眾人手中的燈籠立即照亮了黑漆漆的大殿,卻看到一名男子竟壓在容貴妃的身上,兩人竟打算在宗廟內行男女之歡。

一眾禁衛軍頓時傻了眼,就連跟著跑進來的太監宮女也是紛紛麵麵相覷,不知該作何反應!

“快……快去通知皇上……”領頭的禁衛軍隻覺自己已是滿頭大汗,隻能對身後的宮女太監低吼道。

那些個宮女太監哪裏還敢在此逗留,若是被皇上知曉他們看到容貴妃偷人的場麵,隻怕會滅了他們的口。

容蓉一看眾人跑出去稟報玉乾帝,一顆心頓時一沉,麵色瞬間慘白了起來。想要開口為自己辯解,可她的意識卻已經漸漸脫離了理智,竟在眾人的麵前昏厥了過去。

“抓住他!”那名騎在容貴妃身上的男子見事情敗露,頓時放開容蓉想要從後門逃走,卻被幾名禁衛軍團團圍住,欲生擒了他。

見無路可逃,那男子竟轉頭深情地看向沉睡過去的容貴妃,滿含柔情悲痛地開口,“蓉兒,我們來世再見!”

語畢,他竟是朝著一名禁衛軍衝過去,快速地拔出那禁衛軍腰間的佩劍,抹脖自盡了。

“這……”幾名禁衛軍麵麵相視,卻是不知該如何善後,尤其此時容貴妃竟還暈厥了過去,他們若是在大殿內長久待著,似乎不合規矩。

幾人猶豫間,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隻見玉乾帝攜同皇後從後宮匆匆趕了過來。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看到宗廟內竟充滿血腥味,一名男子渾身是血倒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而容貴妃卻是衣衫不整地躺在大殿內,玉乾帝眼底頓時燃起怒火,直直地衝著那幾名禁衛軍吼道:“讓你們守護宗廟,你們就是這麽蘀朕辦事的?”

玉乾帝的吼聲,讓皇後心口一跳,目光看向殿內,立即被裏麵的場景給嚇住了。

撲麵而來的血腥味讓皇後以帕子擋住鼻口走了進來,麵色難看地立於玉乾帝的身旁,卻沒有在此時開口。

幾名禁衛軍見玉乾帝前來,亦是滿麵蒼白地跪倒在玉乾帝的麵前,其中一人頂著玉乾帝的壓力開口,“回皇上,此男子是偷偷從後門潛入宗廟的,卑職等人發現廟內有些異常,便推門進來巡查,不想這男子竟……竟……”

說到這裏,那禁衛軍自然不敢把方才看到的景象說出來,一時間急得滿頭大汗。

玉乾帝亦是看出他的猶豫,忍著心頭的怒意對身後的一眾奴才喝道:“除了皇後,其他人都給朕滾出去!”

此言一出,所有宮人紛紛快速地退出了殿宇。

“說!”低吼聲再次在宗廟內響起,玉乾帝隻要看到容蓉那被人扯開的衣襟便怒火中燒,恨不能拔劍立即殺了她。還說沒有紅杏出牆,如今這野漢子都已經尋進了宮中與她私會,自己倒要看看容蓉這個賤人醒來後還有何話可說。

“卑職們進來時,那男子正坐在容貴妃的身上,兩人欲行男女之事!容貴妃見事情被卑職等人發現,便嚇暈了過去,而那男子則是自盡了!自盡前,竟還對著容貴妃喊著,說……說來世再見!”語畢,那禁衛軍不再言語,隻是額頭上的冷汗卻是一顆顆地滴在麵前的地上。

殿內一片死寂,就連皇後手心亦是出了不少冷汗,而玉乾帝卻是緊繃著一張臉,隻是那雙射向容貴妃的眸子中卻帶著強烈的恨意。

“皇上……”皇後小心翼翼地出聲,可玉乾帝卻依舊死盯著躺在地上的容蓉,讓皇後不禁皺了下眉頭,輕咬下唇瓣,再次勸道:“皇上,妹妹隻是一時糊塗!況且,這男子已死,咱們在死無對證的狀況下可不能冤枉了妹妹,萬一這是旁人設下的圈套,皇上若是就此懲罰了妹妹,那她豈不是太冤枉了?”

說著,皇後便想上前碰觸玉乾帝,卻被玉乾帝大力的拂開。

“冤枉?哼!朕才是真正的冤枉呢!朕可真是傻瓜,指望著她能在宗廟靜心思過,可她呢?然明目張膽的在宗廟內做男盜女娼的事情!好個容蓉,這個賤人有何冤枉的!”玉乾帝一雙極怒的眸子似乎要把容蓉生剮了般,眼中的恨意已不是皇後幾句輕描淡寫的勸慰便能夠熄滅的。

更何況,皇後的話看似在為容貴妃說情,實則卻是在火上澆油。

“皇上,您息怒啊,保重龍體要緊!怎麽說,妹妹也是容家的人,您不能不顧大局啊!”皇後被玉乾帝拂開,身子微微搖晃了幾下,待站穩後又立即出言規勸著玉乾帝,希望他能夠忍住,莫要因為一時的怒氣而影響了大局。

“皇後,朕就把這個賤人交給你了,在朕的聖旨送來之前,你好好的蘀朕看住這個賤人!你們幾人,把這屍首拖出去喂狗,看著狗把他盡數吃幹淨才準回來!”語畢,玉乾帝再也不想呆在宗廟內,憤然轉身領著餘公公等人離開了宗廟。

“臣妾恭送皇上!”皇後朝著玉乾帝遠去的背影盈盈一拜,隨即在宮女的攙扶下款款站起身。

冷目看著那幾個禁衛軍把男子的屍首抬走,草草讓人衝洗了下宗廟內的血跡,待殿內的血腥味消散了些,皇後這才重新踏進宗廟,看著孤零零一人躺在冰冷地上的容貴妃,眼中止不住的露出得意的笑容。

一回到上房,玉乾帝便在聖旨上寫下幾個潦草的大字,隨後憤怒地扔掉手中的毛筆,舀出玉璽蓋在聖旨上,把聖旨扔在餘公公的懷中,命令道:“把這個給皇後送過去!”

餘公公打開聖旨匆匆掃了一眼,神色頓時大變,滿目驚慌地看向玉乾帝,顫抖著聲音問道:“皇上,這……”

“還不快滾?”卻不想,玉乾帝此時誰都不想看到,不等餘公公開口便已發怒。

餘公公無法,隻能收起聖旨,滿目愁容的重新返回宗廟。

“奴才叩見皇後娘娘!”見皇後立於殿內,餘公公立即上前行禮。

“餘公公,皇上的聖旨呢?”皇後可是記著玉乾帝離開時所說的話,便出言問著餘公公。

“請皇後娘娘過目!”餘公公自然不敢多話,趕緊掏出袖中的聖旨遞給皇後,但人卻沒有離開。

見狀,皇後眼底劃過一絲不悅,她身旁的宮女則是立即上前,推著餘公公出了宗廟,隨即命人關上大門,拒絕所有人進入。

------題外話------

容姐姐的事情快要結束,最近有點小虐,但結局是美好的,嗬嗬,所以大家輕拍!

☆、第二百七十一章 賜死貴妃

餘公公被關在殿外,卻也知如今容貴妃已是戴罪之身,且皇上把此事全權交給了皇後,他也不便再多管閑事,踮起腳尖從窗棱中看了眼裏麵的狀況,隨即便轉身離開了宗廟。

“來人,給本宮把這個賤人潑醒!”坐在宮女們搬來的太師椅上,皇後冷笑地看著狼狽的容蓉,聲音輕柔地開口。

“是,娘娘!”那宮女半低著頭,從小太監的手中搶過木桶走向容蓉,一桶冰涼刺骨的冷水照著容蓉的臉上便倒了下去。

即便容蓉睡得再沉,一桶水傾瀉而下,也把她給驚醒了。

“咳咳咳……”不小心吸進了不少的冷水,容蓉劇烈地咳嗽了起來,一手捂著自己的唇,一手撐著地麵慢慢坐了起來,卻看到大殿內燭火通明,四周站滿了太監宮女,而皇後則是坐在不遠處,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盯著她。

“容貴妃接旨。”皇後欣賞著容貴妃滿身的狼狽,心情無限的舒暢,卻厲聲開口。

容蓉被潑得渾身是水,即便此時是夏日,但夜晚山上寒氣重,依舊能見她的身子微微發顫。聽到皇後的聲音,容蓉身子虛軟地站起身,隨即抬起眼眸,已經恢複了理智的眸子帶著驚人的洞察力,讓皇後心頭一顫。

“容貴妃,見了皇後娘娘為何還不趕緊來見禮?”皇後身旁的宮女見容蓉徑自立於牌位前,立即出聲喝道,言語間沒有半絲的尊重之意。

容蓉雙目清冷地盯著不遠處的皇後,發現此時宗廟內站著的盡數是皇後的親信,容蓉心中早已明白到底是怎麽回事。

皇後見容蓉竟直直地盯著自己,那雙帶著冷芒的眸子讓皇後心中一緊,捏著聖旨的雙手不禁微微縮緊,強硬地上前一步,帶著一絲囂張道:“容蓉接旨。”

聽到皇後高呼的一聲,容蓉目光微轉看向她手中拿著的聖旨,再看向地麵上那一大灘尚沒有幹涸的血跡,眼中劃過一絲譏諷,冷笑著走上前,倨傲地開口,“臣妾見過皇後娘娘。”

說著,容蓉雙手輕提裙擺,儀態萬千地朝著皇後跪拜了下來,盡管此時她身形狼狽,可天生的威儀卻讓眾宮人心頭發怵,隻覺這容貴妃當真是端莊尊貴。

皇後卻最看不得這樣的容蓉,明明是自己的手下敗將,卻還擺出一臉不服的模樣。尤其現在容蓉雖然渾身是水,發髻淩亂緊貼在臉頰上,身上衣裙早已破爛不堪,卻依舊難掩她的天生麗質,更是讓皇後心中暗恨不已。

不等容貴妃開口,皇後已將聖旨交給身旁的小陸子,讓他念出來。

“奉天成命,皇帝詔曰:貴妃容氏,德行缺失,有違宮規,賜死!”短短三個形容詞,便把容貴妃盡數的否決,更是無情地處死。

隻見容蓉本就慘白的臉色瞬間變成灰白色,眼底劃過一抹震驚,雙目轉向滿麵得意的皇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反問道:“臣妾不明,臣妾做錯了什麽,皇上竟要下旨賜死臣妾?”

“容蓉,白綾、毒酒、匕首,你自己選一樣吧!”皇後欣賞著容貴妃眼底強忍的難過,心情忽而大好,揮手讓後麵的宮女捧上三樣東西,任由容貴妃選擇。

“臣妾不服,臣妾要見皇上,臣妾是被人陷害的。”可容貴妃卻無視皇後的話,徑自開口,說到最後一句話,容貴妃清亮的眸子瞬間射向皇後,意有所指。

“想不到處事冷淡的容貴妃,在將死之時也會害怕。你雖然有著天仙美貌,可也不想想這宗廟是什麽地方,豈容你放肆?敢在宗廟與男子幽會苟合,就算滅了容家,也不為過。死到臨頭,你居然還想狡辯,難道不怕本宮稟明皇上說你抗旨不遵嗎?若想拖地整個容家與你一同滅亡,你倒是可以試一試!”皇後對容貴妃好一陣冷嘲熱諷,絲毫不放過任何能夠打擊容貴妃的機會。

容蓉本就把生死看得極淡,否則在普國庵也不會打定主意咬舌自盡,可此時聽到皇後談起容家,容蓉眼神瞬間一變,方才的震驚轉化成了擔憂,手撐著地麵想站起來,可早有宮女立於她的身後,強壓著她跪在地上。

“皇後,你假公濟私,膽敢對本宮動用私刑,皇上饒不了你。你既然口口聲聲說本宮與男子幽會,你為何不讓本宮前去麵聖說清楚此事?你是不是心虛了?”皇後人多勢眾,容蓉卻隻有一人,此時唯一能夠威嚇皇後的隻有玉乾帝,容蓉想要自救,自然是要拉出玉乾帝當作擋箭牌。

‘啪’。

皇後卻是在聽到容貴妃的話後,猛地衝上前,朝著容蓉的臉甩了一巴掌,打得容蓉臉往右邊偏去,嘴角頓時流下血來。

“本宮乃正宮皇後,手掌後宮嬪妃的生死。你區區一個貴妃,居然敢對本宮叫囂,你活得不耐煩了?若非皇上親眼看到你和那奸夫苟合,皇上又豈會下旨賜死?你當真以為你這漂亮臉蛋能夠蒙蔽所有人?”皇後並不急著讓容蓉立即去死,看著向來自詡高貴的容蓉跪在自己的腳下,皇後心頭竟湧上一股快感。

塗滿丹蔻的左手用力拽起容貴妃一頭如雲的秀發,迫使她抬起頭看向自己,看著容貴妃素來精致的臉上此時竟是紅白黑交錯,皇後眼底瞬間浮上得意之色,右手高高舉起,毫不憐惜地朝容蓉的臉上煽去。

‘啪啪啪……’一陣陣手掌接觸肌膚的聲響在寂靜的宗廟中響起。

隨著皇後手掌的落下,容蓉的臉上快速的紅腫了起來,細嫩的肌膚更是隱隱滲出血來。

容蓉卻是個硬脾氣,即便是知道自己今日難逃一死,卻依舊不肯鬆口求饒,目光冷傲地看著遠處,任由皇後發泄私欲。

皇後打了一盞茶的時間,自己氣喘籲籲地停了手,身旁的宮女立即上前扶住她,讓皇後能夠喘口氣。

可皇後哪裏會放過這麽好的機會,抬起一腳朝著容蓉的心口踢去。

容蓉身子哪裏受得住這樣的力道,整個人往後倒去,重重地摔倒在地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