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23節

  一悲一喜,大起大落,讓容雲鶴方才蒼白的臉上漸漸有了血色,隻見他死寂的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雙手撐著扶手猛地站起身,抓著聶懷遠的肩膀焦急道“真的?當真?這麽說,祖母有救了?”

  而餘公公則也是緊跟著站起身,有些狐疑的開口“聶大夫,你隻是大夫並非道士,又是如何看出老太君隻是邪風侵體,而不是病痛引起的?”

  聶懷遠自是知曉餘公公不會相信自己的話,便淡然一笑,繼而開口反問道“那麽請問公公,若不是邪風侵體,那為何太醫院所有的太醫均診斷不出老太君的病因?若不是因為邪風侵體,老太君為何隻是昏睡,而並無其他明顯的症狀?我們身為醫者,自然不會相信鬼神之說,可這世上的事情卻是很難說的!並不是因為我們不相信,有些離譜的事情便不存在!老太君這樣的症狀,便足以說明一切,也讓我有足夠的自信下此診斷!況且,容貴妃與容賢太妃不也是前去普國庵為老太君祈福嗎?餘公公若是不相信草民,大可請普國庵的九玄師太為老太君作法,看看草民的診斷是否正確!”

  說完,便見聶懷遠背起藥箱,打算離開!

  “等等!聶大夫,既然你篤定老太君是邪風侵體,那不知該作法幾日,才能讓除去小鬼,老太君清醒過來?”一聲低喝,頓時阻止了聶懷遠往外走的步伐,餘公公眼中帶著一絲陰沉的開口!

  淺淡一笑,聶懷遠微微側過半個身子,緩緩開口“餘公公,草民隻是一介醫者,又豈會懂得那些鬼神之說?您應該問精通此道之人,而並非草民!容公子,草民告辭!”

  此時的容雲鶴卻已是自老太君還有救的診斷中回過神來,眼底隱隱浮現一抹笑意,立即客套的走向聶懷遠“聶大夫請!”

  說著,兩人便留下餘公公一人走出靜心居!

  “當真是有驚無險!”走出靜心居,聶懷遠這才抬起衣袖擦了擦鬢發間的冷汗,有些後怕的開口,說話的同時依舊不忘往後看去,謹慎的態度讓容雲鶴淺笑了起來!

  “懷遠兄,此次多謝了!”容雲鶴已是恢複了往日的模樣,隻是向聶懷遠的道謝中,卻是真摯無比!

  見容雲鶴笑了起來,聶懷遠也不由得跟著淡笑著,隨即有些感慨的開口“幸而昨夜習凜前來榮善堂告知我,今日宮中會有人前來接我前去容府,讓我隨機應變!否則,隻怕我一時半會還不能理解你的用意!”

  “這次多虧了王爺!此事說來話長,日後我再向懷遠兄詳細說明!”見容府內人來人往,容雲鶴重新擺出方才那番焦灼的模樣,低聲對聶懷遠解釋著!

  “這是自然!那餘公公可不是簡單的人物,那雙眼睛老道精明,你可要小心,莫要露出了破綻!”見已是到了容府的大門口,聶懷遠小聲的叮囑了容雲鶴一句,這才拱手與容雲鶴道別,獨自背著藥箱走回榮善堂!

  站在容府的門口看著聶懷遠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眼前,容雲鶴轉身,卻見餘公公已是走了過來!

  “公公,您這是要回宮了?”迎上餘公公,容雲鶴淡聲開口,神情之中卻含著淡淡的悲痛之色!

  餘公公見容雲鶴這般模樣,便開口寬慰道“容公子請放心,老太君定會沒事的!奴才這就回宮回稟皇上,還請容公子放寬心!”

  “一切便仰仗公公了!”容雲鶴恭維著餘公公,親自送著他上了馬車,見馬車走遠,這才招手讓肆兒靠近,在他耳邊吩咐著事情!

  皇宮中!

  “皇上!”餘公公趕回宮中,走進上書房,見玉乾帝坐在龍案後批閱奏章,則端著一碗燕窩走上台階,低聲開口!

  “回來了?事情辦的如何?聶懷遠的結論是什麽?”玉乾帝奮筆疾書,筆尖上的赤紅朱砂隨著他手腕的擺動而落下一筆筆大氣磅礴的禦批!

  餘公公看著玉乾帝落筆的速度與力度,不由得吞了吞口水,隨即把手中的燕窩擱在龍案一角,這才穩住心神地開口“回皇上的話,聶懷遠方才已經仔細為陳老太君診斷過,隻不過,他斷言陳老太君此番會這樣並非病痛所致,而是……而是……”

  宮中雖然也信奉鬼神之說,但此時在玉乾帝的上書房大談這樣的事情,其實是大不敬的,餘公公的話隻說了一半,便雙膝跪在了玉乾帝的麵前,心頭不禁懊惱,早知如此為難,倒不如把聶懷遠帶進宮,讓他親自對皇帝說明!

  “你這是怎麽了?”眼角餘光瞄到餘公公那害怕的神情,玉乾帝放緩下筆的速度,抽空掃了他一眼,語帶不悅的開口“有什麽事情不能說的?竟這般吞吞吐吐,耽擱了朕的時間,有你好看的!”

  “皇上息怒!奴才該死!”猛地朝玉乾帝磕了個頭,餘公公撐在地上的手握成拳狀,這才下定決心的開口“回皇上,聶懷遠斷言陳老太君是邪風侵體,而並非病痛所致!說她這樣藥石無效,唯有請人作法!”

  ‘啪’一聲,玉乾帝手上的毛筆被他狠狠地丟在龍案上,那原本已經書寫到一半的批語因為墨汁的灑落而模糊了一片!

  而玉乾帝則是轉目瞪向餘公公,怒道“一派胡言!”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上書房內伺候的宮人們紛紛下跪!

  “回皇上,奴才也不相信聶懷遠所言!可他卻反駁奴才,為何太醫院的太醫對於陳老太君的病均是束手無策,而老太君除了昏睡之外,太醫們的確沒有診斷出其他的病因,這的確是十分的奇怪!或許……”說到這裏,餘公公不由得咽了幾口口水,見玉乾帝並未繼續發火,這才重新說道“或許,他的推斷是正確的!皇上,不如咱們請宮中的法師前去容府,或許能一探究竟!”

  玉乾帝滿麵怒容,隻是在聽完餘公公的話後,卻是陷入深思之中!

  隻見他左手托著下顎,雙目半眯,危險的氣息緩緩自體內散發出來,隻是卻讓人揣測不透他此時的想法!

  “哼!既然如此,就照你所言,讓法師好好的探測一番,朕倒要看看這容府到底什麽樣的鬼,竟敢在天子腳下作祟!若是鎮壓不住那小鬼,朕親自前去容府,看看朕這條真龍能不能壓製住那小鬼!”眼底閃過一絲狠毒,玉乾帝冷笑開口!

  “是!”沒想到玉乾帝竟是這般容易便應下了這個要求,餘公公隻覺劫後餘生,立即擦了擦頭上的冷汗,隨即站起身悄聲退出殿內前去準備此事!

  楚王府!

  曲長卿與寒澈一同來到楚王府,在管家的帶領下來到楚培居住的院落!

  “楚培,請隨我們前去刑部大牢!”寒澈拿出玉乾帝的聖旨宣讀,隨即與曲長卿交流了下眼色!

  “夫君!”“爹爹!”

  楚培的身影還未動,便見謝氏帶著楚輕揚與楚潔匆匆趕來!

  三人直接奔至楚培的身旁,眼中含淚的不願讓楚培離去,謝氏更是轉目看向寒澈與曲長卿,請求道“兩位大人,可否不帶我家夫君前去刑部?我夫君隻是被人所連累,他不該受到這樣的對待!況且,這是楚王府,老楚王為西楚立下汗馬功勞,擁有無上特權,豈能這般對待他的子嗣?”

  聽到謝氏這般說道,曲長卿眼底則是劃過一絲厭惡!

  老楚王的確是為西楚立下了汗馬功勞,先祖帝也的確曾經讓老楚王擁有許多無上的特權!

  但這一切均是屬於楚南山的,與他的子嗣沒有絲毫關係!

  就連捍衛西楚疆土而在戰場浴血奮戰的楚王也不曾動用過自己爺爺的特權,楚培又有何資格打著老楚王的幌子而動用那些不輸於他的特權?

  更何況,楚培此次所犯之事已是構成殺頭大罪,而楚王念在父子之情上已是在朝堂上為他據理力爭,此時他的夫人竟然還想動用那些特權,當真是讓人不齒!

  楚輕揚見沒有人搭理自己的母親,眉頭猛然一皺,便衝到寒澈與曲長卿的麵前,質問道“想必是楚王遞的奏折吧!他真是好兒子啊,為了讓自己在朝中樹立好形象,竟這般對待自己的親生父親!這樣做,他就不怕寒了我們這些親人的心嗎?幽州的事情也是他調查的,隻怕其中還有冤案!寒相,您今日既然站在楚王府,想必皇上已把此事交給您,希望您能夠秉公處理此事,還我父親一個清白!”

  楚輕揚字字句句均在指責楚飛揚,進而弱化了楚培所犯的錯!

  而他心中亦是明白曲長卿曾經是楚飛揚的部下,如今曲家與楚家又是聯姻,曲長卿的心向著誰不言而喻,否則玉乾帝也不會派來寒澈協助曲長卿審理此案!

  因此,楚輕揚便利用這個空隙打算攻下寒澈,隻要寒澈傾向於他們這邊,想必事情還是有轉圜的餘地的!

  寒澈看這義憤填膺的楚輕揚,心中自然清楚這是對方在使用攻心術,隻是這樣汙蔑自己的大哥,看來這楚輕揚心中定是十分的嫉恨楚飛揚,否則豈會在曲長卿的麵前說出這番話來?或者,這也是楚輕揚破釜沉舟的計策,唯有這樣不怕得罪人的舉動,才能喚起他心中的正義感,進而順著楚輕揚話中對楚飛揚的攻擊,在查案時注重尋找楚飛揚的過錯,而放過了楚培的錯處!

  好一個楚輕揚,盡管名不見經傳,卻已是有了這樣的手段與心機,若是他投身官場,隻怕又是一個老奸巨猾的人物!

  “夫人、小姐、公子,不必如此!若楚培實屬冤枉,皇上自會還他一個清白!但若這一切均是你們的栽贓嫁禍,小心禍從口出!”寒澈麵色平靜,神色嚴肅,出口的話並不偏袒任何一方,隻是如實的說出辦案的正常步驟!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