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22節

  “可是,在下這醫館也是離不開人,公公何不請太醫院……”聶懷遠看眼排隊的長龍,有些為難的開口!這麽多的病患自然更為重要!

  見聶懷遠似有推脫之意,餘公公立即上前一步,麵色肅穆道“聶大夫,這可是聖旨!”

  聞言,聶懷遠不禁皺起了眉頭,沉思半晌後,這才招手叫過一個小藥童,交代了接下來的事情,便對餘公公拱手道“既然是聖諭,草民自然是遵循!隻是不知是哪一位貴人病了,不知宮中太醫可有診斷過?”

  見聶懷遠已是點頭同意,餘公公不禁滿意的點了點頭,隻是想起太醫的診斷,卻又是沉下了臉色,對聶懷遠做了個請的姿勢“還請聶大夫先行上車,我自會詳細的說給你聽!”

  順著餘公公的手勢看去,隻見門外的確已是停著一輛馬車,聶懷遠接過小藥童遞過來的藥箱背在肩上,麵色沉穩的踏出榮善堂,上了馬車!

  “真是辛苦聶大夫了!”與聶懷遠一同坐進馬車內,餘公公麵色柔和的開口“此次生病的則是容府的陳老太君!老太君這病也是奇怪,已是病了許久,宮中太醫前前後後去了無數次,均是診不出個所以然來!皇上又是極其寵愛容貴妃的,便想到了聶大夫,讓我來請聶大夫前去為陳老太君看診!”

  聽餘公公這般說,聶懷遠已是明白到底是何事,難怪返回京城的路上,容雲鶴總是顯得有些鬱鬱寡歡,恐怕與陳老太君的病情有關吧!

  “聶懷遠身為醫者,自當盡力醫治陳老太君!隻是不知此時太醫可在容府,方便在下一會與他們討論老太君前期的病情!”暗暗的隱下心頭的了然,聶懷遠沉著開口問著!

  “這是自然,皇上已讓幾位太醫前往容府,同時還允許太醫把老太君的藥方等攜帶出太醫院,便是為了方便聶大夫看診!”滿意聶懷遠配合的態度,餘公公笑著開口!

  “皇上真是厚愛老太君!”既然餘公公已是把玉乾帝誇讚為明君,聶懷遠則也是跟著附和了一句!

  見聶懷遠這般開口,餘公公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這是自然!尤其如今容貴妃為了陳老太君已是前去普國庵,皇上又是這般寵愛貴妃娘娘,自然是不希望娘娘傷心落淚的!”

  “是!”低低的承接了一句,聶懷遠不再開口,隻見他一手掀起車簾,目光明亮的望向馬車外,人聲鼎沸的長街上人潮湧動,可又有誰能明白宮妃的痛苦!他便是看透了這一切,這才不願入宮為醫,寧願終生身在市井,也好過那冰冷的宮苑!

  “公公,容府到了!”一陣顛簸,馬車漸漸的停穩,小太監則是出聲提醒著馬車內的兩人!

  “聶大夫,請!”餘公公親自掀起車簾,讓聶懷遠走出馬車,隨後才見他在小太監的攙扶下了馬車!

  ‘噠噠噠……’卻不想,還不等餘公公使喚小太監上前敲門,由遠至近的便傳來一陣馬蹄聲!

  眾人轉頭看去,卻見容雲鶴騎馬疾奔而來!

  “真是辛苦餘公公了!”快速的下了馬背,容雲鶴麵色寡淡的走向餘公公與聶懷遠,與聶懷遠快速相互交換了一個眼色後,這才看向一旁的餘公公,淡然的開口!

  “容公子客氣了!奴才隻是跑腿而已,稱不上辛苦!倒是貴妃娘娘與太妃娘娘辛苦了,竟前去普國庵祈福,這般赤子之心,當真讓人感受!這不,皇上亦是有感於兩位娘娘對陳老太君的用心,命奴才前去榮善堂請聶大夫為老太君診斷,還請容公子行個方便!”餘公公跟在玉乾帝身邊這麽多年,自是見什麽人說什麽話!方才對於聶懷遠則是稍帶強硬,而此時見到容雲鶴,則是嘴甜如蜜!

  畢竟,先不論玉乾帝最近這般的榮寵容貴妃,即便沒有容貴妃,玉乾帝此時還是需要容家在銀兩上的支持的!而容雲鶴作為容貴妃最疼愛的弟弟以及容家實際的掌舵者,多多的巴結自然是有好處的!

  “這是自然!皇上這般體恤草民,我們自是感恩戴德!餘公公請,聶大夫請!”說著,容雲鶴領著餘公公與聶懷遠一同走進容府的大門!

  三人穿過容府精致的花園,來到陳老太君居住的靜心居,一幹奴才頓時放下手中的活計徐徐行禮!

  而此時容雲鶴卻沒有多餘的心思多看他人,此時的他滿心滿眼便是自己的祖母!尤其上次與楚飛揚雲千夢深談後,他心中已是下了某種決心!

  隻見他把餘公公聶懷遠領進靜心居的正屋,立即請餘公公上座,讓丫頭們上茶,這才開口“公公從宮中前去榮善堂,又親自前來容府,真是辛苦公公了!還請公公在此歇息片刻,由我帶聶大夫進去為祖母診斷!”

  餘公公見容雲鶴這般說,卻是立即站起身,笑道“容公子實在是客氣,這點路程豈有勞累一說?奴才也是許久不曾看望老太君了,就與聶大夫一同進去吧!”

  說著,餘公公便放下手中隻喝了一口的熱茶,率先走進內室!

  而他身後的容雲鶴卻利用這個空隙,與聶懷遠交換了一個眼色,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傳達給了聶懷遠!

  隻見聶懷遠滿麵的驚愕與詫異,隻是轉瞬間便已是隱去了這所有的表情,卻是再次抬眼看了容雲鶴一眼,卻發現容雲鶴麵色沉穩冷靜,深思熟慮的模樣讓聶懷遠知曉他的認真程度!

  而此時,容雲鶴則是再次抬眸看了聶懷遠一眼,眼中帶有感謝之意,隻是未免餘公公起疑心,便掀開門簾走了進去!

  聶懷遠走到床前,則看到往日精神甚好的陳老太君竟是陷入沉睡之中,臉上略顯蒼白,除此之外一如睡著了般讓人察覺不出有何異樣之處!

  “聶大夫,請!”容雲鶴親自從錦被中拿出陳老太君的手腕,讓聶懷遠把脈,而他自己則是寸步不離的守在床前,眉頭微皺的盯著床上的祖母!

  聶懷遠立即放下肩上的藥箱,伸出右手搭在陳老太君的脈搏上細細把脈,內室中除去幾人的呼吸聲外,便再無他想!

  餘公公看眼床邊的三人,方才的疑慮則是瞬間打消!

  容雲鶴方才徒留下他在正屋時,一度讓餘公公以為容雲鶴是故意支開自己!可當自己提出看望陳老太君是,對方卻沒有絲毫的反對,想必是自己想多了,容雲鶴那般做隻是尋常的待客之道!

  而如今聶懷遠為陳老太君,他自然不能落看,否則皇上那邊也是不好交代的!

  聶懷遠的手指輕輕搭在陳老太君的脈搏上,隻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眉頭卻是皺的越發緊湊!

  “容公子,請把老太君的另一隻手給在下!”放開已經把過脈的手,聶懷遠低聲開口!

  容雲鶴見聶懷遠如此,眼底不由得浮上濃烈的擔憂,卻是冷靜的依照聶懷遠的把老太君的另一隻手從錦被中拿出來!

  餘公公立於兩人之間,看著容雲鶴依照聶懷遠的話而做,而聶懷遠則在為陳老太君兩手均把過脈後,臉色越發的難看!

  隻見聶懷遠站起身,伸手撐開陳老太君的眼皮,仔細的觀察著瞳孔的渙散程度,最後才站直身子,眉宇間已是染上了一層凝重之色,讓餘公公也緊跟著沉下了臉色,而容雲鶴更是迫不及待的開口問著“聶大夫,我祖母情況如何?”

  聶懷遠抬眼看了麵前的兩人,又見陳老太君仍舊在沉睡中,不由得放鬆了些許臉上的表情,輕聲道“公公,容公子,我們出去再談!”

  兩人見內室中始終有病人,便同時點頭,抬步走出內室!

  “容公子,容府近日是不是沾惹了什麽晦氣的東西?”三人剛剛踏出內室,聶懷遠便小心的問著!

  “晦氣的東西?”容雲鶴不解的轉身,以為聶懷遠是在開玩笑,卻不想落入眼簾的卻是一張極其嚴肅的臉,容雲鶴便皺眉努力的想了半天,卻是一勞無獲的搖了搖頭,誠然的回道“沒有!容府許久沒有辦喪失了!也唯有祖母剛病倒前幾日,府內便有人自作主張想為祖母準備後事!其他均是一切正常!隻是,這與祖母的病又有何關係?聶大夫,不知我祖母到底是何病?為何太醫均是診斷不出,而您卻又問著些與病情無關的事情!”

  見容雲鶴這般開口,餘公公亦是覺得聶懷遠問的有些多餘,便開口催促道“是啊,聶大夫!這與老太君的病情又有何關係?您若還不能下定論,不如先參考下先前太醫的記錄與藥方,或許……”

  “不用!”卻不想,餘公公的提議竟被聶懷遠給否決!

  隻見他在正屋內來回走動數次,神色一次比一次凝重,到最後站定在容雲鶴與餘公公麵前時,更是帶著肅穆之氣!

  “容公子,老太君的病,隻怕藥石無效!”緩緩開口說出這句話,卻如晴天霹靂般讓容雲鶴頓時跌坐在座椅上,餘公公更是長大了嘴巴,臉色變得極其的蒼白!

  有誰能夠想到,這聶懷遠不來則以,一來卻是給陳老太君判了死刑!

  “容公子,你……”容雲鶴的反應讓聶懷遠麵上浮現一絲慚愧,便盡快的說完尚未說完的話“容公子,我的話還未說完!老太君的病雖然藥石無效!但根據我方才的把脈,確定老太君的身子是沒有病痛的,隻怕是老太君被邪風侵體,這才導致老太君這麽長時間來昏迷不醒!”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