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20

不必擔憂!”海王妃笑意盈盈地與吳沁沁閑聊著,目光卻已是轉向坐在吳沁沁前麵的雲千夢身上。

見雲千夢如今依舊是小腹平平,眼中不禁劃過一絲懷疑,嘴角的笑意逐漸轉冷,狀似關心地問道:“楚王妃成親也有好些時日了,怎麽好像還沒有喜事?可是去了一趟南尋累著了?這女子啊,可不能太過勞累,用腦用心過度,便難以受孕!楚王妃出嫁前為了自己的前途勞心勞力,出嫁後又為了楚大人的事情煩心,想必是累到了!”

一番話,明裏聽著是關心雲千夢,暗地裏卻是諷刺雲千夢身為女子不能受孕,且又向眾人點明雲千夢工於心計,想讓所有人排擠雲千夢。

船艙內,出去海王妃,身份最為尊貴的便是雲千夢,聽完海王妃的話,其他的小姐均是低頭默默用著麵前的膳食。

雲千夢卻僅僅隻用著麵前茶盞中的茶水,對於麵前精致的膳食沒有半點興趣,隻見她始終勾著唇角,臉上的淺笑如一抹清蓮慢慢暈染開,刺痛了海王妃的眼。

若不是雲千夢,她的恬兒又豈會遠嫁北齊,如今身邊更沒有一個伺候的人,這一切,都是雲千夢的錯!

“楚王妃怎麽隻顧著笑?不會真被本妃說中了吧!”心頭掀起一股怒意,海王妃再次開口,咄咄逼人的口氣下是滿腔的怒意。

雲千夢右手捏著碗蓋輕掛著碗沿,緩緩開口,“海王妃是海郡王的嫡母,如今海郡王還未娶親,海王妃想必是十分操心吧!雖然海郡王是庶出,可他卻是海王爺的心頭肉,想必這個親事定是十分難舀捏吧!”

雲千夢要麽不開口,一開口便輕而易舉的轉移了海王妃投注在她身上的怒意。

隻見海王妃執著酒杯的手頓時收緊,眼底瞬間劃過一絲陰鷙,臉上的笑容早已是淡的看不出是在笑,聲音透著一抹冷意地接話,“難道楚王妃有好人選?”說話間,海王妃的眼神瞥了曲妃卿一眼,心頭卻是微微慶幸,幸虧這海沉溪沒有與曲家聯姻。

雲千夢正要開口,船卻在此時啟動,漂浮在水麵上始終沒有路麵平穩,船身不禁搖晃了幾下,雲千夢隻覺胸口有些悶氣,便擱下手中的茶盞,待心口的不適消失後,才笑道:“海王妃才是海郡王的嫡母,這樣的問題豈能問本妃?今兒個的天色可真好,本妃先失陪了!”

語畢,雲千夢便站起身,與夏侯安兒、曲妃卿一起走向三樓透氣。

“哥哥?”隻是,卻在三樓看到曲長卿與寒澈。

曲長卿對雲千夢點了點頭,雙方心中均是明白,自從上次雲千夢落水後,她的身邊總有人保護著。而今在海王府,楚飛揚要應對海王辰王等人,這個責任自然就落在曲長卿的肩上。

“曲姐姐,頂層的景色可真是一絕啊!”而隨同她們一同上來的,竟還有寒玉。

曲長卿在聽到其他人的聲音後,神色瞬間警惕了起來,但落入他眼底的卻是一雙亮如星辰的明眸……

☆、第二百六十六章

“曲大人!”寒玉豈會料到會在此處看到曲長卿,想起上次在長街上與曲長卿的接觸,寒玉有些不好意思地縮了縮腦袋。

尤其這曲長卿目光直亮,望之一眼便仿若能夠看透他整個人,但細細接觸過卻不難發現,這男子的心思亦是銳敏異常,想要一眼便看穿他隻怕是極難的。

曲長卿早已注意到這個總是圍繞在自己兩個妹妹身邊的小丫頭,加上方才發現寒澈的異常後,對於寒玉,曲長卿便更加留心注意。

此時見寒玉率先開口,倒是有些出乎曲長卿的意料,腦中亦是憶起上一次的事情,那個咄咄逼人的小丫頭如今看來卻也有大家閨秀的樣子了,隻是這般接近王妃和妃卿,這心思卻值得讓曲長卿盯緊點。

“王妃!”寒澈自是看到雲千夢走上船板,放開扶著欄杆的手,對雲千夢拱手。

雲千夢目光從曲長卿身上收回,看眼始終與曲長卿呆在一起的寒澈,微微一笑,點頭道:“寒相怎麽不呆在一樓船艙?”

“酒味有些重,便上來透透氣!”寒澈退至一旁,始終與雲千夢等女子保持著距離,平淡的目光中隱藏著極深的激動,卻很好的克製住,倒叫人看不出分毫來。

雲千夢心中自是明白寒澈為何如此,表哥自是會擔心自己與表姐,自然會把精力放在她們的身上,如此一來接觸她們的機會便會多些,寒澈便是看準了這一點。至於這寒玉,隻怕也是過來牽線拉橋的,至少不能讓表姐厭惡寒澈。

這對兄妹啊,可真是用心良苦,隻是這樣隱晦的表達自己的想法,按照表姐如今凡事看開的心思,隻怕這輩子都悟不出他們的用意吧。

寒玉上了最後一節木梯,正要朝曲妃卿走去,可曲長卿竟像個木樁子似的杵在她的麵前不讓步,讓寒玉柳眉輕擰了起來,看了看遠處的景致,這隻能開口問道:“曲大人,您也是上來看風景的?”

“不然呢?”卻不想,這曲長卿果真如記憶中一般這般無趣,你不說,我又怎會知曉?開口詢問吧,這人竟是來一句反問,別人又不是他腹中的蛔蟲,又豈會知道他的心思?

裙擺下的雙腳微微跺了下,寒玉突然舉起右手指著遠處的天空高呼,“瞧,大雁!”

可當她收回視線時,卻發現曲長卿連頭都沒有回地緊盯著自己,而自己方才的計謀顯然沒有成功。

“曲大人,能不能請您讓一步?”直到此時,寒玉總算是看出來了,對於曲長卿,唯有直截了當的說出來,否則這人定會與你耗到底,而他偏偏就有這樣的耐心。

隻是,更讓寒玉氣結的,這曲長卿的確是讓了,可當真是按照寒玉的話讓了一步,修長的身子稍稍往後退了一步,僅留半米的空隙讓寒玉通過。

這一次,寒玉的眉頭不再是輕擰,而是緊皺了起來,這男女之別曲長卿應當是知曉的吧。自己若是走過去,隻怕非得與曲長卿擦身而過。

雲千夢早已聽到寒玉的聲音,可等了半天卻不見她過來,站在欄杆處側身往出口處看去,卻見曲長卿與寒玉兩人兩兩相視,隻是兩人之間的氣氛卻有些凝重,倒是帶著一絲較勁的意味在裏麵。

寒澈順著雲千夢的目光看去,眼底閃過一絲詫異,這玉兒到底在忙些什麽?讓她跟著曲妃卿,她倒是跑去與人家的哥哥相互瞪眼。

“玉兒!”輕呼一聲,寒澈打破了兩人間的對峙,招手讓寒玉過來。

寒玉聽到哥哥的聲音,眼底神色一亮,曲長卿則是避嫌的立即往後退了三大步,隔開自己與寒玉之間的距離,隨後裝作沒事般走到曲妃卿的身旁,守著雲千夢三人。

“王妃、曲姐姐,你們不冷嗎?”寒玉走到曲妃卿身邊,雙手搭在欄杆上,乘著山上清涼的微風,卻突然煞風景的問出這句話來。

聞言,雲千夢抿嘴一笑,原本放在遠處的視線漸漸收回,眼角餘光則是掃了眼曲長卿,見他果真麵無表情的立於不遠處,還真是像一座冰雕。

“寒小姐若是覺得冷,就回船內吧!”隻是,雲千夢心中卻是向著自家人的,一句話便回複了寒玉。

隻見小丫頭立即偷偷吐了吐舌頭,雪白的小臉上微微泛起一抹紅暈,轉目看向天邊的雲彩,不再開口。

曲長卿始終注意著寒玉,倒是有些稀奇這丫頭也有安靜害羞的時候,還是王妃有法子,一句話便讓小丫頭閉了嘴。

“咱們上次看時,天色早已黑透,今日這一看,這船外的景致竟是另一番海闊天空!”曲妃卿想起上一次在海王府遭遇的一切,若非有夢兒替她擋著,隻怕當時的她當真是應付不來海王府的牛馬蛇神。

雲千夢卻是注意著身邊每一個人的表情,見曲妃卿提及這句‘海闊天空’,便跟著說道:“是啊,什麽事情,退一步便是海闊天空!”

聞言,曲妃卿便明白了她話中的意思,轉目看向雲千夢,見她正對自己善意的笑著,曲妃卿也不由得展顏一笑,朝雲千夢點了點頭。

而此時,夏侯安兒放鬆的神態不禁戒備了起來,隻見她轉過身,眼中帶著警惕的盯著出口處。

與此同時,曲長卿與寒澈同時轉向出口處,兩人眼底同樣染上點點戒備。

“想不到大家都出來賞景了!”一道略帶陰鬱的聲音傳來,海沉溪獨自一人走上甲板,滿麵淺笑地走近眾人。

“海郡王怎麽也上來了?”曲長卿上前一步,擋住了海沉溪繼續靠近女眷的身影,口氣冰冷、神色肅穆,帶著不容他欺進的凜然。

海沉溪卻也不勉強,徑自走到另一邊,靠在欄杆上,目光含著絲絲冷笑地看著麵前的眾人,突然對寒澈開口,“寒相今日怎麽總與曲尚書在一起?難道是覺得海王府招待不周?方才太子還提及寒相,說皇上總在太子的麵前盛讚寒相的學識,而寒相當初還是從辰王府出來的學子,今日竟又與曲尚書這般好的交情,當真是讓人羨慕!”

海沉溪好生厲害的一張嘴,把寒澈說成了牆頭草,亦是有意讓雲千夢等人看清寒澈的本質。

隻聽著他這般往自己身上潑汙水,寒澈投向日光的眸光微閃,臉上神情卻淡然從容,冷淡道:“太子謬讚了!寒某隻是凡人,隻希望與眾位共事融洽,倒沒有其他的心思!”

這樣的話,辰王早就已經指責過他,寒澈豈會被海沉溪這外人激怒?

隻是,他麵上雖淡然,心中終究是有些在意曲妃卿的看法,目光轉向海沉溪時,卻是悄悄地掃過曲妃卿,見她表情平靜,心頭劃過的卻不知是慶幸還是失望。

“原來你在這裏啊!”一道清朗的聲音卻在此時傳來,隻見楚飛揚滿麵淺笑地登上甲板,朝著雲千夢走了過來,手上竟還拿著一件披風。

而楚飛揚的身後,居然還跟著甩不掉的江沐辰,看著楚飛揚走近雲千夢,為她披上披風,江沐辰臉上的神情便更冷了。

雖是一件輕薄的披風,可披在雲千夢的身上,卻讓她覺得心頭有些難受,便輕蹙了眉頭,對楚飛揚搖了搖頭,輕聲道:“這山風吹著十分舒心,倒不見冷,一會在用披風吧!”

說著,雲千夢徑自取下披風搭在手臂上。

楚飛揚見她似是有些難受,眼中的笑意瞬間褪去,換上一抹擔憂,目光轉向夏侯安兒,卻見小表妹隻是搖了搖頭,表示她也不知情。

“走吧,咱們在海王府叨擾了半日,也該回去了!”楚飛揚說到做到,隨即便見他扶著雲千夢走向樓梯。

“楚王,這晚宴還未開始,您怎能缺席?”海沉溪立即開口,目光亦是帶著刺探地看向雲千夢。

“多謝海郡王美意,隻是本王還有事情,便先行一步了!”說完,楚飛揚便不等海沉溪開口,與雲千夢一同走進船艙。

太子見楚飛揚江沐辰離開,便也緊跟著起身,幾人與海王閑聊了幾句,一眾人等便離開了海王府。

坐在馬車內,雲千夢掀起車簾看眼麵前的海王府,隻覺今日的宴會當真是透著無數的蹊蹺。先不論這海王府眾人均是態度可親,就連方才太子等人先行離開的舉動,也沒見海王多加挽留,如此平常平靜的喜宴中,卻透著讓人揣測不透的詭異,實在是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表嫂,怎麽了?”夏侯安兒也湊過來,從車內往外看去,隻見從外麵看海王府,當真是氣勢宏偉,帶著一絲不容侵犯的尊貴。

“沒什麽,坐好吧!”馬車漸漸滾動了起來,慕春已聽從楚飛揚的吩咐,在雲千夢的身後墊上了厚厚的軟墊,讓她能夠坐得舒服些。

皇宮、宗廟內。

容貴妃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靜心地轉著手上的佛珠,虔誠的模樣不帶一絲雜質。

一道略顯駝背的身影慢慢靠近宗廟,對門外的太監宮女做了個噤聲的動作,隨即推開宗廟的側門,從縫隙中觀察著容貴妃……

☆、第二百六十七章

“餘公公,你這是打哪來的?”守在上書房的門外,皇後宮中的宮女卻看到餘公公微駝著背從外麵走了過來,眼尖地順著他方才走過來的方向看去,那宮女眼神微微一沉,心中已是有些明了。

“沒什麽,這不是快下午了,剛去禦膳房給皇上準備了些點心,你不在皇後娘娘的宮中伺候著,怎麽跑來這裏了?”餘公公隨便找了個借口這宮女的問題敷衍了過去,隨即轉移話題,精明的雙目已是在宮女身上打量了一圈,心下明白了她前來的目的。

那宮女則是笑了笑,緩緩走進餘公公,帶著一絲恭維道:“公公辛苦了,準備糕點這樣的小事,自有下麵的小太監,您吩咐他們即可,何必自己親自跑一趟?”

踏上最後一節台階,餘公公已是滿麵笑容,隻是眼中卻因為宮女的話而顯出不讚同的神情,“這吃進口中的東西,豈是小事?更何況是給聖上吃的,更是馬虎不得!你今兒個過來,可是皇後娘娘那有什麽事情?”

見餘公公死活不承認自己方才所去的地方,宮女心頭冷哼一聲,臉上笑顏如花,把餘公公拉到上書房前方的花壇旁,小聲地問著,“公公,您也知道,自從容貴妃被罰進了宗廟,皇上已經許久沒有進皇後娘娘的宮殿了!娘娘派奴婢前來問一問,皇上今兒個可去娘娘宮中坐坐?娘娘知道皇上大病初愈,特命人準備了不少有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