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21節

  見寒澈接下自己的聖旨,玉乾帝的臉色這才稍稍好轉了些,不似方才帶有殺氣的肅穆,隻是冰冷的雙目卻是再次轉向麵不改色的楚飛揚,隨即開口“楚王方才的折子中,涉及到幾件大事!一則,為南尋一事!楚王依照先前對朕以及朝廷的許諾,成功的收南尋國為附屬國,每年按照楚王與南尋攝政王南奕君所擬定的詔書,向朝廷繳納錢糧稅貢!此乃喜事一件,楚王能夠辦妥,也為西楚南邊暫時除去了一個隱患!朕本應嘉獎楚王,可接下來的事情,卻讓朕有些為難!眾愛卿可為朕想想,朕該如何做!”

  玉乾帝把奏折中唯一一件稱得上喜事的事情最先提了出來,隨後卻又賣關子的詢問百官,讓除了楚飛揚之外的所有人均是一愣,隨即不由得暗暗猜想,到底楚王是做了何事,讓皇上如此的難以抉擇!

  就連辰王、海王等人的目光,也不由得在玉乾帝與楚飛揚隻見快速的轉了幾圈!

  隻是,這些人腦中所想的卻與百官不同,他們與楚飛揚玉乾帝立場不同,派別亦是不同!玉乾帝派楚飛揚去南尋處理事情,一則的確有防範楚飛揚的用意,但此刻玉乾帝的現狀,卻還是要依仗楚飛揚的,否則也不會派他較為信任的楚飛揚前去南尋處理呂鑫惹出的禍事!

  但此刻,在楚飛揚返京後,玉乾帝的態度卻是大為扭轉,隱隱然已顯強硬之勢,更是在朝堂之上表麵上與楚飛揚發生正麵的衝突!

  這一點則是最讓江沐辰與海全在意的!難保這君臣二人不是在聯手做戲給他們看,讓他們放鬆警惕好以趁機除掉他們!

  思及此,海全嘴角的溫和笑意漸漸的淡去了幾分,而江沐辰本就冷然的目光便更加的冰冷,隻是兩人卻並未開口參與到此事中,而是靜觀其變的觀察著如今朝中的走勢與接下來即將發生的變化!

  而寒澈卻因為玉乾帝方才的話,那握著奏折的手微微一緊,半斂的眼眸中射出一抹冷光!玉乾帝已是把事情交由他辦理,此時卻又提起奏折中的事情,看樣子,他不但是想以此逼迫自己站在他的陣營中,更是想讓自己明白,他既然能夠給予自己如今的一切,卻也可以輕而易舉的收走這一切!

  好一個帝王,這番曲折的用意當真是用心良苦!

  “不知還有何事情,讓皇上這般為難!”曲淩傲見滿朝文武均是陷入不安中,便沉聲開口問著!

  隻是,他的問話中卻並未提及楚飛揚,隻是詢問是何事,卻讓玉乾帝原本敲著桌麵的手指微微一頓,沉吟片刻這才緩緩開口“南尋一事與呂鑫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楚王為何隻把楚培帶回了京城,而並未把呂鑫一同帶回來?讓他駐守南尋一事,楚王也並未上報朝廷,難道楚王認為自己能夠調遣朝中所有的武將與軍隊嗎?”

  玉乾帝此言一出,眾人便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心中更是一驚,沒想到楚王手段如此了得,竟把那向來張揚跋扈的虎威將軍留在了南尋,這無疑便是硬生生的砍掉了玉乾帝的一條胳膊,也難怪皇上已有動怒之態!

  楚飛揚見玉乾帝已是等不了讓寒澈調查此事便開始對自己發難,不由得勾唇一笑,談笑間的氣勢依舊是無人能及“皇上息怒!微臣這麽做也是迫不得已!各位均知,西楚州縣之中的駐防軍、城防軍人數均是有著嚴格的控製!一來能夠保衛百姓,抵禦有心之人的反抗!二來則是每個人均是各安其位,不會因為兵力太過冗多而造成百姓與朝廷的負擔!三則也是為了防止各州縣的父母官起了二心!在這樣的情況下,幽州以及其周邊臨城的駐防軍、城防軍則是不能動的!尤其幽州與南尋交界,更是不能隨意的抽動與調派!而夏吉副統領所帶領的三千禁衛軍在前往幽州時便已是折損了兩千多,況且,即便三千禁衛軍均在,以堪堪三千的人馬又如何能夠駐守南尋?加上咱們西楚剛剛讓南尋簽下詔書,若不立即派人駐守,隻怕會給南尋喘息的時機!屆時,咱們要付出的代價可就比現在的要慘烈上幾萬倍!微臣左思右想,這才艱難的決定讓虎威將軍留下駐守南尋!還請皇上能夠體諒微臣為朝廷為皇上著想的這片赤誠之心!”

  一番話,條理分明、字字在理,即便是玉乾帝亦是在這一時半會中找不出反駁的話,隻是那原本微張的五指,卻在聽完楚飛揚的分析後,慢慢的握成了拳!

  而此時,文武百官也紛紛低聲議論了起來,均是對楚王此番舉動認同的點了點頭!

  “情況既然這般的緊急,那當初楚王在上奏收南尋為附屬國一事時,為何不把虎威將軍的事情寫在奏折中?如今北齊依舊是虎視眈眈,而東羽的國力也越發的強盛,楚王讓身經百戰的虎威將軍常駐南尋,豈不是大材小用,損失了我西楚的一員大將?”而這時,辰王卻是冰冷的開口,毫無溫度的目光凜冽的射向楚飛揚,似是想用眼中的冰風刺探出楚飛揚心中的詭計!

  楚飛揚微微側身,含笑的黑眸直射江沐辰冰冷的眼眸,薄唇則是輕輕翻動,說出自己的理由“辰王又豈知本王沒有考慮過此事?可是,這調兵遣將又豈是辰王動嘴說說這般簡單?您可知,調遣一萬人馬,這沿途之中需要耗費多少糧食?這會給沿途的老百姓增加多少的負擔?更何況,南尋國還有一個攝政王坐鎮,區區一萬人馬隻怕還威懾不了善於用兵的他!那麽,皇上至少要往南尋調遣五萬的人馬,這無疑便是增加了國庫的負擔!況且,南尋位於西楚最南邊,而我們的兵力因為去年與北齊一戰,還聚集在北方一帶,這一南一北即便是跑步前進,隻怕最少也要半個月的時間!這半個月內若是發生了其他的變故,這個責任由誰承擔?當然,辰王並未有太多的作戰經驗,自然不能明白時間對於軍情是多麽的重要,這也是能夠理解的!”

  一段話,不但又擋回了江沐辰刁鑽的問話,又是奚落了辰王一番,讓江沐辰麵色一沉,更加讓人不敢直視!

  “辰王沒有與那南奕君打過交道,隻怕不會明白此人的厲害之處!此人文韜武略樣樣精通,若是放在咱們西楚,也定是有用之才!若王爺認為南尋因為簽下了詔書便高枕無憂,那便是大錯特錯了!南奕君之所以這般做,隻是為了南尋的百姓著想,但卻不能因此讓我們否定他本身的能力!這樣一個有本事的人,本王不認為留下呂鑫是大材小用,反倒認為這可以更加鍛煉虎威將軍的心智!”而楚飛揚卻絲毫不畏懼辰王此時難看的臉色,依舊繼續著方才的話題,直到全部說完,這才重新轉過身以正麵麵對玉乾帝,以認錯的口氣開口“皇上,微臣未能事先把此事上報朝廷,還請皇上責罰!隻是,當時皇上的朱批中亦是說明南尋一事由微臣全權負責,微臣便認為可以把虎威將軍留在南尋!卻不想微臣揣摩錯了聖意,還請皇上責罰!”

  說著,楚飛揚便掀起身前的衣擺打算下跪!

  “楚愛卿何必如此!”楚飛揚的膝蓋還未彎曲,大殿上便響起玉乾帝清朗之聲“楚王所想一切均是以朝廷以百姓為出發點,朕怎會為此而責罰於你,快起來吧!”

  “微臣多謝皇上!”而楚飛揚卻也沒有真正下跪之意,他方才已是把利弊盡數分析清楚,若此時玉乾帝還眼睜睜的看著他下跪認錯,隻怕在百官的心中,玉乾帝便成了是非不分、黑白不明的昏君,屆時官心盡失,玉乾帝這個皇帝也就不用做了!

  “隻是,幽州謝家一事又該如何解釋?”此次,玉乾帝臉上並未浮現焦慮怒意,心底的盤算一重高過一重,對於楚飛揚奏折中提到的這幾件事情,有太多的疑點和漏洞,他倒要看看楚飛揚如何一件件自圓其說而不自相矛盾!

  聞言,楚飛揚斂去臉上的淺笑,神色肅穆道“回皇上的話,謝家一案微臣已經審理明白!謝家族長謝英萍與謝府的幾位管事被處於斬首,謝家所有成年男女均是被判處充軍,而尚未成年的孩童,則被施以流放!而其中經過與事情的原委,臣已盡數詳細的寫在奏折中!”

  “這麽說來,謝家一案就隻是謝家一介商賈所為?幽州的官員就沒有一丁點的錯處?朕倒是有些好奇,謝家隻是商賈,何來這麽大的本領,竟能夠獨占幽州所有的玉礦!這簡直就是在侵吞西楚的錢財,這樣可惡之人,楚王居然心慈手軟的隻斬殺了謝家族長與幾名管事,實在是讓朕太失望了!朕若是沒有記錯,楚培續弦的夫人則是謝家之人,據說她此時還在楚王府中,不知楚王打算如何處置她?”緊接著,玉乾帝開始提出第二個讓他為難的事情!

  這些日子一來,幽州玉礦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西楚上下無人不知玉礦即將拍賣一事,也因此知道這幽州謝家乃是曾經幽州最大的玉器商,卻不想,謝家之所以能夠成為最大的玉器商,皆是因為謝家掌握了幽州所有的玉礦!

  百官的目光頓時盡數看向立於大殿中的楚飛揚,隻見那道紫色的背影挺拔頎長,堅毅之氣即便隻是一個背影,卻已是深深的刻在人的腦中揮之不去!

  “回稟皇上,微臣也是深覺此事棘手,便把楚培帶回了京城交由皇上親自審理!畢竟,一來楚培這麽多年管理幽州皆沒有出現大的疏漏與紕漏,微臣前去幽州也看到那邊的百姓豐衣足食十分的安泰!二來,楚培始終是微臣的親身父親,在這件事情上,臣自然是要避嫌!至於謝家一案,臣在奏折中已是敘述的十分清楚,且供詞上也已有謝英萍等人的畫押簽字,是臣與韓侍郎一同審案,親自看他們畫押的!”楚飛揚半斂著眼眸,淡淡的說出謝家的事情!

  “韓侍郎,楚王所言可都是真的?”見楚飛揚提到韓少勉,玉乾帝目光淩厲的轉向韓少勉,嚴肅的問著!

  “回皇上,楚王所言屬實!卻是是微臣與楚王一同審理謝家一案,那謝英萍也的確是點頭認罪的!請皇上稍等幾日,待臣整理出所有的供詞讓皇上過目!”見玉乾帝點名自己,韓少勉則是大步跨出列,朗聲回答著玉乾帝的問題,聲音清朗、態度嚴肅,且讓人聽不出他的政見是偏向於誰!

  見韓少勉如此說,玉乾帝的目光則又看向保持沉默的端王,見他滿麵平靜的立於隊列中,便點了點頭,思索片刻,重新開口“既然如此,那此時便由你與寒相負責,你們二人均是此屆科舉考試的文武狀元,朕欣賞你們的學識能力,也相信你們會辦好此事,莫要讓朕失望!”

  “微臣遵旨!”寒澈與韓少勉同時彎腰回道!

  “刑部尚書!”而玉乾帝的目光則已是轉向另一個目標,緊盯著曲長卿!

  “微臣在!”曲長卿沉穩的站了出來,冷靜的等著玉乾帝開口!

  而看著曲長卿出列,玉乾帝卻沒有立即開口,手指不自覺的又輕敲著桌麵,珠簾後那銳利的雙目則是來回的在楚飛揚與曲長卿身上打量了幾圈,最後才收回視線,緩緩開口“邊疆大吏楚培管轄幽州期間,任由其親屬謝家私自采掘玉礦,即刻起撤去邊疆大吏,收入刑部大牢,擇日審判!至於其親眷,朕顧念老楚王一身為西楚所立汗馬功勞,則格外開恩,準許其呆在楚王府中,但不可隨意楚出府,以備傳召!”

  曲長卿靜心聽著玉乾帝的口諭,半垂的眸子平靜如水卻又隱藏著其他的心思,隻聽見他郎朗開口“微臣遵旨!”

  “曲愛卿與楚王一家乃是姻親,朕本不應把此事交由你做,可你如今是刑部尚書,且這些日子以來的辦案態度亦是公正嚴明,不徇私不枉法,希望在楚培一事上,曲愛卿同樣不會讓朕失望!”而玉乾帝卻又是加了這麽一句話,似是在提醒曲長卿不可因為楚培是楚飛揚父親的身份而另眼相待,卻又是在告訴滿朝文武百官,楚家根基之深,已是涉及到每一個衙門!

  楚飛揚又豈會看不出玉乾帝的心思?皇恩浩蕩之下隱藏的則是無法估量的殺意!

  “微臣遵旨!”而曲長卿的回答永遠是千篇一律的‘微臣遵旨’!這讓玉乾帝不著痕跡的皺了下眉頭,卻沒有再針對曲長卿說其他的話!

  “戶部尚書!”再次的開口,這次點名的卻是曲炎!

  “微臣在!”看了半天,曲炎沒想到玉乾帝會突然點名自己,有些忐忑的從隊列中站出來,掃了眼最前列的辰王,隨即低頭等著玉乾帝的吩咐!

  “幽州玉礦既然是公開拍賣,那麽戶部可有收到拍賣玉礦采掘權的稅銀?”淡聲問著曲炎,玉乾帝的目光則是放在楚飛揚的臉上,但對方依舊是一臉的淡然,始終讓人窺視不到半點內心的想法!

  曲炎則是沒有想到玉乾帝會問自己這件事情,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思索再三,這才小心的回答“回皇上,尚未有幽州的銀子運到戶部!”

  “是嗎?”極淡的聲音,卻是泛著無邊的冷意,玉乾帝收回搭在龍案上的雙手,改而端坐龍椅,雙目神色一凜,冷聲質問道“你身為戶部尚書,豈會連這樣的事情也要朕親自詢問?”

  曲炎心中一陣委屈,豈會料到皇上在楚王那邊吃了軟釘子,竟把氣撒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又是辰王的人,隻怕這回皇上不會饒過他了!

  低著的臉上一片憋屈,曲炎隻能‘撲通’一聲跪下,大喊“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幽州玉礦眾多,想必幽州官衙一時半會還未整理完畢,隻要他們呈報上來,臣一定立即進宮稟報皇上!”

  說著,曲炎上身緊緊的趴在地上,不敢再去觸怒龍顏!

  “皇上,微臣倒是認為此事怪不得戶部尚書!”而辰王卻是破天荒的開口替曲炎說情!

  見素來冰冷無情的辰王竟為一個小小的戶部尚書說情,玉乾帝饒有興味的看向他,冷笑道“他身在其位,卻是不謀其事,就連最基本的事情也不知曉,難道朕不懲罰他,還要褒獎他嗎?”

  一番話,看似是在責備曲炎,卻是在借著曲炎指責江沐辰的不臣之心!

  江沐辰自是明白玉乾帝借題發揮的用意,隻見他麵色冰冷一片,冷肅的掃了曲炎一眼,轉而直視玉乾帝,緩緩開口“皇上忘了,此事本就是交由楚王,應該詢問的也是楚王!戶部尚書始終呆在京城,又豈能在那麽短的時間內知曉幽州的財務狀況?”

  一句話,又把所有的矛頭繞到了楚飛揚的頭上,不等玉乾帝開口質問,楚飛揚便義正言辭道“辰王所言差異!本王隻是全權負責南尋一事!而幽州一事隻是協助韓侍郎!而韓侍郎亦隻是打理幽州的治安,這戶部的事情自然還是在曲尚書的管轄範圍!”

  幾句話,又是把責任丟在了曲炎的身上,又是極其高明為自己與韓少勉撇清了關係!

  卻讓玉乾帝一陣頭疼,這楚飛揚果真是老奸巨猾的人物,明知自己已有拉攏韓少勉的趨向,便攪渾一池清水把韓少勉拖了下水!自己若是在此時責怪他,那連帶著韓少勉也會受罰,屆時端王的立場隻怕也會產生動搖!

  好好好,不愧是楚飛揚,當真是讓人燃燒起與之相鬥的鬥誌!

  江沐辰亦是冷目射向楚飛揚,眼底不悅的神色已是隱隱然有浮現的趨勢!

  “罷了,你起來吧!若是再有下次,你這戶部尚書也不用做了!”心頭惱怒的擺擺手,玉乾帝給餘公公一個眼神,隨即站起身返回後宮!

  “退朝!”一聲高呼聲頓時響起,百官恭送玉乾帝離開大殿!

  “夏吉如今如何?”心頭一團怒火,玉乾帝的步子極其快速的走向上書房!

  “回皇上,夏副統領身子已經好了,如今他已是代替前去普國庵的烏統領在宮中巡查!”餘公公心知玉乾帝今日在大殿上吃盡楚王的釘子,心中定是頗多不甘,便隻能小心的回答著他的問話,免得落得那戶部尚書一樣的下場,屆時可沒有第二個辰王為他說項!

  “是嗎?他倒是舒服,睡了幾個月,一回到京城又突然好了!”猛地停住腳步,玉乾帝雙目半眯,看著眼底的陽光暈染出七彩的光芒,玉乾帝話中有話的冷笑道!

  “皇上,您的意思是?”不敢胡亂的猜疑,且此事涉及前朝一事,餘公公自然更不敢胡亂發表意見!

  “一會你親自去榮善堂,請聶懷遠前去容府,為陳老太君看病!朕倒要看看這病到底是好的了,還是好不了了!”語畢,便見玉乾帝重新抬步,朝著上書房而去!

  而餘公公卻是滿麵的不解,看著玉乾帝的身影滿是疑惑,這皇上莫非是被楚王氣糊塗了,怎麽前一句與後一句竟這般不搭調?

  眉頭狠得皺了一下,餘公公趕緊提起衣擺朝著玉乾帝追去……

  ------題外話------

  親愛的們,國慶節快樂!

  第二百四十三章 繼續萬更!

  榮善堂!

  “下一位!”一道清朗的聲音在略顯吵雜的大堂內響起,一位病患手拿一張藥方站起身,對書桌後的聶懷遠感恩戴德一番後,便見後麵排隊的下一位病患走了過來,對聶懷遠笑了笑,隨即坐了下來!

  “餘公公,榮善堂到了!”一輛宮中的馬車此時則是停靠在榮善堂的門外,馬車外的小太監抬頭看了眼前方匾額上‘榮善堂’三字,確定沒有走錯地方,這才開口!

  “嗯!”一道尖細的聲音響起,便見那馬車內的人掀開車簾,餘公公一身太監總管的衣著走了出來!

  排隊的病患均是對這位出自皇宮的公公好奇不已,隻是更加讓他們好奇的是,宮裏明明有禦醫,怎麽這公公竟又跑來了榮善堂?

  隻見餘公公一掃眼前的一切,隻覺如今榮善堂比之去年瘟疫時還要興旺,眼底不由得劃過一絲讚許!看來這聶懷遠的確有真本領,否則也不會有這般多的病患上門求醫,也難怪楚王這般看中此人,即便是去南尋也要帶著他!

  “你們都在外麵等著吧!”看出這些百姓眼中的詫異,餘公公則是麵不改色的對身後的小太監吩咐道,自己則是抬腳走進榮善堂!

  隻見一股濃鬱的藥香頓時撲麵而來,而聶懷遠則是坐鎮榮善堂大堂內,為排隊的百姓把脈看病!

  “聶大夫,咱們許久不見了!”並未驚動聶懷遠,餘公公輕聲走到他的身邊,待聶懷遠看完手上的這位病患,這才開口打招呼!

  聽到這不陰不陽的聲音,聶懷遠心頭微微一怔,隨即拿過一旁的幹淨帕子擦了擦手,這才淺笑著抬起頭來“原來是餘公公,許久不見!”

  見聶懷遠態度尚且可以,餘公公則是笑了笑,再次開口“是啊,咱們許久不見了!聶大夫這榮善堂當真是生意興隆!可見聶大夫的醫術定是又精進了不少!”

  “哪裏哪裏!餘公公這邊請!”讓藥童前去請其他的大夫代替自己,聶懷遠站起身領著餘公公往後院走去……

  “且慢!”殊不知,餘公公卻並未邁動步伐,更是叫住了聶懷遠!

  “怎麽了?難道餘公公前來榮善堂,不是因為身子不適?”聶懷遠轉身,眼中含著濃濃的不解,有些無奈又有些好奇!

  餘公公心頭頓時閃過一絲不悅,不知這聶懷遠是不是真傻,若是他身子不適,去太醫院便可,何必舍近求遠的前來這榮善堂,隻是礙於此地還有這麽多的百姓,餘公公隻能忍下心頭的不悅,淺笑著走進聶懷遠,低聲道“聶大夫誤會了!這病的並非是我,而是另有其人!還請聶大夫隨我走一趟!”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