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3節

  雲千夢見她猶豫不決,便淺笑道“我也知道若雪妹妹有些驕縱,嬤嬤想必是操了不少心!隻是今時今日妹妹身在祠堂,也是個可憐的,平日裏我們也不便奪取探望,還請嬤嬤多與妹妹說說話,讓她了解外麵的動向!嬤嬤如此辛苦,一個荷包還是收得的!”

  芮嬤嬤聽雲千夢把話挑明了說,心中不禁鬆了口氣,左不過就是說些話刺激刺激二小姐,這點小事,對於自己這個老嬤嬤來說簡直是易如反掌,滿是皺紋的臉上便綻放出一朵笑花來!

  米嬤嬤見狀,立即熱情的把荷包塞進她的手中,這才扶著雲千夢踏出百順堂!

  而芮嬤嬤卻沒有立即返回裏屋,隻見她立於拱門後,悄悄的打開荷包,抽出裏麵的銀票,當她看清上麵的數額時,整個心差點便沸騰了起來!

  雖說她跟著老太太有體麵,可老太太卻不是個大方的主,自己能拿捏在手上的也隻有自己每年那十兩的餉銀,可大小姐一出手便是五十兩,相當於她五年的工錢,而讓她做的事情卻隻是動動嘴皮子,這天上掉下來的好事,豈能不讓芮嬤嬤興奮?

  隻見芮嬤嬤小心的收好銀票,隨後把荷包掛在腰間,這才扭著粗腰走進裏屋……

  房內老太太自然早已知道雲千夢送芮嬤嬤荷包的事情,原以為這兩人在密謀什麽見不得人的事情,隻是此時見芮嬤嬤大方的把荷包別在腰間,老太太心中的疑慮便打消了,揮了揮手,讓芮嬤嬤去祠堂監督雲若雪!

  芮嬤嬤得了好處,自然要忠人之事!

  隻見她剛來到祠堂,便對橫眉豎眼的雲若雪冷嘲熱諷道“既然不是嫡小姐的命,老奴還是勸二小姐不要擺嫡小姐的譜!如今蘇姨娘的勢頭已經過去了,整個相府可是老太太當家,您若還這麽橫,將來可就難找到好婆家了!”

  雲若雪這人,最是經不起別人激她的,這才隻聽了這麽一小會,她便受不住了,氣的渾身發抖,指著芮嬤嬤的鼻子罵道“你個捧高踩低的刁奴,你別以為有老太太撐腰便可以為所欲為!你別忘了,我娘可是懷著相府的小少爺,等弟弟出世,我娘扶了正,有你們好受的!你也不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兩位舅舅都是什麽人,說什麽找不到好婆家,笑話!就憑我是相府的正經小姐,那些想要娶我的人早已踏破了相府的門檻!你以為我是那鄉下長大的雲易易,一輩子連京都長什麽樣都不知道!”

  芮嬤嬤原本隻想刺激雲若雪,卻不想這丫頭竟連易易小姐也給扯了進來!

  雖說她隻是一個奴才,但雲易易也是在她的眼皮子底線長大的,她對雲易易的疼愛隻怕不會比老太太少上半分,早已視雲易易為親孫女!

  此時聽雲若雪如此侮辱雲易易,芮嬤嬤原本看好戲的眸子瞬時陰沉了下來,嘴角不禁浮上一抹譏諷,言辭間更為狠辣“二小姐怕還是不知道吧!老太太早就發了話,蘇姨娘肚子裏的孩子,即便是男孫,也不得入雲家族譜!此刻您還異想天開的以為能夠接著那塊還不知道能不能生下來的肉翻身,簡直是癡人說夢!再告訴你,這一次輔國公府穀老太君的壽宴,大小姐可是答應咱老太太,會帶易易小姐前往!不知到時候是身在祠堂的您能找到乘龍快婿,還是我們易易小姐?”

  雲若雪本不信芮嬤嬤的話,隻是見她此刻神色肅穆,口氣陰寒,一時間腦中竟隻覺得這一切都是真的!

  那被蘇青養得粉嫩透紅的小臉瞬間慘白了下來,‘噌’一下便站起身子,朝著芮嬤嬤嚷道“胡說!那輔國公府的宴會,哪一次不是我代表雲千夢參加,你現在竟顛倒是非,看我不稟明了爹爹,治罪你一個胡言亂語的罪!我看,你是老年癡呆了吧,竟做起這等白日夢!也不掂量掂量雲易易的身份地位,她就是爬輔國公府的狗洞,怕是也沒那個資格!”

  說完,雲若雪大聲的嘲笑起來,眼中盡是得意囂張!

  而這一席話,卻是徹底的得罪了芮嬤嬤,隻見她異常冷靜的看著雲若雪大笑,等她笑完了,這才慢慢的開口“隻怕,不夠格的是二小姐您把!您可別忘了,是誰閨譽已毀?若這事傳揚出去,隻怕相爺隻能讓你剃發當姑子去了,到時候,這紅塵間的一切繁榮富貴,可都與你沒有絲毫幹係了!”

  雲若雪畢竟是個姑娘家,又何時被一個奴才如此羞辱過,隻見那張漂亮的小臉一時泛紅一時泛白一時又是黑色,竟是無比的精彩!

  而芮嬤嬤確實好整以暇的欣賞著她臉上的色彩,等著接招!

  雲若雪此刻袖中的雙手卻是早已握成了拳,又見芮嬤嬤眼中極盡的諷刺,心中的恨意滾滾的朝著腦中襲來,竟轉身抓起桌上的那隻瓷碗,瞬間衝到芮嬤嬤的麵前,照著芮嬤嬤的腦門便拍了下去!

  芮嬤嬤一時不察,竟被雲若雪這個千金小姐打了個正著,一時間頭上血如雨下,嚇得芮嬤嬤暈厥了過去!

  雲若雪則是趁著她暈倒的時候快速的跑出祠堂,衝進了風荷園!

  此時蘇青正在一邊詛咒一邊抄寫著佛經,卻見女兒滿身是血的衝了進來,趕緊讓人關了院門,把雲若雪拉到跟前……

  可不等她開口詢問發生了何事,雲若雪搖晃著蘇青的身子大叫道“我要參加老太君的壽宴!你跟爹爹說,不準雲易易那個小賤人參加,你聽到沒有!”

  蘇青被她晃得頭暈,又聽見女兒這樣大叫,立即抬起一手,照著雲若雪的臉打了下去!

  隨後指著捂著臉頰落淚的雲若雪氣憤道“你瘋了嗎?你不知道我懷著孕嗎?你弟弟若是有什麽閃失,看我怎麽收拾你!”

  雲若雪本就受了芮嬤嬤的刺激,此時又見自己的親娘也是不關心自己,心中的怒意更加翻騰起來,恨恨的放下雙手,滿眼是恨道“這個弟弟若是礙了我的路,我一樣會除掉他!娘,我發現你變了,你以前對我可是真心的好,可你現在眼中卻隻有肚子裏的這個小的!就連我要參加壽宴這麽點小事你都不答應,還是說,你真如芮嬤嬤所說,你已經失寵了?”

  蘇青聽著親身女兒那狠心的話,又見雲若雪盯著自己肚子那狠毒的眼神,隻覺心口陣陣發疼,她滿心滿眼對待的孩子,對她竟如對待敵人,讓蘇青一時寒了心,顫抖著手,指著門口低吼“你走!你走!”

  王嬤嬤見母女倆鬧得不可開交,便好心的上前攔住蘇青,好言勸道“夫人可千萬別動氣,您現在懷著身孕,可萬萬動不得怒!”

  說著,又轉頭勸著雲若雪“二小姐,您就體諒體諒夫人吧!她為了您,已經被相爺給罰了!您有何必聽芮嬤嬤那等小人挑撥的話,弄傷了母女間的情分呢?”

  可此時的雲若雪竟如被妖魔上身,別人的好言好語到了她的耳中盡數變成了刺耳的譏諷!

  隻見她對蘇青噴完火,又把矛頭指向王嬤嬤“你是什麽東西?居然敢來教訓我?若不是你倚老賣老,我的閨譽怎麽會毀在雲千夢那賤人的手裏,你倒好,一副沒事人的樣子,現在竟還充當和事佬,你稱過自己有幾斤幾兩嗎?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嗎?仗著是姨娘的乳娘就不得了了,充其量不過是條狗!”

  此話一出,王嬤嬤一張老臉再也端不住,差點就腦溢血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命交代給了雲若雪!

  蘇青更是氣得渾身發抖,隻覺周身滿是冷氣,而心底早已結冰,對這個完全不懂事的女兒是寒了心了!

  隻是此時她的肚子裏還有一個,即便自己再氣,也不能影響了孩子,隻見蘇青閉上雙目深吸了好幾口氣,這才讓自己內心不斷上湧的怒氣暫時平複了下來,再次睜眼,對著雲若雪異常冷靜道“你走吧!我隻是個姨娘,這裏實在不是二小姐能待的地方!”

  雲若雪聽到蘇青這樣的語氣,又見蘇青眼底對自己的失望,一是將竟又清醒了過來,待她看清蘇青那煞白的臉色以及王嬤嬤漲紅的老臉後,這才想起自己方才所說的混賬話,心中立即泛起無數的悔意,‘撲通’一聲重重的跪在了蘇青的麵前,爬著走到蘇青的麵前,抱著她的雙腿哭道“娘,是女兒錯了!隻是今日那芮嬤嬤的話著實難聽了,讓女兒一時間失去了心智!娘啊,您可不能趕女兒走,女兒心裏頭也難過啊!”

  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況且這些年蘇青也都是在為雲若雪謀劃著,又豈會真的舍得趕走她,便隻能抱歉的看了王嬤嬤一眼!

  而王嬤嬤見雲若雪如此,心中也有了譜,雖然仍舊有些介意剛才那些傷人的話,卻還是朝蘇青點了點頭!

  蘇青這才扶起雲若雪,把她抱進懷中,一手拍這女兒的後背寬慰道“雪兒,再怎麽生氣,你也不能傷害真心對你的人!你這樣,以後娘不在了,又有誰會真心待你呢?”

  雲若雪被蘇青點醒,一時羞愧難當,隻能放聲大哭,把今日所受的委屈通通哭了出來!

  蘇青則是讓王嬤嬤出去大盆清水來,自己拉著雲若雪坐在炕上,細細的問著她方才在祠堂發生的事情!

  雲若雪此時十分的怕蘇青拋棄自己,又見蘇青待自己如以前一般,便老老實實的把方才與芮嬤嬤的對罵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蘇青則是越聽越覺得此事蹊蹺,老太太既然已經達到打壓她們母女的目的,為何還要授命一個嬤嬤來羞辱沒有還擊之力的若雪!

  這其中,是老太太的授命,還是柳含玉?亦或是雲千夢?

  隻是,母女倆還未續完話,風荷園的大門口便傳來一陣劇烈的拍門聲!

  一個守門的小丫頭慌慌張張的跑進暖閣,大喊道“夫人,老太太帶了好多人過來了……”

  雲若雪一聽老太太來了,一時竟害怕的站了起來,緊張的瞅著屋內可以躲避的角落,想先藏起來……

  第五十三章 給我盡數吐出嫁妝

  蘇青見雲若雪如此的不中用,聽到點風吹草動就慌了手腳,眉頭不由得輕蹙了起來!

  隻見她拉過此刻正想閃身躲進屏風後麵的雲若雪,沉聲道“慌什麽?那老太太又不是洪荒野獸,難不成還能吃了你?瞧你這點出息?”

  可此時的雲若雪已是慌了神,哪裏還聽得進蘇青的話,徑自削尖了腦袋的想藏到那屏風的後麵,就連蘇青都險些拉不住她,幸而王嬤嬤此時端著銅盆快步走了進來,見到母女兩個的拉鋸戰,趕緊把手上的盆交給那小丫頭,自己立即上前,幫著蘇青拉住雲若雪,苦苦的勸道“二小姐,您這一躲起來,豈不是向老太太說明您心虛麽?再者此時又在夫人的房中,怕是到時候,夫人又要被老爺怪罪了!咱們現在還是趕緊想想法子,如何度過這個坎吧!”

  被兩個人給攔著,雲若雪根本無法邁動半步,額頭早已冒出點點冷汗,急的她大叫“還能有什麽好法子?她們人都已經堵到院子門口了!”

  說著竟想解開外麵的衣衫,來個金蟬脫殼!

  蘇青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不安,隻是卻比雲若雪沉得住氣,見女兒此時衣衫淩亂、發鬢歪斜,腦中突然湧上一計,雙手用力的抓住雲若雪的雙肩,眼中帶著少有的嚴肅正色道“雪兒,娘有一計!但是要委屈你了!”

  雲若雪此時哪裏還顧得上委不委屈,見蘇青有了法子,焦躁的眸子中頓時射出一抹亮光,雙手反握住蘇青的,立即麵帶喜色道“真的嗎?娘,您快說說,是什麽好法子?”

  蘇青見雲若雪並未聽到底是什麽法子便滿懷希望的看著自己,不禁讓她心中有些不舍,快速的掃著雲若雪的全身,最後才鎖定在她的發際間,順手便拿起桌上的茶盞,找著雲若雪的額頭便砸了下去……

  ‘啊……’一陣慘叫,雲若雪捂著額頭在地上打滾,而蘇青則把茶盞扔進那盆清水中洗淨,端著銅盆便把水從木窗內潑了出去!

  隨後又立即扶起雲若雪,不顧女兒滿是怨恨的目光,把她攙扶到軟榻上……

  而此時,老太太一行人踩著點的衝進了屋中!

  “蘇姨娘,你把若雪藏到哪裏去了?還不快把那個孽障給我叫出來,我非揭了她的皮不可!”人還未站定,老太太便聲音洪亮的吼了出來!

  蘇青把雲若雪交給王嬤嬤,這才滿臉難受的轉身走到老太太的麵前,委屈的朝著老太太用力的跪了下來,聲音哽咽道“老太太,您可要為二小姐做主啊!您看她傷成這樣,還不如讓那狠心的直接衝著我來!”

  說著,蘇青眼中的淚便落了下來,隻是她卻不給老太太發飆的機會,徑自拽著老太太的裙角繼續道“老太太,二小姐可是相府的千金小姐啊,您看她如今被人打成重傷,您身為她的嫡親祖母,可不能讓她受了委屈啊!”

  老太太一時沒反應過來,目光有些怔怔的看著麵前淚流滿麵的蘇青,又順著蘇青的話看向躺在軟榻上不住呻吟的雲若雪,淩厲的目光瞬間射向身後被兩個丫頭攙扶著的芮嬤嬤!

  芮嬤嬤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混亂給打了個措手不及,瞧著雲若雪那十指間不住流出的鮮血以及蘇青聲聲的指控,她也跟著慌了神,再也不敢倚老賣老,甩來兩個丫頭的攙扶快步走到老太太的麵前,也跟著跪下來,立即撇清關係“老太太明察,老奴可是受害者啊!二小姐砸傷了老奴,可老奴自知隻是一個奴才,別說動手打人,即便是言語間也是恭敬孝心的,斷不會做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的!還請老太太為老奴申冤啊!”

  說著,芮嬤嬤不顧仍舊流血的額頭,不要命的朝著老太太磕頭,不消半刻,那深黃色的地毯上便染頭了芮嬤嬤的血!

  老太太見芮嬤嬤如此,又素來知曉她的為人,心中的天平便傾向於芮嬤嬤,看向蘇青的目光中漸漸的多了些厭惡!

  而此時,雲若雪也終於反應過來蘇青為何如此,隻見她噌一聲從軟榻上跳了起來,不顧滿麵的鮮血撲到老太太的身前,硬生生的把此時占優勢的芮嬤嬤給擠到了一邊,隨即抱緊老太太的腿,細聲細氣的哭訴“祖母,孫女知道您一片好心,這才派了芮嬤嬤監督孫女!可不知怎麽,今日芮嬤嬤不斷用言語侮辱孫女,孫女畢竟年輕不知事,對於一些難聽的話,難免產生些抵觸的心理,這才回了幾句!可芮嬤嬤卻突然勃然大怒,拿起那小桌上的粥碗,便朝著孫女的頭砸了下來!祖母啊,孫女總不能被人打了,被人危及生命去還不還手吧?這才搶過那粥碗,失手打了嬤嬤一下!之後見嬤嬤暈倒,孫女心中萬分恐懼,這才一路奔回風荷園!祖母若不信,您看看孫女的額頭,這碗口大的傷口,差點要了孫女的命啊……”

  雲若雪似是怕老太太等人不信,立即直起上身,撩起額頭的碎發,露出那一道鮮血淋淋的傷口,看的老太太一行人直直的皺起了眉!

  蘇青見眾人此時已是分辨不出雙方話中的真假,便立即保住雲若雪,執起絲帕,顫抖著右手撫上那傷口,萬分痛心道“我的兒啊!都怪姨娘身份低微!竟讓你一個正經小姐被奴才欺辱!她們作踐姨娘便也罷了,可你是千金之軀啊,這等惡奴欺主的事情若是傳出去,別說咱們相府的聲譽會受損,隻怕還會連累老太太與相爺的母子之情!何況此次你的容顏受損,這眼看著便要選取夫婿,又有哪家的名門公子願意啊!”

  蘇青越說越氣,一雙眸子如毒蛇一般的死死盯住芮嬤嬤,一副恨不得撲上去咬一口的架勢!

  而芮嬤嬤明明是真正的受害者,此時看著這對母女一唱一和的把這盆汙水潑到她的身上,已是氣的渾身發抖,卻又不知雲若雪頭上的傷口是從何而來的,隻能嗓子冒煙,品茗的朝老太太磕頭謝罪“老太太,奴婢服侍您幾十年,奴婢的人品如何,老太太是最清楚不過的!奴婢從老太太做小姐時便跟著您,後來作為陪嫁丫頭到了雲府,又因為大老爺的高升來到相府!雖說二老爺的雲府不在京都,奴婢跟著老太太在那邊呆的時間最長,可奴婢卻不是眼皮子淺的人,那種偷雞摸狗、雞鳴狗盜的事情一件也不曾做過!更別說這等欺負主子的事情了!而且,奴婢心中甚至容貌對女子的重要,又豈會知錯犯錯的拿二小姐的容顏開玩笑?還請老太太明鑒,否則奴婢今日便撞死在這風荷園中!”

  說完,芮嬤嬤便一身正氣的站起身,對著蘇青母女冷笑一聲,便作勢要衝上不遠處的門框!

  “攔住她!”老太太大喝一聲,房內丫頭婆子紛紛湧上前抱住芮嬤嬤的腰身,七嘴八舌的開導著一心尋死的芮嬤嬤!

  “嬤嬤,您的為人我們是看在眼中的,老太太更是清清楚楚,她老人家定會為您做主的!”

  “嬤嬤,您這麽做,豈不是讓自己冤死嗎?老太太一向倚重您,斷不會讓您受了這份委屈!”

  “是啊,嬤嬤,這還有老太太呢!你客戶四她最貼心的人了,您可千萬要想開啊,咱們這些丫頭婆子誰人不知您的好,您要是去了,大家夥可是會萬分難過的!”

  眾人你一言、我一句的,終於把情緒激動的芮嬤嬤給暫時勸解了下來,隻見她神色十分的萎靡,身子骨一軟,又重新跪在了老太太的麵前!

  老太太見蘇青把自己最得力的嬤嬤逼到尋死,剛想對著蘇青發怒,卻發現雲若雪小臉慘白、眼珠不住的在眼中打轉,頃刻間便暈倒在地上,嚇得蘇青猛地撲上去,抱起雲若雪的身子大聲哭道“老太太,您的親孫女如今生死不明,您還要偏袒那刁奴嗎?奴婢知道您看不慣奴婢,可二小姐可是相爺的骨肉,她的體內流的可是雲家的血液,難道您真的能狠心看著自己的孫女含冤而死嗎?”

  老太太也摸不準雲若雪是真暈還是假暈,但這麽多雙眼睛都盯著自己,她自然也要做做樣子,便讓身旁另一名嬤嬤上前去看看!

  隻是蘇青聲淚俱下,死死的抱著雲若雪的頭,不讓任何人靠近,一雙滿含冤屈的水潤眸子,更是蘊滿了不屈!

  一旁王嬤嬤見老太太帶來不少的丫頭婆子,心裏頭怕蘇青母女吃虧,早已讓方才的小丫頭出去,把院中幹活的所有人都叫了進來,此時雙方人數相當,一時間對峙了起來!

  而蘇青卻在此時安靜了下來,豆大的淚珠一顆顆落在雲若雪柔嫩的臉上,含冤帶屈的聲音中透著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堅毅,隻見她抬頭直視這老太太,一字一句道“老太太若是不信奴婢,那便請了奴婢的二哥前來鑒定!奴婢二哥身為吏部尚書多年,最是拿手辦案查案,相信他定會給我們母女一個公道!”

  聞言,老太太隻覺心口瞬間湧上一口腥甜的味道,氣的使勁的拿手中的拐杖戳著地毯,大怒道“你居然敢威脅我!”

  而此時蘇青卻是什麽也不怕了,那雙與老太太對峙的眸子中滿是不屈,唇邊更是揚起一抹冷笑!

  雙方一時僵持不下,各自的奴仆們更是緊張的盯著各自的主子!

  “大小姐來了!”此時,不知誰輕呼一聲,寂靜的屋中便聽見一陣由遠至近的腳步聲傳了過來……

  眾人回頭,隻見柳姨娘小心翼翼的扶著雲千夢快速走進內室,一眾奴才見大小姐前來,紛紛福身行禮“請大小姐安!”

  雲千夢臉色平靜、目色沉穩,麵對眾人的請安,隻微微點了點頭,溫柔婉約的聲音淡淡響起“都起來吧!”

  隨即便走到老太太的麵前,屈膝行禮“孫女見過祖母!”

  老太太見雲千夢前來,麵色稍微和緩了些,隻是心中的氣依舊膨脹,便淺淡的點了下頭,有些心不在焉道“你怎麽過來了?你此時還病著,可別到這個晦氣的地方來,免得這病好不了!”

  米嬤嬤聽到老太太這不好的語氣,心中不禁氣惱,敢情老太太把對蘇姨娘母女的氣都撒到大小姐的身上了?

  隻是,老太太也不想想,若不是大小姐的及時出現,老太太剛才未必下得了台!

  可雲千夢卻仿若絲毫不在意老太太的態度語氣,依舊笑的如沐春風,回答老太太的話仍舊是那麽恭敬有禮“夢兒知道祖母關心孫女!隻是,方才柳姨娘說祖母怒氣衝衝的來了這風荷園,夢兒心中有些擔憂,便纏著柳姨娘賠著一起過來了!隻是,不知是何事,竟讓祖母氣成這樣?咱們西楚可是禮儀之邦,咱們陛下更是出了名的孝子!真不知是何人竟如此大膽,竟無視皇威,把這積善行德的事情偏往反了做!”

  看似是雲千夢的無心之語,隻是方才待在屋中的丫頭婆子自然是知曉前因後果的,眾人聽聞雲千夢的一番訓導後,目光紛紛不由得投向蘇青!

  老太太越聽雲千夢的勸道,嘴邊的歎息越重,最後竟拉過雲千夢的銷售,苦澀道“丫頭啊,你當著府中人人都如你一般純善孝順?這些個大門大院裏頭,醃臢的事情多了去了!你祖母我本還以為你父親後院姨娘不多,不應該有這些個事情!可今日偏偏就讓我遇到了!你瞧瞧芮嬤嬤和若雪,這兩人如此模樣,傳出去,豈不讓外人笑話我管家不力?”

  其實雲千夢在踏進內室時,便已瞧見那滿頭是血的模樣,隻是卻假裝並未看到,反而是先安撫老太太,等著她開口!

  此時順著老太太的話望去,雲千夢微抿的小嘴輕呼一聲,隨即心疼道“這是怎麽回事?為何芮嬤嬤與若雪均是這副模樣?柳姨娘,你怎麽還傻站著,快去請大夫!流了這麽多血,再不醫治,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雲千夢雖忙著指揮柳姨娘做事,卻也沒有疏忽老太太的表情,見老人家神色森冷的盯著蘇青母女,雲千夢轉而扶著老太太走到桌邊坐下,耐心的開導“祖母,還是先讓人給她們看看傷口吧!畢竟一個是您的親孫女,一個又是您幾十年視如姐妹的親人,即便有天大的矛盾,也要等她們的傷勢穩定了再說!否則,就算咱們嚴刑逼供,隻怕芮嬤嬤也會像妹妹那般暈厥的!況且,父親若是知道此事,您說他是心疼妹妹還是嬤嬤?”

  最後一句話,雲千夢幾乎是貼著老太太的耳邊低聲說出的,隻見老太太神色突然間轉變,由剛才的不情願轉為擰眉,最後才點了下頭!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