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19

曲景清頓時麵帶寒氣的開口,“元夫人又不是不知,我爹爹與曲侯爺並非一母所生!”

剩下的話,曲景清並未多說,畢竟這是曲家的事情,沒必要讓吳沁沁這個外人看了自己的笑話。

吳沁沁卻也不在意她的態度,隻見她一手輕輕撫著圓圓的肚皮,緩緩開口,“話雖如此,你又豈會知道那位曲小姐是真心與楚王妃相處?若真心相處,楚王妃尚在閨閣中時,怎不見輔國公府上門關心照拂?若不是楚王妃得到老楚王的寵愛,想必今日也不會有人搭理她吧!曲小姐,你可莫要忘了,楚王手握重權,能夠與楚王妃攀上好交情,即便那曲妃卿已經是十七的年華,可依舊能夠攀上一門好親事!哦,對了,曲小姐可是比曲妃卿還要大上一些,這……”

吳沁沁的話還未說完,便見曲景清渾身散發著一股怒意,隨即腳下的步子也漸漸加快,直直地朝著麵前的三人走去……

“哎呀……”曲妃卿隻覺肩頭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踩在鵝卵石上的步子一亂,右腳微微一歪,差點跌倒在地。

幸而雲千夢眼明手快地扶住了她,否則今日曲妃卿定是要丟臉於人前了。

隻是,她方才那聲低呼,卻是引起了前麵眾人的注意,大部分人紛紛回頭看去,見並未出現什麽大事,便又繼續往前走去。

隻不過,這些人中,唯有寒澈的舉動最為奇怪。

旁人頂多也隻是回頭觀望一眼,他則是倒退了數步,雙目緊盯著秀眉微蹙的曲妃卿,自己不由得也跟著她皺起了眉,更是半張著嘴,似是想要出聲說話。

這一反常的舉動立即引起了曲長卿的注意,順著寒澈的視線看去,他看到自家小妹的身影,眼底立即泛起一抹深思,轉向寒澈的眼中更是帶著一絲考量。

男女有別,閨閣女子即便是被男子看得久了,閨譽亦會受損。曲長卿大手猛地拍向寒澈的肩頭,差點把毫無防備的寒澈拍趴下,隨即小聲地提醒著,“寒相,太子看著咱們呢,還是快走吧!”

“咳咳……曲大人請!”敏銳的察覺到曲長卿眼底的探究,寒澈立即收回視線轉過身,瞬間又恢複了以往的平淡,禮貌地開口。

“你怎麽看路的?沒看到曲姐姐走在前麵嗎?難道你眼睛長頭頂了?”夏侯安兒看出曲景清的不懷好意,一麵扶著曲妃卿,一麵指責著曲景清。心底對曲景清則是越發的厭惡,方才在隨意園便過來挑釁,現在更是過分,竟動起手來了,這樣的女子,難怪直到今日還未嫁出去。

“夏侯公主,您也不看看這條路才多寬,你們三人便霸占了整條路,難道讓其他人踩在泥土上?雖說您身份高貴,可今日來的小姐夫人們,身份也不低,您何必仗著楚王府就仗勢欺人呢?”曲景清心頭早已憋著一團怒火,好不容易逮到個機會,自然不能放過,“況且,元夫人身懷六甲,難道還要讓她給你們讓路不成?”

當然,曲景清也不是傻子,以她的身份去挑釁楚王妃的身份,必定是不行的。既然方才吳沁沁有膽子在她的麵前挑撥,那自己自然不能放她在一旁看戲,況且,這辰王府可是極好用的,現如今,又有誰不知那辰王心係雲千夢,兩個王府更是為了雲千夢鬧得水火不容。

吳沁沁一聽曲景清的話,差點沒氣歪了鼻子,自己在後麵好好地走著,然還能被牽扯進來,忙讓海王府的婢女扶著自己快步上前,笑道:“本夫人懷有身孕,走得慢,倒是無所謂的!”

一句話,惹得曲景清怒目而視,而吳沁沁卻是淺笑的不回以任何的答複。

“表姐,沒事吧!”雲千夢扶著曲妃卿站了好一會,見她右腳漸漸著地站好,便開口問著。

“沒事!”站了一會,覺得腳裸上並未有劇痛傳來,曲妃卿這才放下心,對雲千夢以及夏侯安兒笑了笑。

見曲妃卿沒事,雲千夢的眸子這才轉向身後站著的兩人,麵帶淡笑、眼眸卻是冰冷似雪,“要說這身份,曲小姐的確是今日來賓中最低的!讓你走在最後,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你又何必心懷不綴?至於元夫人,既然懷有身孕,就為腹中的孩兒積些德,別像那來不及過門的蘇小姐那般,得不償失!”

雲千夢一開口便警告了兩個人,隻見曲景清麵色時紅時白,被雲千夢舀著身份地位這件事情諷刺的顏麵盡失。

而那吳沁沁更是麵色難看,雙手緊緊地護著自己的肚子,不讓外人有機會碰觸到她的肚子。

見這兩人消停了,雲千夢轉身,重新朝著前麵走去。

“曲姐姐沒事吧!”正走著,便見寒玉走了過來,關心地問著。

“沒事!”曲妃卿抬眸看去,對寒玉展顏一笑。

“沒事就好!方才哥哥和曲大人聽到聲音,可緊張了!”寒玉偷偷地看了雲千夢一眼,不得已的在話中把曲長卿加了進去。

聞言,曲妃卿倒沒有多大的反應,倒是雲千夢雙目似笑非笑地看著圍繞在自家表姐身邊的寒玉,隨即放眼看向前方,見寒澈與表哥已經走到了湖邊,一群人立於青草地上侃侃而談,想必是等著海王府的船劃過來。

“寒相一表人才,不知可有中意的人選?若是沒有,本妃倒是認識幾位頂好的大家閨秀,可以幫著牽牽線!”收回視線,雲千夢目光透澈地盯著一旁的寒玉,見她的注意力始終在曲妃卿的腳上,便狀似無意地開口。

聞言,寒玉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怔,目光頓時看向雲千夢,心中萬分不解。哥哥明明已經向楚王妃表明過他的心跡,可是這楚王妃為何又有此一問?

“寒小姐放心,寒相這般人才,本妃自然不會草率的為他找一位千金小姐的!”雲千夢卻是在寒玉發愣時再次開口,眼底不禁劃過一絲戲謔。這寒澈倒也是無所不用其極了,自己的心思揣在懷中,倒是打發自己的妹妹前來對表姐噓寒問暖的。心意是不錯,可惜啊,佳人永遠不會想到這方麵。

雲千夢的雙目清亮透底,卻又含著讓人不敢直視的精明與穿透力,這讓寒玉緩緩垂下眼眸,低聲回道:“多謝王妃!隻是,哥哥的事情自有爹娘做主,玉兒不敢胡亂的參與!”

聽之,雲千夢不禁點了點頭,意有所指道:“的確如此!兄長的婚事,豈容妹妹參與?是不是,寒小姐?”

聞言,寒玉心頭一緊,頓時明白這楚王妃話中真正的意思,卻隻能點了點頭。

雲千夢這般開口,自然是有她的考量。現如今玉乾帝已是有打開殺戒的跡象,近日也頻頻召見了不少重臣。而寒澈作為他一手扶持上來的左相,在外人眼中自然是玉乾帝陣營的。盡管雲千夢知曉寒澈對曲妃卿的心思,可這僅限於寒澈的感情問題,她自然不能讓陣營尚不明朗之人過多的接觸自家人,免得引狼入室。

曲妃卿見寒玉的小臉如霜打的茄子般,心中亦是有些好奇寒玉為何對自己這般關心。隻是此處是海王府,耳目眾多,曲妃卿不禁笑了笑,對雲千夢開口,“快看,船來了!”

眾人依言看去,便見一艘大船緩緩朝著湖邊停靠了過來。

夏侯安兒隨著眾人一同看過去,卻見海沉溪立於海王的身後,那雙正邪不分的眸子卻與眾人相反,正定定地盯著她……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不似方才夏侯安兒怒瞪自己,海沉溪在確定夏侯安兒看向他時,竟是突然勾唇一笑,隻是溢出唇角的卻是一抹冷笑,惹得夏侯安兒心頭一冷,不明白他想玩出什麽花樣。

精致的眉頭輕輕擰起,夏侯安兒不示弱地對海沉溪淡然一笑,射向海沉溪的眼神中帶著一絲倔強與不屈服。

卻是惹得海沉溪揚唇笑起,凝結在嘴邊的笑意瞬間被打破,陽光下帶笑的眼眸彰顯出屬於他的張揚,帶著絲絲蠱惑地朝夏侯安兒第一次開懷一笑。

一時間,夏侯安兒竟被男子的笑容給驚豔住,隻覺海沉溪這一笑,瞬間衝破了總是縈繞在他周身的陰沉之氣,使得他頃刻間如陽光般溫暖。

“五弟在看什麽呢?竟能笑得這般開懷,不如說出來讓大家樂一樂!”海越早已察覺到這兩人間的眉目傳情,心頭一時暗惱,卻是笑著開口,目光狀似無意的從夏侯安兒的身上掠過,隨即放在海沉溪的身上。

他這一開口,就連與海王等人閑聊的江昊天也不禁回頭看向海沉溪,雖未開口,可眼神中卻顯示讓海沉溪開口的意思。

“隻是看到一隻倔強的小鳥兒,可惜方才飛走了!”海沉溪收起眼底的笑意,改由勾起唇角,淡漠地回答著海越的問題。

眾人聽了他的話,又豈會當真會讓海沉溪指出是那隻鳥,這陽明山上飛禽本就多。此時正值夏日,鳥兒更是歡快的在這清涼的山上飛翔,圍繞在這湖麵上的鳥兒就有成百上千之多,難不成真讓海沉溪捉住那隻倔強的小鳥?

聽完海沉溪打趣的話後,眾人不過是深覺有意思的笑了笑,唯有海越一人眼底泛上寒意。

而夏侯安兒見海沉溪把自己比喻成小鳥,心頭大怒,正要瞪向他,卻發現海沉溪已是收回了視線,此時正半彎著腰與海王低聲交流著,一時間也隻能作罷。

隻見那大船漸漸靠近岸邊,仔細看去,這便是上次那條船,一樣的氣勢輝煌、一樣的精雕細刻,雖說已是見識過,但眾人依舊是被這樣的場景震撼住。

“太子請!”在眾人發愣時,海王已是邀請江昊天登上了麵前的大船上,其餘人等隨後依次也走了上去。

“這般的好風景,這陽明山果真是一塊瑰寶!每日寄情於山水中,又有誰說不是一番享受呢?海王當真是好享受!本宮以往也隻是聽聞,今日一見,當真是名不虛傳,本宮倒是想向海王討要了這海王府當作太子府了!”酒宴還未開始,眾人還未坐穩,江昊天竟突然出此一言,驚得所有人立即噤聲,不敢在此時胡亂地開口。

而海王府眾人聞言則也是表情各異,海王麵不改色,依舊笑得讓人摸不清他的想法。海沉溪的目光卻是放在湖麵上嬉戲的鳥兒,注意力似乎根本沒有放在江昊天的身上。至於海越,則是半垂著眼眸,隻是嘴邊的笑意卻是冷了幾分。

“太子抬舉老臣了!老臣這海王府,本就是皇土,太子若是喜歡,盡可舀來當作太子府,老臣隻會覺得這是無上的榮幸!”一聲輕笑打破了船艙內的尷尬,海王笑著開口。

隻不過,他的話卻說得極其講究,江昊天雖是儲君,可畢竟還不是皇帝,但海全的話中卻把海王府定性為皇土,也便是說這海王府是玉乾帝,卻還不是江昊天的。若是江昊天強行舀去重建太子府,隻怕有篡位的嫌疑,隻怕到時候玉乾帝不會放過他。

而海全本就是三朝元老,這陽明山亦是當年先祖帝同意封給他的,如今江昊天卻要奪取,這般忘恩負義的舉動,隻怕會盡失民心吧。

江昊天深諳官場之道,又豈會自掘墳墓?

在聽完海全大方的回答後,江昊天開懷一笑,隨即開口,“海王可是西楚的功臣,本宮又豈會奪您的心頭好呢?”

語畢,江昊天便不再開口,在一樓的船艙坐下,目光望向外麵,隻見此時陽光揮灑在湖麵上,微風拂過的湖麵波光粼粼泛著金色,如魚鱗般耀眼,當真是少見的景色。

女眷們則是登上了二樓,在早已準備好的桌邊坐下,一麵用膳一麵閑聊。

“哎呀,小世子笑了!”海睿被錢世子妃抱在懷中,圓溜溜的大眼看著滿船艙的大家閨秀,竟突然咧嘴笑了。

眾千金均還是閨中小姐,對於可愛的孩子自然沒有多大的抵抗力,見海睿長得圓頭圓腦,膚白唇紅,兩隻圓溜溜的大眼又黑又亮,便紛紛喜愛不已,此時見他笑了,有些小姐更是舀起桌上的糕點想喂給他吃。

而此時的錢世子妃也沒了上次在端王府的囂張跋扈,隻見她正低頭看著海睿,時不時蘀他拉攏身上的小衣衫,生怕孩子著了風寒。

隻是,看著她那生疏的動作,雲千夢卻是有一絲疑慮,雖說這是孩子的周歲宴,可完全沒有必要讓孩子也跟著上船。錢世子妃這樣抱著海睿,似乎是想讓所有人都看清她懷中的孩子,倒是有些刻意。

而錢世子妃亦是防著所有人,笑著擋掉了眾人遞過來給孩子的糕點。

海睿見到嘴的吃食沒了,臉上的笑容頓時散去,小嘴撅了撅,兩隻大眼瞬間浮上淚珠,小身子頃刻間直起來向前傾想去夠吃食,卻見錢世子妃立即手忙腳亂地把他抱了回來。

“嗚嗚嗚……哇哇哇……”頃刻間,海睿長著小嘴便哭了起來。

錢世子妃見孩子竟這般不給她麵子,目光頓時一沉,卻隻會緊緊地抱著海睿不讓他動彈。

“給奶娘吧!”海王妃見孩子哭了,生怕影響樓下的海王等人,便立即開口提醒錢世子妃。

隻見錢世子妃臉上一紅,不由得點了點頭,隻能把孩子交給一旁的奶娘,囑咐她好生的照看著。

那些本想逗孩子的小姐們,則也立即收回了手,免得被海王妃以及錢世子妃追究。

“元夫人有了身孕,你們都過去伺候著,莫要讓夫人受了寒氣!”畢竟是在船上,比不得陸地上平穩,海王妃自然是多了一份心,指揮著身旁的丫頭們前去單獨伺候吳沁沁。

一時間,吳沁沁臉上泛起一抹淺笑,朝著海王妃低了下頭,柔和道:“多謝王妃!小世子可真是可愛,隻希望臣妾腹中的孩子也能沾些小世子的喜氣,生得討喜些!”

“夫人天生麗質,而元府又是元德太妃的娘家,相信小公子也定是人中龍鳳,夫人倒是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