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20節

  見她歪著頭細數所有人的禮物,雲千夢笑著點了點頭,隨即放下手中的書卷站起身,伸手輕撫裙擺,淡然開口“既然如此,那咱們走吧!”

  “是!”見雲千夢已是準備妥當,慕春立即扶著她走出內室,朝著相府的大門口走去,而相府的門口則早已備好了馬車!

  聽雨軒中……

  “小姐、小姐!”一陣興奮的呼聲傳來,隻見曲妃卿的丫頭樂瑤開心不已的跑上閣樓!

  “你這丫頭,虧得還是我身邊的大丫頭,竟這般毛毛躁躁!什麽事情讓你開心成這樣?”停下繡花的針,曲妃卿自麵前的繡品中抬起頭來,嘴角含笑的開口!

  “小姐,楚王妃……楚王妃回來了!”樂瑤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斷斷續續間說著自己方才得到的消息!

  曲妃卿則是微瞋她一眼“我自然是知曉夢兒回來了!隻是她長途跋涉定是辛苦了,待她休息好了,咱們再過去看望她!”

  “不是!”樂瑤拚命的搖著頭,待自己一個大喘氣後,這才開口“小姐,王妃已經來咱們侯府了!此時正在老太君的瑞麟院呢!夫人差人來請小姐過去一聚!”

  “當真?”曲妃卿頓時站起身,原本擱在膝上的繡品隨著她的動作掉落地上,而曲妃卿則是提起裙擺便急急的往外奔去……

  “小姐、小姐,唉,比我還要心急!”見曲妃卿已是聽不見自己的呼喊聲,樂瑤趕緊拾起地上的繡品,又立即隨著曲妃卿跑出聽雨軒!

  瑞麟院中!

  “外孫女拜見外祖母、舅母!”在侯府中,雲千夢始終是以侯府外孫女的身份自居,從未在自己的親人麵前抬出王妃的身份!此時更是朝著許久不見的穀老太君與季舒雨徐徐行禮!

  “孩子快過來,讓外祖母好好的看看!”穀老太君早已是等不及了,朝著雲千夢直招手,在雲千夢走進她時,便見她立即握住雲千夢的手,那雙含著慈愛的眸子則是細細的打量著雲千夢,又不放心的把她反過來看了一遍,這才放心的對兒媳說道“還好還好沒事!之前聽到夢兒墜崖,可把我給嚇壞了!你這孩子,就是不能好好的照顧自己!這萬一若是出了事,誰賠我一個這麽乖巧懂事的外孫女?即便是他楚飛揚也賠不起!”

  季舒雨嘴角含笑的聽著穀老太君發發老人家的脾氣,卻也是招手讓雲千夢走進,再次把雲千夢仔細的看了一遍,提著的心終於落了地,帶著疼愛道“你這孩子,可真是把我們嚇了一跳!不過母親,楚王可是比咱們還要寶貝夢兒呢,您呀,可別找他算賬了!”

  一句話,頓時逗笑了一屋子的奴仆,雲千夢則是拉著季舒雨的手討饒道“外祖母與舅母就別拿夢兒開玩笑了!夢兒這不是好端端的嗎?”

  “夢兒……”驚呼聲自門外傳來,隻聽見一陣珠簾敲響的清脆之聲,一道乳白的身影便朝著雲千夢撲了過來!

  “夢兒,你可算是回來了!讓我看看有沒有受傷!”隻見曲妃卿又是把雲千夢裏三層外三層的打量了一遍,這才放過雲千夢!

  “表姐,我很好,放心!”雲千夢握著曲妃卿的手輕拍了拍!

  雖說雲千夢比曲妃卿小上一歲,但兩者眉目間的成熟穩重,明顯是雲千夢更為明顯,曲妃卿則始終是小女兒的模樣,這讓穀老太君與季舒雨既為雲千夢高興,又為曲妃卿擔憂!

  ------題外話------

  明天會補上今日少的400字,大家放心!

  因為我著急去車站接人,見諒!

  祝所有喜歡《楚王妃》的親中秋節快樂,偶不要月餅,給張票票便可,(*^__^*)嘻嘻!

  ☆、第二百四十二章

  ....  “瞧瞧這兩孩子,一見麵便不要咱們這些老人了!”穀老太君見孫女與外孫女這般的親密,便笑著與兒媳打趣道!

  季舒雨溫婉一笑,附和著穀老太君道“母親說的是!她們姐妹兩就是感情好!”

  說話的同時,季舒雨那含笑溫和的眸子則是看著麵前的雲千夢與曲妃卿,心中卻是長歎一口氣,若非有夢兒這孩子,現在的妃卿隻怕是整日以淚洗麵吧!

  “怎麽都站著發愣,還不趕緊給王妃搬凳子!”一屋子的奴才此時正因為主子一家團圓而開心不已,倒是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穀老太君見這些個小蹄子一個個隻知道傻笑,便笑著罵道!

  幾個小丫頭頓時爭先搬著一張太師椅來到雲千夢的身後,太師椅上麵還細心的墊著柔軟的靠枕!

  待雲千夢坐下,穀老太君已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孩子,這些日子到底發生了些什麽事情?每次從你舅舅和長卿的口中聽到你遇險的消息,我和就舅母便擔心不已!可憐的孩子,你到底遭遇了些什麽事情?”

  雲千夢抬眸看著穀老太君眼底的擔憂與季舒雨眼中的不放心,頓時展顏一笑,給她們一抹放心的神色,這才開口簡略的把幾個月以來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隻是卻省略了齊靖元的事情,對於楚培的事情也隻是稍稍提了一下,並未多做解釋!

  “大家放心,我們一路上雖有驚險,可總是能夠化險為夷!而今也已經回京,相信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為怕嚇著穀老太君,雲千夢則是淡笑著開口!

  可此時瑞麟院的內室中,卻因為雲千夢的複述而陷入沉靜中,屋內伺候的丫頭婆子眼中均是包著淚水,臉上紛紛浮現驚懼擔心之色,而穀老太君早已起身把雲千夢抱在懷中,疼愛的撫著她的發絲心疼道“我可憐的孩子,讓你受苦了!那可惡的盜賊,居然敢傷了你,楚飛揚怎就沒有逮住他?”

  雲千夢輕摟住穀老太君,一張清麗的小臉窩在老太君的胸前,淡笑著開口“外祖母放心,夫君並未真正讓我涉險!況且那是江州的地界範圍,有祝知州統轄管理,這種事情自然是交給祝知州最為妥當!我們當時正在趕路,既然沒有了危險,自然不能耽擱太多的時間!”

  “唉!你這孩子就是會安慰人!我想,你方才定是省略了其他更加嚴重的事情!瞧瞧楚飛揚把我這寶貝外孫女害得,這小臉都清瘦了不少!舒雨,一會子去庫房,把最好的血燕人參全部取出來,給夢兒帶回去!”說著,穀老太君便對季舒雨吩咐道!

  季舒雨亦是因為雲千夢的複述而心驚不已,對於雲千夢的遭遇更是心疼不已,不等穀老太君說完,她已是對身旁的嬤嬤低聲的吩咐了!

  雲千夢一聽這話,臉色頓時變了,忙阻止兩位長輩,討饒道“夢兒多謝外祖母、舅母關心,隻是夢兒如今已回京,楚王府與楚相府均是十分安全的,夢兒定不會再受驚!那些個血燕人參,還是外祖母自個留著吧!”

  ‘撲哧!’此時,沉默良久的曲妃卿則是掩嘴笑了出來,忙從自己祖母的懷中拉過雲千夢,笑著對穀老太君開口“祖母,您還是饒了夢兒吧!她若是帶著一馬車的補品回去,這楚王的麵子隻怕是不好看了!”

  “哼!若非是楚培的事情,又豈會累得我家夢兒受苦?”老太君卻是一聲冷哼,沉下的臉上浮現出絲絲肅穆之色,讓人望之生畏!

  雲千夢則是扶著穀老太君重新坐下,把桌上的茶盞放在她的手中,寬慰道“外祖母,父親當時身受重傷,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您就別氣了,氣壞了身子,夢兒可是會心疼的!”

  見雲千夢這般貼心,穀老太君則隻能長呼口氣,也知外孫女許久才能來侯府一次,自然不會把這有限的相處時間用在生氣上,便隱去臉上的怒意,滿是睿智的眸子卻是上下打量了雲千夢一番,這才開口“你這孩子,如今回了京城,可要好好的調養一番,身子好了,才能盡快的懷上孩子!”

  此話一出,雲千夢的雙頰不由得飄上兩朵紅暈,饒她是現代人,但總有人在自己的耳邊提到子嗣的問題,依舊有些別扭!

  隻能拉著穀老太君的袖子晃了晃身子,那雙清亮偷笑的美眸已是轉向一旁的曲妃卿,打趣道“那也得等表姐出嫁了呀!”

  一提及此話題,莫說穀老太君,就連季舒雨亦是為難的皺起了眉頭!

  經過上次瑞王的事情,盡管後來澄清與曲妃卿無關,可畢竟是把曲妃卿牽扯進去,現在根本無人上門提親!

  這可是愁死了穀老太君與季舒雨,加上太後那頭的緊逼,更是讓他們煩不勝煩!

  “夢兒,你就莫要取笑我了!”其實,沒有人上門提親,倒是讓曲妃卿鬆了一口氣!她便是因為擔心父母祖母因為自己的年紀,而草草的應下一門親事,如今沒有人上門提親,倒是讓她輕鬆了不少!

  隻是每每看到父母等人為她發愁的模樣,曲妃卿心中亦是不好受,隻是卻不知該如何改變如今的現狀!

  “外祖母與舅母莫要擔心,相信表姐的好姻緣還未來!若是來了,這是擋也擋不住的!”雲千夢看眼出落的更加漂亮的曲妃卿,語含深意的開口!

  而穀老太君聽完雲千夢的話,則是與季舒雨相視一眼,雙方眼中均是浮現一抹讚同的神色!

  畢竟,她們的麵前便有這樣一則例子!太後當年為雲千夢指婚嫁給辰王,卻不想辰王當著玉乾帝的麵便要求退婚,害得雲千夢當時名譽掃地,受盡京城眾人的嘲笑謾罵,其狀況比之如今的曲妃卿則是更加的嚴重!

  但這西楚卻還有慧眼識珠的楚飛揚,不懼世人對雲千夢那有失公平的評價,一眼便看出了雲千夢的聰慧獨特,進而求的雲千夢的放心,兩人喜結連理!

  如今後悔的竟是那當初辰王,而京城中所有人對雲千夢的評價也已有負麵漸漸轉向正麵!

  是啊,在錯嫁了曲若離之後,穀老太君對於高門之婦的身份也已是漸漸看淡,隻要對方能夠讓曲妃卿幸福,她又何必在乎太多?

  “夢兒,你瞧這滿朝文武中,可有滿意的人選?”即便是小官吏,隻要人品好,對妃卿真心,穀老太君便會列入考慮之中!況且妃卿性子較為純善,那些豪門大院也不見得適合她!

  雲千夢見穀老太君問起此事,先是看了眼麵色略顯緊張焦急的曲妃卿,對她安撫一笑,隨即看向穀老太君,不答反問道“外祖母心中可有中意的人選?其實,這滿朝文武中,可塑之才比比皆是!隻是,這選婿卻不是選朝廷棟梁,不僅僅是對方滿意表姐便可行的!這也需要表姐的點頭,否則豈不是平添一對怨偶?”

  在曲妃卿緊張的神色中,雲千夢緩緩開口,不但說出了曲妃卿的心聲,亦是道明了穀老太君的擔憂!

  “祖母,妃兒不要嫁人!妃兒就是願意呆在侯府,永遠伺候祖母!”曲妃卿見雲千夢給了自己一個眼色,便起身撒嬌道“祖母,孫女可是趁著這些日子給夢兒繡了好些花樣,這就便帶她過去看看!”

  “你呀!就會給我們打馬虎眼!得,今兒個夢兒好不容易過來,祖母便也不嘮叨你了,你們姐妹兩便去聽雨軒說些瞧瞧話吧!”穀老太君見孫女不愛聽這些話,且曲妃卿畢竟是個未出嫁的閨女,有些話的確不方便在她麵前提起,便痛快的放行!

  聞言,雲千夢淺笑著站起身,對兩位長輩福了福身,便與曲妃卿相攜走出瑞麟院!

  “呼!”外麵陽光明媚,暖洋洋的照在身上,讓曲妃卿也跟著呼出一口氣!

  雲千夢看著她這般遇劫重生的模樣,便輕聲的笑了起來,隨即促狹道“表姐,瞧把你嚇得!”

  曲妃卿卻是苦笑一聲,挽過雲千夢的手臂,與她並肩走在廊簷下,低聲道“當真是十分畏懼祖母提起此事!”

  見曲妃卿這略帶感慨無奈的聲音,雲千夢腳下的步子微微停頓,側臉看向微蹙眉的曲妃卿,帶著一絲試探道“我方才對外祖母所說的皆是真話!滿朝文武中,的確有不少的可塑之才,其中也不乏專一之人!表姐既然已經放棄那人,為何不能看一看他之外的其他人?或許能夠找到更加合適的!永遠的懷念那個人,蹉跎的,也不過是你的年歲!”

  靜心聽著雲千夢的開導,曲妃卿卻在聽完後,目光狐疑的凝視著雲千夢,有絲不確定道“夢兒,你是不是發現什麽?”

  見曲妃卿已是猜出些許,雲千夢抿唇一笑,輕拍了拍她的手,淡雅道“我隻是不願表姐永遠活在回憶中!其實,這世間海闊天空,並非咱們生活的這一方小院這般狹小!這世間的人也是形形色色,沒有接觸便抵觸旁人,是最糟糕的一種處事態度!表姐,放開你的眼界,你會發現另一片天空的!”

  自始至終,雲千夢均沒有提到寒澈的名字!隻是希望曲妃卿能夠看一看旁邊的人,能夠多發現一顆捍衛她的真心!

  曲妃卿靜靜的品味著雲千夢的話,忽而展顏一笑,如一朵芙蓉盛開般惹人憐愛,隻見她摟緊雲千夢的手臂,一手則是點了點雲千夢的額頭,淡然道“你總是能輕而易舉的說服我!”

  見曲妃卿聽進了自己的話,雲千夢亦是勾唇一笑“表姐都給夢兒繡了些什麽花樣?我可要好好的欣賞一番!”

  “那咱們快回聽雨軒吧!”見雲千夢又調皮了起來,曲妃卿輕笑出聲,兩道倩影在陽光下緩緩遠去……

  而此時的大殿上,卻是陷入一片死寂中!

  玉乾帝在看完楚飛揚的奏折後,則是久久不曾開口,冷淡的臉上沒有半絲的表情,讓所有人猜不出他此時心中想著什麽!

  就連伺候他多年的餘公公,在看到玉乾帝這般高深莫測的表情後,一顆經曆過大風大浪的心也不禁跟著緊張了起來,不由得猜測起楚王在奏折中到底稟報了些什麽事情!

  而楚飛揚似乎早已料到會有出現這樣的情況,那含著淺笑的臉上卻是沒有半絲畏懼之意,隻是穩如泰山的立於大殿的中央,對於玉乾帝那隱隱傳來的壓迫力與四周的揣測目光沒有表現出半點的擔憂!

  半盞茶的時間過去,玉乾帝依舊是保持著雙手撐在龍案的動作,眾大臣早已是心如搗鼓畏懼不已!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楚王嘴角含笑,神色淡然的立於大殿上,散發著睿智光芒的黑眸中所蘊含的穩重鎮定始終沒有動搖過,而立於兩旁的大臣們卻已有些偷偷開始擦拭頭上的冷汗!

  一炷香過去,玉乾帝頭上冕旒的垂珠在這段時間內竟絲毫沒有擺動過,而楚飛揚嘴角的笑意卻從未減少半分!

  “皇上!”餘公公見底下的大臣們均有些受不了這樣的氣場,便隻能大著膽子低聲提醒玉乾帝,希望能夠結束這長時間的沉默!

  一道淩厲的目光頓時射向餘公公,嚇得餘公公立即閉上了嘴,不敢再開口!

  而直到此時,沉寂的大殿上,終於響起垂珠相撞的清脆聲響!

  “楚王,這奏折中所稟報的事情可都屬實?可是全部有憑有據?此事人命關天,可不能魯莽行事!”玉乾帝微皺眉,這才緩緩開口,隻是說出的話卻是讓人摸不著頭腦,讓眾大臣均不明白皇上到底在說何事,而楚王的折子中又是提到了何事!

  “回稟皇上,微臣奏折中所稟奏的事情,件件屬實!皇上若有疑慮,大可詢問兵部侍郎!”楚飛揚朗聲回道,不卑不亢間展現的浩然正氣讓人折服!

  而聽到楚飛揚這番話的玉乾帝,卻再次沉默了起來,目光透過珠簾射向立於隊伍中的韓少勉,右手則是習慣性的搭在龍案上,手指有節奏的輕敲著桌麵,似是在考慮整件事情的真實性!

  韓少勉則是與其他人一樣立於大殿上,隻是相較於其他人畏懼的低下頭的模樣,韓少勉卻是挺直腰杆立於眾人之中,亦是滿臉正色的接受著玉乾帝的檢閱!

  立於前麵的端王卻是微微側頭,看了後麵的韓少勉一眼,隨即有轉頭仔細的看了看玉乾帝,這才恢複方才站立的模樣!

  “左相何在?”半晌,玉乾帝轉開看向韓少勉的眼,淡淡的開口!

  “微臣在!”被玉乾帝點名,寒澈一個跨步走出隊列,清聲回道!

  “楚王方才的奏折中涉及幾件大案,朕看之心頭大震,遂命你徹查這些事情,給朕一個答複!”把手中的折子交給餘公公,玉乾帝下旨道!

  聞言,朝中百官紛紛麵麵相覷,他們雖知玉乾帝偏向這新科狀元,不但欽點其為庶吉士,更是在寒澈修習不滿三年內榮升他為左相!

  可如今,皇上竟為了給這位新左相立威,率先拿楚王開刀!

  況且眾人心中也是明了,楚王處事向來果斷明了,判決也素來公正,如今卻讓寒澈重審楚王的折子,這豈不是對楚王的不信任以及能力的質疑嗎?還是說皇上與楚王之間的關係已經惡劣到皇上不再顧及楚王的顏麵?

  而此時被授命的寒澈亦是心頭一顫,終於明白玉乾帝為何會在昨晚召自己與楚王進宮!這樣明裏暗裏的探視,加上今日在朝堂之上的這番舉動,即便他自己心中明白應當如何做,但在外人的眼中,隻怕早已把他歸於玉乾帝一派!

  心頭不禁為玉乾帝的計謀暗自咬牙,但寒澈的臉上卻是淡漠如初,隻見他在眾人略帶有敵意的目光中,用極其冷靜的聲音回道“微臣遵旨!”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