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18

,繼續開口,“曾聽父皇提起,寒小姐尚未許配人家,不知將來怎樣的人家有幸能夠娶到寒小姐!”

此話一出,眾人均是有些不解,原以為江昊天急著見寒玉便是有意納她為妃,可現在聽他話中的意思,卻又似乎不是這麽一回事,倒是讓所有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而江昊天說出此話後時,帶笑的眸子卻是一掃在座的男子,就連那不成器的元慶舟也被他認真地看了一眼,這才收回了視線,徑自放在寒澈的身上。

楚飛揚端起茶盞,目光卻是越過碗沿與雲千夢輕輕地接觸了下,隨即緩緩飲下一口熱茶。

雲千夢則是平靜地注意著江昊天的一舉一動,隻覺這太子當真是深藏不露,平日裏呆在宮中深居簡出,卻不想竟有這樣的心思。

今日他在這些世家大族麵前點名提到寒玉的婚事,雖說沒有表明自己的真正想法,可這些向來謹慎的貴族們,又豈會因為一個女子而得罪儲君?隻怕那些本想與寒相府結兒女親家的貴族們,已是在心中打消了這樣的念頭,這樣寒澈隻怕也不得不把寒玉嫁入皇家,成為玉乾帝一黨。

隻是,更讓雲千夢欣賞的,則是此時寒澈與寒玉的態度。隻見兩人立於場中央,麵色淡然不見半點漣漪,鎮定的仿若身經百戰的將領,就連海王這樣心思細膩之人也對此二人多看了兩眼。

對於江昊天方才的玩笑話,此時卻無人敢接口,就連辰王等人,也隻是坐在席間靜心品茗,並未插手別人的事情中。

寒澈微微上前,走到寒玉的身邊,用自己的身子替寒玉擋去了大部分的投注在她身上的視線,這才鎮靜的開口,“多謝太子體恤!小妹年歲還小,父母隻希望她一聲平安幸福便可,在門第上卻沒有過多的要求!”

簡單的一句話,等於是變相地擋回了江昊天刁難的問題。

“海王爺,今日怎不見錢太傅前來?既然錢太傅在太子麵前這般誇讚自己的外孫,怎不見他的人影呢?”寒澈的話一出口,旁人再開口便不會引起江昊天的猜忌,隻是場中也唯有楚飛揚敢在這個時候說話,其餘的公子小姐均是沉默以對,免得惹火燒身。

海王則是溫雅一笑,目光自寒澈兄妹的身上轉向楚飛揚,笑著開口,“錢太傅年紀大了,稍晚些才能過來!楚王不會是想與錢太傅飲酒吟詩吧?想來上一次王妃一曲《春江花月夜》配合楚王的詩,可真是絕配!如今憶起,猶覺得餘音繞梁,讓人回味無窮!”

此言一出,雲千夢便覺所有的目光瞬間聚集在自己的身上,而那最為強烈的一束,則是來自坐在楚飛揚身旁的江沐辰。

☆、第二百六十三章

趁著眾人注意力的轉移,寒澈帶著寒玉悄悄退回自己的席間。

雲千夢抬起頭來看向辰王,見他雖然坐著沒動,可雙目卻是壓抑著一團火焰,帶著熾熱的溫度射向她。

淡然地與辰王相視一眼,雲千夢平靜地轉開目光,隨即看向開口把自己推出來的海王,淺笑著開口,“王爺謬讚!要說琴藝,還是和順公主更為精湛,可惜公主遠嫁北齊!”

雲千夢以她一貫的冷靜應對著各種刁難,並未因為自身已是楚王妃而有所張揚跋扈,隻是身上的尊貴之氣卻越發的明顯,也讓海全明白這個女子看似不動聲色,實則早已出手,海恬敗在她的手上,其實並不丟人。

聽之是誇讚的話,可知曉實情的人均是明白了話中的真正含義。海恬再如何的出眾,得不到楚飛揚的青睞,一切都白搭,最終反倒是因為她的出眾,而落得遠嫁敵國的命運,這樣的命數,當真是讓人唏噓不已。

“嗬嗬,王妃真是謙虛!在本王看來,王妃的琴藝才是一絕,泛舟湖上那曲《水雲》,應時應景,當真是讓人終生難以忘懷,那?鏘有力的琴音,更是能夠掀起將士對沙場的向往,想必這整個西楚,也難以有人能與王妃那一曲相提並論!”可海王也不是省油的燈,細膩的心思下是讓人難以琢磨的陰謀,時不時地提及雲千夢上一次來海王府所彈奏的曲目,又加以適當的解釋,想必是有心爀擾江昊天。

一個女子能夠彈出帶有沙場氣勢的曲子,隻怕是在座的其他閨秀們都沒有這樣的本事吧!而偏偏雲千夢這位雲相府的嫡長女卻嫁給了權勢滔天的楚王,這其中到底藏了怎樣的貓膩,當真是耐人尋味。

聞言,雲千夢淺笑以對,楚飛揚則是輕抿熱茶,把戰場交給自己的王妃,並未插手此事。

倒是辰王在聽完海王的話後,眼底的火焰瞬間熄滅,鋪天蓋地的冰霜席卷而來,冷然地盯著海全,冷笑道:“王爺當初可是盛讚楚王妃那一曲《水雲》!本王記得,海王當時聽完曲子,可是十分懷念當年馳騁沙場的一切!可惜海王雙腿受傷,不能再騎馬殺敵!隻不過,海郡王卻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加上海王的諄諄教誨,想必前途定是不可限量!”

明顯向著雲千夢的說辭,卻無人敢反駁。

而江沐辰的話中,則是極其隱晦地點出了海全的野心。畢竟,如今海沉溪的手中還握著去年與北齊一戰後剩下的幾萬大軍,這樣的情況比之雲千夢的曲子來,可是危險嚴峻的多,想必以江昊天的精明定也能聽出話中的意思。

語畢,江沐辰看向楚飛揚,卻見對方半斂著眼眸,那微微泛著笑意的眼底頓時讓江沐辰心頭大怒,不由得暗罵楚飛揚的無動於衷,海全已是欺負到雲千夢的頭上,楚飛揚竟還裝聾作啞的隻顧喝茶。

而曲景清在聽完辰王的話後,那藏在桌布下的雙手則是用力地絞動著手中的帕子,眼中的得意漸漸退出,換上嫉妒與氣憤。

吳沁沁自是感受到曲景清情緒的變化,心頭一聲冷笑,卻是裝模作樣地低聲安慰著她,“曲小姐這是怎麽了?辰王隻不過是蘀楚王妃說了幾句話而已,你也不必太過在意!”

她的話不說則已,一說便見曲景清那勉強維持著淺笑的臉頓時陰沉了下來,目光含著指責地看向辰王。

吳沁沁亦不是傻子,自然是看清楚了她眼底神色的轉變,心中一陣開心,便安心地坐在席間不再開口。隻要讓曲景清對辰王產生恨意,繼而產生不嫁給辰王的心思,其他的事情便與她無關,她可不願看著樣樣都不如自己的曲景清嫁入辰王府成為側妃,而自己卻委屈的隻能是一個元夫人,將來見了曲景清或許還要行禮,這樣的差距是吳沁沁所不能接受的。

“嗬嗬,辰王真是太看得起本郡王了!要說這西楚武將第一人,還是當屬老楚王,然後是楚王!我父王若真有辰王說的這般厲害,當年就不會被弄壞了雙腿!”海沉溪目光一掃江昊天含笑的表情,則是謙虛地開口,為海王擋掉了辰王的故意陷害,卻又把楚飛揚和楚南山拉扯進了這個是非圈。

底下坐著的賓們均是噤聲不開口,紛紛感受到上麵幾人之間暗藏的波濤洶湧,隻不過,掀起這陣口舌之爭的,卻是那端坐在席間、麵色淡然的楚王妃。

夏侯安兒聽著海沉溪的話,細致的眉頭漸漸輕蹙了起來,隱隱帶著怒意的明眸瞬間射向這個不安好心的海郡王,心頭暗惱不能出言反駁海沉溪對楚家的抹黑。

海沉溪是何等敏銳的人,自然感受到夏侯安兒那帶有怒意的視線,似笑非笑的眸子看向不遠處的夏侯安兒,見她瞪了自己一眼後便冷冰冰地轉開了眼,海沉溪鋪滿淺笑的眼底則是劃過一絲冰冷。

“多謝海郡王的盛讚!相信爺爺聽到你的誇讚,亦會開心不已!這人啊,上了年紀,就有些像小孩兒,最是喜歡聽見那些誇讚他的話!否則每天閑在王府中,也是無所事事!”楚飛揚爽朗一笑,清嘯笑聲瞬間傳入眾人的耳中。

但出乎眾人意料,他竟是大大方方地接下了海沉溪對楚家的讚美之詞,不似往日那般把這樣可能使楚家遭受別頂之災的言辭拒之門外。

此言一出,辰王目光微微一頓,轉而淡掃楚飛揚一眼,心中已是明白了他的用意。一個已經沒有爵位,閑在家中的老頭能夠掀起怎樣的風波?而楚飛揚隻怕也在告訴眾人,楚南山急流勇退,並不貪念這些權錢地位。相較於楚南山,如今仍舊握著幾萬人馬不肯交給朝廷的海王府,則就顯得心叵測了。

好個楚飛揚,看似落了下風,實則占盡了優勢。尤其在江昊天這個儲君的麵前,亦是暫時打消了江昊天對楚家的疑慮和戒心。

雲千夢揚起臉來,明眸眼底閃爍盈盈笑意,與楚飛揚深情相視,兩人凝視片刻,這才在辰王再次有意的破壞下轉開了眼。

辰王盯著深情凝視的兩人,心頭的火焰頓時竄上眼底,故意在這個時候開口,“本王倒是覺得老楚王現如今依舊是心係朝政,否則豈會在楚王與王妃遇襲時闖入大殿呢?這普天之下,做出這樣的事情卻不會被皇上責罰的,也唯有老楚王一人!”

辰王此言,則是提醒眾人,楚南山深受先祖帝器重,手中握有常人超有的權勢,隻怕這個權勢比之玉乾帝,也不見少。

“王爺這就誤會了!”殊不知,楚飛揚在洞悉了江沐辰的挑撥離間後,卻是心平氣和地辯解,“這隻不過是爺爺愛孫心切!一如元德太妃,不也為了王爺抗旨了嗎?這親情豈是權勢所能左右的?”

一句話,便在江沐辰的身上印下了不孝之名,楚飛揚則是細品茶水,欣賞著江沐辰泛著寒氣的臉色,心情豁然開朗。

“父王,船已經準備就緒,還是請太子和幾位王爺上船吧!”此時,海越淺笑著開口。

今日本就是海越之子滿周歲的喜宴,可因為海越並未踏足朝堂,因此方才眾人之間的閑聊,他也不便插嘴。加上前一次海睿滿月酒時他並未出席酒宴,對於當時所發生的事情隻是在事後聽說了一些,卻並未親眼所言,亦是不能隨意的插口,一時間,倒顯得海越極其格格不入,卻偏偏是今日小笀星的親身父親,讓海越如今顯得十分的尷尬和被動。

海王自然也是注意到海越的境況,便笑著打斷辰王與楚王之間的鬥嘴,儒雅道:“老臣這王府也沒有什麽特別的景色,能舀得出手的也隻有湖上泛舟,還請太子莫要嫌棄!”

聽到這對父子的談話,雲千夢心中微微詫異,隨即又明白了過來,想必上次宴會後玉乾帝的耳中定是聽到些風言風語,便派了江昊天這個太子前來查看究竟。而海王為顯並無二心,則也順著江昊天的心意,讓他登船遊玩。

“何必這般麻煩!想起那次海恬的陷害,我就氣不打一處來,幸而你沒有事!”聽到又要登船,曲妃卿第一個撅了下嘴,滿眼的不願意,更是有些緊張地把雲千夢周身看了一遍,見沒有留下病根,這才放下一顆心。想來也是自己當時太過膽小,不但幫不了夢兒,反倒累得她落水了!

“我沒事!”雲千夢舒雅一笑,當時自己那一跳並不虧,不但護住了表姐,還反將了海恬一軍,兩全其美。

“海王請!”江昊天舀出太子的氣度,爽落地站起身,領著眾人往隨意園外走去。

直到此時,眾人才發覺,這太子的身邊竟沒有帶任何禁衛軍,全程均是由楚飛揚和江沐辰護在一旁。

可見玉乾帝當真是揣摩人心的高手,這幾方勢力爭鬥不下,受益的還是玉乾帝,他便放心的把太子交給這幾人,想來這些人自是不會讓江昊天在自己的手中出事。

“咦,今日並未見到端王與韓侍郎啊!”眾人隨之站起身,曲妃卿看著已經盡數走出隨意園的男賓們,有些不解地開口。

☆、第二百六十四章

聞言,雲千夢環顧一周,的確沒有看到韓少勉的身影,一時間倒是笑了。端王向來不參與朝中幾派係之間的爭鬥,今日這樣的宴會,以往不會參加,今日自然也不會參加。

至於上一次端王府晚宴,也不過是為了蘀韓少勉鋪路。但當時端王卻幾乎宴請了朝中所有派係之人,聰明的沒有得罪任何一方。

“參加了並非什麽好事,不參加也並非是壞事!”隨著眾人緩緩往湖邊走去,雲千夢一麵欣賞著海王府自然天成的秀麗風光,一麵隱晦地回答著曲妃卿的問題。

“這倒也是!看來,端王也是個極其聰明的人,平日裏不顯山不露水的,卻幾乎沒有得罪任何人,就連……”說到這裏,曲妃卿四下看了看,見身旁沒有多餘的外人,這才接著開口,“就連皇上與太後,也不曾對他表示過不滿!”

往日裏,太後常常召見曲妃卿,她自然是知道這些派係中,最然太後與玉乾帝放心的,便是端王。

“是啊!”而雲千夢則是雙目含笑地淡淡回了一句,能讓所有人這般沒有戒心,端王做得的確很好,甚至比楚南山還要讓玉乾帝放心。不過,相較於手握兵權的楚南山,端王的確沒有威脅玉乾帝皇位的資本。

“曲小姐,按理說,你可是輔國公府的長女,那能夠並排與楚王妃走在一起的人,應當是你!可如今,這樣的位置,竟被你那堂妹霸占了!”吳沁沁與曲景清走在距離雲千夢等人一丈遠的後麵,見雲千夢、曲妃卿以及夏侯安兒三人手挽著手說說笑笑的模樣,吳沁沁十分不爽,眼角餘光略帶著不屑的瞟了身旁曲景清一眼,話中含著濃濃地諷刺道。

曲景清豈會不知吳沁沁的心思,不就是想挑撥自己前去羞辱雲千夢和曲妃卿嗎?可是現在楚飛揚和曲長卿均走在前麵,自己不怕惹怒雲千夢曲妃卿,可萬一讓楚飛揚等人知曉,想起上次曲長卿命人把自己與母親丟出輔國公府的事情,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