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19節

  “若本宮不親自前來,海王又豈會相信本宮的誠意?險中求勝不就是這麽來的?若王爺是安分守己的人,又豈會偷偷的預謀這件事情這麽多年?又何必在本宮的麵前充當好人?”絲毫不給海全麵子,齊靖元瞬間便出言反擊,臉上的冷然讓人畏懼,眼中的扈氣更是帶著不可一世的張揚!

  父子三人齊齊看向開口的齊靖元,海全麵色淡然、海沉溪神色平靜,海越的臉色中則是摻雜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怒意!

  “嗬嗬!太子所言極是!倒是本王妄作小人了!”一陣簡短的沉默後,海全朗聲而笑,卻是承認了自己的私心!

  齊靖元卻在此時看了看外麵的天色,隨即從衣袖中掏出從海恬那得到的信件,放在右手邊的茶幾上,複而開口“這信件中的內容,想必均是假的!王爺就以這樣的態度來與本宮談論聯手的事情嗎?這般沒有誠意,讓本宮如何相信你?”

  “太子莫要欺人太甚!父王把恬兒嫁給你,這便是最好的誠意!”而齊靖元的話剛落地,海越便出聲反駁!

  此時的海越麵色肅穆,眼中卻是帶著強烈想出頭的**,更是想強壓海沉溪一頭,這才貿然出言!

  “越兒!”一聲厲喝瞬間從海全的口中呼出!

  海越心頭一緊,隨即收回周身散發出的敵意,緩緩站起身,對海全與齊靖元拱手道“海越失禮!父王恕罪!還請太子莫要見怪!”

  而齊靖元卻仿若沒有聽到海越的道歉,目光陰冷的掃過海越隨即放在海全的身上,緩緩開口“海王出於何種考慮才點頭答應海恬和親,這件事情,想必海王心中最是心知肚明了!海恬的身份,說到底,對於海王府而言,也不過是一個細作與媒介!若失去了這個作用,想必海王府亦不會對她的生死多做關心吧!”

  既然話已挑明,齊靖元則尖銳的開口,絲毫沒有考慮到自己如今的處境以及雙方之間的麵子!

  對於野心大如天的海全,居然為了這樣一件小事而遮遮掩掩,當真是有損他海王的顏麵,這也是讓齊靖元不屑的原因!

  “太子何故這般總是語中帶刺?既然我們雙方均由合作的意向,何不平心靜氣的談一談,難道太子喜歡劍拔弩張的氛圍?”海沉溪開口,緩解了因為齊靖元的直率而帶來的尷尬!

  海全已是抬手示意海越坐下,既然齊靖元不在乎越兒的道歉,那自己也不必這般的在意!更何況,齊靖元此人喜怒無常,就算此時得到他的原諒,但下一秒他卻極有可能嫉恨起來!對於這樣的人,當真不能以對待平常人的心態對之,否則吃虧受苦的便是自己!

  麵上的和善漸漸的褪去,謹慎嚴肅的神色,海全這才緩緩開口“太子既然知曉這是極其隱秘的大事,又豈能要求本王自一開始便拿出真的信件?即便本王已是挑中太子為盟友,也是需要時間觀察太子的誠意!本王這般說,希望太子能夠體諒明白!”

  “這是自然!換做本宮亦會如此!海王心思細膩,所想所做的又豈會比本宮少?”勾唇一笑,無邊的冷意在唇邊蕩漾開,齊靖元雙目盯著海全退去溫和假象的臉,淡淡地開口“隻是,不知本宮是否合格?海王的觀察又進行到哪一步了?”

  隻見海全在聽完齊靖元的問話後,卻是儒雅一笑,隨即開口“太子嚴重了!太子豈有合格一說?普天之下,也唯有太子具備這樣的能力!本王之所以這般小心,也是為了雙方的安全著想!隻是,本王有些好奇,太子已是知曉了本王的心意,那又是什麽原因,讓太子答應與海王府聯手呢?”

  “怎麽?難道非要說出理由,才能與海王府聯手?況且,王爺你的心思,隻怕不止本宮知曉吧!那坐在京城龍椅上的玉乾帝、辰王府的江沐辰、楚王府的楚飛揚,又有哪一個不明白您的心思呢?他們與本宮唯一不同的,便是對此事保持了沉默,均沒有點出王爺的心思!卻並不代表他們不清楚您的心思!”三言兩語,齊靖元便把話題從自己的身上又拉回海全的身上,亦是讓他看清楚現狀,有意的想引起海全居安思危的危機感!

  隻是這幾句話,卻是說中了海全的心思,讓他目色一沉,臉上再也無法維持原本的溫和,肅穆的表情中隱隱浮現出一抹殺氣,但轉瞬間卻又消失無蹤,可見海王此人的自控能力是極強的!若非今日齊靖元這般不給他麵子,三番兩次的點明他的心事,他亦不會讓人瞧見自己儒雅之外的麵孔!

  當然,雙方均是攻占人心的高手,此刻看似是齊靖元在爭論上占了優勢,但他所表現的也並非完美無缺毫無破綻!

  刻意回避海王方才的提問,僅僅這一點,便已是引起了海全的注意,亦是在心中記下這一點,待齊靖元離開後著人好好的調查一番!

  “太子當真是精明睿智!”並未就玉乾帝等人的問題展開爭論,海全四兩撥千斤的把這個話題給揭了過去,那雙看似溫和的眸子卻帶著凜冽的光芒,直衝向不遠處坐著的齊靖元,帶著審視與考量!

  “既然王爺此時無意說出計劃,那本宮便告辭了!”見雙方已是沒有談下去的誠意,齊靖元起身道!

  “太子請留步!今日夜已深,不如就請太子暫住王府,明日本王再派侍衛護送太子離開!”海全也隨著站起身,溫文爾雅的麵孔上浮現的是長者對晚輩的關愛!

  卻隻有齊靖元清楚,在海全看似為他著想的背後,卻依舊帶著層層的試探!方才還指責自己前來海王府,會給海王府帶來災難,此時又豈會這般好心的讓自己住下?這不過是在審視自己是否夠格成為他的盟軍吧!

  冷冷地勾唇一笑,齊靖元冷睨海全那看似極其真誠的麵孔,緩緩開口“如此就多謝海王了!不過,既然王爺這般小心翼翼,本宮又豈會不知死活的留下?萬一那些眼尖的發現了,豈不是連累了海王府!”

  說著,齊靖元便轉身走向門口,隻是在雙手即將碰到門栓時,齊靖元卻又側身問著“看來王爺是決定與本宮聯手了!既然如此,那以後與王爺之間的聯係,則就不需要和順公主了吧!”

  聽到此言的海越則是猛地皺了下眉頭,就連海全的眼眸深處亦是泛出一絲冷意,三人中唯有海沉溪事不關己的盯著那還未被打開的木門!

  “這樣的事情,還是由恬兒與本王聯係吧!太子是北齊的儲君,素來日理萬機,又豈能因為這樣的小事而耽擱太子的時間?”沉吟片刻,海全則是立場堅定的開口!隻是看向齊靖元的眼神卻是發生了些微的變化!

  莫說方才他還在觀察齊靖元是否有資格成為他們的盟軍,那麽此刻,海全的心中已是對齊靖元點頭不已!這樣一個頭腦清楚、心細如發的男人,的確有資格成為他的盟軍!

  齊靖元看似是征求意見的問話,卻是透過這個問話,在確認自己對他的認可態度!這樣細膩的心思,果真讓人不敢小覷了他!

  聽完海全的回答,齊靖元則是淡漠的點了下頭,隨即拉開書房的門大步走了出去!

  清冷的月光頓時把齊靖元籠罩在它的銀灰之下,卻也是極好的掩藏了齊靖元眼中嗜血的光芒!

  好個海全、好個海王,即便已經認同了自己這個盟軍,卻依舊這般小心翼翼!這不但保住了海恬的性命,亦是能夠讓海恬從中監視自己,若自己有了不軌之心,隻怕海全定會立即反咬一口!

  隻不過,北齊與西楚相隔甚遠,即便能保住海恬的性命,隻怕也是無法保住海恬不受皮肉之苦!況且,這樣聯絡的事情交給海恬,即便將來發生變故,這一切隻怕也是牽扯不到自己的身上!畢竟,在書信往來中,可是沒有自己字跡的書信,又如何能夠指控到他的頭上呢?

  海全啊海全,你就是太過謹慎、太過小心、太過不信任旁人,留下這樣的隱患,本宮倒要看看你如何去彌補!

  朦朧的月色覆上齊靖元陰冷至寒的眼神,柔和了他眼底的神色,卻改變不了他周身散發出的嗜血光芒!

  海沉溪奉命送齊靖元離開海王府,把他一路送至山腳下,這才騎馬返回王府!

  “主子,您又何必親自跑一趟?”看著海沉溪的身影消失在暗夜中,隱藏在暗處接應齊靖元的侍衛這才在主子的同意下現身!

  “哼,不親自跑一趟,本宮又如何探知自己想知道的消息呢?”不過,海全這個老奸巨猾的老匹夫,說話行事幾乎滴水不漏,利用他自己的兒子也是這般的徹底!在這樣嚴謹的對話中,想要從他的口中探知一些消息,卻也是極難的!齊靖元目光驟然轉冷,臉上浮現一抹冰冷至極的笑容,不過,這樣才好玩,事情才剛剛起頭,接下來的一切,希望不會讓海全那張溫和的臉上浮現詫異之色!

  收回看向海王府方向的視線,齊靖元招手讓侍衛靠近,隨即在他的耳邊低聲吩咐了一連串的事情!

  “父王,您怎麽看這個齊靖元?”趁著海沉溪送人不在,海越出聲問著海全,心底卻是把齊靖元狠狠地罵了一氣,這才舒解了他方才被齊靖元藐視的怒意!

  海全卻沒有因為齊靖元的離開而重新坐下,精睿的目光掃了眼外麵的月色,這才緩緩開口“一國的儲君,自然是不能輕視的!他方才所表現出的一切,已是具有君王的風範!越兒,齊靖元此人陰險狡詐,日後即便與他相處,你也不可大意!更不能像今日這般魯莽!今日若非是在我這海王府,隻怕齊靖元早已對你動手!你莫要忘記,你妹妹陪嫁那幾千宮人的下場!”

  聞言,海越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雖對海全的話向來十分的信任聽從,但此次卻有些不以為然!想他可是海王世子,豈是那些低賤的宮人所能比的?

  “父王何必怕他!說到底,齊靖元也不過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子,所仰仗的也不過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無知!”海王的話讓海越心頭不快,心口仿若是堵了一塊石頭般喘息難受,便有些賭氣的開口!

  聽到海越這不知死活的回話,海全一時間怒了,指著海越的臉麵便怒道“你看你,本王剛剛告誡完,你就拋擲腦後!他齊靖元即便隻是一個孩童,他也是北齊的儲君!即便他殺了恬兒,我們也不能當真拿他怎樣!你以為他方才所說的話均是無聊的廢話嗎?好好的用心想一想,他的話中是帶著幾層的意思!你以為他站在咱們的地盤,他就會怕了我們嗎?”

  見海全發火,海越頓時低下了頭不敢再惹怒自己的父王!

  同時心中亦是把方才齊靖元自進入書房後開始的對話從腦中過了一遍,這才猛然的發現,自始至終場麵均是由齊靖元做主!不管是他毫無預兆的前來海王府,還是驟然離開海王,均是齊靖元在隨心所欲的做著!這一認知讓海越心頭一顫,這才反應過來,在方才這場談話中,齊靖元才是真正的主導者!

  “父王息怒!孩兒知錯了!以後再也不敢這般大意輕敵!”彎腰朝著海王的背影作揖認錯,海越的頭上已是滲出了點點冷汗,心頭不禁暗想,在這一場由齊靖元主導的會麵談話中,海沉溪又分析出了幾成?

  而此時的海全卻隻是把注意力盡數的放在窗外的夜景中,絲毫沒去理會認錯的海越!

  半晌,才見海全的聲音在寂靜的書房中響起“睿兒身子可好些了?”

  終於聽到海全對自己開口,海越的臉上不禁露出鬆了口氣的模樣!

  又見自己的父王詢問的正是自己的兒子,臉上便越發止不住的露出一抹笑容,趕緊回道“多謝父王關心,睿兒已是好多了!小孩子體弱,生病也是常有的事情!但父王洪福齊天,也定能庇佑睿兒的!”

  見海越這般說道,海全微點了下頭,語帶玄機道“病好了就好!你也回去歇息吧!”

  “是!兒臣告退!”帶著一絲小心,海越快速的抬頭看了海全一眼,這才悄聲退出書房!

  看著海越離開,海全也隨之踏出書房,在前往後院的路上則是遇到歸來的海沉溪!

  “沉溪!”滿意的看著箭步走來的小兒子,海全招手示意他靠近“如何?都安排好了?”

  “是!”臉上始終掛著亦正亦邪的笑容,海沉溪簡短的回了一句後,便向海全行禮告退!

  旭日初升,月隱雲後,新的一日又在日月交替中上演……

  而此時的皇宮亦是熱鬧非常!

  眾人看著從南尋回來的楚飛揚,紛紛上前寒暄,隻是那一雙雙含笑的眼眸中,卻又暗藏著不一樣的心思!

  “王爺!”看到楚飛揚,曲淩傲與曲長卿則是立即上前,兩人見楚飛揚毫發無傷的回來,眼中均是含著欣慰放心之笑!

  “幾月不見,侯爺的臉色越發的紅潤了!”仔細的觀察了曲淩傲的氣色,見他如今神清氣爽不似往日中毒時的蒼白虛弱,楚飛揚笑著開口!

  隨即又把目光轉向一旁的曲長卿,驚覺這段時日不見,變化最為明顯的便是曲長卿!

  擔任刑部尚書這幾月以來,曲長卿褪去了以往的青澀,顯得更加的穩重,眼底的沉穩與老練已顯然是一名老將,不再是以往那總是跟在自己身後詢問一件的男孩了!

  “長卿,看來這刑部尚書一職,非常能夠鍛煉人啊!”滿意的看著曲長卿的變化,楚飛揚出口誇讚道!

  “是!”隻是在楚飛揚的麵前,曲長卿卻始終保持著原樣!

  隻是,他們這邊還未敘舊完,已有另一波人朝著這邊走來!

  “要說沒有變化的,還是楚王!去了南尋依舊能夠受到南尋公主的青睞!”江沐辰冷聲開口,目光如劍的射向臉帶淺笑的楚飛揚,心頭卻是閃過雲千夢昨日依偎在楚飛揚懷中的畫麵,讓他心中頓時湧上怒意,直白的便說出楚飛揚南尋遇到的最為人津津樂道之事!

  聽到這明顯泛酸的話語,楚飛揚淺笑轉身,果真見江沐辰帶著一群官員走了過來!

  “本王前去南尋則是奉旨辦事!比不得王爺在京城這般的悠閑自在!昨日不但親自出城迎接本王,今日竟又開始學著婦人長舌八卦!看來我朝真是一切太平,竟讓王爺這般無所事事!”淺笑以對,溫和的話語卻如鋒利的長劍刺向迎麵而來的江沐辰,卻也讓四周原本想看熱鬧的官員頓時意識到自己的身份,不敢再看楚飛揚的笑話!

  聽到楚飛揚明裏暗裏的嘲諷,江沐辰目色一沉,但腳下的步子卻始終沒有停止,直到立於楚飛揚的麵前,這才重新開口“楚王今日這般意氣風發,想來定是有好事稟報皇上!”

  “這是自然!本王的向來不善隱藏自己的心事,不似王爺深沉似海,讓人難以捉摸!”快速的接話,卻讓四周的官員更加壓低了自己的頭,免得被這兩王所波及!

  “想不到今日早朝能夠見到楚王!本王還以為楚王會多加歇息幾日才會上朝!”此時,海王的聲音自遠處緩緩傳了過來,而推著他走進的則是海沉溪!

  聽到聲音,眾人紛紛轉身看去,果真見海王一身親王服被海沉溪推了過來,他臉上和煦的笑容頓時化解了方才因為辰王與楚王口舌之爭而引起的尷尬,也讓眾臣紛紛鬆了口氣!

  “想不到今日能夠見到王爺!王爺身子可好?”楚飛揚亦是溫和一笑,半眯的黑眸在陽光的折射下泛出極其精湛的光芒,一身的風華在眾臣的襯托下更顯尊貴!

  “多謝楚王關心!本王身子還算可以!倒是楚王出行這幾個月,似乎清瘦了些,王爺可要保重身子,莫要太過操勞啊!”海王微笑著對楚飛揚點了點頭,語畢便不再與楚飛揚多加交流,反倒是與其他的官員寒暄了起來!

  曲淩傲與曲長卿則是看著今日竟然前來上朝的海全,心中頓時了悟海全為何這般,隻怕他在得知楚飛揚回京的消息時,亦是知曉了幽州所發生的種種事情,特意前來看楚飛揚笑話的!或者,他的目的不僅僅是看笑話這麽簡單!

  “王爺!”眼底築起防備,曲長卿隨即看向楚飛揚,卻見楚飛揚舉起手製止他再次開口說出一些會引起歧義的話語!

  “放心!”目光重新放在曲長卿的身上,楚飛揚淡笑開口,伸手拍了拍曲長卿的肩頭,隨即領班踏入大殿!

  “上朝!”一聲高呼,宣示一日早朝的開始!

  眾臣列班而站,迎著身穿龍袍的玉乾帝踏上那九五之尊的寶座,隨即緩緩下跪,齊聲高呼“臣等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卿平身!”莊重威嚴之聲緩緩響起,玉乾帝輕抬右手,示意眾臣起身!

  “謝皇上!”一陣衣料的摩擦聲響起,眾臣均是自地上站了起來!

  “楚王,多日未見,你可算是回來了!”玉乾帝一掃今日列班而站的大臣,眼神頓時一亮,帶著一絲驚喜的對站在最前麵的楚飛揚開口!

  “微臣參加皇上!微臣有本啟奏!”聽到玉乾帝的點名,楚飛揚自隊列中站出來,雙手則是捧著一本早已寫好的奏折呈給玉乾帝!

  隻見玉乾帝對餘公公稍點了下頭,便見餘公公快步走下玉階,接過楚飛揚手中的奏折,隨即小心翼翼的交給玉乾帝!

  朝堂之上頓時陷入寂靜中,眾人均知楚王這是在向玉乾帝交代這幾個月幽州一行,隻是不知楚王帶來的到底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更不知玉乾帝看到那本奏折後,會有怎樣的反應,看來,他們今日的早朝是不會好過了,僅僅是玉乾帝看奏折的這段時間便已是這般的難熬!

  眾臣心思各異,紛紛揣測著接下來會發生何事,以做好準備應對接下來的事情!

  寒澈一身正一品官服加身,隻是臉上卻散發著青春的氣息,與一班老臣站在一起,顯得極其顯眼卻又那般不搭!

  隻是,僅是這樣年輕的寒澈,卻麵沉如水,比之那些已經皺眉低頭的大臣沉穩了無數倍!

  海王始終是一副儒雅的模樣,臉上的笑意沒有絲毫的偏差,即便此時朝堂上已是暗潮湧動,他依舊是笑的最為不為所動的一位!

  立於他身後的海沉溪則是麵色淡漠,仿若朝堂上所改變的一切均與他沒有關係!

  至於雲玄之則是眼含欣慰,想必對於自己的到來,雲玄之是十分樂見的!

  辰王依舊是一身冰冷的拒人於千裏之外,隻是此時他的眼底卻含著淡淡的怒意,楚飛揚心頭一陣冷笑,心知那怒意定是來自方才自己回敬他的話!

  楚飛揚立於大殿中央,在玉乾帝看奏折的時間內,淡掃立於自己左右兩旁的幾位重臣,把他們的表情眼神紛紛收於眼底,嘴角卻始終掛著一抹淺淡的笑容!

  而此時的楚相府中!

  “王妃,已經準備好了!”伺候著雲千夢用完早膳,慕春笑意盈盈的走進內室,對正在品書的雲千夢稟報著!

  “東西沒有落下的吧!”見慕春自昨日回到楚相府便這般開心,雲千夢也不由得被她感染,跟著淺笑了起來!

  “王妃放心!老太君、侯夫人、表小姐的禮物,都已經打點好了,一件也沒有落下!”慕春掰著手指細細的數著,神色認真謹慎,十分的可愛!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