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15

的天色,果真是已近晌午,而他和寒澈竟是整整忙了半日,便停筆笑道:“忙了一上午,真是辛苦寒相了!”

原以為寒澈不過是每日過來監督自己,可不想他竟是親自與自己抄錄這些重要的供詞,且一件件一樁樁均是與自己共同討論研究後才下定論,這樣親力親為,倒是有些出乎曲長卿的意外。且看此時寒澈聚精會神的模樣,並不是存心偽裝出來的,想不到一步登天的他竟是這般的謙虛好學,則更加得到了曲長卿的讚賞。

聽到曲長卿的聲音,寒澈自書叢中抬起頭來,臉上揚起一抹淺笑,溫和道:“曲大人辛苦了!今日海王府宴客,不知曲大人一會可要趕去?”

見寒澈問起,曲長卿則是點了點頭,“自然是要去的!”

白日出門時,隻是讓家丁護送妃卿前去,自己自然是要去接回妹妹,免得在荒郊野外的又遇到上次那樣被野獸襲擊的事情。

“既如此,那本相便與曲大人一同前往吧!小妹一早也已去了海王府,隻是路途遙遠,本相心中倒是有些不放心!”見曲長卿點頭,寒澈淡然地開口,“不知本相差人前些日子送往侯府的請帖,曲大人可收到了?”

經寒澈這麽一提醒,曲長卿倒是想起海王府宴會後便是寒相府的喬遷宴,便整理著手中的折子,認真道:“自是收到了,多謝寒相的邀請!”

隻是,曲長卿心中卻是有些詫異,寒澈此人雖接觸不多,但憑著往日的觀察,寒澈絕不是胡亂攀交情的人。即便皇上命他前來與自己共審楚培的案子,這些日子以來兩人之間的交流也僅限於案子本身,從未涉及宴會等事。而寒澈今日竟一反常態的主動開口詢問,倒是有些讓人意外。

思及此,曲長卿抬起眼眸看了對方一眼,卻見寒澈麵沉如水,倒是讓人瞧不出有什麽異樣的神情。

寒澈見曲長卿這般回答,便知此人謹慎小心,麵上卻沒有流露出半絲不悅的情緒。與曲長卿一同整理完今日摘出的要點,兩人便一同踏出刑部,騎上快馬,朝著海王府的方向奔去。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一路上風景秀麗,出了市集馬車向陽明山的方向駛去,人煙也漸漸變得稀少。

夏侯安兒掀起車簾,麵帶喜色地盯著外麵的景色,時不時地發出一聲讚歎,惹得雲千夢頻頻搖頭淺笑,看樣子當真是悶得久了,瞧把這丫頭開心地。

“好了,快坐好吧,一會進了山路,這馬車顛簸起來容易摔倒!”雲千夢拿出早已備好的糕點,就著茶水慢慢地吃著。畢竟,現如今不同往日,海王的野心已是漸漸地浮出水麵,她們前去做客還是小心為上。

聽到雲千夢的囑咐,夏侯安兒放下車簾坐正身子,捧起麵前的茶盞,一麵品著茶,一麵小口地用著食盒中的糕點。

兩人吃就了一會,便感覺馬車微微顛簸了起來,幸而這楚相府的馬車極其堅固,走在崎嶇的上路上也隻是些微的震蕩,否則雲千夢與夏侯安兒定會被茶水潑得狼狽不堪。

“真是的,京城這麽大的地,難道就沒有海王府的落腳之地?做什麽非要在這陽明山上建造王府!”茶水隨著顛簸稍稍灑了些在夏侯安兒的手上,隻見她一麵拿出帕子擦著手上的水漬,一麵小聲地抱怨道。

雲千夢笑著接過她手中的茶盞擱在小桌上,隨即蓋上食盒的蓋子,卻沒有開口。陽明山不但風景秀麗,裏麵的奇珍異寶是數不勝數,且地理位置俱佳,海全當初選擇陽明山,隻怕早已是做好了一切的準備。況且,當年海全為了西楚出生入死,先祖帝自然是要給他這個麵子,更何況,隻是在這山上建一座王府,僅此而已。殊不知,就是一時的大意,才釀成了今日這般嚴重的後果。

車子行駛了一段時日,便進入了平地中,再過了不久,便見前麵的習凜讓車夫慢慢減速,直至馬車完全停穩了下來,這才聽見習凜的聲音傳了進來,“王妃,海王府到了!”

說著,便見車簾被慕春掀開,幾個丫頭依次把雲千夢和夏侯安兒扶下馬車。

而此時習凜已是把請帖交給了海王府的管家,隻見管家滿麵笑容的迎了上來,對雲千夢行禮道:“奴才見過楚王妃,見過夏侯公主!”

“起來吧!”雲千夢麵帶淺笑,一貫的溫和有禮,唯有那雙閃爍著亮光的眸子中微微射出不易察覺的精睿之光。

夏侯安兒立於雲千夢的身後,抬眸掃了海王府的大門一眼,隻覺並無特別的地方,而麵前的管家也與其他王府的管家相差無幾。隻是,夏侯安兒心中卻是記著雲千夢之前對她的叮囑,自然是對這海王府多了一層防備,緊緊地跟在雲千夢的身後。

“慕春!”此時,雲千夢則是開口,讓慕春送上楚相府準備的厚禮。

“多謝楚王妃,王妃費心了!”那管家親自接下慕春遞過去的禮物,隨即小心翼翼的交給身後的小廝,自個則是領著雲千夢與夏侯安兒走進海王府的大門。

見這海王府的規矩還真是從未變過,雲千夢眼底劃過一絲冷笑。海全果真是心思深重,就連一個丫頭都不讓她們帶入,難道是怕混入細作不成?

隻不過,也隻有這樣的人,才能在帝王的眼皮子底下存活這麽久,可見海全當真是狡猾如狐。

與已經見識過海王府厲害之處的雲千夢所表現出的冷靜相比,夏侯安兒在看到麵前極像皇宮的建築後,眼底深處藏著深深的不解與震驚,奈何此處是海王府,即便夏侯安兒心底已是滿腹的疑惑,卻也隻能藏在腹中。

“安兒,可要緊跟著我啊!”雲千夢在此時側過身子,淺笑著溫和開口。在看出夏侯安兒眼底的詫異時,則是伸手輕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下心不必在意眼前的一切。

“王妃與公主的感情可真是好!”此時,遠處走來曾經與雲千夢有過一麵之緣的周側妃。.

隻見她快步走了過來,揮退了管家後,便對雲千夢微微福了福身,“妾身見過楚王妃!”

隨即站起身,對夏侯安兒點頭道:“見過夏侯公主!”

“周側妃客氣了!一年不見,側妃可是越發的年輕秀麗了!”雲千夢如今貴為楚王妃,自是不用對海王側妃行禮的,便站在原地笑著誇讚了周側妃一句。

“王妃說笑了!在妾身看來,王妃才是娟秀端莊!輔國公府的大小姐可是已經來了,方才還向妾身問起楚王妃是否來了呢!王妃、公主請!”說笑了一會,周側妃便領著雲千夢和夏侯安兒走向後院。

隻是還未走兩步,便見海越領著幾名年輕的男子迎麵走了過來,周側妃一看,眼中笑意淡了一些,卻還是走了過去,對海越微微福身道:“見過世子!”

海越的目光確是越過周側妃放在夏侯安兒的身上,隻見他眼眸含笑,和煦如春風,溫和的棕瞳淡掃了夏侯安兒一眼,卻讓夏侯安兒心頭有些不悅。隻是,對方隻是看著她,並未多說失禮的話語,即便夏侯安兒心頭有氣,也是不能當眾發作出來的。

雲千夢何等的精明,海越的神色、夏侯安兒的不悅,盡數落在她的眼中,隻見她淡然開口,“今日是世子的好日子,真是恭喜世子了!”

聽到雲千夢的聲音,海越轉目看向麵前這位讓自己妹妹吃虧的楚王妃,嘴角頓時揚起笑容,朗聲道:“多謝楚王妃!王妃與公主遠道而來,真是辛苦二位了!”

說著,便見海越的腳步往前走了幾步,越發的靠近雲千夢與夏侯安兒,而他的臉上卻始終端著有禮的笑容,見他正要開口,雲千夢則是不著痕跡的擋在夏侯安兒的麵前,笑著對周側妃開口,“周側妃,本妃擔心讓曲小姐等久了,咱們還是盡快過去吧!”

竟雲千夢這麽已提醒,那周側妃立即轉過身來到海越的麵前,對雲千夢笑道:“王妃、公主請這邊走!”

說著,便領著兩人轉了個彎,朝著海王府的花園走去。

“大哥,那就是夏侯族的公主?”見夏侯安兒離開,方才與海越走在一起的幾名男子則立即走上前,眼中帶著驚豔的光芒,直盯著夏侯安兒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隻是心思卻是活躍了起來。這夏侯安兒看似隻是一個異族的公主,可卻有楚王這個表哥,且楚王對夏侯族可是真心實意的好,若自己能夠娶到夏侯安兒,不但美人在懷,隻怕在海王府的地位也會大大地提高。

“這公主可真是美豔動人,難怪瑞王會一見鍾情!可惜卻鬧了個大笑話!哈哈哈!”另一名男子想到那吃癟的瑞王,便忍不住的笑出聲。

他這一笑,其他幾人也跟著笑了出來。

“老二、老三、老四!”海越聽到他們這般張狂的笑聲,頓時沉聲嗬斥,“別忘了今兒個是什麽日子,你們平日肆無忌憚也就罷了,今日來了那麽多世家公子小姐,這樣的話若是傳了出去,你們還想不想要小命了?難道你們想讓那位坐收漁翁之利?”

一道厲目頓時射向大笑的三名男子,海越身上頓時泛出一抹冷意,眼底的溫和早已褪去,換上讓人膽顫的陰鷙。

那三名男子立即閉上了嘴,隻是那垂下的眸子中卻是泛出一絲不甘的光芒。

海越豈會看不出三人心中的不服,隻見他泛出一抹冷笑,隨即開口,“那夏侯安兒,你們也不用想了!楚王妃能夠在金殿上替夏侯安兒拒絕瑞王,自然不會把楚王的表妹嫁給你們!也不看看你們三人不學無術的樣子,倒還不如那海沉溪來得有機會!”

“呦,想不到世子竟這般看得起本郡王!”殊不知,海越的話音剛落,便聽見海沉溪低沉的聲音自身後傳來。

四人立即抬頭看過去,隻見海沉溪今日竟是一身黑色錦袍,一頭墨發束在金冠中,臉上揚著似笑非笑的淺笑,帶著五分的冷意以及五分的譏諷,讓海越的臉色再次陰沉了下來,不悅道:“這就是你學的禮數?這郡王之位,當真是給錯了人!”

海沉溪不在意的聳了聳肩,順著方才夏侯安兒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即冷聲道:“世子這是在指責父王沒有眼光嗎?不知這話讓父王知曉,他老人家會有何反應?”

“你!”一時氣結,海越麵色慢慢變得漲紅,正尋思著反駁海沉溪的話,卻見後院的方向跑來一個婢女,看到海越的身影,那婢女臉上一喜,立即來到海越的麵前,行禮道:“世子,世子妃請您回去!”

“沒看到本世子正忙嗎?有什麽事情需要讓本世子來回奔跑的?那要你們還有何用?”顯然此時海越心情十分的糟糕,尤其在接觸到海沉溪那明顯帶著不屑的目光後,更是讓海越方才的好心情一路跌到穀底,麵色怒色地對那婢女低斥道。

海沉溪看眼借機發作的海越,冷笑一聲,便轉身走向後院。

“王妃,曲小姐在那邊!”周側妃領著雲千夢與夏侯安兒走進隨意園,隻見此時園內已是來了不少小姐公子,曲妃卿則是撿了清淨的角落坐著,隻與幾位交好的小姐坐在一起閑聊。

“多謝周側妃了!您若是有事,我們便不打擾了!”雲千夢掃了隨意園內的眾人,見海王妃依舊是端著架子沒有出來接待客人,便知周側妃定還要去招待其他的客人,便笑著開口。

“那妾身便先告辭了!”周側妃也是有眼力見的,況且她的任務也隻是把人領到這隨意園內,若是做了僭越身份的事情,隻怕王爺也會不開心的。

如此說完,便見周側妃朝雲千夢福了福身,隨即領著婢女們便轉身離開了隨意園。

“安兒!”目送著周側妃離開,雲千夢並未立即走向曲妃卿,而是轉身看向夏侯安兒,笑著安撫道:“在想什麽呢?”

在雲千夢的麵前,夏侯安兒總能夠放下心防,想起方才海越那極淡的一眼,卻讓她心頭十分的不悅,便微蹙著眉頭低聲道:“這海王府可真是富麗堂皇,隻是人卻十分的討厭!”

聞言,雲千夢微點了點頭,目光一覽隨意園內的一切,一草一木均是帶著極大的講究,想必海王亦是把風水學利用的淋漓盡致,“陽明山的確是奇珍異草讓人目不暇接!至於人嘛,看過便可,不必放在心上!”

見雲千夢這般安慰自己,夏侯安兒則是慧黠一笑,不禁點了下頭,指著遠處的曲妃卿道:“咱們去找妃卿姐姐吧!”

曲妃卿早已注意到她們二人,隻是見雲千夢似乎有話對夏侯安兒說,便暫時沒有過來打擾,此時見二人共同走過來,曲妃卿笑著起身,而與她同桌的幾人亦是跟著站起身,對雲千夢行禮,“見過楚王妃、夏侯公主!”

“大家都是客人,不必拘禮!”雲千夢對曲妃卿淡淡一笑,眾人隨即落座。

“聽說今日海王打算讓大家見一見那小世子!”眾人坐定,便聽見翰林院掌院學士管大人之女管思柔開口說道。

“上次在端王府的晚宴上看到海世子與錢世子妃,想來那小世子定也是十分可愛的!”另一名禮部尚書之女沈叢煙則也跟著開口。

雲千夢聽著她們幾人閑聊,目光則是細細地打量著已經到來的賓客,隻見今年的宴會上,少了不少當初活躍的千金小姐,而有些千金小姐則已經嫁做人婦,心中不由得有些唏噓世事無常。

隻是當雲千夢即將收回視線時,卻是看到了曲景清和吳沁沁的身影。眉頭不著痕跡的皺了下,雲千夢淡淡的收回目光,心思卻有些沉重,這海王豈會不知曲炎是辰王的人,竟對曲景清下了貼子,他到底有何用意?難道是想把曲炎拉到自己的陣營?可這陽明山本就是一座金山,海全根本不缺銀子,又何必拉攏一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