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14節

  “如果我說,我就是想搭乘你們的馬車前去京城呢?”殊不知,齊靖元竟是不答反問,臉上的冷笑絲毫沒有減少,反倒是平添了一抹冷峻,讓人心頭發寒!

  楚飛揚雙目直視著齊靖元,接下他眼中肆無忌憚的挑釁,薄唇微微揚起,帶著一絲笑意緩緩開口“我絕不會讓夢兒陷入危險之中!”

  “同樣!我亦不會讓蓉兒陷入危境之中!”齊靖元很快的接話,似是在與楚飛揚相互較量!

  卻隻有一旁的雲千夢聽出了兩人話中的意思!

  西楚皇宮內!

  “皇上,據州縣來報,楚王與王妃明日傍晚便能夠抵達京城了!”餘公公手捧著蓮子羹走進上書房,小心翼翼的把羹碗放在龍案上,隨即小聲的開口!

  下筆的手微微一頓,玉乾帝緩緩抬起頭來,雙目冷淡的盯著外麵已經黯淡的光線,隨即放下手中的毛筆,身子稍稍靠後,一手搭在龍椅的把手上撐著臉頰,這才冷笑著開口“是嗎?”

  “皇上?”見玉乾帝麵露冷笑,餘公公心頭一驚,不敢再開口!隻是心中卻是警惕了起來,真不愧是楚王,已是臨近京城才讓宮中知道他具體的行蹤,這無疑是給皇上難看!

  “隨行的還有誰?”就在餘公公暗自思索2,玉乾帝則開始詢問其他的事情!

  “韓侍郎與夏侯勤均是跟著回京了!而楚培也被楚王押著從幽州來到京城!皇上,算算時間,楚王定是在接到接任韓侍郎的書函後,立即動身的!”餘公公心算了下日子,覺得唯有這樣才能把所有的時間串聯起來!

  “楚飛揚向來工於算計,自然是會把所有的事情精算的滴水不漏!隻是,卻沒有想到他竟會這般快便回來!原以為,他對幽州的玉礦是極有興趣的……”最後幾個字因為玉乾帝的閉口而銷聲匿跡,餘公公亦是不敢出聲詢問,隻能彎身伺候在玉乾帝的一旁!

  “容貴妃可說還有幾日回宮?這段日子,朕可是極盡遷就她了!”端起桌上的羹碗,玉乾帝手持瓷勺攪動著裏麵微燙的蓮子羹,淡聲問著!

  “貴妃娘娘說會陪伴太妃,直到陳老太君康複為止!”額頭已是隱隱有些冷汗冒出,餘公公小心的打量著玉乾帝那陰晴不定的表情,隻希望自己不會被牽連!

  “容雲鶴呢?”清淺帶著命令的聲音再次響起!

  卻讓餘公公心頭越發的不安,卻隻能硬著頭皮開口“奴才讓人查過了,容雲鶴不在京城!”說完,餘公公便不敢再開口,一顆心卻已是提到了嗓子眼,後背的裏衣早已被冷汗給浸濕!

  而玉乾帝聽完餘公公的話卻並未動怒,隻見他麵色平靜地舀起一口蓮子羹送入口中,淺淺的試吃了一口,覺得味道適合自己此時的胃口,這才一口借著一口的吃完整碗蓮子羹!

  隻是,就在餘公公伸手想接過那空碗時,玉乾帝竟是舉高雙手,把手中的空碗連同瓷勺狠狠的砸在地上……

  ‘哐當’!瓷器碎裂成片的清脆響聲響遍寂靜的大殿!

  “皇上!”前無盡有的怒氣頓時充斥在整個上書房內,嚇得餘公公慌忙跪倒在地,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傳寒澈!”一聲怒吼在大殿內響起!

  “是!”餘公公爬到碎片旁,小心的撿起地上的碎片,隨後跪著爬出上書房,出去通傳寒澈!

  鬥轉星移,一夜轉眼便翻了過去,當眾人用完早膳後,便又踏上了回程的路!

  原本是兩人的馬車內,如今多了齊靖元,隻見他端坐在馬車內一側,看著雙雙舉著書卷靜心閱讀的兩人,陰冷的笑道“親自押著自己的父親回京受審,楚王當真是奇葩!”

  “太子放著自己的新婚妻子不管不問跑來西楚禮佛參禪,也是天下奇才!難道北齊就沒有寺廟了?”雲千夢翻過一頁書頁,淺淺的開口!昨夜深談後,齊靖元則是成了他們這一車隊中的一員,隻是,若他還是以北齊太子的身份挑釁他們,雲千夢自然不會讓他好過!

  聞言,齊靖元不得不閉上了嘴,生怕再與雲千夢爭辯後,她的口中會冒出其他的人名,若是被有心之人聽去,隻怕後患無窮!

  見他一時安靜了下來,雲千夢收回視線,與楚飛揚相視一眼,兩人的眼底均是含著一抹無奈!

  “王爺,王妃!”而此時,馬車外卻響起了習凜的輕喚聲!

  “何事!”放下手中看了一半的書卷,楚飛揚沉聲開口詢問著外麵的習凜!

  “請王爺王妃過目!”而習凜卻是從車窗外遞進一支竹管,待楚飛揚接過,這才收回手!

  馬車內的兩人同時掃了齊靖元一眼,卻發現對方已是閉目養神,楚飛揚這才拆開竹管抽出裏麵的紙條,展開與雲千夢共同閱讀!

  “這……”雅致的眉頓時微蹙了起來,雲千夢目光含著吃驚的看向楚飛揚!

  而此時楚飛揚卻也是皺起了濃眉,神色間多了一抹凝重!

  “怎麽?西楚要亡國了?怎麽楚王一臉的哀愁?”睜開眼的齊靖元看到楚飛揚眉宇間的沉重,冷笑著開口!

  “太子多慮了!就算北齊滅了,西楚一會屹立不倒!太子有這個閑心關心西楚,倒不如想辦法鬥垮大皇子等人,否則北齊的疆土遲早會四分五裂!”收起臉上的表情,楚飛揚淡然一笑,已是恢複了往日的灑脫,絲毫不見方才的濃眉緊皺!

  “齊靖暄?他也配做本宮的對手?楚王也太高看他了!倒是西楚那幾位王爺讓人頭疼,想必楚王為此費了不少心思吧!”即便是在敵國王爺的麵前,齊靖元依舊沒有掩飾自己對齊靖暄的厭惡與輕視,若不是有絕對的自信與實力,隻怕也構建不了他這般的自信與狂妄!

  “離開京城三個多月,想不到如今已是春暖花開的季節了!”而雲千夢卻是掀起車簾的一角,即讓自己能夠欣賞外麵秀麗的風景,又不會讓外人看到車內的齊靖元!

  此時的京城已是遍地花草,綠油油的草坪上撲灑著各色各樣的野花,隨風而動間掀起點點清香,讓人神往!加之現在已近黃昏,金色的陽光灑在這片充滿生機的土地上,讓人恨不能立即下車漫步在這篇青山綠水間!

  “是啊,我們又回來了!”楚飛揚握住她掀簾的手,坐在她的身後,讓雲千夢的後背能夠靠著自己的前胸,與她一同欣賞著外麵獨一無二的景致!

  “哼!”見兩人這般的表情與動作,齊靖元再次閉上雙目,眼不見為淨!

  “王爺、王妃!城門已近!”習凜則是始終守在馬車外,看著那越來越清晰的城門,且在看清那騎在馬背上,滿臉陰沉的候在城門口的人時,習凜再次開口提醒著車內的人“辰王領著侍衛正候在城門口!”

  ------題外話------

  偶的破電腦以每半小時的速度死機一次,好吧,你不仁我也不義,我要休了你!

  ☆、第二百三十七章

  “嗬嗬!想不到辰王這般有心,才幾月不見,一得知楚王與王妃回京,便親自列隊站在城門口恭迎二位!想來,辰王定是十分的想念二位呀!”聽到習凜這番話的齊靖元再次睜開滿是嘲諷的雙目!隻是那雙陰沉的眸子在看向楚飛揚之前,卻是先行掃過雲千夢,話中隱藏的意思不言而喻!

  楚飛揚卻是神色依舊,俊秀的笑容中透著絕不退縮的堅毅!

  隻見楚飛揚掀起車簾,狹長的俊目一掃外麵的景色,待放下車簾後,目光含笑的轉向齊靖元,在看到齊靖元眼底築起的防備後,楚飛揚緩緩開口“你也死賴在我這馬車內許久了,也是時候該離開了吧?”

  齊靖元卻隻是聳聳肩,心知方才楚飛揚是在觀察距離城門還有多少的車程,更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隻是眼底的防備卻絲毫沒有減弱,看著楚飛揚輕摟雲千夢的模樣,齊靖元囂張一笑,眼底滿是興味的反問道“楚王何必急著趕本宮走?本宮既然坐上了這馬車,就不會這麽快離開!更何況,本宮此行可不僅僅隻有一個目的!楚王的馬車,可是最安全最便捷的,本宮豈能放過這麽好的機會?隻不過,辰王這麽辛苦的候在城門口,楚王難道不打算出去見一見?興許辰王憋了一肚子的知心話想向楚王傾吐呢!”

  “或許辰王已經接到密報,特來捉拿太子的!太子也知自己身份尊貴,若是您在我們的手上,想必即便是讓北齊割地賠款,陵孝帝估計也會點頭吧!相較而言,太子的命可是值錢的多!您沒看到,辰王可是整裝待發手持長劍,那一身的凜然正氣,讓人隻可遠觀不敢靠近!”薄唇微微揚起,楚飛揚絲毫不落下風的反擊回去,眼中所散發的神色肅穆認真,極像是有那麽一回事!

  “楚王會讓辰王發現你的馬車內藏有敵國的太子?若是江沐辰早已知曉這個消息,您認為他還會安然候在城門口等著馬車的靠近?楚飛揚,江沐辰到底是為了什麽,你我心中均有數,你又何必欲蓋彌彰,想的此地無銀三百兩!”對上楚飛揚那雙隱藏精明睿智的黑眸,齊靖元低低的冷笑一聲,帶著一絲譏諷地開口!他就不信,自己已是把話挑明的這般清楚,楚飛揚還會笑的出口!

  “哈哈哈!”殊不知,楚飛揚不但笑出口,竟還是仰頭大笑!

  “太子好主意!即便辰王在本王的馬車內發現了太子,本王亦是有辦法撇清關係!若本王把太子綁到大殿上,太子認為皇上是會嚴懲本王還是嘉獎本王?”含笑的眼瞳中折射出一抹冷芒,楚飛揚此言不僅僅是戲言,更是赤果果的威脅!

  “王爺,太子如今孑然一身,心情自然是不好的!您又何必火上澆油?隻不過,貴妃娘娘如今能夠安然無恙,其中誰是最大的功臣,想必太子心中亦是有數的,又何必總是與我們夫婦過不去?太子可別忘了,這土地是西楚的,這馬車是楚王的!”雲千夢淺笑開口,話中既點明了一些事實,卻又讓齊靖元認清了現實!

  果真,她的話一出口,齊靖元沒有向對付楚飛揚那般立即反唇相譏!那雙退去殘暴顯出睿智的眸子則是緊盯著神色鎮定淡然的雲千夢,最終還是閉上了雙眼,不再開口!

  馬車內一時安靜了下來,楚飛揚與雲千夢則是相視一笑,均明白為了容蓉,齊靖元即便是被人侮辱了,也會打破牙齒和血吞進腹中,更何況他們此時隻是要求他閉上嘴而已!

  “王爺,城門口到了!”馬車再次行駛了半柱香的時間,便感覺車速漸漸的放緩,而車外則是響起習凜的稟報聲!

  “停車!”而習凜的話音而落,前方便響起一道清亮聲!

  整個車隊頓時緩緩停了下來,外麵不時的傳來城防軍盤查的聲響!

  “習凜!”楚飛揚沉穩出聲,取下腰間的腰牌遞給車外的習凜!

  半盞茶的時間不到,馬車外便聽到一陣細碎的馬蹄聲,隨之便響起一道熟悉的冰冷聲“楚王自幽州歸來,豈能不露麵?”

  聽到江沐辰那暗暗含著隱怒的聲音,楚飛揚握著雲千夢手,玩味的對雲千夢一笑,卻並未因為江沐辰的話而挪動坐著的身子,隻是緩緩開口“辰王真是憂國憂民,盡每日守在城門口巡檢,想必皇上定會心悅不已!”

  聞言,江沐辰雙目含怒的盯著那始終沒有掀開車簾的馬車,握著韁繩的雙手微微縮緊,臉上閃過一絲危險的光芒,繼而開口“楚王的大義滅親更能夠讓皇上龍心大悅!楚王不會是因為楚家出了這樣的事情,便覺得無顏麵對西楚百姓,打算一輩子躲在馬車中吧!”

  “本王臉皮薄,自是比不得辰王!堂堂王爺竟也充當城防軍!不知道的,還以為王爺被皇上削爵貶為普通的百姓了呢!”大手中握著柔若無骨的青蔥玉手,楚飛揚心情甚好的與江沐辰禮尚往來,絲毫沒有在乎他的話會引起江沐辰怎樣的怒意,徑自緊握著身旁的人不肯放手!

  “想不到三月不見,楚王依舊這般巧舌如簧!隻是這城防本就是本王的職責,本王自然是會多用些心思!倒是比不得楚王,明明前去南尋是為兩國和談一事,卻不想竟還招來了豔福,惹得南尋的南藍公主為您魂縈夢牽!卻也是害得楚王妃差點喪生在南尋!楚王可真是有本事,即便是出使南尋亦是能夠讓女子為你這般奮不顧身!隻是,不能護衛自己王妃的周全,楚王也未免太失職了!還是說那南藍公主當真這般美豔動人,讓楚王樂不思蜀了?”馬車外的譏諷源源不斷的傳入馬車內,辰王並未收斂自己的音量,更是惹得城門口進進出出的百姓紛紛頓足觀望!

  聽到江沐辰這番話後,齊靖元則是緩緩睜開眼,雙目含著譏笑地盯著麵前的兩人,似是在看一場鬧劇,又似是在等著看楚飛揚露出狼狽的神色!

  而此時楚飛揚卻是全神貫注地凝視著雲千夢的雙手,嘴角始終噙著似笑非笑的笑容!

  倒是雲千夢在察覺到齊靖元睜開眼的動作後抬起眼眸,亮如黑玉的眸子帶著淺笑的與齊靖元在半空中對上,眼瞳中的冷靜鎮定則是讓齊靖元低低的冷哼一聲,暫時收起了看好戲的表情!

  “比不得辰王,三個月不見,這心思竟還是沒有絲毫的轉變!隻是,聽王爺方才所言,似是對南藍公主十分傾心,早知如此,本王定會代為告知鳳景帝,讓他把南藍公主嫁給辰王,成全一段曠世姻緣!可惜啊,如今佳人已逝,王爺隻能是空歡喜一場!”抬起的黑眸一掃齊靖元陰冷的表情,楚飛揚淡淡的開口,而最後一句話卻又是語帶雙關,讓馬車外的江沐辰猛地皺了下眉頭!

  “寧鋒,把腰牌還給楚王!”隻見江沐辰突然停止兩人之間的爭鋒相對,對身側的寧鋒點了下頭吩咐道!

  “是,王爺!”寧鋒豈會不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

  隻見寧鋒雙腳輕敲馬腹,架著馬兒靠近馬車,握著腰牌的手正要掀起馬車前的車簾,卻突然見習凜從馬車的側麵衝了出來,冷聲道“多謝寧侍衛!請把腰牌給我!”

  眾人隻見習凜一人一馬擋在馬車前,左手緊握長劍橫在車簾外,右手則是手心向上討要著寧鋒手中的腰牌,麵沉如水卻又隱隱帶著一絲殺氣!

  “習侍衛一路辛苦了!隻是這腰牌是王爺命令我親自交給楚王的,習侍衛認為自己可以代表楚王嗎?”寧鋒亦是不甘示弱,探向車簾的手早已是收回了一半,腰牌緊握在手中並未放入習凜的手中!

  “保護王爺與王妃的安全,是我的職責!況且,寧侍衛難道認為你有這個資格見楚王?”習凜跟隨在楚飛揚身邊多年,平日裏看似沉默寡言,隻是一旦觸及到自家主子利益的時候,卻也是伶牙俐齒!尤其此時辰王等人明顯的居心不良,他豈能讓辰王如願的見到王妃?更何況,這輛馬車內還坐著一名不速之客!

  “本侍衛亦是遵循我們王爺的吩咐,親手把腰牌交還給楚王!習侍衛難道是吃了熊心豹子膽,膽敢攔了辰王殿下的路?”寧鋒亦不是好惹的,三言兩語便抬出江沐辰,以身份壓製住習凜!

  兩人相互瞪眼,互不相讓,已是應有在此動手的趨勢!

  “楚王好家教,一名侍衛竟也敢違背本王的意思!”此時,江沐辰冷然的開口,眼中已是顯出不耐的表情,心中越發的明白習凜如此大膽攔住寧鋒,這全是授意於楚飛揚!可他偏偏便不打算讓楚飛揚如願!

  “辰王亦是好規矩,一名侍衛膽敢掀本王馬車的車簾!”楚飛揚當仁不讓,一刻不停的便反唇相譏,語氣中隱含的冷意已是顯而易見!心中也是明白,寧鋒這般不顧尊卑的行為,亦是江沐辰放任的結果!

  “本王聽聞楚王攜王妃回京,思及你我同朝為官,特意出城相迎,可楚王竟這般拒人於千裏之外,連一麵也不見本王!楚王這是看不起本王嗎?還是認為你此番為朝廷立了功,便可恣意妄為?”一聲冷哼自江沐辰的心頭呼出,隨之嚴厲指責楚飛揚避而不見的行徑!

  “本王並未王爺肚中的蛔蟲,豈會知曉辰王您心中所想?您早說出這番話,本王又豈會誤會了您的好意?”眾人隻覺眼前一花,那車簾在眨眼間便被掀開,從裏麵走出滿麵淺笑的楚飛揚,隻是卻又是眨眼的功夫,那車簾卻又快速的闔上,讓外人窺視不到馬車內半絲的風景!

  “幾月不見,辰王似乎清瘦了不少?難道是公務太忙,讓王爺疲於奔命而沒有好好的休息?”立於車門前,楚飛揚頎長的身子擋住了所有視線,但見他麵帶和煦淺笑地開口,口氣中盡是關懷之意!

  “比不得楚王!出使南尋一趟便有豔福傍身,也難怪楚王沒有半點變化,想來心中定是竊喜不已吧!難怪當時連自己的王妃也保護不了,累得楚王妃墜崖!”隻見到楚飛揚出來,江沐辰本就寒若冰霜的臉,此時越發的陰沉!那雙隱隱帶著期盼的眸子頻頻望向車門處,卻發現車門被楚飛揚的身子堵的死死的,一時間心頭有些惱羞成怒,冷寒著臉色麵對笑顏如春的楚飛揚!

  馬車內齊靖元聽江沐辰終於還是把問題繞到雲千夢的身上,假寐的俊顏上勾起一抹諷刺的冷笑,看來今日江沐辰是不打算輕易放楚飛揚進城了!

  而雲千夢又豈會漏看齊靖元那抹笑容!

  心中微歎口氣,總不能讓江沐辰當真是把楚飛揚擋在城門外吧!這幾千人的隊伍杵在此處,被來往的百姓看去,指不定會以訛傳訛的演化出多少的流言蜚語來!更何況此時江沐辰更是有心在抹黑楚飛揚的形象,如此下去,隻怕這整個西楚的百姓都將知曉南藍對楚飛揚所做的那些事情了!

  雲千夢伸出手指輕挑車簾,見夕陽西下已近黃昏,而車外的兩人卻依舊對峙著!

  雲千夢款款站起身,雙手輕撫微皺的裙擺,隨即掀開車簾的一角,在楚飛揚挑眉、江沐辰暗喜的雙重目光下,姿態端儀的走出馬車!

  “想不到辰王爺這般熱情,竟親自迎接我們夫婦進城!隻是,若是辰王心中有許多話想對夫君說,還請王爺前去楚王府敘舊!這城門口則是讓百姓進出的入口,咱們這上千人的隊伍,豈能擋了大家的道?”接到楚飛揚不滿意的眼神,雲千夢對他安撫一笑,隨即輕輕的依偎在楚飛揚的身旁,聲音淡然的說出這番話來!

  江沐辰則是緊盯著不遠處的雲千夢,一襲淡黃衣裙的她看上去纖細嬌小,隻是臉上端著的笑容卻永遠這般的自信明亮,映照著天邊的夕陽也失了原本的光彩!清亮的嗓音不似那些千金小姐的矯揉造作,在不卑不亢間已是展露了她的風華!

  隻是,立於她身側,讓她依偎著的那個人,卻不是自己!

  思及此,江沐辰雙目驟然冷凝,眼底剛剛掀起的狂喜瞬間被寒冰所取代,看著那輕摟在她腰間的大手,竟讓他有種肯不能砍下來喂狗的衝動!

  “既然王爺已是見過本王,就此別過!”楚飛揚淡然出聲,並不留念這樣的戰場!尤其在雲千夢已經出來的時候,他更不願讓麵前這個肖想他妻子的人總是盯著雲千夢不放!

  “聽聞楚王親自押解楚培入京,不知楚王打算安置楚培!如今再讓楚培入住楚王府,似乎不太合規矩吧!”見楚飛揚扶著雲千夢即將轉身重新走進馬車內,江沐辰立即開口!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