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13

是迫不及待地知道接下來的事情了。

“誰知元德太妃竟替辰王抗旨了!剛剛皇上已下旨,罰元德太妃入皇陵,為先皇守靈三年!”

------題外話------

偶也來個小劇場:

皇帝:辰王,你娶不娶?

辰王:不娶不娶就不娶!

皇帝:要娶要娶就是要娶,非要娶!(多喊一聲,贏!)

辰王:不娶不娶不娶不娶還是不娶(耶,我贏了!)

楚楚:今日不上朝,買大為娶,買小為不娶,買定離手!

百官蜂擁而上!

皇帝、辰辰:……

☆、第二百五十七章

“什麽?”聞言,雲千夢頓時輕擰眉頭,完全沒有想到元德太妃竟會為了辰王做到這一步。**

不過,轉目一想,辰王是元德太妃的親生兒子,也的確隻有母愛能夠讓她做到這一步。而且,按照事情發展的事態來看,由元德太妃拒絕聖旨則是最好的選擇。隻是,即便是元德太妃抗了旨,玉乾帝就能夠放過這個機會嗎?

“參見王爺!”正想著這件事情,外麵則是傳來丫頭們的行禮聲。

還不等雲千夢站起身,便見楚飛揚已經大步跨進了內室,隻見他麵色淡然帶著一絲淺笑,隻是眼中卻是含著幾分的凝重,一進內室便揮手讓慕春迎夏退了出去。

“都聽說了吧!”從雲千夢眼中來不及收起的詫異便猜出她已聽說了辰王府的事情,楚飛揚淡笑地坐下,徑自斟了一杯茶抿了一口。

“嗯!”雲千夢點頭,隨即站起身,在銅盆中擰幹帕子遞給他擦手,這才重新開口,“當真是出乎人的意料!皇上這是想報複辰王還是想趁著這個機會對辰王下手?亦或者,想探清楚各王府之間是否有牽連?”

“這些也並不是沒有可能!”擦幹淨手,楚飛揚轉身把帕子精準的投入銅盆中,拉著雲千夢坐在身側,接著開口,“元德太妃已經上了車攆,僅帶著一名貼身的嬤嬤便去了皇陵!我想,皇上也是想接著此事,把元德太妃掌控在自己的手裏,這樣辰王這一麵即便有什麽動作,也不敢太過放肆!畢竟,元德太妃是辰王的生母,他豈能沒有顧忌?”

聽到楚飛揚如此說,雲千夢的麵色也漸漸的凝重了起來,帶著一絲沉重開口,“你可是聽到什麽風聲了?”

見雲千夢也跟著擔憂起來,楚飛揚卻是隱去眼中的凝重,淺笑道:“倒也不是什麽大事,隻是聽說辰王在咱們離京的這段時間內,抽調了城防軍,且經常改變城防軍的布局!隻是,當皇上詢問他此事時,他則是回答一切均是以京中百姓以及皇上的安危為重,以防再出現齊靖元的事情,這才頻繁變換城防軍布局,且這布局圖唯有他的親信才知!”

可雲千夢卻並未因為楚飛揚的輕鬆而放緩臉上的神色,一如既往的沉重,讓她半低著眼眸深思著這裏麵所透露的訊息,半晌,這才見雲千夢緩緩抬起頭,用僅有自己與楚飛揚能夠聽到的聲音開口問著,“你的意思是,辰王已經是著手兵變?”

難道就是因為這件事情,讓玉乾帝感到了危急,這才利用這次機會把辰王母子隔離開,也算是給辰王敲響警鍾,讓他適可而止,否則元德太妃的性命便不保。

而楚飛揚在聽完雲千夢的提問後,卻隻是勾唇一笑,隨即搖了搖頭,繼而說出自己的觀點,“我看倒不像!隻是變換城防布局,並不能說明辰王就有兵變之心!畢竟,在大家眼中,辰王手中除了一個城防軍,便再無其他傍身的依靠,若皇上以此降罪於他,便顯得皇上心胸狹隘!更何況,辰王理由充足,一切均是以皇上和百姓的安危為重!朝中大臣又均是住在京中,誰不希望京城能夠固若金湯?皇上若發難,隻怕這些大臣也不會讚成的!再說,辰王亦是精明之人,他此時兵變,定會遭到所有人的圍剿,到時候豈不是白白為他人做了嫁衣?方才回來時,看到辰王親自送著元德太妃上了車攆,一切正常,想來他也知現在還不是時候!”

聽楚飛揚的分析,雲千夢不禁點了點頭,“的確如此!他既然不怕旁人知曉變化城防布局,那自然是還沒有這樣的心思!”

說著,雲千夢想起先前上官嬤嬤送來的兩張請帖,便笑著對楚飛揚說道:“海王府世子麟兒周歲酒宴,以及寒相府喬遷宴,我都給應了下來!隻是,想不到寒相如今也是漸漸地融入到官場中了!”

說完,雲千夢把兩張請帖推到楚飛揚的麵前。**

打開請帖掃了一眼,楚飛揚想起在早朝上的那一幕,便笑著說給雲千夢聽,“人總是要變的!今日在朝堂上,皇上與辰王爭鋒相對之時,也隻有寒澈敢拿著奏折請皇上過目!轉瞬間便化解了一場爭執!”

雖說是自己先開了這個口,可也隻有寒澈一人站出來,其餘的大臣均是裝聾作啞,惟恐玉乾帝把怒意撒在他們的身上。

見楚飛揚這般說起,雲千夢不禁點了點頭,若玉乾帝當真有心拉攏寒澈,自然不會給他太大的難堪,“派出去的人可有回複?已經過了這麽久的時間,想來他們都回來了吧!”

雖沒有說明是何事,但楚飛揚卻知雲千夢所指何事,隻見他淡笑著搖了搖頭,眼中則是帶著一絲讚賞道:“人是回來了,可什麽消息都沒有打探到!看來寒澈倒是有幾分能耐,竟能夠自己的父母保護得這般好,是個人物,城府也深,皇上看人的眼光卻還是有的!”

雲千夢見楚飛揚對寒澈帶著些許的讚賞,也跟著點了點頭,隻是想起容貴妃,卻依舊有些不放心,“雖然皇上現在罰容貴妃去宗廟,隻怕容貴妃這番是要吃些苦了!”

這不比在普國庵,普國庵內雖隻能用些齋飯,但一日三餐、生活起居均由宮女們打點,容貴妃隻需潛心為陳老太君祈福便可。

宮中的宗廟在後宮的後山上,擺放的均是皇室的牌位,終年隻有幾名太監打掃著,除去重要的節日,很少有人會過去祭拜。如今,玉乾帝罰容貴妃前去宗廟,看似是暫時避開了皇帝,可畢竟是在宮中,凶險程度卻絲毫沒有下降。且玉乾帝竟又規定容貴妃一日隻能用一餐,想必她的身邊定會有人監視,他們即便想插手,隻怕也有些難度。

楚飛揚拍了拍她放在桌上的手,目光放在窗外的景色上,淺聲道:“這足以告訴齊靖元,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夠讓他隨心所欲的!這一次他沒有忍住去看了容貴妃,解了他的相思之苦,可卻也害慘了容貴妃!這已是最好的結局了!若不是顧忌到容家,隻怕此時容貴妃會更慘!”

“容貴妃是聰慧,可那樣的女子也有自己的驕傲!都說虎落平陽被犬欺,就怕這後宮之爭會連一個受罰的人也不放過啊!”雲千夢並未點名,可卻已是把自己心頭的擔憂盡數說了出來。容貴妃這樣的女子,生來便是天之驕女,又有陳老太君那位脾氣秉性十分耿直的老人家教養,性子中定也是習得了陳老太君的個性。隻是這樣的個性卻也是極其容易吃虧的,剛強易折啊!

“這一點,還用我們擔心嗎?齊靖元雖已回了北齊,可心卻是留在了這裏,怎麽樣也不會讓容貴妃吃虧的!放心吧,況且,這或許也是一個契機!”說完容貴妃的事情,楚飛揚則不再討論這個話題,眼神中帶著一絲喜氣地看著雲千夢,倒像是小孩想討賞的表情。

雲千夢聽之,不禁有些好奇的想問楚飛揚為何稱此次的事情為‘契機’,卻發現楚飛揚滿眼鋪滿了笑意,眉宇間更是帶著一絲神秘,讓雲千夢有些猜不透,目光不禁在楚飛揚的身上掃了一圈,見他一如往常並沒有改變,便笑著問道:“有什麽喜事讓你這般開心?”

見雲千夢發現了自己暗藏的表情,楚飛揚不禁伸手掛了掛她的鼻子,隨即對外麵喊道:“習凜,把東西拿進來!”

“是,王爺!”門外傳來習凜的聲音,不消一會,便見習凜手中捧著一隻紙盒走了進來,恭敬地盒子放在桌上,這才悄聲退了出去。

“是什麽?”見楚飛揚裝神弄鬼的樣子,雲千夢則沒有立即打開,她倒是想看看楚飛揚又帶回來什麽好東西。

見雲千夢不願服輸的模樣,楚飛揚卻也是不著急,修長的手指端起麵前的茶盞慢慢地品著,口中卻是時不時地冒出一兩句零星的話,“之前心心念念的想要……現在又不打開……枉費我今日早早的出宮為你取過來……真是辜負了我的一片心意……寒心啊……”

最後那句‘寒心’一出,即便雲千夢不願意被楚飛揚吊著胃口,也隻能低著頭拿過那紙盒,心中微歎口氣地打開蓋子,雙目頓時一亮,那整整齊齊放在紙盒中的不是火槍是什麽?

“這……沒想到真是火槍啊!”雲千夢滿眼地欣喜,趕緊伸手拿出那把被擦得閃閃發亮的火槍,愛不釋手地檢查著各方麵的性能,完全把楚飛揚晾在了一旁。

“不是火槍難道是翡翠綠豆糕?”鼻子中噴著氣,楚飛揚看眼雲千夢有槍萬事足的模樣,心中憤恨不已,早知道這東西會搶走雲千夢的注意力,他就應該明日一早再拿出來,這樣自己上朝的時候她正好用來打發時間,自己下朝回府的時候,她的興致大概也就淡了。唉,失誤啊,失策啊,千金難買早知道啊!

聽出楚飛揚口中的不滿,雲千夢微瞋了他一眼,人卻已是躍躍欲試地站了起來,雙目掃視著內室中有什麽可以用來射擊的,隨後又低下頭看著手中的火槍,心中讚歎不已,楚飛揚推薦的那兩人果真沒錯,竟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造出火槍不說,竟還進行了改版,把原先形狀龐大的家夥改版的如此嬌小,比之現代的手槍並沒有大上多少,使用起來十分的方便。隻是,想著她要測試的便是這火槍的射程與威力,雲千夢心中有些擔憂因為體積的改小而影響了射程與威力。畢竟,古代的重工業還未興起,所有的也隻是極其粗糙的重工業加工技術,想要造出精致的東西隻怕是有些困難。

隻是,饒是這樣的條件,能夠看到這般精致的火槍,雲千夢心中已是欣喜萬分,迫不及待地想要試一試了。

楚飛揚看到她眼底從未有過的狂熱,心中暗歎口氣,隨即伸手強硬地拉著她坐下,有些不滿地開口,“娘子啊,你眼裏隻有這火槍了嗎?”

虧得他一路抱著這紙盒狂奔回了相府,卻不想自己的娘子有了火槍便沒了他,眼裏心底均被那火槍霸占的滿滿的,可惡!

“乖,一會讓你看看你家娘子出神入化的槍法!”好不容易有了展現的機會,雲千夢早已是有些坐不住了。平日裏看楚飛揚等人飛簷走壁的模樣,她是自歎不如,也知即便自己此時學起也不可能與他抗衡,便把所有的精力放在這火槍上。至少得讓楚飛揚見識見識她的槍法,威震一下這些生活在冷兵器時代的古人吧。

“娘子,你這是在炫耀嗎?”楚飛揚不滿,好歹他也是學富五車的飽學之士,卻不想,一不小心便拜倒在他家娘子的石榴裙下,從此隻能接受娘子帶給他的新奇的想法和事物,他除了看牢她之外,卻是無計可施,無力感頓時爬上心頭,看向那把火槍的眸子中已是帶著仇恨的目光。

“是又如何?”一手舉著那把火槍,雲千夢眼帶自信地看向楚飛揚,眉飛色舞的模樣頓時黏住了楚飛揚的目光。

這樣喜形於色的雲千夢,這樣自信滿滿的雲千夢,這樣帶點小驕傲的雲千夢,是從未在任何人的麵前展現過的,如今見她因為一把火槍變得這麽開心,楚飛揚心頭亦是十分的滿足。

隻見他立即站起身,牽過雲千夢的手,嘴角含笑的帶著她往外走去,“走,去看看娘子的功力如何!好讓為夫羨慕羨慕!”

說著,便讓習凜立即在夢馨小築的院子中搭上箭靶,且把心腹之外的人暫時驅離了夢馨小築,等著雲千夢一展才藝。

雲千夢則是反複的琢磨著手中的火槍,摸清楚上麵每一個零部件,隨即從紙盒中取出已經備好的火藥裝進去,拿在手上試了試火槍的重量,也順便找了找以往舉槍的感覺。

見習凜已經按照楚飛揚的要求盡數準備好了一切,便讓所有人退開,自己立於箭靶十丈處,右手舉著火槍,左手則是拖著右手防止顫抖,左眼微微眯起,右眼順著火槍的弧度往前瞄去,直到火槍與箭靶呈直線狀態,這才見她扣動扳機……

‘砰’!一聲,震天的聲響立即讓所有人捂住了耳朵,隨即便聞到一股濃重的火藥味……

“如何?”楚飛揚最先開口,隻見他放下捂著雲千夢耳朵的雙手,出聲問著距離箭靶最近的習凜。

“回王爺,王妃射中了靶心!”習凜上前細細的一看,隻見那箭靶的靶心處早已被那火槍射出的東西給射穿,此時上麵正冒著黑煙。

聞言,雲千夢與楚飛揚卻是相視一眼,兩人一同走到那箭靶處看了一眼,見這火槍的威力比之弓箭當真是厲害許多,就連楚飛揚亦是好奇地從雲千夢的手中拿過來,掂在手中細細地看著,口中不禁有些驚訝地嘟噥著,“竟這般厲害!我方才看裏麵的火藥射出去的瞬間,速度比之弓箭還要快上許多倍,若非眼神好的人,隻怕還看不清呢!”

見楚飛揚如今也嘖嘖稱奇,雲千夢卻沒有絲毫驕傲的神色,隻見勾唇一笑,握住楚飛揚的手,讓他正確的握住手中的火槍,然後教他擺正射擊的姿勢,舉著槍頭對準沒有人的地方,緩緩開口,“正因為它在使用上比弓箭還要簡便,當初我才想起讓你找人督造!不想竟是成功了!且它的速度快、殺傷力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