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13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 回京

  “姑姑!”半晌,容貴妃這才輕聲低喚,隻是卻不知該說什麽!

  既然自己的心思被容賢太妃看穿,她又何必掩飾!況且,即便她有心想掩飾,看著今日容賢太妃打發走所有人的架勢,隻怕也是不會允許她逃避的!

  “你與雲鶴一樣,外表看似冰冷淡漠,實則卻是重情重義的好孩子!否則,當日你也不會替雲鶴送來那幾盒翡翠綠豆糕!”不遠處的流杯亭內發出清淺的流水之聲,在這入夜後的寺廟中顯得異常的清晰響亮,容賢太妃目光轉向覺妙殿外,神色帶著一絲暖意的慢慢開口!

  聽容賢太妃提及當日的事情,容貴妃竟是燦然一笑,絕美的笑容連殿內的火燭亦是失去了光彩,隻聽見她帶著一絲欽佩地開口“什麽都逃不過姑姑的眼睛!您怎知是雲鶴讓侄女給您送翡翠綠豆糕的?”

  容貴妃的展顏一笑,讓容賢太妃心頭亦是一歎,有多少年了,蓉兒沒有笑的這般開懷了?隻怕自她知曉自己將被作為宮妃的人選時,便沒了笑容了吧!

  拉過容貴妃那雙纖細柔軟的手,容賢太妃卸下太妃的莊嚴肅穆,僅以容家長輩的身份開口“你們姐弟向來同心!雲鶴這般的愛護你這個姐姐,反之,對於雲鶴這個弟弟,你亦是百般的維護!否則,當初我想對楚王妃先下手為強時,你豈會答應雲鶴把人先行帶入了容華宮?前些日子周姨娘那故意的說辭,又豈會撩撥的你當著餘公公的麵動怒?這一切,還不是出於姐姐對弟弟的維護?”

  容賢太妃這番話,讓容貴妃心頭一緊,原以為自己的姑姑當真是不理宮中諸事!可看來,這一切均不過是障眼法,置身事外,方能看清謎團中的一切!而容賢太妃看似參禪禮佛,可她的心卻依舊記掛著宮裏宮外的親人,那雙總是麵對菩薩佛祖的眸子始終沒有離開過他們這些親人身上!

  思及此,容貴妃心中不禁閃過那抹張揚的身影,目光看似冷靜實則有些忐忑地望向麵前的容賢太妃!以姑姑在宮中的能耐,那件事情,不知姑姑是否知情!

  而容賢太妃卻沒有繼續說出她往日看在眼中卻沒有點明的其他事情,見此時容蓉的神色中夾雜著少有的一絲緊張,容賢太妃不由得放緩了神色,拉進自己容貌出眾、才智少有的侄女,低聲開口“蓉兒,你向來聰慧,怎就看不出皇上對你的用心?想當年,西靖帝對我,可不及玉乾帝對你的萬分之一啊!這樣的你,或許能夠……”

  有些話,容賢太妃並未說的太過明白,深怕說的多了會給容貴妃太大的希望,屆時若希望落空豈不是白白的高興一場?

  但玉乾帝近日來的舉動,卻又似乎有這方麵的鬆動,那瑤公主可是皇後嫡出的公主!宮中那麽多的宮嬪,不乏有才情有家世的,可玉乾帝卻是偏偏養在容華宮,這隻怕也是一種暗示吧!

  隻是,蓉兒卻是不開竅,竟讓皇後有了翻盤的機會!

  而容貴妃又豈會不明白自己姑姑的意思,半斂的水眸中劃過一絲冷意,容貴妃抽回自己的雙手藏於衣袖下,踱步到窗邊,看著夜空中的漫漫月色,這才緩緩開口“姑姑,您認為皇後娘娘當真是軟柿子沒有絲毫的反擊能力嗎?”

  見容蓉開口,容賢太妃隨著她的步伐款步來到窗邊,與他她一同透過窗棱望著外邊無盡的月色,隻覺清冷的月光下是一片銀色的景致,望之靜謐、實則心寒,而容賢太妃卻沒有立即開口,而是靜等著容蓉分析下去!

  “皇後是阮家的小姐!即便皇上想把瑤公主寄養在容華宮,隻怕阮家也不會允許的!屆時事情從後宮鬧到前朝,姑姑認為咱們容家能夠與阮家相抗衡嗎?那些眼紅容家的人,又豈會放過咱們家?而皇上是什麽人?豈會因為一個女子而放棄阮家?那可是阮淑妃的娘家,是他最信任的後盾!即便此時皇上再如何被我吸引,亦不會為了我而得罪了阮家!更何況,如今朝中的局勢這般複雜,皇上自然是想盡力的拉攏世家大族,又豈會輕易的得罪於人?且那瑤公主如今也大了,即便是寄養在容華宮,與我也始終不會和睦相處,萬一她在容華宮出了事情,豈不是給他人發難的機會與借口?”麵對自己最敬佩的長輩,容蓉自然是說出自己的心裏話!

  之前皇上已是在試探她,想從她的口中得知容家與楚家的關係,讓她的心中始終緊繃著一根弦!

  因此,玉乾帝說出讓瑤公主住入容華宮的話時,難保也不是沒有存有試探的成分!

  寂靜的覺妙殿中,唯有容貴妃清淺的聲音緩緩響起,容賢太妃則是平心靜氣的聽著,待容貴妃的聲音停止許久之後,容賢太妃則是幽幽的歎了一口氣,眉目如畫的臉上染上了一層愁緒與對侄女的心疼!

  當年西靖帝迎娶自己為妃,無非是想借助容家的財力來穩固他的帝王之位!

  隻是,當年西楚方平定,諸王亦是團結一致,朝堂之上尚且沒有這麽多的派係與爭鬥!

  隻是,經過這麽多年,西楚早已今非昔比,看似日漸強盛,而諸王的野心也漸漸的冒了出來,加之西靖帝遺留的諸多皇嗣之間的爭鬥,更是使局勢複雜化!

  而他們容家這麽多年間卻始終保持著當年的模樣,雖是禦賜的皇商,實則卻隻是商賈之家,家中無一人入朝為官,即便已有兩名女兒入宮為妃,卻因為帝王的猜忌無法誕下皇嗣!

  “你說的沒錯!看來,我真是老了!”兩張相似的臉,靜靜的望著外麵的月光,容賢太妃忽而淡雅一笑,緩緩開口!

  “姑姑!”聞言,容貴妃低呼出聲,頓時轉目看向身旁的容賢太妃!

  看著容賢太妃那已見淺紋的眼角,容貴妃心頭百般不是滋味,若非姑姑這麽多年的犧牲,容家又豈會平安的活到今日?相較之下,自己卻……

  “雲鶴還沒有來信嗎?”雖是極力的隱藏住心中對容賢太妃的心疼,可對方顯然早已洞察到容貴妃的心思,這看似冷漠的孩子,卻有著一顆柔軟的心!不再把話題圍繞在玉乾帝的身上,容賢太妃轉而問著容雲鶴的現狀!

  “快了!相信雲鶴已是得到祖母病重的消息了!”並未把容雲鶴出京的事情和盤托出,容貴妃隻是挑著能夠讓容賢太妃放心的話說著,心頭卻也是暗自焦急,祖母突然病重,卻這麽多日過去尚且不見好,若雲鶴再不回來主持大局,即便自己身為貴妃,隻怕也不能代替一家之主的父親決定容家的事情!

  容賢太妃聽完,隻是微點了下頭,那雙充滿睿智的眸子中,閃爍的是經曆大風大浪之後的冷靜,腦海中所翻轉的念頭,絲毫沒有因為她的一心向佛而比太後等人少“雲鶴如今也有十六,母親又病重,或許讓雲鶴及早的迎娶能夠衝掉現如今容家的黴運!”

  此言一出,容貴妃雙目微微圓睜,不明白向來冷靜的姑姑為何會冒出這樣的言辭!

  心疼於容賢太妃這些年為容家的付出與犧牲,但容蓉同樣心疼弟弟這些年所遭遇的一切,加上雲鶴與她同樣的經曆,讓容蓉明白即便是為他娶得天下第一美人,隻怕雲鶴也不會展顏一笑!

  “祖母吉人自有天相!家中有宮中禦醫盡心的伺候著,咱們又前來普國庵為她祈福,祖母一定會安然無恙的,姑姑又何必……”忍不住的,容蓉開始為容雲鶴說情,畢竟如今祖母病重,容賢太妃便是容家最德高望重之人,若是她打定主意為容雲鶴娶妻,整個容家也唯有照辦!

  “蓉兒!”一聲低喝卻是突然從容賢太妃的口中呼出!

  容貴妃抬眸看去,隻見容賢太妃麵色冷肅,帶著凜然不可侵犯的神色,雙目中蘊含的威信更是讓人不敢反駁“這一次幸而你在容家,這才把周姨娘驅逐出了母親的靜心居!若沒有你,她那番胡言亂語讓餘公公當真,你以為皇上不會徹查雲鶴?雲鶴身為容家嫡長孫,不僅僅是繼承家業,他還擔負著娶妻生子的重任!若這一次你沒有恰巧回容府,又是出現這樣的情況,你認為雲鶴日後在容家還有立足之地嗎?”

  “姑姑應當相信雲鶴!也應當信任祖母的眼光與栽培雲鶴的用心!若雲鶴連這樣的小風浪都應對不了,即便把容家交到他的手上,隻怕也隻剩落敗一條路!姑姑,我明白您心中的擔憂,也知您是為雲鶴著想,隻是,雲鶴脾氣倔強,您硬逼著他為之,難道不怕當日在宮中的情景再現?或者您希望他撒手不管容家的一切,讓周姨娘的兒子去接掌一切?”容蓉亦不是輕易妥協的人,尤其容賢太妃所說的事情又關係到容雲鶴的一生,她豈能看著自己最疼愛的弟弟與自己一樣?才思敏捷的反口便問得容賢太妃一時找不出反駁的話來!

  “姑姑,此時已是夜深,您還是回廂房歇息吧!明日還要再為祖母誦經念佛呢!”看了看外麵無邊的月色,容貴妃恢複了往日的清冷,隻是在與容賢太妃的交談中,卻也是夾雜了一絲尊重!

  而容賢太妃眉宇間卻盡是愁緒,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收斂了方才露出的凜冽,淡然對容蓉開口“你回去歇息吧,我再待會!”

  見容賢太妃執意如此,容貴妃隻能點了點頭,輕喚守在殿外的鴛兒,領著她踏出覺妙殿,朝著另一邊的廂房而去……

  看著容蓉窈窕的身影款款踏入夜色中,容賢太妃卻是轉過身,朝著覺妙殿的裏麵走去……

  “就知道這個時辰,你會在此打坐!”看著衣著簡樸素雅的九玄師太,容賢太妃輕聲開口,語氣中多了一抹輕鬆,神色中卻是多了一抹凝重,微擰的眉宇間,散發著身為長者的思慮,盡數的落入九玄師太的眼中!

  “太妃請坐!”合上麵前的經書,九玄師太把手中撒開輕轉的佛珠一圈圈繞在手腕上,這才站起身走到桌邊,為容賢太妃倒了一杯熱茶,兩人靜坐在隻點了一盞燭燈的廂房內,品茗靜思!

  “你還是這般的恬靜,絲毫沒有改變!”打量著這麽多年始終沒有變化的九玄師太,容賢太妃話中無一不含著一絲欽羨!也因此,心頭的擔憂越發的明顯!

  九玄師太則是放下手中的茶盞,淡然開口“出家之人,自然是心靜!若還存有世人心頭的浮躁,又如何麵對佛祖?太妃這麽晚還未歇息,想必是因為心緒不寧的原因吧!”

  見九玄師太一眼便看出自己的鬱結所在,容賢太妃淡淡一笑,既不承認亦沒有否認,隻是接著開口“九玄,替我算兩卦吧!”

  對於容賢太妃的要求,九玄師太卻並不吃驚,隻是靜靜的喝著手中的茶,淡淡地詢問“算什麽?”

  聞言,容賢太妃便知九玄師太這是答應了自己的要求,並從衣袖中掏出兩張紙條遞到九玄師太的麵前,淺聲道“算他們將來的人生!”

  見容賢太妃說的這般慎重,九玄師太接過那兩張紙條,細細的看了一番,卻沒有拿出自己算卦的工具,隻是淡淡的開口“太妃,這兩人,已是極好的命!”

  “這隻是現在,我想知道的是將來!”而容賢太妃卻現在不滿足如今的現狀,隻見她目色清冷,帶著一絲凜然,讓人不敢直視!

  聽她這般說,九玄師太便知這兩張紙條上寫的是誰的生辰八字,心頭微微歎了口氣,九玄師太緩緩開口“太妃莫要忘了,這世上之事瞬息萬變,如今算的出的,將來也不一定能夠作數!況且,世間的事情,算得了富貴、算得了生死,卻算不了人心!”

  聽出九玄師太的弦外之音,容賢太妃臉上的表情微微一怔,心頭猛然醒悟,不由得暗想,是啊,這一切,最難拿捏的,不就是人心嗎?

  看出容賢太妃眼底的了悟,九玄師太不動聲色的把手中的紙條遞還給她,兩人不再開口!

  十幾日的趕路,已是臨近京城,隻需再行駛一日,便能夠抵達京城!

  這一日,車隊在黃昏前便抵達了客棧,長途跋涉,讓所有人的臉上均是顯出疲態,做好防備的事情之後,習凜便讓其餘的人盡數回客房中歇息!

  用過晚膳,雲千夢見天色尚好,便與楚飛揚兩人在客棧的庭院中散步!

  “容貴妃與容賢太妃,如今已在普國庵內為陳老太君祈福!”手中捏著‘玉家當鋪’剛剛送過來的消息,雲千夢調皮的沿著鵝卵石路旁狹窄的小徑而走,半笑著對楚飛揚說出這則消息!

  楚飛揚見她玩的開心,便牽著她的手,防止她摔倒,聽完雲千夢的話後,隻是勾唇一笑,故而神色神秘的湊近雲千夢,低聲道“我這裏也有一則消息!”

  見楚飛揚眼底含著一絲冷笑,雲千夢停下腳步,轉過身子轉向楚飛揚,淺聲問著“還有比這更具價值的消息?”

  瞧出雲千夢眼神中的好奇之色,楚飛揚心底泛起一抹柔情,朝著她的耳邊湊近薄唇,極其低聲的說了出來……

  “姑丈怎還不就寢?”而此時客棧的二樓,麵對庭院方向卻是打開著一閃木窗,楚培麵色冷沉的立於窗邊,雙目毫無表情的盯著庭院中真情流露的二人,卻不想身後竟響起夏侯勤的聲音!

  背對著夏侯勤冷笑一聲,楚培闔上木窗轉過身,見夏侯勤已是徑自坐在桌邊喝茶,冷聲道“這十日可真是辛苦夏侯王子了,這般不留餘力的緊盯著本官!”

  “姑丈客氣了!本王子也隻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端起一杯香氣撲鼻的清茶,輕抿了一口,夏侯勤雙目微眯,十分享受的開口!

  “隻是這麽晚了,夏侯王子是否可以回自己的客房?楚王布局這般嚴密,難道害怕本官逃跑不成?”並未走到桌邊與夏侯勤麵對麵的坐下,楚培改而坐在窗邊的太師椅上,冷然開口,口氣中暗藏的不滿與怒意已是顯而易見!

  不愧是楚飛揚,此番回京僅用了區區一兩千人護駕便已是安然行駛了十幾日!

  更沒有使用皇家慣用的手段,先派出一隊前行,而真正的楚王等人卻是選擇其他更加便捷的道路!若非之前早已是做足了準備,隻怕他不會這般大膽!

  “閑來無事便過來坐坐!一如姑丈您,閑著沒事便欣賞著庭院中的景色!”楚培臉上的不歡迎與不友善卻沒有讓夏侯勤產生退意,隻見他自得其樂的品著茶、欣賞著楚培越發陰沉的表情!

  眼角餘光注意到那扇木窗已被合上,楚飛揚眼底的笑意便不再隱藏,見雲千夢已是消食的差不多,便牽著她走回客房!

  已是入夜時分,再過一刻便是淩晨,雲千夢端著茶點走進客房的內室!

  看著獨自對弈的楚飛揚,雲千夢把手中的茶點放在桌上,目光卻是看了看緊閉的門口,輕聲問道“確定今晚他會過來?”

  本想好好的休息一番,可用完晚膳後楚飛揚所說的那番話,倒是讓原本有些倦意的雲千夢頓時來了精神!倒是沒有想到,那人竟這般窮追猛打的毅力!

  “嗯,已收到他的親筆書函!”楚飛揚淺笑著從衣袖中拿出一支竹管,從裏麵抽出一張紙條遞給雲千夢!

  雲千夢拆開後細細的看了一遍,隨即微抬起手臂,把手中的紙條湊近燭火,靜待那紙條在火焰中燒成灰燼,這才開口“他倒是膽大!”

  “那本宮就多謝楚王妃的讚許了!”殊不知,雲千夢話音還未落地,門外卻已是傳來了熟悉的陰冷之聲!

  從聲音中聽出來人的身份,雲千夢與楚飛揚倒是不見絲毫的慌張,隻不過楚飛揚卻是站起身,順手把雲千夢拉至自己的身後,這才帶著她踏出內室,走到外間!

  與此同時,習凜已是跟在來人的身後,神色警惕地盯著擅自闖入的齊靖元,雙手半分也不曾從腰間的佩劍上離開!

  看到久違的齊靖元,楚飛揚淺笑著揮手,讓習凜退出了客房,僅剩自己、雲千夢與齊靖元在房中!

  “想不到太子這般喜愛我西楚!回北齊不到四個月,竟有巴巴地趕了過來!更別說,這四個月中,太子還花了一兩個月調理身子!”看著如今恢複健康後又露出凶殘表情的齊靖元,楚飛揚冷淡的開口!徑自領著雲千夢坐在外間的桌邊,絲毫沒有請客人入座的意思!

  “哼!這還不是多虧了楚王當初那三箭!若不是楚王,本宮豈會平白的浪費了那麽久的時間!”想起當日敗在楚飛揚的劍下,齊靖元心頭便憋著一股怒火,陰沉的眼眸中如燃燒著兩簇火焰,直直的朝著楚飛揚射去!

  把手中的熱茶推到雲千夢的麵前,楚飛揚端起另一杯,慢慢品了一口,這才淺笑著開口“太子今日前來,是與本王清算往日的舊賬嗎?太子可真是悠閑,竟有這樣的閑心,從北齊跑來西楚,隻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楚飛揚,你明知我是為了何事!何必在本宮的麵前裝模作樣!若非你們夫婦為了替曲妃卿解圍,蓉兒何至於被牽連其中?”看著楚飛揚悠然自得的與愛妻品茶悠閑的模樣,齊靖元心頭便燃起一把無名火,右手用力的拍在桌麵上,低吼得指控著楚飛揚的惡形惡狀!

  “貴妃娘娘天姿容貌,在佳麗萬千的後宮之中亦是翹楚,皇上即便是想忽略,隻怕也是難以做到!更何況,娘娘可是皇上娶進宮的貴妃,太子又有何資格不讓皇上注意貴妃娘娘?況且,太子如今已有一名容貌出眾的太子妃,又何必吃著碗裏瞧著鍋裏!”雲千夢豈會示弱?尤其在齊靖元傷了自己夫君的情況下,更是打蛇七寸的朝著齊靖元的傷口用力的踹著!

  果不出其然,齊靖元聽到雲千夢那事不關己的言論後,目色中頓時充斥了戾氣與殺意,冷笑一聲陰狠的開口“王妃莫非忘了?若不是曲妃卿,我的蓉兒還不至於這麽早便會被玉乾帝鎖定目標!而你這個罪魁禍首竟還這般雲淡風輕,當真是最毒婦人心!難怪海恬對你恨之入骨!”

  殊不知,這樣的言論早已是氣不倒雲千夢,隻見她勾唇一笑,無懼齊靖元眼底的殺意,淺淺開口“太子在西楚這麽長時間,難道還看不透皇上對貴妃娘娘的心思?何必把一些事情強加在本妃的身上?且,若非太子在宮中那般不小心露了行蹤,和順公主又豈會知曉此事?如今太子應該防備的是和順公主,而非本妃!”

  雲千夢的一番話,讓齊靖元腦中閃過無數的畫麵!當時宮宴的確是他心急了,這才被海恬發現了容蓉的事情!

  可即便是自己不小心,雲千夢卻是讓玉乾帝加速對容貴妃下手的元凶!

  思及此,眼底的怒意重新聚攏,正要盡數射向雲千夢,卻發現這個淺笑著的女子的身旁,竟還坐著一個從未對他放鬆過的楚飛揚!

  “我要帶走她!”知道這對夫妻最擅長的便是攻人之心,加上此前的事情已是讓齊靖元緊張不已,便再也沒了與他們二人爭執的興致,開口便說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不行!至少不是現在!”卻不想,楚飛揚竟是一口回絕,半絲麵子也不留給齊靖元!

  “楚飛揚,你什麽意思?”雙目危險的半眯起來,齊靖元猛地上前一步,似是要接近雲千夢!

  可楚飛揚豈會讓他接近自己的人,手中的茶盞瞬間朝著齊靖元砸了過去,在齊靖元躲避滾燙茶水之時,楚飛揚已是出手拉過雲千夢,把她牢牢的圈在自己保護的範圍之內,不讓齊靖元這性子殘暴之人有機可趁!

  “哼!這就是楚王的待客之道?以茶水潑客,好一個楚王,半點禮數也沒有!”險險的避開楚飛揚朝著他的臉潑過來的茶水,齊靖元麵若寒霜地開口!

  “太子也不逞多讓!一見麵便對本王的王妃出手,毫無男子風度,又如何讓本王以禮數招待於你?”絲毫不讓步的反擊回去,楚飛揚重新為自己倒了一杯熱茶端在手中,含著淺笑的雙目卻是絲毫不放鬆的盯著齊靖元,以防他趁機偷襲!

  “太子何必這般焦急?既然已經等了這麽長的時間,又何必在意多等些時日?”吹涼了茶水,楚飛揚遞到雲千夢的唇邊,兩人之間親密的舉動更是刺激了齊靖元,隻是這一次他卻沒有再出手,而是走到距離楚飛揚最遠的凳子前坐下!

  “說得輕巧!既然如此,楚王當初又何必急忙從洛城趕回京城?如今玉乾帝已是向蓉兒下手,你以為本宮會坐視不理?你當初是如何保證的?看來楚王的保證,也不能全信!”看著除非楊全然不著急的模樣,齊靖元心頭便湧上一團怒火,隻是有些事情,他卻是看得極其的清楚!

  雲千夢坐在一旁,看著兩人的唇舌交戰,又見齊靖元此番是隻身前來,便知他心中定是有數,便開口道“太子心中亦是明白怎麽回事!想必方才所言,亦是賭氣的話!”

  “她在普國庵內!”陰冷的目光因為雲千夢的話而瞬間轉向她,隻覺這楚王妃眼神清亮,似是什麽都逃不過她的雙目,齊靖元便吐出這句話來,也讓對麵而坐的兩人明白了他的用意!

  “那又如何?”心下早已猜到齊靖元的動機,楚飛揚卻是反問!隻見他神色清冷,並未因為齊靖元的話與用意而亂了方寸!

  “該如何做,楚王會不知道?”齊靖元冷笑以對,他倒要看看楚飛揚有沒有誠意!

  放下手中的茶盞,楚飛揚抬眸看去,黑瞳中除去跳躍的火燭便再無其他的情緒,眉宇間盡是一片坦然自得的模樣,即便是回答齊靖元的話,亦是極其的巧妙“乞巧佳節,太子所露出的那一手可是絕無僅有!既然太子有這個心思,又何必麻煩旁人?”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