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11

的位置上,大家都是使出渾身解數想坐上這個位置,卻被寒澈這個小小的從六品翰林修撰得了去,可見多的是眼紅之人。

若寒澈還不學會做人,隻怕即便他有皇上撐腰,下麵的人也不會服氣,將來辦事更不會順暢。

而看兩場宴會的時間,便也知寒澈是有心避開了海王府的宴會,更沒有搶在其之前舉辦,這也是寒澈心細如發的地方。

“這兩張請帖是同時送來的?”看著上麵的日期,雲千夢抬頭看向上官嬤嬤,輕聲地問著。

“回王妃的話,是海王府先送過來的,寒相府則是隔了一盞茶左右的時間送過來的!”上官嬤嬤掌管楚相府多年,這裏麵的彎彎繞繞自然是比旁人還要清楚,如今見雲千夢這般問題,更是對答如流,絲毫不見窘迫,可見上官嬤嬤當真是用心在為楚相府辦事。

聞言,雲千夢則是點了點頭,把兩張請帖交給慕春,對上官嬤嬤開口,“那就有勞嬤嬤準備兩份厚禮,本妃會按時出席!”

不想雲千夢竟是全部應了下來,上官嬤嬤眼底微微劃過一絲詫異,卻也沒有多舌,隻是朝著雲千夢福了福身,恭敬道:“奴婢知道了,奴婢這就下去準備!”

語畢,便見上官嬤嬤領著兩個小丫頭離開了夢馨小築!

“表嫂,聽聞之前那海恬郡主仗著在海王府,便害得你落入湖中!如今你為何還要接下海王府的邀請?萬一他們再起歹意……”夏侯安兒見慕春收起那兩張請帖,卻是微蹙著眉頭開口,眉眼間盡是對雲千夢此行的擔憂,亦是不解雲千夢此舉的用意。

雲千夢卻是笑得淡雅,執起桌上微涼的茶水輕抿了一口,這才緩緩開口,“無妨的!如今我已是楚王妃,以海王的精明,自然是明白護著我總比害我要有好處!再者,和順公主已經遠嫁北齊,我此行前去自然是安全的!”

“可是,我看那海郡王卻不是好惹的!”尤其那雙似笑非笑、正邪難分的眼眸,望之一眼便讓人揮之不忘,加上海沉溪似乎十分欣賞表嫂,亦是讓夏侯安兒心頭微微不安。//.//

“海郡王嗎?”聽見夏侯安兒提及海沉溪,雲千夢則是嗤笑出聲,晶亮透澈的眼眸頓時轉向愁眉深鎖的夏侯安兒,見她眉間已是染上愁緒,便拍了拍她的小手,清聲道:“他的目標並不是我們!”

海沉溪滿心滿眼便是與海王妃以及海王妃所出的幾名子女鬥法,哪裏有精力去管其他的事情。對於海沉溪,雲千夢倒是有些放心,尤其上次在端王府的那一幕,便可看出隻要是海越等人為難的人,海沉溪隻怕均會插手,自己自然不會有太大的風險。

送走夏侯安兒,雲千夢回到內室,米嬤嬤卻是擔憂的看了自家王妃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嬤嬤,有什麽話盡管說,在我的麵前不必如此忌諱!”雲千夢看著米嬤嬤渾身散發出的擔憂,便笑著開口。

見雲千夢看出自己的情緒,米嬤嬤便也不再藏著掖著,走近幾步才小心的開口,“王妃,您此次前去可定要帶著元冬,可莫要再像上次那般落了水!”

猶記前次看到雲千夢渾身濕透的模樣,米嬤嬤心頭便忍不住地輕顫,幸而當時楚王在湖中找到了她家小姐,否則自己即便是死了也無顏去見夫人。

雲千夢聽米嬤嬤發自內心的關懷,不禁清淺一笑,慎重地點了點頭。

而此時的金殿上,百官等候半個時辰,才等來玉乾帝。

隻是相較於往日的神清氣爽,今日玉乾帝顯得有些疲倦,眼眸之中盡是血絲,周身縈繞著絲絲寒氣,讓人不敢望之。

“臣等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見玉乾帝已是坐下,百官行禮,在玉乾帝的‘平身’中,又整齊的起身,恭立於大殿之上。

“辰王接旨!”餘公公尖細的嗓音響徹大殿上方,百官頓時麵麵相覷。

就連辰王本人亦是眉頭一皺,隻是想起玉乾帝昨夜出城前的話,江沐辰心頭頓時有數。

隻見他此時麵色冷峻、雙唇緊抿,並未因為擔心自己的遲疑而惹得龍顏大怒而立即出聲接旨,而是靜立於大殿上思索此事。

辰王的沉默更是讓百官不解,不明白辰王與皇上之間又發生了什麽事情,為何皇上剛上早朝便讓辰王接旨,而辰王此時的臉色又是這般的難看。

“辰王,您怎麽發起愣了,皇上要您接旨呢!”此時,楚飛揚卻是麵帶淺笑地提醒著辰王,眼底盡是一片看好戲的神色。

一道冷芒立即射向楚飛揚,而江沐辰卻始終沒有開口,依舊神色冷然的立於原地,絲毫沒有接旨的打算。

餘公公見狀,一顆心早已是提到了嗓子眼,這幾位王爺位高權重,各個手中握有兵權,架子比之皇上是絲毫不差。

可偏偏皇上擬了這麽一份聖旨讓自己宣讀,當真是苦了他這個為人奴才的。

餘公公微微側過臉,小心地看了玉乾帝一眼,見皇帝卻沒有因此動怒,這才轉過臉看向辰王,低聲提醒著,“辰王爺,接旨呀!”

江沐辰冷目一掃餘公公,目光瞬間對上玉乾帝冕旒之後的陰沉眸子,冷聲道:“不知皇上有何旨意吩咐微臣去做!”

一句話,讓人分不清辰王這是接旨的意思還是抗旨的意思,隻是看辰王的臉色,卻是極其冷若冰霜,隻怕那不願接旨的心思要多上一些吧。

“你接下這聖旨,不就明白了!”透過眼前的珠簾,玉乾帝陰鷙的眸子直射底下的辰王,充血的雙目中含著點點冷漠,讓人望而生畏,卻並未嚇退辰王。

“微臣不明白,還請皇上示下!”辰王卻是緊咬著不肯鬆口,臉上的神情並未因為玉乾帝極淡的口氣而有所改變,傲然挺立在大殿上的身姿更是剛強不屈。

“自然是好事!小餘子,宣讀!”眼中劃過明顯的不悅,玉乾帝竟是不在與辰王玩文字遊戲,直接強行讓餘公公宣讀聖旨。

“是!”得到玉乾帝的命令,餘公公打開手中捧著的奏折,朗聲開口,“奉天成命、皇帝詔曰:江城首富之女家世清白、賢惠聰敏,特賜辰王側妃,準二人擇日成婚,欽此!”

此言一出,大殿上頓時陷入一片死寂之中,眾人豈會明白這皇上怎會不明不白的便下了這樣一道聖旨。那江城首富之女聽著好聽,卻是商賈之女,地位低下,豈能成為辰王側妃?這皇上心中到底打著怎樣的注意?

眾人心中膽怯,目光紛紛在辰王與玉乾帝身上打轉,隻怕接下來這兩人定會發生爭執。

“真是可喜可賀,如此的喜事,本王便先恭喜辰王了!”楚飛揚卻是唯恐天下不亂的率先開口,眼底盡是一片譏笑之色。

看得辰王心頭暗惱,不由得冷眼瞪向楚飛揚,反駁道:“本王尚未接旨,楚王的恭喜從何而來?若楚王滿意這樣的親事,不如收了那女子為側妃,坐享齊人之福豈不美哉?”

窺出辰王心頭的怒意,楚飛揚勾唇一笑,淡雅開口,“辰王美意,隻是本王卻不能受之!一來,這是皇上的恩典,而這恩典則是給辰王的恩寵!二來,本王在江州時便已當著所有人的麵發誓,此生此世唯有雲千夢一位王妃,能入楚家大門的也唯有雲千夢一人!本王豈能違背自己所言,失信於天下百姓?這樣的事情,本王當真是幫不了辰王,還請王爺見諒啊!”

借著江沐辰的事情,楚飛揚表明自己的立場,亦是堵住了將來玉乾帝想在自己安插美人這條路。可以說,楚飛揚此話不但奚落了辰王,亦是反手將了玉乾帝一軍,讓兩人同時皺了下眉頭。

隻是,此時對於辰王而言,最重要的並不是楚飛揚,而是拒絕這門親事。

而對於玉乾帝而言,注意力亦是在辰王的身上,隻想著如何讓辰王點頭接下這道聖旨。

立於隊列中的曲長卿卻在聽到這道聖旨時,眼底劃過一抹寒意,楚王命人把那江城首富押送到刑部也不過是幾日的時間,可皇上卻在這麽短的時日內便做出這樣的決定,看來皇上手中所握有的勢力並不似他們看到的這般簡單啊。

相較於曲長卿沉思在公事上,曲炎心中卻是打起了小九九。尤其在聽到這道從天而降的聖旨後,他的心頭出了詫異便是焦急。側妃本就隻有兩位,若辰王接下這道聖旨,那辰王側妃的位置就隻剩一位。屆時景清想要得到這個位置,可就更加的困難了。

心頭斟酌了片刻,曲炎緩緩走出隊列,朗聲道:“皇上,微臣認為讓辰王娶商賈之女一事不妥!王爺乃是人中龍鳳,豈能娶了那低賤的商賈之女,隻怕說出去亦會讓人貽笑大方的!”

“是嗎?”冷淡的聲音在大殿上響起,玉乾帝收回看向辰王的視線,緩緩轉向跪著的曲炎,冷聲反問道:“朕的容貴妃不也是商賈之女,如此說來,眾愛卿均是在背後嘲笑朕了?”

清冷的聲音發著無邊的寒意,玉乾帝的話帶著威脅與壓迫,頓時嚇得曲炎麵色蒼白,額頭微微沁出一層薄汗。

“臣等不敢!”百官亦是因為玉乾帝的話而心中膽顫不已,齊齊地朝著玉乾帝行禮,不敢再拿商賈之女的借口作文章,更是有不少人紛紛側目看向曲炎,眼中帶著明顯的責備之色。

楚飛揚一掃跪在大殿中央的曲炎,嘴角勾起一抹淺笑,興味十足。

“辰王,你怎麽說?”玉乾帝手指漸漸輕敲起麵前的龍案,心中所剩的耐心已經不多,加上昨夜發生的一連串的事情亦是讓他心頭惱火,如今見辰王一副誓死不從的樣子,更為火大。

“啟稟皇上,微臣不能接旨!”而辰王卻也不含糊,當著文武百官的麵便拒絕了玉乾帝的好意。

眾人見狀,那低著的頭不由得再次往下壓了幾分,隻希望皇上與辰王之間的矛盾不要牽連到他們的身上。

更何況,當初辰王迎娶側妃,在場許多大臣皆是前去祝賀的,而請帖上明明白白寫得是江城首富之女,可到頭來他們看到的卻是雲相府的二小姐,這一樁鬧劇到如今都無人敢提起,卻不想皇上竟又是撿了起來借此羞辱辰王,這帝王之心當真讓人難以琢磨。

玉乾帝亦是沒想到辰王態度這般堅決,竟當著滿朝文武的麵便抗旨不遵,眼底瞬間聚攏起濃烈的殺氣與怒意,輕點龍案的手緊緊地握成拳,可半晌之後卻又緩緩鬆了開來,苦口婆心道:“七弟,你年紀已不小,也該為自己將來打算!”

“多謝皇上關懷!微臣自小到大,都在為自己的將來打算著!”一句話,頓時讓大殿上的氣氛陷入低潮。

眾人豈會不知辰王的不甘?可奈何當年玉乾帝與太後手段了得,辰王年紀尚小,那龍椅上坐著的人還真是有些難說。

可事已至此,這麽多年過去,眾人皆是閉口不提這奪位風波,卻不想今日辰王竟是隱晦的說了出來,一時間讓所有人的臉色驟變,就連玉乾帝的雙目亦是緊眯了起來,一股寒氣瞬間從他的體內散發了出來。

“皇上,辰王怕是沒有準備好,又或許王爺心有所屬,不如等下朝後,皇上與王爺私聊此事!莫要耽擱了眾位大人稟報國事的時間!”卻不想,此時楚飛揚竟開口替辰王說話。

聽到他的聲音,眾臣心頭緊繃的弦終於鬆動了些,隻是有些納悶,今日怎麽連楚王也變得有些奇怪?平日裏他最是與辰王不對盤,卻不想今日竟是幫著辰王說話。

“皇上,臣有本啟奏!”此時,寒澈也緊接著開口,隻見他麵沉如水的從隊列中站出來,手中則是捧上一本奏折,恭敬地交到餘公公的手中。

玉乾帝見楚飛揚開口打破僵局,目光極冷的掃了麵帶淺笑的他,隨即從餘公公的手中接過寒澈遞上來的奏折,匆匆掃了幾眼,極淡地吐出一個字,“準了!”

“是!”得到玉乾帝的首肯,寒澈再次行禮,這才退回自己的班位。

餘公公眼尖的注意到玉乾帝亦是頻臨動怒的臨界點,立即對著朝臣高呼,“有本啟奏,無本退朝!”

“臣等恭送皇上!”眾臣均是等著這一句話,不等餘公公的話音落地,便已是開口恭送玉乾帝。

“辰王,你跟朕過來!”麵色陰沉地站起身,玉乾帝留下這句話後便拂袖而去。

辰王聞言,則是冷目一掃笑得不關自事的楚飛揚,隨即跟著玉乾帝步入上房。

“王爺,想不到皇上的消息這般靈通!”待所有人離開,曲長卿才來到楚飛揚的身邊,極小聲地開口。江州首富一案本就是小事,根本無需告知玉乾帝,因此曲長卿並未寫奏折上報。可不想玉乾帝卻早已知曉,可見其人當真是厲害。

而楚飛揚的目光卻是定在寒澈的背影上,嘴角始終掛著一抹似有若無的淺笑……

請牢記本站域名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朝中大事,又有何事能夠逃過皇上的眼睛?”楚飛揚收回看向寒澈的眸子,淡然地開口。.隻是心中卻是冷笑,自己尚未動手,皇上便已先下手,恐怕這次是氣得不輕,否則又豈會拿江沐辰開刀?

“那咱們是不是需要?”說到一半,曲長卿卻已是意識到自己將要出口的是大逆不道的話,便立即停住了口。心頭卻是微歎口氣,若非太後皇上這般咄咄逼人,自己又豈會起了這樣的心思?思及此,曲長卿平展的眉漸漸地皺了起來,眼底帶著明顯的掙紮和猶豫。

楚飛揚轉目看向他,一眼望穿曲長卿的心思,卻並未逼迫他應當如何去做,隻是淡淡地開口,“不必,若整日隻想著放著旁人,咱們的日子也不用過了!且此事與你我無關,無需自責!走吧!”

再次看了眼金殿後的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