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11節

  “咦,怎不見那江城的首富?前幾日我還看到他在暫住的客棧內用餐呢!怎麽這會子了,竟還不見他前來?莫不是睡過了?”一名商賈在眾人中找尋了一番,卻並未見到前幾日大放厥詞的江城首富,便詢問著身邊的人!

  “當真沒有看到他!不過,他不在此,豈不更好?咱們也少了一個對手!”旁人聽到那人的詫異聲,亦是踮起腳尖在人群中找了一圈,在確定沒有看到那江城首富後,有些幸災樂禍的開口!

  “唉,老夫勸你們還是莫要太過高興!我可是聽說了,昨兒個那容家的嫡公子也是來了幽州,隻怕容家的目光亦是放在這些玉礦上!”正在此時,一名六旬左右的老者緩緩開口,隻見他撫了撫自己的胡須,眼底帶著一絲明顯的擔憂!

  “容家?”眾人聽他一言,均是眼露驚訝!

  “是那個京城的容家?出了兩位貴妃的容家嗎?”眾人臉上的談笑頓時紛紛轉變為凝重,容家如果插一腳,隻怕他們這些小商小戶的便沒有任何希望了!隻是,又有誰會想到容家也會聽到風聲趕來呢?

  “是啊,這西楚,除了京城的容家,還會有誰?老夫則是聽家中的小廝所說,他昨兒個出門時看到城門口的將軍竟親自向一名馬背上的少年問好!且那少年滿頭白發!你們想想,這樣的身份與外貌,除了容家的容雲鶴,還會有誰?”老者繼續開口,眉宇間的褶皺卻是漸漸的加深!

  聽到老者肯定的回答,幽州衙門外頓時炸開了鍋,所有人千算萬算,卻沒有想到容家亦會前來,若是容家出手,那他們的希望不就成了泡影了?

  “快瞧,是不是他?”正說著,一名年輕男子指著不遠處騎馬而來的容雲鶴低聲提醒著!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均是轉向容雲鶴,隻見他一身寶藍長袍坐在馬背上,而那在陽光下顯得更加耀眼的白發卻是刺痛了所有人的眼!

  果真是容家!

  眾人不自覺的讓開一條路來,讓容雲鶴順利的來到衙門前!

  無數雙眼睛盯著馬背上的少年,卻見容雲鶴神色淡然的領著小廝下了馬背,隨即與其他人一樣立於衙門外,等著官府打開大門!

  所有的議論聲在容雲鶴的到來後漸漸轉小,眾人三兩結伴的竊竊私語,是不是抬起眼偷窺神色淡漠的容雲鶴,似乎想從他那平淡疏離的表情中,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少爺!”肆兒拴好馬匹回到容雲鶴的身邊!

  “都準備好了?”清冷的目光一掃眼前的眾人,容雲鶴淡雅問著,神色間的鎮定沉穩,讓許多商場老將均是打從心裏的佩服,僅僅從這一麵便讓他們知曉容家能夠成為西楚首富,亦是有著常人所不能及的厲害之處,端看這容家嫡少爺便已是讓人欽佩不已!

  一時間,衙門外的氣氛隨著容雲鶴的到來顯得詭異低迷,直到一道門開的聲音傳來,眾人的注意力這才被盡數的轉移!

  待衙門的大門被打開後,眾人見兩名衙役搬出一張桌子與一張椅子,隨後在上麵擺上了文房四寶等物,而幽州衙門的師爺則立即走了出來,朗聲道“各位,我是幽州衙門的師爺!想必各位今日均是趕來參與玉礦采掘權且前些日子在衙門登記過的商戶!我們幽州衙門經過篩選,從各位中選出五百名參與這次競爭,一會報到名字的商戶,請到我這裏來領取號碼牌入場!”

  語畢,那師爺便坐到書桌後,拿出昨日楚飛揚與雲千夢合寫的冊子,開始點名叫人!

  隻是他的話卻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在所有的商戶中掀起了狂風大浪,眾人均是不明白這官府到底在賣什麽關子,不但隻允許五百人參與,竟還有什麽號碼牌?

  那號碼牌是什麽東西?當真是聞所未聞!

  眾人的目光一致的投向容雲鶴,卻發現他的臉上出了淡然便找不出其他的表情!

  隨著被報到名字的商戶的進入,那些落選的商戶便隻能與幽州的百姓一樣,站在衙門外注意著裏麵的形勢!

  隻見原本寬敞的衙門大院內,早已是整整齊齊的擺放了五百張凳子,隨著五百人的入座,原本坐在案桌後的韓少勉站起身,沉穩的走到眾人麵前,朗聲道“本官是兵部侍郎韓少勉,奉皇命前來幽州管理一切事宜!此番出現謝家一事,本官與楚王便商定應公平競爭玉礦的采掘權,因此便舉行了今日的選拔,希望能夠為幽州選出實力強、且有良知的商戶!”

  “好!”韓少勉的話還未說完,便聽見外麵圍觀的百姓發出陣陣掌聲與讚揚聲!

  “敢問韓大人,這號碼牌有何用處?大人打算以何種方式選拔?”百姓雖然叫好,但在座的五百商戶心中卻是七上八下,至今均為弄明白官府到底打算如何做!因此便有著急的商戶開口詢問!

  此人一出聲,其他的商戶也緊跟著開口詢問,一時間原本靜謐的大院內變得吵吵嚷嚷,眾人莫不爭相質問著韓少勉!

  隻見韓少勉微抬手,壓下了所有的聲音,而他卻是神色不變的冷靜開口“這號碼牌便是眾人手中所拿的,上麵有各位的編號,與師爺冊子上記載的人名是相對應的!而我們此次采取的則是拍賣的方式!何謂拍賣,便是向各位拍賣玉礦的采掘權,以價高者得之!而獲勝的商戶則是擁有玉礦的采掘權,采掘出的玉礦石也歸你們所有,但必須按照西楚的律例,每年按時向朝廷繳納錢稅!而拍賣的方式,便是官府給出一個相對最低的價錢,眾位舉起手中的號碼牌叫出比最低價而高些的價錢,報數最高的便可擁有玉礦的采掘權!在這裏,本官提醒各位,請大家量力而為,莫要因為一時的爭強好勝而與人提高報價,這樣的情況一旦發現,本官將會把他驅逐出去!”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一陣軒然大波,所有人均是交頭接耳起來,不明白官府為何要這般的複雜!

  “韓大人,何必這般麻煩?咱們有的是銀子,直接一口價不是更加的省事?”一名財大氣粗的中年男子大聲開口!

  “這隻是為了公平起見!大家從西楚各地遠道而來,我們自然會提供公平的競爭!要說的、該說的,本官也均已說清楚,各位還有何疑問盡可提出,一會拍賣即將開始!”語畢,韓少勉厲目一掃場內所有人,冷靜的等著下一輪的質問!

  而此時衙門公堂的廂房內,雲千夢與楚飛揚則是端坐在裏麵,清楚的看著院中發生的一切!

  見雲千夢眼中始終綻放著自信淡定的笑容,楚飛揚也隨之一笑“虧你想的出來這一招!”

  “這樣比之讓官府點名讓誰采掘更加的公平!即便是輸了,這些商戶也無話可說,本就是自身實力不夠,又豈能怪罪他人?更何況,以容家的實力,也不會讓我們失望的!且我們安排讓韓少勉先把成色差的玉礦拍賣出去,這樣一來,便會刷掉一批商戶,緊接著便是成色中等的玉礦,又會淘汰掉一批商戶!最後才是那成色最好的玉礦,起步價也是最高的,這樣一來,眾人便會多加思考,慎重決定,容家勝出的機會也更大,也不會招來旁人的非議!即便將來玉乾帝質問此事,咱們也不用理虧!”雲千夢把剛剛倒好的熱茶放在楚飛揚的麵前,這才娓娓道來,含著淺笑的眉目間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卻又帶著少有的聰慧!

  “想不到王妃竟還有這樣的天賦,真是讓人佩服!”此時,夏侯勤一身墨綠錦袍的走了進來,隻見他狠狠地瞪了楚飛揚一眼,隨後拉開一張凳子徑自坐下,笑看著外麵發生的一切!

  雲千夢見夏侯勤前來,亦是笑著給他斟了一杯茶,卻沒有忽視這兩人眉眼間的較量,心下好笑,卻沒有開口詢問,隻是禮貌的回複著夏侯勤“隻是雕蟲小技而已,還望表哥不要笑話!”

  “雕蟲小技?這若是雕蟲小技,那咱們那些計謀可就擺不上台麵了!”見雲千夢這般謙虛,夏侯勤則是失笑的搖了搖頭,目光卻始終盯著那靜坐在五百人之中的容雲鶴“不知他何時會出手!”

  而此時院內已是正式開始拍賣,韓少勉麵色肅穆的坐在案桌後,而師爺則是手捧厚厚的書卷,向所有的商戶敘述著正要拍賣的玉礦的年產量、玉質的好壞等情況!

  商戶們認真的聽著,臉上均是一片謹慎之色,心頭則是細細的估量著這座玉礦將會給自家帶來多少的好處!

  那師爺讀完一些基本的情況後,便見一名衙役捧上一塊從那玉礦采掘而來的玉石,讓商戶們傳閱!

  奈何,有些商戶根本就沒有接觸過玉石,又豈會分辨玉石質地的好壞差距?

  但這些商戶卻也是極其的聰明,盡管辨別不出玉石的好壞,卻能夠觀察人的表情,再從旁人的表情分析出他們想知道的答案!

  而此時最受矚目的依舊是容雲鶴,院內大部分的視線均是集中在容雲鶴的身上,等著他看有何表情流露出來!

  隻是,這樣投機取巧的方式,卻從未出現在容家的教條之中!即便不會競拍這座玉礦,容雲鶴在拿到那玉石時,依舊是極其仔細的觀察研究著,其專注的神色讓眾人紛紛不解,不明白那塊成色欠佳的玉石為何那般能吸引容家嫡長孫的注意力!

  ☆、第二百三十四章即將返程

  “容公子,那玉石有這麽好嗎?”在容雲鶴把手中的玉石交給下一位商戶後,他四周的其他商戶則是耐不住焦急的開口詢問!

  容雲鶴一看這些人急切想知道的表情,隻是舒雅一笑,淡然開口“挺好!”

  語畢,容雲鶴便不再開口,一如方才般安靜的端坐在席間,並未去理會四周因為他方才所言而引起的騷動!

  “挺……好?”半晌,眾人才訕訕然一笑,隻覺這容家的嫡公子當真是奇怪,長的奇怪、行事也奇怪、說話更奇怪!

  “唉,真是可憐,白白期望了一回!”坐在廂房中的三人,在看到那些商戶失望的神色後,紛紛笑了起來,夏侯勤更是帶笑著開口!

  那些商戶以為容雲鶴隻是一名十五六歲的少年,便覺得可欺,想從他的身上打聽到一些有價值的消息!

  奈何,容家豈會有單純的人?容雲鶴又是陳老太君自小帶在身邊悉心調教的容家未來家主,豈會教出輕易便會泄漏心思之人?

  “雖說外地的商戶可能不懂區分玉石的好壞,但幽州的商戶卻是這方麵的行家!”不似夏侯勤的樂觀,雲千夢帶著一絲凝重開口,目光已是淡淡的掃過坐在另一邊的幽州商戶,隻見這些人與容雲鶴一般,不管是好的玉石亦或是差的玉石,均是舀在手上細細觀察,並未因為成色的好壞而差別對待!

  而果不出雲千夢所言,在已經進行了一半的競拍中,那成色差的玉需有七成是被外地的商戶所拍得,而剩下的三成則才是被幽州的一些小商戶拍走!

  尚未出手的,則是實力財力更為雄厚的商戶,他們如容雲鶴一般氣定神閑,隻等著那最好的玉需被師爺提名!

  “這還要多久?”已近晌午時分,可前堂的拍賣卻依舊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夏侯勤不由得伸了伸懶腰,打著哈欠地開口!

  “這可不是急得來的事情!如今還隻是進行到中等的玉需,若是有心之人進行爭奪,隻怕到明日也不見得會結束!”雲千夢則是氣定神閑地喝著手中的茶,時不時與楚飛揚相視一眼,兩人淡然一笑,注意力隨即又轉向前堂,密切關注著前麵的動向!

  “虧得你們有這般的好耐性!如此說來,今日這拍賣結束後,咱們便可回京城了?”摸了摸有些餓的肚子,夏侯勤挑了一塊糯米糕丟進口中,狀似無意的問著!

  “難道表哥舍不得這幽州秀麗的風景?”楚飛揚則是出聲反問,看向夏侯勤的目光中則是帶著一絲冷笑!

  見狀,雲千夢輕笑,微側身對身後的慕春點了下頭,見慕春福身離開後,這才又坐正身子!

  夏侯勤卻是連連搖頭,認真的拒絕楚飛揚的提議“我可是奉旨保護你們回京!豈能繼續留在幽州?即便皇上不怪罪,隻怕我那爺爺也饒不了我!隻是我卻有些好奇,你當真要帶著楚培一同上路?”

  聞言,楚飛揚眉梢微挑,不答反問“不然呢?表哥打算另派人馬護送他回京?還是寄希望於呂鑫的人,讓他們送楚培回京城?”

  夏侯勤敬謝不敏,頓時縮了縮腦袋,當作沒有聽到楚飛揚的提議,繼續專注於外麵拍賣的進度!

  雲千夢見夏侯勤噤聲的模樣,心頭隻覺好笑,卻並未開口!

  楚培身份特殊,自是不能交給他人,否則出了事情,隻怕所有的指責均會指向楚飛揚,為了保險起見,自然是讓楚培跟著他們一同返京!

  “王爺、王妃!”此時,慕春則是領著幾個婢女走了進來!

  一陣菜飯的香氣頓時引得夏侯勤努力的嗅了嗅鼻子,雙目急切的看著婢女們把午膳放在桌上,迫不及待的便端起碗筷大快朵頤!

  “我出五百萬兩!”用完午膳,三人正捧茶細品,前堂便傳來一聲高呼!

  定睛看去,便見一名男子高舉手上的號碼牌,報出比最低價高出二十萬兩的數目,想得到今日第一座品質最好的玉需!

  一時間,外麵發出陣陣驚呼聲,莫說這高達五百萬兩的采掘費,即便隻是官府報出的四百八十萬兩的費用,亦是讓許多實力欠缺以及衙門外的百姓議論不已!

  “老夫出五百一十萬兩!”可人們的吃驚還未消化掉,那幽州城如今唯有實力的李老板則是高舉自己的號碼牌,口氣平淡、神色冷靜的報出比那男子還要高的數目,更是讓百姓們目瞪口呆!

  想來他們平日裏過日子,一兩銀子亦是能夠買的好幾鬥大米,可這些人雖說是低賤的商戶,但手中竟是握有這般多的財富,當真是讓人咋舌不敢置信!

  “五百二十萬兩!”那男子不甘示弱,立即又多報了十萬兩,同時轉頭怒瞪向李老板,試圖用氣勢壓過那幹癟的老頭,讓對方知難而退!

  “五百三十萬兩!”殊不知,為了能夠成為幽州的首富,李老板亦是不會讓步,緊跟著便又報出自己能夠承受的銀兩數目!

  “好!李老板,你若是奪下這玉需,也算是為我們幽州商會爭了臉麵!我們大夥可都是看好你的!”李老板篤定的神色,讓幽州的商戶們頓時齊心了起來!

  他們豈會料到官府竟會用競拍的方式進行公平的選拔!

  即便他們有心聯手,可萬一競拍的價錢太高,這幽州商會的所有商戶豈不是全部要賠的傾家蕩產?

  因此,那些實力差的商戶,早已是退出了競拍,隻等著看那幾座最好的玉需落入誰的手中!

  殊不知,此時李老板竟出聲競拍,簡直是振奮了幽州商戶的氣勢,一時間所有人均是看著李老板給予支持!

  “五百五十萬兩!”而那男子卻也是絲毫不讓步,一口便提高了二十萬兩,頓時壓住了那群給李老板加油的商戶的氣勢!

  “五百六十萬兩!”而李老板卻依舊是十萬兩的增加!隻是,此時的他卻是轉目看了那男子一眼,心頭細細算計著自己的身家,原本冷靜的神色亦是有了一些轉變!

  若這男子不停的追加銀兩,隻怕即便是他,亦會感到吃力的!現在的叫價已是五百六十萬兩,而他李家的最高限額則是六百四十萬兩,若是超出這個數目,即便他舀下了玉需,也沒有銀兩支給衙門,更沒有銀兩采掘玉需!

  思及此,李老板一時間心頭微亂,而此時那男子卻沒有立即追加銀兩的數目,竟是與他一同陷入沉思之中!

  院內因為這兩人同時的沉默而安靜了下來,獨留師爺的聲音響起“五百六十萬兩!各位還有沒有比這更高的報價?若是沒有,那……”

  “六百五十萬兩!”殊不知,那沉默的男子突然出聲,直接把報價提高至六百五十萬兩,頓時引起陣陣議論,而那李老板卻如鬥敗的公雞般垂頭喪氣不再舉牌!

  “七百萬兩!”而此時,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眾人轉目望去,卻見容家嫡公子身旁的小廝舉起了號碼牌,而那震撼人心的七百萬兩,則是從容雲鶴的口中吐出!

  “容雲鶴果真厲害!瞧準了這兩人已是到了極限,而旁人亦是不敢出手,便直接報出旁人無法企及的數目,輕而易舉的奪得了這座玉需!”輕抿一口熱茶,夏侯勤從窗子中看著容雲鶴冷淡的表情,緩緩開口!

  聽到夏侯勤中肯的評價,雲千夢則是微點頭“的確!與其與他們浪費時間,不如直接給予致命的一擊!”

  正說著,外麵傳來一錘定音,第一座品質最上乘的玉需采掘權被容家摘得!

  而容雲鶴方才那一手,卻也是起到了威懾之用,所有商戶心中均是對他起了防備之心!

  隻是,奈何容家財力雄厚,即便他們已經努力想避開容家,卻依舊無法避開與容雲鶴的正麵交鋒!

  一陣激烈的追加價碼的口舌之戰後,上乘品質的玉需僅剩最後一座,而其餘的均是落入容雲鶴的手中!

  “我看這容家是勢在必得了!這樣的財力,也難怪他們雖是商戶,卻是禦封的皇商!就連皇上也依仗著容家!”門口的百姓紛紛眼露羨慕,不由得議論起那自始至終均是端坐在席間的容雲鶴!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