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2節

  不過,想起今日蘇姨娘那慌了神的表情,米嬤嬤也不由得覺得大快人心,隻是隻覺她家小姐越發的料事如神“小姐是如何知曉二小姐偷吃葷食的?”

  今日若不是大小姐發現,隻怕府中所有人都被蒙在鼓裏吧!

  而雲千夢卻隻是淡淡一笑,輕聲道“蘇青愛女心切,豈會舍得雲若雪吃苦?”

  如此解釋,米嬤嬤頓時明了,一時間欣喜於雲千夢的觀察入微!

  而此時,正在外麵煎藥的慕春卻走了進來,見雲千夢已起床,慕春說道“小姐,柳姨娘來了!”

  雲千夢與米嬤嬤相視一笑,心知柳含玉定是來稟報結果的,便開口“請她進來吧!”

  第五十二章 大小姐的步步逼近

  柳含玉可不是空手進來的,她身後跟著雲嫣,雲嫣身後又跟著四個丫頭,個個手上都端著東西,看樣子,是來探病的!

  眾人進來時均是輕手輕腳,此刻見雲千夢竟坐在桌前,柳含玉攜著雲嫣趕緊行禮“給大小姐請安!”

  雲千夢麵色平靜,隻是嘴角微微上揚,淺笑道“一家人,姨娘與三妹妹客氣了,趕緊坐吧!”

  聽上去是客氣話,卻處處顯示出嫡出小姐的優勢,即拉近了姨娘庶妹與自己的關係、增進了雙方的感情,卻又讓對方明白,自古以來嫡庶有別,不能因為嫡姐給了點顏色,便不知身份的開起染坊來!

  雲嫣一聽雲千夢的暗示,雙頰微微泛紅,微垂的眸子掃了眼身前的柳姨娘,目光中帶著少許的懊惱!

  若不是柳姨娘執意讓自己繡那方手絹送給老太太,也不會惹出這事來!

  不過,雲千夢卻不甚在意那手絹,老太太什麽珍貴禮物沒有收到過,想用一方手絹收買了她,那柳姨娘的心思未免也太淺了些!

  自己隻不過是想提醒她謹記她的身份,不要因為此時掌管了相府,變真以為有了身價!

  對於娘家沒有任何背景勢力的柳姨娘而言,她隻有選對了主子,才有安穩日子!

  但這主子,卻是最容不得一心二用的人!

  柳姨娘見雲千夢不著痕跡的警告,背後不禁劃過一絲寒意,轉而卻又慶幸,幸好自己對雲千夢是忠心不二的,否則以大小姐的手段心機,自己還真是有些後怕!

  如此想來,柳姨娘眼中浮上一股坦蕩的神色,對雲千夢福了福身,挨著凳沿坐了下來,隨即關心道“方才見大小姐受傷嚴重,不知大夫如何診斷的?”

  雲千夢不動神色的把柳含玉母女的神色收於眼底,見兩人身上的氣息平和穩定,便笑著回道“隻是一些皮外傷,過幾日便會痊愈,姨娘不必掛懷!”

  雲嫣聽到她的回答,秀眉不禁微皺了下,出事時她雖不在現場,但聽母親說了大姐的傷勢後,自己便心急不已!

  畢竟,有哪個姑娘不愛美,尤其大姐身份尊貴,將來嫁入皇家也未必沒有可能,如此出眾的女子身上若留下傷疤,恐怕是這世上最大的遺憾吧!

  隻見雲嫣顏色略帶焦急,嚴肅道“姐姐,還是小心為上!女孩兒的肌膚本就嬌嫩,可萬萬不能大意,若是留下遺憾,豈不叫人心疼?再說,姐姐天人之姿,斷不能破壞了這份美麗!”

  見雲嫣真心關心自己,雲千夢笑的看似越發的真心,便點了點頭,慢慢說道“大夫說好生養著便不會留下疤痕,姨娘與妹妹的心意我領了,也會小心的!”

  柳姨娘見雲千夢終於是聽進了自己與雲嫣的勸言,便微轉頭,指著身後站成一排的丫頭說道“大小姐,這都是些補身子的,您可記得服用!”

  雲千夢微掃慕春一眼,便見慕春領著幾個丫頭出了暖閣……

  剩下雲千夢、柳姨娘、雲嫣、米嬤嬤四人,隻見柳姨娘臉上眼中始終有著抹不掉的笑意,不等雲千夢開口詢問,便急急的說道“大小姐方才沒有看到,老爺聽說小姐受了傷,臉色都氣得發黑,看向二小姐與蘇姨娘的眸子中盡是失望與狠厲!”

  許是被蘇青母女欺壓太久,此時隻要那對母女被責罵責罰,柳含玉便覺得十分的解氣,那上揚的嘴角怎麽也無法平靜下來,恨不能天下人都分享她的喜悅!

  雲千夢雖也樂的見蘇青雲若雪被罰,不過這深藏不露的功夫卻不是柳含玉鎖能比的,隻見她微挑一邊的秀眉,似是對柳含玉的稟報有些吃驚,語氣中盡是不相信“父親可是十分疼愛若雪妹妹的,而蘇姨娘更是十幾年如一日的得到父親的寵愛,想必父親是不會舍得責備她們的!”

  柳含玉一聽雲千夢的反問,眼中閃過不讚同,似乎怕雲千夢不相信她剛才所言,緊接著開口“您可是相府的大小姐!二小姐即便再受寵,那也是庶出的,這庶出怎能與嫡出相比?這不,一聽小姐受傷,老爺便急了,立即罰了二小姐,讓老太太身邊的芮嬤嬤陪著二小姐在祠堂省過!二小姐一聽便惱了,朝著相爺便嚷嚷著說她是被陷害的!蘇姨娘當時也不服,隻見她仗著往日老爺的疼愛死死的護著二小姐,不讓芮嬤嬤等人拖走二小姐,還說……”

  雲千夢認真的聽著柳含玉的話,眼中的眸色微微泛著波光,蕩漾間卻讓人摸不到最深處的真意!

  柳含玉說到一半,小心的觀摩了雲千夢的神色,見她依舊是一副淡淡的模樣,不見喜不見怒,便接著往下說“蘇姨娘還說這一切都是有人設計好的,引著二小姐進了圈套!老爺問那幕後指使者是誰?二小姐便不顧儀態的吼出大小姐的名字!老太太一聽,氣的不行,指著二小姐便罵了,說她在祠堂偷食葷食不說,還推倒嫡姐,此刻竟不分黑白的汙蔑嫡姐,定是二小姐身邊的人給教唆的!這話落在老爺的耳中,這不,倒是連累了二小姐身邊的丫頭婆子,隻要是二小姐身邊伺候的,每個人都挨了十板子,想必二小姐身邊要有一段時日沒人伺候了!而蘇姨娘也被老爺當眾訓斥了半天,罰她為老太太抄寫佛經一百遍!”

  聽聞柳含玉的稟報,雲千夢心中微微詫異,想不到雲玄之還真的下得了手,對於自己自小疼愛的雲若雪都這麽狠,可想而知,這人的人性是如何的薄涼!

  不過,雲玄之如此反常的為自己出氣,恐怕並不是因為此時老太太站在自己這邊,而是即將到來的壽宴吧!

  穀老太君名義上也是玉乾帝的外祖母,當天的壽宴,群臣均會到場祝賀,沒準玉乾帝與太後也會親臨!

  屆時,若穀老太君發現了自己身上的傷,掃了老太君的興,倒黴的怕隻能是相府的眾人!

  這不但阻礙了雲玄之前往爵位的路,若讓外人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雲玄之寵妾的原因,怕是雲若雪會引來殺身之禍!

  好一個連環猜想,好一個釜底抽薪,此時給自己一個甜棗,讓她閉了嘴,不但保住了雲若雪的小命,更保住了他自己的仕途!

  不得不說,雲玄之雖在家事上分不清青紅皂白,但隻要觸及到他的切身利益,便會瞬間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政治家,玩弄權術、琢磨人心的手段讓人望塵莫及!

  柳含玉痛快的講述完蘇青母女的下場,卻見雲千夢表情平靜,並未變現出幸災樂禍的神色,便也微微收斂了臉上過分誇張的喜悅,穩了下心情,正色道“老太太說了,小姐受了這麽大的傷,自然要好生的休息,免了小姐在壽宴前的晨昏請安!還讓奴婢給您帶了樣好東西來!”

  說著,柳含玉自衣袖中拿出一隻小小的青花瓷瓶,瓷瓶上塞著木塞,小巧精致的讓人一眼便喜歡上了!

  柳姨娘則是用她那塗滿丹蔻的手,輕輕的拿起那瓷瓶,隨即拔開木塞,一股清香頓時從瓷瓶中飄散了出來,不消片刻,暖閣內竟充斥了這股讓人心曠神怡的香氣,就連雲嫣也是好奇的盯著她手上的瓷瓶,同時又努力的吸著氣,想把這香味吸進體內!

  柳姨娘笑容可掬的對雲千夢解釋道“大小姐,這是活血化瘀凝脂膏,每日隻消在傷疤上塗上綠豆大小的分量,半月後,肌膚便會完美如初!”

  說著,柳姨娘便把瓷瓶遞給雲千夢!

  雲千夢則是淡笑的接過瓷瓶,左手對著瓶口,朝著自己的鼻子揮了兩三先,隻見那飄過來的香氣更濃更純,鮮花的香味中竟還夾雜著淡淡的草藥味,兩種香氣相結合竟是如此舒適!

  隻不過,這隻是這藥膏的香味,要用效果卻不是僅憑香氣便能辨別出的,對此,雲千夢卻還是有些懷疑的“真有如此神奇?”

  見雲千夢提出疑問,柳含玉卻不見絲毫怒意,反而笑著解釋“那是自然!老太太可是真心的疼著您呢,連這麽寶貝的東西都送了過來!據說,這還是當年夫人嫁過來時,先皇禦賜的宮中聖品呢!”

  雲千夢聽著柳姨娘細數著老太太對自己的好,始終保持這淡淡的笑意,心中卻是冰冷一片!

  看樣子,這老太太當年也沒少從曲若離身上撈東西,就連這禦賜的聖物竟也在她的手上!

  此刻又施舍般的轉贈給了自己,怕是與雲玄之打的同樣的算盤吧!

  隻不過,老太太的算盤中,還多了雲易珩兄妹三人的前途!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兩人【品性如此相似!

  暗中深吸口氣,雲千夢嚴重閃現感激,隻是麵色卻帶著些微的疲憊,略有些虛弱卻十分激動道“祖母竟如此厚待夢兒,實在是夢兒的福氣!米嬤嬤,快扶我起來,我要去老太太屋中,親自向她磕頭謝恩!”

  說著,雙手便撐著桌沿,搖搖晃晃的站起身……

  柳姨娘雲嫣見狀,紛紛被雲千夢嚇了一跳,兩人一左一右的小心扶住她,勸解道“大小姐身子不好,可千萬別來回奔波了!奴婢自會替小姐在老太太跟前多磕幾個響頭,把小姐的感激之情告知老太太!”

  而雲嫣亦是擔憂的看著雲千夢蒼白的臉色,保證道“姐姐,您身子不好,就聽了姨娘的吧!祖母自是會明白您的心意的,您現在最重要的便是養好身子,這樣才能承歡祖母的膝下!”

  雲千夢被人勸著,原本堅決的麵色中開始有些為難,隻是反複思索柳姨娘與雲嫣的話,這才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卻還是不放心道“那就有勞姨娘與妹妹了!”

  兩人見她終於聽了一次話,不由得鬆了口氣,見雲千夢此刻已是有些倦意,便自覺的退了出去!

  兩人一走,雲千夢麵上的虛弱頓消,隻見她靜坐窗前,把玩著手上的青花瓷瓶,目光卻是遠遠的王者天上的白雲,不知在想些什麽,神色間竟有些飄渺!

  米嬤嬤見狀,心中有些擔憂,畢竟夫人的東西竟被相府的這群豺狼所霸占,小姐又是弱質女流一名,要在這群豺狼虎豹中生存下來,真是讓她心疼不已!

  拿過軟榻上的素錦披風,輕輕的披在雲千夢的肩頭,米嬤嬤輕聲提醒“小姐,您身上有傷,小心著了風寒!”

  雲千夢回頭,眼中的朦朧已是煙消雲散,精明的神色充斥整個眼眸,隻見她把瓷瓶放到米嬤嬤的手中,交代道“拿去夏嬤嬤那,讓她辨別下真偽!再讓映秋檢查下,裏麵的藥膏是否能用!”

  米嬤嬤聞言,心中大驚,抬眸與雲千夢對視,卻發現她眼底一片肅穆,便慎重的點了點頭,小心的把瓷瓶收入衣袖中!

  雲千夢見米嬤嬤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淺笑了下,隨即有開口“嬤嬤,從那紫檀木盒中拿出一顆珍珠,去‘玉家當鋪’當掉,那邊會給出合理的銀兩的!”

  聞言,米嬤嬤再次愕然,心中怎麽也舍不得夫人留下的東西唄當掉,便阻攔道“小姐,萬萬使不得啊!那可是夫人留給您的啊,夏嬤嬤為了把它交給您,受了多少罪啊,您可不能當掉啊!”

  說著,米嬤嬤差點便要跪下了!

  一隻素手卻扶住了她的胳膊,阻止了米嬤嬤下跪的姿勢,米嬤嬤淚眼婆娑的抬頭,卻見雲千夢眼中平靜的可怕,那深不見底的眸光中閃著寒意冷意甚至讓人膽戰心驚的堅決!

  而耳邊卻漸漸響起雲千夢不容置喙的決定“嬤嬤,東西是死的,人卻是活的!我們要在相府活的如魚得水,收買人心便是第一步!雖說此時柳姨娘全心全意的服侍我,但我也要給她點甜頭;所說祖母因為輔國公府的原因對我青睞有加,但我也要好生的待她身邊的人!越是不起眼的小人物,往往便是事情的關鍵!況且,‘玉家當鋪’可是禦賜的皇家當鋪,有著皇家的信譽做保證,我們是吃不了虧的,以後也可以贖回這珍珠!而這家當鋪對於典當人的資料也是予以保密,外人是不可能知道我們的身份的,這樣父親祖母那邊便不會知曉我們手上所擁有的東西!我想,就算是母親看到我這樣做,也是會讚成的!”

  米嬤嬤聽著雲千夢的分析,從原本的不樂意漸漸轉化成讚同,最後竟有些迫不及待道“小姐,老奴這就去辦!”

  雲千夢見她想通後竟如此心急,心中一陣好笑,卻拉住了她“這時辰,‘玉家當鋪’已經打烊,明日再去吧!待拿到當銀,拿出兩千兩換成十兩等碎銀,其餘的換成百兩、五十兩麵額的銀票!”

  米嬤嬤認真的聽著雲千夢的話,細細的記下這些注意事項,這才謹慎的點了點頭!

  晚膳時分,因為雲千夢身上的傷,今日便在綺羅園獨自用餐,而那邊老太太又是差人送了不少膳食過來!

  隻是不想,鮮少來綺羅園的雲玄之,竟在這個時辰踏進了雲千夢的閨房!

  此時雲千夢正被米嬤嬤服侍著進餐,見雲玄之進來,立即站起身要行禮,卻被雲玄之阻止!

  隻見雲玄之詳端女兒的麵色,隻見原本泛著粉色的小臉,此時慘白一片,雲玄之眼中頓時浮上薄怒,卻對雲千夢柔聲道“今日讓夢兒受委屈了!”

  雲千夢聽聞他的關心,心中一陣不自然,卻依舊附和道“不委屈,女兒也是有錯,還請父親不要太過責怪若雪妹妹!”

  聽到雲千夢懂事的話,雲玄之心中一陣欣慰,卻依舊重重的哼了一聲,沉聲道“你何錯之有?明明就是若雪的錯,你也別盡是袒護她!今日若不是你祖母通知我,恐怕我還被若雪這丫頭蒙在鼓裏,也會讓我的夢兒受了委屈!”

  雲千夢見雲玄之一心想扮演慈父的角色,便壓下心中的惡習,繼續扮演著愛女的戲份“父親說的哪裏話,若雪是妹妹,夢兒作為姐姐,自然要讓著她!況且,今日夢兒受傷後,祖母又是送藥又是送吃食,還專門派了柳姨娘前來探病,真真是讓夢兒感動得無以複加!此時父親百忙之中又親自前來,更是讓女兒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長輩們如此厚待夢兒,別說是不委屈,即便是真受了委屈,夢兒的心中也是甜的!”

  聽著雲千夢的恭維,雲玄之顯得十分的受用,臉上的怒意早已換上了笑容,想起過來時母親對這個女兒的誇讚,也忍不住的讚揚到“難怪你祖母最疼愛你,方才還直誇你懂事識大體,竟不顧病體想要親自去她老人家麵前磕頭!現在為父看來,我的夢兒確實是長大了,真正的是一名大家閨秀,讓爹爹心中都忍不住的自豪!”

  雲千夢始終半垂著臉蛋,恭敬謙和的臉上始終保持著大家千金的淺笑,隻是那雙眸子卻因為雲玄之越來越讓人作嘔的話,而快速的閃過不耐!

  隻是雲玄之此時心情卻出奇的好,竟留下來陪雲千夢用了晚膳,離開時還特意囑咐米嬤嬤等人悉心的照顧雲千夢,這才在女兒的依依不舍中離開綺羅園!

  次日天未亮,米嬤嬤便動身離開,待到雲千夢起床時,她竟已是回到了暖閣內!

  此時慕春正把一支翡翠牡丹簪插進雲千夢的發間,而米嬤嬤便拿出當票以及一包銀兩放在梳妝台上,低聲道“小姐,老奴按照您的吩咐,把一顆南海珍珠當了一萬兩!其中這包是銀票,這一包是碎銀,這是一年當期的當票!”

  雲千夢拿起那張當票,仔細的閱讀後才重新交給米嬤嬤,隨後從銀票中抽出一張五十兩麵額的拿在手中,交代米嬤嬤把銀票與當票放進紫檀木盒,這才又從梳妝盒中拿出一個寶藍繡荷花的荷包,把銀票放進荷包中讓米嬤嬤隨身收好,便站起身,帶著眾人前往百順堂!

  老太太此時方梳洗完畢,聽到下人說大小姐來了,立即讓芮嬤嬤把雲千夢給迎進了裏屋!

  “孫女給祖母請安!”雲千夢今日裝扮較為隆重,讓老太太不由得眼前一亮,隻是目光觸及到她略顯蒼白的小臉時,還是忍不住的責備道“讓你好生的休息,你這孩子就是不聽!”

  說著,便向雲千夢招了招手,讓她走進自己!

  雲千夢見狀,麵上一喜,乖巧的走到老太太的跟前,小聲的替自己辯解道“祖母昨日賞了那麽多珍貴的禮物,雖有柳姨娘與三妹妹代替夢兒磕頭,但夢兒心中始終有些過意不去,思來想去,還是想親自給您磕個頭!”

  說著,雲千夢微微後退一步,身後的米嬤嬤立即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軟墊鋪在她的麵前,雲千夢恭敬的朝著老太太磕了個頭,樂的老太太指著芮嬤嬤,讓她趕緊把雲千夢扶起來!

  這才又重新拉過雲千夢的右手,拉高衣袖細細的檢查了那傷口,關心道“還疼不疼?那凝脂膏用了嗎?”

  雲千夢粲然一笑,回道“大夫囑咐一切去疤的藥膏一定要等結痂掉落後才能塗抹,此時最主要的便是讓傷口愈合!祖母放心,孫女定會小心自個的身子的!”

  老太太聞言,眼中一時間閃過一絲不明的神色,卻很快的換上了慈愛的笑容,不等其他人前來請安,似是擔心雲千夢餓著,竟吩咐芮嬤嬤準備早膳,也特意為雲千夢加了一碗血燕粥!

  用過早膳,老太太也不留雲千夢,讓她趕緊回去休息,自己則是拿起佛珠,進行每日的功課!

  芮嬤嬤代替老太太送雲千夢出門,雲千夢見芮嬤嬤神色間有些疲態,便知她受命看管雲若雪,而雲若雪又是個嬌慣的脾性,怕是讓這位芮嬤嬤煩心不少,便關心道“嬤嬤真是祖母的左右手!隻是瞧嬤嬤有些疲憊,想必祠堂與百順堂兩邊跑,累著嬤嬤了!”

  芮嬤嬤哪敢居功,更不敢抱怨,雖然心中恨死了雲若雪的蠻不講理,卻也不能明目張膽的議論主子的是非,便謙恭道“這是老太太與相爺看得起奴婢,也是奴婢的福氣!”

  聞言,雲千夢卻並未戳穿她,反倒是淡淡一笑,帶著幾分真心的心疼道“嬤嬤辛苦了!”

  而米嬤嬤立即拉過芮嬤嬤的雙手,熱忱的開口“老姐姐,我們小姐看你如此辛苦,心中也是心疼!奈何幫不了您什麽,這個荷包您就當個玩耍,拿回去隨便用用吧!”

  芮嬤嬤見狀,一時間有些猶豫!

  畢竟,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這大小姐並未說明緣由,萬一以後吩咐自己做危險的事情,那自己豈不是因小失大?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