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10節

  “嗯?”雲幹夢正疊好娟帕收入衣袖中,尚未仔細聽明白楚飛揚的話!

  殊不知,楚飛揚動作極快,原本撫著她臉頰的手瞬間移至她的腦後,輕勾住她的脖頸,把她帶入自己懷中時,自己亦是傾身向前,溫柔卻又帶著霸氣的吻住了那來不及反開口的紅唇,繼續方才被打斷的事情……“咱們去見一見容雲鶴吧!”半晌,雲千夢靠在楚飛揚的懷中緩緩開。

  ,“你是想告訴他容家的事情?”心有靈犀,總能讓楚飛揚在最短的時間內說中雲千夢的心事!

  雲千夢點了點頭,眉宇間染上些許凝重,抬頭望進楚飛揚的眼眸中“亞、乾帝既然防著所有人,勢必不會讓容家坐大,更甚者,可能還會打壓容家!

  若容家此時不做好準備,將來隻怕連防禦的能力也沒有!更何況,若將來容貴妃……,說到此處,雲千夢稍作停頓,並未接著往下說,沒有實行的事情,還是莫要妄自開口較為妥帖!

  楚飛揚聽完,則是了然的點點頭,隨即牽著雲千夢起身,兩人一同步出雅間!

  “容雲鶴住在哪一家客棧?”此時正是正午時分,酒樓的大堂內人聲鼎沸,四處均是用餐的百姓,而店小二則是穿梭在酒桌之間,把手上端著的酒菜放在眾人麵前,酒香菜香漂浮在半空中,讓人不由得食欲大振!而慕春與習凜則是目不斜視的守在門外,其盡職的模樣讓人敬佩!

  “回王爺的話,容公子就住在斜對麵的客棧內!”見楚飛揚與雲千夢出來,習凜站如鬆的身子則終於稍稍動了動,麵向楚飛揚低聲栗報!

  得到準確的消息,楚飛揚與雲千夢相視一笑,兩人繼而走下三樓,朝著容雲鶴落腳的客找而去!

  ‘咚咚咚’!天牢一號客房的長廊內安靜無聲,幾聲極輕的敲門聲在這長廊內被傳出幾道回聲,顯得格外的清脆響亮!

  “誰?”不一會,裏麵傳來肆兒小心翼翼的詢問聲!

  雲千夢則是看了慕春一眼,隻見慕春立即出聲“肆兒,是我,慕春!”

  果真,聽到慕春的聲音,裏間傳來一陣清淺的腳步聲,隻是眨眼間,便見裏麵的人打開了房門!

  門口的肆兒則是在見到雲千夢與楚飛揚時,立即側過身子,露出容雲鶴略帶欣喜的表情“怎麽會尋到這裏來?快請進吧!”

  雲千夢則是報以淺笑,與楚飛揚一同踏進這寬敞明亮的客房“正巧我們在這附近閑逛,聽到習凜的稟報,便過來了!住在這裏可習慣?若是缺了什麽少了什麽,讓肆兒去驛館取來,可莫要受了委屈!”

  見雲千夢這般熱心,容雲鶴亦是跟著笑道“多謝王妃!這裏一切都好!

  王爺、王妃請坐!”

  說著,容雲鶴讓肆兒準備茶水,自己則領著雲千夢與楚飛揚坐在外間,隻是他心中卻也知,若非有要事,雲千夢與楚飛揚豈會這般湊巧在自己進入幽州後便趕了過來?

  是自京城帶過來的,卻沒有受南方氣候的影響,喝起來甘甜醇香!”

  聞言,雲千夢與楚飛揚自是端起手邊的茶盞細細品嚐,待喝過一口後,雲千夢與楚飛揚相視一眼,便見她從衣袖中拿出那紙條遞給容雲鶴,眉宇間凝聚著一絲沉重“想必你還不知道,先看看這個吧!”

  見雲千夢嘴邊笑意隱去,臉色漸漸變得凝重,容雲鶴目光微微轉向楚飛揚!

  卻見楚飛揚此時正神色淡然的喝著手中的茶,隻是眼底卻也如雲千夢一般,隱藏著一抹鄭重之色,這讓容雲鶴心頭一緊,伸手接過雲千夢遞過來的紙條,快速的打開,用最快的速度看完上麵稟報的事情!

  “逸,祖母與姐姐如今可安好?”看完紙條上所有的內容,容雲鶴已是雙眉緊鎖,臉上的表情早化為凝重,隻是眼底卻泛出一抹憂色!

  “放心,老太君與容貴妃都很好!我們前來告知此事,並非希望引起你的擔憂!隻是希望你能夠多想一想容家將來的路!”說著,雲千夢便回頭看了楚飛揚一樣!

  隻見楚飛揚立即放下手中的茶盞站起身,走到容雲鶴的身邊低聲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盡數說了出來!

  而容雲鶴聽完這一切,卻是麵色震驚的抬頭看向楚飛揚,卻發現楚飛揚臉上一片肅穆之色,不禁又轉向雲千夢!

  卻不想,雲千夢已是神色冷靜的朝他點了點頭,這樣的事情,他們豈會胡說八道信口開河?更何況還牽扯到女子的名譽!

  “如今想來,難怪他會這般做!隻是”……“……隻是知道了此事,容雲鶴心頭卻是越發的緊張與擔憂,姐姐一個弱女子,又生有一張絕美的容貌,這在後宮之中,是極其危險的事情!

  “這些,他豈會想不到?比之你,他更加在意你的姐姐!容家家大業大,皇上早已是眼紅容家的家財,你還是早做好應對的準備,免得將來手忙腳亂!”楚飛揚的話說的極其含蓄,但卻不難明白,若玉乾帝奪走了原本屬於容家的家財,容家一旦沒了利用的價值,隻怕這西楚首富也將從京城消失了,此話並非危言聳聽,加上楚飛揚與雲千夢的身份,更讓容雲鶴心頭一凜,隻覺這當真是刻不容緩的事情!

  從玉乾帝想要寵幸容貴妃這一現象看來,便知玉乾帝看中的不僅僅是容貴妃的容貌,隻怕容家龐大的家財,亦是讓他心動的原因之意,若自己再不早做打算,莫說容家危險,隻怕宮中的太妃與貴妃亦是將麵臨險境!

  “我們言盡於此,一切均是看你的決定!夢兒,咱們回去吧!想必表哥早已在驛館中找人了!”見容雲鶴一時間陷入沉思中,楚飛揚則是折回雲幹夢身旁,牽起她的手站起身!

  “多謝王爺王妃!”見狀,容雲鶴立即起身相送,卻被楚飛揚製止!

  “會不會讓他太過難於抉擇了?”容家向來中立,從不參與朝政之事,就連送進宮的嬪妃,亦是置身於後宮爭鬥之外!

  可如今卻讓容雲鶴下這般的決心,當真是難為他了,尤其容雲鶴還僅僅隻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

  扶著雲千夢下了台階,兩人走出客棧,迎著陽光走向繁華的衙上,楚飛揚則是淡笑著開。”他若是普通的少年,隻怕陳老太君是決計不會讓他掌管容家的!且容雲鶴自己心中也是明白的,他們這樣夾縫中求生存,絕時不是長久之計!誰能保證容家永世均是西楚首富?誰又能保證其他世家不會有瓦解容家的心思?走吧,咱們去見表哥,看他是否已經按照你的要求,準備好了一切!”

  今天突然有急事,耽櫚了更新,明日會多更!

  ☆、第二百三十三章

  “舍得回來了?”殊不知,兩人剛踏進南苑的院門口,便見夏侯勤斜靠在院中的樹幹上,滿臉憤憤不平得怒瞪著眼角含笑的兩人!

  楚飛揚卻並未被夏侯勤的表情嚇倒,嘴角的笑意卻是越發的濃重,牽著雲千夢改變了腳下的步子,朝著夏侯勤走去“這句話應該是我們問表哥!您終於舍得回來了?這半個月在外麵遊玩的可盡興?”

  見楚飛揚絲毫沒有被自己唬住,夏侯勤眼底劃過一絲失敗的神色,緩緩站直身子,不甚在意的聳聳肩,口氣中的淩厲早已轉化為了輕鬆“你以為我這真是出去玩的?”

  雲千夢則是笑著開口“辛苦表哥了!”

  見終於有人心疼自己,至少知道口頭上安慰安慰自己,夏侯勤心頭頓時一暖,目光瞬間轉向雲千夢,極其開心地笑道“弟妹客氣了,一家人嘛,哪有辛苦一說?那些東西我已讓侍衛搬進了屋內,隻是不知弟妹要那些東西做什麽?”

  夏侯勤滿眼好奇的光芒頓時逗笑了雲千夢,隻不過她卻是嘴角含笑的賣著關子“明日表哥便會知曉的!”

  說著,雲千夢則轉目對楚飛揚開口“我先進去準備!”

  見雲千夢有事要辦,楚飛揚則是輕點頭,隻不過卻依舊有些舍不得地開口“莫要太累!”

  “放心!”輕輕鬆開被楚飛揚握住的手,雲千夢朝夏侯勤微點頭,領著慕春一同走進南苑的正屋!

  兩人目送著雲千夢走進屋內,夏侯勤收回視線,正色道“見過容雲鶴了?那小子心中也不知想什麽,既然已經被呂鑫的走狗發現咱們的關係,他卻又跑去住客棧!即便這樣,隻怕也無法消除那副將心頭的疑惑!況且,我也早說過一切有你頂著,他卻是固執的不行!”

  楚飛揚靜心聽著夏侯勤的稟報,卻在聽完他最後一句話時,眉梢微微上挑,眼底浮上一層淺笑,十分好脾氣地開口“哦?沒想到我的作用這麽大?不知表哥是何時說的?”

  見楚飛揚麵色和煦如雪融般溫和,夏侯勤自是沒有察覺到他眼底漸漸凝結的冰棱,徑自開口“進城後!雖說容雲鶴經商厲害,可有時候也當真是固執的可怕!”

  “進城後嗎?”而楚飛揚卻是徑自重複著夏侯勤的話!

  很好,他們進城時,自己與夢兒正在雅間,看樣子讓自己打噴嚏的人便是眼前毫無所絕的夏侯勤!好不容易有時間與夢兒獨處,卻被自己的親親表哥給毀了,更是害得自己被逼喝熱茶,此時裏衣依舊還未幹透,好、很好!

  ‘嗖’!腰間纏繞的軟劍頓時轉化為利劍緊握手中,楚飛揚眼帶冷笑地盯著夏侯勤,沉聲道“好久沒有鬆動筋骨了!咱們今日好好切磋一番!”

  語畢,手中閃著寒光的長劍便朝著夏侯勤猛然刺去……

  “啊?為什麽?”一聲慘痛的驚呼自夏侯勤的口中叫出,隻見他還未鬧明白到底是何原因時,寒光已是逼近眼前,嚇得夏侯勤狼狽的躲過一劍,快速抽出長劍抵擋住楚飛揚的第二波的進攻,同時悲慘的開口問著“幹嘛!我才回來耶!”

  而回答他的卻是一次比一次淩厲刁鑽的攻擊,讓夏侯勤頓時閉上了嘴,偷瞄楚飛揚那含著壞笑的唇角,心頭大叫不好,再也不敢掉以輕心,轉而全神貫注的應付著麵前莫名動怒的男人……

  “王妃,王爺與夏侯王子怎麽突然在院中練起武來?”院中的打鬥聲亦是驚擾了屋內的人,映秋站在窗邊看著外麵打鬥的異常激烈的兩人,不解地開口問著!

  “不用理會他們!天幹物燥,或許他們肝火旺盛需要舒解!”雲千夢的目光隻是淡淡的掃了窗外一眼,便收回了視線,極其放心的放任外麵打鬥的兩人!

  楚飛揚豈是沒有分寸的人,而夏侯勤亦不是軟柿子,兩人大概是切磋武藝吧!

  “王妃,這些都是什麽?”慕春則是在雲千夢的吩咐下拆開了方才搬進屋的紙盒,隻不過紙盒中裝著的物件卻讓幾個丫頭好奇的圍了過來,就連原本斜躺在躺椅上的元冬亦是直起身子,雙目往這邊看了過來!

  見這四個丫頭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雲千夢則是嘴角含笑的走了過來,隨手拿出裏麵的一件物件,拿在手上把玩了一會,這才開口“還記得以往我教你們所寫的數字嗎?”

  “記得!”幾個丫頭齊齊點頭,隻是眼底的不解卻是更加的濃重!

  “慕春去準備筆墨,一會咱們在這上麵寫上從一到一百的數字!”瞧著幾個丫頭的模樣,雲千夢搖頭輕笑,卻是極快的吩咐事情!

  “是!”慕春快步走進內室,從書桌上取來筆墨紙硯,與映秋兩人一同把文房四寶放在桌上,隨後把水倒入硯台中慢慢的磨著墨!

  雲千夢則是讓迎夏把紙盒中的物件盡數取出放在桌上,把手中拿著的那一件平放在桌上,右手執起已經蘸了墨汁的毛筆,輕輕的在那雪白的紙上寫下了一個‘一’字!

  “王妃,這到底有何用?有點像咱們平日用的團扇,可哪有隻寫一個數字的團扇,況且這麽多,咱們也用不完呀!”看著那類似團扇上竟隻寫了一個字,慕春輕笑著開口!

  聞言,雲千夢不禁莞爾,輕吹白紙上的墨跡,待幹透後才放進紙盒中“明日會用到,快些做完!”

  “是!”三個丫頭立即齊聲回到,一人負責磨墨,兩人則是與雲千夢一樣執起毛筆在那雪白的紙上寫下數字!

  而院中的兩人卻依舊是打的難舍難分……

  “呼!”從樹上轉了一圈下來,夏侯勤發上、身上盡是樹葉,隻見他氣喘籲籲的靠在樹幹上努力的呼吸著,絲毫沒有了方才玉樹臨風的模樣!

  “楚飛揚,本王子到底哪裏得罪你了?一見麵便狠下殺手,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別指望夏侯族會幫著你了!”氣呼呼地瞪著一身清爽飄然落地的楚飛揚,夏侯勤亦是有些眼紅此人的武藝,明明兩人同時圍著這顆大樹轉了五十圈,可憑什麽楚飛揚身上片葉未沾,而自己卻這般的狼狽!

  更可惡的是,楚飛揚手中的劍雖未傷自己分毫,可看看他這一身幹淨的衣袍早已是被楚飛揚的劍隔開了無數的口子,哪裏還有半點夏侯族王子的尊貴?

  而楚飛揚卻是悠然自得的微抖手腕,方才還堅硬如鐵的長劍亦是乖巧的纏在腰間,形成了他身上的一道裝飾!

  隻見楚飛揚冷睨夏侯勤一眼,這才悠然開口“習凜,送夏侯王子回東苑!”

  語畢,便見楚飛揚毫不猶豫的轉身走進正屋!

  “我得罪他了?”見習凜上前請自己離開,夏侯勤食指指著自己輕聲問著,腦中卻是浮現方才與楚飛揚對峙時的一招一式,隻怕若是楚飛揚認真起來,自己拚勁全力也隻能勉強保住一條小命,可就是鬧不明白,楚飛揚突然這是怎麽了,好端端的為何找自己比劃?

  習凜亦是思索著為何方才在雅間時,王爺會用那般凜冽的眼神盯著自己,難道自己又做錯了什麽?

  “王子,您還是請回吧!”有些同情的看了眼夏侯勤身上破損不堪的衣袍,習凜麵色正經地開口!

  夏侯勤見習凜一板一眼的模樣,心知想著習凜口中打聽到什麽是絕對不可能的,隻能摸摸鼻子,自認倒黴的出了南苑!

  “這是做什麽?”看著屋內忙碌的眾人,楚飛揚則是好奇地問著!

  雲千夢見他進來,則放下毛筆,目光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見他衣衫工整沒有受傷的樣子,這才笑道“在編序號!”

  說著,便拿起自己正在書寫的冊子指給楚飛揚看“把明日即將參加玉礦采掘權的商戶編號,再發放號碼牌讓他們進入衙門進行正當的競爭!隻是,想要拿到這號碼牌,也是需要一定的實力,我已是羅列出了實力最強的前五百名商戶!這些篩選出的商戶不但實力雄厚,也是有心競爭玉礦采掘權的!卻刪掉其他一些實力弱小的商戶,一來可以避免有人因為自己競爭不到而故意搗亂,二來也是避免參與的人員太多而造成場麵的失控!”

  楚飛揚見她這般的細心,竟還親力親為的做這些事情,心頭一暖,拿過雲千夢書寫了一小半的冊子徑自坐下,執起桌上的筆繼續往下寫著“你且去休息會吧!剩下的我來便是!”

  雲千夢卻是淡雅一笑,並未聽從楚飛揚的安排獨自去休息,而是念出一串串商戶的名字與編號,讓楚飛揚邊聽邊寫,兩人之間合作無間,不到半柱香的時間,便見楚飛揚寫完了所有的人名!

  “夢兒,你特意把所有人的名字寫下來,又標明他們主要的營生,想必還有其他的用處吧!”看似隻是厚厚的一本冊子,掌握的卻是西楚最富有的一群人,楚飛揚斷不會相信雲千夢隻是因為好玩而親自做這些的!

  見楚飛揚已是洞悉了自己的用心,雲千夢則是牽著他走回內室,把大堂的空間讓給幾個忙碌的丫頭,免得楚飛揚在那讓她們不自在!

  “他們之中有經營油糧的、有經營布匹的、也有經營木材的,看似隻有五百人,卻是網羅了西楚的各行各業,且皆是每個行業的巨頭,掌握了他們的訊息,對咱們是百利而無一害!畢竟,朝廷若是征戰,自是少不了要從百姓的手中購買兵器、服飾的原材料,而他們這些人,雖沒有容家這般厲害,卻也是多多少少均與朝廷掛了勾!”推開木窗,讓陽光灑進內室,雲千夢轉著手中的團扇,低聲開口!

  “你的意思是掌握他們的行蹤?”慢慢明白雲千夢為何這般做,楚飛揚握住她玩轉團扇的小手,輕聲問著!

  聽出楚飛揚話中的意思,雲千夢微點頭,眼底的凝重毫無掩飾的展現在楚飛揚的麵前“隻是未雨綢繆,隻希望一切均是我多想罷了!”

  “夢兒,謝謝!”本應是自己的事情,可雲千夢卻盡數為他想到了,這份感動讓楚飛揚眼底柔情似水,卻並未因為雲千夢比他想的多而有所生氣,心底始終有留有一席最柔軟的地方,典藏著雲千夢為他所做的點點滴滴,用一張情網牢牢是包裹住這些讓他心動不已的溫暖!

  “說什麽傻話?我們之間還需要謝謝嗎?”手中的團扇輕輕拍了楚飛揚的腦門,雲千夢輕笑開口!

  “對了,表哥呢?方才你們二人怎麽在院中打鬥了起來?”沒有看到好奇心濃重的夏侯勤跟進來,雲千夢倒是有些好奇地問著!

  “噓,別說話,讓我好好的抱抱你!”而楚飛揚卻是輕扯手臂,把原本坐在身邊的人兒拉進了自己的懷中,牢固而又輕柔的抱著,不希望在自己感動的時候,聽到讓他掃興的名字!

  第二日,辰時,幽州衙門外!

  此次幽州玉礦一事,規模之大讓人咋舌!

  辰時還未到,幽州衙門外便已是人聲鼎沸,所有趕來幽州參加玉礦采掘權競爭一事的商戶一早便趕了過來,眾人紛紛站在衙門外相互交流著,同時亦是心急地等著韓少勉讓衙役打開衙門的大門!

  除此之外,亦有不少的當地百姓成群結伴的前來觀看,畢竟這玉礦是他們幽州的,有了謝家的前車之鑒,他們自然希望了解事情的經過!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