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09節

  “是!”見是王妃開口,習凜一顆心終於落地,趕緊推開雅間的門,領著一名男子走了進來!

  “草民見過楚王、楚王妃!”那微胖的中年男子則在雅間木門關上時便朝著楚飛揚雲千夢下跪磕頭!

  而立於一旁守衛的習凜卻是小心的掃了楚飛揚一眼,隻覺自己主子神色正常,隻是身上卻散發出比方才還要凜冽的氣息,讓習凜立即低下了頭,不敢再直視楚飛揚!

  殊不知,他低頭的瞬間,楚飛揚的視線卻是射向了他!

  好個習凜,膽子越來越肥了,看來之前那頓軍棍沒有施行讓他得意了起來,竟在方才那般緊要的時刻打擾他,這新賬舊賬有得算了!

  正想著如何責罰習凜,桌下的腳卻被雲千夢狠狠的踢了一腳,楚飛揚立即回神茫然的看向雲千夢,不明白自己哪裏惹得王妃不開心了!

  而雲千夢卻是向他使著眼色,讓他把注意力放在麵前跪著的人身上!

  楚飛揚立即擺正臉色,收起眼底的柔情,滿目精明的射向那男子,冷聲道“你是何人?為何千方百計想要見本王?”

  那男子見楚飛揚並未讓自己起身,便也不敢隨便起來,隻能跪著回道“回王爺的話,草民是江城人,在江城做些小買賣!小女之前因為王妃,則被關在京城刑部大牢內數日,王妃定是有印象!”

  聽著他的敘述,雲千夢便知自己所推斷的事情並沒有錯,唇邊含笑著看向楚飛揚,等著他開口!

  而楚飛揚卻並未開口,隻見他冷目淡掃習凜,便見習凜猛地抽出手中長劍抵在那男子的脖頸間,厲聲喝到“放肆!王妃身份高貴,豈會與商人之女熟識?爾等刁民豈可信口開河隨意攀附王妃,小心你人頭不保!”

  那男子雖是一介平明百姓,但因是江城首富,府中家丁也是成百之數,素日保護家宅也是會讓家丁手中武器,此時雖見那閃著寒光的長劍抵在自己脖頸間的肌膚上,但神色卻並未有太大的變化,隻是苦苦哀求著麵前坐著的二人“還請王妃好生的回想一番!去年雲相府陷入牢獄之災,可是有一位女子代替王妃被關進了刑部的大牢?王妃明鑒啊,草民豈敢拿王妃的名譽開玩笑!”

  那男子口口聲聲說著為雲千夢的名譽著想,可這樣的話若是落在百姓的耳中,隻怕雲千夢王妃形象定會被他抹黑,且此時若非習凜手中的長劍,隻怕這男子的聲音會更加響亮!

  “哼!”隻是他的聒噪之聲卻在楚飛揚的冷哼中瞬間停止!

  那男子心頭猛然一顫,目光不由得看向雲千夢,卻見雲千夢手持茶盞緩緩品嚐著,並未有開口的跡象!

  而一旁的楚王則是麵若冰霜,一雙冷淩的眸子如刀劍般射向他,讓那男子身心巨顫,不敢再開口說話!

  楚飛揚卻在此時慢慢開口,冷凝的目光如刀如霜射向那男子,出口的話已是高不可攀的貴氣“本王倒是不明白,商賈之女何時與本王的王妃有了交集!更何況,當時雲相府遭奸人陷害入獄,商賈之女又為何要代替本王的王妃入獄?這好端端的女兒家,又豈會自會清譽做出這樣的事情!習凜,把他帶去幽州衙門交給韓侍郎,讓他好好的審理此案,定要給本王與王妃一個交代!”

  “王爺…王爺…您聽草民一言!草民絕對不會無中生有!方才所說一事絕對是真實的!小女的確是為了王妃入獄!王爺,這事若是鬧大傳出去,隻怕對王妃的名譽有損吧!且草民是江城人,豈有讓幽州父母官判罪的道理!老楚王一生憂心百姓受到咱們西楚百姓的愛戴!還請王爺能夠查清事情的來龍去脈,不要冤枉了草民!”一時間,那男子急了,見習凜當真要走上前拎起他的衣襟,便猛地抱著桌子的一角,不顧形象的放聲開口!

  雲千夢擱下手中的茶盞,對習凜輕揮手,隻見習凜立即回到方才的位置,而雲千夢則是淡淡的開口“你所說一事,本妃與王爺的確不知!當時雲相府全府上下盡數入獄,那般多的人,本妃又豈會注意多了誰少了誰?更何況,你竟說令愛是為了本妃入獄,那當真是好笑,她一個嬌滴滴的女兒家,為何要為本妃入獄?本妃可不曾記得曾經救過哪位小姐!且看你的穿著也並非貧窮人家,想必也不是為了訛人錢財而來,看來,你倒是打著其他的算盤!隻是,別忘了,楚王可不是凡夫俗子,可以任由你隨意的拿捏算計!”

  淡然的聲音,平靜的表情,看似溫和的雲千夢,卻讓那男子心頭承受了巨大的壓力,隻覺這楚王妃每一句話中都透著不一樣的意思,隻覺自己的小心思已盡數被麵前這小小年紀的楚王妃看透!

  一時間,冷汗滑下額頭,滴在光亮可見的地板上,那中年男子心中卻是反問著自己此番前來是否劃算?隻是常年經商的經驗卻告訴他,世上的事情均充滿風險,若是不賭一賭,隻怕永遠不知會有怎樣的結果!更何況,這世上的男子,又有哪一個會拒絕左擁右抱?

  “習凜,把人帶下去吧!交給韓大人,讓他擬一份轉交的折子給刑部曲大人,把此人移交至刑部!既然幽州管不了你這位江城的百姓,那隻能由京城刑部尚來管理此事!本妃雖不喜惹事,但也絕不會讓他人騎在本妃的頭上作威作福!”見那男子的臉色不斷的轉變,雲千夢冷笑著開口!看樣子嫁進楚王這個誘惑的確不小,就連這樣的人也企圖威脅自己!

  那男子聞言,頓時抬起頭,雙手死死的拽著桌腳,同時不甘心的喊道“王妃難道忘了辰王爺的話?王爺可是曾經說過……”

  一記極寒的目光瞬間射進了他的心頭,讓那男子猛然住嘴!

  可楚飛揚卻是淡笑著反問“辰王爺?本王倒是許久沒有見辰王了!不知此事又與他有何關係?怎麽,威脅了本王與王妃還不夠,還要威脅辰王?習凜,還站著幹什麽?還不趕緊把此人送去衙門,告訴韓少勉,此人誣陷當今尊貴的辰王爺,本王為了辰王的名譽著想,便親自命人把他送去衙門,讓韓少勉好好的調查此事,定要給辰王一個交代!也讓朝中的百官知道,咱們辰王爺的委屈!”

  說完,不等那男子再次開口,習凜便點了他的穴,押著他走出雅間!

  “原來你早已準備好了一切,就等著我開口!”雅間頓時恢複了平靜,雲千夢品著茶緩緩開口,眉宇間卻是帶著一絲抱怨!原以為這則消息是自己先得知的,卻不想楚飛揚早已藏於心中,更是想好了對策,不但替容雲鶴除去了一個強勁的對手,更是讓辰王為他自己曾經的所作所為付出應有的後果!

  “那也得娘子給為夫這個機會呀!”殊不知,沒了旁人,楚飛揚則變得極其謙虛,在雲千夢的麵前總是步步退讓,完全沒了以往的剛毅模樣!

  “王妃!”而此時,送走習凜的慕春則是領著一名黑衣侍衛踏進雅間!

  隻見那黑衣侍衛立即朝著麵前二人下跪行禮!

  “起來吧!京城如今局勢如何?”雲千夢淡雅開口,見麵前之人肩頭蒙著一層煙塵,便知定是披星戴月送消息而來的!

  “請王爺王妃過目!”那侍衛立即從懷中掏出那竹條遞給慕春,隨即便退出了雅間,安靜的代替習凜守在雅間的門口!

  雲千夢接過那竹條,拔開塞子抽出裏麵的紙條,細細看過之後遞給楚飛揚,隻是含笑的麵色中卻多了一抹凝重“想不到皇上竟差點對容貴妃用強的!”

  說話間,雲千夢的秀眉已是微皺了起來,腦海中頓時浮現容貴妃那張傾城秀麗的絕世容貌,那樣美好的女子卻成了皇帝拉攏權勢的棋子,可悲可歎!

  見雲千夢眼眸中浮現對容貴妃的心疼,伸手覆上她的手背,低聲開口“高掌櫃卻也寫清楚了,此次陳老太君一事,卻也是救了容貴妃!你且放寬心吧!”

  聽楚飛揚提及陳老太君,雲千夢立即看向他,低聲問道“此事太過蹊蹺,陳老太君身子向來不錯,豈會說病就病?更何況,這時間拿捏的實在是太好了,若說巧合,我還真是不相信!”

  語畢,雲千夢則是緊盯著楚飛揚的眼眸,等著他的回答!

  而楚飛揚最是受不住雲千夢著急,還不等愛妻逼問,便老老實實的交代“那進宮稟報的,乃是齊靖元的人!此人雖生性殘暴,但雖容蓉的心思卻是獨一無二的,為她設想的心思亦是幾乎麵麵俱到!隻不過,他卻是忘記了,玉乾帝豈會因為一個下人的稟報就放過容貴妃?齊靖元也不想想,從去年至現在,玉乾帝已是忍了許久,更何況,容蓉可是他正大光明帶著祭天的貴妃,豈有不讓他碰的道理?這樣的事情,玉乾帝派出禦醫前去容府為陳老太君診脈,這已是天大的殊榮,又豈會讓身為貴妃的容蓉出宮!”

  “所以,那太醫院首便是你的人!是你讓他特意稟報玉乾帝,陳老太君不行了!這樣一來,即便是皇上,也不得不放容貴妃出宮!”雲千夢順著楚飛揚的話接著往下說!

  隻是即便明白了一切的事情,她臉上的神色卻絲毫不見輕鬆,眼眸之中更是平添了一抹凝重,不由得有些擔憂道“這可是欺君之罪!萬一陳老太君將來安然醒來,此事不就穿幫了?”

  楚飛揚勾唇一笑,眉宇間多了一抹自信神采,隻見他微傾身,在雲千夢的耳邊輕語了幾個字,便見雲千夢臉上的凝重頓消,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無奈的笑意“真是服了你,這樣的事情竟也想到了!”

  隻是心中細細想來,能夠不牽連任何人而又讓事情圓滿解決的,除了楚飛揚的法子,還真是找不出更好的辦法!

  而能夠在這樣的時候想到那人,也足見楚飛揚的心思之細膩,竟是連最不易讓人想起的人也能夠用上!

  “想不到齊靖元為了她,竟連容府的人也收買了!看來,他在京城這些日子,也不是日日無事可做啊!”這樣的齊靖元,與當初的楚飛揚極其相似,隻可惜容貴妃的身份卻是更加的棘手,讓他不得不付出更多的努力!

  “是啊,他的確忙的不可開交,竟把人安插在西楚的皇宮之中!夢兒,他對容貴妃用情雖深,卻依舊是北齊的太子!”楚飛揚則是抿了一口熱茶,繼而緩緩說道!

  雲千夢抬眸看眼這樣的楚飛揚,心中明白他方才所言的意思!卻也明白,以楚飛揚的手段,想要偷出容貴妃亦不是太難的事情,但此時海王府與齊靖元明麵上是聯姻的關係,楚飛揚為了以防萬一,這才沒有答應齊靖元的要求,而是讓容貴妃暫時呆在西楚,免得沒了容貴妃讓齊靖元與海王府毫無顧忌的起兵!隻是,容貴妃在西楚的安危卻也是楚飛揚時刻關注的事情,否則引起齊靖元的反彈,西楚同樣危險!

  一時間,雲千夢盡數的明白了楚飛揚的用心,心頭不禁有些心疼,在楚飛揚為了西楚百姓而努力維持和平之時,其他幾王卻是爭的頭破血流!

  柔荑覆上楚飛揚修長有力的大手,在他看向自己時,雲千夢淡雅一笑,堅定開口“不管後麵的路如何艱難,我都會陪你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夢兒……”即便早已明白她的獨特,可當楚飛揚親耳聽到這樣發自肺腑的告白,依舊是洶湧澎湃難以自禁!

  “容家始終是容貴妃的根!即便容家內有些煽風點火之人,隻是卻不影響容貴妃對容家的感情!尤其容家遲早是容雲鶴的,容貴妃豈會看著容家飽受戰火?即便將來她不在了,想必齊靖元也不會觸動她的底線!”這是雲千夢對容貴妃的認知,這層篤定是在她答應容雲鶴幫助自己時便印在雲千夢腦中的!

  那樣手無縛雞之力深陷深宮的女子,看似冷漠淡然,卻是個知恩圖報的女子!

  這樣的人,又豈會忘記生養她的容家,更不會在容老爺擅自做主準備陳老太君的後事時大發雷霆!

  見雲千夢這般分析,楚飛揚則是淡笑著點頭,上臂一攬,便抱著雲千夢坐在他的腿上,雙手環著她柔軟的身子低喃道“我知道!隻是萬事咱們還是小心為上!近日皇上的動作也不小,竟是讓寒澈獨自藍批奏折,看樣子是算準了咱們回去的日子,也打算回敬咱們一份厚禮呢!”

  “如此看來,秦相生病一事,與皇上也脫不了幹係?隻是,秦相向來忠心耿耿,即便是坐上左相一位,對玉乾帝依舊沒有絲毫的影響!他又何必要這般做?”這一點始終讓雲千夢有些不解!

  但若真是玉乾帝一手策劃的,那隻能說帝王之道當真是犧牲所有人,而成全他一人!慘烈的廝殺不在於朝臣之間的相爭,卻是來自帝王的算計與利用!

  “咱們且再看看!寒澈尚無根基,即便被重用,短時間內隻怕也不會有太大的建樹,亦不會對各大派係產生衝擊!咱們靜觀其變,定能察覺出蛛絲馬跡的!”伸手拍了拍雲千夢的後背,楚飛揚柔聲開口!

  雙臂搭上楚飛揚的肩頭,雲千夢則是調皮的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他的,卻在楚飛揚即將反攻時快速的跳出他的懷抱,直直的跑向門口“快晌午了,咱們去城門口接表哥吧,免得有人為難他們!”

  隻是雙手還未碰觸到門栓,便又被抱進溫熱堅硬的懷中,下顎被溫柔的抬起,楚飛揚眼底帶著佯怒開口“不去,夏侯勤豈是會吃虧之人?你且算算從方才到現在,一共撩撥了我多少次?”

  隻不過,還不等雲千夢出聲,楚飛揚便已是低下了頭……“啊切!誰在念叨本王子?”馬背上的夏侯勤突覺身子一冷,竟是毫無形象的當著容雲鶴的麵打了個噴嚏!

  “王子莫非著了風寒?”見夏侯勤不住的揉著鼻尖,容雲鶴淡雅開口,雙目卻是緊盯著臨近的幽州城門口!

  “怎會著了風寒?這天這般熱,本王子豈會這般虛弱?”待鼻尖不再發癢,夏侯勤這才放下手,見容雲鶴的目光已是看向眼前漸漸清晰的城門口,夏侯勤亦是不再談論自己的事情,注意力盡數放在麵前的事情上!

  “停下!”幾人還未靠近城門口,便見那匆匆從城樓上跑下來的副將指著他們幾人命令道“全部下馬!”

  “怎麽,咱們老百姓進城,難道還要搜身不可?”悠哉的坐在馬背上,夏侯勤就是不下馬,他倒要看看此人想拿自己如何!

  而那副官卻沒有理會夏侯勤!

  畢竟,夏侯勤是楚王的親表哥,此時楚王還在幽州城內,萬一再次得罪了楚王,還指不定楚飛揚回京後會如何的參自己一本!

  因此在麵對夏侯勤的質問時,那副官已是越過他的馬匹走向容雲鶴!

  “這不是容公子嗎?想不到您也會來幽州這個小地方!隻是,為何容公子會與夏侯王子一同前來?難道是夏侯王子親自去請容公子的?”容家雖是皇商,但畢竟沒有官品,副官自是不會懼怕容雲鶴!更何況,皇上對容家向來盯的緊,亦是防止容家有其他的心思!自己既然是朝廷命官,自然是不允許出現任何危害皇上的事情!

  容雲鶴淡淡的俯視下麵的副官,心中自然明白他的打算,也知玉乾帝對容家向來是不放心的,生怕容家變得更加富有便會存在不忠之心!可他哪裏知道,容家兩個女兒均在宮中,他們所期盼的也不過是讓容賢太妃與容貴妃能夠過的好些!隻是這一切在玉乾帝的眼中不過是一個笑話,在他的心中,隻怕是沒有‘親情’一詞吧!

  “幽州城貼出告示,京城中不少商人亦是趕來了,難道我們容家就不能前來?”淡然的開口,容雲鶴一手勒緊手中的韁繩,一手則是安撫著坐下的馬兒,讓它稍作休息,莫要給主人丟人!

  “嗬嗬,容公子誤會了,隻是本官倒是好奇!這容家已是西楚首富,怎麽連這樣的事情也要插一腳?容家人當真是精明能幹,半點活路也不給旁人!”瞧出容雲鶴對他的不屑,副官心頭大怒,麵上卻笑的越發燦爛,隻是出口的話卻如一把刀刺進人的心窩,著實難聽刺耳!

  聽完他的話,容雲鶴卻隻是淡淡一笑,隨即悠然開口“將軍也知容家每年向朝廷繳納多少稅錢!這些稅錢又有多少用於軍營的開銷!否則皇上也不會這般的看中容家,不會讓我的姐姐成為當今宮中的貴妃娘娘,亦不會讓本應出家的容賢太妃在宮中頤養天年!將軍若是對容家這樣的做法看不過眼,大可向皇上稟報!隻消皇上一道聖旨,我容家自是不會插手幽州玉礦一事!”

  以權壓人誰不會?隻是以往的容雲鶴不屑這般做而已!

  隻是,如今與楚飛揚雲千夢相處的久了,手段倒也靈活了許多,也深知有些人有些事,不是容忍便能換來旁人相同的退讓的!

  果真,聽到容雲鶴提到容貴妃與容賢太妃時,那副官臉上狂妄的笑意瞬間消散,心頭一時翻轉出無數的想法!

  盡管呂鑫是皇上的親信,隻是女人的枕頭風卻是世上最厲害的武器!

  況且,據說那容貴妃又是長著一張舉世無雙的容顏,即便是皇上亦是對她寵愛有加!

  自己若是平白得罪了容雲鶴,加之如今將軍又遠在南尋,隻怕皇上怪罪下來,自己即便逃過一死,活罪卻難逃!

  且如容雲鶴方才所言,自己若是能夠派人前去京城,又豈會整日守在這幽州城的城樓上!隻怕自己派出去的人,均被楚飛揚給攔截住了!

  如此一想,那副將看向容雲鶴與夏侯勤的目光中充滿疑惑,若這兩人關係好,那豈不是說明容家與楚家關係良好?

  “不知容公子進城後在哪裏歇腳?可需要本將軍為你準備?”一改方才的囂張,副將立即招手讓身後的侍衛上前,作勢便要牽過容雲鶴的馬匹!

  “不必了!此行隻有我與小童二人,我們住在棧便可!”而容雲鶴則是緊拽著韁繩,神色極淡的開口,隨即拍了拍馬身,淡然的朝著城門口走去!

  見那副將方才臉上所表現的諂媚,夏侯勤一聲冷笑,隨即騎著馬兒走進幽州城內!

  “你當真住棧?可我看他不會這般輕易放棄!”兩人騎馬並排走在幽州的大街上,夏侯勤轉過頭看向容雲鶴,淺聲問著!

  “他已是在懷疑容家與楚家了!”這是讓容雲鶴擔心的問題!

  “那又如何?一切均由楚飛揚頂著!”

  “啊切!”正親吻著雲千夢的臉頰,楚飛揚猛地轉過頭,避開雲千夢猛地打了個噴嚏“是誰在念叨我?”

  【232】

  身後的侍衛吩咐了幾句,自己則是騎著馬轉向幽州驛館的方向!

  “王爺x王妃,容公子與夏侯王子已經進入幽州!”而折返回雅間的習凜則是稟報著剛剛接到的消息!

  “人呢?”見楚飛揚突然打噴嚏,雲千夢則是倒了一杯滾燙的熱茶給他,讓他趁熱喝了,壓壓體內的寒氣!

  殊不知,楚飛揚本就身強休壯,加上幽州氣候炎熱,此時一杯熱茶下去,後背早已是滲出一片熱汗,不過礙於雲千夢一片好意,他自是不會推拒,隻是不管雲千夢再如何的哄他,也不肯點頭喝下第二杯!

  “容公子暫時住進了客棧,卑職已派暗衛保護!夏侯王子則是回了驛館!”見自家王爺已是額頭冒著熱汗,習凜盡快的回答完雲千夢的問話,快速的閃身出了雅間,當作什麽都沒有看到的守在門外!

  “乖,再喝一杯,發了汗便可壓住體內的寒氣!”而雲幹夢則是滿意的看著楚飛揚額頭漸漸冒出來的汗珠,再次把手中冒著滾滾熱氣的茶水放進楚飛揚的手中,隨後雙目緊盯著楚飛揚,示意他趕緊趁熱喝了!

  “夢兒,我身子很好!你看,我已是滿頭大汗了!”楚飛揚不聽勸,徑自把手中的茶盞放回桌上,同時湊近自己流汗的額頭,讓雲幹夢看清楚!

  “身子若真是好,豈會在這麽熱的天打噴嚏?”雲千夢看著湊近的俊顏,才發現就連那筆挺的鼻尖上,亦是沁著幾顆汗珠,不由得輕笑出聲,掏出袖中的絲帕,細心的為楚飛揚擦幹臉上的汗珠,免得一會出門後吹風著涼!

  而楚飛揚則是趁著此刻,黑眸靜靜的凝視著近在咫尺的人兒,享受著她的溫情,眼底的神色柔和的如一汪春水,看著她認真輕柔的為自己拭汗,麵前的嬌顏無時無刻的都吸可著他的感官,讓楚飛揚的喉結不禁上下滑動了片刻!

  “夢兒!”低淺的叫聲,帶著一絲柔情,亦是引的雲千夢稍稍分神!

  “嗯,怎麽了?”盈盈目光自他的額頭微微移開看向他的雙目,雲幹夢並未太過在意的隨性問著!

  一隻溫熱的手卻在此時撫上她瑩白細嫩的臉頰,帶著一抹被她暫時忽視的不甘心,嘟噥著開。”我想進行方才的事情!”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