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08節

  “皇上!”一聲極淡的輕呼卻在一片壓抑中響起,玉乾帝的目光頓時從餘公公的身上轉向容貴妃,卻見此時容貴妃麵如紙白,滿眼盡是淒哀之色,原本半蹲的姿勢已是改為下跪“請皇上恩準臣妾出宮,讓臣妾見祖母一麵!

  語畢,容貴妃不再開口,但跪在地上的身姿卻是挺撥如鬆,隻怕此刻玉、乾帝不點頭同意,她是決計不會起身的!

  見她神情這般的堅決,玉乾帝不禁抬眸看了看天色,厲聲吩咐餘公公“讓烏統領保護貴妃出宮!”

  “謝皇上!”見玉乾帝準許自己出宮,容貴妃心頭的石頭則是落下了一半!

  保不會在路上出現絲毫的閃失!

  “起來吧!”揮手讓宮人們盡數起身,玉乾帝則是親自扶起容貴妃,右手輕撫上她嬌嫩的臉頰,淡然中蒂著警告的開。”朕會讓烏統領保護起容府,愛妃可多陪老太君些時日!”

  被玉乾帝溫柔的嗬護著,容貴妃的後背卻是泛起一層寒栗,隻覺此時玉乾帝話中透著其他的用意,隻是此時她心頭被自己祖母的事情給占住,一時間心亂如麻側是失去了往日的冷靜,隻能順著玉乾帝的話微點頭,隨即福了福身“臣妾多謝皇上休恤!”

  “行了,起來吧!小餘子已準備好一切,你且去吧!”戀戀不舍的放開懷中嬌豔欲滴的美人兒,玉乾帝對餘公公使了個眼色,這才率先踏出容華宮,朝著自己的上書房而去!

  “娘娘,請吧!”餘公公攔住容華宮中的宮人,隻留鴛兒一名近身伺候容貴妃的宮女跟著,其餘均是玉乾帝安排的人雖容貴妃前去容府!

  容貴妃見玉乾帝這般緊密的派人跟著,心中雖有些不悅,可始終沒有表露出來,朝餘公公微點了點頭,便領著鴛兒上了軟轎,朝著宮門口而去!

  出了內宮,換了馬車,在一縱隊禁衛軍的護衛下,由禁衛軍統領烏大人親自領隊,朝著容府奔去!

  此時天色早已黑透,長街上擺攤閑玩的百姓也早已回家,除去那巡防的城衛軍,街上鮮少再見到人影,歸於寧靜的長街上,獨劑奔跑的馬蹄聲與滾動的車輪聲!

  一陣狂奔之後,馬車漸漸放緩了速度,最終緩緩的停了下來,而容貴妃卻沒有立即踏出馬車!

  隻見原本坐在馬車外的餘公公則是立即跳下馬車,從腰間取下一塊腰牌攥在手中走上台階,在那半開的角門便遞出手中的腰牌,半晌後,便聽見原本緊閉著的容府大門頓時被打開,一頂極其華麗的轎子被抬了出來,在烏大人的護衛下,鴛兒扶著容貴妃走下馬車坐進轎內,四個孔武有力的太監立即替代了容府的小廝,在餘公公與鳥大人的雙重保護下,抬著轎子走進容府!

  西楚首富之家,所經之處自盡是極盡精致顯貴!雖不見得有奢靡之風,但細節之處的精湛,則已是讓人望塵莫及!

  就連在宮中看慣浮華的餘公公,目光中也不禁露出一抹欣賞之色,隻怕也唯有這樣精益求精的人家,才會養出容貴妃這樣絕頂秀麗的女子吧!

  一陣沉默的行走,轎子停在了陳老太君居住的靜心居,鴛兒掀開轎簾,小心的扶著容貴妃踏出轎子,隻見此時入目的是滿室的昏黃燭光,人影幢憧的正屋中正湧出不少的容家人,見著果真是容貴妃親自前來,容貴妃的父親則是領著自己的正室妾室等一幹人等紛紛出門行禮“草民參見貴妃娘娘!”

  “都起來吧!”淺淡疏離的聲音在寂靜的院落之中響起,看著眼前熟悉的院落,容貴妃心頭百感交集,又見自己父親身後原本應當站著自己母親的位置竟被那周姨娘所取代,而自己的母親竟是站在另一邊,容貴妃的神色便更加的冷淡了,隻是走上前攙扶起自己的親生母親,隨之便領著鴛兒一同踏進正屋!

  “祖母如今如何?”一路不曾停歇的走進內室,隻見那充滿藥味的內室中,陳老太君則是安靜的躺在床上,而麵色卻是稍顯蒼白,讓容貴妃心頭一顫,立即拂開鴛兒的攙扶快步上前,坐在床邊執起陳老太君的手低聲輕喚著“祖母,我是蓉兒,孫女來看您了!”

  “娘娘,您舟車勞頓,還是先歇息會!草民方才已讓人喂母親喝了些湯藥,還請娘娘放心!”見容貴妃這般在意自己的祖母,那容老爺則是立即開口寬慰著!

  “是啊,娘娘,老太太岡喝了藥,一時半會隻怕是醒不來的!”可此時,原本不應該出現在內室的周姨娘竟開口插嘴道!

  尤其她還環顧了內室一圈,隨後又用大家均能夠聽到的聲音嘟噥道“老太太平日裏可是最疼愛大少爺,可如今連娘娘都出宮來探病,卻不見那大少爺的身影,當真是有孝心!”

  一道冷光頓時射向那周姨娘,容貴妃一手緊緊的握著陳老太君的手,隨即轉過身,麵色冷寒、眼色冰冷的盯著胡亂開口的周姨娘,又見此時那餘公公也已跟著進了內室,且因為周姨娘的話正四下找尋著容雲鶴的身影,容貴妃頓時厲聲怒斥“你是什麽身份?老太太的屋子豈有你一個姨娘進來的道理?你周家就是這般教養女兒的?本宮還未開口,你倒是先說話!容家家大業大,你以為大少爺如你一般隻會整日的撤弄是非?你的衣食住行,哪一樣不是大少爺為你賺來的?難道你要他如你一般整日呆在這容府中做些女兒家的事情?”

  容貴妃一發怒,所有人均是嚇得跪拜了下來!

  可容貴妃卻隻是獨獨攙扶起自己的母親,目光依舊冷然的盯著跪了一地的人,心口的怒意始終退散不去!

  “娘娘,您好不容易回府一趟,豈能動怒?況且,這隻是周姨娘一人之錯,您還是讓其他人起來吧!”容夫人見那餘公公在場,便立即溫言出聲安撫著容貴妃,在容貴妃看向自己時,適時的做了個眼色,提示她不要忘了餘公公!

  容貴妃深吸口氣,眼中盡是厭惡的掃了那周姨娘一眼,隨即冷淡開。”

  你出去吧,以後老太太的靜心居,你還是少來!”

  “是!”那周姨娘本以為容貴妃還與以往那呆在深宅中不問世事的大小姐,更何況今日迎駕時夫君亦是讓她立於正室的位置,便讓周姨娘心中不禁有些得意,本想挑釁容貴妃,卻不想這容家大小姐竟有這般大的脾氣,尤其那靜心居外竟還守著不少帶刀的禁衛軍,一時間嚇得周姨娘渾身發抖,二話不說便領著自己的丫頭離開了靜心居!

  而容老爺見容貴妃這般對待自己心愛的女子,心頭不悅,卻礙於容貴妃的身份,隻能強忍著!

  “餘公公!”而此時,容貴妃卻沒有急著處理家中的事情,而是喚過那守在一旁的餘公公!

  “娘娘!”聽到容貴妃的叫喚,餘公公立即恭敬的走上前,而他的態度則是代表了玉乾帝的態度,眾人見他對容貴妃這般的小心翼翼,便知容貴妃在宮中定是受寵至極,一時間,那容老爺心頭的怒意漸消,目光不由得掃了自己的正室一眼,隨即低下了頭!

  “你且先回宮吧!你也看到老太君的病情了,且又有烏大人守衛著,本宮需在容府多住幾日!”目光冷凝,麵色肅穆,讓此時的容貴妃多了一份淩厲,少了一分往日的淡漠!

  “是,奴才省得,娘娘放心!出宮前皇上已是交代了奴才,奴才三日後再來接娘娘回宮!娘娘還請放寬心,老太君定會吉人自有天相的!”餘公公半斂著眉目,恭敬的回答著容貴妃的話,圓滑的處事態度讓人心生佩服,也唯有這樣的人,才能在玉乾帝的身邊呆的長久吧!

  “鴛兒,送公公出去吧!”而容貴妃卻隻是開口讓自己的婢女送餘公公出門,並未讓自己的父親出門相送!

  監彎腰退出了靜心居!

  “這裏不需要這麽多人伺候,你們且去院子裏候著!”容貴妃一掃站了滿屋子的宮人,命令道!

  “是,貴妃娘娘!”宮人們聞言立即靜聲退了出去!

  “這是誰布置的?”待屋中隻刺自家人,容貴妃一覽堆滿內室的白布條、白燭,極其冷寒的問著!

  “娘蜘 …………,容老爺正要解釋,卻又被容貴妃給截住了話!

  “祖母尚且還有救,父親這是何意?況且雲鶴還未回來,您這麽做,是想讓雲鶴擔上不肖子孫的罪名嗎?”把陳老太君交給容夫人照顧,容貴妃麵色冰冷的站起身,麵無表情的質問著容老爺!

  “娘娘,母親年紀大了,早作準備也是為了以防萬一啊!”容老爺看著如今身份尊貴的女兒,皺眉解釋著!

  “哼!”冷笑之聲頓時浮上容貴妃極美的容顏,隻見她隨即滿目肅穆的低喝道“都給本宮把這些東西收起來!若還有人敢觸老太君的黴頭,就別怪本宮不客氣!”

  聞言,鴛兒立即領著容府的婢女把所有見白的東西盡數搬離靜心居!

  “母親,您回去歇息吧!孩兒會守著祖母的!”語畢,容貴妃不再看容老爺一眼,徑自坐在陳老太君的床前,細心的為她掖好被角,不再開口說話,容夫人看眼不想再開口的容貴妃,朝她福了福身,便率先走出內室,至於容老爺則是有怒不敢發的朝容貴妃作揖,隨後也大步跨出內室!

  京城x玉家當鋪!

  “快,把消息傳去幽州!”高掌櫃把已經裝好的小竹條交給一名黑衣侍衛!

  “是!”那侍衛微點頭,隨即跨上馬匹,衝進無盡的夜色今日多更400不收費的,感謝親們對《楚王妃》的支持以及對抄襲的譴責!

  明日萬更,夢夢楚楚閃亮登場!

  俺可是以文相許了,哈哈!入(二3兄)廠

  第二百三十一章“這日子過的可真是夠快的!”清晨第一縷陽光灑進棧的紙窗,夏侯勤穿戴整齊的伸了個懶腰,隨即接過侍衛遞過來的長劍掛在腰間,這才領著侍衛踏出自己的房!

  “容兄!咱們該出發了,你可都準備齊全了嗎?”抬手輕敲門框幾聲,夏侯勤則是低聲詢問著房內的人!

  他的話音剛落,房門便被裏麵的人打開,隻見容雲鶴一身月白錦袍、麵色淡然的走了出來“讓夏侯兄久等了!”

  一貫的禮貌用語,舉手投足間的貴氣,讓此時的容雲鶴如畫上走下來的翩翩貴公子般奪人眼球,即便是出色如夏侯勤,依舊是滿嘴嘖嘖有聲的把他從頭到腳細細的打量了一番,這大家公子當真是與眾不同,就連那腰間懸掛的玉佩位置亦是十分講究,細節處的精妙當真是讓人打心眼的佩服!

  “我也是剛出門!既然已經準備好了,那咱們便啟程吧!”見容雲鶴身後的肆兒已是抱著幾個包袱,夏侯勤一麵往外走著,一麵開口!

  幾人一同踏出棧,牽過早已備好的馬匹,紛紛坐上馬背,朝著幽州的方向奔去……幽州!

  “這小半月以來,幽州當真是繁榮了不少!且看路邊小攤販臉上的表情,便知開放幽州讓他們賺了更多的銀兩!”幽州的大街上,一身素雅裝扮的雲千夢則是慢慢閑逛著!

  “小心點!這路上多有馬車駛過,小心被撞到!”而同樣一身簡單穿著的楚飛揚則是牽過雲千夢,把她護在自己與小攤之間,免得被時而呼嘯而過的馬車擦到碰到!

  而他們二人的身後僅僅隻跟了習凜與慕春二人,雖四人容貌均十分的出色,但因為衣衫樸素、衣料顏色簡單清淡,且如今幽州湧進不少的富商,因此周圍的百姓並未多加注意,倒是讓雲千夢與楚飛揚多了一分閑情雅致慢走在人潮湧動的大街上!

  雲千夢見楚飛揚保護自己的細小動作,抬起頭朝他溫婉一笑,衣袖下的五指微微張開,與楚飛揚的五指交叉而握,相攜走在繁榮熱鬧的街上!

  “他們二人今日午膳時分便能夠達到幽州了吧!”看著兩旁賣力吆喝的小販,雲千夢嘴角微微勾起,迎著陽光淺淡一笑,隨即緩緩開口!

  楚飛揚則是帶著她停步在一個賣玉器的小攤前,拿過上麵一對雕刻精致的翡翠耳環放在雲千夢的耳邊比劃了會,覺得顏色與雲千夢的年紀相比稍顯沉重,這才又牽著她緩緩往前走著“昨晚表哥讓人傳來消息,說今日清晨便會出發,最晚也會在晚膳前抵達幽州!”

  “這幾日,我倒是聽到些傳聞!”微微湊近楚飛揚,雲千夢則是踮起腳尖,在他耳邊輕說出這句話,隨即又恢複了方才散步的姿勢,眼帶狡黠的淡淡笑著!

  見雲千夢這般的神秘,楚飛揚嘴角噙著淺淺的笑意,隨後十分配合的挑起眉梢,眼露好奇之色的淺聲問著“哦,夢兒聽到什麽傳聞了?為夫可真是好奇!”

  聞言,雲千夢收回看向前方的目光轉向楚飛揚,卻見他滿臉的促狹之色,惹得雲千夢不由得撅嘴抱怨一聲“真是的!”

  從楚飛揚的表情看來,他要麽已知自己想說什麽,要麽便是借機想看自己跳腳的模樣,因此才故意露出這般可惡的表情,瞧瞧他那滿眼的笑意,比之自己所說的事情,他更在意自己的表情!

  “夢兒,到底是什麽傳聞!為夫當真是好奇不已!”殊不知,楚飛揚竟還出言保證著自己的好奇心,隻是眼底的笑意卻愈發的濃烈了!

  被那雙含笑帶情的黑眸緊盯著,雲千夢雙頰微微一紅,隨即轉開目光,淡然開口“我可是聽說,那江城首富如今也趕來了幽州!並還誓言定要一舉拿下幽州最好的玉礦!”

  “哦?竟有這樣的事情!這江城的首富,可是辰王惹的禍端啊!”平淡的語氣中,卻是夾雜著一絲幸災樂禍,讓雲千夢聽之不由得莞爾一笑!

  “可人家卻是趕來了幽州!夫君,你說,他這是因為大局還是私心?畢竟,此時西楚人盡皆知楚王與王妃均在幽州辦事!而那位江城首富的女兒,卻因為辰王的原因被關在刑部的大牢內,直到表哥被晉升為刑部尚,這才命人把那位小姐送江城!隻是,據說那位小姐可是病了一場,如今神情恍惚、癡癡呆呆,隻怕是難以痊愈了!”低眉凝思,雲千夢緩緩說出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心頭卻是不由得感歎,江沐辰啊江沐辰,為了你一人的私心,可是白白的害了一名大家閨秀啊!

  莫說那位小姐是清白的女子,但是,但凡正常的人家,又豈會接受一名神誌不清的女子為兒媳?

  更何況,那位小姐還被關進了刑部大牢,蘇源一案被查清後,曲長卿便放出告示,把蘇源的罪名一一羅列在告示上,百姓均知蘇源管轄刑部時,刑部內所發生的汙穢之事!這樣一來,即便那位小姐是完璧之身,但外人卻不會這般看待,到頭來,害得的仍舊是那無辜被牽連的女子!

  “別擔心,想必他隻是為了生意之事前來幽州的!況且容雲鶴也即將抵達幽州,以容家的財力,定是十拿九穩的事情!”看出雲千夢心頭的心事,楚飛揚手腕微用力,把他拉進自己的身側,低頭淺聲安慰著!

  聞言,雲千夢卻是麵色平淡的搖了搖頭“我隻是擔心會出現殺敵一萬自損八千的事情!以容家的財力,即便拿下幽州所有的玉礦也不在話下!隻是,若價錢太高,對於容家而言,也不是好事!”

  稍稍停頓了下,雲千夢放緩腳下的步子,微抬首看了楚飛揚一樣,這才重新開口“他能夠在此時前來幽州,想必還有一個原因!”

  楚飛揚則是始終凝視著身側的人,眼底的柔情唯有在麵對雲千夢時才會浮現,也唯有身旁的人,才會讓他放下一身繁重的政事,心甘情願的陪著她漫步於市井繁華!

  “當初,江沐辰本想李代桃僵,讓那位小姐嫁給你!想必,這件事情,他定是知會過那江城首富,對方亦是點頭同意,這才會冒險把女兒送到辰王的手上!奈何到最後,不但沒有嫁給你,反倒是把自己的女兒害成那般模樣,或許他想借著此次的事情,來探一探你的態度!”

  語畢,雲千夢淺淡一笑,目光促狹的一掃楚飛揚變色的臉,已是變成雲千夢欣賞楚飛揚臉上多變的表情!

  “哼!這件事情是他與辰王私下交易的,與我何幹?此時讓我承擔他當初決定的損失,豈不是貽笑大方?”正說著,卻見旁邊的茶樓中走出一名中年男子,隻見那男子直直的朝著楚飛揚與雲千夢走來,習凜一見這樣的狀況,瞬間便閃身到了兩人身前,左手已是緊握長劍,右手更是搭上了劍柄,眉目中盡是警惕的神色!

  “草民見過王爺、王妃!”而那男子卻也是識趣的停步於三步之外,隨即極其低聲的朝著楚飛揚與雲千夢行禮!

  聽他所言,又觀其身上、臉上給人的市儈精明之感,楚飛揚目光卻是轉向雲千夢,淡笑道“就為了此事,你才說出門遊玩的?”

  “哎呀,這不也是為了咱們自己嗎?總不能留下隱患吧!”雲千夢則是調皮一笑,繼而收起臉上的笑容,麵色淡然的看向那男子,淺聲問道“你怎知我們的身份?”

  那中年男子見對方承認了自己的身份,又瞧著今日麵前身份尊貴的兩人均是一身平明百姓的裝扮,便小聲的回道“我家老爺想請王爺、王妃去雅間一敘!”

  “你家老爺好大的架子,竟讓本王與王妃前去看他!”殊不知,楚飛揚卻是絲毫不給麵子,直接拉著雲千夢便越過習凜徑自往前走去,身上的柔和瞬間轉化為淩厲之氣襲向那男子,嚇得那男子麵色頓時蒼白了起來,本擋在幾人麵前的身子亦是無意識的往旁邊退去,不敢當了楚飛揚的路!

  雲千夢卻是微側臉,給慕春一個眼色,便跟著楚飛揚繼續往前走去!

  “咱們去前麵的酒樓休息會吧!”指著前麵一座四層高的酒樓,雲千夢淺笑開口,拉著楚飛揚走了過去!

  “你呀!”一抹無奈寵溺的輕歎溢出唇邊,身上的淩厲早已散去,任由雲千夢牽著他踏進人滿為患的酒樓!

  在店小二的帶領下,兩人上了三樓的雅間,等待上菜的時候,雲千夢則是推開臨街的窗子,含笑的美眸往外看去,不禁發出一聲讚歎“這酒樓的位置倒是不錯,盡能一覽整條街市的景色,且還能夠隱約看到遠處的城樓,倒是獨特!”

  楚飛揚見她滿眼欣喜的神色,便知定是在驛館中待的無聊了,否則以夢兒沉靜的性子,亦不會明顯的表現出這般開心的神色!

  一時間,心頭湧上內疚,若非因為自己父親的事情,夢兒又豈會跟著他長途跋涉來到這裏?路途中竟還差點被齊靖元射中一箭,想起那飛速射來的一箭,楚飛揚心頭依舊不免會顫抖,無法想象那一箭若是射中雲千夢會有怎樣的結局!

  看著此時她安好的立於自己保護的範圍內,楚飛揚頓時站起身,長臂一伸關上了那剛被打開的窗子,另一手則是微用力,便把身前的人攬進懷中,趁著此時沒有外人在場,便快速的低下頭,精準的朝著那正要開口抱怨的紅唇吻去……“夢兒……”低喃之聲自唇間溢出,楚飛揚一手摟住雲千夢的纖腰,一手輕托她的螓首,染上一絲的聲音自兩人的唇舌交錯間緩緩飄進雲千夢的耳中“我們回驛館!”

  最後一句的堅決,讓雲千夢滿麵紅霞的微微推開他,安靜的被他攬在胸前,待兩人的氣息漸漸平緩,這才輕聲開口“人該到了!”

  “可我想回驛館!”殊不知,向來冷靜決斷的楚飛揚,亦會在願望得不到滿足時露出孩子般不肯罷休的表情!

  一時間讓雲千夢哭笑不得,隻能踮起腳尖在他那微嘟起的唇上印上一個吻,捧著他那張明顯不快的俊顏,淺笑道“可以了吧!”

  “不夠!”殊不知,還不等雲千夢撤離,他便猛然追上,薄唇覆上那含笑的紅唇,生生世世不願分離……‘咚咚咚’!隻是門外守著的習凜卻不知兩位主子在幹嘛,見慕春領著人上樓,他便輕敲門框!

  “誰?”低吼聲頓時從雅間傳出,習凜敲門的手微一抖,隻能硬著頭皮開口“主子,慕春帶著人求見!”

  雲千夢聽出習凜話中的拘謹,不由得展顏一笑,隨即牽著楚飛揚坐回桌邊,代替楚飛揚開口“讓他們進來吧!”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