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07節

  “皇後與蓉兒也坐吧!都是一家人,何必這般拘謹?”見自己坐下後,其餘人均是站著,玉乾帝放柔臉上的表情,笑著開口!

  “多謝皇上!”皇後與容貴妃淺淺的福了福身,隨即挑著就近的位置坐下!

  “看瑤兒這般愛吃這綠豆糕,難道是宮中的禦廚做的?”目光不著痕跡的從遠處的容貴妃身上劃過,玉乾帝捏起一塊翡翠綠豆糕喂著小公主,口氣則是淡淡的說著!

  皇後見玉乾帝始終把注意力放在容貴妃的身上,即便是喂瑤兒吃食,也是挑著容家的,加之方才玉乾帝在她們二人稱呼上的差別,一時間心頭微微泛酸,臉上的笑容稍稍有些勉強,借著為瑤公主擦嘴角的動作掩飾著苦澀的心頭,緩緩開口“宮中的禦廚可做不出妹妹家的口味!妹妹聽說瑤兒喜歡這綠豆糕,特意差人從宮外帶進來的!”

  “哦?”極淡的口氣,讓皇後與容貴妃的心同時提了起來,皇後立即閉上了嘴,隻專心的替小公主擦拭嘴角!

  而容貴妃則是靜坐一旁,不言不語,隻是那搭在雙膝上的手,卻是緩緩握緊!

  “想必這定是容雲鶴帶進宮的吧!蓉兒,你們姐弟的感情可真是深厚,讓朕十分的欽羨!可惜啊,朕生在這帝王之家,想要最為平凡的骨肉親情,卻是難上加難,高處不勝寒,隻怕指的便是朕了!”帶著一絲感歎,玉乾帝雙目緊緊的盯著遠處的容貴妃,隻覺這樣的女子為何不管自己做什麽,她總是拒人於千裏之外?難道這滿園的牡丹,依舊也不能博得她那唇邊的一笑嗎?

  “回皇上,這隻是臣妾命家中婢女送進宮的!雲鶴近日有些忙碌,倒是許久沒有進宮了!”容貴妃極小心的應答著,心中同時在揣摩著玉乾帝話語背後的意思!

  聞言,玉乾帝則隻是淡然的點了點頭,口氣極淡的開口“他倒是有用之才!若是玉宵有容雲鶴的一半……”

  接下來的話,玉乾帝並未說出口,隻是就因為他隻說了這半句,便見皇後的臉色瞬間蒼白了起來,為瑤公主擦拭嘴角的動作微微一怔,雙手不禁緩緩垂下,心中自然是明白玉乾帝話中的意思!看似是感歎之語,實則透著責備!

  而容貴妃在聽到玉乾帝的話後,心中同樣緊張了起來,隻是她向來冷淡,因此比之皇後臉色的驟變,倒是沒有人發現容貴妃心情的轉變!

  “瑤兒,到母後這裏來!”皇後極力的隱下心頭的苦澀,張開雙臂抱過瑤公主,勉強自己臉上掛著端莊的淺笑,對玉乾帝溫柔的開口“皇上,瑤兒如今已有五歲,臣妾則是替她物色了幾個老師,一會便想帶她前去拜師!瑤兒畢竟是公主,一舉一動均是代表著皇家,這學習禮儀學識可不能馬虎,更不能讓皇室蒙羞!皇上,您認為呢?”

  聽皇後一席話,玉乾帝神色則是立即嚴肅了起來,目光不由得轉向靜坐在皇後懷中的小公主,隻覺孩子當真是長大了,是該讓她學習宮廷禮儀了,便點了點,恩準了皇後的請示“琴棋畫都不可落下!既然是咱們皇家的公主,自然不能比那些朝臣的小姐差!既然要拜師,你且先帶瑤兒過去吧,莫要耽擱了時辰!”

  見玉乾帝首肯了自己的提議,皇後心頭鬆了一口氣,立即牽著瑤公主起身,朝著玉乾帝行完禮,一行人瞬間離開了容華宮!

  看著容華宮頓時少了一半的人,玉乾帝注意力再次放在容貴妃的身上,隻見他站起身,微彎腰拉過容貴妃置於膝上的右手,牽著她緩緩來到花圃旁,右手托起一朵魏紫牡丹,淡聲問著“愛妃可喜歡這些牡丹?”

  容貴妃右手微微握拳,手心中捏著帕子,帕子卻早已被手心的冷汗浸濕,聽到玉乾帝的問話,盡量把自己的視線集中在那朵紫色的魏紫牡丹上,紅唇輕啟,緩緩開口“花中‘花後’,自然是非比尋常!皇上的眼光向來獨特,臣妾豈有不喜歡的道理?”

  “是嗎?”而玉乾帝卻是緊盯著容貴妃的神情,見她寧願盯著自己手中的花,卻也不願意看向自己,嘴角的淺笑漸漸的失了溫度,頓時放開她的右手,改而一手猛地摟住她纖細的腰肢,把原本極力遠離他的容貴妃瞬間摟進自己的懷中,右手則是托起她的下顎,雙目火辣辣的直視著眼前這張傾國傾城的容顏,冷笑道“愛妃似乎總是這般不歡迎朕的到來!”

  被玉乾帝說中心事,容貴妃心頭一凜,勉強笑道“皇上說笑了!臣妾怎會不歡迎皇上?”說著,便想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卻不想玉乾帝手上的力道頓時加大,直接讓容貴妃跌入他的懷中,原本托著她下顎的手逐漸改為掐,用力的指痕更是在容貴妃那細嫩的肌膚上留下了紅印,強迫她抬起雙目看著他的雙眼,花園中頓時響起玉乾帝冷然的命令“小餘子,去告知淨事房,今晚朕在容華宮歇下了!”

  “皇上,不可……”還不等餘公公轉身離開,便聽見容貴妃驚呼出聲,隻見她臉色慘白,原本紅潤的雙唇更是顯得蒼白,透著盈盈水波的眼眸中更是隱藏著拒絕!

  “普天之下,有什麽事情是朕不可做的?”危險的問話,讓容貴妃的心一點一滴的跌入低穀,想要拒絕,可卻是找不出拒絕的理由!

  “容蓉,朕寵著你,是因為你有這個價值!別太高看了自己,總是拒絕朕,對你對容家均沒有好處!更何況,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已是朕的貴妃,此生此世均隻能有朕一個夫君,難道你的心中還有其他的想法?”下顎一陣吃痛,容貴妃被迫看著玉乾帝那隱有發怒的眸子,心底的絕望一點點的擴大,雙手垂於身側緊握成拳,卻無能為力!

  “皇上!”此時,餘公公則是為難的低聲開口……

  “做什麽?你還呆在這裏做什麽?難道想抗旨不成?”心頭的怒意舍不得發泄在容貴妃的身上,玉乾帝便朝著餘公公怒吼道!

  無緣無故被罵了一通,餘公公心頭委屈至極,隻是看著那門外站著的人,卻隻能硬著頭皮開口“皇上,容家派人來了!”

  “容家?容貴妃在宮中好端端的,容家總是派人進宮作何?難道怕朕虧待了他們的大小姐?朕難道對他們的大小姐還不夠好?放眼整個宮中,有誰的宮中會種滿了極品牡丹?讓他們滾!今日誰敢打擾朕,朕砍了誰的腦袋!”說著,玉乾帝手上力道持續加重,迫使容貴妃整個身子盡數的貼在他的胸前,感受到懷中柔若無骨的嬌嫩,玉乾帝眼底漸漸泛起之色,卻讓容貴妃滿麵羞紅,隻能盡力的避免與玉乾帝之間過多的碰觸……

  “這……”餘公公亦是滿麵焦急,看這情況,皇上是不可能放過容貴妃,可外麵的情況卻也緊急,隻能再次開口“皇上,那容家的管事說,陳老太君似乎不大好,想請容貴妃回容府!”

  說完,餘公公也不敢再開口,隻能低頭退至玉乾帝的身後,等待著玉乾帝的裁判!

  “什麽?祖母怎麽了?”而首先驚起的則是容貴妃,隻見她眼底瞬間泛起水汽,臉色淒慘焦急的看向餘公公,就連被玉乾帝抱著也不再是她此時計較的事情了!

  玉乾帝見她神色間盡是真摯的擔憂,眉頭猛然一皺,心中的疑慮稍稍打消一些,隨即放開容貴妃,對餘公公吩咐道“讓那人進來!”

  見玉乾帝改變心意,餘公公頓時點頭走出花園,不一會便領著容府的管事走了進來,隻見那管事磕頭行禮後,便焦急的開口“娘娘,老太君近日身子不大好,隻怕…隻怕……”

  說著,那管事的眼圈便紅了起來……

  而容貴妃的臉色頓時慘如白紙,更是情不自禁的自座位上站了起來,隻是礙於玉乾帝在場,即便心中焦急,亦沒有冒失的開口詢問!

  “老太君好端端的,怎會突然出事?”玉乾帝卻是神色淡定,就著方才容貴妃喝過的茶盞,輕抿了一口茶!

  “回皇上的話,老太君自去年開始便身子不大好了!隻是為了不讓貴妃娘娘擔憂,便沒有讓奴才們進宮稟報!隻是昨兒個突然暈倒了,到現在為止,滴水未進!”說著,那管事又是一陣嗚咽之聲,而容貴妃早已是紅了眼圈,卻倔強的沒有落下淚了!

  “皇上!臣妾自小便是祖母親自教授,與祖母感情之深之厚,已是無以為報!臣妾懇請皇上能夠讓臣妾回容府幾日,服侍她老人家幾日!也不枉我們祖孫一場!”容貴妃猛地朝著玉乾帝跪了下來,言辭懇切道!

  【230】

  能夠牽動人的神經!

  更何況容貴妃素日總是麵色冷淡,從未有過這樣大起大伏的表情,更是讓玉乾帝心中一陣驚豔,盯著她那動人的嬌顏,玉乾帝一手輕轉著石桌上隔著的茶盞,心中則是在估量著麵前兩人話中的真實性!

  “貴妃出宮,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淡淡的回複,自玉乾帝的口中吐出,容貴妃聽之立即抬頭,卻見此時的聖上神色淡薄,讓人窺視不出半絲的情緒,而那隻盯著茶盞的俊目則是泛著幽幽冷光,更是讓容貴妃心頭一顫,貝齒不由得咬住粉嫩的下唇,柳眉早已是擰在一起,容貴妃心頭思緒翻騰著,希望能夠找出讓玉乾帝點頭同意的理由!

  “皇上,祖母年紀已大,臣妾與她老人家亦是見一麵少一麵,今日若非真有危情,隻怕容府絕不會派人進宮!臣妾雖已是入宮為妃,可始終是容家送進來的女兒,臣妾豈能忘本?請皇上看在容家這麽多年對朝廷不變的忠心上,恩準臣妾出宮吧!”不似往日的冰冷,此時的容貴妃眼中含淚,朝著亞、乾帝以宮廷之禮磕頭懇求,隻是出口之聲卻是鏗鏘有力,隱隱帶著一絲堅定,而玉乾帝卻在聽到容貴妃那一句‘忠心’時,原本靜心盯著茶盞的目光中,則是瞬間劃過一絲異樣,繼而緩緩轉向容貴妃,見她那原本潔白無瑕的額頭已是隱有紅印,隻見玉乾帝頓時彎腰扶起容貴妃的雙臂,等她的雙目看向自己時,這才微怒道“你這是作何?朕何事說不允許你出宮了?瞧你把自己折磨的?若是破了相,聯可是會心疼的!快起來!”

  說著,玉乾帝手上的力道猛地加大,勢要把容貴妃拉起來!

  可容蓉卻也是個倔強的女子,看似柔弱的外表,卻有著一顆堅毅的心,隻見她紋絲不動的跪在玉乾帝的麵前,眼底盡是堅定的神色“請皇上允許臣妾出宮探望祖母!皇上,您與太後母子情深,是天下百姓的典範,臣妾自當也應多向皇上學習!且輔國公府穀老太君六十大壽之日,皇上、太後與皇後娘娘為了替老太君慶壽,親自前往輔國公府,這番讓人感動的心思,早已被百姓傳為佳話!還請皇上成全臣妾的孝心!”

  聽完容貴妃這番話,玉乾帝慢慢的鬆開了原本握著她手臂的雙手,看向容貴妃的目光則是漸漸發生了改變,有些了然又有些欣喜,原以為這容蓉是個冰冷的木美人,想不到這鮮少開口的女子,一旦開了口,出口的盡是讓人聽之心悅誠服的話語,這也足可看出容蓉心思之細膩與敏捷!

  “小餘子,傳朕的旨意,讓太醫院首前去容府為陳老太君看診!若病情當真緊急,屆時聯再恩準愛妃出宮!隻是……”話鋒猛然一轉,玉乾帝神色淩厲的射向那跪在容貴妃身後的容家管事,冷聲質問道“宮中還有容賢太妃,你怎麽就隻來打擾容貴妃?”

  那管事盡量壓低自己的頭,隻是額頭的冷汗依舊從額頭滑入衣襟,在聽完玉乾帝的質問後,深吸口氣,最大限度的鎮定道“回皇上的話,太妃素來喜靜,又是禮佛,奴才不敢輕易打擾了太妃的清修!”

  “是嗎?你可真是會挑時間,朕好不容易忙裏偷閑前來看望容貴妃,你就過來了!”極淡的語氣,透露出玉乾帝因方才被打擾而不滿的情緒!

  而他凜冽的眸子則是在容貴妃與那容府管事之間來回打轉,卻見容貴妃此時則是低頭凝思,而那管事依舊是保持著跪拜的姿勢!

  “愛妃先起來吧!小心跪壞了膝蓋!”見容貴妃臉色微微泛白,玉乾帝則是一手托起她的手臂,拉著她落座在身旁的石凳上!

  容貴妃一時無法掙脫他緊握著自己的手,且心中記牲著陳老太君,便並未多加在意,倒是玉乾帝在觸摸到容貴妃那柔若無骨的柔荑時,一股滿意的神色頓時湧上心頭,更是握緊了她的雙手,用指腹細細的撫摸著她的手臂,心中極其享受!

  隻是,餘公公這一去便是兩個時辰,待他再次返回容華宮時,天色早已黑了!

  “皇上!”悄聲走進大殿內,見玉乾帝正領著容貴妃用晚膳,餘公公則是立於餐桌前,低聲開口!

  而看到他的去而複返,容貴妃則是立即擱下手中的碗碟,抬起那隱帶焦急的美眸看向他,等著他的回複!

  “陳老太君如何?太醫診斷後如何說的?”目光掃向遠處的一道菜,隻見一旁伺候的小太監立即眼疾手快的替玉乾帝夾了過來,玉乾帝看了看菜色,這才夾起送入口中!

  “回皇上的話,太醫診斷後,則說陳老太君年紀大了,舊疾複發,隻怕是危險了!容家如今已是開始準備……,說到這裏,餘公公則是快速的抬起眼眸看了玉乾帝一眼,見主子正在用晚胳,便把接下來的話咽進了腹中!

  “準備什麽?”咀嚼口中的佳肴,玉乾帝緩緩開口,並未因為用膳時的忌諱而暫時不提!

  而容貴妃早已在看到餘公公那為難的表情與吞吞吐吐的言語,一顆心已是提到了嗓子口,本就冷然的表情,此時更顯冰冷焦急!

  眼角餘光瞥了容貴妃一眼,餘公公眉頭微微一皺,卻也隻能實話實說的稟報“容家,已是開始準備後事了!”

  ‘啪’,手中的筷子被玉乾帝用力的扔在桌上,侗候的宮人們頓時紛紛下跪不敢言語,就連心頭巨顫的容貴妃亦是起身半蹲著身子,在玉乾帝的麵前,即便心頭疼痛不已,容貴妃始終保持著貴妃的端莊,不見絲毫的失禮之處!

  “朕讓他們好好的為陳老太君看病,他們就這麽敷衍朕?什麽叫準備後事?為何之前沒有絲毫的征兆?”玉乾帝頓時怒罵出聲,整個容華宮隻刺他的怒斥聲,宮人們均是拚命的壓低自己的身子,不敢在這個時候觸犯龍顏!

  餘公公也因為玉乾帝的大怒而嚇得跪倒在地,可畢竟他不是太醫,具體的診脈經過即便讓他複述,他亦是說不清楚,隻能皺眉開。”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