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05

這樣一張生動的帶著倔強的絕世容顏,比之以往的清冷,更加能夠激起男子的征服欲!即使容蓉如今可能已經是肮髒不已,卻依舊不能阻止他想要她的決心!

猛地鬆開手,玉乾帝推開容蓉,拒絕再被她的容顏所蠱惑,一手指著跌坐在地的她怒道“沒有?若是沒有,旁人難道還會冤枉了你不成?”

聞言,容蓉半垂的眼眸中劃過一絲詫異,卻是極快的恢複了冷靜,迅速的爬起來重新跪好,為自己申辯“皇上,臣妾從未參與過宮中的爭鬥!可這並不意味著這些便遠離臣妾!皇上是一國之君,即便是殺了臣妾,臣妾亦是不會有所怨言!隻是,臣妾卻不甘心!”

這是容貴妃入宮以來對玉乾帝說的最多的話!但即便是在為自己申辯,容貴妃亦是點到為止,沒有牽扯出後宮任何一人,僅僅是為自己辯解!

玉乾帝聽之,方才的怒意卻是漸漸消散了些!

憶起容蓉入宮以來的種種表現,她除去見容賢太妃,連容華宮的宮門都鮮少出!這樣的女子,若說真與人有什麽,隻怕也是讓人無法相信!更何況,他亦是派人緊盯著容蓉,隻怕她亦是沒有紅杏出牆的機會!

隻是……

想起那張收在衣袖中的紙條,玉乾帝的眉頭始終還是緊皺了起來,立即掏出那紙條砸在容貴妃的臉上,怒道“你自己好好看看!若不是你行為不端,又豈會被人這般說?”

一張輕薄的紙條並未砸痛容蓉的臉,隻是卻讓她備感恥辱!

吞下滿心的屈辱,容蓉彎腰撿起地上的紙條,打開細細地看了一遍,麵色越發的難看,那抓著紙條的雙手更是顫抖起來!

隻見她猛地抬起頭來,雙目含淚的看向玉乾帝,反問道“皇上,您不信臣妾?”

“信?你讓朕拿什麽相信你?難怪你幾次三番的拒絕朕,原來是為了旁人守身如玉!而朕卻對你掏心掏肺,殊不知朕的貴妃已是給朕戴了一頂綠帽子!”一聲冷哼,玉乾帝心頭的怒意再次被勾了起來,冷目射向含著淚卻依舊傲氣的容蓉,冷笑道“你倒是說說看,為何那人不指名旁人?偏偏指證你!若非你身形不正,又豈會被人說的這般不堪?朕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麽人,居然連朕也比不上!”

聞言,容貴妃身子一歪,手中的紙條飄然落地,目光中含著一絲悲憤與絕望!

可這落在玉乾帝的眼中,卻是認為她承認了這紙條中的內容,心頭一時大火,正要發怒,卻發現容貴妃突然站起身,快速的撿起地上那把長劍抵在頸間,眼底盡是一片不屈“既然皇上決計不相信臣妾,臣妾亦是百口莫辯,隻能以死明誌!”

說著,便見容蓉手中的長劍毫不猶豫的朝著自己的脖子抹去……

一道勁風卻在此時刮過,隻見玉乾帝竟是衝到容蓉的麵前,舉起一手便朝著她的臉上打去……

‘啪!’

‘哐當!’手中的長劍落地,容貴妃嘴角又多了一條鮮血……

“你以為你死了,朕就不會再追究此事?”玉乾帝抓住容貴妃的雙肩,用力的搖著形容慘淡的她,看著她神情淒慘,心頭怒意更甚,猛地打橫抱起她,直直朝著後麵的廂房走去!

“皇上,您……”不明白玉乾帝有何用意,容貴妃花容失色,本就慘白的臉上頓時閃過一絲驚慌,掙紮著想要下地!

“既然你想證明自己的清白,那就用你的身子來證明!”玉乾帝滿目鷙的開口,已是把容貴妃扔到了床上!

‘撕拉’裂帛之聲頓時響徹房內……

☆、第二百五十章 咬死你

//^//^  ‘撕拉’!

裂帛聲頓時響起在寂靜的夜中,容貴妃還未從被摔在床上的疼痛中回過神來,便感到夜間沁心的涼意侵襲而來,低頭一看,竟發現自己右手臂的衣袖竟被玉乾帝生生拽下,露出一截宛如蓮藕的玉臂!

“啊……”驚得容貴妃頓時失態的低呼一聲,羞澀難看的紅霞瞬間爬滿雲鬢,深深的屈辱讓她快速的抱住那過分裸露的手臂,不讓麵前的玉乾帝窺視到一絲半點!

可即便這樣,玉乾帝也早已把這樣的她盡數看進了眼中!

昏暗的光線中,玉乾帝手中緊拽著那一截早已脫離衣衫的衣袖,滿含怒意的眸子直盯著容貴妃花容失色的嬌顏,可盡管如此的狼狽,麵前女子的眼中依舊含著一股傲氣!

而對於現在的玉乾帝而言,最是不能容忍的便是她眼底的這一抹傲氣!充血的雙目觸及到她那雪白的藕臂時,一股**頓時浮上他的眼瞳,讓此時的玉乾帝變得更加瘋狂!

隻見他立即丟開手上握著的衣袖,雙目緊盯著容貴妃那滿是紅霞的容顏,帶著攝人的氣勢緩緩來到床前站定,不讓容貴妃有半點逃跑的機會立即撲身上前,一手把縮在床內的容貴妃拉至自己的胸前,讓她雙膝跪在床鋪上,直起上身緊貼在他的懷中,雙手緊緊地握著她的肩頭,發狠的低吼“怕什麽?朕難道是洪荒猛獸,竟讓你嚇成這樣?還是說你早已不是處子之身,這才嚇成這樣?說!給朕說明白!”

大吼之聲震的容貴妃雙耳打疼,而玉乾帝緊抓著她手臂的雙手,更是深深的陷進她細嫩的肌膚中,已是被擠壓出一道道血痕來!

可這些身體的疼痛,卻不及被侮辱的難看!

容貴妃奮力的掙紮著,想要逃開玉乾帝的禁錮,不想讓他碰觸自己的身子與肌膚,可她的力道又哪裏及得上男子的力氣?更何況,此時的玉乾帝更是處於盛怒之中,他眼中盡是她的身影,又豈會容忍容貴妃逃離出他的掌控?

“皇上!您清醒一些!臣妾並未做過出格的事情!皇上為何不信臣妾?反倒去相信一張不知是何人所寫的紙條?”隱下心頭的懼意,容貴妃盡量以最冷靜的聲音分析著今晚詭異的一切,隻希望玉乾帝能夠把她的話聽進耳中!

隻是得到的卻是玉乾帝越發肆無忌憚的打量,讓容貴妃本就慘白的嬌顏更加難堪,不安的感覺頓時霸占了整顆心,眼底亦是漸漸浮上焦色,隻希望能夠躲過今夜這一劫!

一隻帶著驚人熱度的手輕抬起她的嬌顏,迫使容貴妃看進他噴火卻帶著**的眸子中,玉乾帝的雙眸早已被男女之情所沾染,隻見他熱燙的指腹輕輕摩擦著容貴妃細致的肌膚,帶著讓她顫栗的恐懼,緩緩開口“既然沒有做過出格的事情,那就好好的服侍朕!”

說著,那隻滾燙的手便毫不猶豫的探向容貴妃的衣襟內……

“不……”輕呼之聲頓時溢出容貴妃的口中,隻見她立即抬起雙臂護在自己的胸前,泛白的雙手緊拽著自己的衣襟,不讓玉乾帝侵犯到絲毫,瀕臨絕望的眸子中帶著最後的期望,容蓉渾身顫抖的緩緩開口“皇上,這是普國庵,豈能容忍我們做這等有辱佛祖的事情?更何況,妃嬪侍寢均要經過淨事房,豈能如此草率?況且,臣妾這些日子忙著為老太君祈福,並未沐浴,隻怕……”

說到最後,容貴妃漸漸變得語無倫次起來!饒是她平日裏冷靜聰慧,這麵對這樣的事情,尤其是她從未經曆過的事情,隻怕也會慌了心神!更何況此時玉乾帝那雙似要把她撕吞下腹的目光,更是讓她心頭巨顫,不知該如何自救!

“還說沒有幹過苟且之事?朕已是給了你機會,可你卻推三阻四!看樣子,是朕沒有滿足你,讓朕的貴妃這般迫不及待的紅杏出牆!”說著,玉乾帝原本輕撫她臉頰的手頓時改而握緊容貴妃精致的下顎,不顧她唇角的破損而猛地低頭吻上那鮮豔欲滴的紅唇,帶著滿身怒氣的撕咬著她細嫩的唇瓣,直到容貴妃雙唇上沾滿了鮮血,他才伸出舌頭,想要攻城掠地!

可容貴妃卻是死死的咬緊牙關,不讓玉乾帝有進一步的進攻,緊閉的雙目讓自己拒絕去看麵前帝王凶殘的模樣!

‘啪!’一巴掌瞬間甩上容貴妃的臉頰,玉乾帝的憤怒已是達到了最高點!

嬌弱的身子猛地栽在被褥見,容貴妃還未捂上發燙的臉頰,一道明黃色的身影已是緊緊地壓在了她的身上!

‘撕拉’一聲,身上殘缺的衣裙再次被撕扯開,原本被護住的衣襟被玉乾帝扯出一條大口子,連同裏麵的白色裏衣已被撕毀,露出裏麵淡粉的肚兜,上麵繡著的精致荷花頓時惹急了玉乾帝的眼,隻見他不顧容貴妃反抗的便低下了頭,埋首於那聳起的胸前!一手粗魯的穿過她的外衣,自破損的衣襟而入,毫不憐香惜玉的揉捏著她的身子,更是越過那單薄的肚兜火熱的罩上她起伏不定的胸前肆意揉捏……

“不……”玉乾帝的動作嚇壞了容貴妃,豆大的淚珠滑落慘白的臉龐!奈何身子被玉乾帝緊緊的壓著,容貴妃隻能無助的擺動著腦袋,虛弱的拒絕著他的侵犯!

“怎麽?別人能碰得,朕卻碰不得?朕倒想看看,是什麽人讓你這般為他守身如玉!”聽到那幾近叮嚀的反抗聲,玉乾帝從她的胸前抬起頭來,看到她仍舊不死心的緊緊按住胸前的肚兜,企圖阻止自己的進攻,玉乾帝冷笑一聲,瞬間抓起她的雙手置於她的頭頂,隨即跨坐在她的身上,騰空一手猛地抓住那覆在她嬌軀上的肚兜用力一扯!

那薄弱的帶子瞬間被扯斷,帶有溫熱氣息的肚兜被玉乾帝丟在地上,而他卻是借著外麵揮灑進來的月光,欣賞著麵前這具潔白的嬌軀,身子亦是在猛然間緊繃了起來!

容貴妃早已是泣不成聲,渾身因為玉乾帝那火辣辣的視線而顫抖了起來!

殊不知,她越是表現的這般抗拒,卻越是能夠激起玉乾帝的征服之欲!

隻見他再次快速的俯下身,滾燙的雙唇自她的肩胛骨一路往下,不放過任何一處讓他垂涎的肌膚,而得空的那隻手更已是撫遍了她幾近全果的上身,隱隱然有向下進攻的趨勢……

容貴妃見事已至此,已是她所不能控製的了得,漸漸停止了哭泣,雙目冷然的看著灰暗的帳頂,一抹決絕閃過眼眸,已是悄悄的把舌頭抵在貝齒中間……

‘咚’!一道聲音突然在隻有喘息聲的廂房內響起,玉乾帝頓時從容蓉的懷中抬起頭來,滿目陰鷙的環視著廂房的四周,卻沒有發現有任何可疑的人影!

而容貴妃卻在聽到這聲音後,整顆心提了起來,立即縮回了舌頭,不敢再如此的輕生,隻是心頭卻是浮現拿到張揚狂傲的身影,整張臉頓時緊張了起來,幸而有夜色的掩護,否則早已是落入玉乾帝的眼中!

‘嘶’!沒有得到回話,卻是傳來這極其細微的聲響,使得這寂靜的廂房越發的詭異,更是擊退了玉乾帝方才彭發的**,讓他現在隻專注於廂房內的動靜,隻是那挾製住容貴妃雙手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的改變!

“到底是誰?滾出來,少在朕的麵前裝神弄鬼!”直起上身,玉乾帝雙目含著凶光的掃過廂房的每一個暗角,隻是除去那不間斷的聲響外,卻不見半個人影!

心頭不禁浮上疑惑,隻見玉乾帝轉過頭看向床上的容貴妃,見她緊閉著雙眼一副認命的模樣,玉乾帝這才放開抓住她手臂的手,自床上走下來,還未來得及整理身上淩亂的龍袍,便見一道細長的影子在月光下滑過……

見狀,玉乾帝正要出門喊禁衛軍,可想起此時容蓉的模樣,便改而隨著那黑影走進廂房內的屏風後……

‘嘶……’隻是還未等他看清楚那藏在屏風後的影子,那細長之物已是飛射到他的手臂上,緊緊地纏在他的手腕上,隨後張開那尖利的牙齒,猛地朝著玉乾帝的手腕咬去……

“來人……”可玉乾帝隻來得及呼喊了一聲,便暈厥了過去!

容貴妃聽見玉乾帝微弱的呼聲,顧不得此時身上的狼狽,立即拉攏起破碎的衣裙走向屏風後,卻是被眼前的情景嚇得血色盡失,猛地往後倒退了一大步!

隻見玉乾帝一頭栽倒在地上,而他的手腕上卻是纏繞著一條毒蛇,那毒蛇在咬完玉乾帝後,卻沒有立即離開,反倒是直起一半的身子在附近尋找著其他的目標,此時見容貴妃進來,那兩隻泛著幽森的眼睛頓時緊盯上容蓉,血紅的信子恐怖的吐在空氣中,驚得容貴妃全身激起了顫栗,渾身如被定住般不敢輕舉妄動!

說也奇怪,那毒蛇在凝視了容貴妃半晌後,竟是鬆開了玉乾帝的手腕,隨即沿著牆壁滑去,不一會便滑出了廂房,消失在容貴妃的眼前!

可盡管如此,容貴妃已是過了半晌才回過神來,身上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浸濕,見屏風後不再有毒蛇,這才大著膽子來到玉乾帝的麵前,剛剛翻過玉乾帝的身子,卻發現玉乾帝的雙唇已是呈現黑紫色,而此時他的雙目早已緊閉,雖是昏迷中,但眉頭卻是緊皺著!

容貴妃心頭咯噔一聲,心知方才那條蛇定是含有劇毒,否則豈會在一瞬間便讓身體強健的玉乾帝倒地不起?

而若是玉乾帝此時喪命於自己房中,莫說自己脫不了幹係,最怕整個容家亦會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思及此,容貴妃立即站起身,從衣架上取下一件外衣草草的套在身上,隨即奔至門外,朝著院中的禁衛軍喊道“快來人,皇上被毒蛇咬了!”

守衛在外的烏大人聽到容貴妃的驚呼聲,神色頓時一緊,手提長劍便領兵走了過來!

隻是在看到容貴妃臉色憔悴、雲鬢淩亂的模樣時,烏大人隻能抱拳道“貴妃娘娘,卑職失禮了!”

語畢,便見烏大人立即領著兩名侍衛踏進廂房,銳利的目光掃視了一圈廂房內的陳設,隨後在容貴妃的指引下看到躺在屏風後動彈不得的玉乾帝!

“皇上!”看到玉乾帝臥地不起,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