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02

股冰冷殺氣,立即咬牙切齒道“夏吉,立即召集五千禁衛軍隨朕出宮!”

☆、第二百四十七章

“皇上,您這是?”餘公公與夏吉快速的交換了下眼色,均不明白玉乾帝為何突然會眼帶殺氣勃然大怒,更不明白玉乾帝想在這深夜出宮幹什麽!

“皇上,此時宮門已經落鎖,為了安全起見,您還是呆在宮中,有什麽急事吩咐微臣前去處理!”接到餘公公投過來的目光,夏吉沉吟片刻開口,隻希望玉乾帝能夠改變心意!

‘啪!’

殊不知,他這一開口卻是惹得玉乾帝猛地拍向桌麵,隻聽見桌麵發出極大的一聲巨響,便見那堆積如山的奏折因為桌麵的震動而瞬間傾斜掉入地麵,‘嘩啦啦’一片鋪灑在地上,讓殿內一時間顯得雜亂無章!

餘公公嚇得立即跪地不起,心中不明白那張紙條中到底是寫了些什麽,為何會讓玉乾帝動這麽大的怒氣!就連方才曲炎賣力的挑撥離間亦沒有讓皇上動怒,為何這小小的紙條經能夠讓龍顏大怒!

隻是,皇上盡管在盛怒之中,卻還是把那紙條緊緊的拽在手心中,似乎十分不願讓人看到裏麵的內容!

“怎麽?連你們也想限製朕的行動?是不是認為朕好欺負,你們便想挾天子以令諸侯,想造反了?”一聲怒吼,讓殿內伺候的宮人們紛紛下跪,一個個均是抖動著身軀不敢說話,就連夏吉亦是緊緊地壓著頭不敢接玉乾帝的話!

一時間,大殿內寂靜如初,玉乾帝則是再次打開那張紙條,雙目含恨的盯著上麵的每一個字!

餘公公趁著玉乾帝分神的時候,立即抬起頭,對殿外的小太監使了個眼色,讓那小太監趕緊去後宮搬救兵!

“夏吉,你是死人嗎?聽不懂朕的話還是聾了?還不趕緊出去清點五千禁衛軍!”雙眼似是要燒掉手中的那張紙條,玉乾帝猛地抬起眸子怒視低頭不語的夏吉,厲聲吼道!

夏吉豈會料到玉乾帝在看到那紙條後會勃然大怒,額頭上早已是沁出一層冷汗,如今玉乾帝逼著他開口,隻能硬著頭皮說道“皇上,您是天子之身,豈能輕易冒險?臣鬥膽請問皇上,那紙條中到底是何事讓皇上如此勃然大怒?況且,我們尚未弄清楚狀況,亦不知到底是何人膽敢在皇宮中射箭,萬一這隻是一場陰謀,隻是為了引皇上出宮,皇上若真是出宮豈不是中了敵人的詭計?”

語畢,夏吉不敢再開口,低著頭看著身下跪著的紅地毯,額頭上的冷汗已是滑下臉龐滴入地毯中,暈開一朵朵暗紅的梅花!

“是啊,皇上!夏副統領所言極是,咱們不能單憑一張莫名其妙的紙條便行事!更何況皇上是天子,身係西楚萬民的福祉,豈能輕易冒險?不如皇上把此事交代給夏副統領,一來能夠查清事情的真相,二來也能夠確保皇上的安全!”餘公公距離玉乾帝最近,自然是最先感受到玉乾帝怒氣稍微轉弱,便也立即出聲,加入到夏吉的勸說行列,隻希望玉乾帝能夠聽進他們的勸言,莫要意氣用事!

聞言,玉乾帝卻是再次把那張紙條用力的握在手心之中,隻是比之方才的盛怒,此時的他雖然還帶有明顯的怒意,卻已是消散了一些,也讓殿內伺候的宮人們不由得鬆了口氣,劫後重生的放鬆了方才緊繃的身體!

“無需擔憂,你盡快下去準備!朕即刻就要出宮!”可即便身上的怒氣減弱,但玉乾帝的心意卻沒有絲毫的改變,依舊是吩咐夏吉按照他之前所說的去辦!

“不可!”這時,殿外卻是響起一聲滿含威嚴的喝止聲!

玉乾帝抬頭看去,隻見太後在皇後的攙扶下,滿麵肅穆的走了進來!

“皇上,如今夜已深,你怎能出宮?萬一在宮外出了意外,這個責任誰擔得起?”太後疾步走進來,嚴肅的開口,企圖勸解玉乾帝收回成命!

“母後,朕有急事,不得不出宮一趟!還請母後諒解!”玉乾帝垂下雙手,把手心中捏著的紙條暗藏在衣袖中,這才走下玉階來到太後的身邊,皺眉陳述著他的立場!

隻是,在看到攙扶著太後的皇後時,玉乾帝卻是皺了下眉頭,口氣有些不善的開口“皇後,你怎麽也跟著來了?這更深露重的,你身為六宮之首,豈能讓母後頂著霜露過來?萬一母後著了風寒,這個責任你可擔當的起?”

玉乾帝一番話,不但是在提醒皇後她在後宮的地位,亦是在警告太後莫要忘記如今這後宮是他的,替他掌管後宮的是皇後,而並非她太後!希望太後莫要多管閑事,還是好生的呆在鳳翔宮中養老較為合適!

太後豈會聽不出玉乾帝話中的意思,一張保養得宜的臉頓時沉了下來,隻是即便她與玉乾帝之間有多大的隔閡,她都不能讓玉乾帝出宮,萬一皇帝出了意外,後宮一群孤兒寡母怎能敵過那些外戚以及王爺的攻勢?

隱下心頭的怒意,太後麵色淒哀的開口“本宮知道自己年紀大了,也是時候放手這後宮之事,交給皇上和皇後管理!可是,皇上,你莫要忘記自己身上擔負的重任!有什麽事情嚴重到讓一國之君不顧自身安危深夜出宮的?你若是不說,本宮是決計不會讓你出宮的!還是說你想踩著本宮的屍體走出這大殿的大門?”

太後狠話已是撂下,麵上更是泛上一股狠絕之色,淩厲的目光中透著說到做到的狠勁,卻讓玉乾帝頭疼了起來!

皇後看著這對母子鬧得這般僵持,也知不管玉乾帝與太後的實際關係如何,但此時兩人若是鬧的太過難看,而她身為皇後卻隻是站在一旁看戲,隻怕將來她想在夾縫中生存便更加艱難了!

況且,皇後自身亦是十分好奇,不明白到底是什麽事情,讓皇上這般執著的吵著要出宮!

“太後息怒!”皇後伸手替太後輕撫著胸口順氣,溫柔的眼眸轉向玉乾帝,眼中透著深深的不解與擔憂,帶著她獨有的溫和開口“皇上,母後亦是擔憂您的安危!雖說有禁衛軍,但外麵漆黑一片,若是敵人此時埋伏在暗處,隻怕是暗箭難防!皇上,您肩負著這西楚的江山社稷,豈能這般冒險?不如就交給夏副統領吧!莫說母後擔憂您,臣妾心中亦是不安啊!”

皇後的話溫婉謙和,雖也是阻攔玉乾帝的說辭,但她聲調柔和,卻更能讓玉乾帝接受!

聽完皇後的話,玉乾帝眼底抗拒的神色稍減,微歎口氣的開口“母後,您放心,兒子既然決定出宮,自然是有把握保護好自己!大晚上的讓您跑來一趟,是兒子的不對!可是這事事關緊急,朕暫時不能告知母後,還請母後見諒!皇後,你扶著母後回鳳翔宮!”

說著,玉乾帝便邁開步子,越過太後等人直直的朝著殿外而去!

“皇上!您是一國之君,豈能任意妄為?你最重要的事情便是保護好自己,否則咱們養這麽多朝廷命官作何用?若事事都需皇帝親力親為,那麽皇帝你可忙的過來?本宮不是不通情達理,隻是在本宮的眼中,沒有什麽比皇帝的安危更加重要的事情了!皇帝莫要忘記,出了這宮牆,城內有辰王的城防軍,城外還有海沉溪手中握有的幾萬大軍,區區五千人簡直就是以卵擊石!皇帝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便這樣莽撞行事,可有為後宮的妃嬪皇嗣考慮半分?再者,這樣的大事,也應與大臣們協商一番,豈能意氣用事任意妄為?本宮不求榮華富貴,卻最不希望白發人送黑發人!”看著玉乾帝一意孤行不聽勸阻,太後厲喝一聲,鏗鏘有力的說出這段話來,話中字字有理,句句飽含母子深情,讓殿內的宮人們也跟著不停磕頭請願,也讓皇後濕了眼圈!

“皇上,看在瑤兒年幼的份上,您還是呆在宮中吧!”皇後以帕掩嘴,淚珠緩緩滑落,帶著一絲柔弱的懇求道!

殿內頓時響起一陣無休止的磕頭請命聲,讓玉乾帝本就煩躁的心情更覺煩悶!

“夠了!”一聲大喝!所有的人被嚇得噤聲!

而玉乾帝則是轉身看著被嚇呆的眾人,怒道“朕隻是去見個人,別一個個哭喪著臉,仿若朕要駕崩似的!若是再阻攔朕,朕滅了他九族!夏吉,還不趕緊滾下去準備車馬,一刻鍾後朕若看不到馬匹,提頭來見!”

“是!”見玉乾帝去意已決,夏吉心中隻有遵循他的命令,便低著頭快步退出了大殿!

而玉乾帝卻也懶得再理會太後與皇後,徑自大步走出大殿!

餘公公見狀,也唯有任命的跟在玉乾帝的身後,隻見他趕緊跑下玉階,正要奔出大殿,卻被太後叫住!

“小餘子!”製服不了玉乾帝,難道還拿捏不到餘公公嗎?太後威嚴天生,冷目掃視著硬生生收住腳步的餘公公,寒聲問著“到底出了何事?為何皇上會突然吵著要出宮?”

餘公公亦是滿肚子的委屈與不解,隻能轉身麵對太後,恭敬的回道“回太後的話,方才有人射來一支箭矢,上麵綁著一張紙條!可當皇上看到那張紙條時,便突然說要出宮了!”

簡略的把事情的經過複述了一遍,餘公公便想趕緊跟上玉乾帝,可太後顯然還不想讓人“可有人看過那紙條?是何人如何大膽,居然敢在皇宮作亂?”

“回太後,隻有皇上一人看過!至於是何人所為,因為時間緊迫,夏副統領還未追查到!”說著,餘公公快速的抬眼看了眼陷入沉思中的太後,趁著太後分神的空隙偷偷的溜出大殿,朝著玉乾帝消失的方向追去!

“母後,皇上他……”看著消失在大殿內的玉乾帝,比之太後的沉思,皇後的心更加難受!好不容易見到皇上,他竟又瞬間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行了,把眼淚擦擦,別忘了你可是母儀天下的皇後,豈能在人前輕易的落淚示弱?皇上既然這般信誓旦旦,那定不會出事!你也回宮好生的歇息吧,莫要傷了神!”說著,太後便轉過身,在蘭姑姑與瞿公公的攙扶下,離開了大殿!

“太後,您方才又何必命人把皇後娘娘叫來!”畢竟,皇後在皇上的心中沒有多少地位,即便叫她過來,隻怕也是起不了什麽大的作用!

太後緩緩走在回宮的路上,抬頭隻見如今的月兒越發的圓潤了!不知不覺間,又是快到月圓之日!

聽著瞿公公不明了的問話,太後收回望向夜空的目光,收起眼底不應存在的神色,覆上平日的冷靜與睿智,緩緩開口“她是起不了什麽作用!但也不是沒有用途!”

皇後隻是阮家手中的一顆棋子,隻是阮家為了把自己家族與玉乾帝聯係起來的一根紐帶!這顆棋子雖無用,但卻無人能夠撼動她的地位,既然撼動不了,那就抹黑!今日玉乾帝雖是幫著皇後,但心中隻怕也對皇後貿然幹涉他一事而心存不滿,這種不滿一旦在心中堆積的多了,遲早會有爆發的一天,而皇後一位,也終有懸空的一日!

“找人暗查今晚的事情,無比找出真相!”沒有再談論皇後,太後轉移話題,心中亦是覺得今夜之事實屬蹊蹺!

“是!”

“皇上,五千人馬已經整裝完畢!”不到一刻鍾的時間,夏吉便跑到玉乾帝的麵前,嚴肅的回稟著!

“上馬!”玉乾帝看眼夏吉身後的龍攆,卻是搶過他手中牽著的戰馬,徑自跨上馬背,隨即冷聲命令道!

隻見那五千人馬立即整齊的上了馬背,靜聲等著玉乾帝下一道命令!

“出宮!”把馬背上的佩劍別在腰間,玉乾帝則是立即揚鞭抽在馬身上,朝著宮門奔去……

一陣鐵騎踏過長街,震得地麵嗡嗡作響,百姓們紛紛從睡夢中被這聲勢給嚇醒,卻均是不敢出門查看,生怕因為好奇心而喪了小命!

------題外話------

今天參加結婚宴,浪費了一天時間,555555555555,隻能更這麽多了!

☆、第二百四十八章 怒打容貴妃

248

一陣鐵騎踏過長街,震得地麵嗡嗡作響,百姓們紛紛從睡夢中被這聲勢給嚇醒,卻均是不敢出門查看,生怕因為好奇心而喪了小命!

楚相府中,夢馨小築雖然遠離長街,但楚飛揚卻是敏感的醒來,低頭看了眼躺在自己臂彎中的雲千夢,確定她並未被吵醒,這才放心的笑了笑,這才極小聲的起身,披上一件長袍便出了內室!

“出了何事?”習凜亦是守在門外等著楚飛揚的到來!

“稟王爺,方才傳來消息,皇上領著五千禁衛軍出了宮,此時正往城門口奔去!”習凜見楚飛揚出來,立即低聲稟報著!

“可知是因為何原因?”楚飛揚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月色,這麽晚了玉乾帝還出城,不知是出了何事!

“據說晚間時皇宮被人射了一箭,肩上係著一張紙條,皇上看後便勃然大怒,直吵著要出宮,就連太後與皇後兩人也沒有阻攔皇上的出宮的步伐!”習凜把剛剛得到的消息說了出來,隻是想了想,又開口“王爺,今日晚膳時分,曲炎曾去麵聖,向皇上稟報幽州玉礦一事!難道皇上出宮是為了此事?”

隻是不對呀,幽州遠在西楚南麵,玉乾帝要是在意玉礦一事,當初就不會派遣王爺前去,又豈會在玉礦被拍賣後做出這般大的舉動?

而楚飛揚卻從習凜的話中抽絲剝繭,瞬間明白了讓玉乾帝龍顏大怒所為何事!

“齊靖元如今身在何處?”楚飛揚突然開口問著,眼底亦是染上一抹凜冽的光芒!

“請王爺責罰,卑職的人前幾日跟蹤他到城外,便發現他的人不見了!”習凜臉上滿是自責與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