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01

笑,金燦燦的陽光下,一口白牙卻顯得極其的陰森可怕,讓夏侯勤心頭一顫,趕忙從地上爬了起來,逃命似的朝著自己的院落奔去……

而楚飛揚卻早已是看穿了他的意圖,洞悉了他的逃跑方向後,身影如鬼魅一般閃到了夏侯勤的麵前,阻斷了他逃跑的路線,在夏侯勤驚恐的麵色中淺笑著開口“表哥,咱們來比劃比劃!這幾日,你也歇的夠舒坦了!”

舒坦到幫著他那無所事事的爺爺整天想著讓夢兒做膳食!真是好樣的,看樣子不把他打怕了,隻怕夢兒會淪為他們的廚娘!楚飛揚自己都舍不得讓雲千夢下廚,這群人倒是使喚的理所當然!

“可不可以不要?”垮下一張俊顏,夏侯勤看著慢慢逼近的楚飛揚,哭喪著臉試圖以商量的口吻詢問著楚飛揚的意見!

“不-可-以!”而回答他的,卻是鏗鏘有力的回絕!

一場別開生麵的追逐打鬥頓時在整個楚相府中進行著,兩道飛簷走壁的身影輕盈靈巧,兩人均是武學中的高手,打鬥中雖是避開了致命的傷害,但下手的力道卻是十足十的沒有任何放水,牆壁上一閃而逝的身影速度之外讓人驚呼,那讓人看不清的交手過招更是讓人詫異,唯有兵器間的碰觸聲告訴眾人,他們實在打鬥!

雲千夢看著麵前那一支千年人參,親自動手切成五份,同時吩咐廚房準備五隻陶罐,清洗五隻小雞以及準備五份其他所需的食材,經過兩個時辰的燉煮,五隻陶罐同時散發出迷人的清香,好看的小說:覓緇卡拉星傳!

“來人,把這三份分別送去外祖父、表哥與安兒的院落!”留下兩份,雲千夢命人其餘三份端出廚房!

楚南山眼睜睜看著眼前的食物少了一大半,眼底的心疼顯而易見!隻是這是孫媳做的,他自然沒有置啄的餘地!

“爺爺,這是您的!”雲千夢則是笑著把一份推到楚南山的麵前!

“嗯嗯!”迫不及待的掀開陶罐的蓋子,楚南山執起筷子已是夾起一塊香嫩可口的雞肉送入口中“好吃……好吃……”

口中包著吃食,竟還不讓開口稱讚,楚南山滿麵的開懷!

雲千夢則是拿過一個大湯勺與空碗,替他盛出一些雞肉與湯汁“爺爺小心燙著!慢慢吃,以後爺爺想吃什麽,隻要夢兒會做的,定會做給爺爺吃!”

看著楚南山吃的不亦樂乎的模樣,雲千夢也跟著笑道,隨即吩咐慕春端起最後一份雞湯走出廚房!

此時天色已是黯淡了下來,夕陽早已被黑夜趕走,夜空中閃爍著無數的繁星,承托著月亮的溫潤與潔白!

“王爺在哪裏?”忙活了半日,當真是把楚飛揚給忘到腦後,雲千夢憶起之前他黑沉的臉色,隻怕此時還在生悶氣吧!

“王爺已經回了夢馨小築!”慕春端著托盤,低聲回答著雲千夢的問題!

微點頭,雲千夢領著慕春走回夢馨小築!

隻是,剛踏進院子,才發現內室一片黑暗,隻怕楚飛揚還在氣惱吧!

不由得搖了搖頭,雲千夢接過慕春手中的托盤,囑咐她不必進來,便親自捧著晚膳踏進內室,其他書友正在看:涉靈人最新章節!

果真,內室的床邊坐著一抹幽怨的黑影,見到她走進來,那黑影晶亮的目光頓時黏在了她的身上,帶著一絲指責又含著幾分委屈,即便是在黑暗中,雲千夢依舊是能夠強烈的感受到!

“怎麽不點蠟燭?”把手中的吃食放在桌上,雲千夢便要抹黑走向燭台!

一陣清風傳來,她還未邁出一步,便已是被抱入一具溫熱的懷抱中!

“這麽晚了,想必還未用晚膳吧!看看我今天做了什麽?”被楚飛揚抱的緊緊地,雲千夢雙手輕貼著他的後背,淡雅開口!

“不吃!”幽怨、委屈、怨恨,楚飛揚此時表現的委屈不滿極了!

“不餓嗎?”黑暗中,雲千夢微微挑眉,隻覺自己的夫君越發的小孩子脾性!

“餓!”可此餓非彼餓,隻見楚飛揚半屈膝的打橫抱起雲千夢,朝著兩人的大床走去!

雲千夢察覺到他的意圖,輕捶他的肩頭,輕呼道“先用晚膳……”

可還未說完,便被楚飛揚封住了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炙熱的溫度由他的唇傳到她的唇上,讓她明白他此刻真正所需要的!

“夢兒,我們生個孩子吧!”激烈的吻後,楚飛揚已是抱著雲千夢坐在他的腿上,一手緊緊勾住雲千夢的纖腰不讓她跌下床邊,一手則是把玩著她柔軟的耳垂,含著熱氣的薄唇緊貼在她的耳畔,帶著一絲蠱惑的說出這句話來!

聞言,雲千夢心頭一緊,立即抬手握住他故意挑逗她的手,黑暗中找到他那含著淺淺**的雙眼,低淺開口“現在嗎?”

不是沒有想過與楚飛揚共同孕育孩子,隻是雲千夢尚且隻有十六歲,這樣的尚且處於發育的身體能夠孕育出健康的寶寶嗎?這讓雲千夢有些疑惑,好看的小說:默示錄全方閱讀!

“當然!”暗夜中,他的薄唇高高揚起,帶著一絲興奮又含著一絲期待,不讓雲千夢有半點思索猶豫的機會,毫不猶豫的傾身以口封住她的口,靈活的雙手同時在她身上點燃一個個著火點,帶著她一同通往雲端的高處……

昏昏沉沉間,雲千夢不禁暗想,既然這具身體能夠這麽早就被開發,那應該也能夠生下健康的寶寶吧!

而楚飛揚卻是察覺出她的不專心,唉,他小妻子的壞毛病,修長的手指帶著驚人的熱度罩上她胸前的柔軟,頓時把雲千夢的注意力拉回到他的身上,與他共享這場盛宴……

皇宮中!

“皇上!”自從前幾日九玄師太離開皇宮後,玉乾帝除去上早朝便坐在龍椅上不停的批閱奏折,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今晚竟連晚膳也沒顧得上吃一口!這讓餘公公心頭暗自焦急,若是龍體有一個閃失,他身為內宮總管,隻怕第一個會人頭落地!

隻是,出乎餘公公意料,那九玄師太可真是強硬,在皇上的麵前依舊是一副寡淡的模樣,更是大膽的把她在容府的話一字不差的重複了一遍!

而皇上卻也是不願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接回容貴妃的借口,卻被那看似沉默寡言的九玄師太一一擋回,最後隻能無奈的點頭答應九玄師太的提議,讓容賢太妃與容貴妃在普國庵再待上四十九日的時間!

“皇上,您該用些晚膳了!您要注意龍體啊!”小心翼翼的提醒著玉乾帝,可卻得不到玉乾帝的回複!

這讓餘公公暗自皺眉,卻又不敢忤逆了聖意,隻能站在一旁幹著急!

而這時,門外的小太監則是朝著餘公公打著手勢,看懂那小太監的手勢,餘公公悄無聲息的走下玉階來到門外,卻看到曲炎正候在門外,見他出來立即拱手輕聲道“公公,曲炎有急事稟報皇上,還請公公代為通傳,好看的小說:驚天泣地!”

見曲炎眉眼間卻又焦色,餘公公不得不點了點頭,正要轉身返回殿內,卻是停下腳步,輕聲提點著曲炎“曲尚書,皇上心情不好!”

“多謝公公提點!”曲炎見餘公公這般說道,立即感激道!隻是待餘公公轉身走回大殿時,他那雙含笑的眸子總卻是劃過一絲陰狠的冷笑!

“皇上,戶部尚書在殿外求見!”折回玉乾帝的身旁,餘公公試探性的開口!

“何事?”冷硬的聲音響起,玉乾帝一手丟開握著的毛筆,把寫好的奏折放置在另一麵,這才抬起頭來看了殿外一眼,果真見曲炎恭候在殿外!

“曲尚書說是有關幽州玉礦的事情!皇上,是否宣他覲見?”小心翼翼的問著,餘公公有些揣摩不透玉乾帝此時心情的好壞!

“宣!”

“是!宣戶部尚書曲炎覲見!”一聲高呼,曲炎立即低頭快步走了進來!

“微臣叩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曲炎走至大殿的中央,立即行跪拜大禮!

“起來吧!此時進宮有何要事?”玉乾帝轉了轉略顯僵硬的脖子,同時出聲問著!

“回皇上!幽州已是傳來準確的消息,並向戶部上報了幽州玉礦采掘權的擁有著!微臣已是整理妥當,請皇上過目!”說著,曲炎從衣袖中掏出一本書寫好的奏折雙手捧過頭頂!

玉乾帝對餘公公點了下頭,便見餘公公快步走到曲炎的麵前接過那奏折,隨即恭敬的交給玉乾帝!

大殿內僅剩下玉乾帝翻看奏折的聲音,隨著那奏折頁數的翻過,大殿的氣氛卻是越發的壓抑,好看的小說:異世之“子”最新章節!

“好個容家!”看完曲炎的奏折,玉乾帝麵色極其冷淡的把折子扔在龍案上,緩緩吐出這句話來!

而曲炎卻是聰明的立於原地,並未去接玉乾帝的話!

“曲尚書,依你這折子中所言,容家取得幽州最好的幾座玉礦的采掘權,等於是壟斷了幽州的玉器市場,那你有何見解?”凜冽的目光射向下麵靜默不語的曲炎,玉乾帝心中一陣冷笑,隨即開口問著!

曲炎則是早在前來時,便把所有可能遇到的問題在腦中過了一遍,此時見玉乾帝問起,頓時對答如流道“回皇上的話,容家原本便是西楚的首富!但卻從未插手幽州的商場!如今楚王下命開放幽州,容家想要進入幽州自然是更加容易!這也更加能夠鞏固容家首富的地位!況且,如今南尋已成為西楚的附屬國,日後兩國之間的交易隻怕會更加的頻繁,想必容家亦有往南尋發展的趨勢!隻是,這樣作勢容家慢慢坐大,甚至威脅到西楚的命脈,卻不是明智之舉!尤其此次容家大手筆的競拍得到那幾座最好的玉礦,雖然想朝廷繳納了為數不少的銀兩,但容家從中賺取的銀兩卻遠遠超過這些,若是不加以抑製,隻怕容家一家獨大,將來會威脅到朝廷!”

曲炎這番話,不但在極力的抹黑容家,更是把楚飛揚牽扯了進來,如此一來,隻怕身為楚王妃的雲千夢也是逃不了幹係!

“既然如此,那邊駁回幽州的折子!”玉乾帝聽完曲炎的分析,不由分說的下命!

“皇上!這一切早在楚王在幽州時便拍定了!如今容家已經在官府畫押取得了玉礦的采掘權,呈報上來的隻是如今的稅收!”沒想到玉乾帝竟會在此時給自己出這樣的難題,曲炎心頭一緊,隻能把所有的責任盡數推到楚飛揚的身上!

‘啪!’一隻價值連城的茶盞頓時從玉乾帝的手中砸向曲炎!

隻見玉乾帝霍然從龍椅上站起身,指著曲炎,劈頭蓋臉的便罵了起來“你這個戶部尚書是當假的?連這樣的事情也要楚王替你決定?難道你每日隻會坐在戶部喝茶聊天,然後等著下麵的人把數目填好交給你?這樣重要的事情,你難道不會派人前去幽州調查清楚嗎?直到朕問起,才想起把所有的錯推到楚王的身上?朕要你有何用?”

曲炎萬萬沒有想到玉乾帝竟會幫著楚飛揚說話,看著那砸在腳邊粉身碎骨的茶盞,曲炎撲通一聲雙膝跪在地上,不停磕頭求饒“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傳朕旨意,戶部尚書曲炎辦公不勤,罰半年俸祿,以儆效尤,女法師嫁給我全方閱讀!”可玉乾帝卻是冷目掃了那曲炎一眼,隨即對餘公公冷聲道!

“是!皇上!”餘公公亦是因為玉乾帝突然的龍顏大怒而嚇得心頭一顫,立即彎腰應聲!

曲炎則是豈會想到,他本是想陷害容家與楚家,誰知玉乾帝反過來竟是懲戒了他,麵上戰戰兢兢的接下聖旨,心頭卻是更加恨容家與楚家,若非為了整垮這兩家,他又豈會莫名其妙的被罰半年的俸祿!

“若沒事,你回去吧!若有下次,你這戶部尚書也不必做了!”冷然的開口,玉乾帝隨即坐下來,再也不看曲炎一眼!

“微臣告退!”聽到玉乾帝的話,曲炎立即跪安退出大殿,頭上已是浮上了一層冷汗!

“皇上,您這樣罰戶部尚書,隻怕辰王那……”餘公公並未放過曲炎臨走時眼底的那抹陰鷙,便有些擔憂的開口!而餘公公亦是不明白,為何皇上今日會幫著楚王!

聽完餘公公不解,玉乾帝卻是冷笑出聲!

他在幫楚飛揚嗎?不見得!他這樣的偏袒楚飛揚,但落在朝臣的眼中,卻是把楚飛揚推上風口浪尖上,更會讓人以為楚飛揚仗著他的聖寵而驕傲跋扈,不把國家禮法放在眼中而肆意妄為!

至於那曲炎,不過是辰王手下的跳梁小醜,想以此來挑撥他與楚家容家的關係,曲炎還嫩了些,其他書友正在看:狂龍修尊txt下載!他自然是要給曲炎一些小小的懲戒,也是給辰王一個警告,免得他總是沒事找事!

修長的手指再次拿起那本被他丟在龍案上的奏折,玉乾帝眼底劃過一絲殺氣!

楚飛揚啊楚飛揚,你果真是想與朕對著幹了!居然瞞著朕演了這麽一手,你到底想幹什麽?居然讓容家這般輕易的奪得玉礦的采掘權,你以為在你耍了朕一手後,朕還會乖乖認栽?

‘嗖……’

‘咚……’

箭矢破空而來的聲響在這夜空中響起,而那飛射而來的監視則是準確的射中大殿的門柱上!

“有刺客,保護皇上!”因為這以動靜,所有人均是緊張了起來,暗處湧出無數的禁衛軍,而餘公公更是不顧自身安危的擋在玉乾帝的身前!

“何事?”丟下手中的奏折,玉乾帝帶著嗜血口氣出聲問著!

“回皇上,外麵射來一支箭矢,上麵係著一張紙條!”夏吉已是趕到了現場,從那箭矢上取下那紙條,交給餘公公!

玉乾帝從餘公公手中拿過那紙條一看,臉色頓時巨變,周身瞬間縈繞一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