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0

還有幾日才到老太君的壽辰,可她老人家心急,怕您離開京都多年不習慣這裏的水土,讓偶用過晚膳便帶了些燕窩人參過來,還有那兩株盆景血珊瑚,說是對老人家好,也讓我從她的暖閣給搬了過來!這可是貢品,一共才十株,太後心係老太君,就給撥了兩株給侯府!”因著季舒雨高貴的身份,此時蘇青不敢造次,整個內室便隻聽見季舒雨的聲音!

隻見她一上來便說明來意,更拿出珍奇禮物,頃刻間便堵了老太太的嘴,讓她打不起曲若離嫁妝的主意!

而她的話剛已落地,幾個侯府的丫頭便捧著各色的補品上前給老太太一一過目,隻見那些補品色澤上乘、個頭勻稱,均是頂級的吃食!

而待老太太看完這些,隻見八個丫頭抬著兩株半人高的盆景走了過來,季舒雨親自上前,揭開其中一株上蒙著的紅色綢緞,隻見內室一片璀璨,齊腰高的血色珊瑚在燭光的照耀下燦燦發光,看得老太太與蘇青目瞪口呆!

季舒雨見目的達到,便讓丫頭們遮上綢緞,重新又坐回老太太身邊,笑道“老太太可滿意?老太君這人就是耿直,對於喜歡的人啊,恨不能掏心挖肺的!可若是對於那些不喜歡的人啊,就恨不能抽筋扒皮!這不,老太君與老太太最是投緣,巴巴的便讓侄媳趁夜把東西送了過來!還請老太太別嫌棄……”

此時老太太哪裏敢嫌棄啊!

季舒雨已是把話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老太君這是看得起自己,這才把這麽好的東西送來了相府!

更何況,這血珊瑚可是稀有的寶貝,別人即便是看到一眼便深覺榮幸,而自己這麽平白的得了兩株,怕是要羨慕死京都那些府中的老夫人了!

老太太此時已是眼中泛光,雙目笑的看不出原樣了,隻見她拉著季舒雨的手開心道“這是老太君的心意,我本覺得太過貴重不敢收,可夫人已是把話說的再明白不過了,老身便厚著臉皮收下了!老太君的壽辰,老身定會前去,好好替她過一個六十大壽!還勞煩侯夫人回去後,替老身向老太君傳達感謝之意!”

見老太太收下,季舒雨這才掃視內室一眼,見雲千夢靜立一旁,便招手讓她來到自己跟前,拉過雲千夢的手細細的打量了一番,懸著的心這才緩緩放下,隨即笑道“老太太別見笑,侄媳這次向老太君討了這麽個差事也是有私心的!畢竟夢兒身邊沒有了親娘,我這個做舅母的可是心疼不已啊,這不就借著這個機會過來了!”

老太太笑著聽季舒雨嘮叨,自然也要表現自己這個祖母對孫女的關心,立即對著季舒雨誇讚雲千夢“夫人不知夢兒這孩子有多乖巧貼心!老身來這幾日,這丫頭每日晨昏請按從未間斷,更是對那剛來的妹妹關懷備至!不要說夫人,就是我這個祖母也是心疼喜愛不已呢!”

季舒雨聽老太太說那剛來的妹妹,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隨即擔憂的看了雲千夢一眼,隻是見雲千夢給她一個放心的眼色,季舒雨這才沒有繼續追問,而是裝作訝異反問老太太“老太太,說句侄媳不該說的話,這可是姨娘的住所,我們夢兒這個嫡出的小姐為何在此?而此刻更是夜晚,這傳出去,怕是有損夢兒的閨譽吧!”

季舒雨說話輕輕柔柔,此時語氣中卻帶著少有的強硬,加上她本身地位顯貴,給人便更有壓迫感了!

老太太沒想到季舒雨竟會有此一問,一時老臉隻覺無光,心中不由得開始埋怨雲玄之與蘇青!

而此時雲千夢似是察覺到自己祖母的窘迫,便滿腹心事的替自己祖母解釋道“舅母有所不知,祖母原先也是不知是何事被蘇姨娘請過來的!”

聞言,季舒雨麵色微微一沉,目光如刀害般射向一旁的蘇青,口氣冷淡道“我倒是不知,府上姨娘的架子如此之大,竟能請的動老太太與大小姐,改明兒我去宮中問問太後,現如今是不是姨娘稱大了?”

蘇青被季舒雨將了一軍,麵色頓時難看了起來,立即起身朝著老太太雙膝跪地,求饒道“老太太,奴婢沒有托大的意思!還請老太太明鑒!”

而老太太也不想在季舒雨麵前把此事鬧大,否則鬧到聖上麵前,倒霎的還是雲玄之,便腆著笑臉對季舒雨好言好語道“夫人莫氣,老身定會好好管教這些奴婢,絕不會讓夢兒受了委屈!”

雲千夢見老太太如此疼愛自己,眼眶頓時紅了,拉著季舒雨的手求饒“舅母,夢兒沒有受委屈!求舅母不要生氣,免得氣壞了身子,夢兒會心疼的……”

季舒雨被雲千夢搖著雙手,又見她一副可憐見的,便重重歎了口氣,這才鬆口:“舅母知道了!隻是,到底是何事,讓你這麽大半夜的跑這一趟?”

聽聞季舒雨又發問,蘇青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可她的身份低微,實在沒有開口的資格,隻能使勁的攪動著手中的娟帕,一心盼著老太太能夠攔住……

可老太太剛才被季舒雨嚇到了,哪裏還敢再阻止雲千夢回答,隻能心疼的看著雲千夢開口!

而雲千夢與季舒雨則是把那兩人的神色放進眼底,雙方眼中微微泛出開心的笑意,便聽見雲千夢乖巧的聲音“舅母,方才蘇姨娘說起了娘的嫁妝!想必是要把娘的嫁妝還給夢兒吧!這才派人請了祖母與夢兒過來!”

季舒雨一聽,麵色徵徵好轉,隻是心中仍有疑問“這麽說來,我們姑娘的嫁妝都在蘇姨娘的手中?蘇姨娘何德何能,居然把持正室夫人的嫁妝這麽多年?”

蘇青一聽季舒雨柔中帶威的問話,一顆心猛地一抖,隻能小聲的辯解道“夫人誤解了!這是我們夫人當年臨終前托付給奴婢的,讓奴婢在小姐及笄後交給小姐!奴婢今日所做,便是想把這一切都交給小姐!”

可蘇青的解釋卻不被季舒雨接受,隻見她重重的冷哼一聲,聲線直線轉冷道“臨終遺言?你是哪顆蔥,我們姑娘會把這麽重要的東西交給你?你當我們輔國公府都是死人嗎?還是怕娘家人會吞了自己姑娘的東西?”

此言一出,連老太太也隻覺此事的重要,至此也真正的斷了強要曲若離嫁妝的念頭!

可此時老太太也不便出麵向季舒雨求饒,便把目光放到雲千夢的身上,希望她多說幾句好話!

雲千夢會意,小心的搖著季舒雨的手臂,謹慎道“舅母,蘇姨娘畢竟還是父親的妾!咱們隻管娘親的嫁妝便是,您別為不重要的人動怒了,夢兒好心疼!”

季舒雨被她鬧得無法,臉上的寒意也再也凝固不起來,隻能既好氣又好笑的伸手點了點雲千夢的額頭,無奈道“你呀!”

隨即這才轉目對老太太正色道“老太太,這本事相府的內院之事,我一個外人不該插手!隻是,誰叫我們夢兒自小沒了娘親,我不把她當親女兒看,還真沒人心疼了!今兒個,既然讓我遇到了這事,我便要托大管了這事,至於這些人興風作浪的姨娘,便留給相爺收拾吧!不知老太太意下如何?”

老太太見季舒雨話已說到這個份上,又瞧她隻管嫁妝之事,便立即點頭,忙不迭的回道“夫人此言差矣,咱們本就是親家,夫人幫著夢兒管理嫁妝,也是理所應當的!”

季舒雨見狀,便徵一點頭,目光隨即轉向蘇青,冷聲道“蘇姨娘,你現在便交出嫁妝吧!我讓身邊的老嬤瑭跟著,一件件的記下,然後再把冊子帶回輔國公府與之前的比對,若是一伴不少,此事便翻過去!若是少了一伴,到時候大家麵上都不會好過!”

蘇青就這麽一直跪在地上,本就已是一肚子的氣,此時聽季舒雨如此逼人,更覺一口猩甜湧上心頭“噗哧”一聲,一口血頓時噴出了口,而蘇青則是兩眼一番暈了過去

“來人,將蘇姨娘抬去偏房!”老太太隻覺這輩子沒有在親家麵前如此丟人過,立即指著幾個嬤嬤把蘇青抬了下去,而那邊季舒雨已是叫過蘇青身邊的王嬤瑭,讓她指出放嫁妝的地方,自己亦是一步不落後的跟著那王嬤嬤,見她打開內室的一麵牆,便指揮輔國公府的丫頭婆子把裏麵的東西搬出來登記入冊!

老太太看著那已經堆滿整座風荷園卻還在源源不斷往外拿的嫁妝,隻覺心頭巨痛,卻又迫於季舒雨的壓力,隻能一邊詛咒著蘇青,一麵說早該物歸原主了!

季舒雨與雲千夢聽著老太太口不對心的話,黑暗中兩人相視一笑!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壽宴即將拉開序幕

雖然輔國公府丫頭婆子辦事速度相當的迅速,但也因為曲若離的嫁妝數量實在過於龐大,眾人整整忙了一夜,這才把蘇青內室關於曲若離的嫁妝給盤算清楚!

到了下半夜,老太太被季舒雨與雲千夢勸回去休息,而季舒雨則是堅持到記賬的婆子把名冊交給自己,有親眼見眾人把物件全數的搬到雲千夢的綺羅園,這才放下了心!

雲千夢看著堆滿院子的東西,一時間頭疼了起來!

一時間竟有些佩服蘇青,那女人為了獨占曲若離的嫁妝,竟在自己的內室中重新開了一間占地寬廣的密室,除去能夠裝載下這全部的嫁妝,還有許多其他的寶貝!

米惶嬤與慕春等人則是幫著輔國公府的丫頭們把一些最貴重的搬進了內室,雲千夢見季舒雨為了自己的事情忙活了整整一夜,心中頓時內疚不已,拉著季舒雨的手心疼道“舅母,若不嫌棄,便在我這屋內休息片刻再回去吧……”

季舒雨知她真心關心自己,可老太君這會子定已是在等著自己的消息了,便笑著摸了摸雲千夢熬夜後略顯蒼白的小臉,淺笑道“不了,我還得回去向老太君稟報呢!倒是你,一會可要好生的休息一日!”

說著,便把那賬冊交給雲千夢,仔細的交代著“好生的與之前的賬冊比較,若是少了一件,舅母定會為你討回來!”

雲千夢見季舒雨此刻還是想著自己的事情,一時感動不已,雙手接過賬冊,帶著萬分的感慨開口:“倒是可惜了那兩株血珊瑚!輔國公府對夢兒的恩德,夢兒窮極一生也難以報答!”

季舒雨見她說此話時如此的鄭重,頓時有些詫異,半餉才又溫柔得把年紀尚小卻讓人心疼的雲千夢攬進自己的懷中,細聲道“你既是舅母的外甥女,也是舅母的親兒,更是咱們輔國公府的孩子!母親對親兒不就如此麽?你這孩子,快別這麽見外,小心以後舅母不幫著你了!況且,兩株血珊瑚換回若離的嫁妝,這可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雲千夢靜靜的待在季舒雨的懷中,感受著兩世都不曾有的母愛,這柔軟溫柔的懷抱卻又蘊藏著讓人無法估量的力量,一時間讓雲千夢浮躁的心安靜了下來!

一旁的婆子見天色已亮,便輕聲提醒季舒雨要回輔國公府了,否則老太君一會找不到人著急!

季舒雨見自己在相府呆了整整一夜,的確不能再耽擱,便輕輕的放開雲千夢,不放心的叮嚀“這幾日你可要小心應對所有人,若有壓不住的,盡管抬出輔國公府與太後!”

聞言,雲千夢沉靜的臉上忽而被她逗笑,說的好似自己多麽的蠻不講理似的,非要以權壓人!

不過,雲千夢心中卻明似一把刀,昨晚上若不是季舒雨的身份,怕還真是壓不住老太太!

蘇青之所以被氣的吐血暈厥,就是因為她的身份太過卑徵,這也是蘇青從一開始便輸的最重要的理由!

本想把季舒雨送至相府門口,可她卻是在綺羅園的門口讓雲千夢留了步,隨即又拉近雲千夢,略帶擔憂的低聲問道“聽說你叔父的孩子均被老太太接來了相府,可有此事?”

季舒雨既然已經這麽問了,自然是知道這伴事情的真實性,雲千夢也毫不隱藏,淡笑著點了點頭,把老太太的盤算盡數說與季舒雨聽!

隨後見季舒雨輕皺了眉頭,雲千夢笑的風輕雲淡,輕聲寬慰道“舅母不必太過擔憂!他們再好,也不是父親的孩子!夢兒心中有數!”

季舒雨見她一副淡然從容的模樣,原本懸著的心緩緩的放了下來,讓雲千夢快回屋內休息,自己則是快步帶著身後的丫頭婆子趕回輔國公府!

雲千夢重新回到內室,米嬤嬤與慕春等人正在盤點入庫,見她回來,米毋嬤放下手中的活走過來問道“小姐,老奴服侍您休息吧!”

可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不了,天都已經亮了,你們替我梳洗更衣,我要去祖母那邊請安!這的東西,有水兒冰兒看著,回來再清點吧!”

米嬤嬤本想勸雲千夢今日好生的休息,可又想小姐得了這麽大筆的嫁妝,老太太本就心中不快,若再仗著輔國公府撐腰而不去請安,指不定老太太會給小姐小鞋穿,便與慕春兩個,一個打水一個拿出幹淨的衣衫,伺候雲千夢淨臉換衣,一同前往老太太的百順堂!

此時離老太太歇下不過一個時辰,老太太自然是沒有起來的,雲千夢在外間坐著等了一盞茶的時間,隨後在苗娘嬤的帶領下來到內室,朝著老太太的床前福了福身,這才輕手輕腳的離開了百順堂!

而此時風荷園內卻發出一聲嚎啕大哭聲,蘇青次日醒來見自己的內室被人搬空了三分之二,一時間心慌的跌坐在密室的門口,雙手拍著地毯便放聲哭了出來!

“夫人夫人,您可不能太過悲傷啊!你別忘了,您的肚子裏還有小少爺呢!”王嬤嬤心中亦是不好受,隻見她跪在蘇青的身邊,一手拉著蘇青的,一手輕輕的撫在蘇青胸前為她順氣!

可此時的蘇青哪裏聽得進去這些,她是真沒想到雲千夢這個小賤人狠到這個程度,就差把她的風荷園給搬空了啊!

隻要一想起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