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99

走出院子,不一會竟是領著一名身受重傷的男子進來!

“卑職參見王爺、郡王!”那男子一身黑衣,滿身劍傷,臉上的麵紗亦是被挑掉,露出被劃傷的臉來!

海全收回賞月的目光,淡掃麵前跪著的人,淡然的問著“事情辦的如何?可掌握齊靖元在西楚的行蹤了?”

聽到海全的問話,那黑衣人的頭卻是壓得更低,卻也隻能硬著頭皮開口“卑職失職,不小心被那北齊太子發現了行蹤,跟丟了!”

海沉溪看著黑衣人麵帶慚愧的模樣,眼底則是泛起一抹冷笑,隨即端起茶盞淺淺的抿了一口,卻並未開口!

而海全則也並未動怒,徑自沉默了半晌,這才緩緩開口“跟丟了?我海王府的侍衛,何時變得這般沒有用了?竟連一個並不熟悉西楚地形的他國太子也能跟丟!如今還一身傷痕的回來,是想博取本王的同情嗎?”

海全的聲音如和煦的春風,始終是一貫的儒雅風範,但落在那侍衛的耳中,卻讓他心頭一緊,原本的單膝跪地立即改為雙膝跪地,磕頭立軍令狀“請王爺再給卑職一次機會,卑職一定掌握北齊太子的行蹤!”

“你已是這般模樣回來,想必你手底下的人均是有去無回吧!手上沒有人的你,如何去跟蹤齊靖元?你當真以為齊靖元與你們一般都是飯桶嗎?”而此時,海沉溪卻是嘴角含笑的開口!

從他的話中不難聽出,他與海王隻怕是早已知曉此事,隻是這名侍衛竟是這般不濟事,主子已經知曉了事情的始末,他竟拖到現在才回來!

“管家!”不等那侍衛再次開口求饒,海沉溪便沉聲喚管家,隨即給了管家一個眼色,隻見管家一招手,原本守在院門口的兩名侍衛立即走了進來,一人快速的堵住那受傷侍衛的嘴,隨後兩人架著那侍衛快速的離開了院子!

“沉溪!父王希望在大是大非麵前,你能夠全力的輔佐父王,而不要與你大哥他們相鬥!”任由小兒子處置了大兒子的人,海王卻也隻是輕歎口氣,目光帶著一絲懇求的轉向海沉溪,希望他明白事情的輕重緩急!

海沉溪卻沒有因為海全的責備而露出驚恐的神色,散漫如他,依舊品茗賞月,半晌才憶起海王在對他說話,便敷衍道“父王說的是!隻是世子的人實在是太弱!這般簡單的事情也辦不好,若是留著,日後隻怕還會拖累海王府,倒不如趁此機會處決了!父王,您說呢?”

海全見海沉溪這般解釋,亦是覺得有理,便隻能點了點頭,沉思半晌後再次開口“這次的確是越兒的人不堪重用!跟蹤人也能跟丟了!”

聞言,海沉溪眼底則是劃過一絲冷笑,隻怕此刻海越正在大發雷霆吧!

隻是,這次的事情本就是海越橫插一杠,自己已是按照父王的意思挑選好跟蹤齊靖元的人手,卻不想海越著急表現,這才臨時換成了他的人!

卻不想,這些人在一開始便被齊靖元發現,齊靖元將計就計讓侍衛假扮他的模樣引得海越的人在京城中亂竄,更是趁夜反過來偷襲了海越的人!

這樣的事情,如此的不光彩,即便這些人死光了,海王府也不會出麵,更不會去找齊靖元對峙,否則兩方一旦對峙,吃虧的隻怕是海王府!

“沉溪,你可知齊靖元此時身在何處?”斷了線索,自然不知曉齊靖元的動向,海全則是抱著一線希望的問著海沉溪!

“不知道!此時全權交給了世子,兒臣便沒有插手!”伸了個懶腰,海沉溪打了個哈欠,隨即站起身對海全拱手道“天色已晚,父王還是盡早回去歇息吧!兒臣告退!”

說著,便見海沉溪心情甚好的離開了院子!

“王爺!”看著郡王這般不願為王爺分擔,管家有些心疼海全的開口!

“唉,這孩子還是在怪本王!”輕歎口氣,海王眼底快速的劃過一絲哀傷,繼而覆上和煦的光芒,讓人察覺不出他心思的轉變!

“再撥些人給越兒吧!他們兄弟之間有隔閡,總不能看著越兒總被沉溪壓製的死死的!”如今海王府的寧靜對於海全而言是最為重要的,唯有蕭牆和睦,他才能夠放心做自己的事情!更何況,他亦是不願看到自己大業未成,而自己的幾個兒子卻先鬥起來的狀況!

“是,王爺!”管家記下海全的吩咐,卻並未立即去辦,而是盡職的守在海全的身邊,伺候著自家主子!

“算了,本王親自去看看越兒吧!還有事情吩咐他去做!”卻不想,海全想了片刻,竟是站起身,領著管家踏出院子!

容府!

經過幾日的作法,纏繞在容府靜心居的小鬼終於被收服!

餘公公看著命道姑收起器皿的九玄師太,始終沒有看出些什麽,隻覺這九玄師太在靜心居擺了整整六日六夜的道法,直到今日深夜才收工!

看著九玄師太略顯蒼白的臉色,餘公公腆著笑的走上前“師太辛苦了,不知這小鬼是否已經收服?”

九玄師太接過徒弟奉上來的熱茶喝了一口,目光則是冷淡的瞥了餘公公一眼,隨即從桌案上拿起那麵她作法時用的銅鏡,冷淡的開口“公公若是不信,大可直視這銅鏡!不過,這銅鏡的小鬼可是十分的厲害,公公小心被他懾了心魂變成活死人!”

九玄師太語氣平靜,麵色肅穆,雖然對餘公公不假辭色,但她盛名在外,又是俞道長點名之人,餘公公即便心中存了疑惑,亦不敢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便笑著開口“師太嚴重了!我豈會不相信師太?”說著,餘公公的腳步不由得往後退了幾步,漸漸拉開自己與九玄師太的距離!

“師太!”可這是,容雲鶴卻是從裏屋走了出來,看到九玄師太,臉色卻是越發的沉重,立即開口“師太,小鬼已除,為何祖母還沒有蘇醒?”

見容雲鶴滿麵的焦急,餘公公心頭亦是一緊!這皇上可是在宮中等著好消息,想著陳老太君若是醒了便可接回容貴妃,可此時陳老太君竟然還在昏迷中,實在是蹊蹺的很!還是說這是容雲鶴胡說的?

“容公子,奴才去看看老太君!”餘公公對容雲鶴報備一聲,便領著守在院外的太醫走進內室!

卻果真見陳老太君竟如以往一樣躺在床上昏睡!

“快快快,給老太君把脈!看看老太君還有何不適的地方!”立即指揮著太醫們為陳老太君診病,餘公公則是立於床邊等候著結果,心頭不禁焦急了起來,若這次再帶回讓皇上失望的消息,隻怕皇上會生吞活剝了自己啊!

而此時,容雲鶴則也是領著九玄師太走了進來!

隻見九玄師太看眼圍在陳老太君身邊的七八名太醫,眉頭不著痕跡的皺了下,隨即冷然的開口“老太君體內的小鬼剛被收走,正是體虛之時,你們豈能團團圍住她,用你們的汙濁之氣汙蔑她的病體?難道就不怕她病上加病?”

聽到九玄師太的聲音,眾位太醫診脈的手微微一頓,卻也知這九玄師太不但道法高深,醫術也是頂尖一流,即便他們想在她的麵前擺出太醫的官威,可人家是出家之人,壓根就不把這些塵世間的威風看在眼中!

眾太醫一時沮喪,隻能聽從九玄師太的話,由太醫院首一人守在床邊為陳老太君把脈!

而九玄師太自己亦是站在較遠的地方,等著太醫院首的結果!

“奇怪,老太君的脈搏與之前診斷時一模一樣!”太醫院首仔仔細細的為陳老太君把了半柱香的脈,卻是滿眼不解的搖著頭!心中不禁暗想,若是老太君體內有小鬼作祟,如今小鬼已除,那也該清醒過來與常人無異,可為何還是這般模樣,而且脈息與之前的一模一樣,實在是太過奇怪了!

“師太,不如您來瞧一瞧!”餘公公見太醫院首實在是瞧不出個所以然來,便隻能請九玄師太前來!

聞言,九玄師太淡掃那太醫院首一眼,見對方離開床邊,這才上前,坐在床邊伸手輕搭在陳老太君的手腕上,為她細細的把脈!

容雲鶴立於九玄師太的身後,滿麵的愁容,眼中更是泛著對祖母的擔憂!

這一切落在餘公公的眼底,也是讓他不由得歎了口氣,真是一事接著一事!

以往容家一切順暢,如今這老太君卻是臥病不起,更讓人憂心的是,竟還查不出到底是何原有!

隻見九玄師太的把脈時間亦是超過了一盞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九玄師太臉上的神色也越發的凝重,便見她放開把脈的手,伸手輕輕撐開陳老太君的雙目仔細的觀察著,最後才收回手站起身!

“師太,我祖母……”這一次,是容雲鶴第一個開口,隻見他衝到床邊,細心的把陳老太君的手臂放入被中,眼中含著重重擔憂的問著!

“咱們到外間說吧!”卻不想九玄師太卻是輕歎口氣,眉宇間神色沉重的說完,便轉身出了內室!

“師太,老太君沒有什麽不妥吧!”眾人出了內室,就連餘公公也心急的問著!

九玄師太掃了眼餘公公,隨後把視線放在容雲鶴的身上,緩緩開口“老太君身體已無大礙!相信這些,太醫也已診斷出來!”

聞言,餘公公立即看向一旁的太醫院首,見他朝自己點了點頭,這才又看向九玄師太,不明白她到底發現了什麽!

“既然祖母身子已無大礙,那為何過了這般久還沒有清醒的跡象?”容雲鶴並非醫者,自然不會討論這些醫學上的事情,他唯一擔心的便是自己的祖母為何還不醒來!

“老太君這些日子一來深受小鬼的困擾,也虧的老太君是心智堅毅之人,這才沒有受到小鬼的擾亂,而隻是以沉睡的模樣示人!但即便是這樣,卻也是極其消耗人的心神!老太君如今還未清醒過來,便是因為她心神耗損過度,且加上小鬼擾亂了她的三魂七魄,使得老太君身子並無大礙,但心神卻已是眼中受損!這必須給她時間慢慢的恢複!”九玄師太看著屋內的人,淡然的說出陳老太君昏睡不醒的原因,其中夾雜的佛法道法卻讓在場的眾人聽得迷迷糊糊!

“那依照師太的意思,老太君知曉再沉睡幾日,便能夠清醒過來?”餘公公心頭暗自焦急,卻又不太懂得道法的奧義,隻能開口問著!

聽著餘公公外行人的提問,又見他並沒有聽懂自己方才話中的意思,九玄師太則是懶得理會他,隻是對容雲鶴開口“若是身體虛弱,那自然是用藥理調養!但心神的耗損,則唯有念經誦佛,才能凝聚老太君渙散的七魂六魄,使七魂六魄重新凝聚起來,這樣才是一個正常人所具備的!否則即便勉強讓老太君清醒了過來,隻怕也是一個廢人!”這一次,九玄師太把話說的極其明白,端看各人的領悟能力了!

“這麽說來,還需要為老太君誦經念佛,這樣才能讓老太君健康的清醒過來!”餘公公隻覺事情怎會這般的麻煩,一會作法一會還要誦經念佛,這小鬼纏著誰不好,竟是挑著這容家下手!

“不知應當誦經念佛多少日才能讓祖母康複?”而容雲鶴卻是問出極其重要的一個問題,看著躺在床上的祖母,他心如刀割,隻希望祖母能夠早起康複!

“七七四十九日!”而九玄師太卻是緩緩吐出這六個字來,頓時讓容雲鶴皺起了眉頭,而餘公公則是張大了嘴巴!

隻是,九玄師太的話還未說完,看著麵前幾人的表情,九玄師太平淡的接著往下說“纏住老太君的小鬼極其厲害,因此誦經的最佳地點便是普國庵,而唯有老太君的至親誦經才能讓老太君在四十九日內清醒!除此之外,若換了地點,隻怕要九九八十一日!若是換了人,隻怕老太君會永遠沉睡!”

聽完九玄師太的話,餘公公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卻還是詢問道“師太,既然是至親之人,想必容公子也能誦經念佛吧!”

隻是他的話音還未落地,便感到九玄師太射來一記冷光,隻聽見九玄師太聲音冰棱道“普國庵從不接待男施主!”

------題外話------

月票啊月票,偶都這麽努力了,乃們也不給點動力!

☆、第二百四十十六章 生個娃娃

“這……”九玄師太待人素來冷淡,此時被她一記冷光盯著,就連餘公公心頭也不禁微微一緊,隻覺這九玄師太威儀天生,當真是有些攝人。

“老太君的病因我已說明,這便回去準備一切事宜,隻要太妃與貴妃娘娘本著虔誠之心為老太君誦經念佛,老太君便會逢凶化吉!”而九玄師太也不與餘公公多說,收起眼底的冷光,徑自與容雲鶴交流著!

“那一切便仰仗師太了!祖母醒來,容家定會舉家前往普國庵,為師太捐助香火!”容雲鶴感激地朝九玄師太彎腰行禮,言語之中盡是感謝之意!

“這本就是貧尼的份內之事!容施主不必這般勞師動眾!”九玄師太麵色始終淡然,隻是在與容雲鶴的對話中,語氣卻是稍顯和緩,不似方才的冷硬!

語畢,便見九玄師太對身後的道姑點了下頭,隻見那道姑收拾好一切的東西跟在九玄師太身後,兩人打算離去!

“師太請留步!”而這時,餘公公卻突然出聲,隻見他腳步微微挪動,眨眼間已是擋在了九玄師太的麵前,淺笑著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