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96

而楚飛揚卻是賣著關子,擁著雲千夢往瑞麟院的方向走去,就是不願痛快的把所有的計劃告訴雲千夢!

“夫君,好夫君,你就說吧!”雲千夢則是耍賴的不肯往前走,嬌俏的身子往後仰去,就是不願走路,除非楚飛揚願意說出實情!

“哼,現在知道為夫好了?夢兒乖,多叫幾聲,好看的小說:十宗罪2!”一句‘好夫君’已是讓楚飛揚心花怒放,此時更是不放過任何的好機會誘哄著!隻見他鐵臂緊摟住雲千夢的纖腰以防她摔倒,眼底卻滿是戲謔的笑意直盯著撒嬌的雲千夢,微揚的唇角讓人沉醉,在夕陽下泛出一圈圈瀲灩的光芒!

“夫君、好夫君!”雲千夢臉頰微紅,在楚飛揚的注視下緩緩開口,臉龐的紅霞已是蓋過了天邊的紅雲,美不勝收卻也讓楚飛揚情不自禁的低下頭,打算攫住那微撅起的紅唇!

“不要!這可不是夢馨小築!”一雙泛著清香的手頓時捂住楚飛揚俯下來的薄唇,雲千夢雙目含著羞澀的開口!

隨即便見雲千夢在楚飛揚的懷中站直身子,伸手替楚飛揚整理了胸前的衣襟,隨即牽起他的手緩緩漫步在長廊上,兩人一麵細聊一麵欣賞著夕陽西下!

翌日!

“公子、公子,宮中又來人了!”容府管家看著停在容府門外浩浩蕩蕩的隊伍,立即提起衣擺朝著房跑去!

“出了何事?”管家的嗓音早已是傳進了容雲鶴的房,隻見他停下撥弄算盤的手,合上正在核算的賬簿,淡然的抬起頭沉聲問著!

“公子,那餘公公竟帶著宮中的法師來了咱們容府!說是來為老太君捉鬼除妖!奴才不敢隨意把他們帶去靜心,便讓小廝先帶他們前去前廳用茶!”管家抹了抹汗,立即把自己看到的說出來,心頭亦是有些焦急,不知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肆兒聽到管家的稟報,神色頓時一緊,目光帶著擔憂的看向容雲鶴,心中不禁為自家公子捏了一把汗!

“是嗎?隨我來!”而聽完這一切的容雲鶴卻是麵色不該,依舊是冷靜異常的表情,隻見他收起賬簿站起身,領著肆兒與管家走向前廳!

一路上,容府婢女小廝各司其職,專注的做著自己手上的事情,並未因為外麵聲勢浩大的陣仗而亂了方寸,好看的小說:時光之城最新章節!

隻是容雲鶴還未到達前廳,便見容老爺亦是急匆匆的從自己的院落趕了過來,父子二人見麵卻是無話可說,容雲鶴眼底神色淡漠,而容老爺眼中卻盡是厭惡!

“若非是你這個妖怪作祟,母親何故會遭此一劫?”還不等管家肆兒行禮,便已是聽見容老爺開口謾罵道,神色之中盡是對容雲鶴的嫌棄,卻沒有靠近容雲鶴,把他當作蛇蠍般的避之不及!

對於這樣的言論,容雲鶴自小到大已是聽過無數遍,隻見他雙目淡漠的掃了氣急敗壞的容老爺一眼,隨即領著管家與肆兒繼續往前走去,徒留下滿麵怒容的容老爺原地發怒!

“草民見過餘公公!”踏進前廳,容雲鶴暗藏銳利的眸子則是一掃廳內坐著的眾人,隻見餘公公領著一位麵色嚴肅的中年男子坐在廳內,那男子一身道服、滿頭黑發高高束起用緞布包裹住,右手邊的桌上則是擺放著拂塵,頗有仙風道骨之姿!

“容公子氣了!容公子,這是宮內的法師,俞道長!俞道長法力高深,皇上特意讓道長隨奴才前來容府,專門為老太君驅魔降妖!”見容雲鶴走了進來,餘公公放下手中的茶盞站起身,笑著為互不相識的雙方做著介紹!

“容雲鶴見過道長!”容雲鶴彬彬有禮的向那麵色肅穆不拘言笑的俞道長拱手道!

“見過容公子!”那俞道長卻沒有拿正眼瞧容雲鶴,隻是極其冷淡的朝容雲鶴微點了下頭,隨即不再開口,相較於容雲鶴的有禮,那俞道長甚至沒有起身!

“嗬嗬,俞道長常年研究道法,倒是對塵世間的禮數有些生疏了,還請容公子莫要見怪!”見俞道長在麵對西楚首富時竟這般的傲慢,餘公公臉上隻覺無光,隻能訕訕一笑的與容雲鶴打著哈哈,隻希望容雲鶴莫要因為俞道長的態度而遷怒到玉乾帝的身上!

“公公所言極是,雲鶴又豈會有不滿之意?道長能隨公公出宮為祖母作法,已是容府的榮幸,其他友正在看:逐塵!草民又豈敢怪罪道長,隻希望道長莫要怪罪容府招待不周!”容雲鶴向來少話,更不會這般的溜須拍馬,可方才這番話卻讓肆兒半垂的眼眸中閃過一絲訝異,不明白自家公子今日到底是怎麽了?怎麽對那個雜毛老道這般氣,就差把他捧上天了!

隻不過,容雲鶴的這番話卻是起到了作用,隻見那俞道長方才還略微掛著的臉色,在聽完容雲鶴的恭維後,卻是平和了不少,不似方才的陰沉!

“餘公公大駕光臨,真是有失遠迎,還請公公見諒!”此時,容老爺則是一腳踏進前廳,眼中隻有餘公公的他徑直走向餘公公,並未注意到俞道長!

“容老爺,想不到您今日竟在府中!”餘公公則是笑著與容老爺寒暄,能夠得到容家兩位主事者的重視,他的臉上自然有光!

“還請容公子帶領老道前去老太君的院落!”這時,俞道長則是開口說道“以及這府內院落的坐落方位以及家屬所住的院落,均要細細的說給老道聽!”

聞言,容雲鶴則是立即迎著那俞道長前去靜心,在途中,則是細細的把各家眷的院落以及各人間的關係說了一遍!

說話間,幾人已是站在靜心的院外,隻見那俞道長則是從身後小道士的手中接過八卦盤捧在左手上,右手則是不斷的擺動著拂塵,似是在掃幹淨麵前看不見的贓物,那雙含有戾氣的眸子卻是緊盯著手上八卦盤,看著盤中指針的晃動的走向,查看著靜心外是否存在妖鬼!

容雲鶴雙目微皺,卻是耐性的任由俞道長在靜心外查探情況!

“俞道長,到底如何?這靜心是否有小鬼?”隻是,從後麵趕來的容老爺卻在此時出聲打擾俞道長!

惹得那俞道長心頭頓時湧上怒火,滿目的怒意直接射向容老爺,而容雲鶴亦是眼中帶著些微責備的看向自己的父親,隻是他卻始終沒有開口,其他友正在看:星神迷最新章節!

餘公公則是拉過容老爺,與他一同立於容雲鶴的對麵,兩人同時緊張的看著那俞道長作法!

隻是,半柱香時間過去,俞道長亦是沿著靜心的外牆整整走了三圈,卻一無所獲,看著指針竟半點沒有晃動的跡象,俞道長眼底不禁泛起一抹狐疑,隨即抬頭看了容雲鶴與容老爺一眼!

卻發現容雲鶴眼底擔著濃濃的擔憂與焦急,而容老爺卻是滿目怒意的怒視著對麵的容雲鶴!

俞道長繼而抬腿走進靜心,在院中又是走了整整三圈,依舊是讓人失望的一無所獲!

“俞道長,是不是有什麽不妥?”見俞道長眼帶不解的搖了搖頭,餘公公忍不住的開口問著!

而俞道長臉色則是帶著濃濃的不解與疑惑,不由得轉目看向容雲鶴,開口問道“容公子,貴府內當真有妖魔?可為何我的八卦盤沒有絲毫的反應?”

聽完俞道長的解釋,院內的幾人均是麵露詫異,餘公公更是率先開口“俞道長,此話當真?這麽說來,容府內並沒有鬼怪?”

“若是沒有,祖母為何昏睡不醒?就連禦醫也診斷不出病因?”見餘公公開口,容雲鶴這才開口反問,緊皺的眉頭則是顯示出他的焦急如焚!

“既然如此,不如請俞道長進老太君的內室一探究竟,或許是那妖魔的妖法太過厲害,竟讓這八卦盤也奈何不了!”餘公公再次開口,既然容雲鶴不死心,那他自然是要讓容雲鶴看到這一切,直到他死心為止!

而餘公公心中亦是存有疑惑,不知是這俞道長道法不精還是陳老太君根本就沒有被妖魔所纏身,不管真相到底是什麽,知曉俞道長進入內室,想必便會真相大白!

“既然是公公開口,本道自然是聽從了,好看的小說:你不是我的偶像全方閱讀!”餘公公是玉乾帝身邊的老人,亦是玉乾帝麵前的紅人,他的話在玉乾帝的麵前往往能夠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那俞道長即便是再如何的傲慢,但在餘公公的麵前,卻還是會給幾分薄麵,免得這些閹人在背後使陰招!

語畢,便見那俞道長手持八卦盤漸漸接近正屋,每走一步均是十分的小心謹慎,亦是十分的緩慢,似乎為了更加準確的捉到妖怪而放緩了步伐!

‘嘶嘶’!隻是,在他即將踏進正屋時,他手上托著的八卦盤竟是突然燃燒了起來!

‘啊……’俞道長手上一時被猛然燃起的火苗給燙傷,使得他瞬間甩開手上的八卦盤,整個人往後猛地跳了三大步,隨後執起原本垂掛在手腕上的拂塵在空中用力的揮舞著,過了好半晌,這才停止了動作!

院內幾人均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待那俞道長回到安全的地帶,餘公公等人這才紛擁而上,詢問著到底出了何事!

“俞道長,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怎麽好端端的,那八卦盤竟燃燒了起來?這朗朗乾坤之下,為何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更何況,今日天色尚好,豔陽高照,不是都說鬼怪最是忌諱白日現形嗎?”餘公公看著俞道長那被燒焦的右手衣袖,眉頭緊皺著提問!

“來人,快去拿燙傷膏來!”容雲鶴則是設想周到的對管家吩咐道,隨後才走進俞道長,眼中帶著深深的不解“道長,方才到底出了何事?為何您不能靠近祖母的內室?難道這妖怪已是這般厲害?那我祖母豈不是危險了?”

說著,容雲鶴作勢便要衝進屋內,卻被麵色慘白冷肅的俞道長給拉住“不要進去!這小鬼道法高深,本道這般小心也已是吃了虧,你若是進入了,隻怕是出不來了!”

“怎能這樣?我若是不進去,那祖母可如何是好?”容雲鶴卻是失去了冷靜,滿心滿眼均是陳老太君的安危,臉上的焦躁已是染上了眼眸,使得他渾身上下均是陷入一如絕望之中,絕色偽娘子!

“來人,把我的東西全部抬上來!本道要在這院中作法,破解著小鬼的妖道!”從袖中拿出一條幹淨的帕子,俞道長匆匆裹住受傷的右手,隨即對身旁的小道童開口!

“是,師傅!”幾名小道童立即轉身奔出靜心,隻是一盞茶的時間,便見眾人抬著作法時的桌案等一應器具走了進來,用極快的速度擺放好一切的器皿,十幾個小童團團圍住那俞道長,把容雲鶴等人擋在包圍圈之外,便見休息片刻的俞道長手持拂塵來到桌案前,正對著陳老太君的正屋開始作法!

“哼!”看著場內裝神弄鬼的俞道長,容老爺的目光卻是在容雲鶴身上掃了一圈,隨即帶著怒氣的走出靜心!

而容雲鶴卻是緊張的盯著那俞道長,向來淡漠的臉上浮現著少有的緊張與不安!

餘公公看著眼前的一切,心中卻是暗暗分析著,從方才的狀況看來,聶懷遠之前所言的確是正確的!畢竟,這俞道長是皇上的人,且從進入容府到現在亦是與自己呆在一起,即便容雲鶴想收買俞道長,也是沒有時間和地點!因此,隻怕此次陳老太君這病,當真便於小鬼有關!

‘嘭!’卻不想,俞道長還未把手中的香灰灑向桌案上的燭火,那擺放在桌案中央的紙人便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引得桌案上所有的器皿緊跟著便發出一陣爆破之聲……

眾人放眼看去,隻見就連那桌案也緊跟著燃燒了起來!

‘啊……’那俞道長更是發出一聲淒慘的叫聲,隨即便見他雙手捂著臉往後跌跌撞撞的倒走著,隻是方走了兩三步便跌坐在地,大叫著在地上打滾!

“師傅!”小道童們紛紛上前,卻因為俞道長滾動的太過劇烈而不敢靠近!

“到底是出了何事?”看著眼前的一切,餘公公亦是跟著傻眼了,怎麽好端端的便發生了這樣的變故?

看著在地上打滾的俞道長,隻見他那沾滿香灰的雙手指縫間竟流下一道道鮮紅的血來,一時驚得餘公公心頭一跳,立即踢開一名擋路的小道童,親自蹲下身把俞道長扶坐起來,隨後用力的拉下俞道長的雙手,餘公公一張嘴瞬間長得老大,搞懂金融的第一本!

容雲鶴見餘公公眼露驚恐的表情,也跟著走到那俞道長的麵前,亦是被嚇了一跳,麵色蒼白的問道“公公,這……”

這俞道長此時實在是太過恐怖,隻見他滿麵的香灰,而偏偏他的雙目竟是流下一道道的血痕,隻怕是方才那一瞬間的爆炸傷及了他的雙眼,加上火焰溫度極高,這才灼傷了他的雙眼,使得他痛苦的在地上打滾!

“容公子,今日奴才隻能先帶俞道長回宮療傷,至於老太君隻能改日再聊!”餘公公心頭打亂,若是讓皇上知曉今日發生的事情,隻怕自己也要跟著遭殃!

可現如今看著俞道長這般模樣,他也隻能出此下策!

隻見幾名小道童連同小太監紛紛扶起緊閉雙目卻依舊在嘶吼的俞道長立即離開了容府,而餘公公則是眼帶驚恐的再次看了正屋一眼,也隨之快速的離開了容府!

“少爺,這些東西?”見所有人快速的離開,肆兒不禁抬起手臂,用衣袖擦了擦額上的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