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94節

  聽到獄卒的大喊,一道頎長的身影在一群坐著的人群中緩緩站了起來,謝英萍緩步來到牢房門口,雙目譏諷的看著立於門外的韓少勉,正要開口,後麵竟衝上來幾名謝家的長老,隻見那幾人紛紛撲到牢房的木柱上,在看到韓少勉身上的官府後,雙目中立即閃現著希望,爭相著開口“韓大人,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審理此案!我們雖是謝家的長老,可這些年謝家的生意盡數是交給謝英萍的,我們可是什麽都不知道,韓大人,您可不能冤枉了我們啊!”

  “是啊,韓大人!我們都是一腳踏進棺材的人了,又豈會再去管理謝家的事情,這一切均是謝英萍一人掌管的,與我們毫無關係啊!”

  “長老,你們怎麽可以這樣?怎能在這種時候撇清關係?你們……”謝英萍冷目看著立於自己兩旁的人盡數把所有的責任推卸到自己的身上,冷笑中卻沒有立即開口,倒是那被關在同一個牢房中的莫管事帶著一絲憤怒的開口!

  “哼,誰不知道你是謝英萍的奴才,你自然是為他說話!”殊不知,這群隻為自己活命的長老竟是連那莫管事也不放過,矛頭一轉,又開始攻擊莫管事“韓大人,此人亦是謝英萍的奴才,謝英萍的事情,他可是全部都知道!我們終日呆在謝宅內養老,又豈會知曉生意上的事情?更不可能知曉他們暗地裏做的那些事情!”

  “你們……”那莫管事一人哪裏說得過麵前的眾人,臉色被氣的通紅,卻又不能在韓少勉的麵前太過直白的反駁,否則被韓少勉抓到把柄,不但害了族長,隻怕自己也洗脫不了罪名,隻能硬生生的咽下一口氣,重新坐回草堆上,不與這群貪生怕死之輩浪費口舌!

  韓少勉淡漠的看著謝家內部產生的分歧,卻並未出言調節,雙目隻是盯著走近自己的謝英萍,隻覺這男子即便是落得這般落魄,看似這般的狼狽,但眼底依舊隱隱浮現一抹傲氣,可見出現如今的局麵,謝英萍要麽早已料到會有這一天,要麽便是已經接受了這個現實,亦或者昨日楚培在他的麵前說了什麽,讓他的眼中呈現出與儀表不一樣的神色!

  “開門!”淡然的開口,韓少勉退後三步,讓獄卒打開牢門!

  “韓大人有何要事不能在這牢房中說出來?”開鎖的聲音一時間壓過其他人的爭執聲,謝英萍待牢門被大開後,這才出聲問道,腳下的步子卻沒有挪動半分!

  “出來吧!”奈何,韓少勉不是謝家的奴才小廝,他沒有必要回答謝英萍的問題,隻見他掃了牢房內一眼,便轉身迎著階梯上射進來的陽光走去!

  盯著韓少勉的背影,謝英萍徑自皺了下眉頭,目光卻是看了自己身旁一圈,把方才出言陷害他的人盡數記在心中,這才在獄卒的催促聲中踏出牢房,跟著韓少勉來到大堂,卻發現一如昨日楚培所說,楚飛揚當真是從南尋回來了,此時竟還穩坐在案桌之後審理著案子!

  “王爺,謝英萍已經帶到了!”見楚飛揚埋頭在一堆折子中,韓少勉輕聲提醒,隨即退至一旁安靜的坐下!

  謝英萍則是立於大堂的中央,目光平靜的看著不遠處的楚飛揚,一如記憶中的男子,楚飛揚總是給人威嚴尊貴之感,卻讓人十分討厭他身上的尊貴!

  正因為楚飛揚的身份,讓自己甚至是楚培,在楚飛揚的手中栽了這麽大的跟頭,謝家亦是跟著從鼎盛一瞬間跌入穀底,隻怕永無翻身的機會!

  “王爺讓在下過來,不會是僅僅是為了欣賞王爺練字吧!”見楚飛揚始終是手執毛筆揮毫,謝英萍心頭冷笑著他的裝模作樣,隨即開口譏諷道!

  而楚飛揚卻是不緊不慢的把方才看過的所有供詞證據整理完畢,更是擬出一本奏折寫好,這才擱下手中的毛筆,待折子上的字跡盡數幹透後,才合上奏折收於衣袖中緩緩開口“本王以為,你應當知曉本王喚你過來的原因!”

  一記冷笑瞬間浮現在謝英萍的臉上,盯著楚飛揚那平淡的表情,謝英萍反問道“如今王爺掌管幽州事宜,在下的性命亦是握在王爺的手中,還有何事是王爺不敢說不敢做的?還是說,王爺想讓謝家一力承擔這次的責任,讓楚大人能夠逃過此劫?”

  聽出謝英萍口氣中的狂妄,韓少勉眼神頓時一沉,隻是卻有些不解的轉向楚飛揚,亦是不明白他今日見謝英萍的原因,但心中始終不相信謝英萍方才所說的假設!

  以楚飛揚的能力,若是不想把楚家牽扯其中,當初便不會徹查謝家的事情,這樣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事情,相信聰明如楚飛揚,是絕對不會去做的!

  “本王隻是好奇你的決定!”靠坐在椅背上,楚飛揚雙目冷靜的看向謝英萍,神色之中沒有嘲諷、亦沒有輕視!

  但謝英萍便是因為這太過正常的眼神,心頭竟湧上一股怒火!

  有些人,不管旁人如何的從中破壞,他依舊能夠心想事成!

  但有些人,明明已經那般的努力,卻依舊是輸的一敗塗地!

  看著麵前的楚飛揚,謝英萍的腦海中想起楚培,擁有這麽出色的兒子,楚培卻是絲毫不珍惜!

  明明說服楚飛揚一人便能得到千軍萬馬,楚培卻是耗盡心力,最終還是功虧一簣!昨日前來見自己,亦僅僅了希望自己頂下所有的事情來保住他的一切!

  “哈哈哈……”

  突然間,謝英萍竟是仰頭大聲狂笑起來!

  自己左右不過是個死,可楚培卻能夠留下一條命苟延殘喘!

  隻不過,有楚飛揚在這個世上,隻怕楚培所有的計謀均隻能化為泡影!

  他倒是想看看,楚培失去一切時,會是怎樣的表情!

  “楚王,這一切不過是我私下命人所做!我願一力承擔所有的事情,希望王爺能夠放過謝家的族人!”大笑之後,謝英萍緩緩開口!心中雖然不齒長老們的貪生怕死,但大部分的謝家族人卻是無辜的,況且若非自己當時心動於楚培的野心,又豈會落得今日這般田地?

  他謝英萍雖狂傲,卻還不至於因為自己犯下的事而拖著其他人下水,既然是一族的族長,自然會承擔起一切!

  聽到謝英萍的坦言,韓少勉眼底卻是劃過驚訝,想起前不久謝英萍為了替自己洗刷罪名而設計的那一係列的事情,再觀之他今日的舉動,當真讓人訝異不已,更是有些懷疑他的用意!

  隻是,韓少勉卻還是快速的執起麵前的毛筆,蘸了些墨汁,把方才謝英萍認罪的說辭給盡數的記錄了下來!

  “韓大人何必這般瞧不起人?在下既然是謝家的族長,自然是一人做事一人當!我想,老楚王威名傳播大江南北,楚王能夠得到王位,定也有讓人信服的一麵!希望王爺能以楚王之名向本族長起誓,放過我謝家的族人!”瞧出韓少勉眼中的不可置信,謝英萍嘲諷道,隻是認真肅穆的雙目卻是緊盯著楚飛揚,逼迫楚飛揚在他麵前發誓!

  而楚飛揚卻是勾唇一笑,眼底神色雖平靜,卻縈繞著肅殺之氣,在聽到謝英萍的命令後,心頭更是冷笑一聲,隨即朗聲開口“若真是清白的,有西楚律法在此,本王自是不會冤枉了他們!隻不過,如今謝家之罪可不是謝族長想怎樣便怎樣的,這樣的大事,若是惹得龍顏大怒,株連之罪也不是沒有可能!可不是謝族長想的這般簡單!”

  楚飛揚輕而易舉的便擋去了謝英萍無理的要求!

  想以他一人的性命換得謝家所有人的性命,這樣便宜的事情,楚飛揚可從未聽聞過!若將來謝家族人潛心報複,自己豈不是無端的種下了惡果?

  楚飛揚雖不會冤枉了旁人,但也絕對不會留下惡瘤,更何況如今他已有妻室,更不能讓雲千夢置身於危險之中!

  “那王爺豈不是在玩弄本族長?還是說王爺認為已經能夠在幽州一手遮天,便無所顧忌?您可別忘了,京城中亦有謝家人!而王爺與他們可是極親的關係!”聽出楚飛揚言辭間的拒絕,謝英萍麵色驟然一冷,麵若冰霜的冷聲威脅著!

  “這些則是本王的事情!韓大人,都記錄下來了?”卻不想,謝英萍打出的拳頭卻是落在棉花之上,絲毫不見效果,反倒是白費了一番心計與口舌!

  “是,王爺!”執起麵前的宣紙,韓少勉吹了吹,待半幹後便起身走到楚飛揚的麵前恭敬的交給他過目!

  接過韓少勉手中的宣紙,楚飛揚則是一目十行的掃了一眼,隨即連同桌上的朱砂一同交給韓少勉“既然謝英萍認罪,那就讓他畫押吧!”

  聞言,韓少勉手拿宣紙在謝英萍的麵前攤開,手掌心捧著的朱砂則是等著他按下手印!

  謝英萍麵色蒼白,眼底藏著深深的懊惱,若非自己方才一氣之下失去了片刻的冷靜,隻怕還不至於當堂畫押!

  可如今的形勢看來,自己即便不畫押,不管是楚飛揚還是楚培,均不會放過自己,到時候隻怕謝家更會因為他而更加慘淡!

  “你想如何對待謝家族人?”看完宣紙上的內容,謝英萍猛地抬起頭來,帶著一絲急迫的問著楚飛揚!

  “本王定會秉公處理此事!但謝家所犯之罪過重,即便是清白之人,隻怕也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是楚飛揚所能給出的最大限度的寬恕!

  畢竟西楚律法擺在眼前,這等私下采掘玉礦之事,株連九族亦是極有可能!

  但九族這般算下來,隻怕還會把玉乾帝給帶進去,便隻能讓謝家盡數的擔下這個罪責!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