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91節

  隻是,人數相同不見得便是相府中的人!

  若這是有預謀的縱火,或許裏麵的死者早已被人掉包!

  見楚飛揚匆匆趕回,鼻尖上竟還冒著汗珠,雲千夢則是掏出娟帕為他拭去,隨後拿過手邊的團扇輕搖,為他扇風,隨後才開口“南奕君如何解釋的?本就是他下命軟禁了萬宰相,如今宰相府出了這樣的事情,隻怕他也是難辭其咎吧!如今南尋朝堂有何爭議?”

  “既然已經簽訂了詔書,那幫大臣再反對也是於事無補!況且,這是昨日南奕君與鳳景帝單獨談過之後所做的決定,我想這裏麵也定有鳳景帝的點頭,否則以南奕君的個性,隻怕不到最後的關頭,他定會再想其他的法子避免讓南尋成為附屬國!這一次,鳳景帝讓他出麵,隻怕也是想讓南奕君成為代罪羔羊!不管那南鴻燁將來能不能撐起南尋,南奕君怕已是失去了爭奪皇位的資格,南尋的百姓也絕對不會讓他成為南尋的皇帝!”看著空掉的粥碗,楚飛揚眼底微微浮現滿意之色,隨即為自己重新盛了一碗清粥,就著雲千夢吃剩的小菜,三兩口便用完了早膳!

  “夢兒,我們明日便回幽州!”喚進慕春,讓她撤掉桌上的早膳,楚飛揚則開口說出計劃!

  見他這般快便要離開,雲千夢心底微微詫異,不由得問道“事情已經談妥了?”

  “西楚的要求,已是清清楚楚的寫在詔書上,鳳景帝既然是蓋下了玉璽,那便是接受了我們的要求,接下來南尋國內的事宜便與我們無關!況且,我把呂鑫留下,相信他們也不敢違背詔書的條款!”詳細的事情,昨夜已與南奕君談妥,他們自然不用再浪費時間呆在南尋!

  見楚飛揚說的這般篤定,雲千夢則是點了點頭,心知楚飛揚定也是擔心楚培與楚輕揚會在幽州與京都鬧事,便當機立斷的了結了南尋的事情,盡快的返回西楚!

  第二日清晨,在南尋攝政王南奕君帶領南尋百官出城相送,以及西楚虎威將軍的護送下,楚王楚王妃結束了南尋一行,乘坐馬車離開了南尋!

  “呂鑫麵色相當的難看,隻怕心中十分不願留在南尋!”這段日子盡是待在驛館中,雖有書卷相伴,但始終是太過單調,今日馬車一出了南城,雲千夢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掀開車簾,睜大雙目欣賞著南尋美妙的自然風光!

  “身為人臣,他豈有隨心所欲的資格?即便是坐上了皇位,當了皇帝,隻怕無可奈何的事情也是數不勝數!”楚飛揚則是趁著這得來不易的歇息時間,坐在馬車內把回京後需要陳述的折子快速的趕出來!

  順著風景看眼遠處麵色鐵青的呂鑫,雲千夢緩緩收回視線,隨即放下車簾,執起一旁的書卷細細的品閱著,直到看見楚飛揚暫且擱下手中的毛筆,這才開口“父親身為邊疆大吏,卻失職的讓自己管轄的幽州出現謝家這樣的事情,隻怕折子呈上去,玉乾帝定會趁機發難!如若我們此時又把他的心腹留在南尋,隻怕他……”

  以玉乾帝的心思,定會多疑,更會趁機報複!即便楚飛揚把楚培與謝家的事情處理的多麽完美,楚培始終是楚南山的兒子,是謝家的女婿,這一點即便是殺了楚培也是無法改變,屆時勢必會牽連到楚家,不知玉乾帝到時候會因為顧慮海王辰王等人輕判,還是打算先除掉楚家而重判!

  楚飛揚的右手大拇指與食指則是輕轉著毛筆,讓筆尖蘸滿墨汁,隨後才放下毛筆,端起手邊的茶盞緩緩開口“他本就隻派了呂鑫與夏吉這兩個深得他信任的人前來!如今夏吉昏迷不醒,我自然隻能留下呂鑫!況且,韓少勉雖說是兵部侍郎,但畢竟是新官上任,不但沒有作戰經驗,在他沒有完全成為玉乾帝心腹之前,隻怕手中也不可能握有兵力!留下他一個徒有兵部侍郎稱謂的大臣在南尋,也鎮不住南尋那幫大臣!難不成,我把表哥留在南尋,隻怕皇上更會想歪,以為楚家與南尋相勾結,企圖奪了他的江山呢!”

  見楚飛揚提到夏侯勤時的無奈表情時,雲千夢則是輕笑出聲,手中的書淺淺的掩住揚起的唇,徒留一雙笑彎的美目露在楚飛揚的麵前!

  “夢兒,好累!許久不動筆,突然寫這麽多字,右手都酸了!”凝視著雲千夢的笑顏,楚飛揚卻是突然皺起眉,手中的茶盞早已被擱下,隻見他麵露痛苦之色的甩著右手,似是十分難受!

  雲千夢微嗔的看眼他,卻還是放下自己手中的書卷站起身來到楚飛揚的身邊,正要伸手替他揉捏右手,卻不想楚飛揚的動作更快,隻是眨眼的功夫,她已是坐在了他的腿上,整個人被他緊緊的抱在懷中,而他的臉亦是埋在她的發間深深的嗅著,半餉,耳畔才傳來他滿足的低喃“好久沒有這麽抱著你了!真好!”

  聞言,雲千夢卻是輕笑,隨即反問“哪有好久?快……”

  可還未說完,雙唇便被兩片薄唇給吻住……

  而此時的幽州衙門內,卻走進謝英萍等待已久的人!

  “你終於來了!”被獄卒帶入單獨的房間,謝英萍看著坐在桌後品茶的楚培,冷笑著開口!

  “坐吧!”楚培則是親自為他斟了一杯茶,推到謝英萍的麵前,隨即才淡淡的開口“如今謝家的事情已經成為幽州百姓茶前飯後的談資,我豈能在謝家一出事後便出現?屆時,莫說不能救出謝家,隻怕連我自己也將被牽連進來!”

  在楚培的麵前,謝英萍自然也毫不客氣,衣擺微微往後揚起,便見他落座在楚培的麵前,亦是執起麵前的茶盞細聞著!

  這些日子的牢獄生活,與謝英萍之前的錦衣玉食截然相反,雖不見他抱怨,但心中多少還是有些抵觸的,此時見楚培用來招待他的均是上好的茶水,但因為知道楚培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便隻是細細的聞著,並未冒然的喝下!

  楚培見他身上衣著因為多日未換洗而略顯狼狽,但神情卻依舊傲然的模樣,一時間卻也沒有挑刺,隻是囑咐管家把早已備好的酒菜端上桌,隨即揮手讓管家退出房內,僅留自己與謝英萍在內,這才執起筷子夾了些仍舊冒著熱氣的菜放入自己的口中!

  “怎麽?楚大人這是在為本族長餞行嗎?”雙目含霜的盯著對麵的楚培,謝英萍卻沒有動筷,神色間的警惕讓他此時隻顧著緊盯麵前這個狡猾的男人,心中卻早已認定楚培此次的出現,定是懷著某種目的!

  麵對謝英萍的嘲諷,楚培卻是麵色淡然的放下碗筷,隨即端起手邊的酒杯放在鼻下,嗅了嗅裏麵醇香濃鬱的酒香,這才開口“放心,本官既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把你帶來這裏,自然不會下藥投毒!這些都是你平日愛吃的,想必這段時日在牢中也沒有吃好,你便多吃些吧!如今韓少勉掌管著幽州的一切事宜,我若總是出入獄中,定會引起他的注意,便也隻能偶爾來一次!快吃吧,飯菜都要涼了!”

  說著,楚培自飲下一杯酒,隨後又為自己倒滿一杯!

  謝英萍注視著楚培的動作,卻依舊謹慎的沒有動筷,就連手上原本端著的茶盞,亦是放回了桌上,隨即冷傲的開口“既然楚大人擔心會被我謝家所牽連,又為何把本族長帶到這裏來?難道楚大人不怕韓少勉追究此事嗎?”

  見自己說了這麽多,依舊無法消除謝英萍心中的顧慮,楚培也不強求,隻是自顧的用餐,時不時的開口,把自己手中掌握的消息告知他“你可知!昨日南尋已是向楚王遞交了詔書!如今,南尋已是西楚的附屬國了!”

  聽到這則消息,謝英萍雙目猛然一睜,麵色驟然冷沉了下來,隨即反問“此事當真?京城已是知道此事了?”

  見謝英萍話中不再針對自己,楚培臉上浮現一絲淺笑,放下筷子低聲道“消息還未傳入京城!本官之所以知道此事,自然是有本官的手段!但南尋已是西楚附屬國一事,已是千真萬確!而楚王此時正與王妃在回來幽州的路上!”

  “你想說什麽?”見楚培說的這般肯定,謝英萍也知他沒有必要在此事上作假,更何況,最不願南尋成為西楚附屬國的恐怕便是楚培,如今楚飛揚卻是打碎了楚培的夢想,隻怕楚培不會這麽輕易的便算了!

  而此事的楚培卻是老謀深算的一笑,隨即仰頭喝下杯中的酒,半眯著雙目細細品味一番後,這才開口“隻怕,他是為了等解決了謝家的事情後,再一起向京都遞折子!你可知這是為什麽?”

  楚培的深笑卻是惹得謝英萍一聲冷笑,便見他譏諷道“楚大人不會天真的以為,楚王所做的這一切,不過是顧及到你是他父親的身份吧!若楚飛揚當真認為你是他的父親,又豈會拆穿此事?謝家又何至於落得如此的境地?這一切,到底是謝家連累了楚大人,還是楚大人把無辜的謝家牽扯了進來,想必大人心中有數吧!”

  “但你不能否認,如今楚飛揚則是最先拿謝家下手!如今他已在回程的路上,隻怕一回幽州便會審理謝家一案!而擺在謝家麵前的卻隻有兩條路!”說到這裏,楚培則是稍作停頓,目光探向謝英萍,觀察著他此時的表情與情緒!

  見楚培已是說到這個份上,謝英萍心中早已是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的確,一如楚培方才所言,他的確沒有必要在這桌酒菜中下毒,右手執起麵前的碗筷,隻見謝英萍動作優雅的享用著麵前精致的佳肴,待七分飽後,才端起手邊的酒杯!

  而楚培見謝英萍這番動作,便知他心中早已有數,便跟著執起酒杯,與謝英萍在半空中輕碰杯,相互飲下杯中的酒……

  “下官參見王爺、王妃!”一路前行,在黃昏之時終於抵達幽州驛館!

  與南尋陰霾的天色相比,幽州則是夕陽西下,火紅的晚霞照遍了整個天際,十分的絢麗多彩,讓人的心情也隨之高昂,一掃之前的煩悶!

  還未等楚飛揚與雲千夢下馬車,便聽見韓少勉領著幽州的官員恭敬的立於馬車外行禮!

  楚飛揚扶著雲千夢緩緩走下馬車,目光與靜立於幽州驛館內的夏侯勤最先接觸了下,兩人均是輕點下頭,便見楚飛揚把視線轉向韓少勉,隻見原本略顯青澀的少年,比之他離開幽州時顯得更加的穩重沉著,而此時他看向自己的眼眸中,亦沒了以往的猶豫不決與矛盾,堅定的神色讓楚飛揚勾唇一笑,隨即朗聲道“辛苦大家了!”

  第二百二十章

  . 眾人聞言,紛紛低頭不敢居功,比之楚王前去南尋的辛勞,他們呆在幽州又豈敢擔得起楚飛揚口中的一句‘辛苦’呢?

  雲千夢見眾人均是聚集在此處,又見今日韓少勉亦是再次,便知定有事情與楚飛揚,微微鬆開被他牽著的手,雲千夢則是淺笑著朝著眾人點了點頭,便領著慕春等人先行進入驛館!

  “路上可有碰到腿?”待走進驛館的後院,雲千夢這才開口詢問被抬進來的元冬,休養了一段時日,元冬身上的擦傷也基本恢複,唯有腿傷讓人擔憂,隻怕還需兩個多月才能夠下地!

  “奴婢一切安好,迎夏與映秋十分的愛護奴婢,請王妃放心!”見雲千夢百忙之中還心係自己,元冬心頭感動,立即自躺椅上坐直身子,揚起臉笑著回道!

  而雲千夢則是微微頓足,看出元冬眼中並無勉強之笑,心頭便暗暗放心“真是辛苦你了!”

  讓雲千夢擔憂的不是從南尋回幽州的路程,而是從幽州回到京都的路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