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85節

  “莫要在我的麵前裝神弄鬼!他們父子之間的感情,也不是你能夠評判的!你得了這麽多年的父愛,又豈會知道飛揚心頭的滋味?楚輕揚,我看你是過的太過舒心,素日裏得到的恭維太多了,因此也變得這般的張狂!那楚王一位,你以為你能夠勝任嗎?你拿什麽讓玉乾帝點頭?拿什麽讓文武百官信服?又拿什麽讓天下百姓臣服?那是飛揚用血肉之軀,在戰場上廝殺,建立功名威望後得到的!你以為這天下,真有便宜可撿?”給過楚輕揚機會,可這個孫子卻與自己的兒子一樣,對於那張龍椅始終是念念不忘想要染指,即便是把他送去文家,跟著文狄亦是不能消除他心頭的這股貪念,這讓楚南山萬分的心痛,也越發的失望!措辭之間已是淩厲了許多!

  “我不行,那父親呢?他是您的親兒子,是您一手調教的!在幽州二十幾年,把幽州管理的井然有序,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由父親承襲爵位理所應當,可憑什麽跳過父親傳給楚飛揚?他何德何能,能夠奪走原本屬於父親東西?如今,他竟還利用這層身份,在幽州迫害謝家,阻擾父親辛辛苦苦籌辦的事情!我不服,祖父,您不可這般的偏心!”可即便是被楚南山打了一巴掌,楚輕揚卻依舊沒有悔悟之意,執迷不悟的他帶著歇斯底裏的質問,目光含恨的盯著楚南山,那張俊秀的臉龐上的溫潤有禮早已被狼子野心所取代,若對方不答應,隻怕會誓不罷休!

  奈何,人生百態,對於楚南山而言,見到的實在是太多了,楚輕揚這不到火候的恨意,讓他連眼神都未改變分毫!

  隻是出口的話卻是帶著一絲冷笑“給他?讓他用我的軍隊,與自己的百姓為敵?你們心底隻有皇位,卻不知,這皇位不是自己給的,而是百姓給的!就算你們僥幸得勝,隻怕也是聲名狼藉,到時候,隻怕百姓會群起而攻之!那皇位,你們還做的穩嗎?”

  聽到楚南山說到‘得勝’二字,楚輕揚眼底瞬間燃起希望,帶著一絲希冀的開口“祖父,您不如放手讓我們一搏,或許我們就真成功了!況且,我如今是文狄的學生,文家桃李滿天下,我們隻要把文狄收於麾下,這天下的文人,又豈會興起討伐之戰?”

  見事到如今,楚輕揚竟還如此的天真,楚南山直言不諱道“你以為文狄是沒有想法、任人擺布的傀儡?你說什麽,他便會照著你的話去做?若真是這樣,為何不見他同意你的建議,去爭取左相一職?輕揚,你也是個聰明孩子,但卻因為這份聰慧,毀了你看待事物的目光!讓你的眼中唯有傲氣,卻沒有平等看人的心境!”

  楚南山一一點出楚輕揚的不足!

  向來生活在父母關愛中的楚輕揚素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就連那皇位,隻怕也自認為楚培將來會傳給他!

  這樣高傲的性子,讓他目空一切,根本不可能平心靜氣的看待周遭的一切,皆以為這世上之人唯有他才是最出色的,精心算計著身邊的所有人,不把旁人看在眼中,認為所有人均是他的棋子!

  隻是,楚南山的話,卻也是透露出,即便楚輕揚身在文府,他的一舉一動,甚至是所說的話,楚南山亦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因此才提及近日楚輕揚勸解文狄競爭左相一事!

  “祖父真是厲害,竟連這樣的小事也知道!隻不過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您即便是想阻止,隻怕也是枉費力氣!”原以為楚南山不在王府中,自己便可脫離他的監視,卻不想薑還是老的辣,那向來與楚王府沒有任何關係的文府中,竟也有楚南山安插的人!

  但楚輕揚心中卻也明白,楚南山是不敢把自己怎樣!

  若是他把自己與父親的事情傳揚了出去,隻怕整個楚王府楚相府均會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屆時輔國公府、雲相府隻怕也是難逃一死!既然他滿心滿眼的都是西楚的百姓,隻怕也見不得這兩府因為自己的兒孫而受到牽連吧!

  況且,自己始終是他的孫子,虎毒還不食子,他若是對自己下手,就不怕天下百姓唾罵嗎?

  楚南山又豈會猜不出楚輕揚的心思,隻怕這孩子已是認準自己被世俗所束縛,不敢對他怎樣吧!

  心頭微微歎息一口,真是可惜了這孩子一番聰明的心思,可惜沒有用在正途上!

  “不要小看了文狄,他雖不在官場,卻看得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心靜如鏡,便是說的他這種人!也不要企圖以金銀珠寶榮華富貴打動他,他不是世俗凡人,豈會被這些俗物所收買?他雖身不在朝,但心卻關心著朝中大事百姓民生!你的言辭舉動均是看在他的眼中,隻怕他早已有所洞悉,你以為你能夠說服他?癡人說夢!”隻可惜楚輕揚心不在儒學,隻怕也不知能夠被文狄收為學生是多麽榮耀之事!

  見楚輕揚又將開口反駁,楚南山則是緊接著說道“至於你指責飛揚阻擾了你們的腳步,那可真是無稽之談!你們以為玉乾帝這個皇帝當真是懦弱無能之輩?他手中若是沒有軍隊,你以為他能夠在海王辰王這些強敵的手下穩坐皇位這麽多年?到底是太天真了!以為聯手南尋便能夠扳倒玉乾帝?即便你們成功,又如何應付海全江沐辰?你認為他們會乖乖的看著你們相鬥,等著一方勝利後甘心為人臣嗎?幽州雖不大,卻沒想到你們竟也學會了坐井觀天,以為這天下隻有那井口那般大,以為這天下,隻有你們才是最聰明的人!”

  聽著楚南山的評論,楚輕揚卻是緊咬牙根,怎麽也想不到,自己與父親這些年的心血,在楚南山的眼中竟是一文不值,難怪父親負氣多年不曾回過京都!

  “楚飛揚難道沒有阻礙我們嗎?明知謝家是母親的娘家,他剛到幽州便不待見謝家,如今更是指使韓少勉封了謝家,把謝家所有人關入大牢,這一切,難道不是他的報複?若非我和母親妹妹此時在京都,他是不是也想讓人把我們關入大牢?隻怕他心中也是存著私怨吧!認為母親搶了夏侯盈楚夫人的位置,想為夏侯盈報仇!如今更是想把南尋收為附屬國,他這已不僅僅是阻擾了我們前進的步伐,更是斷了我們的後路!還說什麽大哥,有人這麽顧及骨肉親情的嗎?”皇位已在楚輕揚的心口紮根發芽,再也無法剔出,因此隻要是阻攔他們腳步的,楚輕揚一律會懷恨在心,更何況這人又是始終壓他一頭的楚飛揚,更是讓他心中不甘不服!

  此時夕陽西下,滿窗的紅霞鋪灑進書房,映紅了楚南山的背影,卻讓坐在他身影中的楚輕揚看上去越發的陰沉冷寒,陰鷙的表情讓人心底畏懼,眼中的狠色更是在一片昏暗的光線中強烈跳動!

  楚南山則以泰山之勢穩壓楚輕揚的怒意,絲毫不為所動的開口“謝家私下采掘玉礦,已是犯了死罪,沒有飛揚,韓少勉依舊能夠查辦了謝家!隻是,讓我痛心的是,此事竟是你父親一手操控的!你認為是飛揚阻攔了你們的腳步,卻不想想,他這是在為你們收拾爛攤子!若非他前去幽州,謝家滿門早已人頭落地,豈會讓謝英萍等人苟活到今日?你以為你們委屈?飛揚就不委屈?平白無故被你們牽連,隻怕將來朝中亦會有人利用此事生事!至於那謝媛媛謝婉婉,若是有心之人查出她們的身份,你以為你還能起兵反抗?我們楚家滿門早已被玉乾帝下旨處斬了!”

  心頭微痛,楚南山在楚輕揚的身上看到了楚培的影子,這樣的自以為是,這樣的隻為自己考慮,這樣的…自私……

  “祖父當年馬背爭天下時,不也是沒有全勝的把握?為何祖父能做的,我們不可以?憑什麽就認定這西楚江山便姓江?改朝換代是遲早的事情,為何不讓楚家稱霸天下?祖父若是老了,那就頤養千年吧,兒孫自會為了自己的前途拚出一條血路來!”堅定的站起身,楚輕揚眼中有著倔強與不服,心底的不甘早已讓他不想待在楚相府中,隻覺自己今日一行當真是可笑至極!

  語畢,便見楚輕揚憤然轉身步出書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楚相府!

  “王爺!”始終守在門外的焦大,自然是把方才對話盡數聽進耳中,想不到公子竟這般誤會兩位王爺,這樣的心胸即便是做了皇帝,隻怕也並非百姓之福!

  “我沒事!你且去王府告知眾人,不得放走他們五人中的任何一人,萬不能讓他們再生事端!”楚南山卻是走回書桌後坐下,神情有些落寞的坐在夕陽之中……

  焦大看眼楚南山,有些不放心,但卻還是聽從楚南山的命令,立即轉身追上楚輕揚,騎馬朝著楚王府而去!

  “夫人,少爺方才著人稟報,說是不用晚膳了!”晚膳時分,管家則是走進偏廳,對正準備用餐的幾人稟報著!

  “怎麽了?可是身子不適?”謝淑怡站起身,目色中帶著焦急的詢問著!

  如今謝家出了大事,自己的夫君又不在身邊,若此時兒子再出差錯,謝氏當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哥哥怎麽了?不如命人送一份晚膳過去吧!免得哥哥餓著!”楚潔心中亦是擔憂不已,兄妹之情盡在這平常的關懷之中!

  “不了!你們三人先用,我去去就來!”而知道楚輕揚方才曾去楚相府的謝氏則是領著貼身的嬤嬤丫頭快步走出偏廳,朝著楚輕揚的院子走去!

  待走到院子時,謝氏卻是讓所有人留在院中伺候,自己一人踏入屋中!

  “天色已晚,怎麽也不點燈?”內室一片昏暗,隻能朦朧的看到一道挺直的背影坐在桌邊靜止不動,謝氏嚇得心頭微微一顫,隨即認出是楚輕揚的背影,便出聲!

  隨即便見她熟門熟路的走到燭台前,拿過一旁的火折子點燃一隻蠟燭,待蓋上燈罩後,這才端起來走向楚輕揚!

  “我沒事,娘,您還是陪三位妹妹用晚膳吧!”而楚輕揚卻是有意無意的躲著燭火,似是十分不想讓人看到他此時的模樣!

  隻是,他越是如此,謝氏心中的疑惑卻越大,隻見她立即把燭台放在桌上,快步走到楚輕揚的麵前!

  “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謝氏哪裏會想到自己兒子的左臉頰上竟赫然印著一道手印,平日裏俊朗的臉上竟微腫發紅,讓謝氏心頭大驚之時又是充滿怒意,雙手捧起兒子的臉,渾身怒意低喝道“到底是誰下的手?他不知道你的身份嗎?”

  楚輕揚卻是煩躁的拂開謝氏的雙手,帶著一絲恨意,咬牙切齒的開口“此人即便是父親,也是不敢出麵的!”

  想到方才在楚相府中遭遇的一切,楚輕揚便怒不可赦,為什麽同樣是嫡孫,得到的卻是天壤之別的待遇?楚飛揚到底有什麽了不起的?

  而謝氏卻是聽明白了楚輕揚話中的意思,尤其在看到他眼底的怒意與不甘後,更加清楚是何人動手!

  隻是,她卻是不敢相信,楚南山竟會對自己的孫子下手?難道在他的眼中,除了楚飛揚就沒有別人了嗎?

  眼中的怒意漸漸凝聚,謝氏轉身便打算往外走去……

  “娘,你這是要去哪裏?”楚輕揚見狀,立即拉住謝氏,有些焦急的問著!謝氏不是自己,楚南山不可能會對一個外人手下留情,更何況,他對自己這個孫子,也沒有網開一麵!

  謝氏被楚輕揚拉住,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好不容易扶著桌沿站好,卻見楚輕揚已是轉過身,雙目冰冷的看著她,讓謝氏心頭一顫,心中對楚輕揚卻是越發的心疼!

  “輕揚,你……”楚輕揚向來冷靜自持,臉上總是儒雅謙和,鮮少會露出這樣一副陰沉的模樣,這讓謝氏不由得擔憂起這唯一的兒子!

  “娘,別去!”即便謝氏沒有說明方才的去向,但楚輕揚卻是深知他定是想去找楚南山爭執!隻是,以謝氏的身份,若與自己的翁公發生爭執,隻怕對自己母親的名聲不好,更會讓楚飛揚報複的手段更加的猛烈!

  謝氏一手甩開兒子的拉扯,麵色猛然沉了下來,冷聲道“我的兒子受了委屈,難道我這個做母親的,還不能為他討回公道?即便他曾是楚王,也不能出手打人!更何況,你可是他的孫子!我就不相信,他會這麽打楚飛揚!”說到底,還是意難平!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